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一章:梟雄末路

白蓮山人 | 2024-05-17 19:42:11 | 巴幣 0 | 人氣 33

連載中鼎立春秋
資料夾簡介
冥界三足紛亂起,三足領袖展智慧。 北斗再開復仇生,為師為義盡雪恥。 陰陽昊光謎雲散,鴛鴦終揭心中謎。 冥界最終歸一統,師徒有朝終相會。

七星拱月台上,一場最終戰即將開始。潛伏已久的造世七俠與滅境邪靈之首萬魔天指,造勢七俠是否能消滅滅境最終邪源嗎?

「好個造世七俠,竟然能夠算出本座因傷而來到此地。那之前的十面埋伏與兵馬是你所指示嗎,劉備?」

「麥講這麼多了,反正這個所在是你的墓仔埔。」

「哈哈哈--你們有何能耐?」

這時七俠迅速拿出吸雷針,向天直指,頓時雷電交加一道電網赫然出現,並且圍住了萬魔天指。另外這方面,鬼王棺苦守地下,等待反擊之刻。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五分鐘,電網雖然持續圍住萬魔天指,但是萬魔天指依就不為所動。

「哈哈哈--劉備,你可知吸雷針對本座無用。」

劉備驚愕道:「啊!什麼!」

「邪靈與三途判的確懼怕吸雷針,這是本座一手安排,以防他們對本座不忠,本座才有手段制裁他們。吸雷針可用於邪靈與三途判,但對邪靈之首無效啊。反而雷電之力可以讓本座的功體恢復,現在本座就讓你們震撼。喝!」

只見萬魔天指運起功力,準備突破電網了。這時鬼王棺逮到機會,發出吸氣功攻擊萬魔天指的腳底。

「啊!鬼王棺怎麼又是你!啊--」只見鬼王棺快速吸收萬魔天指的功力,過了三分鐘,精氣吸光的萬魔天指變成枯骨一副。

「收!」劉備一聲令下,七俠將吸雷針收回手上,這時鬼王棺從地底竄出。

「嘿嘿嘿--劉備,合作還算愉快嗎?」

「真是感謝你,若無你恐怕又是一場硬戰。」

「萬魔天指的死角只有吾知曉,所以吾才會潛伏地下,等待萬魔天指運起功力。只要他運起功力,他死角就會出現在腳底,因此吾才能收拾他。若無事的話,吾就要離開了。請。」

「諸位,七俠已盡天命,七俠就可解散,你們可以回去過著原本的生活。」

「既然劉備這麼說,那羽人先行告退。請。」

「月英同學,那咱下次再見。」

「嗯,再見。」
此時劉備乾咳幾聲道:「這位護面人,該拿下你的護面罩,讓世人知曉你為誰。」

「免你講,我也有這個打算。」只見蒙面人拿下,正是昔日老臉孔(對亮與光來說)-緒方精次。

亮驚愕又欣喜的道:「緒方先生,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嘛,因為受到師母委託才會來到這裡,他怕你一個人危險。(其實是臨時接到作者通告才會來這裡的)

「原來如此!」

「如果沒有事,那我先離開了。」

「那請慢走。」

眾人在此時喧寒問暖幾句後,便各自飛去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中。另外一方面,在冥界日揚台上,三方勢力的角逐在棋盤上展開。

「請落子吧,陰陽師。」

「那吾就開始了。」只見陰陽師將黑子下在十七之十六的星位上,雙方布局完成後,魔魁開始進攻陰陽師左下角的領地。但陰陽師不疾不徐沉著以對,白子始終未能佔得優勢。之後雙方在正下方開始搶奪地盤,正當棋局到中途的時候,陰陽師眼一瞥發現棋罐內有兩粒黑子混入其中。

怎會!那種情形為何在此重現?

「你剛才······

「喂!你剛才將混入在自己棋罐的黑子當作自己的提子對吧!」

「你、你胡說!作弊的人明明是你!」

「哼!好無聊的辯解!」

此時天皇大怒:「太難看了!安靜!竟敢在朕的面前做出卑鄙的行為,繼續下吧!」

回過神來的陰陽師對魔魁提醒道:「魔魁,注意看你的棋罐吧。」

「嗯,棋罐?是發生何事嗎?」只見魔魁拿起棋罐一看,發現兩粒黑子混入其中。

「啊!這!是誰所為?」

此時誅心站出說:「主人,是我放的。因為我知影主人的棋藝要勝過這個人妖確實困難,所以我就這樣做,確保勝利。」

魔魁感到驚訝與羞愧,他繼續問誅心:「你知影下棋是建立在雙方的信任上嗎?」

「主人,毋通忘記你是魔界戰神,在魔界還講什麼規矩,而且我們三方都是黑道,洗白也不可能比白道還白。」

這時天嶽光球現身說到:「誅心,莫再辯解。魔魁,由於你的屬下臨時起意,以致棋局破壞,你願意承擔這個責任嗎?」

這時誅心大吼道:「承擔什麼!是你天嶽頭殼不知道是被石頭砸到還是怎樣,竟然想出這種方法來決定冥界的統一,只能講你的聖主頭殼破一坑。」

「你竟敢藐視天嶽聖主,你膽量不小!」

「何止如此,我看棋局免比了,規氣咱就在這比一個輸贏。」只見誅心拍手示意,上萬魔界兵馬衝出。

一旁的誅天見到此景便開懷大笑:「哈哈哈--我還以為只有我們是異數呢?沒想到魔界也有帶兵馬來,黑衣、白衣,你們怎樣看?」

「當然要來大相殺一下。」

誅天聽到後便拍了黑衣肩膀道:「真不愧是我的兒子,當然要三國演義大混戰。弟兄們,跟我來。讓魔界那些人知道魔劍道騎兵的厲害。」只見誅天與黑衣、白衣同時上馬,率領上千名騎士衝鋒。

滅輪迴驚訝道:「邪主,我們好像沒帶兵馬來。」

「可惡!誰知他們如此不講武德。滅輪迴,咱先回邪能境吧,就算咱不在,魔劍道跟魔界也會干戈相見。」

「說的也是,退!」只見兩人趁亂離開日揚台。

誅心下令士兵說:「小卒們,隊形排成方的!」步槍兵聽道命令後將隊形排成方形,緊緊包圍魔魁、誅心、斷邪三人。

「啊!排成方陣,這下麻煩了。」

「爹親,咱應該直接衝鋒才對,我們要賭一下到底是馬的速度快還是子彈的速度快。」

「黑衣說的對,咱應該麥顧慮這麼多,衝鋒--」

數千名草原騎兵拿起長槍衝鋒,但是馬看到方陣後速度降低,因此衝鋒難以成效。這時方陣內,誅心拿出手榴彈準備向對方丟去。

「誅心,將手榴彈給本座。」

「主人,你要親自丟嗎?」

「是。」

「好,給你!」

魔魁拿到手榴彈後拉開插銷將其丟到距離方陣一百公尺的誅天眼前,頓時手榴彈引爆鋼片將馬腿割斷,誅天因此落馬但因其身手矯健因此沒有直接落地。

「什麼啊!竟然用芭樂陰我。」

這時黑衣、白衣及時趕到:「爹親,沒事嗎?」

「如果被芭樂弄死,那我就不是你們的老爸了。哼!經過這一摔,大概免玩了。我們回魔劍道吧。」

「是!」


正當魔劍道與魔界衝突結束的時候,回到邪能境的陰陽師即刻召開閱兵清點軍隊數量,閱兵後回到春秋兩不沾。

「師尊,你回到邪能境為何突然閱兵呢?」

「哼!魔界欺吾太甚,竟然在棋局上動手腳,為了懲罰魔界,吾決定興師問罪。」

「我知道師尊的意思,但是剛回來就要興兵不會感覺太急了嗎?」

「吾不想看到兇手逍遙法外!」

「師尊,我知影你的心情,但是這件事情還是延後再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啊。」

「哼!吾意已決,休得再議!」只見陰陽師一個巴掌就將桌子削下一個角。

「是!是!出兵這件事徒兒來去準備。」

「不用,滅輪迴你留守邪能境以防魔劍道偷襲。」

「是!」

過了兩天,陰陽師率領邪能境十五萬大軍揮師進入魔界境內,一場大戰即將開始。欲知後續,請看下回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