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四章:魔之狂·狂之魔

白蓮山人 | 2023-11-01 22:12:07 | 巴幣 0 | 人氣 22

完結天罪記
資料夾簡介
劫造荒宇末路,悲嘆蒼生無語。 神州雙柱沉葬,卸骨血問天罪。

北越天海,棄天帝派出魔兵欲探神柱位置,魔將一:「眾人跳入水中,察看神州支柱的位置」魔兵一:「是」就在魔兵跳入海中之際,海面上掀起巨大波濤,兩魔兵:「哇、啊」岸上,魔將一:「啊,是怎樣一回事」不久之後,只見兩名魔兵屍體浮上海面,魔將二:「可能是護柱聖獸,運起護體功罩,潛入一觀」魔將一:「嗯,喝」兩人便運起氣罩、跳入海中,魔將一:「快查探第三柱的入口處」魔將二:「那是」只見聖獸逆龍護柱現身,魔將一:「好快的動作,呀」魔將二:「喝」兩人各擊出一掌,水中身形氣勁均受牽制,卻見聖獸逆龍矯若遊魚、不受影響,眨眼瞬間,一名魔將已亡,魔將一:「哇」魔將二:「這,怎會突然不見,,太危險了,先離開再說」欲往上游,突然逆龍速攻,魔將二:「哇」慘叫聲後,已成海上浮屍,岸上,奉命守護的渡天童冷眼旁觀。

怒海滄浪,蒼、恨長風首度聯手,羽人、特南克斯、紫宮太一、月漩渦展開陣式,欲破強桿之敵,恨長風:「氣雙流·納真神訣」不敗之招、雙式同出,撼動的氣流仿若棄天帝威逼四人,弦首拂塵一動、加強魔之威,劍奇、四行相生,快如閃電、左右夾攻,羽人、月漩渦相相配合,特南克斯持劍護陣、是攻亦守,紫宮太一:「呀」太極心法一擋雄渾真力、借力宣洩,但太一腳步微退,特南克斯見狀替補上位,特南克斯:「呀」恨長風:「喝」蒼:「呀」紫宮太一:「太極心源」蒼強勢一擊,太一連退數步竟退出陣外,特南克斯欲護陣式、以一擋二,但恨長風更快一步,羽人同時中掌,恨長風震退月漩渦之後,劍尖已停在羽人喉前,:「停手吧」眾人便收手,:「除了特南克斯徹底守住陣勢之外,你們可記得這個陣式是相輔相成嗎,真正的棄天帝絕招一出,非死即傷,要敗他只有一瞬間的機會,所以月漩渦,不可忘了你看穿是敵人弱點的心眼啊」。

怒海滄浪,演練失敗,眾人正在檢討,:「眾人可想到失敗的原因」月漩渦:「是我急切造成的失誤」蒼:「失敗、成功是全體的責任,不是一人承擔後果,這才是團體,當初選中你們四人的原因,即是你們各自的特殊能力,如太一太極心法之妙,在於以柔剋剛、借力化力,棄天帝的神力當今無人能接下不死,唯有太極心法才能逆轉,而羽人重在最精準的快,你們皆是身經百戰的刀劍高手,心知欲勝內力雄渾者,唯有以快制能,快、是掌功者最難剋服的一點,再強悍的内功也要提運的時間,月漩渦,除了冷靜之外,你的要點在於血眼以及殺手的機警,唯有你才能看出棄天帝動手前後的瞬差點,你要成為他們的雙眼,只要捕捉到瞬間的氣接點,就是勝機,你明白吾之意嗎」漩渦不語,恨長風:「月漩渦,我與你同樣想報仇,但是面對他,唯有聯手與默契才有機會」蒼:「然也,即使機會渺茫,但有了機會,也就是逆轉之機」月漩渦:「嗯」蒼:「特南克斯,你是此陣最重要的中心支柱,唯你可攻可守、穩住眾人,你是最重要的攻擊,也是最重要的護守」特南克斯點頭,:「最後,般若纖雖是剋魔極招,但」恨長風:「蒼,你擔憂會經魔化之時的影響嗎」蒼:「這個問題就要問你了」恨長風:「特南克斯當時的魔化是意念的變化,唯心而已」特南克斯點頭示意,:「你有把握,吾就無任何擔憂了」特南克斯點頭,:「默契是最重要的一環,心念相通才能無堅不摧,在毀滅的世界之前,機會就是唯一逆轉的勝利」紫宮太一:「太一明白了」蒼:「太一,在防守上你遭到重創的機會最高,無論如何為眾人千萬小心」紫宮太一:「我明白」蒼:「再試一次吧」

異度魔界、天魔之池,雪娥天驕在外待命,棄天帝心想:「異度魔界才能承受力量,不受人間影響而失衡」此時魔將稍回消息,魔將:「吾皇,調查北越天海失敗,被海底逆龍所」毀棄天帝:「失敗嗎」語落,只見魔將瞬間灰化,魔將:「啊」棄天帝:「雪蛾天驕」雪蛾天驕便跪下聽令,棄天帝:「命伏嬰師速擒赭杉軍,不能活、死也無妨」雪蛾天驕便領命離去,棄天帝:「一隻小小的人間游魚啊,哼」便化魔氣離去。

北越天海,棄天帝親自來到,渡天童:「吾皇」棄天帝:「人間的小獸,現身吧」狂言一出、驚濤駭浪,海底聖獸捲起萬丈之波,只見棄天帝掌心微動、壓力頓生,乃是棄天帝殺人前兆,守護仙海的逆龍能借助海勢擋住棄天帝的攻擊嗎?

一派秋容,為尋龍宿,佛劍分說依照路觀圖指引,來到龍宿隱居之處,佛劍分說:「一派秋容,再深入便是龍宿隱身之地,嗯」便進入。

荒野之上,赭衫軍與塔矢亮正在尋找藏身之地,這時伏嬰師來到。伏嬰師:「唉呀,你們要去哪裡啊」赭衫軍:「你,你沒死」伏嬰師:「多謝偉大的魔皇啊,讓我重生」赭衫軍:「那就讓你在死一次」紫霞上手,塔矢亮也蓄勢待發。緊張緊張緊張,赭衫軍能夠再次手刃宿敵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