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都市恐怖現在都這樣嗎? 20

陸坡 | 2022-06-27 01:05:31 | 巴幣 204 | 人氣 159


第三章-求救訊息 04

「這是我的房間,這是第一次開箱喔,有點害羞。」對著鏡頭說話的女孩,露出笑容,嘴上說尷尬但實際上表情卻非常自然,要鏡頭跟隨她進到房間裡,開始介紹自己獨居的小房間。

房間裡擺著各式各樣可愛的公仔、但卻有著一尊突兀的合體機器人。這時鏡頭外傳來一句:「我還是覺得妳會喜歡這種東西,感覺很奇怪。」

「啊又來了,誰規定女生不能喜歡戰隊跟機器人。」女孩說,然後手拉著鏡頭像是要鏡頭跟隨她一樣,然後到衣櫃拿出一件去日本自助旅行買的戰利品,那是怪物特攝片《摩斯拉大戰哥吉拉》二十六週年的紀念T衫,女孩像是獻寶一樣自帶音效說:「噠啦!摩斯拉的紀念衣。」

「妳真的都喜歡一些怪東西。」鏡頭外的話語繼續說,這說話的語氣似乎並非不認同女孩的興趣,而是半帶著笑意的拌嘴。

「我很喜歡特攝片、還有一些超級機器人。當然我也喜歡可愛的東西,就算總是有男生說女生怎麼會喜歡怪獸或戰隊這些東西,但誰說我不能一邊喜歡美少女戰士、一邊愛假面騎士?重點是自己喜歡,沒有必要因為週遭人而特定迎合改變自己的喜好。」女孩說。

「欸,又要開始說教了嗎?」

「什麼啦,誰再說教啦!對了對了,還有這個你看我以前打工存了一整年買的遊戲主機,任天堂N64!當啦還是限定版喔。」女孩拿出電視櫃下的遊戲主機炫耀的說:「我們之前試過還可以玩喔!我們一起玩了任天堂明星大亂鬥。」

「我懷疑你給我的那搖桿是壞掉的。」鏡頭外聲音說。

「哪有,兩支手把都好的好嗎。」女孩立刻回嘴。

「不然我怎麼可能打輸?我最會打電動了。」

「哼哼,這可不一定喔。對了還有這個一定要介紹到……」

—你所點擊的影片已轉為私人觀賞—

這段名為「我的第一次房間內容大開箱!」的上傳影片,點擊率雖然不算太高,但也有好幾萬次,看頻道主經營的時間也有好長段時間,粉絲數也是慢慢增加中,下面留言多半也都是正面回覆,只是有幾則留言詢問頻道的女孩說:

「有沒有人有感覺最近好像上傳次數變少?」

「真的,是不是太累了?不要太勉強自己喔。」

「雖然頻率變少但每次看妳的影片都好療癒又正面,點讚。」

但這些留言都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深夜時分,看著這些留言的人正用著剪輯軟體,然後將一些女孩的生活影片編輯,然後輸出影像上傳到女孩的頻道上,但很奇怪的這些影片都轉成了私人觀賞,但影片卻又持續更新著。這時上傳好影片的人點擊了女孩的影片,女孩親切又充滿活力的樣子,生動的在影片跟螢幕外頭的網友互動。

直到影片結束後,那人又點擊重新觀看的按鈕,再次觀看,不斷重複聽著一樣的影片內容,一次又一次。

幹,找不到人!

隨著莊亞儀後頭追出來的孫奕倫,很明顯的找不到高中女生的蹤影,在街上左顧右盼,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走。因為那被稱作「靈魂石頭」的飾品一併被拖出來的江進見狀飄出孫奕倫的身體在他面前說:『小朋友,你這樣到處亂找,是找不到人的。』

「也不想想是誰突然說什麼「妳會死掉」才害我這樣到處找人,你就不能用婉轉的方式說話嗎。」孫奕倫說,人繼續四處張望,看有沒有穿著高中制服的女生。

『我可是好意提醒,況且這種事情在我們這行是不能亂說的。因為這可是牽扯到陽壽跟生死簿的問題。』江進說,但身體卻被孫奕倫狠狠穿過,完全不想理他。

進哥轉頭看不理人的孫奕倫,繼續飄過去附在他身上說:『小朋友你剛剛很不禮貌耶,好歹也聽一下長輩的意見。』

孫奕倫看著探出半個身體在自己前方的江進,邊走邊說:「進哥,我現在沒有時間聽你說台灣民間故事好嗎。要是那個叫阿亞醬的網紅真的出事了,你要我怎麼辦?」

『這就怪了,孫奕倫小朋友那女生出事是她自己的關係,跟你或是團隊的所有人都無關對吧?你那麼拼命是為什麼?』

江進問到,孫奕倫聽到江進這說話露出一臉很不可置信的表情,突然都忘記平常人根本看不到江進,在街上突然大聲說:「幹!你說這什麼話?那個叫莊亞儀的女生可能會死,都知道她會死掉難道不救嗎?」

『小朋友當爛好人,要適可而止。你知道有些人會早死有時候並不是真的陽壽已盡,而是自作自受嗎?那個女孩就是如此,不過這也是我第一次那麼直接感受到,她會死這件事……欸,我都說這樣很沒禮貌,你這死小孩!』江進說,但孫奕倫完全不理他,繼續無視,找尋莊亞儀的下落。

江進浮在半空中,看著孫奕倫那固執要找人的背影。

那多管閒事的樣子瞬間讓他有一絲絲記憶慢慢恢復,自己過去好像也有好幾次這樣去淌渾水,然後讓自己落入困境的局面。說起來他江進能夠跟這叫孫奕倫的小朋友靈魂如此契合,不會是因為他們實質上相當相似的關係吧?

這樣想讓江進有點起雞皮疙瘩,但看樣子現在不推一把,孫奕倫會繼續無視他,無頭無尾的找人。

『小朋友。』江進叫到,見孫奕倫不理他,就直接鑽到他體內。

『你就不要故意了,你心裡明明就很在乎我講的話。』江進直接感受到孫奕倫的想法,但孫奕倫還是完全不想理他。江進這下才知道什麼叫心口不一、嘴上不要心裡很誠實。

他嘆口氣,最終擋在孫奕倫面前開口:『有方法可以幫你找到人,要不要聽?』

聽到這句的孫奕倫果然有反應,人站住看著江進。

「跟我說怎麼找?」孫奕倫說。

『你這小鬼會不會太現實了。』江進抓抓頭,附身到孫奕倫身上說:『妳還記得我們靈魂同步時候能力會倍增這件事嗎?現在一樣,因為我們靈魂波長同步,我是鬼你是人,就表示你的眼睛實際上可以看見另一個空間的樣貌。仔細想著你所要找的人,感受到她靈魂的軌跡……』

「怎麼感受靈魂的軌跡?」孫奕倫搞不懂江進在說什麼。

『你先做就是了,又夠囉唆!』江進用孫奕倫的手去打孫奕倫的頭。

被自己的手打頭的孫奕倫,只好先照江進的說法做。跟江進一點一滴的同步後兩眼的瞳孔又變成雙瞳,這時他聽見參雜著他與江進混合的聲音告訴他追蹤那想找得靈魂。孫奕倫試圖感覺,週遭事物的景色變得扭曲褪色,雖然很奇怪,但孫奕倫不知為何眼睛逐漸接受這種狀態,突然就見眼前出現條線。

「線?」

那條線是個透明且碰觸不到的存在,照理講孫奕倫覺得自己應該看不到,但卻實實在在感受到那條線的存在。這時他聽見體內的聲音。

『現在看到的線是某個類似你心裡要找的人的生命線。你知道我們每個人手掌都有著各種線路,那其實連結著這條無形的線。但實際上肉體的掌紋只是顯現出來,實際上看掌看見的是那靈魂的線路,所以……』

即便現實世界看不到手掌的生命線,只要靈魂的掌心還存在就可以推測一個人的生命指數。這就是所謂的「看手相」。

「所以我現在要怎麼追蹤……這是……噁?」

孫奕倫話說到一半,就瞬間聞到一股噁心的氣味,然後耳朵也傳來陣陣雜亂不堪的雜音。然後他發現四周其實不止他感受的這條線,有許多條細長透明的線正擴散在他四周。

『你不只要看,還要同時靠鼻子跟耳朵判斷,孫奕倫。』江進說:『你必須專心,把剛剛那高中生的輪廓和感覺給具現化,只要你感受到,就可以找到那叫阿亞醬女孩的生命線。』

努力去感受到,小朋友,大海撈針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孫奕倫感受到無數條無形的線路,所帶來的壓迫。

「這個……感覺很不妙。」

辦公室裡的佳萱姐自言自語的說,魚漿拿著平板電腦走出來,不解的看佳萱姐正在做的事,脫口而說:「妳是在……算命?」

「不,我是在問塔羅,關於剛剛那網紅的事情。以前在靈異節目中,有一個老師有說過我多少還有一點點那種通靈的能力,還跟我說只要願意修行也許會有點成果,但是……」

佳萱姐翻開牌,眉頭一皺,又是一樣的「死神」牌。

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啊,可是塔羅牌的死神牌通常不是指真的死掉,有時候可能只是代表:『結束某段關係』的意思,像……像是分手啊、離婚還是進入新的循環之類的。妳不要想太多喔、真的是我說的那樣,當時節目算命師好幾個都說,真的死掉的人很少。」佳萱姐發現魚漿在看,趕緊解釋說,只見魚漿沈默了一下,將平板直接遞給佳萱姐,開口說:

「我找到一則新的網路爆卦,雖然還不確定是不是真的,但可能跟我們查的事情有關係。」

「爆卦?」佳萱姐拿了魚漿的平板滑,就看見多個黑底白字的論壇爆帖,都在討論一件事情。

爆 Re:[爆卦]頻道「大痣美人愛」知名網紅大痣慧突失蹤

「難道這個人也跟剛剛那網紅一樣,有奇怪的洗版留言。」佳萱姐看了一下,魚漿搖開口說:不是這樣。就從佳萱姐背後伸手去滑,兩個女生肩碰肩,魚漿滑到一段新聞將文章反白說:「我覺得這一段有點可疑,所以找到她頻道的影片……」

“擁有幾十萬粉絲的網紅大痣慧,每個禮拜固定都會產出兩到三部影片,但幾個禮拜前,團隊跟經紀人突然聯絡不到她本人,家人、好友都沒有消息,因為之前大痣慧本人曾經拍片描述過去被霸凌經驗、還有爆紅後患上憂鬱症影片落淚,有隨口說出尋死等等描述。警方不排除往自殺的可能偵辦。目前封鎖住處持續調查中……”

佳萱姐看到這部然後看見魚漿手滑動到「大痣美人愛」頻道裡幾個影片頁面,就看見剛剛來辦公室的Vtuber網紅莊亞儀出現在大痣慧的頻道影片裡,那是一部像在姐妹聊天的日常談話影片。佳萱姐看了看,眼尖發現這部影片已經是好幾個月前的,就說:「這個有點久了,妳是想說她跟那女生認識?」

「妳聽一下她們等一下七分鐘那裡的對話。」魚漿說,把平板的聲音調大。

「所以大痣妳也喜歡?真的假的!我周遭的女生朋友都很怕說、有些還跟我說再看這東西就翻臉耶。」莊亞儀說,就見大痣慧哈哈笑的回話說:「我從以前就很愛自己在網路上一些靈異、恐怖故事,所以真的很想也拍拍看這種類型的,尤其是那種禁忌類遊戲,妳不覺得很刺激嗎?」

「對、對,看日本好多網紅拍我都很好奇是真的還是做效果。」

「不然下次我們一起來拍這種企劃好不好?」大痣慧提議。

「好啊!一定要找我喔。」莊亞儀立刻開心的答應。

播到這邊魚漿按下了暫停鍵,然後打開下一部影片,影片中是網紅大痣慧的深夜直播,整個影片在談論一些招魂的禁忌遊戲,用比較幽默的口吻跟網友互動,雖然是深夜但觀看直播跟打賞的人還是很多。

“我覺得這些招魂很多都很麻煩,我來找找有沒有輕鬆一點的招魂方式喔,如果知道的人也可以告訴我喔,說不定我會嘗試看看,哈哈……“

然後魚漿又換到下一部、下下部、下下下部,一樣都是有關大痣慧討論靈異話題的東西,這些影片其實並不多,但漸漸佳萱姐也發現似乎有跡可循。終於這次不是魚漿按了暫停鍵,而是佳萱姐按下的。

影片上網紅大痣慧的字幕落在一個字詞上……

「鏡子?」佳萱姐看了說,但是同時也疑惑:「但這跟阿亞醬遇到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雖然我還在找,但是我覺得這個網紅的失蹤、還有阿亞醬遇到的事情跟她會……有危險,可能有什麼相關聯。」

「總之我先把這消息告訴孫奕倫還有劉……劉紹堯那個人到底蹺班跑去哪裡了啦!打電話過去都不接!」佳萱姐怒得看著一堆未讀訊息,又再打了一次劉紹堯的網路電話,但響聲很久還是無人回應。

「真是發生事情要找人都找不到……」不死心的佳萱姐又再打一次,隨手就翻開自己排的塔羅牌,這次翻開的牌卻讓她意外。

「女、女祭司?」佳萱姐看見正位女祭司的牌面。

內斂、靜默、神秘,當女祭司出現又是在這恐怖節目製作單位的話,八九不離十就是跟神秘學有關的事物,代表著女人的直覺和探索內在之聲,同時還代表著一個恐怖的訊息……通靈之力。

「媽媽,你看那個人好奇怪喔?」路過小公園的孩子指著孫奕倫說。

「不要亂說話,人家叔叔很辛苦……不好意思小孩不懂事。你要不要幫忙?」

面對帶小孩媽媽善心的回話,孫奕倫尷尬的謝謝他們,直到媽媽帶著小孩離開才找了更隱蔽的地方重新開始,因為怕兩眼雙瞳嚇到人,孫奕倫戴上有色墨鏡,試圖蓋住自己的眼睛,但不知為何卻被誤認為是視障人士。

『你真的很堅持要帶那眼鏡。』

「不要吵,給我集中精神。」腦袋傳來江進的吐槽聲,孫奕倫不想多理會,要江進跟他一起把兩人的同步到位,找到女高中生莊亞儀的去處。慢慢的孫奕倫發現每條線雖透明但透過聞到的味道與聽見的話語,似乎可以漸漸看到這條線散發出的顏色。

在心理學中雖然每個人眼睛透過光會看到顏色,但隨著每個人心理不同,其實對於色彩的定義和反饋到腦袋中的顏色也會有些微微不同的色差。孫奕倫發現自己專注在查找相關的生命線時,有著類似生命軌跡的線也會一併發出相同的色系,但這樣找下去實在有點困難。

他需要更多線索收斂,找尋到莊亞儀的生命線。

「進哥,還有沒有更近一步可以探索的方法?像是找人的符咒之類的。」孫奕倫一邊集中精神一邊問,然後瞬間剛剛的線路又到斷掉。孫奕倫喘著氣,看來只要一份神,這些「線索」就會消失。

『你的能力無法同時負荷兩種方法,孫奕倫。改用符咒搜尋該人的去處需要她人相關貼身物品,而且也不保證會成功。況且小朋友,我不會讓你的身體消耗太多體力的。我把技巧交給你不是讓你勉強自己,把身體給毀掉的。』

孫奕論感覺到江進說這句話嚴肅的氣氛。的確誰叫他是一個沒天賦的普通人,只能用有限的方法去做了,再不然……

「嗚……」突然間孫奕倫被解除同步狀態,他看著眼前江進出現在他面前。

『你覺得我會接受你要硬幹這種事嗎?孫奕倫小朋友。』江進瞪了孫奕倫。剛剛孫奕倫瞬間的想法,立刻被他給捕捉到,這讓孫奕倫無法狡辯。

還好在這兩人尷尬的時刻,孫奕倫的手機傳來訊息聲響,孫奕倫看見佳萱姐傳來魚漿找到的訊息,並且播放她留言裡,兩人的推測。

也許這是一個方向?關於那位失蹤的網紅和阿亞醬莊亞儀。

「進哥剛剛的事情我道歉,我們再試一次。」孫奕倫看著江進說。

『孫奕倫,如果我再察覺你又想做出那種把自己身體逼到極限的想法,我會跟剛剛一樣解除跟你同步的狀態。你知道想救人的人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自己能應付的狀態下救出對方,不是連自保都無法還逼著自己冒險氾濫。』

『你還沒那種本錢。』

江進這話說得好像那老頭附身,讓孫奕倫急著擺脫這種被老頭說教的感覺,表示說:「不要廢話,快點到我身體裡來。」

『你這小朋友,真不知道什麼叫客氣。』江進唸完快速的回到孫奕倫體內。

兩人靈魂再度合而為一,多虧前幾次的失敗孫奕倫漸漸抓到一點訣竅,配合魚醬和佳萱姐傳來的線索,他現在要找到那關鍵,透露出「生命線」的蹤跡。孫奕倫幾乎隔絕外在的一切聲音、味道、專注的找到那千萬條線裡的那條線索,就在下一秒他感覺到一條黑紅色悪的線出現在他眼前。

就是這個!孫奕倫戴上墨鏡遮住雙瞳,快步的往線路指引走去。

在半小時後,孫奕倫看見了線路連接到一條住商混合的樓房,跟隨著這刺鼻味道和黑紅的生命線上樓的同時,他和江進卻發現他們要找的樓層,不知為何有著幾名警察到處走動,而其中一間房門還牽起封鎖線。

這畫面讓兩人合體的狀態瞬間解除,這時孫奕倫才想到,對啊!經紀公司都報警了,怎麼可能會沒有警方的人來調查,自己每次都忽略這種簡單想一下就會知道的事。

「喂,你是這裡的住戶嗎?」其中一名警察看到孫奕倫問。

孫奕倫看了後方被封起來的房間大門反問說:「這裡發生什麼事?」

「先告訴我你是誰?不要問那麼多,這邊現在不是大樓住戶不能進去。」警察一臉嚴肅的看著孫奕倫。孫奕倫也大概知道他應該無法繼續深入其中。

『看來線索斷了,小朋友。』江進說,孫奕倫也這樣覺得正要回頭。

但轉頭的同時,剛剛那名警察還是叫住他問:「等等,你們為什麼突然跑來?我要問你們到底有什麼……」

「學長!長官跟那交通隊的人來了!」

就在警察要盤問孫奕倫的同時,後面另一個警察突然叫住他,警察轉過去不耐煩的說:「為什麼又把那交警請來,把這種失蹤案件交給那傢伙是看不起我們其他警察是不是!媽的……」

趁著警察抱怨之際,孫奕倫趕緊從安全通道下樓,然後就跟某兩位在討論案件的警察擦身而過,其中一個警察讓孫奕倫不自覺得多看幾眼,那警察很特別,不是說那裡怪,但是……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穿著警察制服卻棕髮碧眼的外國人樣貌的台灣警察。

「長官,我不能保證自己可以查到什麼?」那名有著外國面孔的台灣警察說。

「我知道,但總得試一下,放心其他人那邊我會支會的。如果真的是往那方面去的話,可能還得要你聯絡那位朋友。」一個看起來有點年紀的老警察說。

聽到老警察的話,外國臉孔的交警露出為難的表情表示:「我說過了,跟那個人不是朋友。他只是我以前當兵很討人厭的學長,而且還是個宗教狂……」交警嘀咕了幾句。

「行了行了,怎樣都好,總之等等就拜託你了,派翠克。」老警察叫著交警的名字,而交警聽到還是不情願,老警察用力拍拍他的背說:「別擔心,沒有查出什麼也不要緊,而且你其實也對這種事件有興趣,是吧……」

「邱啟民。」老警官叫了這交警的名字。

「我以為會有很多警察在住處這裡?」

在安靜的住宅區,莊亞儀帶著劉紹堯來到另外一棟跟孫奕倫他們調查完全不一樣的住宅公寓地點。劉紹堯邊看著網路消息,一邊跟著莊亞儀上樓,看看四周表示:「還以為會拉起封鎖線、有警察看守……」

「網路上報導的應該是另外一間痣慧姐住處,但其實跟我們這些朋友拍片,都會約這邊比較多。你看很方便捷運搭到底幾分鐘就到了。」莊亞儀說。

兩人走到公寓樓房盡頭其一間普通的房門前。劉紹堯見莊亞儀按了幾下電鈴聲,壓了壓門拔,房裡一點動靜也沒有。莊亞儀停下動作說:「果然沒有人在。」

「不如我們想辦法撬開門吧?」劉紹堯說,看起來躍躍欲試。

「沒這必要,你先轉過去一下。」莊亞儀動手幫劉紹堯轉身背對他,劉紹堯聽到背後傳來各種聲響,便問:「好了沒啊?好久喔。」

隨後過幾分鐘就聽到一聲喀的開門聲。看來網紅大痣慧似乎在門前有稍稍藏了把備用鑰匙,只有跟她熟識的朋友才知道。

打開門,房裡一片漆黑,莊亞儀和劉紹堯兩人互看一眼,一起走進後先開燈。開燈以後這間房間就跟一般的公寓沒兩樣,詭異感降低不少。莊亞儀到處看看,從客廳到廚房都維持著有整理但明顯看是有人活動過的痕跡,沒什麼太特別的地方。這時她轉頭看向劉紹堯拿起一台攝影機。

「欸,不要拍。」莊亞儀說。

「為什麼?妳不是剛剛答應我做這次企劃了嗎?」劉紹堯說。

「這又不是我家,而且我們這樣私闖民宅不就留下證據嗎。」莊亞儀說,鏡頭拍到她臉部特寫,跟用手壓住鏡頭的瞬間,她對劉紹堯說:「總之這裡不能拍,你要是再拍我要生氣喔。」

看見莊亞儀真的不高興,劉紹堯識相的收起攝影機說:「好不拍,但我錄音總可以吧?這樣畫面要怎麼辦?」

「之後到我住的房間,你跟你的團隊愛怎麼拍就怎麼拍。」莊亞儀說,一邊往房間裡走去。聽到莊亞儀這樣說的劉紹堯開心的表示:「說好了,不要到時候又跟我說什麼都不能拍。」

「好啦,你真的很煩耶,白目堯。」莊亞儀隨口答應。這時兩人同時注意公寓最裡頭半開著門的房間,好似閃有道藍色的光。兩人一起往裡面走去,劉紹堯推開那門,看裝潢應該是個小型工作室。

工作室的桌上有一台筆電,螢幕沒有關這樣一直開著。

莊亞儀和劉紹堯兩人一起走進,往那螢幕畫面看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