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RE:【閒聊】(有劇透)來分享你的型月入坑經歷

Cy • 071 | 2024-02-02 15:23:33 | 巴幣 2016 | 人氣 106

大學的時候回到宅坑,開始爆看一堆動畫漫畫,
對Fate依稀有印象很多人推,像我國中時F/Z一直是PPS排行第一(沒錯!就是那個什麼番都有的PPS!),還有LiSA的〈Oath Sign〉即使從沒看過F/Z也成為我超愛的神曲。

查了資料後,除了系列的龐大和三路線敘事吸引我以外,老實講最大的推力是印象中金髮女角很正
因為我對觀看順序很龜毛,決定按照“原作出版順序”,先從《06版動畫》開始,然後接《幽浮桌UBW》、那時只出到第二集的《HF劇場版》,接著才《F/Z》。至今仍慶幸我先看了F/sn才看F/Z,不過這又是另一個大話題就在此先打住哈哈~

——2006版動畫——

06版給我一種在看《賈修》《通靈王》的懷舊感,人類+夥伴一起戰鬥,而且那時用手機看所以作畫崩壞不明顯沒影響到我。
依舊記憶猶新的是第一次看到ED,尚未登場的金髮女主與手中的劍佇立在遼闊的草原上,眺望著遠方,好想知道她在想些什麼,卻又散發著讓人不敢打擾她的氣場,配上樹海的〈あなたがいた森〉,營造出了我至今仍會雞皮疙瘩的心目中的神ED。
這是我第一次中了王毒。

不過老實講,當時06版看到後面是硬把他撐完的,果然是有瑕疵的改編(幽浮桌重製我求你了!
除了Archer開UBW好帥,凜好討喜以外,劇情就是王道到不行哈哈,
然後沒有內心戲的士郎就是瘋狂腦衝瘋狂跟Saber吵架,有夠不討喜(至於我現在怎麼變成士郎鐵粉後面會講到
但結局不論是「士郎,我愛你。」或是「或許有天記憶會變得模糊,連她的聲音跟模樣都會忘記。
即使如此,我永遠都會記住自己曾愛過一個叫Saber的女子。」,搭上監督營造的淒美風,最後
「您看見了嗎,亞瑟王?⋯⋯夢的延續。」
(偶然じゃない 二人出逢えたのは~ ずっと前から 決まってた~ 運命~~)
哭啊,感動到了

——幽浮桌UBW——

看完06馬上接UBW,哇這畫風大升級!士郎你怎麼帥成這樣
UBW的觀影體驗就是峰迴路轉,彷彿《權力遊戲》猜不到下一個死的會是誰,伊莉雅那段我整個不敢置信,沒想過可愛小女孩竟然也躲不過蘑菇的刀
Archer的轉折雖然我早就在彈幕被雷了,還有06那個吊墜暗示有夠明顯,但整個鋪陳到公布是真的很滿足,一切都在蘑菇的安排之內,要將士郎、Archer,以及整個UBW提升到下個層次。

這裡就是我正式成為士郎廚的時候了,UBW是我最愛的路線,最大的原因就是士郎的描寫深植我心,
雖然很常看到有人嘴說長大了比起UBW反而更喜歡HF,就當作我還幼稚吧,但UBW士郎對理想的重新體悟以及擇善固執,如今仍默默地影響了我的人生觀(我知道病態的機械化作為不健康,我是從中擷取直接學習的部分
「你的正當性不過就只是正確而已,我不需要那種東西。我要成為一位正義使者,就像你否定我一樣,我也會拼了命的徹底擊敗這個名為“你”的自己。」雖然是中二的菌言菌語,但真的有打動到我。

另外就是我最喜歡士凜CP
比起和Saber互相療傷,或成為櫻一個人的正義使者,我覺得士郎和凜在一起就是最健康的互補關係,
士郎有凜看著不會走向Archer的末路,凜能從士郎身上學著接受自己的善良,動畫後日談和廣播劇我嗑到快蛀牙,謝謝蘑菇造福士凜黨~

——HF劇場版——

我對HF的認知及欣賞是在看完當時僅有的前兩集劇場版後,看遊戲側錄影片補完,加上一些解析影片,才終於懂了HF的偉大,更加體會到蘑菇將galgame的多路線模式作為說故事的道具。
有別於常見的三部曲架構,F/sn更像是將故事全貌以60%->100%->150%的層面去敘述(《Muv-Luv》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HF線的黑暗走向從小次郎被開胸開始給讀者一個震撼教育、咒腕 妄想心音 臟硯 刻印蟲 吃人這些跟前兩條路線不搭嘎的恐怖要素、將焦點回歸到人類角色們上、士郎與綺禮相似又相反的宿敵感、櫻的性侵受害者心理描寫、凜露出與以往截然不同的魔術師的一面、伊莉雅是個好姊姊、Rider蹲得越低跳得越高、士郎與黑Saber痛心的決鬥、無限大vs無限多、男朋友和神父爭論是否該墮胎 「其實,我似乎喜歡這個名為言峰綺禮的男人。」、啊!是橙子ㄟ!⋯⋯多的是數不完的高光。
(偷偷暗ㄎㄤㄇˇ 四年前寫的文:https://forum.gamer.com.tw/Co.php?bsn=9009&sn=120288
雖然對不起伊莉雅,但正因為伊莉雅線被融入HF線,才造就了HF的磅礴感,集大場面於一成,所有角色都達到昇華的grand finale(《灌籃高手》山王戰也給我這種感覺)

後來HF3也是去電影院三刷,特典拿好拿滿,雖然絕非完美改編,但他有做的都讓我感到滿足了。
Rider&士郎 vs 黑Saber 是我看過最棒的動畫戰鬥之一,甚至私心想捧更高。
雖然前兩集刪光光,但第三集還是把綺禮的戲份加回來我也喊真香~
結局將NE和TE融合重新詮釋,我給予大大讚賞!
雖然伊莉雅依然沒唱到〈Die Lorelei〉

——Fate/Zero——

先前就因為《魔圓》成為老虛粉,F/Z毫無疑問我看得超爽快~
不僅是老虛的文筆,青木英監督的呈現也是昇華的要點。
比起動作戲,讓我印象深刻並且會回味的都是文戲,三王對談、肯主任你死得好慘啊、「我並沒有買機票」、「原來酒可以這麼有層次」、「開什麼玩笑開什麼玩笑八嘎呀囉」、「抬頭挺胸吧,你是位忠誠的臣民」、「亞~瑟~~~」、「抱歉伊莉雅,不能再去找胡桃枝了」

「只有三次命令的關係究竟能了解一個人多少呢?就連隨身在側的副將們,他們的心思我竟然都無法了解。啊,或許這全是給不懂人心的王所帶來的懲罰吧。」

但我覺得是後來回味幾次之後我才終於體悟到F/Z真正的觀看方式:
切嗣自以為是的正義造成反效果,Saber的聖君觀點被反駁,肯主任太乖被陰到死,Lancer和Saber的騎士精神被視作兒戲,雁夜自以為護花使者實則妄想噁男,時臣背鍋。
其實F/Z稱得上勝者的是麻婆和閃閃以及Caster和龍~之~介~
我後來明白了,F/Z實則是老虛的惡趣味,你要學麻婆閃閃當個愉悅犯才能看得快活啊!
現在重看刷哥的騎士精神被踐踏、肯主任被契約漏洞陰死、雁夜誤殺凜他媽之後崩潰,我就⋯我就⋯
講到F/Z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OP2開場Saber絕望的回眸,配上〈To the Beginning〉的前奏。
Saber看著聖杯喊出「聖杯是我的東西!」,我看到正潔的騎士王也墮落於自身的慾望之中,我就跟閃閃一樣忍不住嘴角上揚。
回到卡美洛之後Saber的痛哭,川澄綾子的哭腔⋯⋯

咳咳,所以說果然啊,
王廚只有扭曲的王廚和更加扭曲的王廚

——to the next ten years...——

後來因為Fate的共同話題,跟一位那時還剛認識不久的朋友整個麻吉起來~
繼續挖空境劇場版、月姬漫畫、看完各個Fate外傳、跑舊月姬、跑魔夜,現在還有一堆東西還沒跑完看完,真的不用擔心這坑會挖完吼
啃設定集,看各種解析影片,爬TM wiki。
還有在巴哈找到這裡,發了HF3分析文,便長年寄居在TM版,認識更多月廚們

我本來就是喜歡入坑大系列的人,像漫威DC我也是廚的很快樂,
真的是此生無悔入型月,不只是作品本身帶給我的感受和影響,
跟著大家討論作品、一起見證月姬R的復甦、看到幽浮桌的月姬和魔夜動起來、看著月姬魔夜等作品再次熱門起來,
即使現在沒辦法像以前一樣發一堆長文了,但
能作為月廚找到這個圈子真的很開心

雖然中間整個流水帳起來,但我的入坑經歷及感想大概就是這樣。



是說,我一開始不是有提到對Fate有印象嗎?
其實我後來有想起來可能是怎麼來的。
我之前爆看一堆動漫,其中一部是《幸運星》:

幹,根本是被潛意識植入讓我想追Fate的想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