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都市恐怖現在都這樣嗎? 16

陸坡 | 2022-05-29 01:05:10 | 巴幣 202 | 人氣 121


第二章-山道 07 完

原本吵鬧的車內瞬間安靜,孫奕倫他們的公司車現在正停在山道路邊,這裡稍稍凸起的道路是給車輛暫停和轉彎回程用,孫奕倫看車停好後打起閃爍燈,車後座,佳萱姐、魚漿兩人安穩的睡去。

在事件結束後,一身白色制服的白無常點起了一跟白蠟燭,伴隨火光蠟融化散發香氣,讓車裡的人昏昏欲睡。白無常說這是孟婆研發出來的可以讓一般人在幾秒鐘內睡著的香氣。孫奕倫看了蠟燭喔了一聲,對於那個包裝精美還寫著「茉莉花香氣,讓你一夜好眠。」,感到困惑。

這怎麼看都像是百貨公司的香氛蠟燭吧?蠟燭上還有著「孟婆製藥」公司標誌印。

然而這些都還好,最讓孫奕倫難以理解的是……

「哇!帥耶,孫奕倫是真的黑白無常耶!黑先生我可錄影起來發限動?欸?怎麼沒東西?酷耶,竟然連相機都照不到。黑先生你怎麼做到的!」

停好車的劉紹堯不知為什麼沒有被孟婆製作的蠟燭迷暈過去,反而還能看見黑白無常兩人,對著車旁矮小的黑無常瘋狂拍照,但每一張照片都無法把黑無常拍進去。

『白無常學弟,為什麼這白痴沒有睡著!』被騷擾的黑無常怒的轉頭瞪向白無常。白無常也是一臉懷疑喃喃說:『真是奇怪了,該不會孟婆那老太婆拿了黑心商品來吧?像是地溝油做的蠟燭之類的……而且你也好像沒事?』

白無常看著孫奕倫,似乎也不懂為什麼這兩人沒有任何狀況,盯著白蠟燭理不出頭緒。

從車內出來的孫奕倫撿起那被丟到地上孟婆白蠟燭的包裝,翻到背面看好像知道為何蠟燭不起作用的原因對著白無常說:「我想對我們無效是不是這個原因……」

『哪個?』白無常靠過去,孫奕倫下意識的閃躲但人被拉了回來。意外的近看白無常跟常人並無不同,連體溫都跟人類一模一樣。這讓孫奕倫有點意外,畢竟過去做書中看見的黑白無常都是凶神惡煞的鬼見愁模樣,一時間跟眼前這位帥哥白無常的模樣無法意會。

『學長,我想我知道為什麼了。』白無常喊說,看見黑無常正為了躲避劉紹堯的騷擾爬到了山道旁的大樹上,白無常看見這一幕露出欣慰的表情說:『學長看起來那個人非常喜歡你呢,真是太好了,我真替你感到高興。』

『你給我閉嘴!快說到底怎麼回事!啊啊,不准拉我腳,你這白癡!小心你死後我把你送去陰曹地府。』黑無常甩了甩腳。孫奕倫看著朋友阿堯跳起來,就像找到新玩具的狗一樣,忍不住一邊道歉、一邊將這人帶回來。

『因為過期了。』白無常說。

『…………蛤!』黑無常聽到理由,不可置信的大喊一聲。

『產品使用期限: 1988年10月有效。如在過期後使用產品,效果將有機率對人類男性使用者無效……更多詳細狀況請見官網和撥打網路客服專線,由專人為您服務。孟婆製藥。』

白無常將剛剛孫奕倫撿到的包裝紙後方的使用事項唸出來,黑無常聽到搖搖頭,一臉無奈的說:『就說那堆過期品不要再使用了!不然會出事的,幹上面肯定又是為了省錢,怎樣基層幹部該死是不是,每次出事都要我們自己想辦法!我他媽的幹你這武器還是我自己花錢保養的!幹基層神明沒神權是不是啊!』

『啊啊,學長又開始了。一聽到不爽的事情就狂抱怨。』白無常說。

『孫奕倫,快趁現在他們沒注意到,我們趕緊開溜。』

「嗯?」孫奕倫體內突然傳出江進的聲音,孫奕倫遲疑了一下,瞬間同意江進的想法,拉著阿堯小聲說:「我們敢快下山,不要再管這些有的沒的。」

「可是奕倫你不覺得看見黑白無常很酷嗎?」

「不覺得,快點走了。」孫奕倫催促阿堯快走。

正當兩人準備走進公司車,想開車走人的同時,突然孫奕倫就聽見江進大叔的聲音在他腦袋喊到:『小心!』

孫奕論和劉紹堯還沒意識過來,公司車前突然就颳起一陣怪風,剛剛的白無常人就坐在車頂上,眼睛透出青光看這兩人說:『兩位沒說一句就要走,是不是太沒有禮貌了點?』

孫奕倫一驚,就聽自己下巴處傳出一聲金屬清脆的碰撞,隨後兩人就感到自己的脖子一陣冰冷,往下看就看見像鎖銬的鏈子靠在了自己脖子上頭,拿金屬的鏈子發出陣陣青色冷光,狠狠鎖住孫奕倫和劉紹堯的脖子,讓他們無法動彈。

『別把我們這些鬼差當笨蛋了,人類。』後面的黑無常單手拉住兩條鎖鏈,似乎老早看穿了孫奕倫它們藏了什麼,突然間用力一拉,孫奕倫感受到體內靈魂好像被用力抽出一樣,整個身體就像被電擊一樣痛到雙腿發軟談坐下來。

孫奕倫人趕緊往後看,就見到原本附身在自己體內的江進,和附身在阿堯身上司機鬼阿奇,都被黑無常的鎖鏈從他們體內給拖了出來。黑無常走到倒在地上的江進和阿奇中間看著他們冷冷的說:『每個鬼差都有可以看透孤魂野鬼的眼睛,別以為你們附身在人身上就可以逃得掉。白無常把這兩個鬼給我壓回去。』

「等、等一下!」聽到江進要被押回地獄時,孫奕倫驚的起身對眼前的黑無常說:「你們先聽我說……」

『沒什麼好說的!』黑無常一回頭看向孫奕倫戴起那凶神惡煞的面具對他說:『我們陰間鬼差不和陽間的人談條件!有問題等你死後去陰間地府問。』

「欸黑面仔(黑臉的)你幹麼這樣,我們好好說話嘛。」爬起的阿堯突然一句話,讓現場狀況瞬間凝固,只見拉著鎖線的黑無常整個愣在原地,拿下面具生硬的轉過頭來說:『你剛剛叫、我、什、麼?』

「黑面仔啊,我又不知你叫啥名(叫什麼名字)?雖然你又矮又黑但總不能叫你小黑吧,這樣感覺在叫狗一樣。」劉紹堯對著黑無常這樣說,孫奕倫一行人則以「你這智障!」的表情看他流冷汗。

『警告你,不准這樣叫我!』黑無常朝著亂幫他取小名的劉紹堯怒吼。但劉紹堯卻聞風不動沒有害怕的表現,只是搔搔頭說:「啊不然你跟我說你的名字嘛?黑面欸大哥。」

看來以前當小混混太習慣這種吼來吼去的場面,反而不像他們一般人會被嚇到。孫奕倫覺得雖然是奇怪的地方,但阿堯自少拖住那黑無常官差一些時間。但是自己要怎麼幫江進脫身?就在孫奕論這樣想的同時,他卻聽到後方傳來冷冷的話語說:『你先別動歪腦筋,知不知道?』

白無常說,孫奕倫看見到那張臉孔眼透青光就在他面前,但孫奕倫這時毫不猶豫的做了個動作,他將口袋掏出的東西往白無常臉丟,白無常閃過,抓住孫奕倫的衣領說:『我就說不要亂來了,真不聽話。』

「嘖。」旁邊的阿堯看到孫奕倫被抓,不僅吸引黑白無常鬼差的計畫失敗,現在還拉了眼前黑無常仇恨值,看向眼冒凶光的黑無常,阿堯只得繼續裝傻演下去,開口說:「所以黑大哥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我們沒有名字!』黑無常怒吼說,旁邊怪風四起黑無常抄起令牌看著眼前的劉紹堯說:『孟婆的蠟燭對你們無用沒關係,只要你們可以暈倒就行了,這樣的話……』

打暈也是一樣。

「欸欸欸欸!哪裡一樣,這會痛的耶!」劉紹堯聽到睜大眼抗議,就看見黑無常舉起手中的方牌不斷逼近他,劉紹堯這下可沒有剛剛那樣不怕的氣勢,人結結巴巴的說:「那那那、黑無常大哥,至少在打暈我的最後,讓我問一下喔……欸那個……你知道……看不到鬼的普通人要怎樣才能見鬼嗎?」

『你問鬼去!』黑無常怒喊。

『唉學長又失控了。』白無常轉頭看去嘆口氣,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眼神飄了回來,就見被自己抓住衣領叫孫奕倫的人抓住他的手,一手將他扯開。讓白無常驚訝到怎麼會有人類有這股力氣?然後他看見孫奕倫的雙眼變成雙瞳,驚的想這是什麼狀況,想要用羽扇刮起風,卻突然感到一陣燒燙,羽扇落在地上。

符咒?白無常感到意外,不知何時自己羽扇上被貼了符。

他看向孫奕倫又朝他射出好幾張符,不屑的想:『區區幾張人類做的符能對他做什麼?還不看他……不對!』

只見符咒在白無常前往上飄,就看孫奕倫一個跳像是踏在符咒上躍過白無常上頭,白無常這時才發覺他的目標是自己身後黑無常和阿堯。但已經來不及就看孫奕倫一個空中翻滾跳過他,撲向劉紹堯把他推過黑無常的攻擊。

只見黑無常的方牌重重的打向地面,把山道柏油路打出一個裂開的洞。劉紹堯看了嚇到大喊說:「什麼打暈!你分明想打死我吧!」

『去,力量真不好控制。』黑無常不悅的說,轉頭看向孫奕倫就見到他那般雙瞳的模樣。靈魂共鳴?黑無常也跟白無常一樣有些意外,而更讓他意外的是其中一條抓住江進的鎖鏈並無鬆脫的跡象,剛剛抓到那鬼竟然就這樣剎那間憑空消失又出現?

從剛剛白無常出現在孫奕倫身後時,孫奕倫就臨機一動,他朝白無常丟東西,並非路邊山道隨便撿起的小石頭,而是那封住江進的怪異飾品。如同之前他所實驗過的,不管自己把這吊飾丟飛幾次,這飾品就跟詛咒一樣會重新回到、出現在他身邊。這一丟剛好讓被鏈子所著的江進瞬間脫困,隨著飾品被丟出一起飛出,然後再次像磁鐵般吸回孫奕倫的身邊。利用這個機制……

孫奕倫讓江進彈出後再次附身到自己體內,迅速同步他倆靈魂達到一體的狀態。

黑無常此刻瞪著孫奕倫,拿起方牌說:『我都忘了你這傢伙有些能力。但是給我聽好你們這些在陽間的凡人,不要想招惹陰間的鬼差鬼事。雖然準則上表示不能傷害到人,但是要是你們在敢惹我……』

『別怪我壞了規矩。』黑無常表示,孫奕倫和劉紹堯聽到陣陣鎖鏈的金屬碰撞聲,這個黑無常雖來一臉娃娃臉人矮矮小小一隻但氣起來似乎沒有在跟他們開玩笑。孫奕倫吞了口水問身體的江進大叔:「進哥,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有什麼辦法,這個可是陰間鬼差,跟孤魂野鬼不是同個級別的。要上也只能硬幹,趁機找機會脫身。話說還有最後一個辦法,小朋友,那就是……』

『學長,那個有件事……』

『現在我在說最後一次……把那個鬼交出來,人類。』白無常叫了聲,但黑無常不當一回事,直直瞪著孫奕倫放話。

四周鐵鍊不知從哪裡串出,把孫奕倫他們團團圍住,包含睡在車中的魚漿和佳萱姐。這下可不妙,孫奕倫感覺他跟江進兩人同步在徹底也不可能一次救下三個。

『學長? Hello?』白無常又出聲,但眼前的黑無常學長卻還是對這孫奕倫大吼說:『把鬼給我交出來!』手一揮就要揮動方牌末端的鐵鍊。這突然襲來的舉動,讓孫奕倫還未來得及準備,阿堯則是嚇得閉上眼睛,突然間!

一支腳從黑無常的屁股給踹下去,黑無常瞬間在孫奕倫他們面前跌了狗吃屎。剛剛鐵鍊什麼的瞬間都消失,孫奕倫和劉紹堯傻眼,看著踹黑無常一腳的白無常呼氣說:『學長你聽我說……』

『幹!你這混帳,是沒看到我在忙業績嗎!』跌倒的黑無常,黑黑的臉蛋氣到紅黑紅黑,抓住白無常的衣服怒瞪說。

『學長,你在繼續下去我們可能又是做白工喔。』白無常很平靜的說,從屁股褲子掏出一個平板電腦,開始滑資料。

那麼大的東西是怎麼塞到褲子裡的?此刻不只是劉紹堯連孫奕倫他們都想吐槽,這時白無常將平板給了黑無常學長,人說:『我剛剛查了一下這兩個人的名單,這個貨車司機有出現,但似乎不是在我們轄區範圍。然後另外在那人裡頭的鬼根本不在名單上……』

『我看看……』黑無常收起剛剛凶神惡煞的模樣,滑著平板,越看越皺緊眉頭,喃喃的說:『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如果學長真的帶回這兩個鬼回陰間的話……』白無常邊說,邊對孫奕倫和劉紹堯眨眨眼,兩人看了這狀況,原本警戒的身子也都放鬆下來,互相對望一下想釐清是怎麼回事。

『也就是說戴著兩個鬼回去,不僅沒有積分還等於幫別的轄區做事,而且因為跨區處理案件,還得花時間寫報告,加上這兩個鬼跟那這次逃跑事件有關聯又得無止盡的開會、審問、開會、審問,直到事件釐清……幹你娘!老子哪有那麼多時間可以跟你們這些上頭的狗官瞎耗!』

黑無常越想越氣,人又突然暴怒起來。惡狠狠的看了孫奕倫一行人,跟銬住的司機鬼阿奇,突然間收回鎖鏈將這叫阿奇的鬼丟回去給孫奕倫他們說:『算你們運氣好,我不幹了!』

欸,就這樣?

孫奕倫傻眼看著眼前的黑無常,小聲問:「你是說……你要放過我們嗎?」

『呃嗯,別誤會只是抓住你們我也沒好處才這樣,不表示你們就可以為所欲為,懂不?』黑無常騷騷臉頰,喃喃抱怨說:『差點又做了白工,真是衰爆了,早知道就不出來找那寵物。』

「寵物?」孫奕倫和江進等,現場人鬼四人聽到鬼差這樣說,都突然疑惑。

『怎麼?原來你們不知道啊。』黑無常看了看四人一臉茫然的表情,卻沒有要解釋。還是白無常補充說:「就是一直追你們車的那東西,原本是陰間地獄其中一層養著的寵物。」

經過白無常的解釋,孫奕倫和劉紹堯才知道,原來那個一直被他們所有人當成山道恐怖傳說的怪東西,原來只是陰間養來處罰那些不守交通,害人發生死亡意外或是害自己死掉,死後用來教訓他們的一種動物。

『哪怕只要稍微不遵守或輕忽哪一項交通規則,這個東西就會聞到開始追逐不守規局的車輛給予逞罰。原本不太可能從陰間跑出來的,到怎是怎麼出現在陽間的山林間,真是個謎。』

『你跟他們這些凡人廢話那麼多幹麼?走了,收工了。』黑無常看見白無常在那嘮嘮叨叨,就說,人已經戴好那長舌面具。白無常在走的最後看了孫奕倫一眼說:『裡面那位,應該說附身在這人身上的你應該聽得到我說話吧?』

進哥他在叫你。孫奕倫將想法傳達給江進,但是江進卻毫無反應。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選這個人,我是有聽說過兩個不同的靈魂,但彼此的波長、模樣和調性卻都意外與對方能融合一體,但那麼多年過去,我也沒看過一個。不管你們是因為什麼關係而這樣做……我給你一個忠告。』

某天當你快發現自己要跟另一個靈魂開始融為一體時,你只有兩種選擇:

一是離開他、二是取代他。

『好自為之,兩位。』白無常不懷好意的笑,跟黑無常一起消失在凌晨的山道。

再幾個小時太陽就會出來,也代表黑白無常兩人下班的時候。黑無常看見跟上的學弟,身子靠在一棵佈滿樹根的千年大木上說:『你跟他們廢話那麼多幹嘛,還好這次有抓到那東西回去交差,不然要我絕對會抓狂。』

『學長也是,這次竟然那麼好心就罷手了。』白無常表示,然後露出壞笑的臉說:『學長是不是也很好奇,那靈魂可以完全共鳴的那一人一鬼?還有他們怎麼做到逃出你那抓鬼的方牌鎖鏈。』

只要是被鬼差的鎖鏈抓住管你是什麼厲鬼,絕對不可能逃脫。但是那傢伙卻可以逃出鎖鏈的掌握,這著實讓黑無常好奇。他劃開千年樹幹做出了回陰間的通道,再回去前時表示:『這事情先不要讓上頭知道。』

『了解,學長打算怎麼做呢?』白無常問,黑無常說:『我打算再觀察看看,雖然這只是我的感覺,他說不定跟最近上面發的事有點相關。』

『你是說上面嗎?』白無常看了看,只見上面逐漸變亮的天空。

這次的山道鬼屋拍攝,最後由劉紹堯開車把大夥送回去。放假過後的上班日,孫奕倫才剛走在地下室樓梯,人都還沒到辦公室門前就聽到佳萱姐的叫聲,大叫著我不相信!你別想騙我!

「齁,我說真的啦。我跟奕倫看見黑白無常然後那個追我們車子的是他們養的寵物。」劉紹堯解釋,但越解釋卻只看見魚漿和佳萱姐懷疑的白眼。

「早安。」孫奕倫打開門,果然就跟他想的一樣,佳萱姐第一時間就要跟他確認劉紹堯是不是在話唬爛。而魚漿則是說是不是叫江進的鬼也知道這件事。

「他講的是真的。但是那不是黑白無常的寵物,好像是從陰間跑來的東西。」

孫奕倫輕描淡寫的說出事情的全因,佳萱姐像一個聽故事的小女孩一樣,在聽完事情的最後露出吃驚的樣子說:「原來這些事情都是真的,我以為只是劉紹堯瞎掰來騙我這個資歷淺的新人女明星不懂。」

「新人女明星?」

「欸!為什麼奕倫說你就相信,我說就是唬爛!這是差別待遇啦。」

魚漿和劉紹堯抱著各自的懷疑,為了讓話題不要繼續繞著這事情轉,孫奕倫趕緊轉了個彎問:「魚漿學姊,這次拍攝的影片怎麼樣?」

「恩,也就這樣,因為沒有鬼出現,也沒有之前那麼精彩,所以有些觀眾很失望。但是意外的增加一些新訂戶跟討論度。」魚漿看了一下影片的走向曲線圖,和留言,孫奕倫跟所有人也都走過來看。

「有些人依舊覺得我們做假,但是目前有些人看了一下新影片後態度變成觀望。」魚漿說。劉紹堯看了看留言,不爽的說:「這些網民就是這樣,嘴上愛嫌結果每次一發片又都第一個跑進來看。」

「你第一天認識觀眾啊,我在主持節目時不知道受過多少次這種攻擊呢。」佳萱姐說,魚漿跟阿堯不懂被攻擊的她,為什麼要那麼自豪。

「啊,佳萱姐有留言提到妳欸?」阿堯的話,立刻引起佳萱姐的注意,急著說:「在哪裡、在哪?」然後螢幕留言往下滑就看見留言:

沒想到我小學時鬼故事節目主持人竟然出現在這裡欸。

靈異美少女薇薇安是不是變老了啊?感覺皮膚變很差。

看來電視台混不下去以為可以轉去做網紅吧,笑死。

「你們這些混蛋!我要黑單你們!」佳萱姐看見留言,一把怒火就上來。

「是誰剛剛還很自豪被攻擊過很多次?」魚漿看著激動的佳萱姐忍不住吐槽。

在三個人在那看網友留言時,孫奕倫走到辦公室外,看見在門外頭徘徊的貨車司機鬼阿奇,就說:「你可以讓我單獨跟他談一下嗎?」

阿奇看見孫奕倫的表情,乖乖的進到辦公室裡頭去,此時這地下室樓梯空間,就剩下孫奕倫跟鬼大叔江進。江進坐在空中,看見孫奕倫跑來找他,就打了聲招呼:『嗨,孫奕倫小朋友怎麼了?』

「你其實知道的吧,白無常跟你說的那件事。」

孫奕倫一來就直接問江進,江進先是沈默,隨後點了頭說:『恩,我知道。』

「所以,你又是打算藏著不跟我說。」孫奕倫看著江進,但江進卻沒有看他。孫奕倫看了以後人直接走到江進面前說:「其實我也早有感覺,如果不是事態嚴重到無法收拾的地步,你就沒有打算跟我同步,或則是說,本身這件事情就對我這個沒有資助也沒有修練的人,負擔很大,所以怕我東想西想乾脆就不說了,對吧?」

『我從一開始就不會讓你靈魂被我吸收,小朋友。』江進抬頭看著孫奕倫說。

『雖然我藏了很多事情,但是不管你願不願意相信。我都是以不讓你受到太大的傷害為出發點,畢竟從一開始兩個靈魂其實就不該合為一體。但只有這樣,你我才能從那種糟糕的情況下找到破口。』

「恩,我知道。」孫奕倫說,臉上表情平靜。

『欸?』江進有點意外,看著他說:『你、你就這樣接受了?不在乎我瞞著你的事。』

「你不說我能怎樣?不然你附身在我身上讓我感受一下你內心的想法。我當然很討厭你什麼事情都最後才告訴我,我他媽的等到最後一刻才知道。但是進哥我稍微想了一下……與其什麼都要知道,不如……」

當作自己被騙,要好好相信你。

「我是這樣想啦。」孫奕倫說,說完的下一秒就有點後悔,看見江進張口看他的樣子,臉紅慌張的說:「我我、你、你什麼表情啊,我可是這幾天你沒附身在我身上時自己煩惱很久耶,聽著如果很尷尬我就收回,我們當作沒這件事。」

『孫奕倫小朋友,有時候你太成熟,我都忘記你也才二十出頭。』江進喃喃的說,這話卻引來孫奕倫不爽,回嗆:「你不覺得你這話很矛盾嗎。」

孫奕倫說完就看見,江進變成了站姿,然後突然在他面前跟他低頭,對他說:『抱歉,這麼重要的事我卻一直瞞著。』

「不要這樣啦,你這大叔跟我低頭很奇怪。」孫奕倫撇過眼神,但表情還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突然就聽到自己體內傳出江進的聲音:『喔,原來你在害羞啊,小朋友。』

「欸,你什麼時候跑進去了。不准、不准現在讀我內心的想法,進哥!你很故意耶!喂!」孫奕倫不爽,然後朝門後偷聽的人表示:「欸,偷聽不需要那麼明顯吧?你們。」

辦公室的門打開,連同阿奇鬼魂和團隊的大夥都看向孫奕倫。

「啊,好青春喔……想當年我啊也是……」佳萱姐說,孫奕倫制止她繼續說下去。

「是說阿奇,你從山上回來市區事有什麼事情想做嗎?」孫奕倫問。

『我嗎?』阿奇聽孫奕倫問他,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默默地笑了笑。

孫奕倫不懂這個笑,而突然他才從江進的想法中感受到。

「你想回去看看她?」孫奕倫問,阿奇這才點了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