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二章:末世悲歌

白蓮山人 | 2023-11-01 22:10:06 | 巴幣 0 | 人氣 41

完結天罪記
資料夾簡介
劫造荒宇末路,悲嘆蒼生無語。 神州雙柱沉葬,卸骨血問天罪。

高峰之上,魔氣樺世、妖魔天,烏雲邪障蔽日月,六弦之首蒼凜立高峰之上,掌一揚、氣一動,玄宗秘式再現,:「盤古開天陣,呀」頓時太極即現,:「伏天王、降天一,明明白虹貫天日」劍光開、聖氣動,道門名器白虹明玥同時出鞘、立於雙極陣眼,乍時陰陽雙流匯聚陣眼,玄天極直零九雱,:「呀」片刻之後、天現光彩,:「人定勝天,這是向你的挑戰,棄天帝」便化光消失。

北越天海,恨長風與補缺刀劍同時上手一抗棄天帝,只見天際忽現光明,兩人同時出招,補劍缺:「喝」恨長風:「呀」昔日之主、今成敵人,補劍缺、朱武,葬日、涅磐,左右為攻、默契而守,第一掌、氣震山河,風壓引狂濤、李威滅天下,恨長風瞬間避過宏大掌氣,補劍缺:「一擊定天」恨長風:「一斬風月人不留」兩人同時攻上皆被棄天帝制住,恨長風:「啊」補劍缺:「喝」兩人再運真力,刀劍同時插入棄天帝掌心,掌、流下一點紅,眼、流露一冰冷,棄天帝運動將兩人逼退,恨長風:「快」再攻上被棄天帝一掌打退,此時,棄天帝足動、氣也動,宏大氣勁將兩人震退負傷,恨長風:「呃」補劍缺:「啊」只見棄天帝掌心傷口瞬間復原,棄天帝:「不知回頭,你們兩人使吾發怒」一聲怒,毀滅之神殺性出現,仙海為之震動,補劍缺、恨長風更被阻在風暴之圈、無法脫身。

雲渡山,天際再現陽光,布馬:「終於見到陽光了」赭杉軍:「一光明,即代表一希望」四非凡人:「然也」此時蒼來到,布馬:「蒼,見你安全沒事實在太好了」蒼:「這段時間吾暗中調查異變之象,神州崩毀之因,乃是異度魔界創造者棄天帝,欲毀滅人間的陰謀計畫」布馬:「毀滅人間,為什麼」四非凡人:「一個魔王有這種力量嗎」蒼:「嗯,吾意識被禁在萬年牢,有賴特南克斯、赭杉軍與朱武他們四人相助,吾才能脫出」布馬:「朱武,銀鍠朱武」蒼:「他就是恨長風,與咱們共同對抗棄天帝」四非凡人:「難怪,補劍缺沒騙我們,多一個熟悉敵人的助手也很有利」蒼:「嗯,現在他與補缺前往魔界追蹤天書,諸位,棄天帝之能超乎意料,又有破壞神柱所吸取天地之能,需要眾人齊心協力,千萬不可小覷」眾人皆點頭示意,赭杉軍:「蒼,處在雲渡山安全嗎」蒼:「雲渡山乃是一個指標,各路英雄會在此地集結,而倖存的難民全聚集在此要遷移不易,所以雲渡山是最危險的駐點,需要眾人保護」布馬:「有蒼你們在,沒問題啦」赭杉軍:「如果棄天帝必會前來,那麼蒼你所排的陣式,也許可成」四非凡人:「是什麼陣式」蒼:「與棄天帝在意識空間一戰時,吾與合併四奇六弦之陣,排出劍奇陣,也許可制棄天帝」四非凡人:「既然有譜,那要速速進行啊」蒼:「吾需要四個人,也必須先明白聖魔元胎的特點,但吾無必勝的把握」布馬:「退是死、守也是死,盡力一拼換得生天,這樣才有意義」紫宮太一:「前輩儘管說」蒼:「好吧,此陣需要四方攻守,一為以快見長的羽人非獍,二為血眼視能的月漩渦,三為化有為無的太一,最後是劍奇陣最關鍵的一環,進需攻、退必守,劍力合一的陣主,而這名唯一的人選,是特南克斯」這時特南克斯從天而降,特南克斯:「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各位,劉某來遲了」布馬:「你是特南克斯,那個不就是盜版的」赭衫軍:「好了,你的任務結束了」偽特南克斯:「是」這時拆下裝扮,恢復成塔矢亮。布馬:「赭衫軍,你為什麼要做出一個盜版的特南克斯」赭衫軍:「為了欺騙玄貘,好讓他正面跟魔界槓上」布馬:「唉呦,真陰」赭杉軍:「特南克斯,麻煩協助蒼的劍奇陣,一切拜託你了」特南克斯:「劉某必使命必達」蒼:「待補劍缺與恨長風一回,雲渡山就要拜託好友你們,吾會在開神柱之前趕到」赭杉軍:「你放心吧」蒼:「嗯」

紅樓劍閣外,樓無痕來到只見殘破的廢墟,樓無痕:「劍閣、劍閣」隨後劍聖跟到位,樓無痕:「啊」便跪下,樓無痕:「最後,劍閣仍是不存,是我,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啊」眼見高樓起、眼見高樓崩,紅樓盛況不過雲煙夢碎,樓無痕哀痛心扉、難以自己,樓無痕:「喝」欲自盡卻被劍聖以手阻止,血濺當場,樓無痕:「你」劍聖:「我不會讓你死」無痕便收劍,樓無痕:「我醜對劍閣眾人、槐對眾姐妹,,啊」只見劍聖已包好傷口,劍聖:「妳愧對的人不是我,所以,你不能用這種方式處罰我」樓無痕:「讓我留在此地靜靜」劍聖:「此地讓妳心煩,離開吧」便扶起樓無痕走離,樓無痕回首一眼於劍閣。

北越天海,發怒的棄天帝、再現神之魔力,魔氣籠罩天海,補劍缺、朱武失去近身之機,急攻之策登時受阻,恨長風:「狼叔,咱們只剩一次機會了」補缺:「很好啊,省下不少精神」恨長風:「來吧」補劍缺:「喝」恨長風:「氣雙流,納真神訣」逆襲的真源、合併的殺招,一柔、一刪,一攻、一剋,唯有犧牲之招、一聖魔元胎,為他人留下機會,棄天帝:「哼」輕易化解合併之招,補劍缺:「血狼掌,一擊定神源」恨長風:「寛神擊,一任天風蔽月明」棄天帝:「喝」血狼一掌擋神源、納真神訣引魔力,劍尖直逼心窩一寸之處,驀然,棄天帝再摧勁將兩人震飛,恨長風:「啊」一瞬之變、血染塵沙,棄天帝將補劍缺擊飛空中,隨後於空中將補劍缺重擊而下,補刻缺:「呃」恨長風:「補劍缺」只見補缺墜下地面,棄天帝:「死,就是背離吾的下場」補缺:「你這種個性,誰也會背離你,呢」嘔出大口傷血,恨長風:「何不連吾也殺了」棄天帝:「有氣雙流與納真神訣,只餘一息也能自我復元,聖魔元胎無法自盡而亡、又難以消滅,朱武,吾要你看著至親好友死在你的面前,痛苦、後悔,但是求死不能」此時伏嬰師與渡天童從一旁走出,恨長風:「棄天帝,人類沒你所想的這般軟弱,你註定失敗」棄天帝:「那就讓吾一觀人類的韌性吧」恨長風:「你會親眼見證」棄天帝:「哼,補劍缺,主僕一場,珍惜吾賜你的最後時間」三人便化光消失,恨長風便為補缺運氣,恨長風:「狼叔,護住真元,吾馬上帶你就醫」補缺:「沒什麼真元要護了」便撥開恨長風之手,補劍缺:「咳咳」口滲血不止,恨長風:「唉」補劍缺:「為葉小釵打造的那副刀劍,幫我消除魔氣,我希望他能為我繼續使用,呃、噗」再吐傷血,恨長風:「好」補缺:「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和那隻不純的狼,咳」便撿起破碎的鏡片裝回,補劍缺:「魔嘛,就是要戰到死,最後,這是我放在心裡的一句話,就是」便衝上前大喊,補缺:「你阿嬤咧棄天帝,人類會讓你死回去啦,哈哈哈」只見全身血管迸裂、噴射四周,補劍缺:「哈哈哈」逃山補劍缺,朱武今生最後的親人,朱武亦友亦師的良伴,魔界不世奇才、鑄劍之師,只留下最後瀟灑的狂言,自此消逝,便斷氣倒地被朱武扶住,恨長風:「狼叔、狼叔,啊」

雲渡山,只見天際忽暗,:「魔氛回攤」赭杉軍:「莫非,恨長風與補缺兩人出事」月漩渦:「補劍缺到底去了哪裡」此時恨長風揹著補缺之屍體返回,月漩渦:「補缺」便衝上前,月漩渦:「是誰、是誰殺了補缺」恨長風:「棄天帝」便將屍體交給月漩渦,月漩渦:「為什麼他死了,你卻還活著」恨長風:「這就是求死不得的痛苦」月漩渦:「啊、啊」便跪下,同是此生最後的至親,卻已是天人永隔,月漩渦心痛,痛得哭不出聲、流不出淚,此後,又剩他孤單一人,月漩渦:「我要報仇」赭杉軍:「強如補缺也死在棄天帝之手,眼前竟是如此艱難」蒼:「不可頹喪,如果在此失去希望,那一切都挽不回了,唯有消滅棄天帝,才能杜絕更多的痛苦與悲傷」赭杉軍:「嗯」恨長風:「蒼,吾與補缺查出第三座神柱在北越天海,如果來得及,設法撤離當地的居民,以免多增傷亡」赭杉軍:「此事由我來,,時間緊迫,你快帶著他們四人離開,其他就交吾」蒼:「恨長風,吾需要你研究聖魔元的解法,一同來吧」恨長風:「吾先將狼叔帶往天邈峰安葬,隨後與你會合」蒼:「好,吾等你」月漩渦:「我與你同行」兩人便離開,:「好友,要請你們繼續尋找修補神柱之要素,而你千萬小心」赭杉軍:「我明白」


天邈峰,恨長風與月漩渦替補刻缺蓋棺埋葬,一抔土、一點情,血絲是如此微妙、似遠又近,恨長風:「你是他最放不下心的人」月漩渦:「我要為他報仇」恨長風:「吾亦同,魔之宿命終究是要戰死沙場」月漩渦:「我若有萬一」恨長風:「不管你、吾,誰先戰死都回到這裡吧」月漩渦:「嗯」恨長風:「這樣、死,就沒人會孤單了,哈哈哈」便看向一旁九禍與蕭中劍之墓。

異度魔界、天魔之池,棄天帝三人返回,渡天童:「魔皇」伏嬰師:「魔皇,未殺朱武,神柱的消息必會傳出」棄天帝:「吾不介意」伏嬰師:「是,第二事,蒼與赭杉軍帶領中原殘存的俠士聚集在渡山,朱武也同樣回到要渡山會聚」棄天帝:「哦,這要渡山是代表中原的精神要地」伏嬰師:「苦境中原以特南克斯、耶穌為鰲首,如今兩人不在,蒼又在渡山脈開天借陽,殘存人類紛紛前往祈求保護」棄天帝:「那不前往渡山就可惜了」伏嬰師:「魔皇,在前往雲渡山之前有一首要處理之事,神柱開啟之後雙柱地氣相連,進而衝斷神州大陸,神州一分為二,尙有不少人士在另一方苟延殘喘」棄天帝:「渡天童,你前往北越天海鎮守」渡天童便離開,隨後棄天帝與伏嬰師化光來到高峰之上,伏嬰師:「天地已反,地氣斬斷神州造成無法肉眼以見的雙分局面」棄天帝:「縱使相隔千里,仍逃不過吾之眼力,嗯」便施出魔眼一觀遠方斷層,棄天帝:「魔獸戰天,聽吾之命,來到人間一亂中土吧」便發出魔氣竄於地層之下,戰獸之聲:「吼」隨後一道光影飛離,棄天帝:「亂、就要亂得徹底」兩人便化光離開。

村落之內,魔界之神棄天帝降臨,武林四處生靈塗炭,魔兵肆虐無道,眾魔兵:「殺啊」眾村民:「啊、哇、啊」忽然一道掌氣襲入,眾魔兵:「啊、哇」此時魔現身,:「功夫不差,什麼人」突然天降紅羽,秦假仙之聲:「就在此時,天上飄下紅色羽毛,新新新,武林再現新面孔,準備替天行道了」只見秦假仙駕著帝鵬飛落,蝕魔:「什麼、什麼」

雲渡山、暗夜時分,赭三人討論著,赭杉軍:「神柱能量流向異度魔界,布馬對於修補方可有想法」布馬:「最好的方式,以能迴能,將能量放回,但這個方法很難,那只有以元補能」突然,赭杉軍:「危險」瞬間魔氣降下、棄天帝臨,赭杉軍:「棄天帝」藤原佐為:「他就是棄天帝」進藤光:「快溜」便逃入內,棄天帝:「譽為清聖的雲渡山,充滿污穢的人類啊」此時群俠圍上,黑暗的氣息、壓迫的魔氛,棄天帝親臨雲渡山,慣戰沙場的群俠眼見死神之威,心中、竟也出現一絲驚懼,緊張緊張緊張,棄天帝欲毀雲渡山,赭杉軍、伯藏主、愁落暗塵、塔矢亮等人,面臨最大的死亡危機。

恐怖恐怖恐怖,棄天帝親臨雲渡山,群俠要如此抵擋棄天帝滅世之能?又要如何排出誅魔之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