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新.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II-15 表演賽開幕!

亞爾斯特 | 2024-02-23 16:00:04 | 巴幣 58 | 人氣 454


前情提要:鶇在夢境世界中理解到雷歐那的辛酸與願望,在調節好後讓雷歐那坦率的面對自己的內心。回到現實後,沙瓦納克勞本應取消參賽。但是在鶇與受害者們的合力發聲下,沙瓦納克勞依舊可以參賽。

  「真是的,想不到還能參賽……好痛!」還沒感嘆完可以繼續參賽,雷歐那就因為身上的傷口跪坐在地上。此時拉吉冷冷地站在面前,雷歐那對此只是淡淡的說道:「是你啊……拉吉。我負量超載的時候,你也有挺身吧?」

  「當然啦。但就算這樣,我也沒有要原諒雷歐那大哥。」

  雷歐那聽著拉吉的語氣也只是無奈地抓了頭髮,說道:「是這樣嗎?那麼你要怎麼報復我呢?當然,可不要像故事中的鬣狗一樣把我吃了。」

  「才不會吃啦!人肉那麼難吃又沒營養誰會想吃?而且也會影響到我的前程。」拉吉吐槽雷歐那的發言後,浮現微笑,說道:「況且我才不想看到雷歐那大哥露出這種可憐的表情。果然你應該要擺出一副傲視群雄的笑容才對。接招吧!國王與鬣狗都是我的朋友,愚者行進(LAUGH WITH ME)!」

  拉吉抓住自己的臉頰往上面一拉,雷歐那也像是鏡子做出相同的動作。雷歐那痛苦的說道:「通斯啦!辣季!寧遮魂障!」(痛死啦!拉吉!你這混帳!)

  「嘻嘻嘻!窩一直狠響隊逆這麼左以刺事事瞰。」(嘻嘻嘻!我一直很想對你這麼做一次試試看。)

  「罵賞給沃駐守!」(馬上給我住手!)

  雖然拉著臉頰導致發音不準,但是從雷歐那額頭上的青筋就可以明白他現在的心情。看著這兩人,傑克也勾起嘴角,「你們兩個到底在幹什麼啊?呵……」

  「太好了!傑克。」鶇走到傑克旁邊,露出笑容說道:「這樣你就可以心無旁鶩的比賽了吧?」

  「是啊!這陣子給你們添了許多麻煩。日後我一定會好好的還清。現在我會專心在比賽之上的。」雖然傑克身上有許多傷痕,但是臉上的笑容似乎不把這些當一回事。

  「那麼我們可就是對手了。我可不會手下留情。」里德爾走到傑克面前,伸出手後臉上露出微笑。

  看著這隻手,傑克毫不猶豫的握緊,並說道:「我求之不得。不管是什麼對手,我都會全力以赴的!」

  「嗯!那麼我會在觀眾席上為你們大家加油的!」鶇舉起右手,臉上浮現出興奮的微笑。聽到這點,里德爾與傑克也露出了笑容點頭。

  「哎呀!關於這點,羽澤同學妳暫時不能去觀眾席。」突然插話的克羅利吸引了三人的目光,他笑著說道:「沙瓦納克勞雖然可以參賽,但那是因為取消他們的處分。因此羽澤同學羽格利姆同學還是可以參賽的。」

  「真的嗎?」聽聞這個消息,鶇與格利姆以及其他人都把視線放在克羅利身上。

  「當然啦!雖然不是正規比賽,不過作為餘興節目的表演賽還是可以的。」克羅利把臉湊到格利姆前面,笑著說道:「這能引人注目喔。」

  「引人注目!」聽到關鍵字,格利姆立刻跑到鶇的肩膀上,前腳插腰的仰頭大笑,「哈哈!果然本大爺是大天才!這麼引人注目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嗯!一點都沒錯喔。」克羅利笑著說道:「現在只剩下幫你們找隊友與對手了。隊友的話應該是從還沒被選上的學生們與比較有空閒的教職員那裡挑,對手就應該要請教師們來解決……」

  「給我等等!隊友的位置就交給我們吧!」鶇朝聲音的方向看去,發現一臉笑容的艾斯與杜斯。艾斯站上前,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比起在觀眾席為學長們加油,我還是覺得在賽場上活躍才是最好的!而且也可以藉這個機會向電視台宣揚自己的存在!」

  「我……我才不一樣!我可是想要幫助鶇才來的!」杜斯急忙的說道,然而他的眼睛卻到處亂轉,語氣顯得有些慌忙。鶇見狀也就只是笑出來。

  「杜斯,不用那麼緊張啦。」鶇安撫道:「不管你是出於什麼理由,願意幫忙我就很開心。接下來的比賽還請多多指教。」

  「啊……原來如此。是啊!」杜斯冷靜下來後,高舉拳頭,笑容之中帶有堅定地說道:「雖然是表演賽,但是我一定會拿出最好的表現,好讓為在故鄉的媽媽開心!」

  「哈哈!真不愧是你啊。艾斯。」特瑞看著兩位新生打著這樣的算盤,直接笑出來,「確實規則沒有寫不允許其他宿舍的學生擔任幫手。里德爾,這樣可以吧?」

  「真是的。你們從入學開始就很喜歡挑戰規則的底線。」里德爾輕輕搖頭,臉上也浮現出淡淡的微笑,「記住了!你們是代表哈茲拉比魯參賽!就算是表演賽也不能有損哈茲拉比魯的名號!」

  「是!宿舍長!」艾斯與杜斯兩人精神抖擻地回應里德爾的命令,鶇見狀也緩緩地露出笑容。當然學長的特瑞與凱特兩人都也跟著笑了出來。

  「哈哈!還真是羨慕小艾與小杜。里德爾,能不能讓我參加小鶇的隊伍呢?」

  「凱特你是我們隊的吧?你難道沒有聽到學院長的話嗎?」

  「嘖──」凱特輕輕吐舌,臉上的笑容或許混了遺憾的意思。特瑞見到凱特這樣也就只是輕輕的拍了肩膀,臉上的笑容也如微風中的稻子一般晃動著。

  「好了!本大爺我們的隊伍中已經有四人了!在找三人就沒問題了。正好本大爺已經有幾個不錯的人選!反正也是破舊宿舍的居民,而且老是吹噓自己的魔法能力到底多厲害。」

  「確實!如果是祂們的話或許會願意幫忙。不過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我。」鶇雖然不想給格利姆澆冷水,但是她必須把問題點出來,「我本身沒有魔法能力。參加魔法飛盤大會不知道有沒有……」

  「關於這點,梅莉達有東西要給妳。」波米菲歐列學生走到鶇的面前,將裝有手套的盒子交到鶇的手上,說道:「這裡面的魔法道具可以吸取與推開物體。雖然只能是外行人體驗魔法飛盤的道具,但是讓妳參賽也是可以的吧?」

  「是這樣嗎?謝謝你!啊!也請你幫我向梅莉達傳達謝謝。」

  「沒什麼啦。你是學弟的朋友,我自然應該要幫忙,在說如果這支隊伍有一個沒有辦法發揮實力隊友那一點都不美麗。」波米菲歐列學生面紅耳赤的離開現場,鶇看著手中的盒子不免露出微笑。接著將它抱入懷中。

  「看樣子你們已經將隊友準備好,那麼對手就交給我們吧!」傑克自告奮勇,站到鶇的面前說道:「讓教師們成為對手只會給人一種過家家的感覺。既然要打的話,就應該要拿出全力才對。」

  「謝謝你,傑克。可是這樣真的沒關係嗎?」鶇望著拉吉與雷歐那,兩人身上的傷口讓她臉色愁容,「沙瓦納克勞經歷這些事情已經消耗太多體力了,在加一場比賽會不會……」

  「反正雷歐那學長剛剛說就算打瞌睡也還是可以打,所以不用放在心上。」傑克冷冷地說道:「再來考慮到先前的事件,這個稱做懲罰還實在是太輕微了。」

  「這樣也能叫輕微?我們的身體都快散掉了,你居然還要再加一場比賽。傑克你真的是魔鬼啊!」拉吉抱怨傑克的自作主張,但傑克將這個視作耳邊風。

  「別在抱怨了……我們好歹是沙瓦納克勞的學生。魔法飛盤對我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雷歐那掏了掏耳朵,臉色平淡的說道:「何況只是一群才剛接觸魔法飛盤的菜鳥,和馬雷烏斯那個怪物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喔!這樣真的好嗎?」艾斯輕蔑的笑了笑,語氣略帶嘲諷,「如果事後輸給我們的話,可不要用身體不好來當藉口喔!」

  「你們才是!」雷歐那還以顏色,露出輕蔑的笑容說道:「能打贏我只是因為有里德爾與老師們撐腰。就算我的身體虛弱,也不代表你們有所勝算。」

  「哎呀,這就是所謂的青春嗎?果然羽澤同學來了後一切都有明顯的好轉。」克羅利看著眼前的學生們露出微笑,轉頭對托雷伊說道:「所以,關於我讓羽澤同學調查的事情能放過我嗎?托雷伊老師。」

  「我倒是沒意見。」克洛維爾面露微笑,甩動教鞭說道:「這些小狗可是幹了一件大事,自然要給予獎勵。就結果論而言,學院長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一點都沒錯!」瓦爾卡斯爽朗的笑著,用自己的肌肉擺出健美姿勢說道:「而且還可以好好鍛練肌肉,所以表演賽也不錯。托雷伊老師,你就這樣放行吧。」

  「真是的……先不說克洛維爾老師,怎麼連瓦爾卡斯老師也……」托雷伊扶著額頭輕輕嘆息。最後神情嚴肅的對克羅利說道:「這次的事情我不會特別計較,但是如果再有下次就另當別論。」

  「謝謝你的體諒,托雷伊老師。──呼,還以為又要被他碎碎念三小時了。」克羅利笑著答謝托雷伊後便擦拭自己額頭上的冷汗。他面對學生們,用最認真的語氣說道:「好了!各位!請快點到賽場集合吧!」

  「好!」大家精神抖擻地回應,便紛紛前往競技場。然而鶇卻注意到克羅利正在四處張望。好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似的。因此鶇停下腳步,走到克羅利面前。

  「克羅利先生,你在找什麼嗎?」

  「沒什麼啦……羽澤同學。只是好奇問一下,妳當時在運動場的時候有沒有看到黑色的石頭。」

  「黑色的石頭嗎?」鶇細細思考自己的印象,最後搖頭,「抱歉,當時我昏倒了,根本沒意識到。請問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如果妳沒有注意到的話那就不用找了。妳快點和大家一起出發吧。」克羅利笑著推了推鶇的背部,讓她早點離開。

  然而鶇在離開的時候,腦海中閃過里德爾負量超載時所掉下來的那顆石頭。心中便湧現出了擔憂,這時格利姆對她大聲呼喊:「鶇!妳在幹什麼啊?快點過來啊!」

  「喔!不好意思!我馬上過去。」鶇暫時將自己心中的不安與擔憂全部都丟到九霄雲外,跟上了眾人的腳步。所有人懷著緊張與擔憂的情緒,踏上了賽場。


  「各位觀眾不好意思讓你們陷入混亂,但所有問題都已經如期解決。我重新宣布,黑夜烏鴉學院魔法飛盤宿舍對抗賽!重新開始!」

  主持人的聲音響徹整個觀眾席,激昂的歡呼聲如海嘯般席捲整個賽場。雖然經歷剛剛的意外,但是所幸沒有任何人傷亡,因此不會改變所有人的心態。

  「好了!在開始正式的淘汰賽之前……就讓我們先開始一場小小的表演賽。榮幸登上賽場的是黑夜烏鴉學院近期才開放的宿舍──破舊宿舍與哈茲拉比魯組成的混雜隊伍!」

  鶇、格利姆、艾斯、杜斯、破舊宿舍的三位幽靈伴隨著介紹與歡呼聲下走入賽場。鶇與杜斯緊張的看著攝影機,呼吸顯得急促;艾斯與格利姆澤是滿臉笑容地看著周圍並揮手,彷彿自己就是主角。

  「想不到老夫居然還有機會登上賽場。」史肯尼彈掉眼角的眼淚後說道:「人生果然真是不可思議,雖然『人生』這兩個字已經不適合用在老夫身上了。」

  「這有什麼關係啊?我們既然踏上賽場,就表示小格利與小鶇相信我們的實力。那麼我們就必須要拿出全力應戰。」

  「就是啊!讓那些年輕的小夥子知道我們這些老人家可不是吃素的!雖然現在也好像吃不了素。」

  法特的鼓勵與托瓦夫的玩笑話,讓史肯尼開懷大笑:「哈哈!一點都沒錯!要是那些小夥子輸給我們這些幽靈,一定會露出很絕望的表情!」

  看著三個幽靈的表現,觀眾們紛紛大笑出來。當然這些視線中多少帶有著一些吃驚。主持人也繼續說道:「好了!這些選手的對手便是過往的榮光,不知道他們是否可以證明自己的實力──百獸的君主!沙瓦納克勞!」

  沙瓦納克勞的眾人紛紛站出來,散發出來的氣息宛如準備出征的軍團。實在是很難想像之前他們都受到傷害了。傑克看著眼前的三位幽靈,感嘆道:「想不到幽靈居然可以參賽……這還真是讓我想不到。」

  「哈哈……做為普通人的我與怪獸的格利姆都可以參賽了。我想史肯尼先生他們參賽也應該是可以的吧?」鶇望著傑克面露苦笑,握緊拳頭後便認真的說道:「總之我會努力的!要好好面對!」

  「當然了!如果對妳放水的話,那才是最大的不敬!」傑克神情認真,雙手交叉。嘴角也勾出一個弧形。

  「那邊的新生,不要太在意鏡頭。」拉吉看著正在注意攝影機的杜斯嘲諷道:「如果太在意所謂的鏡頭,反而可能會大糗喔!」

  「啊!是!我知道了!布奇學長!謝謝你的提醒」杜斯聽到建議立刻將視線轉正,向對方鞠躬。

  「真是的,幹嘛向我道謝。早知道就不說了。」面對耿直的杜斯,拉吉不免嘆氣。

  雷歐那站在最中央,露出戲謔的笑容說道:「草食動物們,做好覺悟了嗎?因為你們接下來有可能會在保健室度過今天。」

  「還真敢說啊?」艾斯不服輸的笑道:「你才是,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最好快點投降,免得被我們痛打一頓。」

  「就是啊!不過你可不要那麼快就倒下喔!」格利姆氣勢洶洶的對空氣不斷揮拳,「本大爺要在這裡展現出最棒的實力,如果你們那麼簡單就被幹掉的話可就無法證明本大爺的實力了!」

  「真敢說。那麼我會讓你們這些草食動物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強者。」雷歐那輕笑後,便做好應戰姿勢。哨聲響起,鶇等人率先進攻。面對沙瓦納克勞的學生,艾斯與杜斯紛紛使用自己的魔法發動突擊。

  另外一邊,幽靈們也利用神出鬼沒的特性阻礙沙瓦納克勞的進攻。在先前的事件中受傷的沙瓦納克勞學生沒有多少餘力可以抵抗,因此破舊宿舍朝對方的球門長驅直入。

  「鶇!要上了!妳幫本大爺一把!」格利姆把飛盤丟出去之後,鶇便利用手套的能力將飛盤丟得更遠。然而這個距離實在是沒有辦法稱之為射門。

  眼見飛盤不被破舊宿舍的人守住,沙瓦納克勞的所有選手都紛紛回頭,準備強奪攻擊機會。鶇見況後就對杜斯說道「杜斯!艾斯!拜託你們了!」

  「好!我知道了!」杜斯便拔腿飛奔,拿出自己的魔法筆對著半空說道:「出來吧!大鍋!」

  一個鍋子瞬間出現在半空中,在鍋子掉下來之前艾斯將其作為踏板跳躍出去。艾斯笑著說道:「好了!接下來看我的颶風!」

  風的護航下,飛盤射入球門之中──破舊宿舍率先得到一分。破舊宿舍的眾人都為這一分歡呼,艾斯與格利姆更像是出一口惡氣一般高舉雙手。比賽進入休息時間,雙方都開始藉機調整狀態。

  「真是的……這些人難道都不知道要好好對待傷患嗎?下手居然這麼不留情。」拉吉擦了擦嘴巴,抱怨之餘也露出一抹微笑。不可思議的,其他沙瓦納克勞學生都露出一樣的表情。

  「搞什麼啊?感覺好弱喔。」

  「就是啊……雖然先前是因為對上馬雷烏斯才會頻頻落敗,但是面對這臨時組建的雜牌軍居然被率先奪一分,未免也太糟糕了吧?」

  「說不定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實力吧?」

  觀眾們的竊竊私語溜入眾人的耳中,格利姆與艾斯聽到後臉色整個不快。史肯尼注意到後便把手搭載兩人的肩膀上說道:「好了好了……比賽偶爾就是會有一些人喜歡說三道四。如果因為他們而影響比賽實力就糟糕了。」

  「就是啊……過去的我們也是有因為對方的話語而受到影響的時候。所以才更要注意。」接著鶇把視線放在沙瓦納克勞,語氣略顯擔憂,「而且比起我們,我更擔心沙瓦納克勞。被人這樣說……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事。」

  「是啊。而且我懂那個心情。」杜斯略顯認同的說道:「過去很多人都在旁邊閒言閒語,讓我的心情受到影響。甚至還讓我差點站不起來,如果不是別人幫忙,那我可能不會站在這裡了。」

  「你們兩個到底經歷了什麼事情啊?」艾斯苦悶的看著兩人後,便露出嘲諷的笑容說道:「雖然觀眾的評語叫人不爽,但是基本上還是針對沙瓦納克勞的吧?要是因為這種評語而表現得更爛,那麼就表示他們不過如此!」

  「一點都沒錯!」格利姆傲慢地說道:「那些傢伙雖然很厲害!但是如果聽到這些聲音,想必一定會覺得很丟臉吧!到時候本大爺我們一定可以趁勝追擊啦!」

  「哈哈……真要是這樣就好了。因為這種聲音,往往最容易激起人的鬥志。」鶇面帶苦笑地回應,同時也將視線放在沙瓦納克勞身上。琥珀色的眼眸散發出來的光輝,不知道是期待還是擔心。

  至於沙瓦納克勞這邊,不少選手臉色都皺在一起。傑克手中的水瓶也因力量嚴重變形。還未喝完的水都灑出來,雷歐那見狀便冷靜地說道:「小子,冷靜下來。不要讓憤怒影響你接下來的判斷。」

  「雷歐那學長……你難道……」

  「那些聲音怎麼樣都無所謂吧?反正對比賽也沒有任何幫助。」雷歐那抓一下頭髮,閉上了雙眼。

  「不要認輸了!沙瓦納克勞!」

  激揚的聲音從觀眾席傳出,所有人都不免把視線放在源頭。發現一群獸人種與一般人的群體所混合的團體正將視線放在沙瓦納克勞身上。

  「我可是帶了妻小過來觀賽,你們可不要做出有辱沙瓦納克勞的事情!」

  「輸給馬雷烏斯.多拉格尼亞就算了!要是輸給這群小毛頭的話,事後一定會要你們好看的!」

  「不要丟沙瓦納克勞的臉了!你們這群大呆瓜!」

  光聽內容就知道這群人是沙瓦納克勞的畢業生。沙瓦納克勞選手們聽到後都紛紛搖頭苦笑,雷歐那也將視線轉開。可一瞬間他看到一位將紅色髮絲全數豎起,僅有著一束麻花辮的狐狸耳朵的男子看著他。

  剛正的臉龐與掛在上面的微笑,以及身上的黑西裝也不免讓雷歐那有了笑意。雷歐那將手中的水倒入口中後,便簡單擦拭了嘴角起身。

  「好了!小子們全部都聚在一起。如果你們不想在表演賽上丟臉就聽我的指示。」在雷歐那的號令下,所有人把視線放在他身上,「拉吉與其他人繼續裝作被壓制的樣子,可絕對不能太故意;傑克,等到那群草食動物被勝算沖昏頭時,你就把飛盤奪過來,憑你的獨有魔法應該是能做到吧?」

  面對雷歐那炯炯有神的碧綠眼睛,傑克精神抖的說道:「是!我知道了。」

  「嘿嘿!看這個樣子,天才司令塔已經回來了啊?」拉吉笑著看著雷歐那,後者也只是隨手擺一擺。哨聲響起,所有人再度進入賽場。不了解雷歐那策略的艾斯眾人也勢如破竹繼續進攻。可就在以為能在次射門時。一頭巨大的白狼──傑克殺出來,搶走格利姆頭上的飛盤。

  「什喵!」看到飛盤被奪走,格利姆大為震驚。傑克也趁機便回人形,將飛盤傳回雷歐那的手中。雷歐那看著破舊宿舍的眾人默默的勾起一抹笑容,便獨自一人往球門方向前進。

  「糟糕了!快點回去啊!」鶇的號令下,所有人都紛紛回頭。可是杜斯卻突然在原地開始跳舞,很巧的是拉吉也作了同樣的動作。幽靈們被電擊魔法形成的牢籠困住、鶇被植物魔法召喚出來的藤條綁住了腳,艾斯則是被虎背熊腰的選手們團團包圍。

  唯一沒被牽制的格利姆殺到雷歐那面前,對雷歐那吐出熊熊烈焰。可是傑克殺出來,使用屏障魔法擋住對方。格利姆看到後便生氣地說道:「傑克!你這傢伙!」

  「不要怪我,這可是比賽。僅僅只是這樣。」傑克冷冷地回復格利姆。不過牠沒有打算放棄,使出吃奶的力氣跳過傑克,並對後方使用了火之魔法。火力的加持下讓牠像是加了火箭一樣短暫的飛行,瞬間接觸了雷歐那。

  格利姆鼓起臉頰,把頭往後仰。雷歐那見到便下意識地舉起魔法筆,然而牠在露出邪惡的微笑後就將飛盤咬走。格利姆把飛盤重新拿好後,自豪地說道:「怎麼樣啊!本大爺的實力是不可小覷的!」

  「哼!不過只是新手運而已。你現在該怎麼辦呢?隊友們現在不在你身邊,離我們的球門也有很長一段距離,在說我們兩個就在你面前。就憑你這隻小怪獸要怎麼突圍呢?」雷歐那淡淡的冷笑,傑克也隨時做好準備。

  「呵呵!你們兩個,好像還不知道本大爺的本事。」格利姆前腳交叉,自豪地說道:「這種大危機!就用本大爺先前學會的招數來逆轉!本大爺將這個命名為──超巨大格利姆暴風!」

  格利姆像陀螺一樣開始旋轉,飛盤理所當然地也跟著轉了起來。當停下來的瞬間,飛盤就像導彈飛出去!然而瞄準的地方有絲毫一丁點不對,飛盤直直地擊中鶇的腦袋。

  魔法飛盤大會用的飛盤是特製品,在加上速度的加持,少女的眼前已經眼冒金星。最後直接倒在地上,嘴邊似乎可以看見類似鬼魂的東西。

  「哈哈哈!你們看到了吧?剛剛那個小怪獸做的事情!」

  「居然把自己的隊友砸昏!這可是前所未聞的事情啊!」

  「早知道就把它錄下來了!」

  現場一片哄笑聲,不管是格利姆還是破舊宿舍隊伍的成員都顯得相當尷尬。此時雷歐那露出冷笑看著格利姆,說道:「呵呵……看樣子天才還是會有失誤的時候的。那麼,該輪到我們表現了……」


  鶇睜開眼睛,意識到自己身處在一個烏黑的空間之中。石壁被染上淡藍色,沒有任何一絲火光存在。如果長時間獨處,精神一定會出問題。

  「這裡是……我記得我剛剛在魔法飛盤的賽場才對。怎麼會?」還沒搞清楚狀況,先前出現在夢中的少年順著樓梯走下來。他那副憂愁的面容或許是發生什麼事情。

  少年走到門前,頭微微低下,說道:「貝爾姐姐,妳在裡面對吧?」

  「索拉,是你?」少女的聲音從門後傳出,可從顫抖的語氣聽來就可以知道裡面的狀況適不適合給人居住。鶇也知道少年的名字叫索拉。

  索拉握緊拳頭,語氣帶有歉意,「對不起,貝兒姊姊,都怪我力量不夠,如果我能像龍一樣很快解決那些野狼,妳就不會落到現在這種下場。」

  貝爾?野狼?龍?這些關鍵字讓鶇感到困惑,然而一陣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如潮水般灌入腦袋──索拉與一位黑髮男子──龍踏入了一間古堡,因此結識了鄉村少女──貝爾與一群有著自我意志的器具。雖然受到熱情的招待,但是卻被古堡的主人──一頭面目猙獰的野獸打亂。

  短暫平息事件後並了解古堡的所有人都被詛咒後,龍與索拉決定幫助這裡的居民們。然而當他與貝爾去尋找耶誕樹時,被一群野狼襲擊。雖然龍與主人現身幫忙,但是就這個結果來看狀況並不樂觀。

  在將索拉的話與剛剛的記憶整理後,鶇也默默的握緊胸口──自己也有過力量不足導致的悲劇,如果當時有更加注意一點、更有能力一點,或許朋友們──AFTERGLOW就不會遇到那些事情了。

  可貝爾的聲音沒有任何責怪,只有溫柔與安撫。「你不要怪自己,至少我們都還活著,只要生命還存在,吃這點苦不算什麼的。我想,龍先生能夠這麼強,一定也是經歷不少苦難才有如此成就。你應該從他身上學習面對挫折時的勇氣,這樣你絕對也能變強的。」

  「面對挫折的……勇氣。」鶇將這句話掛在心上,畢竟人不可能沒有被打倒過的經驗,就算遇到挫折,只要還能夠重新站起來那就不算是真正的結束。

  索拉也擦乾淚水,破涕為笑,「謝謝妳。」看到這幕,鶇的嘴角也默默的勾起來。

  這美好的畫面被白光籠罩。當光芒消失之時,映入眼簾的是艾斯、杜斯、格利姆與梅莉達以及傑克。梅莉達直接抱住鶇,哭著說道:「太好了!妳總算是醒來了!」

  「梅莉達?這裡是?」

  「是學校的保健室。」艾斯冷靜的說道:「後半場的比賽才剛開始沒多久妳就被格利姆丟出來的飛盤擊中。之後妳就被送到保健室。」

  「那時本大爺想要用超長射門來做個完美的結束嗎。」格利姆不知罪過,笑著說道。

  「新手不要隨便模仿,很容易出大事的。」傑克拎起格利姆,語氣頗有些許的認真。

  「就是啊!好在鶇沒有任何問題!不然我唯你是問!」梅莉達生氣指著格利姆。眼神絲毫沒有任何原諒的意思。

  「好了啦。梅莉達,我已經沒事了。」鶇站起身來,阻止了梅莉達對格利姆的指責。雖然腦袋多少有些疼痛,不過或許是因為有保健室的幽靈幫忙,所以疼緩和了不少。看著窗外的風景──一片夜空映入眼簾後,鶇無奈地說道:「我……已經睡很久了嗎?」

  「是啊……當時我們還在想妳是不是被打到什麼不該打中的地方。很擔心呢。」杜斯擔憂的說道:「等表演賽結束之後我們就在這邊看妳。」

  「畢竟我們不是出賽選手,所以也可以待在保健室。不過現在已經是閉幕儀式,大家都跑去整理場地了。」

  「是這樣嗎?」艾斯的解釋讓鶇露出無奈的苦笑,回憶著當時自己與角太郎的約定,她知道自己爽約了──事後見到他一定要好好道歉,鶇在心中如此發誓。

  不過比起角太郎的事情,更在乎的是沙瓦納克勞現在的狀況。畢竟經歷了那些事件,她們的體力能不能撐到比賽結束也都是問題。於是她問道:「對了!沙瓦納克勞怎麼樣了?比賽還順利嗎?」

  「順利個頭啦。那些傢伙針對的根本不是飛盤而是我們。」聽聞聲音,鶇發現雷歐那滿身是傷的倒在床上。旁邊也有不少沙瓦納克勞的學生。看樣子沙瓦納克勞已經收到大家的『回禮』。傑克和他們相比已經算輕微的了。

  「結果輪到迪亞所穆尼亞的時候,我們早就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對付。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拿到冠軍獎盃。」不知何時醒來的拉吉也跟著抱怨。

  「雷歐那學長,拉吉學長。你們醒來了嗎?」傑克緩緩的走到他們身邊。可是兩人卻絲毫不給傑克好臉色。

  「是啊。拜你這傢伙所賜。我居然在午睡以外的時候來保健室。」

  「而且更氣人的事情是──迪亞所穆尼亞沒有任何一人被送到保健室。明明已經做好十足的決心,至少要把一人拖下水。」

  聽著兩人的埋怨,鶇也只能面露苦笑,說道:「哈哈……你們兩個沒事就好了。」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魔法飛盤感覺很有趣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19/06.png
2024-02-23 16:15:28
亞爾斯特
魔法版的美式足球
2024-02-23 16:16:54
與狂三廝殺的昴
然而瞄準的地方有絲毫一丁點不對,飛盤直直地擊中鶇的腦袋。鶇好慘呀!
2024-02-23 17:05:58
亞爾斯特
嗯。超慘的
2024-02-23 18:19:4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怕諾,幸好沒什麼問題,曾經腦袋重創噴血那時候都感覺自己要涼了( ´・ω・`)

最後能回到友誼比賽甚好ʕ•̀ω•́ʔ✧
2024-02-23 19:39:11
亞爾斯特
是啊!這是最好的!
畢竟鶇有主角光環保戶嗎。
2024-02-23 19:40:0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