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都市恐怖現在都這樣嗎? 15

陸坡 | 2022-05-23 02:50:39 | 巴幣 102 | 人氣 148


第二章-山道 06

『呃?』附身在劉紹堯身上的司機鬼阿奇叫出聲,看著眾人的目光激動的回覆說:『甘、甘我屁事!我馬毋知為啥咪他欲逐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要追我)?啊……』

眾人瞇起眼睛用更加不信任的表情看著說溜嘴的阿奇,阿奇流了冷汗看了同樣是鬼的江進,露出尷尬的笑容說:『江大師,我啊……其實只是沒有說到一點點事情……』

『孫奕倫,把符咒拿出來。』江進冷淡的說,孫奕倫作勢翻找包裡,嚇得阿奇趕緊說:『有話好說!我我、我沒有要騙!那那個你們想想現在如果我不見得話,就沒有人可以開車喔、後面還有那怪物、又是晚上的山路,情況會更危險喔。』

咦!佳萱姐聽到聲音差點被阿奇的話術說動,好再後座的魚漿稍微拉住她,對她使了眼色,佳萱姐才不動聲,強裝鎮定看著司機鬼阿奇。

「劉紹堯應該已經醒了吧?」

這時一旁孫奕倫開口說,話一落就讓阿奇有些震驚看著他。看見這男鬼慌張的表情孫奕倫繼續說:「你那表情是再想我怎麼知道?我當然知道,你以為能收服這個生前是除靈師鬼魂的我,會不知道你在搞什麼花樣嗎。劉紹堯老早就醒來只是你一直不讓他有控制身體的主導權,畢竟這是劉紹堯的身體,靈魂著和度本身就高,你怕你這一放掉主導權……」

就很難再掌握劉紹要的身體吧?

孫奕倫邊說邊拿出符咒,阿奇看見孫奕倫的眼睛漸漸變成雙瞳,展現出一種咄咄逼人的態度,像是真要在這裡解決他,阿奇嚇得說:『抱、抱歉,我、我我說真話!真的!我是被後面的東西追沒錯,但、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麼追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逃到空屋裡躲,也是要等看看那東西會不會離開。看到你們過來沒事,我才以為……真的、我沒有要害人啦!不要把我除掉!』

阿奇一連串的坦白,孫奕倫的眼睛才漸漸恢復正常,眼睛瞪向阿奇說:「還有什麼沒說的嗎?」阿奇搖搖頭,孫奕論看了還是沒收起符咒,還慢慢的將符咒逼近阿奇,阿奇嚇得坦白說:「我我之後會把你朋友的身體還回去!不會動歪腦筋!拜託你把符咒放回去。」

孫奕倫聽到才把符咒收回來,就聽見體內的江進說:『哇啊,小朋友你演的真好,我只是要你嚇唬嚇唬他沒想到你演全套,真應該頒個金馬獎男主角給你。』

你這老頭閉嘴。孫奕倫不爽每次這種壞人角色都要自己演是怎樣,他不爽的對體內的江進抱怨:「你都聽到了,就跟你說不要把奇怪的靈帶出來!現在因為這個叫阿奇的原因,害我們被奇怪的怪物追。」

『你只說對一半,孫奕倫小朋友。』江進說:『還記得剛剛那地圖上畫的路線,一長串的山道,你覺得一個鬼怎麼從這一頭山跑到另一座山?』

「你是說……」孫奕倫聽到江進的說法,的確,如果真是一路從山路跑來不管怎樣都不太合理,而且他更不懂的是為何後方的怪物要追逐阿奇這個普通靈體不放?孫奕倫想了想,看著被附身的阿堯,有個想法說:「如果這鬼不斷附身在不同開車人身上,一路搭車逃跑到這裡呢?」

『你的想法很有意思,小朋友。』江進說:『但除了你朋友這種北港香爐人人可以插的體質外,普通靈體要找到個適合附身的人體其實不容易。當然你跟我也是個特例啦……我倒是認為這怪物可能比我們想像更純粹……』

『更純粹?』孫奕倫不懂江進大叔的說法,像追問之時後方傳來尖叫聲。

本以為又是佳萱姐,但似乎連魚漿也意外的發生恐懼的聲音,駕駛座的阿奇的手也不斷顫抖,用發抖的聲音喃喃說:糟糕了、糟糕了!孫奕倫和江進再次將身子探出車子天窗外,就看見那怪物與剛剛似乎有所不同,好像感受到什麼東西來襲,受到刺激,跟剛剛追逐他們時球狀的姿態全然不同。

變成像是海膽般,山上道路瞬間變成坑坑疤疤,然後見那些尖銳處似乎是由人手人腳形成,在轉彎處撩起山壁,捲起一波土石,就在車後方揚起大量沙塵。開車的阿奇閃避一些飛舞過來山壁滾落到砂石,孫奕倫趕緊關下天窗,就見車內一陣搖晃,剛剛車內收音接收阿堯手機那重節拍的《頭文字D》音樂瞬間消失,不知怎麼的重新配對到佳萱姐的木匠兄妹樂團歌曲。

輕快歌曲《什錦飯》突然出現,瞬間讓怪物追逐車子的山道夜晚畫面瞬間變得微妙異色。配合落石和山道崩壞的雜音和佳萱姐的尖叫聲,讓孫奕倫覺得有點煩躁無法思考,情況已經夠糟糕了這怪物還會巨大化是怎樣?又不是在玩寶可夢對戰、或是戰隊打怪獸。

自己該怎麼辦?要怎樣做才是對的?孫奕倫腦袋裡瞬間跑出許多想法,但又同時有一股焦躁感,腦袋裡有個畫面一閃而過,是過去他還在當學生時候一次分組作業,分組的成員孫奕倫已經記不起模樣,但他還記得小組裡有位組員對他說:我們組裡有你真是太好了,奕倫。

奕論這個拜託你、抱歉奕倫你可以幫我一下嗎、奕倫你知道這個要怎麼做、孫奕倫你會上台報告嗎?然後是學校老師看著他的臉,笑笑的說:孫奕倫你們這組報告做得很好呢,但是有一點問題是……

問題?孫奕倫聽到這字,瞬間緊繃起來……

我做的事情有出「問題」嗎?

連奕倫你也不知道啊……

同學失望的表情,孫奕倫想起那個原本讓人期待卻失落的說語。

「我不讀軍校你會很失望嗎?」孫奕倫問那個人,而那個人坐在椅子上,翹腳看報紙的模樣遮住了臉,只聽見那報紙後頭一個冷淡的回應說:「軍校報名不是過了,你已經選了不去就不要再提這件事。」

我……不是想說……

『欸,小朋友你還好嗎?』一個溫暖的東西輕撫在孫奕倫肩膀上,孫奕倫回過神來下意識去摸那肩上溫暖的地方,並沒有任何東西在他肩膀上但他卻實際感覺到熱度。像是在自己體內的江進的手輕撫在他肩膀上頭。然後孫奕倫感覺有個人靠近他耳邊對他說:『冷靜一點,孫奕倫。』

這一刻不管是佳萱姐的叫聲還是落石和怪物的聲音似乎變得可以忽略,孫奕論感覺自己好似可以看到附身在自己身上那除靈師大叔江進的面容在他面前,他開口對著江進問:「進哥,我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

江進看了孫奕倫仰起嘴笑,人卻說:『你說什麼,我怎麼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

「咦?但是現在情況我不……」

『你想怎麼做?』

孫奕倫話還沒說完,就被江進打斷了,江進問他要怎麼做,孫奕倫愣了一下有點不高興的說:「我就不知道才問你啊!」

『如果我照我的方式做了,你可以完全接受嗎?小朋友。』

江進問,孫奕倫說不出話。

『誰剛剛還教訓我說,我們是個團隊。』江進說,孫奕倫聽了話知道這是剛剛自己唸過江進的事,有些不爽說:「幹麼拿我說過的話來嗆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做才問你啊!進哥不是除靈師嗎?一定比我更了解要怎麼做才可以讓大家……脫困。」

『除靈師也只是一個職業,別把除靈看得太厲害,孫奕倫。』江進說:『我是知道除靈方法但這就跟紙上談兵一樣,是如果沒有許多人配合、幫助、除靈是不會成功的。所以我才問你想怎麼做?而且啊……小朋友……』

我可是在乎你才會跟你說那麼多,別怪我老人家嘮叨。

「幹!這個害我不能早早收工回家的鬼東西,他媽的給我滾回去!」

孫奕倫突然在車內大喊罵髒話,車上所有人都看向他。孫奕倫捲起袖子對體內的江進說:「進哥你有辦法幫我對吧?佳萱姐妳到前面幫忙那叫阿奇的鬼看行駛路段,魚漿學姐你查看看妳的筆記本有沒有可以對付這怪物有效方法。還有阿奇……」

孫奕倫看了阿奇一眼,說了句:「好好開車。」

「那你呢?」佳萱姐問,孫奕倫聽了只是抹起不懷好意的笑容,扳扳手指骨發出清脆的響音說:「我要好好教訓這個不讓我收工的傢伙。」

鞋子裡黏上符咒,孫奕倫探出車子天窗問江進說:「你確定那符咒可以讓我站在車頂?要是我掉到山下去,變成鬼第一個一定找你算帳!」

『那你我就是同類啦,廢話那麼多,上去吧!』

「啊啊啊、啊啊!」

孫奕倫被江進牽著整個人滑出車窗外,一陣強風吹在他身上害他有點睜不開眼,感覺自己要被風吹走,全身被刮的發疼,像是要滑出車頂,江進一句:你站好不然真的會跌下去!孫奕論才穩住身子腳向下踏,這一刻像是演電影一樣魔幻,他真的站在了這台公司車的車頂。車裡一群人看見這不思議的場景都驚呼出聲。

『小朋友這種讓你站在車上的術式很費力,一旦你身子撐不住,或我沒能力撐著,你就可是會跌下去。我們速戰速決吧!這怪物既然是車版和一堆人手人腳組成的噁心東西,你覺得該用什麼術式才有作用?』

江進問,而孫奕倫已經掏出符紙做好準備說:「這還用問嗎?進哥。」

用火燒死它!

眼中雙瞳再次出現,這次孫奕倫跟上了江進施法的手式,符咒的火焰在他身邊形成一圈,紅色的火光在夜晚山區格外顯眼,孫奕倫這時努力讓自己專心不去想跳火圈的事情,此刻他需要專注。火焰不知何時從橘紅色轉換成青藍的燄色,一盞盞藍光在孫奕倫身邊閃耀。

『注意了。』

如同大型滾動海膽的怪物散射出落石與鐵片,孫奕倫趕緊跟著體內江進的方式回應,符咒燃起的青色之焰在他周遭有規律的以他為中心圍繞,如同星系一般快速公轉,形成一股保護牆,孫奕倫發現被這些青色火焰碰觸不管是人體四肢或是鐵片落實都會被燃燒殆盡,他吞了口水,就聽到江進的提醒:『別碰到這些火,它可是連靈魂都會燒掉的冥界火焰。』

這時怪物突以極快的的速度超到孫奕倫他們車子的內側道路。車子因這東西得突然入侵而劇烈晃動,司機男鬼阿奇一個心驚,猛踩油門試圖甩掉這怪物,在車頂的孫奕倫和江進趕緊穩定好雙腿,他們知道要是腳一滑孫奕倫整個人可能就會滑出車外,跌落到山谷之中。

『可惡,甩不掉。』阿奇說。

這時一個尖部的手突然朝向車頂的孫奕倫,孫奕倫一驚一把用火焰抵擋,漿這怪物尖端人體手肢燒毀,孫奕倫呼的一聲,隨即有更多的手腳往他這來,但被青澀火焰給擋下。這時孫奕倫突然想到剛剛思索怪物追逐阿奇問題的答案……

「進哥,難不成這怪物追的不單是阿奇,而是遊蕩在山道上面的靈魂?」

『你很聰明嘛,小朋友。沒錯這東西從剛剛給我的感覺就是針對所有靈魂而來,雖然不知道這以靈魂為食的怪物是什麼東西。但是不管是那阿奇還是我都可能是他追逐的原因。但我認為這東西有可能餓太久,太想吃到靈魂……』

「啊啊啊!」這時佳萱姐不巧跟外頭的怪物對到眼,一個大聲慘叫。

「難不成就因為沒有吃到靈魂所以開始無差別攻擊任何有靈魂的生物?」孫奕倫說,江進表示有這個可能。幹,這下他們不是全體都是目標範圍內!

佳萱姐見到多個人臉人皮和如同密集恐懼症的眼珠正向看向她,突然外頭爬滿了一堆冰冷發紫的手掌,像是氾濫一樣佈滿車窗。魚漿看到這一幕立刻拉住佳萱姐說:「快過來後座!」佳萱姐連滾帶爬的逃回後座。

而這東西似乎沒有放過他們,手掌印立刻延伸到後座的窗。瞬間手掌睜開了一雙雙眼珠,魚漿和佳萱姐兩個女生嚇到往反方向靠。這時她們聽到一個敲打的聲音,魚漿立可發現這是什麼聲音,這是拉車體門把的聲響,看來這隻怪物想要打開門闖進車裡來。

開車的阿奇自己也嚇得不知所措,慌了神沒注意前面的轉彎。

這時阿奇突然感受到自己意識像是被縮回去一樣,手腳不聽自己的使喚打動手排檔,轉動方向盤,離山道的欄杆只有幾公釐的差距,就這樣勉強滑行過彎。阿奇感覺到了似乎原本身體的主人在這一刻拋開他取得主導權。

「大家抓好了!」阿堯說,過彎後的他話一說完就一個急剎車,

只見車輪一個滑動,車體打轉著,要不是符咒夠穩,車上的孫奕倫差點被這煞車甩飛出去。車裡因為急剎,撞到前座沙發椅的佳萱姐頭疼得大罵說:「阿奇!你怎麼開車的啦!」

「欸?誰是阿奇啊?佳萱姐你是把我名字叫錯了啊,我是阿堯。」阿堯轉過頭來給了兩人一臉笑意,魚漿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身體的靈魂又換回到阿堯主導?從剛剛事情發生後,被司機鬼附身的劉紹堯是真的不清楚事情的全貌,還是只是人在裝傻而已。

劉紹堯伸了個懶腰準備重新打檔踩下油門,人才回看駕駛座前,就見到一個像是海膽有一個車道大的怪物出現在車窗前,整個人突然傻住了,指著前面那東西問車上大夥說:「前面那啥小?山上的大山豬嗎?」

在阿堯開口問的同時,他就看見怪物似乎轉向,然後離他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啊,跑過來了。」

「大白癡!快開車!你看過哪隻山豬長那樣嘛!」佳萱姐從後座抓住劉紹堯的肩膀猛搖,劉紹堯驚的趕緊打檔在山路倒退嚕,就看見旁邊一個紅色牌子寫著:「行車山路多事故意外,請遵守交通小心駕駛」。

「阿堯?」孫奕倫聽到自己朋友阿堯聲音出現,想探頭去看,但被江進給拉回來,整個人身子僵住,聽到體內除靈師江進對他說:『別分心小朋友,那東西要來了!這次用我借來的陰間火焰把它燒掉。』

「嗯。」孫奕倫聽了,點了個頭。重新與江進配合符咒火焰再次轉回青綠色,然後照著江進的說法,孫奕倫兩手張開將所有火焰聚集在胸前,形成一團團小火圈,排成一列,然後雙手交錯做出開槍的手勢,將幾圈火焰全數射出。

青色的火燄碰到那像海膽的怪物瞬間燃燒出黑煙,將肢體和怪異的人面人體都給燒淨,車內阿堯停下倒退的車,三人看見眼前被孫奕倫火焰符咒給燒掉的怪物,佳萱姐看到欣喜若狂的說:「有、有效!」

「所以打倒怪物我們可以回家了!」阿堯也笑著說,跟佳萱姐擊掌。魚漿看著被燒毀的怪物發散出的煙霧,然後看見霧裡串出一個緩緩的黑影,對著在慶祝的兩人說:「別高興得太早,似乎還沒結束……」

霧裡剛剛那怪物又滾了出來,雖然尺寸比剛剛小很多但是也有一台車的大小。而且外型像是一團怪異黏稠的丸子,然後細看有一條線。突然這條線裂開成一條大嘴,嘴裡可以輕易的看見一堆血肉模糊惡的人手人腳,還有殘骸。三個人看見如此血腥度破表的畫面,瞬間都傻在車上,完全對於怪物衝來呈現呆滯狀態。

『沒想到這東西竟然挺得住我從地獄借來的冥火。欸小朋友?你還好嗎?孫奕倫?』

「噁嗚……」孫奕倫瞬間雙腿一跪人吐了一堆穢物出來,整個身子好不舒服,但依舊站起來看著眼前那怪物,突然覺得眼睛流出東西,他以為是嘔吐的眼淚,抹了一下卻發現手指有紅色液體?他眼角竟然滲血出來。

這下不太妙啊。孫奕倫看了眼前怪物的樣貌,人還是抹掉眼角的血跟江進說:「進哥,我們再一次。」

聽到孫奕倫說,江進卻有所顧慮。上次是流鼻血、這次是眼角出血,這傢伙雖然跟自己的靈魂合拍,但是說穿了還是一個沒有除靈、也沒修行過的一般人,這身子一次到還好,但同樣得招要第二次,恐怕孫奕倫經不起他這樣操。但是……

眼前狀況江進也沒有別的想法,冥界的火燄他如真的碰到,以他一個靈魂可真會當場被燒到魂飛魄散不得超生。他只能指望這小朋友孫奕倫身體可以撐住嗎?

「我可沒有弱到要你擔心,我告訴你我家那當過兵的老頭最愛對我吹噓什麼。」孫奕倫一邊喃喃說著,一邊畫出招喚火焰符咒的術式。

老子到這歲數什麼沒有,就是身體健康。

孫奕倫一說完,青色的火燄再多燃起。

此刻從他嘴裡說出的話,就同他那做過營長孫老頭口吻般,連表情也一模一樣。

『撐下去喔,孫奕倫。』江進說,兩人再次集中青色之燄,江進感受到孫奕倫的喘息,這小子是在勉強自己,江進感覺孫奕倫雙腳在顫抖,如果之前兩人發揮作用是因為孫奕倫不斷配合他,那麼如果反過來的話呢。

江進將自己的靈魂在鑽進江進體內更深處去融入,孫奕倫感覺自己身體突然像是慢慢有股體力往自己身上去,像是一個重擔被別人卸下來背上一樣,感覺像是被另一個人給抱著一樣有種安全感。

「『看我把你燒了!』」江進和孫奕倫異口同聲的說。

『如果是我應該會把冥火集中,對付那東西會更有效喔。』

在漆黑的山道,現在這種連鳥獸聲音都沒有的地方。孫奕倫身後突然傳出一個聲音這樣跟他建議。

是誰?孫奕倫和江進疑惑。

詭異的聲音,然後感受不到背後有人,這個聲音的主人慢慢走向孫奕倫旁邊一張長舌恐怖的臉孔出現在孫奕倫面前,然後用那聲音繼續跟他說:「喔,意外的你們還真有意思。既然……會有一個人身體裡面有兩個靈魂?」

這傢伙是怎麼知道的!江進跟孫奕倫對這突然出現有著恐怖面孔的東西,一來就看穿他們的秘密感到意外,完全忘了眼前怪物朝他衝來。

糟了!孫奕倫和江進兩人看見怪物出現在自己眼前瞬間,就見剛剛那有著長舌面孔的人揮了個東西過去,是把羽扇瞬間四周刮起一陣怪風將那東西一瞬間吹飛到上空好幾呎高。

『好像太高了?』

「嗯?」孫奕倫這時聽到眼前這有著長舌恐怖面孔的人這樣講,有些疑惑。下一秒就看見這人將自己臉拿下,原來他戴著面具,面具下方是一個看起來跟他年紀差不多歲數的年輕人,穿著一身白色像是制服的東西,很輕浮的抬頭揮揮手說:『學長好像吹得有點高,拜託你幫幫忙了。』

『你這混帳!』那人才剛說完,就聽到空中傳來一聲罵。

在那一聲出現後,孫奕倫就看見從四面八方出現無數條鐵鍊,將那怪物給綁住,不管那怪物如何掙扎,都被牢牢的綁住。突然一個矮矮膚色黑穿的一身黑色制服的人跳出來,與這白色制服的人戴著同樣長舌鬼面具,擺出一個很中二的姿勢喊說:『終於被我抓到,我看你還往哪跑!』

『哇學長好帥喔、不愧是范將軍的愛將、就算你又黑又矮,脾氣又差,又沒女人愛,學長還是很棒要對自己有幸心,啾咪。』只見一旁白色制服的人一邊拍手,一邊用捧讀的口吻稱讚這這跳出來的一身黑的人。

『閉嘴!有時間在那亂還不來幫忙。打火機給我,我要把這傢伙燒掉。』戴著面具穿黑色制服的人說。白色制服的人說了聲喔,就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後又摸了更多個口袋,最後空手對著被他稱學者的人說:『看來打火機今日排休了呢,學長。』

『你這傢伙……是不是又忘記帶!我都跟你說過執勤前要把東西檢查過一邊,你又給我忘東忘西!沒有打火機燒「冥火」,我們要怎麼把這東西送回去!』黑色學長不爽的說。

身材較高穿白色制服的學弟,聽了露出抱歉的表情,開口說:『對不起學長,因為我沒想到學長這次真的會抓到。畢竟你抓捕這東西的失敗率已經有十二次裡有十二次了,真沒想到這次走狗屎運會成功。』

『原來如此,你一開始就沒想過我會抓到,對吧?對吧!給我把臉轉過來!』黑色制服的學長額頭佈滿青筋,顛腳尖扯住白色制服學弟暴怒道。

「那個抱歉……你們是……」這時孫奕倫突然對這一黑一白插話。

兩人轉頭看向他,孫奕倫還要繼續說下去時就被那穿黑色制服比他矮一顆頭的人給插話問:『等等!你身體為什麼會有兩個靈魂,是什麼東西好大膽子敢附身在人身上,給我滾……痛!你這傢伙竟敢彈我……』

白色制服的學弟間學長又開始正義感發作,彈了他的額頭指了指孫奕倫手上符咒的青色火焰,學長這下才意識過來,也發現自己的失態,咳嗽了兩聲對孫奕倫說:P不好意思,那個我們是在執勤的第十三無常分隊,我看你手上似乎有我們想要的冥火,可否借一下來用用。』隨後幾出一個有點可怕吐舌的面孔,讓孫奕倫退後幾步。

『學長,面具拿下來。』後面的學弟提醒,卻聽到他學長嘖了一聲轉頭說:『除非特殊狀況,值勤時不可在他人面前拿下面具,你的無常手冊到底有沒有好好看?啊……』

白色制服的學弟不管他學長的廢話,直接就拿下來,一張像是未成年可愛男孩的臉出現在孫奕倫他們面前,這時那學長看見自己真正的臉曝光時,一陣臉紅,不爽的對著把面具舉高的學弟說:『幹,還給我!把面具給我還來!混帳!』

『還麻煩你們用火幫我把那東西燒掉。』白色高挑的青年對孫奕倫他們說,最後還補上一句:『記得火焰要集中,發散對他們這種東西作用有限。』

「喔、喔。」孫奕倫一聽點點頭。

然後就跟江進將陰間借來的青焰集中,果然就跟那名一身白的青年說得一樣,怪物很快就被燃燒殆盡。

「進哥,那兩個怪人是誰?跟你一樣的同行嗎?」孫奕倫問,但這時他卻感受到江進心裡傳來警訊和緊張感,江進說:『別鬆懈小朋友,那兩個的來頭可比你想得大,別被他們這隨意的樣子騙了,他們不是人。』

「不是人?所以他們是……」孫奕倫看了眼前的人想,一個黑色矮小、一個白色高長,戴著長舌的面具,又拿著羽扇、令牌、還有綁住怪物的鐵鍊。孫奕倫這時腦袋一轉想到個符合所有形象的神話,喃喃自語說:「不會吧……」

『就是你想得這樣,小朋友。』讀到孫奕倫想法的江進說。

現在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道教神話所言的抓孤魂野鬼回陰曹地府的鬼差。

黑無常與白無常。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