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清德兄當選總統的那一夜(賴清德X謝龍介)

Hikari Aoi 藍光 | 2024-02-25 02:25:27 | 巴幣 1226 | 人氣 502


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會希望能向著更高的方向往上爬,靠近太陽、靠近光。謝龍介也是如此。有一首英文的新詩叫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區〉,前兩句是這樣的:

  New York is 3 hours ahead of California, but it does not make California slow.
  紐約時間比起加州快了 3 個小時,但加州時間並沒有比較慢。

  Someone graduated at the age of 22, but waited 5 years before securing a good job!
  有人 22 歲就畢業了,但等了 5 年才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

  『清德兄總有一天會當上台灣的總統』,這是謝龍介意料之中的事:完美的高學歷、俊帥的長相、高挑的身材,內斂的談吐……完全打中了台灣人「想選帥的人當總統」的想法。跟他一比,另外兩名對手都顯得獐頭鼠目起來。

  『清德兄比馬英九更加緣投喔,是台灣有史以來尚緣投的總統,以後不會有人比伊擱加緣投啊。』作為自己夠資格的老對手,賴清德自行宣布當選,使龍介與有榮焉。

  早在前一年其他人都在準備選總統時,賴清德就已完全不把心思放在自己是否選上,而是全力輔選民進黨內的其他人選立委。

  當他吃雞腿便當時──那種勝卷在握,不論對手會是誰、不論對手作了什麼都不會再影響到他,這般游刃有餘的餘裕感全都被抓拍下來──更別提早在1996年,他就已經當選國大代表,初露鋒芒。

  張愛玲曾說過:「成名要趁早」,那個男人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已盡顯其丰采,光芒萬丈,猶如不可褻瀆的太陽神阿波羅。

  十年不進議會,只因為台南市議長是李全教;為他一人,整個國家修法,議會與立院投票從不記名投票,修改為記名投票。

  「傾盡天下」,用這個詞來形容全台灣對他的著迷,並不為過;還是說,只有自己作如此想呢?

  『比起當年的阿扁,他更像是天公仔子,現在的阿扁除了一秒鐘抖6.6下以外,什麼都沒啊。』龍介默默心想。

  他知道清德兄或早或晚都會選上總統,『只是沒想到黨內今年居然派侯友宜出來選……倘若說對手是蔣萬安,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可惜的是,當那個男人選上中華民國總統的時候,自己還沒有成為立委。

  雖不說曾想過能和他並駕齊驅吧,龍介還不是那麼想著一步登天的人。

  他是秉持著「厚積而薄發」的精神去上節目,每次進議會質詢然後被拍時都端正了品貌,用認真的氣口去罵對手,盡自己最大的本份兢兢業業地上班,代表著台南市人民去跟民進黨的官吏吵架。

  每日花四小時以上的時間去研究FB社團上的互罵,然後胸有成竹地用典故來消化,並說出來給大家笑一笑,順便長長知識;只差沒帶上藏鏡人的布袋戲偶,配一首詩號與角色曲來增加氣勢──四年的耕耘,夠追上這個男人了,他有信心。

  本是作如此想,然而,或許並非世間所有的事都足夠公平,只要付出超過他人的努力,就能得到比他人更高的成就。

  『黃珊珊做了什麼?黃珊珊有我努力嗎?她只不過是吃了不分區立委保障1/2女性席次的紅利!』

  實時看著電視螢幕上的國民黨開票結果,他咬咬牙,沒把內心的痛恨說出來。

  身旁簇擁的椿腳們長吁短嘆,面容哀戚,宛如北京已射來一顆飛彈炸掉總統府。謝龍介是在場所有的人之中,最不能表現出情緒起伏的那個人,假如他慌了,這裡便沒了人做主。

  哪怕今年的國民黨就連一個真正能作主的人都沒有,國瑜兄上一回中離高雄市長,這一回侯友宜又中離新北市長,台灣人對中國國民黨本就沒信心,黨內不記取2020年的教訓,這一點更是對今年的選情衝擊很大。

  蓋給國民黨的中老年人們,哪個不是含淚投票,想回歸的其實是習主席的懷抱。

  競選總部內稀稀落落,聚集的大多是自己早已熟悉的椿腳。國民黨這次的選情不能說是很好吧,只能說是整體低迷;或許不該這麼想,但是看起來沒救了,必須放棄治療了。

  人生中可能會遇到許多次必須放棄治療的時候,那會是什麼時候?或許是自己已然使出全力,燃盡一切之時。

  自己在黨內不分區立委名單排在第十位,國民黨的政黨票少得可憐,「投給國民黨的票一定都還壓在箱子底下沒開出來,別怕!」年輕的助理浩男出聲安慰道。

  然而,今年恐怕是再次飲恨。龍介已作好如此的心理準備。

  『你這款質詢袂增加你立委的選票啦。』假如真像是清德兄那時所言,龍介知道自己今晚不但睡不好,那人說這話時,帶點淡淡嘲笑的好看神情,恐怕還會不幸地入夢。

  「龍介仙,TVBS的戰情分析節目現場直播差不多要開始了,要不要先載您去攝影棚?」浩男問道。

  「唉,」龍介幾無發現自己不經意間嘆了口氣。

  浩男從自己的皮夾裡掏出一只天后宮的符咒,被方形的小塑膠套包得很好,壓在大天后的御照後方。

  他虔誠地雙手交給龍介,「龍介仙,今年選情很緊張,我知道您都沒機會去拜拜,這是我趁有空的時候替您求的,我相信2024您一定會前進立法院。您可是國民黨的希望啊!一定要跟韓總在立法院並肩作戰。」

  路邊的廟大大小小,今年的自己經過的大多時候都坐在車子裡,連在門口拜一拜的機會都沒有。既然盡人事,就得聽天命,也到了該求助於宗教的時候了。

  『求的是官運亨通,』龍介作如此想,收下時匆匆瞥了一眼,卻覺得這符咒的樣式好像跟自己往年求的不是很像,但也沒作其他想法,畢竟自己的助理怎麼可能會害他呢?難不成還要下咒咒他嗎?

  更何況此時的自己全然在谷底裡了,再低,還能低到哪裡去?地心裡嗎?

  那天他去參加TVBS戰情室的錄影,雖然表現得依然流暢,不比補習班講台上能連續談笑風生兩個小時、辭彙都不重複的名師們差到哪裡去,而且台語鐵定比他們好,神情裡卻有種淡淡的,說不出的惆悵。

  那是今年又再度選不上立委的惆悵呢?還是對國民黨恨鐵不成鋼的情緒?亦或是無法前進中央,追上賴清德的無奈?坐在擂台另一端的高嘉瑜,偷偷地觀察著謝龍介的神情。

  「龍介仙講話的時間怎麼那麼短?」為了一睹龍介的風采而到場的中年婦女,遠遠地在場外嘆息。

  中場休息過後,進入第二輪兩黨的名嘴相互攻訐的時間。此時是晚上九點,開票已進入尾聲──政黨提名不分區立委名單.第十席.謝龍介,選上了。真是感謝天后娘娘!

  「你想到了什麼?這樣微微地笑。」主持台上的趙少康問他。

  「國民黨的票數會後起直追,是因為綠色執政這四年,人民對執政黨的信心太差了!這就是台灣的民主政治的展現,要用政黨票的部分來懲罰民進黨。」趁著無人接話的空隙,國民黨方的徐巧芯接著攻擊。國民黨還有救,在第一線作戰的他們砲火不能停,要勇敢向前!

  「龍介仙在笑什麼?還不就是在想以後進國會了,離我們黨主席(賴清德)又更近了?黨主席離開台南,他也離開台南;現在黨主席去中央,他也要去中央。」坐在另一端的高嘉瑜媚笑道。

  龍介其實沒有認真聽他們在講些什麼。只依稀聽見他們激烈的討論聲中似乎說到「謝龍介選上立委也沒什麼好稀奇的,我們黨主席早就知道今年他要選總統,人民一定會保送謝龍介去國會監督他,跟謝龍介已經是老對手這麼多年了,他沒什麼好怕」之類的。

  謝龍介想著今晚的自己總算不必再提心吊膽,可以睡個好覺了。時常見到的清德兄總算不必再入他的夢,時時折磨他,困擾他,作他的心魔──下一次見,就不再是在夢裡,而是在國會。

  屆時,見到的是本人,而不是幻影;將不再是那自己看了好幾十次的,雙方接下來所說的話,自己都能倒背如流的,YouTube上那台南市議會備詢的畫面,被切割成兩個畫面的精彩片段回放──兩人對立而站,對面備詢之人昂首傲然,神態清冷,嘴角薄薄的笑意裡夾著自信。

  他曾幻想過無數次背景是立法院,而不是熟悉的台南市議會。

  2017年,清德兄就去作了行政院長,這麼說起來,竟有七年未曾再站在他的對面,看他淡漠的神情,自信的微笑,世間再無對手的風采;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如此惦記著一個男人,長達七年之久;可是這時的自己,還有資格再作他的對手嗎?

  當趙少康問到「龍介仙,你會不會很想念賴總統?」的時候,龍介下意識間,用台語回答了一句:「等待相聚」。

  一個人連夢想都沒有,簡直比鹹魚還不如;每個人都可以有作夢、追夢的權利,是不能被國家、被任何人事物所剝奪的;天涯海角,無不跟隨;他會追到的,他已經追到了。

  直到回到家中,褪去西裝,換下睡衣之際,龍介才突然想到即將丟進洗衣籃的襯衫,心口的口袋裡還有一枚符咒。

  ──不能對天后不敬呀!要感謝天后助力自己的夢想,讓自己往高處爬,能更加靠近那顆國旗上閃耀的太陽。

  他拿出符咒時不意間捏了捏,天后的聖相與黃色符紙間仍裹著什麼東西。於是打開保護符咒的塑膠套一看,才發現:那不是一條紅線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