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深度腦補-結界師 複雜的三角關係「白、加賀見以及松戶平介他們真正所追求的是?」

滴答人-最後的魔法師 | 2023-11-07 20:12:42 | 巴幣 0 | 人氣 224

友情提示
文章標題很明顯了,本文僅是腦補下的推論,各位不用太過於認真,況且這只是二次元作品的腦補推論

前言
結界師相信是不少80年的小夥伴的回憶,而其中讓我玩味的是白、加賀見以及松戶平介這三人的奇怪三角關係

我有稍微爬下文,討論這三人的事是有,但更多深度去大膽剖析這三人關係的人卻很少。

更別說YOUTUBER和bilie 基本上都是解說劇情多,所以這次我想做個先鋒,分析這三人可能的關係和心理狀態。

可疑的加賀見(麗莎)

加賀見(本名 麗莎)  很多謎團都圍的真面目人身上,白對她冷淡,平介為她感到惋惜和癡情。

從白回憶中她是一個經常提出奇怪要求的女人,從平介回憶中卻是個被丈夫冷落的麗人。

就算是黑芒樓篇結束,白與平介都依舊各有說詞,羅生門的程度很大,我們很難斷定真正加賀見(麗莎)是個什麼樣的人。

以我從動畫中的側面寫照了解,她幾乎是個精神不正常的人,對白有異常的癡迷,任憑改造身體,勾搭平介說得有聲有笑還露出憂愁,故意給白看到,像是在說:「你看!還有人會關心我」像是個宅圈公主。

而平介也因她快成了純愛牛頭戰士,只差沒當面實戰,可以說把平介拿捏得死死的,對白的冷漠卻又非常享受,更像是只要白能碰她那怕一下她都會滿足的那種。

這麼奇怪的女人為何白會跟她在一起,成為我心中的一個疑惑,在看到結界師的逐步出現的人物設定,以及白和平介的能力後,我開始懷疑加賀見身分是否是人類。

這不是我憑空猜測的,在結界師中有不少外觀像人,但其實算另一種種族,就有點像哈利波特中巫師和麻瓜是不同的血脈那樣。

首先我們得先從另外的兩人回憶比照下


白沼(白)回憶中

其實整起事件,我更相信白沼的說詞

因為在白沼地回憶中,她幾乎是個對白沼十分痴狂的女人,而她也對白沼提出的各種願望,從白沼回憶來看,幾乎都是物質上的願望,而白沼幾乎都能達成,可見白沼不是普通的有錢。


而從平介口中可以看出白沼是對精神方面的有所求,而從兩位男人都是術者和生活環境這點來看,物質方面的東西是可以很輕易達成的,金錢也只是附屬品,甚至性愛的本身都只能算外物,而他們都只追求某方面精神上的寄託。

你可能會問,白沼都已經有車有房有婆了,還追求什麼精神呀!但其實你仔細想,人生活得就很順遂平順,要什麼幾乎都能達成,也沒有甚麼值得拼命的目標,那自然也就會追求更高層次的事物。

可能我講這樣可能不是很清楚,畢竟精神上的追求因人而異,我其實在設定小說腳色時,類似的問題就擺在我的面前,我想創造一個「完美的人設」時,我就在不斷添加更種有錢有力量無敵但又十分柳下惠時,我就隱約發現這人物幾乎沒有靈魂存在,因為這個人幾乎把人一生要拚搏的都輕易達成了,還有甚麼好追求的。


白沼為什麼會娶加賀見(麗莎) 我想到以下可能:

1.白沼或許是想找到引發他可以值得拚搏的目標吧!所以他選了加賀見(麗莎),而加賀見(麗莎)很輕易答應他的求婚,這讓白沼都不會意外,因為他就是選了一個只注重外物的女人,如同預期,沒有任何衝突意外。

可是這似乎無法解釋加賀見(麗莎) 對白沼的痴狂,甚至不惜一切都要讓白沼開心

2.這是我比較大的腦補,加賀見(麗莎)或許不是人,而是白沼用某種技術造出來的人偶,也就是人造人。

我之所以這麼想,也正因她對白沼異常的痴狂,而白沼能還毫不猶豫的對她實驗也是如此,感覺她就不是某人家掌上明珠,而是個隨時能使用的道具,體驗什麼是愛的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過《人造意識》(Ex Machina)那部囚禁A.I女機器人的電影測試人性的電影,因為從很多會中發現加賀見(麗莎)除了宅邸,根本是足不出戶。



更奇怪是她的要求是長生不老,這裡可能是白沼誤會她的意思,可能人家只是想要白沼多看她幾眼,眼裡只有她,就像許多女人說自己老了,來測試自家男人。

而且也不是說親愛的,我想來點浪漫的!刺激的!更加深入的~我們來瑟瑟吧!(這是病嬌還是性愛中毒呀!?)

等等這些,小女人般的需求,這點很奇怪,就宛如加賀見(麗莎)都在想辦法以「白沼老婆」這一身分在討白沼開心,行為很像機器人。

因為從她白沼回憶中來看,她從來就沒有鬧脾氣,提過什麼離婚,也沒提過任何不滿不高興這種一般人有的情緒,太過文雅且溫柔,種種跡象都顯示她根本不正常。



如果加賀見(麗莎)是製造的,那麼白沼製造加賀見(麗莎)目的是什麼呢?

或許他在追求一個普通人該有一生,所以他製造加賀見(麗莎)來達到,並給予加賀見(麗莎)扮演妻子這一腳色的任務

但加賀見(麗莎)僅只有部分人類的精神,卻不知道如何跟白沼更進一步,而白沼也不知道怎麼教導她什麼才叫一個人類。

就像我說,白沼尋求一種普通人該有一生的一種『完整性』,他可能有很多術式哲學等知識,但就是不懂『情愛』,也就是說這點而言產生了『不完整』,他不知道要去哪裡學,也不知道找誰學

他沒完全否認平介所說,但又懶得爭辯來看,一是因為他知道平介肯定聽不出這之中意思,二是他還不知道自己追求的事物。

『從被操控中脫離』和『被迫一起做實驗』等語句以及白沼輕描淡寫來看,他可能希望從加賀見(麗莎)找到『情愛』等感情性質,可他最愛怕承認的是自己的內心中的『不完整』

白沼自身不當人這點來看,有部分是來自他的愧咎和變紐外,另一方面是他自己想從非人類的視角去檢視什麼才是普通人的『完整性』。

就是這麼變紐。


松戶平介的回憶中

平介只能說柏拉圖式的純愛牛頭戰士呀!!對加賀見(麗莎)的痴狂,就真差沒大喊『太太!我喜歡你呀!!』


他也很好懂,嘴上說著想確認白沼是否有愛過加賀見(麗莎),那怕是那麼一次,但他其實也是陷入痴狂暈船的狀態,他本人也不怎麼想承認,因為加賀見(麗莎)在他眼中幾乎是女神般存在。


而且從他與加賀見(麗莎)對話中可以得知,加賀見(麗莎)也是對感情是很陌生的人,明明言行舉止都很優雅,但問的問題好像都是在問要怎麼才能滿足白沼,還不是肢體干係的那種。

平介自身當下也沒聽出其他意思,只是以為白沼不珍惜眼前這名女神,但如果我用加賀見(麗莎)是白沼製造出來的一推論來看,加賀見(麗莎)其實根本不知道人類的情愛。

而平介又只是被加賀見(麗莎)的氣質所吸引,產生了自己被依賴的假象,所以無法理解當下的狀況,其實是個小學生問老師什麼是愛情這樣的情況。

就連最後的請託也只是加賀見(麗莎)無法完成白沼期望的任務所下請託。


而更慘是如果加賀見(麗莎)是白沼製造出來,召喚上級惡魔的平介無不是在複製白沼的行動

他說白沼是在填補自己內心的空虛,事實上他也是,但他也不想承認。


最後這兩人追求的是?

他們都在追求一種人生的『完整性』,無意間讓加賀見(麗莎)成為了誤解的導火索,其實這兩人都很自私,而對情感又太遲鈍,不夠直接,最後引發這一系列悲劇。



創作回應

街頭上的藝術
有點想不起來這段了,該重看了。
2023-11-09 02:26:55
滴答人-最後的魔法師
建議可以重看 會發現兩人的對話都有微詞
2023-11-09 16:41:4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