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小說】寶可夢地球 第四十四章<訓練家對到眼就要對戰是常識吧?>

星魂夜嵐(星魂雪嵐) | 2023-06-04 00:09:16 | 巴幣 4 | 人氣 91


 
  第四十四章<訓練家對到眼就要對戰是常識吧?>
 
  無論誰來看,肯定都會認為張禹琳的話比較多、比較健談。
 
  但實際上卻是黃乙柔比較能與季微月構成正常的對話,黃乙柔簡言不是因為他悶,是在於他覺得自己沒必要說那麼多。而對於自己的偶像,黃乙柔比張禹琳還要像個正常人──不激動、不拘謹、不恭敬,就是在面對尊重的前輩。
 
  在咖啡廳裡,季微月和黃乙柔聊起季微月的幾場公開比賽。
 
  「說起來,這場比賽我有個不懂的點。」黃乙柔用手機播放了一則YT影片,影片裡頭,季微月的鱗甲龍面對的是對方的電螢蟲,就屬性、就培育程度來看,鱗甲龍的贏面相當大,但就在電螢蟲突襲鱗甲龍的那一剎那,季微月迅速收回鱗甲龍,交換上後備的獨劍鞘,扛住了電螢蟲的意念頭錘。
 
  「超能力系的意念頭錘對格鬥系的鱗甲龍固然有很高的傷害,但鱗甲龍也不是扛不下來或者無法躲避,怎麼這裡反而換上了實力有限還受過傷的獨劍鞘?」黃乙柔的眼神中透露出不解。
 
  正規比賽中,寶可夢的交換次數有限,為何要浪費一次躲招的機會?
 
  對於季微月的這個操作,網路上面眾說紛紜,很多人認為季微月純粹是在BM(BAD MANNERS,註1)對手,但也有各路好手給出自己的想法,比如說保守起見、消耗對手、穩紮穩打等,而被最多人認同的則是知名寶可夢播報員「珍奶全糖少鹽」的解釋。
 
  既然獲得了與季微月聊天的機會,黃乙柔自然免不了親自詢問當事人。
 
  「是聯防吧。」季微星道。
 
  這個影片他看過,也讀過網友們的討論,珍奶全糖少鹽說的「聯防」是自己最傾向的答案。
 
  他倒是從沒想過親自詢問季微月,這種找不到真正答案的討論多得去,用不著為了這點小事跑去打擾季微月,反正無論是哪種可能,均值得只是個精靈球級訓練家的他學習,季微月的對戰影片他幾乎天天看、天天揣摩。
 
  「是聯防哦。」季微月微笑點頭。
 
  「果然是聯防……」黃乙柔思考起來。
 
  他也看過珍奶全糖少鹽的解說文。
 
  見黃乙柔陷入沉思,季微月溫和地笑著,沒有打擾他的思緒。
 
  「跟珍奶說得一樣,是在躲妖精系的招式嗎?」黃乙柔只能想到這個答案。
 
  龍與格鬥系的鱗甲龍被妖精系天剋,四倍傷害不是開玩笑的。
 
  「是的。」季微月溫聲說道。
 
  他不疾不徐地娓娓道來,「這個影片不能只看這一段,需要回過頭重新審視整場比賽,這樣才能發現一個疑點──為什麼對手要在屬性不利的情況下仍然使用電螢蟲與鱗甲龍對抗呢?或許只是為了消耗鱗甲龍的體力也說不定。但身為訓練家的我們需要防範各種可能性,而在所有可能性之中,我認為最危險也是機率最大的一種,是那隻電螢蟲會使用『嬉鬧』,甚至想要使用嬉鬧一擊必殺,否則電螢蟲大可以遠程騷擾鱗甲龍,如果會魔法閃耀的話就更好了,電螢蟲不至於學不會魔法閃耀。」
 
  「聯防」最重要的是時機點,這樣才能將「交換」的效益最大化。
 
  也因此,訓練家有時候的操作會令觀眾們黑人問號──他們之間的心理博弈總是在無聲無息間開始、莫名其妙地結束。值得一提的是,這種狀況造就了寶可夢對戰播報員這個職業的興起。
 
  寶可夢對戰播報員需要對寶可夢對戰足夠熟悉、也要能跟得上對戰節奏,口齒跟邏輯的清晰更是免不了,即使不曉得選手的心理活動,也得講出一段有理有據,足以令人信服的可能性。
 
  「好厲害!」
 
  張禹琳發出了感嘆,「我應該還要很久很久才能達到這種程度……」
 
  桌子旁,蓮葉童子在火斑喵面前傻笑,惹得這隻貓咪警戒地盯著蓮葉童子,生怕這個大葉子一言不和就衝過來撲倒牠──這種恥辱牠絕對不再承受第二次。
 
  相較起戲份很多的兩隻寶可夢,鐵啞鈴待在季微星的身旁一言不發,甜竹竹則是在沙奈朵的懷抱中舒舒服服地躺著──或許是因為屬於超能力系,沙奈朵散發出來的氣息令甜竹竹心曠神怡。
 
  「慢慢來就好,你們也才大一呢。」季微月問道,「都是讀寶可夢系嗎?」
 
  「對。」黃乙柔點頭,「我是淡大,張禹琳他是海大。」
 
  「微星我記得你是在高雄的踐諾對吧?」張禹琳說道。
 
  「嗯啊,不過我是讀中文系啦。」季微星苦笑。
 
  這話倒是使黃乙柔來了興趣,「沒有讀寶可夢系嗎?」
 
  黃乙柔沒有想到季微月的弟弟居然不是讀寶可夢系,而且季微星自己就已經有了兩隻寶可夢,其中一隻還是極為稀有的鐵啞鈴,這樣的條件不走寶可夢的路嗎?
 
  「因為一些原因。」季微星攤手。
 
  這個問題實在太難解釋了,季微星一律是含糊其辭地帶過。
 
  「但是我確實是以訓練家為目標,只是先讀個中文系。」
 
  季微星邊說邊看了眼鐵啞鈴,正巧鐵啞鈴也看向了他。
 
  季微月笑了,「那正好,你們要來一場對戰嗎?」
 
  「可以。」黃乙柔點頭。
 
  「當然好呀!蓮葉童子跟火斑喵都打到膩了!」張禹琳躍躍欲試。
 
  「蓮葉?」蓮葉童子疑惑,牠什麼時候打到膩了?
 
  跟小喵喵玩,挺好的呀?
 
  季微星卻是傻眼,「等等,這是要我各派一個對戰一次嗎?」
 
  「是甜竹竹還不能夠正式對戰嗎?」張禹琳在北車找路的時候有聽季微星說過甜竹竹是他的第二隻寶可夢,而甜竹竹如果沒有訓練過的話,戰鬥力基本上等同於零。
 
  「可以是可以。」季微星把甜竹竹從沙奈朵的腿上抱了過來,輕輕捏了捏甜竹竹嫩綠的花萼,搞得小傢伙小臉萌懵,「就是不知道這小傢伙有沒有心理準備。」
 
  「麻幾?」怎麼回事?
 
  「要打架啦──」
 
  「麻?麻!」哦,那好呀!
 
  季微星抬頭看向張禹琳與黃乙柔,「嗯,看來可以。」
 
  張禹琳:「……」
 
  所謂的心理準備就是這麼敷衍的嗎?
 
  ────────────
 
  註1,BM簡單來說就是,你可以結束比賽,但偏偏要花更多的時間及操作來結束比賽,拖長整體時間來秀你的操作,往往被視同挑釁。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