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魔法覺醒]發想詭藤之下賽季情節✿Magic Awakened✿試著有些植物「瘋」格[日更挑戰832]

aeronongalax | 2024-02-09 14:50:04 | 巴幣 104 | 人氣 183

因為我還是沒辦法恢復編撰魔法覺醒衍生小說,
就決定再次更完整的好奇魔法覺醒「詭藤之下」賽季發展(住手
來不及,我已經全寫過去。
而且因為放入榎木•雷克塔與那個新人不實際(別這樣說
因為放入這兩種傢伙會讓劇情往大概注定無法發生的情節發展,所以我會將碎片與能力分發,
並用「學生」的方式解述可能的情節。


純自個特別好奇而想寫些情節發想。

聽樂分享

在「詭藤之下」賽季第一章「瘋狂藤蔓」,學生拜訪霍格莫德村新開的草藥店「瘋狂藤蔓」,
從充滿活力富商業頭腦的店長尤伯特•索恩獲得一株急需救援的「泡泡豆莢」(膨豆莢),
連同測試自己的藥草學天賦。

接著學生趕回霍格華茲參與藥草學課程,在等待課程正式開始前,
從丹尼爾•佩傑那得知奈威•隆巴頓教授之後將會帶來「特殊」課程,
另外也聽到凱文•法雷爾講述近期報刊的重大消息,
魔法世界正流傳一種「永遠沉眠的怪病」,就連「聖蒙果魔法疾病與傷害醫院」的專家都束手無策。
學生並未參與討論,奈威•隆巴頓教授便開始今日的課程,
隨著年級提升,現在已經可以開始著手處理較「危險」的植物,
學生協助隆巴頓教授一同示範處理「毒牙天竺葵」,雖然有些困難但還是順利完成課題而被讚賞。
輪到其他學生嘗試,視線都集中在隆巴頓教授身上時,
費舍爾•弗雷刻意讓自己被「毒牙天竺葵」咬一口(假裝),
在故意問周遭應該都有看見,好趁機合理逃課,
如預料,奈威•隆巴頓教授允許讓柯爾比•弗雷帶著哥哥前往翼醫院。

課程結束後,學生決定向奈威•隆巴頓教授問詢關於如何更好的協助那株急需救援的「膨豆莢」,
令奈威震驚的,他也從未看過這麼虛弱病態的「膨豆莢」,過問如何發生與如何獲取,
知道是從另一位資深的草藥學者尤伯特•索恩那取得,就算有些質疑還是不再多追究,
只認為可能是樁刻意的交易(暗指這傻學生買了個本就快死的植物,但奈威不知道這是送的。)
於是奈威•隆巴頓教授給了基礎的建議給學生,看看「膨豆莢」是否會恢復生機,學生感恩的致謝,
和平的一天就這樣結束。


第二章「地窖溫室」
霍格華茲並不平靜,「永遠沉眠的怪病」據說開始在「霍格莫德村」有案例,
有人說霍格華茲也有學生患病,但該情報並未被證實,
雖然在意,但令人期待的奈威•隆巴頓教授「特殊」課程即將開始,聽說這次請了「專家」來指導。
學生們還是決定專注在學業上,但這次卻很訝異授課地點並非在平日的溫室,而是越來越深入城堡地下,
除了本就習慣地窖溫度的史萊哲林學生,其他學院的學生都快被凍到不行。
(雖然可以施展水火不侵咒保暖版本,但這個時空榎木•雷克塔並不存在,所以,就這樣。)

為了舒緩寒冷,葛來分多的羅賓決定談些「熱烈」的事,
他認為彼此就像過去準備去找史萊哲林密室的哈利•波特一樣!
即便凱文表示密室確實在地下,但史萊哲林的後裔將入口改在桃金孃所在的廢棄女廁的水池後,
羅賓打岔青梅竹馬,表示自己正準備說更精采的部分。
(這裡大概能作為介紹賽季限時卡池「昔日重現」哈利•波特的時機。
鄧不利多卡裝應該會是從賽季限時支線任務介紹。)

一進到地窖溫室,弗雷兄弟就因為差點被「毒觸手」咬到而驚嚇,柯爾比避開,而費舍爾破口大罵。
就在學生對周遭實在過於接近的危險植物不安時,特殊指導教授平靜地走入教室,
鞋跟清晰地敲響,光看到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本人,許多學生連擔憂毒觸手都忘記了,被氣勢所震懾,
而更訝異,眾植物明顯變得安分就像最熟悉的「家人」回到身邊。


治療師艾絲翠•蔻爾簡單的自我介紹,
便開始教導學生們這些所謂魔法世界「危險」的植物,但強調這些植物並非只有危險。
課程意外很順利,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是非常優秀的指導者,
很多學生很快熟悉不同種類的有毒植物,還有今日主要的課題毒觸手與魔鬼網。
(應該先毒觸手,比較好帶入卡珊卓的情節。)

(放個魔法覺醒衍生小說中提過毒觸手的部分資料,和可能研究辯論內容。)

本以為第一堂特殊課程會就此順利完成,
眾學生卻訝異卡珊卓•沃雷因為與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在「毒觸手研究」認知不同而爭執,
(治療師艾絲翠•蔻爾主張毒觸手應積極投入治療藥實驗,
而卡珊卓•沃雷認為毒觸手最大用途就是毒藥研發,無須進行更多植物實驗。)
甚至卡珊卓氣得說出要罷課,更直接離開最喜歡的藥草學課,
另外也更訝異的是蔻爾教授提出的特殊課題作業竟然是栽種與認識「麻瓜植物」,
並要求他們為此寫研究報告。
(我猜「巫師研究」或許意外的是「麻瓜植物」研究,資料大概更充分,
像是如何更好的培育植物之類的。
雖然魔法植物也很好,但那只需要艾絲翠•蔻爾在課堂上教導就好了,畢竟都已經選用特殊溫室授課。)

(我是挺喜歡在魔法學校中也能學習麻瓜知識,這才能更好維持《保密法》,
即便榎木•雷克塔未來會試圖破壞《國際巫師聯合會保密法》(非常認真)

即便對這「特殊課題」很訝異,但學生是個麻瓜出身者某種層面倒也算自在。

而後,雖然快宵禁,但學生一直很擔心自己的「膨豆莢」,實在越來越病,決定尋找「專家」幫助。
雖然蔻爾教授看著嚴肅,不好親近,然而確實是個好教授,
便帶著仍未有起色的「膨豆莢」前往尋找蔻爾教授的建議。
或許這次真能治好這株「膨豆莢」。
學生卻意外發現鬼鬼祟祟的卡珊卓•沃雷,
上前搭話嚇到過於專注偷窺地窖溫室的卡珊卓,並意外得知卡珊卓的「秘密」。

事實上,卡珊卓•沃雷是廣播節目《圖茨發芽生根秀》的忠實聽眾,更是治療師艾絲翠•蔻爾的粉絲,
所以當被「偶像」反駁,甚至是被指稱對毒觸手的知識太早下定論而顯得「膚淺」,
這令卡珊卓當場大受打擊才如此劇烈反應的離開藥草學教室。
對卡珊卓來說植物從不只是「植物」,
從小就與曾祖母黛麗拉時常在溫室與花園中相處,無論是學習還是聊天那都是卡珊卓一生最美好的回憶,
當曾祖母黛麗拉離開後,只有植物留下來陪伴自己,靜謐的給予最深刻的安慰,
所以植物更是親密的朋友與家人,也時刻提醒著那些永遠不想遺忘的記憶。
學生替卡珊卓失去重要的家人難過,卻也只能簡單的安慰,
然而卡珊卓很快恢復,表明這些都不准說出去,接著決定繼續自己的「計劃」。

(卡珊卓•沃雷與曾祖母黛麗拉的關係非常重要且珍貴,我想或許也是時候提及。
感覺在藥草學賽季是很好的時機公開。
過去我是部分預想,但一直認為卡珊卓專屬魔杖杖芯是很好的設定,
或許對卡珊卓來說有曾祖母黛麗拉頭髮的魔杖存在意義可能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

即便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是自己的偶像,
然而卡珊卓•沃雷可不允許「任何人」當眾「羞辱」自己,令自己難堪!
所以一點教訓還是要的(就是惡作劇)。
無論學生答不答應協助(就成為幫兇),卡珊卓都會在得到答覆前自行進入「正好」沒人的地窖溫室。

學生追上步伐很快的卡珊卓,卡珊卓已經很快地動手東翻西翻,
想找到任何也能令蔻爾教授難堪的「秘密」,
就在學生想想還是想阻止時卻意外碰到偽裝成「蟹爪蘭」的魔鬼網,
卡珊卓即便提醒了,但兩人還是被魔鬼網襲擊,而不得不一同制服魔鬼網。
(進入戰鬥。)
在制服魔鬼網的過程中,學生意外發現魔鬼網的動向很奇怪,比起攻擊更像驅趕,
卡珊卓讚賞這「眼尖」,這動靜確實違反魔鬼網的天性,
在卡珊卓指導學生一同施展「太陽光咒」驅散魔鬼網,揭露這些植物想隱藏的「秘密」。

(如果能來個室內魔鬼網「龍捲風」感覺會很酷(不可能)


呈現在兩人眼前的竟然是許多調查資料,而被調查的對象竟然是奈威•隆巴頓教授?
仔細紀錄許多時日的行蹤,難道治療師艾絲翠•蔻爾真有甚麼不光彩的秘密?
卡珊卓想起來先前費舍爾與柯爾比逃課時,兩人在翼醫院聽到波比•龐弗雷夫人與同事聊過某件事,
說某個聖蒙果專家即將要來,下周準備暫住在三根掃帚樓上的客房,
這樣不就是在怪病發生時,「正巧」抵達「霍格莫德村」。

當然比起新來的教授,卡珊卓與學生更相信奈威•隆巴頓教授的為人,決心尋找真相好幫助隆巴頓教授。
就在兩人專注探究秘密時,粗壯堅實的藤蔓無聲無息地逼近。
(好像不該停在這裡,這樣還要等兩周好像不對勁,但,這樣結束章節很有張力所以,就這樣。)


第三章「令人目眩的迷惑」
眾多毒觸手藤蔓瘋狂的追打著卡珊卓與學生,甚至還有毒液噴射,咬擊與尖刺孢子球,
卡珊卓實在不想對最愛的植物動粗,然而情非得已,
決定要求學生與自己一同施展「切割咒」與「生火咒」抵禦。
(進入戰鬥。)
這些植物比過往遇過的都要「聰明」,會互相協助,原先驅散過的魔鬼網也加入戰鬥,
讓卡珊卓與學生越來越吃力,就在置放在一旁的「膨豆莢」差點被藤蔓打爆時,
學生不顧卡珊卓阻止,冒風險衝進盆栽堆裡救自己的一直都很垂死「膨豆莢」。
剎時,藤蔓狀的魔杖揮動,完美的無聲咒阻止差點猛擊學生的藤蔓,
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回到地窖溫室,逮到擅闖的卡珊卓與學生。
接著用「再生藥水」治好自己所有重要的植物。

(個人認為,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栽培的毒觸手肯定比單純成長過度的變體毒觸手還要強大,
且有更高的智商之類的,因為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是草藥天才。)

蔻爾教授表示原本是可以看著兩個不請自來又偷偷摸摸的兩位自食後果,
但看在學生竟然為救植物不惜犧牲自己,認為情有可原,
並表示自己原本對學生有壞印象,因為把那「膨豆莢」養的這麼差,從未看過病的如此可怕的植物,
卡珊卓也表示自己也一直很想罵學生竟然把植物當奇獸養,竟然這樣帶出來兜風。
學生感到委屈,表示這株「膨豆莢」從收到就是生病的,而且這不是兜風,
原本是想來請教蔻爾教授如何更好的照料。

讓植物重新安頓好,蔻爾教授詢問卡珊卓與學生這時間為何在這裡,表示自己可以直接通報飛七或校長,
這時,卡珊卓•沃雷可不會輕易示弱,反捉起那些調查奈威•隆巴頓教授的文件質問。
蔻爾教授哼笑,不過還是清楚表明自己行正不怕影歪,開始說明原由。
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最初與奈威•隆巴頓教授相遇是在藥草學會議上,
自己剛因「草藥醫術」獲得草藥學獎,當時只是幾眼觀察,經過彼此的關係,
但後來當「怪病」發生時,意識到那些患者都是曾與奈威•隆巴頓教授接觸過的巫師,
而後的事件奈威也都在場或曾在場,
「霍格莫德村」與「霍格華茲」怪病事件發生後,更讓自己確定奈威•隆巴頓與這起事件有所聯繫。
學生與卡珊卓反駁,表示奈威•隆巴頓教授絕不可能做這種壞事,
事實上,蔻爾教授也懷疑過這點,因為在與奈威•隆巴頓教授通信與交流後,開始認為兇手另有其人,
但是誰?沒有其他可能的嫌疑人……
學生發覺重點,他指著藥草學會議的照片,發覺裡面還有個人入鏡,
霍格莫德村草藥店「瘋狂藤蔓」的店長尤伯特•索恩!
這次「霍格莫德村」怪病事件發生時他也同樣在場。
雖然沒更明確的證據,但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暫時接受這「懷疑」,
事實上,蔻爾一直不喜歡索恩這類人,
總花言巧語的推銷植物而非更正式的傳授更正確的草藥學,更不斷把植物標上價碼,實在討人厭。

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想了想,決定再次確認學生的「膨豆莢」真的從草藥店「瘋狂藤蔓」獲得?
學生肯定的表示就真是從那來。
蔻爾教授要求把「膨豆莢」放到桌上,安靜地觀察後,只問學生有沒有幫「膨豆莢」換過盆,
學生說目前都還未換盆。
(照理說植物生病有機率害蟲藏在盆土中造成感染,應該試著換盆,
但這裡不只榎木•雷克塔不在,我也不在,所以,就這樣。)

雖然時機不好的換盆可能導致植物死亡,
但蔻爾教授為治療「膨豆莢」還有自己「在意」的事,最好還是檢查,
當把「膨豆莢」從舊土中移出時,根部並未出現明顯潰爛,但有奇怪的根寄生植物,
以及還未成熟類似孢子囊的結構。
蔻爾教授解釋真菌與植物是不同的,但這如果真具備寄生真菌的特質,很可能就是這引起「怪病」,
而且還非共生,或許就是巫師吸入這些孢子造成感染,毒素引起中樞神經系統功能障礙,
才導致昏迷不醒,而這種感染非常隱蔽而難以察覺。
沒用生火咒輕易去除這種在植物上的寄生,治療師艾絲翠•蔻爾一向認為這並非解決之道,
而是用鑷子將寄生物移入玻璃罐,準備持續研究,好研發解決「永久昏迷怪病」的解藥。

但這段過程又不能讓感染持續蔓延,需要盡快捉到真兇,阻止情況惡化,
學生自告奮勇要到草藥店「瘋狂藤蔓」調查,卡珊卓也決定跟隨。
在兩人離開地窖溫室前,蔻爾教授喊住卡珊卓,很直接地致歉,
表示在「波莫娜•斯普勞特教授的花園」見到卡珊卓培育的毒觸手,
在與其交流後認知到卡珊卓對植物的關切,即便還有很多要學,但那份真心屬實的可貴,
自己不該基於卡珊卓對毒觸手不該用於治療實驗時表示反感,
應該意識到卡珊卓是擔心毒觸手會在實驗過程多遭遇罪。並非膚淺而是過於憂心。

「你和克萊門汀說話了?」卡珊卓很在意的反問。
「是的,你覺得我和植物說話很奇怪嗎?」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問道。

「不,我最喜歡和植物對話,即便無法獲得回應。」
「有回應的,植物一直都在回應我們,而你栽培的克萊門汀非常喜歡你,說你是個很好的朋友。」
教授的話讓卡珊卓頓時顯得不知所措,但又很開心。

學生看著幾乎臉不自覺通紅的卡珊卓,忍不住笑出聲,
知道蔻爾教授和卡珊卓這兩個人未來肯定會成為好朋友。
卡珊卓發覺到視線倏地又趕緊裝作沒事,要求要調查就快走,時間可不等人,黑巫師要犯罪也是!


學生與卡珊卓趁夜潛入「霍格莫德村」草藥店「瘋狂藤蔓」調查,
經過一翻搜索,發現到尤伯特•索恩抵達霍格莫德村開設店面前是旅行商人,
那麼他在那在哪裡售物都不奇怪,接著更發現一些「不乾淨」的紀錄。
為提高利潤,尤伯特•索恩店內的植物並非都是「親自栽培」或者從「專區」進口,很多都來源不明。
就連學生先前收到的「膨豆莢」也是,並未標記獲得出處。
卡珊卓認為很可能是偷採來販售,但學生認為沒那麼簡單,因為根據記帳本的銷售紀錄,
尤伯特•索恩販售過植物的地點和艾絲翠•蔻爾調查怪病發生的地點吻合,
難道商人尤伯特•索恩真是一切的真凶?
(大概到這裡一個段落會好些,雖然如果結尾,商人尤伯特•索恩突然開門進自己商店也不奇怪,
也有可能其實他就睡在自己商店裡的某個隱密房間裡,對,很有可能。)


第四章「最美的綻放」
在卡珊卓與學生離開商店前,卻被不知從哪現影術出現的商人尤伯特•索恩逮個正著,
而意識到自己的「商業祕密」被發現,索恩並不想對學生動粗,
但為了拿回自己的銷售紀錄,兩邊不得不就此直接對峙。
(進入戰鬥。)
(感覺和尤伯特•索恩戰鬥會很有趣,總覺得過程也能聽到許多與植物相關的詞,
像施咒正爆打一頓時,會突然喊句「富貴花開!」(並不)
當訝異自己即將被兩名學生擊敗,商人尤伯特•索恩連連喊停,
但學生和卡珊卓並不相信他,質問為何要傳播怪病,
學生更生氣索恩竟然誘騙自己將被感染的「膨豆莢」帶進霍格華茲。

「被感染?」
尤伯特•索恩為自己喊冤,表示確實為了賺更多向一些旅行巫師低價收購各種植物,
但從未想陷害任何巫師,如果自己的顧客都病了要怎麼賺錢!
而那個「膨豆莢」也是這樣買來的,當時看起來也沒病,但不知怎麼就病了,還怎樣都治不好,
連「再生藥水」也沒用,接著苦惱之際就有個新客人來,
想說正好給學生賣個人情說不定還能當推銷,一舉多得。
學生與卡珊卓對視,覺得聽著還挺有道理的,於是就問那到底是從誰那裏買來的,
尤伯特•索恩說這傢伙不怎麼願意露臉,但交易時,印象中對方手腕處有個特殊的圖案,
看起來像是在「馬庫斯•斯卡爾的不滅紋身」紋的永久性魔法紋身。


學生與卡珊卓的調查之路持續,艾絲翠•蔻爾也持續研究植物並研發解藥,
然而「怪病」也持續蔓延,開始有學生陸續倒下陷入無法喚醒的昏迷症。
明明當時被感染的「膨豆莢」及時被發現,「怪病」卻還是傳播,
學生明白感染處從一開始就不只一個,肇事者真利用各種方式擴散這種病,
而尤伯特•索恩也是被利用商人的身分成為非自願的幫兇。

注意到卡珊卓•沃雷與學生最近「可疑」的反應,麥米奈娃校長將兩人叫來問話,
學生不確定該不該說實話,
然而一向認定秩序與權勢有其重要性的卡珊卓判斷情勢,認為這確實非學生能力範圍,
或許有可信任的成年巫師提供幫助是好選擇而說出實情,但卻直接被下達禁止繼續調查令,
這令卡珊卓很不解,認為自己應當也有資格持續參與調查。
麥米奈娃校長則表示,雖然當全霍格華茲陷入危機時,
自己會傾向眾教職人員與學生共同為霍格華茲為「家」奮戰,
然而今天狀況不同,這是未知的疾病,前輩們既然還有能力奮戰,孩子們的安全就至上,
所以現在你們最該做的就是顧好自身安全,保持健康,別再一頭栽進危險。
不讓學生與卡珊卓繼續反駁,麥米奈娃校長下令飛七要特別「盯好」這兩名學生,
就親自帶領教授們前往夜行巷「馬庫斯•斯卡爾的不滅紋身」調查這件事。

(麥米奈娃校長是出於好意,他非常關心學生,我想自己確實不少次試圖呈現這點,
期望好閱覽者有發現到麥米奈娃校長或許有時顯得鐵紀律,但其實也有很能通融的時候,
只是剛好不是這時候。)

被下達禁止調查令後,苦悶的學生在寢室內收到卡珊卓的來信,訝異打開,
開端就表示別會錯意,這可不是甚麼「那種」邀約,
而是要求學生破壞宵禁與自己在禁忌森林碰頭,表示自己有新一步大發現。

會面後,卡珊卓表示自己命令弗雷兄弟到斜角巷探查過,
得知「怪病」蔓延後,一直有個巫師在兜售所謂防昏迷症的「護身符」,而他們很懂得也買回來了。
學生記得自己在幫海格教授找嗅嗅(玻璃獸)時也聽過這件事。
學生接過卡珊卓的遞來的護身符,同時被問有看出「那個」嗎?
學生努力端詳,發現到這個護身符是用「自花授粉灌木」做的,
一種肉食,殺害其他植物,也會互相殘殺的植物。

卡珊卓表示自己也將這個發現告訴了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或許能對製作出解藥有幫助,
但要真的提供幫助就得抓到真兇,學生問彼此又不能參與調查或到夜行巷該怎麼做?
卡珊卓笑出聲,認為這答案很簡單,護身符這麼熱門,肯定是要補貨,
但「自花授粉灌木」很不容易找到又無法大量栽種,肯定是會到最容易盜採的禁忌森林裡找。
學生很佩服卡珊卓豐富的藥草學知識,卡珊卓雖然瞬間靦腆但再次高傲起來,
表示這是理所當然的,自己可是當屆最優秀的女巫!

無論是要找到野生的「自花授粉灌木」還是親自栽種,都必須選擇陰暗潮濕的地方,
當然越暗越好,像是洞穴深處就是好地點。
於是卡珊卓與禁忌森林專人榎……我是指,這裡只能是那個學生,
卡珊卓與偶爾會擅闖禁忌森林幫丹尼爾採草藥的學生一同朝印象中有洞穴的區域前進,
很快一個隱藏在樹叢中的洞穴入口印入視野。

走過昏暗的洞穴,朝深處邁進,卡珊卓與學生確實找到「自花授粉灌木」,
還很罕見地有許多叢,看來是特地栽種的,
此刻還有正在修剪與採集的神祕巫師,看到對方手腕上的特殊圖案確定就是兇手,
兩人決定無預警的進行偷襲。
然而神秘巫師並非毫無防備,似真菌物突然在卡珊卓與學生腳邊出土,
並急速彈射釋放能引發怪病的「孢子」,就在危機之時,靈活的藤蔓救走了兩人,
只見治療師艾絲翠•蔻爾親自來了,但嚴肅的表情中蘊含著悲傷。

「我看到起初不相信,但終究意識到能做到這件事的只有你。」
艾絲翠•蔻爾不確定為何只能用這種方式重新相見,與自己曾經唯一的巫師朋友。

(我還是認為艾絲翠•蔻爾曾有個親密的非植物的巫師摯友,
但這裡發展和先前預想是完全不同路線,是自行失蹤活著但想復仇而發瘋的版本。
而改為兩人本來就都很喜歡植物,捨去蔻爾的反差感設定。)

雖然在霍格華茲的學年與學院不同,但都喜歡植物而很快成為摯友,
那是艾絲翠•蔻爾除了植物以外的最好朋友。
然而,好景不常,本來彼此在學生中就已經算顯得特立獨行,
隨著彼此在藥草學與各種無論魔法或非魔法植物研究上越來越深入,周遭竟不只是疏遠更出現霸凌。
艾絲翠•蔻爾自知好運些,抵抗後情況好轉不少,即便從那之後都孤身一人,
不,只要這個植物研究同好還在就不算一個人,
然而這位摯友的狀況卻比自己更糟,霸凌越遠越烈,最終沒能讀完霍格華茲就消失了。
艾絲翠•蔻爾很孤單,雖然只要還有植物相伴就並非完全孤單,
但仍一心想找到這位摯友,告訴他很抱歉當時無法幫上更多忙,卻怎麼都找不到,直到今天。

「你一直是個出色的研究員,但就是太出色了,你無法掌握分寸。你想要報復,誰?整個魔法世界?」

「他們只要認為『有害』就想撲滅,就像當時他們對待你和我一樣,
因為我們過於不同,我們過於『獨特』,而這是他們罪有應得。」

從學生時期,艾絲翠•蔻爾更喜歡魔鬼網與毒觸手,然而這位摯友則是喜歡「自花授粉灌木」,
他非常著迷其獨立與維持親代特徵的性質,總認為其還有許多可能未被發現,
但因為「自花授粉灌木」具有食人肉,會殺死其他植物,甚至互相殘殺的殘暴特性,
又無明顯的藥用與商業價值而非常不受待見,被貼上「有害」的標籤,認為應該抑制數量,
本就不多的「自花授粉灌木」變得更少。

「但這仍不能作為你混種出這種植物傷害魔法世界的理由,
我們都感覺孤單過,可是這並非真的孤單,當我們在一起,與植物一起時……」
「他們沒看到『價值』,而現在他們都將因此所苦!」
沒讓昔日朋友艾絲翠•蔻爾說服自己,
神秘巫師再次讓自行研究出的混種變體植物襲擊眾人,自行也加入戰鬥。
(進入戰鬥。)
在制服住神秘巫師時,沒想到混種變異植物本就不夠穩定,現在直接大失控,
漫天孢子將壟罩瀰漫整個洞穴,四人都將難逃怪病侵襲,這時無數「自花授粉灌木」同時綻放,
多彩鮮豔的花盛開,即便已經被譽為草藥學天才的艾絲翠•蔻爾也從未見過這景緻,
令人驚嘆沉醉的綻放也吃光了所有孢子,拯救了所有人。

蔻爾看著昔日朋友很是感慨,知道對方一直以來都未放棄研究,
只是那些痛苦的過往折磨他太久,讓他用偏激的方式向世人展示所謂「益處」,
但他對植物投入的心血與熱愛是不容置疑的深刻。

主要使用「自花授粉灌木」花釀造解毒劑,「昏迷怪病」事件終於解決,
肇事者交由魔法部派來的正氣師帶走,但會參考治療師艾絲翠•蔻爾的說詞(說情),斟酌減刑。


一切都落幕後,學生進到熟悉能感覺到陽光的溫室,安靜地站在剛與植物「說話」完的卡珊卓身旁。
在卡珊卓如常刻意酸言酸語前,學生遞出一支玫瑰花,
但表示並非「那種」事,就是想感謝這次事件卡珊卓給予的許多幫助。
「你這傻瓜,產地源頭這次有查清楚吧?」
「當然,是我親自栽種的。你喜歡嗎?」
意料之外的回答……嗎……卡珊卓•沃雷略帶困擾的表情,但仍很淺很淺的楊起笑容,
彼此氣氛緩和很多,或許真能成為……朋友。

「種的不錯,但真不巧,我最喜歡的花並非玫瑰。」
卡珊卓自知很開心,然而也知道自己絕不會因此變得過於坦誠,現在還不行。


那個新人:沒關係,卡珊卓,我最喜歡的花也並非薰衣草和玫瑰花。(別出來

總之,「詭藤之下」賽季非榎木•雷克塔與非那個新人版本的衍生情節可能會是這種可能,我就說開心。
有時編撰會有些畫面,感覺很有趣。

很期待最終「巫師研究」與「詭藤之下」正式賽季將如何發展,目前還是疑團重重。

感覺這個賽季或後來大概會出現更正式版的植物系召喚魔咒,非常期待魔法覺醒版本。
感謝魔法覺醒開發組總是帶來有趣的魔法體驗,謝謝。

祝福好魔法覺醒開發組一切安好,愉快健康,請適時休息。
祝福好旅行者保持珍貴的健康,享受美好自然生活。


Special thanks to
J. K. Rowling
Warner Bros.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
NetEase Games
Portkey Games
Zen Studio
Daniel Zeng

即便這裡沒提及,但我感謝所有讓魔法覺醒,魔法世界更加美好的好創作魔法師們。
謝謝,給予機會參與你們精湛的專業與美妙的藝術視野創建的珍貴世界。


祝福好能量體和好魔法覺醒開發組與好旅行者除夕夜平安愉快。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