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章:毀天滅地

白蓮山人 | 2023-11-01 22:11:27 | 巴幣 0 | 人氣 26

完結天罪記
資料夾簡介
劫造荒宇末路,悲嘆蒼生無語。 神州雙柱沉葬,卸骨血問天罪。

雲渡山,毀滅之神棄天帝親臨,要渡山殺劫頓生,眾人皆被氣勁震退數步,四非凡人:「一刀非凡」塔矢亮亦發出白子攻擊,赭杉軍:「赤霞照天東」三方向、三絕招,會合六道鋒芒擊向棄天帝,愁落暗塵與莫滄桑同時發出蟬翼與飛刀,只見棄天帝手一起,瞬間周身發出護身氣罩將所有攻擊擋住,棄天帝:「人類,你們盡力了」棄天帝掌一翻、袖微揚,頓時宏大氣勁襲向眾人,塔矢亮:「危險」赭杉軍:「快退」眾人急忙退離,此時蟬翼襲向莫滄桑,莫滄桑以飛刀擋下亦被打中,莫滄桑:「啊」此時愁落暗塵再發無蟬翼,但亦被反射的飛刀給刺傷,愁落暗塵:「呃」此時伯藏主以琴弦擋下攻擊,亦被震得弦斷人傷,赭杉軍:「伯藏主」亦受傷,只是第一波的攻擊,卻是一瞬間的失敗,轉眼之間,赭杉軍欲運動再攻,此時棄天帝躲過背後之無蟬翼,瞬間來到赭杉軍面前,一反掌將赭杉軍打退,再發掌之時,赭杉軍急退擋下攻勢,此時棄天帝返回單手接下無蟬翼,只見四非凡人與莫滄桑倒落塵埃,赭杉軍:「四非凡人、莫滄桑」棄天帝:「下一名,你」看向愁落暗塵,愁落暗塵:「風起了、蟬鳴了,你聽見了嗎」

雲渡山,毀滅之威籠罩要渡山,戰友死、魔者逼,是死亡宣言,赭杉軍:「喝」赭杉軍大喝一聲,暗藏地底的伏魔七星陣乍時展開,棄天帝:「你們認為擋得住嗎」赭杉軍:「天地玄音、「陰陽妙法」伯藏主:「無弦千波揚」塔矢亮:「一目天元」一弦、一陣、一掌,抗敵、逆天,是剎那間的風起,愁落暗塵:「呀」赭杉軍:「喝」伯藏主:「呀」只見棄天帝射出手上之無蟬翼,破了三道攻擊,隨後射穿了愁落暗塵身軀,愁落暗塵:「呃」赭杉軍:「愁落暗塵」抗不了的天、逆不了的命,死亡真無法改變嗎?愁落暗塵倒落塵埃,棄天帝:「污穢世間的人類,不該存活,這是天意」赭杉軍:「吾絕不相信,蒼天當立、真極烈燄」伯藏主與塔矢亮同時發出攻擊,赭杉軍:「一劍動神威」只見烈燄與弦氣被棄天帝護身氣罩擋下,棄天帝:「凡人如何動神威」此時赭杉軍一劍刺來,亦被隔在氣罩之外,棄天帝手一動將赭杉軍擊退,赭杉軍:「呢、啊」濺血飛出,此時一道光影遠遠急速趕來,棄天帝:「下一名,你」伯藏主:「白狐三昧火」赭杉軍:「天地玄音、陰陽妙法,聖陽天印」塔矢亮:「二目打劫」三道同時擊向棄天帝,忽然一條白色的身影降臨現場,古塵出鞘、仙跡再現,此時棄天帝揚手擋下兩道掌氣,古塵現鋒芒、劍氣如洪濤,先天驚世絕學擊向棄天帝,劍子仙跡:「萬引天殊劍歸宗」劍影十方天下、聖氣襲捲魔神,棄天帝氣一凝、掌一動,棄天帝:「呀」接下無數劍氣之後、再接古塵攻擊,劍子見狀瞬間帶走赭杉軍與伯藏主,棄天帝翻掌將古打飛,棄天帝:「不差」亦化魔氣離開現場。

怒海滄浪,蒼帶眾人來到,恨長風:「怒海滄浪安全嗎」蒼:「這最危險也是最安全之處,吾設下封鎖之陣,異度魔界暫時找不到咱們的行蹤」恨長風:「嗯」蒼:「諸位,吾必須將話說在前,此陣是吾所推演,但非常危險」羽人非獍:「生死置之度外」月漩渦:「我只有一個願望,為補劍缺報仇,死、我無所謂」紫宮太一:「前輩,我們皆是自願,你可以放下所有憂心」蒼:「蒼希望你們抱著生還的目的,坦白說,在這個陣式之上,你四人重在破、不在殺」月漩渦:「不殺他,失了意義」恨長風:「蒼,以吾觀之,玄聖劍奇陣只是先鋒,你另有打算吧,不如就對他們說明」蒼:「然也,玄聖劍奇正是開路之鋒,一旦你們讓棄天帝一敗、現出破綻,吾就會採取玉石俱焚之招,與他同歸於盡」聞言,眾人愕然,紫宮太一:「前輩,此舉不可」羽人非獍:「羽人也不認同」月漩渦:「我也不同意」蒼:「也許你們不能認同,但此陣就是以吾性命為賭注,你們四人必須護住陣勢,卻不能有一方被破」紫宮太一:「這」蒼:「天下已毀滅殆盡,尙需要你們的力量重建中原,這是最好的打算,然而吾也不能確定對上棄天帝,你們是否能全身而退,但有希望就有生存的機會」紫宮太一:「是」蒼:「月漩渦」恨長風:「對上棄天帝,第一擊將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千萬留神」蒼:「現在來為你們解說劍奇陣你們各自所負的任務」眾人凝神一聽,:「玄聖劍奇陣,以你們四人屬性為安排,其中又以特南克斯掌劍雙行、各掌雙行,所以為四五並行,此陣以特南克斯為中心,進可攻,退可守,羽人,你的速度最快,你為第一主線,太一為主防守之盾,月漩渦,你是此陣的心眼」便慢慢說明陣法。

異度魔界、懸骨冥道·戒神臺,戒神老者現身,戒神老者:「戒神老者拜見吾皇」只見棄天帝降下,棄天帝:「自你卸下職責,守護這本寶典多久了呢」戒者:「吾皇創造寶典至今,已經無數的年頭」棄天帝:「這本寶典,記載異度魔界創立至今的秘密啊」戒神者:「是,戒神聽候吾皇處置」棄天帝:「戒神,你也是吾留下的將臣,吾將朱武交給你與補缺指導,但他們兩人卻讓吾失望,那你呢」戒者:「戒神絕無此念」只見棄天帝手一開,戒神寶典瞬間收入手中,棄天帝:「換你了」戒神老者:「是」棄天帝氣勁一震,戒神老者:「呃」瞬簡化於無,此時伏嬰師來到,伏嬰師:「吾皇毀了戒神寶典啊」棄天帝:「給予王者的寶物,豈可給了人類方便」伏嬰師:「這是正確的決定」棄天帝:「西岸的狀況如何,伏嬰師:「魔獸已經登上,屆時西岸也將面臨摧毀、不得安寧」棄天帝:「北越天海呢」伏嬰師:「北越天海,吾將再派人員下海一探」棄天帝:「嗯,伏嬰師,有兩個人即刻處理」伏嬰師:「吾皇所指是赭杉軍與伏龍嗎」棄天帝:「不論生死,帶回魔界」伏嬰師:「是」便退離,棄天帝:「脫出吾掌握的道士,你又能排出何種陣局呢,哼」

豁然之境,劍子替伯藏主運功療傷,一旁赭杉軍向劍子說明過往之事,劍子仙跡:「原來這段時日,竟發生這麼多事」便再運功療完伯藏主傷痕,伯藏主:「劍子仙跡,伯藏主耳聞甚久,多謝你為我療傷」劍子仙跡:「份内之事」布馬:「唉,這個棄天帝真正厲害到沒人性,他也真的是沒人性,這次我們,唉」伯藏主:「啊,伯藏主今日深恨無能」劍子仙跡:「兩位,非是劍子不悲,而是現在就開始沉溺於悲傷,接下來只會更加悲傷」布馬:「快一點,號召你兩名好友,三教流氓聯手打敗棄天帝」劍子仙跡:「只怕這樣仍是不樂觀啊」布馬:「你說這樣也赢不了棄天帝」劍子仙跡:「在找到對付棄天帝的方法之前,有更重要之事需辦,道友,聽你之言,讓劍子了解這場神州異變的來龍去脈,現在麻煩你與那名少年有多遠走多遠、有多隱密就藏很隱密,千萬別再出來了」赭杉軍:「嗯」塔矢亮:「嗯」布馬:「劍子啊,現在我們的戰力已經這麼薄弱,棄天帝又這麼強,我們只怕人手不夠,你竟然還要叫赭杉軍去退隱」赭杉軍:「劍子說得沒錯,現在知曉最後一支神柱的人,只剩下吾與塔矢少年,為了神州安危,吾等若不自盡便要儘速避開棄天帝的找尋」劍子仙跡:「沒錯,能避則避」伯赭杉軍:「劍子仙跡,吾會即刻尋得藏身之處,請」塔矢亮:「各位前輩,晚生告辭」便離開,布馬:「劍子啊,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劍子仙跡:「閃」布馬:「閃」劍子仙跡:「閃棄天帝,有多遠閃多遠,然後等」布馬:「等啥」劍子仙跡:「等一個反攻的契機,我住在對面的兩名好友,吾想也是坐不安穩了」

北越天海,渡天童佇立顧守著,此時眾魔兵來到,魔兵一:「啟稟大將,我等奉棄天帝之命前來,查探北越天海之中的神州支柱是否打開了」渡天童手一揮示意進行,魔兵二:「眾人進入海中」眾魔兵便開始行動。

怒海滄浪,蒼繼續說明著,:「玄聖劍奇陣,你們已經排練數回,我們今天就一試成效」恨長風:「好吧,雖然吾比棄天帝仍是相差甚遠,但是,呀」便放出三道元氣再回收,恨長風:「半身的聖魔元胎,加上氣雙流與納真神訣,若過不了我這關,面對棄天帝只有死」便抽出涅磐,:「銀鍠朱武是最接近棄天帝的魔力與特點的對手,唯有他能證明此陣的要素,是否能剋制棄天帝的元胎特徵,當然對手不止如此,再加上吾,為讓你們徹底感受,我們兩人將全力施為,若能敗吾與朱武,此功才有一線希望,紫宮太一:「前輩,我們確實感覺到壓力了」恨長風:「非也,你們將面對的是死亡的危機」蒼:「來吧,全力一搏」

三教頂峰陸續現身,神秘的紫龍又在何處?北越天海神州第三柱即將開啟,神州浩劫更趨蔓延,中原群俠要如何阻擋棄天帝之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