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五章:再斬伏嬰

白蓮山人 | 2023-11-01 22:12:53 | 巴幣 0 | 人氣 34

完結天罪記
資料夾簡介
劫造荒宇末路,悲嘆蒼生無語。 神州雙柱沉葬,卸骨血問天罪。

荒野之上,赭衫軍再對伏嬰師,伏嬰師口念咒語,召喚異獸。赭衫軍手握紫霞,狂斬異獸。一旁的塔矢亮看著,也正蓄勢待發,以備不時之需。伏嬰師:「召陰訣·古旋木」赭衫軍:「紫濤天虹貫蒼穹」赭衫軍斬破古旋木,伏嬰師再使招。伏嬰師:「召陰訣·滅神火」赭衫軍:「道海終始·紫霞九一,喝」雙方交會,又是一陣衝擊。滅神火雖滅,但赭衫軍也受傷了。塔矢亮:「老師,你還好嗎」赭衫軍:「無礙,你不要插手,吾一招就可收拾」伏嬰師:「哈哈哈,臨死前還說大話。召陰訣·火祀奉雷,喝」赭衫軍:「紫濤雲霞現道威,喝」極招相會,產生一陣塵沙飛揚,在塵沙過後,只見赭衫軍一劍插入伏嬰師之身,伏嬰師:「呃,啊」赭衫軍拔出紫霞,伏嬰師:「怎會,我恨,我恨啦,啊~」便身亡。赭衫軍:「走吧」塔矢亮:「嗯」便離開。

一派秋容,佛劍獨自來到,佛劍分說:「一派容,再深入便是三分春色,也是龍宿隱居之處,繼續深入」便向前而行,忽然眼前樹林移動,佛劍分說:「嗯」走了一段路之後再見一派容石碑,佛劍分說:「此地花草排列暗含儒家術算之術,嗯」

怒海滄浪,靜心觀天,蒼閉目欲窺天機,找尋救世端倪,景象中,火山爆發、焚燒各地,火流與冰流於九方原兩處停下,隨後發生劇烈爆炸,:「嗯,呃」忽覺不祥之感,此時恨長風來到,恨長風:「沒事吧」蒼:「吾以窺天術欲尋補地之法,忽來不祥預感」恨長風:「哪一方面」蒼:「吾最擔憂者,同伴」恨長風:「赭杉軍」蒼:「先前見雲渡山之方有強烈魔氣襲捲,吾所設之陣式被啟動,但並未感應到赭杉軍的危險,但結果不得而知」恨長風:「心亂則敗象現,先別做最壞的打算」蒼:「吾明白,也許是吾多心,但當世唯赭杉軍與伏龍明白魔寶大典的記載,如果赭杉軍被魔界所擒,人間將覆滅矣」恨長風:「不如由吾前去,一併打探赭杉軍與渡山眾人的安危」蒼:「不妥,伏嬰師仍在搜索咱們的行蹤,你若離開封界恐怕被發現行蹤,反而危險」恨長風:「不用擔心,吾有方法避開搜索,除非棄天帝親自動手,他們是動不了吾」蒼:「吾需要你協助玄奇陣功成,若在此失敗,阻擋棄天帝的行動將會受挫,吾相信赭杉軍,他不是輕易能被打倒的人」恨長風:「好吧」蒼:「北越天海開啟時刻逼近,四人陣勢必須在那之前發揮最大的能力」恨長風:「你所排設的障局乃在破壞,只要棄天帝能力不再加成,特南克斯他們做得到,唯有如何破除聖魔元胎的特殊體質」蒼:「吾想過佛牒,但是佛劍人在對岸,當世除魔聖器寥寥無幾,找尋尙須時間,唯有以他法進行,你有何想法」恨長風:「元胎有聖魔雙氣匯聚一身,不易突破」蒼:「交手之時有感到這點優勢」恨長風:「而其悲哀的命運即是求死不能,除非代代相傳的誅魔聖器,如佛牒,但也不一定能徹底致命,因就出在三魂」蒼:「魂魄再生之法」恨長風:「然也,除去吾本身就雙體之招,元胎三魂乃在三次復生之機,更是三層功力之源,吾以氣雙流納真神訣來快速回復真氣,但棄天帝不同,他有護身真氣保護肉體,所以玄奇陣必須破壞這道真氣,才能傷及軀體,進而敗之」蒼:「雖難矣,但非是渺茫之機」恨長風:「吾會盡力輔助他們四人,以吾之能盡速突破」蒼:「你吾一同協力吧」

路上,赭衫軍與塔矢亮正在討論去處。赭衫軍:「天下何其大,不知要往何處去」塔矢亮:「老師不介意的話,就到寒舍奉茶吧」赭衫軍:「你家夠隱密嗎」塔矢亮:「我家很深山,那是我父親之前來中原時,自己建立的別莊,目前我伯父伯母都住在那」赭衫軍:「那我就不好意思去打擾了」便離開,這時進藤光和佐為躲在樹後,進藤光:「原來塔矢亮要回家了」佐為:「那我們也去他家找他下棋」進藤光:「說的也是」便跟蹤在赭衫軍兩人深後。


三分春色,佛劍來到,只見一佈告欄、巨筆和巨硯,一旁立有二柱,一柱刻著:「浩月亭中觀浩月」另一則是空白,佛劍分說:「金香墨、紫硯池、檀木筆,解妙聯、路得現、見龍顏」便佈告欄翻轉過來一觀,寫著:「內有仙姬,來者入」佛劍分說:「浩月亭中觀浩月,喝」一轉念,佛劍分說巨筆入手、運使如飛,在空白柱上題下:「分說不分說不由分說」隨即,一掌轟出萬鈞之勢,結界難承雄力,雙柱一毀一飛,龍宿之聲:「唉呀,這種作法,佛劍分說,汝真是不解風情」佛劍分說:「名帖已俱、禮儀齊備,何來不解風情」此時穆仙鳳自內走出,穆仙鳳:「是,是佛劍大師」龍宿之聲:「唉,仙鳳,小心領好友進入,莫再讓他壞了後面的山水」穆仙鳳:「是,大師隨我來」佛劍分說:「請」。

三分春色、涼亭,只見龍宿悠閒地靠著抽煙,此時仙鳳帶佛劍來到,穆仙鳳:「主人」疏樓龍宿:「佛劍好友,汝來三分春色,找吾敘舊嗎」

三分春色之内,龍宿再現,佛劍分說能帶出龍宿一平魔獸之亂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