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魔法覺醒]詭藤之下新章觀賞完討論✦Magic Awakened✦雖無法偵探但「偵探」[日更挑戰843]

aeronongalax | 2024-02-20 23:23:04 | 巴幣 1002 | 人氣 153

先不論我為何在地窖,前面有混血巨人用龍皮手套,我非常睏,所以這次盡量不談太多,
即便最終我談論還是很多。
首先這次賽季呈現和以往賽季不太一樣,更加觀賞性,看著排演好的劇,我想這是一種享受,
所以我會試著好好享受,而非一直嘗試沉浸導致無法享受情節。
所以我試著別太多談論衍生情節。

聽樂分享


無論我之前如何想都不重要了,霍格莫德村新開的草藥店「瘋狂藤蔓」店長尤伯特•索恩大概就是兇手,
真可惜,但要賽季多第三個新人出現確實不太可能。
而無法獲取各種情報,擔任偵探可能不太合理,只能期望「學生」能好好協助教授,幫助朋友與同學。


我先前提到不太希望尤伯特•索恩是反派,是如果不是他的話挺有趣的(並不
因為如果尤伯特•索恩是這次賽季主要反派,他表現的就太刻意和明顯,
特別是執意提供泡泡豆莢(膨豆莢)的部分。


如果尤伯特•索恩真是兇手,那我猜,他就類似史萊哲林版的吉德羅•洛哈,
那他的成就本身可信度可能就是問題,即便確實有豐富的藥草學知識(或許

那動機?
我想,尤伯特•索恩其實早就有「解藥」,如果這次「昏迷怪症」真是他一手造成的,
那尤伯特•索恩或許就準備在最關鍵的時候出來「再」發表一個大發明,而後再次名利雙收。
不過,可能最後出狀況,
解藥不管用,情勢失控,尤伯特•索恩也自食惡果,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努力解救一切。



有天,「學生」意識到麥米奈娃校長正在詢問自己,並言詞中表明有一名教授與學生倒下(陷入昏迷怪症),而「學生」被發現時則呆愣在倒下的同學旁,很可能就是指陷入昏迷怪症的那名學生。
這裡直接說奈威•隆巴頓教授和卡珊卓•沃雷好了,因為倒下的就他們。

然而「學生」對這些只剩混亂模糊的印象。
有幾種可能,乙醚或甲醛(並不
我是說遺忘咒,遺忘藥水,或者被施展奪魂咒……其實還有很多能做到這類的事,
困惑藥水或混淆咒之類的其實也行,在魔法世界真的非常多。


總之,隨麥米奈娃校長協助回想「學生」想起初次見到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時的更多細節。


艾絲翠•蔻爾總隨身攜帶非常靈活的藤蔓箱,
因為一直待在箱子又靈活,很可能是魔鬼網,而且特別聰明的那種。

另外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對奈威•隆巴頓教授似乎非常感興趣,草藥學植物同好與欣賞個性。



雖然奈威•隆巴頓教授收到弗雷家的咆哮信。
很高興知道「弗雷規則」存在,真酷,可能奧娜•弗雷終於發現大兒子特別像妹妹卡蓮娜•弗雷(別衍生梗
喔,對,其實我有發現後期魔法覺醒的弗雷設定開始有反過來的跡象,
但,肯定有他們非常重要的理由與專業安排。
這邊就只是衍生發想,我不會多說甚麼。

但這邊的「弗雷家族」已經成為某種固定衍生設定,很早就寫定案,所以基本上無法更動。

另外也對奈威•隆巴頓教授的遭遇感到辛苦了,
奈威•隆巴頓教授,很顯然你有兩位學生逃課(等等



有時眼見不一定為憑,記憶也能在暗示中填補,而非真相。

記憶的方式非常「追憶之境」「新霍格華茲大戰」那種感覺,
非常棒,挺酷的,這種呈現方式看著總是討喜,感謝麼法覺醒開發組。


在又一段記憶中,奈威•隆巴頓教授因「昏迷怪症」倒下,
而尤伯特•索恩前來提供協助,作為代課教授,不確定是被請來還是自推自薦。

無論是哪種,我得說,我很懷疑這時期的魔法部是否真由金利•俠鉤帽領導,
或者妙麗•格蘭傑和哈利•波特在魔法部的努力是否能成真。
即便奈威•隆巴頓教授在第一溫室,所謂無害植物溫室倒下,也不能證明是這些植物導致昏迷症,
因為各方面說不過去,例如,第一溫室是所有新生會進入且不用特地上鎖的溫室,
卻只有教授後來「獨自」倒下,聽著太針對,比較像被選擇。

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在這的反應確實挺正常的,
因為說實話「植物有害論」用這些方式「被證明」聽著實在是反智主張。


然而這部分記憶有個重點,尤伯特•索恩喜歡魔法植物,甚至剛開張新草藥店,
卻對植物被誤解沒特別反應,或許可以暫且認為因為他有事件終會解決的「自信」,
但,為什麼?因為他知道這昏迷怪症是可控的?像是對象可以選擇?

這是很刻意的疑問,因為目前發展大概會讓尤伯特•索恩成為兇手,
而大眾認定的陰沉治療師一直是真英雄卻苦苦被懷疑,
當然,如果有反轉可能也挺有趣的,像,這也是位被利用的商人,那是有另一種苦衷的治療師甚麼的。
但或許太複雜而顯得不乾不脆(或許



這部分我試著理解,
究竟是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對植物真切的關心,還是在試探「學生」是否也該歸類為嫌疑人。

然而治療師艾絲翠•蔻爾知道這株快死的泡泡豆莢是從「瘋狂藤蔓」獲取的,
還是尤伯特•索恩特地要求「學生」帶走的嗎?
而倒下的昏迷怪症患者是否有共同特質,職業身分?發生地點,時間,是否有任何重疊性質?
看,這麼多偵探需要的重點情報都無從知道,
所以我想應該學著享受就看著這齣戲發展就好,這並不該用來玩解謎。

即便我還在這樣玩(這人


卡珊卓•沃雷在實際情節中對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很有意見,而偏好有名望且看似體面的尤伯特•索恩。
然而仍帶出從波比•龐弗雷夫人那得到的消息,關於治療師艾絲翠•蔻爾的學生生涯,
一個不怎麼交際,但非常樂於助人的學生。
不過因為喜好的裝扮與神態而被排擠,即便我認為實際上在這幾年世代是受歡迎才對,
總之,那時的霍格華茲大多學生和卡珊卓•沃雷就是不喜歡治療師艾絲翠•蔻爾的裝扮偏好。

接著就成為成見與歧視接著成為一種霸凌。

那個新人:但,卡珊卓,你喜歡毒觸手不是嗎?
卡珊卓•沃雷:這兩者不一樣!

那個新人:你確定?你討厭艾絲翠•蔻爾是不是有別種隱情?
卡珊卓•沃雷:就算有也不會讓你知道,「學生」失憶了,記得嗎?還是你也失憶了,
你何不就乖乖等設定好的真相揭露就好,反正你也沒東西可調查。

那個新人:哼……我就喜歡談論各種可能。
卡珊卓•沃雷:多事,無聊——


我不確定,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是否還會因為被私底下議論傷心,
或許他還有著青少年少女時期那種敏感心思,一些反差感。
又或者只是震驚或遺憾這麼多年過去,「某些」就是不會變。

作為一個治療師,被說會讓被治療患者不舒服甚至遭遇危險,確實言之過重,特別是在並非事實的情況。

雖然我總是對自己責備的言之過重,
總之,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可能並非刻意製造聲響而是不小心,大概,還是感到些許受傷。
或是他其實想安撫自己的藤蔓植物別為此動怒,才不小心弄出聲響。



接著,藥草學課還是要進行,由尤伯特•索恩代課,
當然作為一個有生意頭腦的商人要好好推薦熱門商品,還是自己的成名作「為君開」,
只為一人綻放的花,即便別人在旁邊也能一起賞析,但一定要指定收禮人讓他綻放才綻放,
還是給足了面子和驕傲感,自然是個蠻有特色的商品。

不知道訂一堆,能不能舖成那種「只為你綻放的花大道」,
想想確實很有戲劇張力,很適合出現在盛大的慶祝場合。

尤伯特•索恩:如沐春光!棒!我已經將這列入銷售優惠方案,肯定能讓我的銷售額如參天神木!

森•克拉特克:為什麼不用變形咒就解決了,愛開幾朵就開幾朵,只要等價或合乎規則。
那個新人:大概,是因為要計算這些很麻煩,一般也不會想這樣算或施咒,如果能用加隆解決的話。
森•克拉特克:真是墮落。
丹尼爾•佩傑:你是特例好嗎,雖然如果是我寧可採取魔藥,短速生藥水或許有用,
但會縮短花卉壽命,那如果……


但,我確實也很喜歡花卉為珍貴盛放的情節,優美還有些許感傷。
綻放之後或許凋零或進入休眠期,但此刻是美好的,想深記的珍貴。

「為君開」的栽培方式或許和增加指定刺激有關,
特別是不同光能影響開花反應,提早或抑制,更能影響花綻放的持續時間。
然而這裡是魔法植物,我想或許是需要接收者的一些比較貼身的物件,例如一根頭髮之類的,
讓「為君開」產生專屬聯繫的栽培成長,這就是為何需要「訂製」。

恩……或許這次「昏迷怪症」也是這樣經由指定產生的。
又或者只是失敗的副產物,而或許尤伯特•索恩並不知情?
我還是偏好尤伯特•索恩與艾絲翠•蔻爾都是無辜的路線。

如果都非兇手,或許真兇是快死的泡泡豆莢(等等
我是認真的,可能那並非普通的泡泡豆莢,而是尤伯特•索恩認為培育失敗的新型植物,
原本想改良泡泡豆莢但不成功,卻也不知道產生額外副作用,想著不如脫手……
算了,尤伯特•索恩還是當反派好了,
演出那種看是豁達開朗,實則利慾薰心,曾經的榮耀都死在心緒裡曾經光明的溫室之類的。
如果真有些史萊哲林版的吉德羅•洛哈,
「為君開」甚至可能並非他單獨的原創,只是他讓另一個夥伴睡一陣,先獨自享受些榮光(並不



中國咬人甘藍登場,或許真能帶去散步(別



從這部分可以知道「昏迷怪症」很可能都曾是到過「瘋狂藤蔓」的顧客,可能是共同點,
又或者,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意識到造成病症的源頭很可能是看似「無害」的新型植物,
還可能特別光鮮亮麗或不起眼。

關於快死的泡泡豆莢是否有被動過手腳,一直是種很大的可能性。
但這又會是「學生」被當作「幫兇」的路線,不知情協助並正蔓延,
但說不過去為何「學生」沒受影響,
除非學生是被當作宿主一樣的存在,得協助傳播而不被選擇輕易受害。
又或者,因為「學生」盡力照料「泡泡豆莢」,讓這株植物對「學生」產生好感。
但這是「泡泡豆莢」為智慧植物偽裝路線,太複雜應該不太可能。


我懷疑這部分的記憶有誤差,像是被誘導或當事人不確定該相信誰而產生的「填補」。
魔蘋果確實到青春期有機率自行出土,特別是有陌生人接近產生的刺激,我是說「學生」,
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可能反而是想幫忙……也可能不。
因為艾絲翠•蔻爾很顯然沒受到魔蘋果影響,
所以,我猜,艾絲翠•蔻爾因為一直都在戒備,不確定是誰進到自己的臨時實驗室,
因為教授們保證不會有學生誤入,所以治療師艾絲翠•蔻爾第一時間會採取抵禦外敵的預防措施。
戴耳塞,魔蘋果攻擊,眩暈,確保周遭沒更多敵人藏身。
確實很資深。


「偵探遊戲」很好,看來治療師艾絲翠•蔻爾也屬於童心未泯的類型,懂工作懂玩懂研究,很健康。

那個新人:艾絲翠,我想你可能會和Wednesday合得來。
艾絲翠•蔻爾:我知道他,很有個人特色,也能堅持自我主張,不理會他人閒言閒語。
那個新人:也在玩偵探遊戲。
艾絲翠•蔻爾:是的,很好。



這隱性共鳴我是蠻意外的,有趣的巧合,
說不定艾絲翠•蔻爾的父親與伊文捷琳•天使的父親有一起在職場上工作過。


那個新人:就是,艾絲翠,一般調查人員會避免在受害者臉上畫叉叉,特別是他們還未死去之類的,
反而殺人魔或連鎖詐欺犯之類的會刻意在受害者照片上畫大叉叉表示「解決」。
不過偵探確實都需要自己的思索區,《心靈殺手2》也充分體現這點。

艾絲翠•蔻爾:不,我是表示這些人的嫌疑被解除。

那個新人:我是這樣想,你或許已經先被肇事者盯上,他刻意選擇與你有聯繫,
或者最近剛好很公開反對你的人下手,試著讓大家更懷疑你。

那個新人:雖然我覺得這反而能洗清你的嫌疑,因為這反而太過明顯,
如果一直都沒被捉到,何必這時候自爆身分。

艾絲翠•蔻爾:因為那個犯人很蠢,蠢到竟敢陷害植物。但只看表面膚淺的人還是存在。



所以我才認為現今改組過的魔法部出現植物有害論很反智。
感覺有些奇怪,似乎有被奪魂咒控制過一樣。

因為這不只斷了植物研發路,還連帶影響到魔藥生產,治療咒語並不足以解決所有魔咒或藥品傷害,
感覺非常沒遠見才會直接罪指植物,甚至還沒特定植物的範圍定罪。

外觀定義很見仁見智,可愛或怪異,恐怖或酷勁。



很多事都有不同面,甚至多重面貌。
正如艾絲翠•蔻爾你不希望人們只看到特定植物危險的一面,期望也能知道其能釀造治療的益處。
好看又外向也有另一種常見的發展,被忌妒被傷害,甚至被謀殺,
而很多人卻還認為反正他長得好看又那麼會交際,怎麼會有問題,怎麼可能需要被幫助,
因為他足夠獨立所以不用介入沒關係,但,當周遭都這樣想時,他就一個幫助者都沒有,
他依然處在危險中,只因為被認為佔有優勢,被認為肯定總能得利。

那個新人:艾絲翠,你有過這樣的經歷嗎,拿著刀壓著臉,思索是否要把自己的臉劃爛,
只因為創傷發作,但失控的思緒中還是有理智存在,不斷撐著告訴自己這並非解決方式,
這甚至無法真正幫助自己,最終在症狀發作中改劃向頸部……
那感覺非常糟,深陷創傷導致的思想困境。

渥爾敷:那個新人,你症狀又快發作,你該休息了。
那個新人:沒事,渥爾敷,我編撰完這些談論就會去睡。


艾絲翠•蔻爾很高機率並非史萊哲林,
總之,這部分可以得知,奈威•隆巴頓教授就是艾絲翠•蔻爾的非植物巫師朋友。
這說得過去,無違和。

我確實挺欣賞奈威•隆巴頓在面對食死徒與湯姆•瑞斗時的名場面。



但,麥米奈娃校長,「學生」的記憶中真有這張照片。

所以暫且整合一下,或許「學生」這次並非被肇事者傷害,因為沒完全失憶,
更像是為「學生」的安全而不得不請「學生」暫時失憶一陣子。
那我想,或許「學生」在協助艾絲翠•蔻爾時,兩人很快遭遇可能的犯人,
結果卡珊卓•沃雷不知怎麼牽連進來又遇害,
艾絲翠•蔻爾眼看教授們即將過來,自己若被誤解或被耽擱,兇手就會逃掉,
於是就請「學生」幫忙轉移注意力,所以……
「學生」失憶。
但彼此保證會盡全力幫助對方,而就算失憶也絕對會相信艾絲翠•蔻爾的清白。
很有可能。

在對談中,我無法得知從艾絲翠•蔻爾到來經過多少時日,
而「學生」的記憶是直接破碎,也無從知道艾絲翠•蔻爾與「學生」有多少次單獨交流。
只能說「學生」有意無意替治療師艾絲翠•蔻爾說話,很高機率兩人有過更多交集,
或者「學生」實際看過或感覺到「真正」的艾絲翠•蔻爾。

如果記憶都消失,「感覺」就顯得非常重要,特別是對情感敏銳的人來說。
我希望「學生」是這類型,如果是,艾絲翠•蔻爾很高機率是清白的。
而他是自行失蹤還是被帶走,其實還有待調查,如果能搜索最後昏迷怪症事發地點的話(不可能



卡珊卓•沃雷看著很開心的昏迷,就這部分讓我思索尤伯特•索恩是罪犯的可能性,
如果受害者都是略有名望,或深具草藥學天賦的巫師,那很有可能尤伯特•索恩存在更多犯案的動機。

而受害目標又正好都在栽培些「新」的植物種類,還正有所進展,
尤伯特•索恩很可能和善的表示願意提供前輩的「可靠意見」。
如果他真是兇手的話,奪取名望確保維持矚目可能是主要動機。

喜歡受矚目卻過度渴望,很可能變得討厭「被搶」聚光燈。
奈威•隆巴頓與卡珊卓•沃雷正好都具有富有草藥學天賦的好名聲,
奈威很可能是被認為「擋路」受害,卡珊卓則是正在研發栽培新種玫瑰,
尤伯特•索恩很可能假借讚賞他們,討論植物研究時對他們動手(或許

雖然認為可能是使用類似「為君開」特性的方式,運用贈禮令目標放鬆戒心而後詛咒。
目標或許會深陷某種最喜歡的美夢,而難以產生甦醒的必要與意願。
榎木•雷克塔主要就想與丹尼爾•佩傑討論治療不可逆昏迷患者的魔藥釀造,
其中就想提升患者甦醒意願,製造最能刺激患者意志的幻想。

不少案例,因重大發表成名後,往往第二次會不如第一款來得熱門,江郎才盡之類的,
而如果過於偏執在不想失去這些「愛」,很可能形成犯罪念頭,
像執著於保持大眾賦予的榮光名望,轉而奪取他人成就為己用。
又或者刻意設計一場秀,來製造第二次劃世代發明,好再次成名。

其實活死水就能造成不可逆昏迷,所以,如果卡珊卓栽培的玫瑰刺被偷偷抹上,其實不會很意外。
活死水下毒其實很難以察覺,雖然照理治療師能提供治癒,前提是劑量沒那麼大,
這路線還是有可能,因為「魔蘋果」先被找碴,強效治療藥的主配方之一。
但這也多虧魔法部的反智應對策略,當然這可能也是被設計導致的主張(?



所以,看來這賽季「學生」不會和卡珊卓一起冒險,
之前不確定是否為教授的艾絲翠•蔻爾也真不是教授,還失蹤。
三人組團偵探團的可能基本上消失了,好吧,現在只剩目前最大嫌疑人尤伯特•索恩,
但我就在想,尤伯特•索恩來代課,那誰幫他顧「瘋狂藤蔓」。
很好奇是否會出現反轉情節,像竊取知名草藥商或想陷害草藥聖手治療師的研究的助手?


偵探與刑案調查,除了動機,不在場證明也是特別重要的部分,
但我們無從得知所謂各個嫌疑人的「不在場證明」,這就是為何我說無法「偵探的部分,
甚至無法翻閱資料或筆記之類的,真可惜。
然而以觀看一場戲來說,這次真的很適合直接觀賞。


這次泡泡豆莢時裝的帽款非常適合搭裝。

祝福好魔法覺醒開發組愉快健康,請適時休息,享用美食獎勵辛勞。
祝福好旅行者保持珍貴的健康,享受植物生活。


Special thanks to
J. K. Rowling
Warner Bros.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
NetEase Games
Portkey Games
Zen Studio
Daniel Zeng
Alexander Roeder
Bamberg Symphony
Edouard Brenneisen
Hollywood Scoring
Albert Chang

即便這裡沒提及,但我感謝所有讓魔法覺醒,魔法世界更加美好的好創作魔法師們。
謝謝,給予機會參與你們精湛的專業與美妙的藝術視野創建的珍貴世界。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