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多人綜合二創】《Project eye's》前傳 第4.9話 聯動篇:Awake_Rig_Veda

Rico‧Enid | 2022-10-10 19:16:27 | 巴幣 2 | 人氣 218


────────────首次出場角色──────────────
────────隱藏角色──────────
雨宮紗葉花(少女時代)


  雙手捂著臉龐坐在床緣,不知從何而來的淡紫色薄霧正在身邊繚繞。

  「我想起來了.......我曾是...!我就是......!!」腦後的馬尾辮緩緩斷裂,散開的髮絲長度已不到肩膀,兩側額上一對殷紅的角由灰白轉為紫色的瀏海穿過,伸了出來。


  「這裡房間可真多呀......呵呵呵呵呵......」來到學生宿舍後邊說著,邊將打開了的酒葫蘆口向地面一倒。

  如果有色、有味的話,倒出來的肯定是世間罕有的絕釀,然而在這刻,地面濺起的酒花無色、無味,葫蘆彷彿源源不絕般傾瀉著,只見酒痕迅速地在地面蔓延,毫無遺漏地進入了每個房間。

  即使這酒無味,待在它所在的空間中卻可能會醉,醉了的人則會入夢,至於是什麼樣的夢?那就看做夢的人的本心。不過,也有人可以絲毫不受影響。

  「如果有的話,就讓我看看......各位的夢吧。

Shermie‧Noeil
從游泳池回到房內後沐浴了一番,正要上床時......

   「啊啦~這不是酒香嗎?宿舍裡怎麼會有酒呢?♡」稍微環視了房間,邊嗅著酒的甘香味。
「不是我們一族的話,大概已經不知不覺地醉倒了吧?真想喝上個8杯呀♡」雖然喝不到這酒覺得可惜,也只能乖乖地躺好入睡。

   「那我們就~夢裡見吧♡」


感應到已有人受到入夢酒的影響,閉上了雙眼集中精神,將意識送往那人的夢中。 

  「可還真冷哪。」穿越現實與夢境的邊際後,寒風凜冽地在耳邊吹拂,白霜覆滿在石造地板的兩側邊緣。在幾道倒V形狀由金屬構成的拱門前方,有著更為巨大、像是大樹般枝椏不知延伸至何方的金屬建物,泛著淡淡光芒的紋路則零星在樹幹上分佈、並集中在既像樹洞,又像是入口的底部。

  「這人的夢可真特別哪,還是說~在邀請我呢?」看著巨樹入口處有道人影向內部走去,於是決定前去探個究竟。

  抵達巨樹內部後,見到了像是在那裡等待著的一個人,還有一隻......貓?人是穿了一身暴露度極高黑色皮衣,但又用披風略為掩蓋著性感身段的雪露咪;黑白相間毛皮的貓則披著領巾戴著眼鏡,像是人一樣的站立著。


Shermie‧Noeil
  「奶奶身上的魔法解除啦?整個人變得好可愛呢♡」對著走進來的美少女招著手說道。

   『Guest後天血系確認:【後鬼】』室內響起了機械式的語音。

   「啊啦~本來以為是酒吞童子,原來其實是後鬼的傳承者呢,難怪我也覺得挺親切的♡」湊近瞳的身邊,忽左忽右的打量著她的身姿。

  「是哪個都好吧,反正我不太在乎。倒是話說回來,這是什麼地方哪?居然能知道我的血系......」環視著周遭,充滿了像是電腦般的科技設備,而那隻像人的貓正自顧自地晃悠著。

Shermie‧Noeil
  「這裡叫作【瓦爾哈拉】,就是北歐神話裡聚集了死後英雄靈魂的英靈殿唷♡」邊說著,發現瞳的目光直盯著人形貓看,不禁笑了出來接著說道:「那隻貓呢,叫做【咎咎】哦,覺得可愛嗎?」

  「並不可愛哪,坦白說看牠這副模樣,莫名地有股無名火呢,如果可以的話──真想把這破貓的ㄐㄐ給剪掉。」伸出食指和中指對著咎咎比出剪刀開合的動作,嘴角揚起殘酷的笑。

Shermie‧Noeil
  「啊哈哈,別這樣嘛,咎咎挺可憐的,先是活著的時候被放進微波爐裡烘乾才來到這裡。」

   「被兀爾德女神的後裔收編後,那位後裔也不知怎麼突然的消失了,所以咎咎就變成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了......」說著,邊用右手拭去眼角的淚水,左手則把眼藥水收進口袋。

  「是嗎?那如妳所說的,這裡是聚集死後英雄靈魂的地方,但是妳和我並沒有死吧?」看膩了貓人自顧自的在地上打滾、撲抓空氣的舉動,將視線移回雪露咪身上問道。

Shermie‧Noeil
  「正確來說,我們都死過唷~」說著,慢慢收起笑容。「這個世界其實~已經毀滅並重生過六次了,我的血系一直經歷著那些過程。」

   「造成毀滅的元兇是【聖殿騎士團】所驅使的【聖徒】與【聖女】們。」

  「妳說......什麼......?」聽見這樣無法想像的事實,不禁露出錯愕的表情。「所以........我也莫名其妙的死了六次嗎?」

Shermie‧Noeil
  「沒有那麼多次啦~但是至少有兩次唷。」臉色一沉,帶著些許慘笑對瞳比出兩根指頭,然後微彎了下。

   『Guest先天血系確認:【詩寇蒂】。』機械語音再度響起,之後室內發出運作聲的設備慢慢變得安靜。

   「中......中大獎啦!我終於找到妳了!未來女神詩寇蒂的血系♡」心情激動不已,衝向瞳並緊緊抱住了她邊說著。

  「什、什麼意思?未來女神?」因著幼年的經歷有些排斥與人親密接觸,被這樣緊抱著磨蹭感到相當不自在。

Shermie‧Noeil
  「是呀!這個世界之所以可以經歷毀滅而重生,就是因為未來女神的血系不承認毀滅的未來而重置世界的關係唷!」雙手搭著瞳的兩肩,興奮的對她說道。

  「這樣的話......倒是挺像我會做的事,如果我真的有這樣的能力......」隨著被從懷抱中放開,感到輕鬆了些。「但是妳又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找我呢?」理了理思緒,接著問道。

Shermie‧Noeil
  「我的血系是【無限之蛇烏洛玻洛斯】唷,自古以來一直和聖殿騎士團對抗著。」「而且雖然說世界會重置,但是有些同伴卻無法繼續存在著呢,所以我需要找到新的夥伴!」

  「無限嗎?聽起來很強了,這樣還無法擊敗對方嗎?」對未知的敵人感到疑惑,對眼前自稱夥伴的人也同樣。

Shermie‧Noeil
  「打不贏呀......我們這邊只是人與獸的等級,聖徒和聖女可是【神的代行者】那樣的存在呢。」搔了搔後腦,微吐出舌尖俏皮的說道。

  「神勝過人與獸嗎?那樣的話,妳的同伴裡沒有出現過其他神的血系?」

心想『既然自己是未來女神的血系,應該也有其他神的血系才對』,向雪露咪發出了試探的問題。

Shermie‧Noeil
  「【諸神的黃昏】,這是第一次世界重置,造成很多神消失的原因。」舉起的手上憑空出現了一本書,邊翻著像是立體投影一樣的書邊繼續說道。

   「【封神大戰】,這是第二次世界重置,神的血系變得更稀少了......剩下的,是仙、魔、妖、人、獸、鬼這六大血系。」

   「【水瓶時代】,這是第五次世界重置,告別代表禁錮的【雙魚時代】;也稱為【神的時代】。如果我沒猜錯,妳就是這一次出生在世上的。」闔上書本後隨意的拋至空中,接著它便消逝無蹤。

  「神話我比較陌生......星座倒是有點熟悉,聽說過雙魚時代的結束也就是所謂的【神代消退】。既然妳的敵人是沒有被消退影響的神之代行者,那就表示是宗教團體吧?這樣確實很難戰勝呢。就算我的血系之一是未來女神,可是名不見經傳的,也不一定能幫到妳什麼......」一個疑惑被解開,卻又產生了新的疑惑,不過總算是放下了防備,拋出了最後的問題。

Shermie‧Noeil
  「才不是名不見經傳呢!詩寇蒂除了未來女神的身份,同時也是【華爾綺麗雅】,又稱為【女武神】軍團的成員之一唷!很厲害的!」想到遇見了強力的夥伴,又忍不住興奮的將瞳抱在懷裡磨蹭邊說著。

  「欸?有、有這麼厲害嗎?但妳能不能冷靜一下......」猝不及防的又被抱緊,但這次抗拒的感覺意外消除了不少,不過還是希望可以好好的對話。

Shermie‧Noeil
  「啊啦~畢竟現在妳體內後鬼的血比較濃,不習慣親密的樣子呢~不過來日方長,妳會習慣的♡」不捨的放開懷裡的瞳,但還是用手掌撫摩著她的頭,呵護般說道。

   「說回到幫助我對抗聖殿騎士團吧~以現在的妳來說能做到的,就是【血系吸引】的部份呢。」「有妳在我身邊,一定能遇上其他擁有神之血系的人,之後如果能讓大家【神性覺醒】,那就有戰勝的機會了!」

  「聽起來像是什麼抽卡角色扮演遊戲一樣哪......那具體來說我該先做些什麼呢?難道是打怪升級嗎?」原本聽得似懂非懂,靈光一閃後像是懂了什麼一樣問道。

Shermie‧Noeil
  「很棒唷!能舉一反三了呢!妳這樣解釋的確簡單明瞭!」「雖然說聖徒和聖女目前來說無法擊敗,但是在水瓶時代,它們之中也出現了變異者。」

  「該說是墮落化嗎~總之我今天才收拾了一個......擊敗這種傢伙的話,就能讓血系鼓動起來,也就是妳說的升級唷♡」「我猜~妳可能要先讓後鬼的血系覺醒,才能提升詩蔻蒂的血系吧?」

   「雙重血系,既是限制,也是無限的感覺呢,妳也許會成為前所未有的【鬼神】......」連珠砲般滔滔不絕的說著,終於告一段落。


  「那~妳這身裝扮是怎麼回事?該不會是什麼裝備吧.......」想到自己要是升級了血系,會不會也要穿得如此暴露,於是擔心地提出疑問。

Shermie‧Noeil
  「這衣服嗎?是【魔女】的裝束唷,身為和聖徒、聖女對抗的異端,這個稱號和造型很合適吧?」手指慢慢地從腹部一路滑上胸口,自認對男性極為性感的動作,接著在瞳面前轉了幾圈,好讓她看清楚裝束的樣子。

   「不過瞳這麼可愛,應該叫做【魔法少女】比較適合呢!來簽下契約變身吧♡」

  「變、變身?騙人的吧,我可是看過一點【光之美少女】的哪。」為了不用穿得暴露覺得安心,卻又覺得可能會變得太過可愛而擔心起來。

Shermie‧Noeil
  「啊哈哈~有一半是認真的唷,其實服裝是會隨穿上的人心性而不同的。」

  「另外為了提升我們勝利的機率,我需要和妳進行一個儀式讓世界有點改變。」「儀式成功的話,應該可以得到類似妳不甘心死去時發動重置世界的血系能力。」

  「改變世界?這又是為什麼呢?」又得到了難以想像的情報,困惑了起來。

Shermie‧Noeil
  「坦白說~在這個世界,原本我有點絕望,尤其是在這個充滿了獸性的學園。」嘆了口氣,繼續說道。

   「直到遇見了變老的妳,妳應該也是感同身受,才會施法自我保護吧?」「所以我想利用重置世界會讓某些人消失,某些人出現的機制,不然我們可能還是要再死一次呢......」

  「自我保護的部份,妳說對了一半,變老我想應該是我的半身施展的魔法吧,這個身體原本只是個普通人類......」說著,垂下了眼簾。

  「我變成這樣的鬼,是第二次了,原本還想像以前一樣大鬧一番的,不過還是做不到呢,收服我的那個女人太強了。」想起自己在那個女人潔白的肩膀上留下不會消失的咬痕,心不禁感到隱隱作痛。

Shermie‧Noeil
  「她一定,有著無限的溫柔吧,真想見見她呢,感覺她會像朵向日葵一樣。」再度伸出雙手,輕輕將瞳擁進懷裡。

   「只有無限和煦的溫柔,才能安撫失去溫柔化成鬼的人,就算世界重置,她一定都會為了妳而存在的......」原本是想安撫懷裡的瞳而說著的話,語落時卻莫名的有些哽咽。

  「來進行妳說的儀式吧。我就算再也不能做回人類也無所謂,成為鬼也好,還是鬼神也好,現在的我可不想一直死在一些奇怪的人所建立的世界呢。」輕輕推開雪露咪,對著她那被瀏海微遮著的眼睛堅定地說著。

Shermie‧Noeil
  「我希望妳明白,之所以未來女神的血系能力是重置世界,就表示未來是可以選擇的,所以請想著好好的活下去就好。」

  隻手一揮,面前立體投影出了像是鍵盤和螢幕一樣的物體。手指飛快的在上面奔馳著,同時兩人站著的地面跟著上升,頭上的天井也隨著上升的高度而向左右兩旁分開,停下的時候,兩人面對的是一望無際的雲海。

   「好了,最後請用這個把手指刺出血來完成儀式吧。」說完,將一把鑲著綠色寶石的匕首遞給瞳。

  接過匕首,回頭向下望了那依然沉醉在自己世界中的貓人一眼。這次奇妙地不再因牠感到負面情緒,或者說,負面情緒是自己給自己的?只是不巧遇上了牠而遷怒而已。

   『再見了,咎咎。』在心裡對牠說道。鬆開抱著右臂的手,用匕首在左手的小指上刺了一下。


  匕首的刀尖離開小指的那刻,鮮血如絲一般地汨出並與刀尖相連著;刀柄上鑲著的綠寶石漸漸泛起綠光,接著四散放射。放射的綠光軌跡不停圍繞著身體迴轉,感受著不可思議的平靜,於是閉上了眼睛,想起花教自己唱的那首歌,跟著記憶唱了起來。

                                    いはけなき子や光が如し
                                                           無邪之子如真光           

                                     捧げや捧げや言の勾玉や  癒せや癒せや呪り永久に真に
             獻納言靈神勾玉       恒久真挚癒咒怨



綠光的軌跡也散射迴繞著意識之森的天空,零瞪大著眼睛看著這樣的異象,又聽見傳進耳中的歌聲,於是喃喃自語著:「這首歌不就是......【梨俱吠陀】?那個鬼又甦醒了嗎?」

  一旁的雷傑看著零的瞳孔散發出紫色的光芒,而零眼前的綠光在她自己的眼中漸漸地轉變成藍色。「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我沒辦法出去?」緊緊握著拳頭,零死命盯著天邊某處。

『那綠光,跟我的【信賴進化者】發出的一樣啊......』跟著零的視線向天空望去的雷傑不禁想著。

Shermie‧Noeil
『不明者血系確認:希格德莉法。』平台下方傳來了設備發出的語音。

「是誰?這裡還有其他人在嗎!?不可能的......」

「引導勝利的華爾綺麗雅【希格德莉法】......擁有這個血系的人到底是誰?」懷疑下方的空間有意外的人存在,才會引發血系確認的動作,雖然想立刻下去查看,卻苦於儀式還沒結束而無法離開。

在歌曲將唱到尾聲之前,身上發出的紫光與迴繞在身邊的綠光完全融合,成為淡淡的藍光包覆著自己,額上的雙角移動到了頭頂,不及肩的頭髮也增長到了臀上。

當藍光散去,出現在雪露咪眼前的是判若兩人的自己,左手持著帶有螺旋尖錐的圓盾,右手執著的長矛隨著呼吸起伏,像是軟化一樣矛身變得像是鞭子,矛尖又像是蠍子的尾刺一般。

Shermie‧Noeil
「那就是詩寇蒂之矛,和後鬼的守護嗎?【鬼神】竟然比想像中的,還要容易達成嗎?不可能吧?」手指掩著張大的雙唇,不可置信地自語。

「這個樣子可能不是妳想像的強大,不如就先用【蠍尾獅】的稱號吧,但感覺確實很不錯呢!」雖然這麼說,卻露出帶著滿滿自信的笑容看向雪露咪說道。


          さらぬ厄とて童の前に     斬るが如くに因果を解かれ
           稚子將迎神代禍          如是我斬解因果

          真の光我が身を照らし      放つ詩声天足らしたり
           真光當今照其身          朗朗詩歌震天國


「要修改世界的話,接著就要這麼做了!THE‧NEXT!」將歌曲高昂地唱完後,用鞭槍捲著綠寶石匕首高舉起它,對著眼前早已被狂風吹得聚集在一起的巨雲喊道。巨雲彷彿在回應自己般地發出了白光,並慢慢變成帶著翅膀及光環的巨人形狀。

  「跟你借一下力量,NOEVA!」這聲呼喚,像是在喊著巨人的名字一樣。

白色的巨人慢慢張開了大口,做出像是迎天吼叫般的姿態,散發出的白光也變得七彩斑斕,接著整個世界變得像是籠罩在深沉的紅色裡一樣。

Shermie‧Noeil
「這場面......就像是古卷記載著的諸神黃昏和封神大戰啊,沒想到親眼見證傳說是這樣的感覺。」比起自己臨死的恐怖還要強烈,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但是心裡卻是無比的興奮。

「來吧,我們的故事要正式開始了!」隨著巨人將雙掌一拍並交握,這曇花一般的夢也醒了過來。



《Project eye's》前傳 全文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