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原創星球參賽作品】第九百九十九號世界線的童話革命!

阿紫 | 2023-05-10 15:32:18 | 巴幣 166 | 人氣 285

新坑
資料夾簡介
放一些有的沒有的小說,基本上不會有下文

嗯對,我的封面還只有草稿,之後再慢慢生出來(因為還有抽獎的圖還沒畫完XDD)
總之這次是參加了第三屆的原創星球寫作爭霸戰,小說標題則是《第九百九十九號世界線的童話革命》,是結合了時間輪迴與勇者魔王的戰記類(?)故事,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連結放在這裡。然後可以順便幫我收藏+推票,那邊的觸擊率好像跟推票有關(其實我也不是很懂XD)

原創星球的比賽我是第一次參加,那邊的環境也是這幾個月才逐漸熟悉的,總之按照各大比賽慣例好像都可以釋出前百分之二十當作宣傳,所以這裡我就先放個序章,有興趣的可以到上面的網址去看(雖然現在也才寫了一萬七而已)。

這次其實在很多地方都糾結蠻久的,最困擾我的果然還是字數問題。畢竟原創星球那邊爭的是商業向小說,可以的話當然是能在第一時間吸引到讀者目光最好,但偏偏我的序章就寫了七千多字,然後自己本身又有「一下子不小心講太多」的習慣,所以常常爆字數,然而,如果像當初蒸氣歌劇那樣,能砍則砍的話,又會變成「好像哪裡少了點什麼」的感覺,因此這部分猶豫蠻久的,最後還是打算先整個寫完再說(應該啦),希望不要再爆字數了砍字好痛苦QQ



以下是故事簡介:

「──打倒魔王,真的能稱作拯救世界嗎?」

那是個很遙遠的故事了。
人類與魔族的戰役已經邁入後期。在前幾代勇者的犧牲下,第五代勇者艾喀羅斯終於透過種種戰略,將魔王逼入絕境。
眼看人類勢如破竹,艾喀羅斯聯手極寒之地的北域將軍,打算執行最終階段的作戰。
然而,計畫施行前夜,北域將軍卻收到一封密函。
「不要前往迷宮,否則所有人都會死。」

此時的眾人尚未察覺,這是一個橫跨過去、現在與未來,巨大陰謀的開端……
以這封信為導火線,種種事情開始產生連鎖,勇者不得不追尋世界背後的真相。

世界的謎團被抽絲剝繭、開始浮上檯面,在無數世界線的盡頭,勇者所看見的究竟是──

作品KEY亮點:
※輕鬆易讀的奇幻題材!無厘頭勇者x吐槽役女神關,以及……蘿莉魔王!
※獨樹一格的魔法設定!想要使用冰魔法得先降低空氣分子的動能……咦?
※層層反轉與伏筆回收&童話故事背後的真相!?令人意想不到的劇情!



以下是序章正文:


        「──到這裡就是盡頭了嗎……」
        皮靴踩破地上的水窪,聲音在廣大的空間裡迴響。
        穿過似無止盡的迴廊以後,原本昏暗狹窄的視野頓時變得豁然開朗。艾喀羅斯左右環顧,確認這裡是迷宮盡頭的房間。
        弧形牆壁與天花板相連,形成一道漂亮的弧線。整個空間呈現半球形。
        雖然沒有燭火照應,刻在牆壁上的魔法文字卻發出淡淡的藍色波光,使得整個空間染上了夢幻的水色。
        此處是名為帕姆斯神殿的古代遺跡。帕姆斯神殿位於一座古代迷宮的中心,迷宮的結構錯綜複雜,而且還設有重重陷阱,就算是實力頂尖的戰士也未必能到達盡頭。
        然而艾喀羅斯卻憑著一己之力來到這裡。
        ……雖說能不能贏過遺跡的主人又是另一回事了。
        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艾喀羅斯把視線往上一抬。
        位於房間的正中央,有個懸浮在空中的祭壇,距離地面約略十公尺。或許是靠著魔法之類的技術才讓它能飄在半空中。
        「還想說是什麼人能憑隻身之力來到這座神殿的盡頭……果然是你嗎?勇者。」
        聲音從祭壇上傳來。艾喀羅斯定睛一望,看見一名外表冷若冰霜的少女,正以孤高的雪色雙眼俯視自己。
        銀色的長髮如細絲般垂下,長度通往腰際。少女身穿白色禮服,如同薄紗一般的絲綢微微透光,令衣服底下的肌膚若隱若現。而就連禮服下的肌膚也純白如雪,使得這名少女宛如只由白色所構成,沒有其他雜質。
        她的聲音裡不帶任何感情,以看待螻蟻般的眼神藐視著艾喀羅斯。
        「原來如此……白長直嗎。是個相當合我胃口的屬性呢,除此之外還是個傲嬌……不,看這樣子應該是高冷吧。真可惜哪……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多一點『嬌』的屬性,這樣一來白長直的人設就完美了。」
        「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看著開始自言自語的艾喀羅斯,少女冷冷說著。雖然曾聽說過這一代勇者是個不太正經的人物,但少女無法理解艾喀羅斯說的內容,因此也無從判斷。
        「嗯,聽不懂嗎?好吧,我來告訴妳。所謂的傲嬌指的就是──」
        「你的話太多了──【冰晶長槍】。」
        沒有等到艾喀羅斯把這些沒用知識說完,少女直接用攻擊打斷艾喀羅斯的話。
        身邊的氣溫驟降,空氣凝聚為冰霜,最後化為一把外型酷似長槍的尖刃。隨著少女呢喃出招式的名稱,冰刃毫不留情地射向艾喀羅斯。
        冰晶瞬間轟向地面,在周圍揚起一陣寒氣。
        物質系魔法【冰晶長槍】。
        那是利用魔法奪走周圍空氣分子的動能,使得空氣瞬間結冰,並將這些動能附加到冰晶身上,讓冰晶能以最快速度投擲而出的招式。
        儘管這招看似簡單暴力,卻不易施行。少女能熟練地在一瞬間把招式完成,其魔法造詣之高,就算說爐火純青也不為過。
        只不過──
        
        「呼……哈……真是好險。不要在別人講解性癖的時候忽然發動攻擊啊!妳這不識相的傢伙!」
        艾喀羅斯毫髮無傷。他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攻擊,現在正站在長槍所轟出的坑洞旁。
        若是一般情況,這傢伙理應在反應過來之前就被碎屍萬段。
        雖然是個不正經的傢伙,但他的實力果然不負勇者之名。
        「果然沒辦法一擊解決嗎……」
        少女低語,並向前邁出腳步,從平台頂端一躍而下。
        她的身姿十分輕盈,悄然落下的她就如同白雪似的,在半空中慢慢飄落,令人懷疑她是否具有重量。
        「原本還打算一擊解決啊……看來妳對自己的身手相當有自信呢,【第七魔女】卡兒蕾娜。」
        少女輕巧落地的同時,艾喀羅斯也抽出自己背上的寶劍,並喊出少女的名諱。
        「看來你是特地調查過關於我的事情才來到這裡的。」
        聽見艾喀羅斯直喊自己的名號,卡兒蕾娜瞇起雪白的眼睛,罕見地提高警覺。
        「這不是當然的嗎。誰會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挑戰身為魔大陸八大魔女之一的妳啊……」
        「也是。更何況沒有充足的準備,是不可能來到神殿最深處的。」
        「對吧。」
        
        【第七魔女】卡兒蕾娜。
        那是響徹整個魔族大陸的名字,同時也是少女的真名。
        魔大陸總共有八位魔女,包含身為魔王的【零之魔女】在內,由這八名魔女共同掌握整個魔大陸的興衰。
        無論是經濟、軍事、民生……全都由這八名魔女一手包辦。她們各個具有深不見底的實力,並統領著魔大陸、維持魔族內部的和平,幾乎可說是魔族的中心支柱。
        反過來說,在人類與魔族開戰數十年的現在,打倒八大魔女會給整個戰況帶來莫大的影響,甚至將人類導向勝利──於是,魔女們成了首先被討伐的對象。
        卡兒蕾娜明白自己勢必得和艾喀羅斯一戰,因此也做好了覺悟。
        
        「報上名來,勇者。」
        「第五代勇者,艾喀羅斯。」
        「魔王幹部‧【第七魔女】卡兒蕾娜。」
        「請多指教了,魔女。」
        艾喀羅斯架起劍。
        「彼此。【真劍召喚】。」
        與此同時,少女──卡兒蕾娜也透過空間系魔法,召喚出兩把細長的銀劍。銀劍做工精緻,劍身刻有密密麻麻的魔法文字,銳利的劍峰閃爍銀白光輝。
        隨著兩人做出預備架式,周圍的空氣開始升溫、躁動。明明雙方都還沒有半點動作,彼此散發出的壓迫感卻已經來到頂點,若是有第三者在場,恐怕已經被震懾得無法動彈。
        然後──戰火一觸即發。
        「【簡易強化】!接招吧!」
        率先發動攻擊的是艾喀羅斯。他使用物質系魔法【簡易強化】,讓身體狀態在一瞬間到達顛峰。接著他將腳步用力一跨,衝向眼前的魔女。
        雙方距離急速縮減,艾喀羅斯如同旋風一般襲來,手中的寶劍發出金色光輝,並在路徑上劃出一道殘影。
        然而……
        「太輕了!」
        卡兒蕾娜揮動左手的銀劍,擋下艾喀羅斯的攻擊。劍身交鋒使得火花四濺,看得出艾喀羅斯使出了全力,但卡兒蕾娜卻不為所動。
        趁著交鋒時露出的破綻,卡兒蕾娜高舉右手的銀劍,朝艾喀羅斯揮下。
        「唔!」
        艾喀羅斯連忙閃避。
        卡兒蕾娜的銀劍刻有魔法文字,能夠發揮出有別一般銀劍的特殊能力。在不清楚那個能力是什麼的情況下貿然接招實在太危險,因此艾喀羅斯只能選擇拉開距離。
        兩人的距離再度拉到十五公尺左右。以劍戰鬥的話稍嫌太遠,以魔法戰鬥又顯得太近。
        
        「雖然看似鬆懈,不過你其實是個謹慎的人呢,勇者。表面上看似莽撞地朝我攻擊,卻已經分析出我有可能使用哪些招式,並隨時提高警覺應對──你的眼神是這麼告訴我的。」
        「才一次交鋒就看出這麼多了嗎……」
        艾喀羅斯冒出冷汗。敵人比想像中來得棘手。
        【第七魔女】卡兒蕾娜的戰鬥能力不高,在八大魔女裡面只能排到最後,但她身上卻具備某種特質,讓她能穩居八大魔女之位。
        卡兒蕾娜有『魔眼』。
        凡是具有特殊能力的眼睛都被稱作魔眼。而卡兒蕾娜的魔眼在這當中尤為突出,能夠透過分析對手的小動作,進一步窺見敵人的內心,並且預測對手的行動。
        「再多交鋒個幾回吧,這樣一來我就能看出更多。」
        如此說著的卡兒蕾娜,甩動手掌上的銀劍,並重新擺好攻擊架式。
        然後──攻擊。
        「唔!」
        沒有等艾喀羅斯重整架式,魔女的劍已經直逼艾喀羅斯的鼻尖。艾喀羅斯連忙閃避,但魔女的速度超乎他的想像,劍鋒以毫釐之差劃傷自己的臉龐。
        「原來如此,身體反射性地往右邊側身……換句話說,你習慣以左側做為發力點。」
        「!」
        魔女一邊攻擊一邊分析艾喀羅斯的動作,並針對艾喀羅斯的慣性動作出招。
        卡兒蕾娜毫不留情地繼續追擊。雙方的劍尖如同閃光一般在空間裡起舞,蹦出的火花使得戰鬥逐漸白熱化……
        「你的把戲也不過如此嗎?雖然劍術了得,但也僅止於此。所謂勇者終究只是徒有名號的凡人罷了。」
        「這麼一針見血反而讓人覺得刺耳啊……可惡,接招吧!」
        激烈交鋒無數次之後,艾喀羅斯才終於看清楚卡兒蕾娜的攻擊套路,並從中反擊,打斷魔女的攻勢、暫時取得了喘息的機會。
        
        「這下得速戰速決才行了啊……」艾喀羅斯喘了口氣,同時向卡兒蕾娜提問。「魔女啊,妳知道戰鬥中最該堤防的是什麼樣的敵人嗎?」
        「誰知道呢……可能是比我強大的敵人吧。你雖然強,但實力並不及我。」
        「確實,單論力量的話我還遠不及妳,所以妳答錯了──」
        艾喀羅斯擠出笑容,然後……
        消失了。
        
        宛如殘影一般,還沒等他說出正確答案,艾喀羅斯已經消失在卡兒蕾娜的視線裡。
        下一瞬間。
        艾喀羅斯出現在卡兒蕾娜身後。
        「真正的答案是『會動腦筋的敵人』。」
        「!?」
        鏘──!
        艾喀羅斯冷不防地朝卡兒蕾娜奮力一擊,而魔女僅能勉強反應過來、把勇者的攻擊擋下。
        艾喀羅斯的速度快得令人難以置信,一時讓卡兒蕾娜錯估情勢。
        ──速度忽然變快了?不……是一開始的時候刻意放慢速度,讓我產生「勇者的腳程只有如此」的錯覺嗎?
        卡兒蕾娜心想。
        「因為妳有魔眼,所以總習慣直接相信自己看見的事實,而不去懷疑那件事實的真偽。因此當妳先入為主地認定『勇者的速度只有如此』,就會被趁虛而入,像是現在這樣!」
        「唔!」
        艾喀羅斯加強力道,使得魔女不得不用兩把銀劍同時抵擋攻擊。
        力量相互碰撞,但這次艾喀羅斯完全壓制住卡兒蕾娜,讓眼前這名魔女連點反擊的空檔都沒有。
        然後,艾喀羅斯繼續說下去:
        「除此之外,妳還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先入為主地認為勇者一定是個劍士,卻沒考慮過我精通魔法的可能性!」
        「!?」
        「──【火炎炮】。」
        隨著艾喀羅斯吆喝招式的名稱,卡兒蕾娜瞪大雙眼。
        大意了。
        因為艾喀羅斯的劍技了得,就擅自覺得他沒有其他技能;因為前幾代勇者都是劍士,就下意識地認為艾喀羅斯也是如此,結果反倒被將了一軍。
        
        火焰在半球形空間的頂端凝聚、淬鍊,成為一顆直徑將近一公尺、能夠熔化萬物的火球。
        ──躲不掉……!
        就算如今想要拉開距離,艾喀羅斯也已經壓制住自己,根本無法移動。卡兒蕾娜勢必會中招。
        「你打算和我同歸於盡嗎!?」
        卡兒蕾娜失聲大喊。
        「怎麼可能嘛。火球降下的那一瞬間我就會閃開了,到時候就是看妳閃避的速度夠不夠快囉。話說妳原本那種高冷的人設已經蕩然無存了耶,是因為火球太熱情了嗎?」
        艾喀羅斯露出狡猾的奸笑。
        「你這傢伙……唔,為什麼沒辦法抵銷……!?」
        卡兒蕾娜試圖用自己的魔法加以干擾,抵銷艾喀羅斯的攻擊,然而火球本身卻無動於衷,周遭的溫度節節攀升。
        照理來說,物質系的魔法都可以透過科學原理加以干擾。艾喀羅斯的【火炎炮】是透過燃燒反應所形稱的招式,只要用魔法消除周圍的氧氣,就能有效抑制這一招……不過,無論卡兒蕾娜再怎麼阻止,盛大的火焰依舊沒被捻熄。
        「讓我猜猜看,妳現在正想要阻止燃燒反應的進行,卻發現我的招式完全不受影響對吧。」艾喀羅斯保持著壓制對手的狀態,挑釁地說著,「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從根本改造了【火炎炮】的原理──這才不是什麼燃燒反應,而是核融合。」
        「你說……什麼?」
        核融合。
        透過將原子核結合,進而產生巨大能量的反應。雖然也會產生高溫,但與燃燒反應在本質上是截然不同的東西。
        以現階段的技術根本無法阻止核融合進行,換句話說,沒辦法以魔法干擾艾喀羅斯的招式。
        經過艾喀羅斯改良的【火炎炮】儼然就是一顆小型太陽。
        
        「永別了,魔女。」
        艾喀羅斯從卡兒蕾娜身上跳開。然後,火球以最高速度從天而降──
        
        轟──!
        
        狂亂閃爍的強光,使得眼前的世界暫時變成了一片黑與白。周圍的空氣為之撼動、大地搖晃不停。
        【火炎炮】毫不留情地吞噬萬物,筆直的輾壓在卡兒蕾娜身上。
        雖然艾喀羅斯事先已經在自己的披風上寫下魔法文字,使得披風能夠抵禦爆炸產生的層層衝擊,但強大的威力依舊使他難以站穩。
        
        爆炸結束後,周圍瀰漫著滾滾濃煙。
        
        地面被打出一個媲美隕石坑的凹洞──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喂喂……真的假的啊……」
        待煙霧散去之後,艾喀羅斯楞楞說著。
        儘管剛才的衝擊如此強勁,但地面卻沒有出現半點坑疤。反倒是……
        
        半球形空間的天花板不見了。
        
        「真有一套呢,勇者。」站在爆炸中心的卡兒蕾娜淡然說道。她腳邊的地面都已經被燒得焦黑,但本人卻沒有受到一點損傷。「如果我沒有使用銀劍的話,現在恐怕已經一命嗚呼了。」
        「……什麼意思?」
        「我的兩把銀劍刻有魔法文字,因此分別具有不同的特殊能力,這點應該一目瞭然吧。」魔女揮動自己手上的銀劍。「左手這把,可以抵消所有物理上的攻擊。」
        「……原來如此,難怪一開始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我擋下來了。」
        「至於右手這把──則可以反彈所有魔法。」
        「!」
        「我把你的【火炎炮】反彈了……雖然威力強大得難以置信,但只要那招的本質是魔法,就能被反彈回去。」
        卡兒蕾娜淡然說道後,抬頭往上一瞧。
        頭頂的祭壇以及天花板早已被【火炎炮】炸得灰飛煙滅,不見一點痕跡。如今抬頭只能看見無暇的天空。
        此時是晚上,能夠清楚看見高掛頭頂的紅色月亮,以及稀疏的閃亮星點。
        「你的敗筆在於,火球降下的時候沒有和我一起承受攻擊。如果不讓右手的劍尖碰到你的魔法,我現在早就死了。」
        「這樣的話我也會死掉好嗎。可惡,妳比我想像中還要棘手啊……」
        艾喀羅斯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自己最得意的招式已經被看見了,這樣一來在後續的戰鬥只會更加不利……
        「剛才那招已經是你的王牌了嗎?若真如此,你現在已經沒有任何能夠取勝的機會了。」
        「這可難說啊……」
        冷汗從艾喀羅斯額頭滑落。
        雙方重新擺好架式,準備再度交鋒。
        
        ──倘若這次沒能取勝的話,自己就會敗北。啊……不太妙啊。
        艾喀羅斯自嘲似地想著。
        然後,他重新調整呼吸。
        屏除所有想法,讓自己的靈魂與劍化為一體,全神貫注於接下來的一擊。
        或許是艾喀羅斯的錯覺,總感覺時間的流逝逐漸變慢、躁動的空氣也漸漸安靜下來。
        接著,就在一切變得沉寂之時。
        
        唰──!
        
        彷彿閃電一般,只在轉瞬之間,艾喀羅斯已經來到卡兒蕾娜面前,把劍側身劈下。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而且比剛才的任何攻擊都還要迅速。其速度之快,甚至超越了聲音。
        魔女雖然勉強反應過來,並用兩把銀劍抵禦攻擊,然而……
        「什麼!?」
        鏘。
        金屬落地的聲音回響於四周,回過神來的時候,卡兒蕾娜才發現右手那把「可以反彈所有魔法的劍」被削成兩半。
        「古老的魔族都有一個陋習,就是將魔法與物理區分開來,認為兩者是截然不同的東西。身為魔女的妳果然也有這種習慣……應該說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嗚……!」
        艾喀羅斯沒有停手,靠著力量壓制住卡兒蕾娜。而卡兒蕾娜則因為自己的武器被砍斷而亂了陣腳,現在只能靠著左手的銀劍勉強抵抗。
        「因此『反彈魔法的劍』才會不具任何物理抗性,而『抵銷物理攻擊的劍』想必也沒辦法抵抗魔法攻擊。」說著,艾喀羅斯騰出自己的右手,並握住卡兒蕾娜的銀劍。儘管只是輕輕碰觸,但銳利的劍峰依舊讓艾喀羅斯的手掌滲出血來。「【崩壞】。」
        「……!」
        框。劍身應聲斷裂。
        物質系魔法【崩壞】是結合了氧化、風化、侵蝕等諸多反應而成的複合型魔法。在這些反應的作用下,卡兒蕾娜的銀劍瞬間碎成好幾塊。
        「原來如此,雖然號稱『抵銷物理攻擊』,但終究只能吸收衝擊罷了,面對其他反應依舊毫無招架之力──換句話說,妳對『物理的本質』其實毫無概念。」艾喀羅斯一邊說著,一邊向魔女攤開自己流血的右手,「妳也察覺到了吧──妳之所以會敗北,就是因為魔族的科學技術在這三十年間已經落後人類一大截了!」
        魔族雖然既強大而且長壽,卻也是個陳腐的種族。悠久的生命使得他們不曾歷經變革,魔法與科學技術都停留在從前,所以才會被人類日以繼夜研究出來的科學擊敗──就像現在這樣。
        兩把武器都遭到瓦解,卡兒蕾娜已經被逼到絕境。
        ──人類靠著魔女不理解的技術取下我的首級……在我那漫長壽命的盡頭,迎來的竟是這種荒誕的結局嗎?不行,不能在這裡結束。我還有自己的使命……!
        臨危之際,卡兒蕾娜的心頭燃起一股力量。
        就算雙劍被斬斷,自己還有魔法。只要還存有一口氣,卡兒蕾娜就還能夠戰鬥。
        這想必是最後一擊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才不會在這裡輸給你──!【空轉冰晶】!」
        卡兒蕾娜大聲呼喊,冷靜而冰冷的模樣早已被情緒覆蓋。
        這是結合了自己所有的情感、卡爾蕾娜最後的反擊。
        空間遭受扭曲、氣溫驟降,空氣在瞬間凝結成霜。卡兒蕾娜透過空間轉移的方式,從冰河之地轉移了數以百計的冰刃,並透過【冰晶長槍】的原理,讓這些冰刃一口氣對準艾喀羅斯。
        然而……
        
        這些冰晶還沒發射出去,卡兒蕾娜就發現不對勁之處。
        ──自己、完全動彈不得。
        
        力量像是被吸去一般,完全使不上力。
        別說使用魔法,就連站立都有困難。
        卡兒蕾娜雙腳一軟,跪坐在地。而招式也隨之瓦解。
        「你……做了什麼?」
        看著一步步走向自己的艾喀羅斯,卡兒蕾娜吃力地發問。
        「妳說呢?」艾喀羅斯收起寶劍,在卡兒蕾娜面前蹲下來。「雖然妳的魔眼能夠很精確地分析情勢,但並不代表能夠綜觀大局。妳的視線總停留在我身上,卻沒注意到其他不對勁的地方。」
        「什……麼?」
        「看看天空,再看看地上吧。」
        「……?」
        順著艾喀羅斯的話,卡兒蕾娜將視線往上抬。血紅色的月亮高掛在天,與平常沒有什麼差異。她接著把視線望向周圍的地面。戰鬥所留下的刀痕、爆炸的痕跡,以及冰晶的碎片……看似沒有什麼異常,但──
        「發現了吧,這是簡易魔法陣。」
        「!」
        沒錯。
        撇開掉落四散的冰晶不談,以爆炸留下的焦痕為圓心,再加上看似凌亂卻隱藏著某種規則的刀痕,以及透過月光照射所反映出來的影子……雖然粗糙,但這幾樣東西確實拼湊成魔法陣的架構。
        所謂魔法陣是將魔法畫成圖形發動的技術。由於魔法陣的圖案能夠根據發動者對魔法的理解自行改編,因此卡兒蕾娜一時之間根本沒有察覺,不過艾喀羅斯確實準確地控制戰鬥進行,並巧妙地畫下魔法陣。
        他早就算好了。要是最初的火球沒有奏效,就以魔法陣解決魔女。
        「【命格破壞】──這是我透過這座魔法陣發動的招式,能夠直接從靈魂層面封印對手。不過因為畫得很簡陋,所以目前只能暫時讓妳無法行動而已,等一下我會再畫得更完整。總之妳已經輸了,【第七魔女】。」
        「不可能……!【命格破壞】是只有魔王會使用的禁術,為什麼你會使用?」
        「這個嘛,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呢。為什麼魔王會使用我的招式呢?」
        打著馬虎眼的同時,艾喀羅斯使用魔法製造水銀,開始在地上畫下圖樣。
        隨著艾喀羅斯將魔法陣補得越完整,卡兒蕾娜的意識就越來越模糊。意識矇矓之際,她發覺艾喀羅斯的身影莫名和『某人』重疊。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嗎?我是勇者。」艾喀羅斯說著,畫下魔法陣的最後一筆。「除此之外,還是個名為艾喀羅斯的凡人。」
        他喃喃說道。不過魔女已經陷入永遠的沉睡,沒有聽見艾喀羅斯的話。
        
        
        那天,人類第五代勇者艾喀羅斯,靠著孤身一人擊敗了【第七魔女】卡兒蕾娜。
        魔王底下的重要支柱接連倒下,艾喀羅斯在這幾年內靠著自己的戰略,接連擊敗敵人的重要主力,讓長達三十年的戰爭終於看見一絲曙光。
        一直以來節節敗退的人類終於抓到反擊的機會。而創造這個機會的不是別人,正是第五代勇者艾喀羅斯。
        戰爭──終於進入最終階段。

創作回應

緬因吉
希望阿紫能有好成績!
2023-05-10 19:13:35
阿紫
謝謝緬大!
2023-05-10 20:40:07
bbp123
有點像勇者辭職的風格,然後還沒看到蘿莉魔王,被騙了(X
2023-05-10 20:27:11
阿紫
勇者辭職還沒看過XD 蘿莉魔王可能要等到第三第四章才會出來了XD
2023-05-10 20:40:5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