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都市恐怖現在都這樣嗎? 21

陸坡 | 2022-07-03 03:09:49 | 巴幣 6 | 人氣 114


第三章-求救訊息 05

「如何?」在事件現場的房間,老警官這樣問邱啟民。

「呃……不好說。」穿著交警制服的邱啟民抓抓頭,人稍微斜眼看向後頭。不只老警官,一堆剛剛對他有意見的警察嘴上碎碎唸實際上卻各個都好奇他的「能力」。

這狀態下,邱啟民其實有點尷尬轉頭對把他帶來的老警官說:「其實,我有答應那個朋友說不要再繼續常態使用這種能力,除非是特殊狀況……」

「現在就是特殊狀況了,邱警員。」老警官開口說,還加上一句:「這次破案,我說不定可以跟上頭建議把你調到刑事警察來,總之你快點做!」

上次你也是這樣講,最後連個屁都沒有。邱啟民這樣想,但是沒辦法對方官階可是比他大好多,自己這基層小警員只能聽命行事。邱啟民露出像小狗無奈的雙眼對著老警官說:「先說我不能把握是否可以看到人。」

「別囉嗦那麼多,快點做。」老警官看來是不耐煩。

邱啟民轉回頭默默的心裡嘆氣,開始在現場運用他的「能力」。

他深深吸了口氣憋住,然後閉上眼開始想像剛剛失蹤女網紅的房間,然後再自己記憶重現的房間內,邱啟民感覺到眼前有一扇門緩緩的出現,像是被腦海的畫筆給勾勒出來,他伸出手握住門拔,看看是否能轉開眼前這扇門,然後門把被轉動了,輕輕的被推開。

看來是可以。邱啟民感覺到,向前走了一步進入房間裡。這一連串動作不到五秒鐘,老警官和一些看樂鬧的警察,多雙眼睛盯著邱啟民這個交警看,然後只是一瞬間,邱啟民腳才踏出去,整個人就消失在房間內。一群盯著看的警察全都傻眼,連剛剛批評邱啟民的警察都睜大眼闔不了口說:「真的……見鬼了。」

「看來這次又能輕鬆解……」

「哈呼!哈呼……呼」

老警官的話和周遭警察騷動還沒結束,不到幾秒邱啟民人又突然在原本位置前面一點的地方出現。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邱啟民如同變魔術般消失又出現,再次出現的邱啟民,大口呼吸像是很疲憊一樣,站起來喘著氣跟後頭警察們說:「呼呼……她不是在……這裡,她不在這邊失蹤的……她失蹤的地點……是在別的地方。」

用完「能力」的邱啟民滿頭大汗的跟長官報告,而老警察聽完就問:「所以失蹤的地點是……」

「我不知道……反正我仔細看過了,她當時……不在這房間。」邱啟民感覺身體很重又累,手往身後的桌子撐,他看見老警察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笑容滿面的跟他說:「邱啟民你做得很好,不過我需要你再做一次,看看那網紅失蹤前是不是有留下線索?」

「再一次?可、可是長官你剛剛只說要我確認她在不在那……」疲態的邱啟民看著長官,眼睜大,用表情表示自己無法再一次,但老警官像是沒看到一樣說:「就再一次就好,幾秒鐘的時間對你應該不難吧?我們很需要你……」

「可、可是……」邱啟民一臉為難,而這時好聲好氣的老警察突然變臉對他怒說:「我叫你趕快做,哪來那麼多廢話!你……」

你就是故意跟我唱反調就是了。

「欸?」邱啟民聽到這句話,原本以為是老鳥在訓斥他,結果就看老警官自己頭往後轉,明明是夏天,這人卻穿著一身長袖套裝,而且絲毫沒有出汗,而且邱啟民還發現從過去到現在,自己抬頭紋都不知道多少條了,這人臉卻看起來跟過去同樣絲毫沒變。

「你是誰?喂!是誰準你們把一般人放進……來……的。」老警察邊說,就看見這人塞了一張單子給他,文件上頭寫著是更上層發來的批准信,老警察看到門口的警員全都讓開位置,通通不想惹事。

「這份文件上面,表達很清楚,從今天開始生效,這起案件我們這邊也有調查權,給您知道一下,詳細我就不多談。然後長官……」那人說完用手一把將老警官給移到一邊,把眼前累的不停喘氣的邱啟民給像小狗般拉過來說。

「這個一臉蠢樣的交通警察,在案件結束前都借我用一下。」

「你說誰一臉蠢樣,你這冷血驅魔師!」邱啟民抗議,才剛說完就看這個人轉頭瞪他一眼,抓住他的交警制服就把人往外拖。

「我現在沒力氣……走慢一點!欸你還加速!媽的你這驅魔混蛋根本故意的!不要拖,我自己走!放手啦!」

老警官和各個警察看見邱啟民被那奇怪的人給拖出去。旁邊小警察看著一旁的學長問:「學長那個把交警帶走的人是?」

「我也不知道,但是看起來應該不是我們這層級會知道的人。」

「放開我!」被拖到住宅區角落的邱啟民抱怨許久後,那人終於放手,邱啟民累的靠在牆邊休息,想跟那驅魔師抱怨,卻看見那個人兩手交叉放在胸前,一臉不高興的瞪他。好像知道這個人為了什麼事情不開心的邱啟民,心虛的將眼睛移開。

「你把我警告你的事情當耳邊風?」那人不爽的對邱啟民說。

「有什麼辦法?我是警察,上級長官的命令又不能不聽。」邱啟民說,話剛說完,下巴就被那名驅魔師用手給挀過來,強行要他面對自己的眼睛。

「雖然我自己都說到不耐煩了,但是我再、再、再提醒你一次!這個『穿越時間』的能力,是你過去在軍中除妖失敗的後遺症,你不能用這項後遺症一再短轉的去穿越時空,改變事情。這不僅不道德,對你的身體也是很大的負荷。」

「我的身體狀況我自己知道,現在又不是在軍中你也不是我警察上司,沒必要這麼兇吧?張梁寬學長。」邱啟民說出那驅魔師的名字。

張梁寬,國際驅魔師協會台灣分布,是亞洲區域主要跟惡魔鬼怪相關的驅魔負責人之一,跟警政單位許多都有相關事物與契約關係。他的妹妹更是年紀輕輕就被稱為本世紀最有才能的驅魔師,備受國際各驅魔組織的厚望。

「不兇,你這人會好好聽話嗎。」張梁寬看著張啟民說。張梁寬不知道自己這個過去在軍中認識的驅魔師學長為什麼老針對他,想起軍中他們兩個也為了自己要不要繼承父親的廟宇大吵過,喃喃的小聲抱怨:「你兇了我就要聽喔。」

「我聽到了,邱啟民。」張量寬說,趁邱啟民嘖一聲時,丟給他一罐飲料,讓他可以好好補足剛剛使用「穿越時空」的體力。

「……還是謝謝你幫我解圍。」一邊吸著能量飲料的邱啟民,跟這個大熱天還穿全黑長袖長褲的驅魔師張梁寬並肩走。

兩人走到邱啟民警用機車前,邱啟民轉頭看著張梁寬,像是知道這人下一步要幹嘛,丟了安全帽給他跨上車就說:「但是那個解圍應該不是免費的對吧?驅魔師。」

張梁寬戴上安全帽,打開擋風鏡說:「這位網紅失蹤案件不是很單純,我需要你的能力幫忙。」說完人就坐上邱啟民的機車後座。

邱啟民看了他一眼不免吐槽說:「剛剛前面誰還警告我不要亂用能力,會有生命危險。」

「你剛剛在房間看到了什麼?」不甩邱啟民的挑釁,張梁寬問。

「沒有,什麼都沒有,她人好幾天前就不在那裡。」邱啟民騎著機車,騎出這個住商區域,他聽得出來張梁寬意有所指直接問:「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你要調查的地點不是那邊。」後座的張梁寬怕邱啟民聽不到聲音,將身體往前靠近,從後面貼緊對他說:「而是另外一個地方,現在跟著我指示走,不要自己亂騎。」

又來了,直接傳地圖給我是會怎樣是不是?邱啟民很討厭張梁寬這種直接聲控他的找路方式,但反正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他對著後頭的張梁寬說:「快說下一條路要左轉還是右轉吧?人肉導航機。」

「下一個紅綠燈,左轉。」

張梁寬繼續忽略邱啟民的話,兩人準備騎到那個真正出事的住宅區房間。

『如果真有警察介入你也沒辦法了,小朋友。畢竟你們的影片是要拍靈異傳說,不是社會案件。』江進飄在空中,時而跑去偷喝孫奕倫的美式咖啡,咖啡不起眼的緩慢減少。

「整起事件有很多奇怪的疑點,進哥……」

離開那被警察封鎖的房間後,兩人正坐在一間便利超商裡頭,當然在一般人一眼中看起來說話的孫奕倫,只是在透過藍牙耳機講電話,孫奕倫放下手機,隨手拿了咖啡喝,卻發現才幾口咖啡就見底了?自己有喝那麼快嗎。

「我認為那個叫莊亞儀的Vtuber應該藏了什麼事情沒有跟我們說。」孫奕倫說,從剛剛到便利商店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

突然拜訪的女高中生在網路上發生怪事,被進哥說可能不處理會死掉。還有發生同樣事件,突然消失叫大痣慧的網美,這兩者之間一定有一個主要的關聯?

劉紹堯的手機不知為何一直打不通?孫奕倫不再繼續打改留下訊息給他。她開始用魚漿找到的資料試圖找到蛛絲馬跡。耳機傳來影片兩個女生談話的笑聲,他邊看邊問江進說:「進哥我們離開後你說警察封鎖的那間房間很普通?意思是那邊沒有問題嗎?」

『房子有沒有問題我不知道,但至少不鬧鬼。凶宅或有怪異之處的房間,不管外表在粉刷的多漂亮多乾淨,只要感應能力強的人進去,都多少會感覺到。每個人表現不一樣、有些人是噁心、有人會很亢奮、當然有些人聞到臭味、也有人聞起來那味道是香氣。但無緣無故出現,絕對不正常。那房子沒有給我太多感覺。』

「我有一個假設,假如這位叫大痣慧的網美雖然住在這裡,但是有沒有可能出事的時候……或是拍影片直播的時候人……並不是在警察封鎖的房間?有沒有可能其實……」

莊亞儀知道真正出事的房間在哪裡?

「但基於一些原因,也許是她搞砸或是其他的,莊亞儀不想讓警察知道實情,然後找上我們故意用拍片或什麼理由讓我們感興趣,來幫她……找回大痣慧。」

『你覺得那小女孩心機有那麼重嗎?』江進說:『說不定原因跟結果都是很單純。有些事情看起來複雜其實背後動機很簡單。』

「所以我只是推測,但繼續這樣沒線索找下去似乎也很難找到什麼。」孫奕倫伸了個懶腰,這時手機鈴聲響了,是團隊的群組電話。

「喂?」孫奕倫才剛接起手機說話,就聽到佳萱姐很衝忙且大聲的說:「我們找到人了,你現在人在哪?」

「找到了?」太過突然孫奕倫一臉茫,電話裡傳來魚漿叫佳萱姐不要那麼激動的聲音,然後他就聽到兩人打開門,外面突然變得吵雜似乎走出了他們那間地下辦公室,在公司外頭走廊上。

「不算找到,但我們只是找到跟新聞報導上面不一樣的位置。」魚漿說。

「你是在說那網美?還是莊亞儀?」孫奕倫問,魚漿立刻想解釋但又被佳萱姐搶話說:「就是那個叫大痣什麼的網美,其實有買兩個公寓!」

「總之先會合,我再跟你說詳細。」像是有點受不了佳萱姐說話不精準,魚漿直接要求見面。

「我在公司後門附近那間最大的便利商店。」孫奕倫起身邊說,人邊走出便利商店,然後剛出門就看見騎樓另一頭抱著平板電腦和一台簡易攝影機的魚漿的佳萱姐,在佳萱姐要搶話時,孫奕倫先出手要她停一下,問帶著平板的魚漿說:「魚漿學姊,妳可以簡單的在路上跟我說明嗎?」

「總之。大概就是那位叫大痣慧的網紅似乎有其他的房間,但警察和媒體都不知情,我快轉看她那好幾百部影片發現到,室內錄影的房間佈景有很多時候都有不一樣,我跟佳萱姐兩人印出來一張張比對影片的房間,覺得可能有第二間房間的可能?」

「但是就憑這個,你們怎麼確定那房間在哪裡?」孫奕倫問,佳萱姐終於忍不住插話說:「我看過那網紅另外一個房間外頭,兩個外景跟住處附近的馬路街景不同。」

「妳認得出來街景?」孫奕倫有點難以置信。

「我以前拍電視台街邊美食行腳節目,每個禮拜都不知道走過幾次路。可別小看出道二十多年老藝人的能力。」佳萱姐自滿的說。

別人不能說她老,但自己最終還是把老藝人三個字搬出來了。

魚漿跟孫奕倫忍不住都這樣吐槽。

「那我們現在跑公司車流程?」孫奕倫說,正要走回公司就看魚漿跟佳萱姐兩人在原地不動,奇怪的說:「還有什麼是嗎?不快點回去的話,公司行政部門就下班就申請不了。」

「那樣太慢了。」佳萱姐說。孫奕倫聽了不懂,這時就看向魚漿舉起手來,一台紅色招牌的房車就停在他們面前。

「既然知道有危險就應該立即行事。」魚漿對孫奕倫說。

『哈哈,小朋友看來你的團隊都很積極。』江進說。

你不要多話。孫奕倫回了句,然後一起上了車,這時坐在前座跟司機說明要去地點的佳萱姐,在開車後悄悄對車後兩的人說:「那個過去之後可能會有我有個小小的問題……」

「什麼問題?」孫奕倫問。

「就是啊……」佳萱姐稍微露出尷尬的笑容說:「我雖然知道地方在哪裡,但是只是附近而已,真正的位置可能還需要大家找一下。」

…………

蛤!

聽到佳萱姐的話,車後兩個人瞬間發出超大的疑惑。

劉紹堯靠近那漆黑一片房間桌上散著藍光的電腦,電腦並沒有進入休眠模式,而是好像停在一個軟體上面,仔細一看是剪輯影片用的軟體介面,看起來網美大痣慧在消失之前可能一直在這邊剪輯影片。

劉紹堯伸手碰向滑鼠,這時房間突然閃了一下,讓他不自覺的發出:「哇!」的音,房間上頭的燈亮了起來,整個房間瞬間變得明亮許多,劉紹堯轉頭就看見開燈的莊亞儀,呼氣的說:「妳要把我嚇死喔。」

「正常人進房間都會先開燈吧?」莊亞儀說,也走到電腦前,看到朋友痣慧姐剪輯的內容,瞬間愣了一下,但還是開口說:「我看一下內容。」說完就先劉紹堯一步伸手去動滑鼠和鍵盤,緊張兮兮的查看內容。

「所以這個網紅網美是誰?」劉紹堯問。他這時才開啟被自己調成不通知訊息的手機,看見莊亞儀和這位網紅的影片說:「妳朋友很正耶,但是臉上那顆痣有點大。」

「那是她的特色。」莊亞儀說:「大痣慧,痣慧姐她因為從以前到現在有那顆痣被笑,但是她還是努力化妝、健身、穿搭把自己弄得超漂亮,從因為臉上有痣被笑的憂鬱症變成現在廠商指名、粉絲超多的網紅。你不覺得很厲害嗎?」

莊亞儀邊說邊用電腦,看都不看劉紹堯。

「所以因為妳很崇拜她,才跟她拍片?」劉紹堯看著影片裡有說有笑的兩個人。

「我們是因為別的理由才認識的。畢竟我是V圈,痣慧姐是網美掛的,所以圈子不太一樣。是因為我們都有共同喜歡的網紅,越聊越感覺兩人很合,才會變成好朋友的。」

「喜歡的網紅,誰啊?」

劉紹堯覺得莊亞儀現在舉動很奇怪,從進到房間裡她就開始用電腦,好像拼命地想要確認什麼?劉紹堯一邊假裝跟她聊天,一邊注意莊亞儀的舉動。聽到他問起莊亞儀喜歡哪一個網紅時,莊亞儀只是冷淡的說:「說了你又不認識,她不是那種很多人追蹤的網紅。」

「說嘛說嘛!幹嘛這樣說不定我之後可以邀他來上節目喔。難到是哪個跟我一樣帥帥的男網紅?女生就是這樣都只喜歡臉長得好看的。」劉紹堯發揮他白目的功力,想要莊亞儀上鉤,而高中生的莊亞儀聽到想都沒想就被釣到了。

「才不是!你不要亂講。是女生,我給你看我手機有她的照片,但是她最近很少更新了……你看!就是她!」莊亞儀滑自己的手機,秀出在珍藏相簿裡跟一個女孩的合照。

那女孩樣子有點清秀,露出和藹的笑臉跟當時年紀輕輕似乎還沒上高中的莊亞儀一起合拍。劉紹堯看見那位莊亞儀喜歡的網紅,看樣子稍微愣了一下,然後立即開口說:「好……好正。」

「真的,我會鼓起勇氣做V圈存錢去學怎麼做V皮都是因爲絲坦她鼓勵我,所以才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做,大痣慧也是她是因為絲坦在網路上對她臉上有痣的煩惱很認真的幫她開導,才讓痣慧姐改變觀點,只是她現在都很少更新了,見面會也好久都沒辦。」

「誰知道,說不定她自己只是為了讓妳們喜歡她才說這樣的話。」劉紹堯打了個哈欠說,感覺對這種成長故事沒太大的興趣,但這隨便一句話就惹怒了莊亞儀,她口氣不好的說:「欸白目堯你很禮貌知不知道,你又不認識她……憑什麼!啊你幹嘛變態!放手!放開我!啊啊!你這大變態!」

突然間劉紹堯手抓住莊亞儀的手,眼尖的她發現這個女孩一邊說,一邊像是要把一部不明的影片檔給消除掉。不管莊亞儀一直叫罵他,劉紹堯看著那部影片檔案,看數字日期像是最近拍的還未編輯的檔案,便問:「妳為什麼想把這影片刪掉?」

「問這個幹嘛!白目堯放開我!」莊亞儀用腳踢他,但劉紹堯不為所動,突然轉頭過來看著她,那張臉跟一直以來總是傻笑傻笑的劉紹堯差很多,一臉嚴肅的對傻看他的莊亞儀放開手說:「我很好奇。」

便點了兩下,播放出這部影片。

「不、不可以看!」莊亞儀驚恐的喊到。

“大家好!我是大痣慧。“

“我是痣慧的好朋友,亞儀。“

“有常看我影片的網友,應該都知道,之前『姐妹聊聊天』單元裡我曾經跟亞儀聊過,很喜歡那種恐怖傳說類的東西,所以就延伸出現在這單元啦,沒錯!我們要展開首次的新單元:『大痣慧挑戰恐怖傳說』!”(拍手音效)

“但為了怕危險,我在做恐怖傳說實驗時,會請我好朋友陪我一起,以防萬一。畢竟雖然我們很喜歡恐怖傳說,但是都很膽小(大笑聲)所以啦!我們這次要挑戰的是……“

影片被按停,莊亞儀一臉驚恐的按下停止播放的按鈕。劉紹堯看她慌張的樣子,直接把筆電螢幕給關掉,待莊亞儀人冷靜下來,然後問:「阿亞醬,妳其實從頭到尾都在隱瞞一些事情……對吧?」

冷靜下來的莊亞儀聽到劉紹堯這樣問,沈默的點點頭。

「其實抱括妳來找我們的時候,我就覺得有點奇怪。畢竟我們從來都沒有提過我們其實是大公司底下的團隊,很多網友都以為我們是自己幾個人因為興趣來拍。但是妳一來好像就已經知道我們團隊很多事情。」

「……有人跟我說過你們的事情。」

莊亞儀緩慢的說出自己為什麼找上劉紹堯他們的靈異地點直播團隊。

「他跟我說只要找你們說不定這件事就可以解決?」

「這件事?」劉紹堯看了看筆電,又看著把頭撇過去用手遮住臉的莊亞儀,腦袋一時有點打結,說:「我不懂,妳朋友的失蹤跟直播上出現的奇怪求救留言有什麼關係?」

「我也不懂啊!我們只不過拍了一次那降靈遊戲,然後就突然大痣慧說她直播時候一直有奇怪的人洗版,然後又說家裡很怪要暫時到這邊住幾天,然後今天你們那奇怪的鬼就說我可能會死掉,然後我就想跑去找痣慧、然後、然後就她經紀人就打電話來說她幾天前失蹤了!」

劉紹堯看見莊亞儀眼睛紅,臉頰兩行有淚痕。

「所以妳才想刪掉妳們那次降靈遊戲的影片?」劉紹堯問。

「嗯。」莊亞儀點頭嗯了聲。

「這沒有用吧?」劉紹堯不知道這位女高中生腦袋在想什麼。

「不然你要我怎麼辦嘛!」莊亞儀喊到。

這問題的確難倒劉紹堯的腦袋。說到腦袋活這時劉紹堯才想起他公司的友人孫奕倫,看來只能依靠一下他那可靠的好友了。滑開手機,劉紹堯瞬間看到孫奕倫、魚漿、佳萱姐整個團隊多通的未接來電,孫奕倫甚至留下一段:「等你忙完打電話聯絡一下。」的留言。看來自己可能又要被臭罵一頓了。

「總之,我先聯絡一下我們團隊的人好了。妳先在想想還有什麼事情要跟我們說。畢竟妳是擔心妳朋友的吧?那麼……」

要不要稍微信任一下我?畢竟……

彼此信賴,賭看看第一步才有可能繼續下去。

「剛剛那句話是……」

莊亞儀聽見剛剛劉紹堯講的話,突然間有股熟悉感?這熟悉感是從哪裡……不、不對!現在不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莊亞儀看著漆黑的電腦螢幕,鼓起用氣再次打開電腦,就看見電腦桌面上,有著大痣慧跟她還有許多朋友一起的合照。

逃避可恥但有用……才怪!

見到劉紹堯正打電話給他團隊其他人,自己這一次一定也要找到痣慧姐為什麼失蹤的原因,然後把人帶回來!莊亞儀點開剛剛想刪掉的影片,開始看她們兩個拍攝的都市傳說遊戲。重新看過幾次後,莊亞儀腦裡突然間想到一點。

「對了,鏡子。」

她移動滑鼠拉著影片條,就看到痣慧姐拿著蠟燭在漆黑房間裡走的這一幕。邊對手機自拍說:“……帶著白蠟燭在漆黑的房間裡,對著廁所的鏡子說:「鏡子大人請留言」連續三次,記得一定要每天做,才可以把鏡子裡面的東西招喚出來。”

「因為是鏡子所以留言才是左右相反的嗎?」莊亞儀想到這點,突然間點開網頁登入自己的頻道的帳號,又重新去找那條亂碼帳號留下的留言……

「妳有想到什麼嗎?」打完電話劉紹堯靠了過來問邊抱怨:「小法師奕倫剛剛把我罵了一邊,口氣簡直跟他家孫老頭一模一樣,好可怕。阿亞醬妳要不要也安慰我一下?」

「那個鏡子。」莊亞儀說。

「鏡子?什麼鏡子?」劉紹堯聽到一臉疑惑,莊亞儀說:「因為是鏡子大人所以字才會是左右相反。」隨後興奮的看著劉紹堯說:「一定是痣慧姐成功招喚了鏡子大人,所以我跟她才會看到那段相反的文字。」

「妳在說什麼?什麼鏡子大人?」劉紹堯不懂。

「你沒聽過嗎?那個網路很紅的都市傳說,只要在自己生日的時候開始每天點上白蠟燭,然後在半夜晚上關掉燈到廁所招喚鏡子大人,十天以後鏡子大人就會留下來找你的訊息。」

「呃……那跟妳朋友失蹤有什麼關係?」看見突然興奮的莊亞儀,劉紹堯不解,倒是看見莊亞儀又再看自己的直播那串詭異的亂碼帳號。莊亞儀這時候把劉紹堯拉過來說,將滑鼠移動到那個亂碼帳號說:「那時候痣慧姐跟我發現的奇怪留言,一定就是鏡子大人的訊息。所以應該可以透過這個帳號和訊息,知道大痣慧在哪裡。」

有那麼簡單嗎?劉紹堯很懷疑,接過莊亞儀的滑鼠朝那亂碼帳號點了下去,但是裡面就是隔空帳號,什麼訊息都沒有。而且真的是鏡子大人留下的訊息……

為什麼都是在求救?

「既然跟房間廁所有關,那就去看看吧?」劉紹堯說,身後的莊亞儀也起身跟上說:「等等!我也去。」

兩人走到廁所,莊亞儀下意識要開燈,劉紹堯就拉住她的手說先不要。廁所跟浴室一體,乾濕分離還有浴缸弄得很大間,這時劉紹堯發現這房間的廁所有點微妙,洗手台的鏡子並不是普通的半身鏡,而是可以把整個人照進去的全身鏡子。

洗澡時瞬間看自己全身嗎?這是什麼自戀的癖好。劉紹堯想,沒想到莊亞儀卻直接說:「很奇怪對不對?我有跟大痣慧說過,但她說這間浴室原本就這樣,而且全身鏡跟半身鏡她覺得沒差就還是買下來。」

「看來你們真的很認真。」手機光線照到鏡子下方,的確有很多白蠟燭殘留下來的蠟。

「你要蠟燭這邊還很多,是之前去精油店買的。買十二根香氛蠟燭,差不穩定多七千八百塊。」

「七、七千八百?妳說蠟燭?」比起降靈,劉紹堯覺得這蠟燭價格更恐怖。

「香氛蠟燭都很貴啊,想說是招喚鏡子大人嘛所以就用高級一點。」說完莊亞儀拿起櫃子裡的打火機問:「要點嗎?等找到痣慧後我再跟她解釋。」

「妳如果要點讓我拍一下可以吧?」劉紹堯將手機調成錄影模式問:「反正廁所沒關係吧?」

「厚你真的很想拍耶,好啦,我要點了喔?」莊亞儀對蠟燭點起火了,微微火光跟手機光線在昏暗的廁所內,兩人過了好幾秒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是不是什麼地方做錯?」劉紹堯這時開口說。

「我想想,是不是要把門關上」端著白蠟燭的莊亞儀看著沒關透光進來的廁所門說。劉紹堯看了看就走過去一腳把門踹上,四周變的更加漆黑,但還是可以透過光線看到彼此。兩人又等了幾分鐘,還是什麼都沒有。

「會不會要說咒語?」莊亞儀說。

「瞎咪還有咒語,什麼咒語?“重生吧前鬼!我還你原形”?」劉紹堯隨口胡扯,被莊亞儀白眼說:「我是說那句話『鏡子大人請留言』,是不是要說這句話才可以招……」

「幹你娘!」

一句髒話從劉紹堯的口中衝出來,他人驚恐的一把衝過去抓住莊亞儀就往廁所門口推,莊亞儀還沒搞清楚人就跌倒在廁所,連叫都還沒來得及叫,就被眼前的景象傻住了。

剛剛點起蠟燭後廁所除了莊亞儀和劉紹堯外,鏡子也同樣顯示兩人的身影,就在莊亞儀說出鏡子大人四個字後,劉紹堯就看見原本莊亞儀背後鏡子她的倒像臉竟然慢慢地轉過來不懷好意的看著莊亞儀,然後頭歪成奇異的九十度伸出手從鏡子穿出要對她出手。

看見這恐怖的畫面,劉紹堯情急之下只能脫口而出髒話不管莊亞儀先把人拉開。而沒有想到的是,當莊亞儀遠離鏡子後,他本人卻正面對著鏡子,鏡子裡的他露出大大裂開到耳朵的笑臉,然後一把出手掐住劉紹堯的脖子。

「啊啊啊啊!」看到這一幕的莊亞儀大叫,然後就看見劉紹堯手機掉在浴室地上,用眼神指示莊亞儀快走,先是頭、然後身體人就慢慢的被鏡裡自己的身影拖進裡頭。

看到這一幕的莊亞儀嚇得腿軟爬出廁所,在漆黑沒有開燈的客廳扶著牆壁想找燈的按紐,終於按下開關以後,第一個出現在莊亞儀眼前的卻是客廳的半身鏡。她茫的看見鏡子中的自己披頭散髮,露出詭異的笑容,對面對鏡子的她,穿出了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