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雷迪新作試閱】《轉生不死鳥拿出腳踏實地的真本事!》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 2023-02-03 07:36:44 | 巴幣 1358 | 人氣 468

好久不見了各位!

時隔一年,經歷風風雨雨和懶惰,我決定在2023年重出江湖,再次參加小說比賽

花了一整年調整心態,總算能順利不受心魔把故事寫出來,然而這次的故事題材,我想在比賽很吃運氣吧XD

但我希望能保持顆不斷產出作品的心,就算好一段時間沒寫,我依然沒放棄寫作,所以希望有看到的各位,能欣賞我這次的作品!

沒意外這篇作品會參加原創星球第三屆比賽,那麼廢話不多說,附上試閱內容吧~

故事簡介:

出車禍死亡的我,轉生到充斥著魔物「多尼坦」的異世界,還變成稀有幻夢種——神炎隼。
擁有火焰及治癒能力,甚至死亡還能重生,明明是無敵的不死鳥,可我卻面臨鳥生最大的危機。
「……實不相瞞,我有懼高症!」
沒辦法飛的炎鳥,跑得慢、跳得矮、力氣還很小……這豈不是一隻任人宰割的火雞!?
但為了實現心愛少女的願望,我將背負起戰鬥的使命,跨越重重困難——
無法飛翔又如何!生而為鳥的我,該拿出「腳踏實地」的真本事了!



第一章:生而為鳥,我拒絕飛翔

  黑暗。

  純粹的黑暗,無法透過雙眼辨識現實與夢境,只能任由意識徘徊在漆黑之中。

  我的身體捲縮在一塊,就像擠進狹小的箱子般,貌似被困在什麼裡面。

  ——呼。

  外頭好像有什麼聲響。

  ——呼、呼……

  我想離開這個地方。

  意外地,這空間只要輕輕推一下就裂開了,我試圖用全身擠壓牆壁。然而隨著破壞地方越多,冷空氣也悄悄地從裂縫中竄了進來。

  最後,在經過幾番掙扎之後,光線終於映入我的眼簾——

  「……呼哈!」

  我展開四肢,成功擺脫困住我的東西了。

  ——呼呼呼呼呼呼呼!

  與此同時,強烈的風壓劃過我的臉龐。

  原來那些呼呼聲是風製造出來的呀,不過話說回來,這地方還真有點冷。

  但好在我身體披了許多羽毛,抵擋住了大部分的冷風。

  ……………………

  咦,羽毛?

  不知為何,我身體黏了無數片色澤亮麗的羽毛,在大體為紅色為基礎下,羽毛邊緣用七彩色來點綴,美麗程度可稱得上是藝術品。

  隨著自我觀察,發現的異樣也越來越多。我的身高異常地矮小,而且還感受不到手指的關節。

  我緩緩伸直右手臂,結果眼前不是我所熟悉的右手,而是一片羽翼。

  咦,咦咦咦!?

  一股不妙的預感湧現心頭,隨即,我的視線餘角也發現到剛剛被我推破的牆壁碎片。

  是蛋殼。

  困住我的是如鴕鳥蛋……不,是比鴕鳥蛋還大兩倍的蛋殼。

  就目前得知的資訊來看,身體的羽毛、困住我的蛋殼、以及變成翅膀的雙手,難道說……

  「——我變成一隻鳥了!?」

  冷風又再次輕撫我的羽翼,每呼吸一口氣身體就傳來冷艘感,我很清楚這不是一場夢。

  原來如此,我好像都明白了。

  ——我死了,然後轉生成鳥。

  從原本世界死去,並轉移到另一個世界重獲新生命,這與近代流行的「異世界轉生」可說是一模一樣。

  看樣子今世註定當一隻猛禽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剛孵化的我不是幼體,身上的羽毛長得相當完整。

  雖然很那悶,但比起這個,我還是先確認一下自己身處的地方吧。

  照鳥類的習性來說,為了讓蛋能安穩孵化,父母應該都會將蛋藏在樹上、或者岩洞裡面。

  但感覺我待的地方特別奇怪,放眼望去是遼闊的峽谷,我似乎在高山上的樣子。

  為了確認自己的住處,我稍微轉動頸部,環視周遭地形。

  「…………」

  然而,我的周遭空無一物。

  沒有藏匿用的草木枝葉、也沒有隱蔽用的岩石。

  不過,若要形容我的所在之處也是可以,我想用那個單字最貼切了。

  懸崖。


※※※


  如果我有幸找到母親,我一定當著她的面斷絕母子關係。

  到底誰會把小孩生在懸崖上啊!這不是風一吹就變成蛋花湯了嗎!

  好在我及早出生,不然恐怕又要死一次了。

  唉,還是趕快離開這裡吧。

  「嘎嗚……」

  咦?

  「嘎嗚嗚嗚……」

  我後方突然出現野生動物的低鳴聲。

  藉著鳥優秀的視力,我朝聲音方向看去,然而在陰暗的暴雪中,出現數顆金色雙眼。

  隨後,潛藏的暗影現身了。

  ——是八隻灰狼。

  而且不是普通的灰狼,牠們前後腿間連結著皮膜,就像飛鼠的皮翼一樣,是原本世界沒有的生物。

  牠們一邊虎視眈眈盯著我、一邊橫向步行,最後八隻逐漸分散開來,對我佈陣成一個包圍網。

  欸欸,不太像是來和我交朋友呢!牠們一看就是自然界的獵人,而我是獵物。才剛轉生就要被吃掉了嗎,我說老天爺,我上輩子沒欠你耶!

  ……等等,冷靜一點。

  仔細想想,這連危機都稱不上吧。即使牠們將我逼到懸崖邊,也不可能抓得住我呀!

  原因當然不用多說,就算沒有某牌子的飲料,我也有一對「翅膀」!

  哼哼,區區的陸地生物,竟敢試圖獵捕掌握領空的我嗎?真是可笑。

  做為一隻鳥類,飛行技巧早就烙印在我腦海中了,只要將赤紅的雙翼展開,再輕輕蹬地一跳,我便帥氣地飛向天空。

  根本沒什麼難度,好,要飛囉!

  我視線邁向無垠的天之海,接著展開雙翼,雙腳如推進器般開始蓄力。

  「…………」

  嗯,就是這樣!不用想太多,趕快飛吧!

  「…………」

  沒什麼好猶豫的,我肯定能做到的!

  「…………」

  肯定做得到的。

  「…………」

  肯定……

  隨著一陣冷風從我身旁拂過,我就像凍結一樣佇立在原地。

  好吧,貌似碰上一點小麻煩了。

  正如現在的樣子,我,一動也不動。彷彿十萬斤的重力壓在我身上。

  看來勢必得承認了……其實我沒辦法在天空飛翔。

  至於原因,當然不是翅膀受傷,也不是我太肥。

  而是我「拒絕」飛翔!

  沒錯,就像七歲的小孩抗拒吃青菜一樣,我抗拒飛翔的心情如鐵般堅硬。

  但這可不能怪我,畢竟我的問題,絕對是鳥生中最大的危機——

  「……實不相瞞,我有懼高症!」


※※※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只能在路上行走的鳥,豈不是隻鴕鳥而已嗎……不,鴕鳥至少跑的飛快,我根本是隻等著被宰割的雞!

  「嘎嗚嗚!」

  糟糕,牠們似乎察覺到我飛不走,逐漸離我越來越近了!

  在危機時刻,我腦筋突然轉得非常快,我努力想著其他辦法。

  「……對了!」

  既然到異世界,那肯定不會照著原本世界的法則走吧。

  光是存在原本世界沒有的灰狼,就足以證明這裡是奇幻世界,而奇幻正是能使用「魔法」的證明!

  我一定也蘊藏著什麼特殊能力吧,如此心想的我,開始在腦海中想像——

  「開啟選單『技能欄』——」

  像近代流行的VR遊戲一樣,我閉上雙眼試著想像RPG遊戲介面。

  照異世界轉生的設定,等等應該會有「語音」來指引我。不管是技能還是特殊能力都能一目瞭然。

  我靜靜地等待著……

  然而,什麼事都沒發生。

  咦?

  「『開啟選單-資訊欄』!」

  沒有反應。

  「『開啟選單!技能! menu! skill!メニュー!スキル!」

  不管講哪國語言,依舊沒有反應。

  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這個世界沒有技能設定,我也沒有魔法,就只是一隻紅色的雞。

  「完、完蛋了……」

  在我耍笨的期間,灰狼群已經壓低身子,準備朝我撲面而來。

  ——吼吼吼吼吼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過,就在這之際——一道尖叫聲突然響遍整座山谷。

  ……嗚呃啊啊啊!?那是什麼怪聲!

  與此同時,那群原本要撲向我的灰狼,突然也停止動作了。

  緊接著,牠們像發了瘋似的,紛紛朝左右邊的懸崖往下跳,像飛鼠一樣滑翔遠去。

  咦,原來那群灰狼會飛呀!牠們連結前後肢的毛皮不是裝飾品。

  不過為何突然逃走?更正確來說,為何在聽見那詭異的叫聲後就四處逃竄呢?

  一股不好的預感從我心中油然而生。

  ——吼吼啊啊啊!!!!

  又、又是那噪音!這叫聲聽得讓人頭皮發麻,怪噁心的……

  若要比喻的話,就像嬰兒用力哭泣的尖銳聲,但又像酒醉大叔胡鬧亂叫的粗曠聲,總之就是會對精神造成衝擊的聲音。

  沒過多久,地表的震動越來越鮮明,而恐怖聲音的主人也出現了。

  是一隻下巴長著青蛙囊袋的迅猛龍。

  牠體高約有三十公尺長,除了尖嘴下長了顆囊袋之外,頭頂上還長了鑽石般剔透的犄角。

  原來灰狼逃走是因為有天敵過來了,這正是所謂食物鏈中一物剋一物吧。

  但我永遠是食物鏈的底層。

  那隻迅猛龍看見我之後,沒有馬上朝我猛奔過來,而是膨脹下巴的囊袋,然後——

  「吼吼啊啊啊!!!」

  ……嗚!

  果然這聲音不單純,不只難聽,還讓我腦袋昏昏的。

  彷彿高唱著邪教異曲,讓聽見的人頭痛欲裂。可想而知牠的捕食手段,就是利用這聲音來使獵物動彈不得。

  再這樣下去,我恐怕真的會昏過去,然後成為牠的掌中食物。

  若要逃離險境,大概只能越過懸崖,飛越到附近的山谷了。

  可是,我辦的到嗎……

  雖然離另一座山谷不到一公里的距離,但懸崖下方可是深不見底,光是看著就令人頭皮發麻。

  不過狼都會飛了,鳥沒道理不會飛吧!而且若要說海拔數千公尺高空跟怪音龍哪個比較可怕的話……

  「我相信恐懼是能克服的,加油,我啊!」

  灌注勇氣給自己後,我卯足氣勢朝著廣闊的山谷方向展開雙翼,接著跳下懸崖。

  只要看不見就沒什麼好怕的吧!秉持這個想法,我閉上雙眼乘著風,在黑暗中滑翔。

  我非得突破懼高的心魔。對鳥來說,在天空翱翔是聯繫生命線的重要之事。

  只要這一回就好,拜託……絕對不能再失敗了!

  「——」

  然而,我似乎太天真了。

  即使把眼睛閉上,雙腳沒有著地的不安感,讓我不斷想像自己站在高處的光景。

  雖然不知道鳥會不會冒冷汗,但感覺全身就像被冷水潑溼一樣,黏稠的恐懼使我身體變得沉重,好像快飛不動了。

  「不,都是錯覺!只要到達另一座山谷就好,加油……筆直飛翔吧!」

  我緊張到眼皮開始顫抖,到底飛了多久?還沒著地嗎?而且眼睛不張開的話,我究竟會飛往何處呢?

  宛如沒有盡頭的噩夢,任由恐懼侵蝕身心,為了不被這種痛苦悶到窒息,我得睜開眼才行。

  確認一下路況就好,稍微眨眼一下就行了!

  我大力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慢慢地、慢慢地睜開雙眼。

  然而,當光線映入眼簾,第一個投入我視線的景物是……

  ——岩石。

  (砰咚!)

  劇烈的撞擊擠壓我的腦袋,這一瞬間疼痛直衝腦門。

  緊接著,墜落。

  雖然想重新振起翅膀,但意識卻伴隨著暈眩感在逐漸消失中。

  ——結果還是失敗了。

  就連賭上性命,都沒辦法把事情做好。

  從這種高度來看,掉下去肯定會摔成一團肉泥吧。

  也罷,因為對「高」的恐懼,使我成了一隻無法飛翔的鳥。

  我嘆息,任由身體下墜,卸下一切苟活的動力。

  就這樣吧,以這種方式來結束吧。如此心想的我,意識漸漸從大腦剝離。

  最後……

  「——」

  我在墜落過程中昏厥,之後變成怎樣,已經不得而知了。


※※※


  「…………」

  眼前是一片黑。

  而且身體像是擠在什麼小空間般難以活動,奇怪了,我怎記得這種感覺。

  等等,這不是和在蛋裡的時候一樣嗎!?

  不久前我從數千公尺的高空中墜落吧,照理說已經摔成肉醬才對呀。

  可我又回到蛋裡了,莫非剛剛只是一場夢?不對,我敢肯定方才發生的事絕對不是虛假的。

  倘若不是夢……那就是我「輪迴」了!?

  就像遊戲裡的主人公可以不斷重新開始,看來又得想辦法從懸崖脫身了吧。

  不過雖說這麼說,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

  「——」

  對啊,少了「呼呼聲」呀!外頭已經聽不見風聲了。

  我試著用鳥喙啄碎蛋殼,然而當空氣流入裡面後,沒有之前的冷颼感。

  果然我身處在不一樣的地方。

  為了理解狀況,我將頭部從蛋殼裡鑽出,讓世界重返我的眼簾。

  「……欸!」

  然而不料,我眼前竟是一名少女。

  她跪坐在地板上,露出詫異的表情俯視著我,似乎被我脫殼而出給嚇到了。

  在這短暫的沉默中,我仔細打量少女一番,

  她的外貌清純可愛,似乎只有國高中年紀,留著兩搓垂長的金色雙馬尾,眼睛像藍寶石一樣圓潤閃爍,穿著略帶髒污的白色輕便背心和工作褲,頭頂戴著防風眼鏡帽,以同年紀的女孩子來說,她看起來像個不太注重整潔的野孩子。

  等少女從驚訝中回神後,她緩緩壓低身子,像小貓一樣將上半身趴到地上,將視線與我同高。

  「(盯)」

  她貌似也在打量我的樣子。別這樣深情款款看著我,會害羞耶。

  「……奇怪的雞。」

  好吧我錯了,那是看怪胎的眼神。

  先撇開這位少女吧,我環視周遭,結果發現牆壁和地板都是木製的,床也是用木板撐起再鋪上床墊的簡約風格,這是一間純樸的小木屋。

  按常理來推,我大概是被少女拯救了吧,雖然不知道中間發生什麼事,但能撿回一條命真是太好了!

  「喂,米娜,妳回來了吧!」

  剎那間,一道男子的粗曠聲,從地板下傳出。

  原來少女的名字叫米娜啊,不過她聽到聲音後,整個人頓時慌了起來。

  「糟了,霍海德叔叔醒來了!」

  她擺動馬尾不斷左顧右盼。

  「被發現我又亂撿東西回家,一定會挨罵的。」

  東西?喂,別把我說得像是物品一樣……嗯?

  少女突然抓住我的肚子。

  隨後,她像丟球般把我拋到一旁的床上。

  ……嗚啊!

  我在床上彈跳兩次,喂女人,對待動物別那麼粗魯啦!

  我想出聲對米娜抱怨不滿,但沒想到,此刻她手抓著棉被,然後將我和她一同蓋住。

  一瞬間我的視野被黑暗壟罩,緊接著……

  「你先忍耐一下喔。」

  她伸手將我的臉壓在某個柔軟又溫暖的東西上,而且還有微微香氣。

  咦,這獨特的觸感,難道說——

  雖然現在黑到看不見,但我敢確定……我正被她「埋胸」著!

  這就是動物的特權嗎,因為我現在是一隻鳥,所以一點問題也沒有!

  好吧,看在她圓滿我夢想清單第37項的份上,就原諒她剛剛的粗魯。

  在我陶醉米娜的柔軟期間,外頭的腳步聲也越來越近,最後似乎到門口了。

  「米娜別不吭聲,快點出來!」

  外頭的男子叫霍海德吧,他不斷敲打門板,但米娜沒打算回應的樣子。

  不久後,我聽見老舊木門的吱喳聲,看來是他開門了。

  「人在的話就出點聲音呀……哦?」

  霍海德把音量拉低了。

  「什麼嘛,這小鬼又到哪玩累了,連睡覺也不把帽子脫了。」

  看樣子,米娜想把我藏起來然後裝睡吧。簡直就像做壞事又怕被罵的小孩呢。

  「奇怪,地上怎麼會有蛋殼?」

  而且一下就露出馬腳了!

  我抬頭看米娜,她現在嘴角顫抖,似乎知道自己快被發現了。

  「米娜,妳在裝睡吧。」

  「…………」

  「米、娜!」

  「咿!!」

  霍海德粗曠的咆哮,瞬間把米娜嚇得發出尖叫,這下連裝睡都沒辦法了。

  「啊,霍、霍海德叔叔醒了啊……」

  「現在醒來的人是妳才對。還有我說啊,地上那些蛋殼是怎麼回事?」

  「……蛋殼?啊!剛剛因為肚子太餓了,所以去農場撿了幾顆來吃。」

  「啥!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嗎,那些是要賣的蛋,別隨便亂拿啊!」

  「抱歉,人家又不小心忘了呢,欸嘿嘿。」

  「注意點,就算只有一兩顆也是珍貴的收入來源……不,等一下——」

  「……?」

  「妳平常會那麼老實認錯嗎?而且這些蛋殼,好像比農場的蛋大上不少。」

  「咦!?」

  「該不會妳在棉被裡偷藏什麼吧,棉被掀開讓我看看!」

  我感覺米娜把我抱得更緊了。

  「沒、沒有啦,我真的沒偷藏什麼!」

  「少騙人了,這蛋殼的大小,只可能是多尼坦的蛋吧。」

  「欸,啊,那個……」

  「妳不自己拉開棉被的話,我就動手了!」

  霍海德抓起米娜的棉被。與此同時,為了阻止棉被掀開,米娜也咬緊下唇,努力朝反方向拉棉被。

  「哼,果然很可疑呢,給我放開!」

  「不行啦霍海德叔叔!人、人人人家現在沒穿衣服喔!」

  「都敢光著身子跑去森林玩了,少在那邊裝蒜!」

  我好像聽到什麼不該聽的內容。

  不過照樣子來看,我的事遲早要曝光了吧,抱歉了米娜。

  「……!」

  我趁著空隙從棉被裡鑽出來。

  他們同時停下動作,這一刻氣氛有如凍結般,沉默壟罩了小房間。

  我看著那名叫霍海德的男子,他留著成熟的短鬍渣,穿著滿是縫補痕跡的老舊布衣,雖然已經白髮蒼蒼,身材也略顯粗胖,但結實雙臂一看像經過鍛鍊一樣。

  我向他揮動右邊翅膀來打招呼,但好奇怪,他像石化一樣張著嘴發楞。

  「……我是在作夢嗎?」

  「霍、霍海德叔叔!?」

  霍海德終於有動靜了,可是他突然整個人癱軟跪坐在地,米娜趕緊扶著他肩膀。

  而他雙眼仍癡呆地看著我,嘴巴還唸唸有詞。

  「……赤紅的身軀,兩根像龍鬚般的觸角,以及跟隼一樣的外貌,絕對不會錯的。」

  他在形容我嗎,原來我是一隻隼?呼,還好不是雞呢!

  不過他的反應也太過度了吧,也因為他激動的模樣,使我更加好奇自己的身分了。

  ——我到底轉生成了什麼?

  「霍海德叔叔沒事吧?這隻紅色的鳥到底是什麼呢?」

  「……鳥?哼哈!這傢伙可不能和鳥相提並論啊,牠可是我朝思暮想六十年,一直想親眼見識的多尼坦。」

  隨著霍海德露出瘋了似的笑容,他緩緩朝我伸出雙手。

  好似想觸碰,卻又深怕受傷害般,就這樣顫抖地停在原地。

  然後,開口道出我的真實身分。

  「傳說中的幻夢種多尼坦——神炎隼。」


※※※


  等霍海德從發瘋似的狀態恢復後,他們走下一樓,並找個地方面對面而坐。

  至於我呢,不知為何被擺在桌子正中央,承受他們兩人視線,希望等等不是討論怎麼料理這隻火雞。

  待安寧小刻結束後,霍海德輕咳一聲,先行開口。

  「把牠放生吧。」

  呼!好險他們沒打算吃我……咦等等,放生!?

  「可是霍海德叔叔很喜歡牠吧,為什麼要放生呢?」

  「這是兩回事,米娜,看來我沒跟妳提過神炎隼的事吧。」

  霍海德眼神凝重,他輕輕拿起茶杯啜飲裡面的水後,繼續道。

  「神炎隼能釋放『聖火』,那是不會傷及人、甚至能治療傷勢的火焰。」

  「所以牠不會燒掉森林,而是會修復森林嗎,好厲害!」

  「還有更驚人的在後頭,牠的聖火是永恆不息的,所以就算死亡,也能變回蛋的模樣重生。」

  聽到霍海德說的情報,我不禁面露詫異。

  在我前世的世界裡,有一種鳥同樣具有火焰與不死的特性,我們用一個名字來稱呼那種生物。

  ——不死鳥。

  化成灰燼並重生……莫非這就是我醒來後還在蛋裡的真相嗎!

  我不是路上常見的鳥類,而是傳說裡的不死鳥,這消息一時讓我難以平復亢奮的心情。

  「明白了吧,幻夢種就是如此特別的存在,所以讓牠回歸自然最好了。」

  唔!對呀,我的稀有體質反而成了被領養的阻礙了。

  我不但是隻有懼高症的鳥,還是個平凡的居家族,就算是不死鳥好了,把我丟在野外的存活率,肯定連毛毛蟲都不如吧!

  想到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山谷,還有被灰狼群包圍,又遇到可怕的怪音龍……

  我不要,野外好可怕!死也不要回去!

  「慢著,這位大叔。」

  我舉起右邊翅膀看向霍海德。

  「嗯?」

  「雖然放生是美德,但如果不介意的話,請讓我住在這裡吧!」

  「…………」

  「我什麼都願意做,拜託了,這是我一生的請求!」

  沒有雙手的我只能用翅膀做出合掌動作,希望我的跪求能打動他。

  「奇怪,牠突然對著我叫什麼呀?」

  ……?

  「喂!我不是用著你們的語言說話嗎,這一臉茫然的反應是怎樣!」

  「牠、牠好像在生氣了耶!還是趕緊放生了吧。」

  怎麼回事,為何霍海德聽不懂我說的話?

  等等,仔細想想我已經不是人類了,莫非我的話聽在他們耳裡只是啾啾叫嗎!

  怎麼辦,該比手畫腳嗎?但我只有一對翅膀,用鳥爪他們看的懂嗎!?

  「等一下,霍海德叔叔。」

  此刻米娜突然插進對話,我反射性轉頭向她看去。

  「牠剛剛好像在說——想住在這裡的樣子。」

  欸?

  竟然絲毫不差解讀我說的話,難道說米娜……

  「妳聽的懂我說的話?」

  「嗯呀,我聽的懂多尼坦的語言喔。」

  她對我露出肯定的笑容,接著把臉轉到霍海德身上。

  「既然牠想住下來,就讓牠待在我們家吧。」

  不只聽的懂我說的話,她還願意讓我住下來,彷彿天使……不,女神降臨啊!

  「哼,這話妳可要想清楚啊,照妳的個性,萬一不小心把牠吃了怎麼辦?」

  ……???

  「我、我才不會做那種事呢!」

  「那妳老實說,當初把牠的蛋帶回家的理由,是不是打算當成今天晚餐?」

  哼!笑話,我怎麼看也不像能吃的蛋,米娜怎麼可能做這種事呀。

  「…………」

  咦,妳倒是說句話啊!

  「我、我一定會戰勝食慾,好好跟牠相處的……」

  別說的那麼心虛,給我努力戰勝啊!!!

  看見米娜模稜兩可的反應,霍海德摸摸鬍渣,嘆一口氣。

  「我看還是明天一早就放生吧。」

  「欸?我真的不會吃掉牠啦!」

  「就算如此也是不行!妳要想想啊,我們這種小家子哪有辦法照顧幻夢種多尼坦。」

  不好說,給我一箱泡麵,我也能活一個月喔!

  「真的不行嗎,拜託霍海德叔叔,人家一定會好好照顧牠的!」

  「不行!」

  「我一定會每天按時餵牠吃飯,幫牠清理大小便——」

  「絕、對、不、行!」

  霍海德用力拍桌子,這怒吼讓米娜垂下頭,似乎不敢再吭一句話了。

  見狀她終於安靜下來,霍海德「哼」一聲後便啜飲茶杯裡的水。

  可惡,這男的也太不講理了吧,老頑固!滿臉鬍渣!啤酒肚!

  如果連米娜都勸不動,那就算我出面也沒用吧,難道真的要束手無策了嗎……

  「——既然如此,只好用那招了。」

  ……?我好像聽見米娜在自言自語。

  她吐了一口氣,接著握緊拳頭,似乎在醞釀情緒的樣子。

  而後,她從椅子上站起來,並將藍寶石般的雙瞳直視著霍海德——

  「拜託了……『爸爸』!」

  「……噗!!!咳、咳!!」

  霍海德噴了一口水。

  「要、要我說幾次啊!別用那種稱呼叫我!」

  「爸爸不是希望米娜能交到朋友嗎,難道爸爸在騙人嗎……」

  「唔!」

  固執的霍海德,此刻眉尾一顫。

  「話、話可不能這樣說!我剛說過了,牠是幻夢種——」

  「所以就不可以當米娜的朋友嗎!」

  「呃、那個,所以我說牠是……」

  「拜託爸爸了,我真的想和牠成為好朋友!」

  米娜雙手食指交扣,眼神閃爍看著眼前的「父親」,像極了受委屈的孩子。

  同時,見「女兒」的苦苦哀求,霍海德猛力咬牙,貌似在心中苦苦掙扎了一番。

  而最後的結果是——

  「哼!仔細想想,萬一牠被桑比歐斯的人逮到就麻煩大了,就暫時寄住在我們家吧……還有別再那樣叫我了!」

  「果然霍海德叔叔最好了,嘻嘻。」

  米娜露出孩子般的純真笑容,走過去給霍海德一個擁抱,還用他看不見的角度吐舌頭。

  竟然是親情攻勢,果然爸爸對女兒就是沒抵抗力啊!

  「米娜,妳幫牠想好名字了嗎。」

  「對喔!要有個名字才行呢,我想想喔。」

  他們似乎想幫我取名字的樣子。

  但不用麻煩了,畢竟我有前世的名字可以用,我就叫——

  ………………

  咦,奇怪,我怎想不起以前的名字。

  明明還記得過去生活點滴,但竟然把本名給忘了,難道是出車禍讓部分記憶缺失了嗎?

  反正既然都轉生了,不如讓米娜給我一個新名字吧。

  「……有了!就叫『托爾奇』怎麼樣?」

  聽起來滿有感的,好像挺不錯呢!

  「米娜,托爾奇可是西方國度特有的食用雞的名字啊。」

  我錯了,這名字駁回。

  「托爾奇不行嗎……糟糕,我現在滿腦子只想到食物的單字。」

  ……可以別在這種時候想吃的好嗎!

  看來米娜想名字很棘手。見苦惱的她,霍海德輕輕嗓音後開口道。

  「就叫『費奇』吧。」

  「……費奇?」

  「名字取自於西方國度炎鳥『費爾奇肯』的縮寫,雖然也是臨時想的,但應該很適合牠吧。」

  取自於西方國度的炎鳥嗎,聽起來好像滿厲害的。

  不過總覺得,「費爾奇肯」的發音怎麼跟「fire chicken」有點像……應該是錯覺吧。

  不想糾結這種小事,我對他們輕輕點頭,表達這個名字接受了。

  「牠好像很喜歡的樣子,那麼費奇,以後請多多指教囉!」

  米娜向我伸出手,而我也用翅膀接過,就這樣彼此達成協議。

  「說起來米娜,差不多到晚餐時間了吧。」

  「啊,差點忘了呢!那我先來準備晚餐囉。」

  我的異世界寵物生活,終於要正式開始了。

  他們看起來像住在小木屋的平凡村民,待在這小小的家庭裡,應該能過上安逸的日子吧。

  只不過,若要說我心中還有什麼疙瘩的話……呃,米娜不會真的把我煮來吃吧?

  「慶祝費奇的到來,我們今晚就吃『烤雞大餐』吧!」

  我開始感受到前途充滿坎坷。




這是一篇以「鳥」為主角的故事,裡頭會像寶可夢一樣,參雜魔物格鬥競技。當然,還有愛情元素!
別以為鳥就無法跟人類談戀愛XD我對自己構思的劇本非常有自信!我保證一定能寫出充滿糾結又不詭異的人鳥愛情故事

此外這篇作品核心價值滿多的,值得讀者們細細品嘗喔~

希望到時候能順利寫完,並拿到好成績!


那麼我是雷迪,在此下台一鞠躬!

創作回應

翔君
繼兄妹戀之後是人鳥戀,這是一種自我突破嗎(?
話說這劇情一直讓我想到另一部轉生成豬的輕小說ww那部可是在日本拿了金賞,說不定這次真的有機會喔,期待後續~~
2023-02-03 10:58:44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畢竟是不同出版社XD針對出版社需求來寫比較容易得獎,而我這篇寫開心的成分較多XD
2023-02-03 11:11:48
白煌羽
辛苦了
2023-02-03 15:21:22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謝謝!
2023-02-03 15:33:59
小蛇hebi(詩音)
不愧是雷迪大大,簡介很吸引人d(`・∀・)b
也讓書名的「腳踏實地」有了雙關意義,記憶變得更深刻,不會當成就是隨處可見的轉生系輕小說書名
祝寫作順利✧٩(ˊωˋ*)و✧
2023-02-03 17:15:45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謝謝你QQ不枉費我簡介改了20次上下XD 書名我也苦惱好幾天才定案
希望比賽能拿到好成績!
2023-02-03 19:16:4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懼高症是刻在靈魂的痕跡,看來要克服沒這麼容易ww
人外....恩~(/////)(等等
2023-02-03 19:43:51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不獸控制(́◉◞౪◟◉‵)
2023-02-03 20:02:40
慣看春秋
究竟是愛情與勇氣能夠克服種族之間的限制,還是食慾會率先妥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被打
期待後續!祝寫作順利!
2023-02-03 23:07:00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俗話說的好,飽足思淫欲,吃飽就可以色色了
然後要色色的時候才發現主角被吃掉了
2023-02-04 06:45:0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