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魔法覺醒]好奇詭藤之下發展✿Magic Awakened✿植物異源多倍體[日更挑戰831]

aeronongalax | 2024-02-08 12:34:02 | 巴幣 1012 | 人氣 153

那個新人:這是誰給我的?我可以打開嗎?裡面會不會有蓖麻毒……
柯爾比•弗雷:當然不會!梅林的你在說這種鬼話我就、我就不告訴你那是我特地寄給你的信!


那個新人:所以你,柯爾比•弗雷特地寄信給我,寄到走廊?


柯爾比•弗雷:對!別讓我再說一次,我不是還寫紙條告訴你在拐彎處嗎,當然就是這裡,
我們在這裡度過好多次歡樂時光,甚至是在催狂魔攻打霍格華茲……
不對,我是說我和費舍爾和RR好幾次在這裡玩!
反正你知道是我寄的信,就快打開,不然費舍爾到時候過來,就白費我繞這麼多圈遠路。


聽樂分享


那個新人:噢……柯爾比,你想念魔法火球到哭出來,墨水都糊了。
我替你感到傷心……

柯爾比•弗雷:對……我真的很想念……甚麼?我才沒哭!

那個新人:你看,這裡糊糊的,你的淚水滴落在這裡過。

柯爾比•弗雷:才不!每個人的信都有糊糊的,為什麼我的就是哭過!那大家都有哭!

那個新人:維拉請羅賓寫的那是羅賓鍛鍊完魁地奇後的手汗,龍守仁那是大龍寶寶,魔法火球的唾液,
而你則是因為想念魔法火球邊哭邊寫。

柯爾比•弗雷:我沒哭,我才不會因為想起那個早產怪龍邊寫邊哭!


那個新人:柯爾比,雖然魔法火球能感知道你真實的心情,不會因為這些話傷心到吃不了飯,
因為魔法火球超愛吃,但是,你還是要修飾用詞,我建議你這樣說
「我喜歡的類型是卡珊卓•沃雷那樣,魔法火球長得和卡珊卓一點都不像,那麼怪,
但魔法火球確實又怪得耐看,對我其實也深具某種獨特的美感,
但這不代表我對魔法火球的著迷會讓我在夜間想念到哭泣,我足夠堅強,因為魔法火球也很堅強的在撐,
在彼此見面那一天,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對這種不得不別離的事態感到脆弱無助地哭泣!
所以那不是淚滴,那是堅強的,汗漬!」

柯爾比•弗雷:那個新人,佩傑說的對,你真的「瘋」了。
可是,謝謝,我確實有類似的心情。

那個新人:喔,對,那個人,那個新人。

柯爾比•弗雷:我是指龍守仁和魔法火球啦!這些本該是秘密信件的!


魔法覺醒全新賽季「詭藤之下」正式開始,
霍格莫德村有間全新的草藥店「瘋狂藤蔓」(Bewildering Blooms)開張。


這真的是非常,非常美的一間店,我很喜歡植物帶來的效果。


首先,我們見到店長尤伯特•索恩,
並從其手中獲取一株莫名快死,難以痊癒的泡泡豆莢(膨豆莢)。

我不確定,但或許這株膨豆莢被感染,或有類似有寄生植物在根部吸走養分,導致虛弱而無法痊癒。

是說,尤伯特•索恩整體非常令人印象深刻,
聲音活躍感很棒,而中文用詞上也增加更多趣味的詞彙,這點真的很酷,讓角色更為立體。


我還在思索,尤伯特•索恩的定位,
我個人是期望尤伯特•索恩是歸類在「商人」,而非「反派」,這樣或許會更有些爆點。

或許這株膨豆莢並非尤伯特•索恩親自栽種或從「專區」進貨,反而是從某個神祕巫師手中獲取的,
原本是個簡單的交易以及常見的植物,卻暗藏著「陰謀」。

尤伯特•索恩也是個精通草藥學的巫師,
我猜,尤伯特先生本身認為自己能很快治癒這株膨豆莢才接受,卻怎麼都治不好,
作為一間新開張的草藥店店長,店裡有株快死的植物真的很……
總之,尤伯特•索恩想了個兩全其美的方案,把這「燙手山芋」交給個學生客人,
免費的贈與又能顯得大氣,在表示這能當作學習挑戰,
如果真奇蹟治癒,自己店裡肯定也會多個愛植物的常客,
自己真是個聰明的商人,尤伯特•索恩對自己的作法很滿意。

但其實這些也都是被算計的,神秘巫師早對這株膨豆莢動手腳,
隱藏在膨豆莢根部的寄生植物會漸漸轉移,不只是寄生植物,還會寄生到人身上,
而被寄生的人會陷入未知的昏迷症狀。
很可能是訊息受抑制,營養氧氣因被奪取不足損傷神經元才導致昏迷,
這與一般的植物中毒不同,這種寄生植物其實非常小而導致難以察覺。


總之,接著就回霍格華茲參與藥草學課程。

奈威•隆巴頓教授大概是想邀請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前來執行「特殊」課程。
這裡聽起來是有些不順利的樣子,我猜,艾絲翠基於「某些原因」,不太想接受奈威的邀約,
很大原因有可能是因為奈威•隆巴頓教授的恩師波莫娜•斯普勞特教授曾發表過的一篇論文。


那是篇與「自花授粉灌木」「自株傳粉灌木」有關的論文,
就與《食肉樹大全》一樣,都將其列為極度危險的植物,並未宣導該植物更好的部分。

治療師艾絲翠•蔻爾一直很接受世人所謂「危險植物」,
他知道有天某些罕見疾病或許都需要這些毒植物或「有害」植物的協助,
然而每每有研究者輕易跟隨研究進度「定案」植物的歸類,就可能導致撲滅與絕種,
這會讓未來製作藥劑更加困難。

收到邀請信的艾絲翠沒馬上回應奈威,或許是想知道奈威是「哪一派」的草藥學者,
最終確認奈威對草藥學是真的熱愛後,並且並不具偏見,才肯接受邀約。
進行那場奈威很看重的關於危險植物的特別課程,
那並非奈威最專業的範圍,所以認為最好請專家來協助。

霍格華茲的草藥學課,會隨著年級,植物處理難度以及危險等級會更換溫室授課。


而近期魔法世界的「怪病」正屬於沒有良藥的狀況。
或許製作該症狀的解藥正好需要特定「有害」毒植物,但幾乎被斬除而難以尋獲。

其實因為這次有所謂「巫師研究」,我蠻期待會有所謂「異源多倍體」「嫁接變異」相關的內容,
讓學生跟著教授試著進行植物研究,在各種植物變體中發掘新的植物,這樣。


榎木•雷克塔就非常在意這部分,所以,如果狀態良好,我或許也會在魔法覺醒衍生小說中提及。

而其實我也非常期待能看到《哈利波特:魔法覺醒》獨特的魔法植物,
通常哈利波特系列都會有些專屬的特色內容。
考量到這次的謎團有著重植物研究,有些變異與新物種會是好設定。



奈威•隆巴頓教授對待植物是非常認真的,奉獻在草藥學的精神也是真實的,
就是這點讓治療師艾絲翠•蔻爾願意接受邀約,參與這趟課程,然而也可能有其他原因。

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在霍格華茲或許也有段很深的過往,關於植物關於感情,
或許他早意識到某場陰謀的發生。


我知道很高機率不會是這種可能,因為顯然這次偏向「昏迷症」情節,
但關於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反差感的過往發展,個人是挺感興趣的。

現在整合體會到的賽季發展,很有可能反而是艾絲翠•蔻爾某個過去的夥伴或朋友是如何走向歧路,
開始變得想用植物賺錢而非用於治療。

運用高超的草藥學研究擴散毒症,寄生,導致魔法世界陷入這種未知危機,好趁機利用恐慌賺大錢。

而尤伯特•索恩與艾絲翠•蔻爾都是無辜的,他們都是「好」巫師,至少我希望如此。
尤伯特•索恩是被利用商人的特性,變成不知情幫兇,協助擴散有問題的植物,
而艾絲翠•蔻爾則是研究被偷竊過,經由這些研究而學會如何躲過治療師的探查,
才導致這場病症變成未知原因。



而所謂「詭藤」我想應該不是主要「反派」,相反的可能是解決一切的重點。
雖然我原本是真的蠻好奇登場魔法覺醒特有種的魔法植物。
那個從未被記載過的神祕植物,然後那植物有高度智慧之類的(並不
好吧。

那,巫師研究很可能就是提供認識哈利波特各種植物的好機會。

不過如果有可能的話,
或許我們還是能有機會體驗「異源多倍體」嫁接與「嫁接變異」這類的植物生物課程(別

我得說,雖然灌木是木本植物,但這裡是魔法世界,
我一直在想「自花授粉灌木」「自株傳粉灌木」是怎麼進食肉類的。
我想像是能類似蔓藤植物那樣能攀緣或匍匐,甚至具備鉤刺,
或者像寄生植物那樣,直接刺進目標的根或莖獲取養分。

這次可能會是魔鬼網或毒觸手具備情節,
然而我卻一直很在意這個「自花授粉灌木」到底會不會開花(認真
有開花灌木。
或者那個膨豆莢能不能在關鍵時刻開花,協助驅逐反派的山怪保全(認真


回到預想,如果真能擁有一個專屬的獨特目標植物,
我真的很好奇會不會是曾由艾絲翠•蔻爾與夥伴研究出來,混種或嫁接不同危險植物而成的新植物。
而這植物被叛徒夥伴偷走才導致這一切發生。
像是具備毒觸手的靈活與毒,但因為變種過成不致死的無法清醒昏迷,
接著也具備類似「自花授粉灌木」的特性,會扼殺其他植物來生存,
再加上魔鬼網的特性,導致更喜歡待在陰暗處,然而卻也學會偽裝成其他植物才適應光。

……我們拿到的膨豆莢不是膨豆莢,其實就是一切的真相!(並不
可惡,原本自己講一講覺得有可能這是被偽裝過的植物。
就為了讓人幫忙偷運進霍格華茲,讓學生成為幫凶(或許


還是說真是某種寄生植物,然後,
最終我們可以用「自花授粉灌木」盛開的璀璨多彩花製成的藥劑施打在「不可逆昏迷患者」身上,
讓這些特殊藥劑直接把寄生植物吃光光,
在搭配稀釋的「毒觸手」尖刺毒液,「鼠尾草」與「香錦葵」混和餘燼,
「悲啼果」與「振翅灌木」精華調和,製成甦醒魔藥,讓患者能清醒,
然後就圓滿解決(不可能

接著魔法世界就知道「自花授粉灌木」「毒觸手」並非只是極度危險的植物,
「魔鬼網」基本上弱點明顯,然後保持冷靜就有機會活命,還算是非常有規則的植物。

所謂植物純「有害」標籤被捨棄,讓研究能更正常的進行,
讓大眾意識到每種植物都可能有其意義與價值,不能隨便斷定與撲滅。


那個新人:所以我們又成為幫凶,還是保護到智慧植物的分體?
賣護身符巫師:你買一打護身符或許我會告訴你,而你的記憶球也不會變紅。
那個新人:我是刻意讓記憶球紅的,有很多時候我寧可不保持清醒。

那個新人:如果是智慧植物分體,或許經由細心呵護與照料,
這有智慧的植物的本體突然就不想扼殺全魔法世界成為只有植物的世界,
而選擇與巫師奇獸們共存。

如果有智慧植物路線,我想艾絲翠•蔻爾就會成為主「幫凶」,
這樣就不只是在研究上連性格都符合「瘋狂」特質,
或許艾絲翠•蔻爾就和未來的榎木•雷克塔會認真思索誰值得擁有魔法,誰不值得,
然而艾絲翠選擇了植物路線這樣。

另一方面,也可能就真是研究被偷,艾絲翠•蔻爾未公開的瘋狂實驗成果被利用……
就是之前聊過的那個「助手」路線。

那個「膨豆莢」是智慧植物的偽裝體的話,接受真誠的愛與細心而選擇共存路線,
那就真的挺可愛的,而且挺魔法的那種夢幻。

不過這裡是對賽季各種可能衍生發想,談開心的。

祝福好魔法覺醒開發組溫暖健康,愉快舒適,請適時休息。
祝福好旅行者保持珍貴的健康,享受溫暖生活。


分類預想發展

1寄生植物導致的昏迷症,需要靠有毒植物製成的藥劑治療。「膨豆莢」被寄生同時攜帶進校園擴散。
尤伯特•索恩是被利用,需從他那間接尋找神秘巫師的去向,好阻止寄生擴散。

2智慧型植物的存在,「膨豆莢」是偽裝過的分體,本體能釋放毒讓人昏迷,
在呵護治療中對人類不再只具敵意。治療師艾絲翠•蔻爾可能知情。

3未知藤蔓植物,在禁忌森林中茁壯,並不斷侵蝕與散發毒素,導致昏迷症誕生,
需要與治療師艾絲翠•蔻爾攜手前往禁忌森林探索解決,
而這未知植物與治療師艾絲翠•蔻爾的過往有關。

4特殊特殊改良藥劑導致的突變,加速植物進化,變異,產生更多的自我意識,
因錯誤使用導致最終寄生到人身上。
助手偷竊治療師艾絲翠•蔻爾研究,想藉此賺大錢並持續躲藏。


那個新人:其實我好幾天前就一直想寫魔法衍生小說EP20黑色龍捲風或螺旋,大概之類的名稱,
然而卻因為症狀和「麻瓜」事導致低落,拖到今天,所以我很氣自己。

那個新人:氣,氣,氣。



Special thanks to
J. K. Rowling
Warner Bros.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
NetEase Games
Portkey Games
Zen Studio
Daniel Zeng
Alexander Roeder
Bamberg Symphony
Edouard Brenneisen
Hollywood Scoring
Albert Chang

即便這裡沒提及,但我感謝所有讓魔法覺醒,魔法世界更加美好的好創作魔法師們。
謝謝,給予機會參與你們精湛的專業與美妙的藝術視野創建的珍貴世界。



是說,其實「聖蒙果醫院傑納斯•西奇病房的不可逆昏迷患者」這部分情節,
是我曾用於準備謀殺榎木•雷克塔而編撰的路線。

丹尼爾•佩傑:你還真敢講,你給我反省。

那個新人:就是榎木•雷克塔與丹尼爾•佩傑研發的魔藥治好大部分患者,
但榎木最後卻因為肇事者死前的詛咒導致損傷而更嚴重的昏迷,
直到朋友們畢業有未來人生都沒醒來。

丹尼爾•佩傑:你確實該捨棄這個爛路線。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