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洛克人X/ZA]無題+後記(傑洛x艾克賽爾,Zero x Axl)

阿沛 | 2022-05-23 22:52:26 | 巴幣 2 | 人氣 75


艾克賽爾重創後,失去了所有記憶,傑洛的心境複雜,最後能好好傳達自己的心情嗎?

心情不好外加寫文低潮之下,催促自己寫的練習文,故以無題訂之。

以下正文開始

<無題>
 
當傑洛找到他時,他就像這區街頭那些無名、流離失所的雷普利一樣,在黑暗骯髒的街道底部徘徊著。
 
霎時間還真認不出他了。
 
輕喚他的名字時,他是有反應的,但那雙追尋自己的眼神刺痛了的動力爐,空洞無神之中,燃燒著渴望尋找自己身世的光芒,即便他所剩的時間已罄。
 
為什麼,又讓他陷入這樣的景況呢?傑洛心想,顧不得自己的表情有多難看多恐怖,他一面呼喚艾克賽爾的名字,一面接近他。
 
艾克賽爾聽到了自己的名字而駐足在原地,雖然他現在完全不認識這喊自己的人是誰,只是心裡面知道,這個人並不會傷害自己。
 
艾克賽爾看著傑洛接近,下意識地退了一步開口問傑洛的名字,這令傑洛難受心碎。
 
看來是失去了記憶,正確而言是系統遭到重置,現在的艾克賽爾就像剛開機啟用一樣,是一張白紙,除了滿身的重傷外,還有著勉強能運轉的電子腦。
 
走近一點,傑洛完全的確定眼前的人是艾克賽爾,這個年輕氣盛的孩子,他的樣貌刺痛了傑洛。
 
就在幾周前,艾克賽爾才親口說過,他喜歡著傑洛,用他自己全身的力氣,抱緊著傑洛,說著希望傑洛也喜歡他之類的話,傑洛當下考慮的問題點甚多,故迂迴了回絕艾克賽爾,但他們之間的關係才不是甚麼系統重製可以一言蔽之,傑洛很清楚這件事。
 
關於告白的回應,傑洛早已想找機會與艾克賽爾深聊,但眼下這情形。
 
真的甚麼都沒有了嗎,是因為當時的自己並不以為意,所以命運現在責罰了艾克賽爾的自負,也懲罰了自己的漠視了,讓他們錯過了彼此。
 
傑洛在艾克賽爾的身前雙膝跪下,他牽起這位少年沾滿污漬的雙手,一面告訴艾克賽爾自己是來帶他回家的,另一面則告訴自己擔憂的內心,不要緊的,這只是暫時的,只要將艾克賽爾帶回去維修,他一定能恢復正常。
 
這個距離,傑洛能看到艾克賽爾身上更多讓人心疼的細節,覆蓋在腰際與四肢上的人造衣膜殘破不堪,身上的裝甲被外力扯開過,漏電且已不敷使用,珍貴且重要的零件,都被拆走了,艾克賽爾只剩下勉強能維持動能的肢體骨架,站在傑洛面前。
 
艾克賽爾的腰臀、軀幹,零件脫落外露,讓他連走路都走不好,身子搖晃蹣跚,迫使傑洛只能將艾克賽爾攔腰抱起。
 
僅僅三日不見,艾克賽爾帶給傑洛的震撼難以形容,包括了滿滿的憤怒以及無能為力的自責,傑洛為了讓自己冷靜而告訴自己,沒關係的,這是艾克賽爾,我已經找到他了,他安全了,一面阻止自己過度詮釋眼下的情況,以及深深壓制強烈的氣憤填膺。
 
艾克賽爾被抱起時,全身的傷口早已忘卻如何疼痛,茫然中心裡感到無比的放心,緩緩地抬頭,讓電子腦記憶抱著自己的人的樣貌。
 
這位不知名的先生頭部後方的月光皎潔而明亮,他逆著月光,正用彷彿帶著電光而閃藍的眼神看著自己,聽他說著一些自己聽不太懂的事情,他好像看起來很難過,但視覺系統損傷嚴重,畫面始終不夠清晰,艾克賽爾知道,見到陌生的人,有人告訴過他,要好好地打招呼才行,然而甚麼初次見面請多指教之類的言語,在傑洛耳中只是刀割般的令人難受。
 
回程的路上,艾克賽爾的口中反覆道謝,傑洛緊緊的抱著他,驅車返回總部。
 
這是一段發生在艾克賽爾獨自外出的任務之後的一段故事,艾克賽爾堅持獨立執行雷普利機件竊盜組織的殲滅任務,令通訊那一頭的領航員相當困擾,總部評估艾克賽爾身上搭載的能源和資源撐不過今晚,但這名年輕氣盛的獵人依然自信滿滿的表示,今晚他就會完成任務歸隊。
 
預定支援的傑洛得知艾克賽爾不顧領航員勸阻而率先出發,他撥了通訊,訓斥了艾克賽爾,叫他立刻到待命處等候總部派員支援,反而獲得艾克賽爾回嗆自己不需要支援,這種程度的任務馬上完成給大家看。
 
不知這孩子又在賭甚麼氣,果然沒多久就出事了。
 
寡不敵眾的艾克賽爾,在艾克斯與傑洛連夜趕往案發地點時,早已不見蹤影,接下來的三天,總部傾注全力搜尋艾克賽爾的下落。
 
那是最黑暗的三天,生死未卜、音訊全無,無論領航員如何擴大搜索範圍,艾克賽爾的識別訊號總是無回應,就像人間蒸發似的。
 
直到傑洛深入郊區舊城區那群廢棄雷普利聚集的亂葬崗,艾克賽爾的訊號終於以極度微弱的方式,閃現在傑洛的巡弋者上。
 
***
或許能帶回電子腦依然能運作的艾克賽爾,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傑洛與艾克賽爾抵達總部時,曙光像一陣不請自來的風襲擊了二人,艾克賽爾仍然在傑洛的懷中,表示想看看太陽,曙光溫暖的照耀之下,艾克賽爾電子腦修復一段遺失的記憶。
 
艾克賽爾認識這個摟抱著自己的人,而且全然信任著他,這不是第一次被他找到了,過去還有很多次的紀錄都是這樣,雖然電子腦怎麼搜尋細節都顯示No Data,但記憶深處就是知道、就是記得,就像曾經燒錄在硬體上的烙印似的,殘存著許多次暖洋洋的痕跡。
 
艾克賽爾於是放鬆了身體,腦袋輕靠著傑洛的胸膛,睡了過去。
 
****
機能停止的訊號還在耳邊迴盪,明明他好不容易進入安全的階段,傑洛每次在深夜獨自一人時,彷彿還能聽到帶艾克賽爾回總部的那天,在旭日晨光之下,艾克賽爾機能停止時響起的警示音。
 
道格拉斯和帕蕾朵接手了後續的維修,全力為艾克賽爾進行維修,幾週後,第一份維修報告出爐時,帕蕾朵強調了好幾次艾克賽爾獨自撐了很久,直到見到傑洛才倒下。
 
艾克斯已經在自己身邊抹了不知幾回眼淚,帕蕾朵在完成第一階段急救任務後,聽說也是在艾莉雅的懷裡哭了很久。
 
他們知道有些東西回不來了而為此傷透了心。
 
只有自己,不曾哭泣。
只有自己不曾被賦予哭泣這種恩寵。
只有自己在外人看似冷靜的外表下,翻騰著諸多實存著的痛。
 
如果艾克賽爾就這樣一睡不醒。
 
這箇中原因,是否因紅色警戒深於紅蓮宮殿外的那些墓碑,仍然在向艾克賽爾招手呢?
 
想到此的傑洛,用力的甩甩頭,一拳重搥在那時常與艾克賽爾談心的露天陽台圍籬上,圍籬因此有些受損,終究不可能保護艾克賽爾的無力感,讓傑洛從喉嚨深處嘶吼出累積許久的憤怒。
 
沒想到一名從外體制乍然降落在總部內的小獵人,能在彼此的心裡造成如此大的波瀾,傑洛在陽台邊抱著頭,體悟到自己心裡,在不知不覺中,允許了艾克賽爾存在,甚至侵門踏戶的影響著自己的心。
 
***
修繕的工作進入尾聲,道格拉斯在會議上很遺憾的表示,表示艾克賽爾的記憶體要完全修復已是不可能的,雖然能夠以移植的方式,置入總部資料庫內關於艾克賽爾的一切資料,但A Trans晶片遺失,艾克賽爾是否能作為獵人重新歸隊仍待觀察,那個大家熟悉的艾克賽爾,已經無法回來,要總部的所有人做好準備,艾克賽爾的歸來,將對過去習慣的生活帶來一定的衝擊。
 
然而會議上決議,仍要讓艾克賽爾歸隊,不論他成為甚麼樣子,應該說,大家願意相信艾克賽爾,只要回來,一定可以再度成為大家身邊那個像小太陽般的溫暖男孩。
 
道格拉斯為了不讓艾克賽爾的電子腦受到太強的衝擊,建議艾克斯與傑洛分別與艾克賽爾會面的方式,觀察艾克賽爾電子腦復原的情形。
 
***
與艾克賽爾約定見面的那天,是在總部的人工智慧觀察室,人工智慧觀察室內部,可以依照艾克賽爾心情喜好,模擬成各種環境造景與擬真聲音,為了讓艾克賽爾的電子腦在最穩定與放鬆的狀態,那裡布置成樸素、自然、明亮且柔和的休憩空間,這裡也是艾克賽爾這陣子的住處。
 
昨天剛與艾克賽爾會面完畢的艾克斯描述,艾克賽爾相較過去稍微冷漠了許多,提及的回憶他大多想不起,不過對於任務的內容卻如數家珍,他仍然認識艾克斯,對艾克斯抱持著憧憬,只是對於自己曾經的身分,卻無法說明得很詳細,對總部的印象、傑洛、領航員們以及身為獵人的身分,僅僅只是知道而已,聽上去卻不像在說自己的事情。
 
或許不要對艾克賽爾的回應抱持期待會是好的,站在艾克賽爾的房門外面時,傑洛這樣想著。
 
傑洛進入艾克賽爾所在的觀察室,這天觀察室內的造景是一個位於空中的玩具室,四周有著軟綿綿的抱枕、玩偶、積木、模型汽車,以及整面牆面拓展出的一片晴空,晴空之下遠方的風景有著整齊的稻田與山巒,看似寧靜祥和。
 
傑洛看見艾克賽爾穿著寬鬆的白色上衣,衣長及膝,素著身子,未設置任何裝甲在身上,在這個被玩具包圍的房間裡,他像個擬真的人偶,坐在一扇落地窗旁的高腳椅上,正在看著戶外的景色。
 
門關上的聲音引起了艾克賽爾的注意,他回頭,傑洛與他四目交接。
 
究竟在他心中,自己還剩下多少呢,傑洛不禁在意了起來。
 
關於私交,應該不用期待艾克賽爾還記得了,總部資料庫紀錄的那些關於艾克賽爾的事情,也僅僅只是曾經發生過的諸多任務過程,傑洛快速地檢視著與艾克賽爾之間的許多曾經,溫度依然存在,但再看著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龐,這些曾經的回憶對自己而言只是多餘的傷,只不過,還能期待艾克賽爾仍然當自己是摯友嗎?
 
現在的他,只是一名與所有人都不熟的初心獵人。
 
「我們好像不是初次見面,但請多指教,傑洛。」
 
艾克賽爾首先的問好,這距離感和過份的禮貌都傑洛無法適應,曾經,艾克賽爾見到他,不是笑容滿面地跑來,就是一副心事重重想聊天的樣子,但現在,這相敬如賓的氣氛,傑洛忍不住走上前去,伸手,將坐在高腳椅上的艾克賽爾摟入懷中。
 
這舉動與自己相當不相襯,就連艾克賽爾出事前都沒這樣做過,但就是因為推定了艾克賽爾不記得與自己過去的交情,傑洛自作主張的,釋放了自己一直無法透過哭泣獲得紓壓的感情。
 
你終於回來了,傻小子,傑洛不發一語地透過擁抱訴說著這句話,也嘗試對那些,自己記憶中的艾克賽爾告別,。
 
多虧了這孩子天性所擁有的開朗與自由,艾克賽爾並沒有露出太過驚訝的表情,反而笑嘻嘻的謝過了傑洛。
 
傑洛目光在艾克賽爾身上飄動,臉頰還是那麼可愛,那個額頭上的疤痕永遠修不好,寬鬆的白色上衣,領口快從他肩膀上滑落,他雙手插在兩腿之間,興致勃勃地看著傑洛,想起艾克斯口中的冷漠,傑洛是有些感覺不到。
 
只能開口先問艾克賽爾的身體狀況,以及是否記得發生了些甚麼事。
 
艾克賽爾點點頭,他感謝傑洛帶自己回到總部,不同於艾克斯,艾克賽爾覺得似乎不是第一次受惠於傑洛,但過去的一些記憶難以想起,艾克賽爾希望傑洛能告訴自己,關於傑洛所認識的那個艾克賽爾,是個甚麼樣的人。
 
談話中,傑洛很有耐心的將艾克賽爾遺忘的過往講述給他聽,艾克賽爾津津有味地聽著,彷彿並不在乎自己曾經經歷過甚麼,他更在乎的是,因為共同記憶的對象是傑洛,所以感興趣。
 
兩人相談甚久,直到戶外的景色染上橘紅,傑洛發現艾克賽爾有些疲倦,便表示今天先到此為止,艾克賽爾該休息了。
 
艾克賽爾露出了今天第一個失落的表情,但他很快的打起精神,表示期待與傑洛再見面。
 
傑洛臨走之前,艾克賽爾牽住傑洛的手,謝謝他告訴自己的所有故事,再三的希望傑洛承諾會再來找自己。
 
這讓傑洛,決定試探艾克賽爾。
 
「你曾經將你重要的心情託付給我,艾克賽爾,關於那件事的決定,我與你相同。」
 
語畢,艾克賽爾呆看著傑洛,傑洛知道這件事,已不再存在於彼此之間,於是笑了笑,告訴艾克賽爾這只是自己的自言自語,不用放在心上,叮囑早點休息之後,離開了觀察室。
 
***
或許不應該問的,今晚特別的不好過,輾轉難眠的傑洛,決定在模擬訓練室待了整個晚上。
 
999、1000、1001、1002,擊墜數不停的飆升,打破了該年度最高紀錄保持人艾克斯的數據,傑洛在不停的砍殺中釋放壓力,面對敵人能讓自己保持冷靜,電子腦全心全意的運算著接下來敵人的攻擊模式,但每當進入場景切換的中場休息時間,傑洛繁亂的思緒又會再度如雲煙繚繞在大腦裡。
 
其實,是願意接受艾克賽爾的,只是自己在害怕,因為感情好的朋友們,一個接著一個離開了自己,包括差點手刃艾克斯,傑洛在艾克賽爾告白之後才知道對艾克賽爾的感情早已昇華至獨一無二,與其他人不同,艾克賽爾的出現與存在是自己的責任,也是自己的決定。
 
只是,自己再度錯過了。
 
配劍發熱,傑洛華麗的斬擊技術,約在凌晨時分引來了不少獵人的關注,直到擊墜數突破了7000,艾克斯闖入了模擬訓練室,強制關閉了傑洛幾近瘋狂的砍殺行為。
 
傑洛的身子隨著模擬訓練關閉而倒下,引起觀看台上一片譁然,艾克斯三步併作兩步的上前檢視傑洛的情況,這樣子的傑洛,過去艾克斯也見過幾次,這是傑洛讓自己大腦冷靜的一種方式,只是這次自己發現得太晚了,剛與艾克賽爾會面完的傑洛,會讓身心逼到了極限,一定是發生了甚麼事。
 
好在傑洛並沒有失去意識,只是機體過於疲勞,艾克斯扶起傑洛,帶他前往保養室。
 
***
某天深夜,艾克賽爾仍一個人待在觀察室,他將觀察室的天花板與四周的牆面換成了星空的模式,自己躺在地板上欣賞,這麼多天以來,他見過了不少與自己關係密切的人,雖然記憶靠著夥伴們的協助,陸續有了雛形,但艾克賽爾仍覺得心裡像少了一塊拼圖似的,存在著難耐的不完美。
 
為什麼傑洛最近都沒有來了呢?艾克賽爾一直這樣想著,也只有傑洛,令艾克賽爾很在意,很想多與他相處,他是一個氣勢強大、神祕又帥氣的人,總是能讓自己安下心,總是用寬厚的心態包容自己,讓自己能自在的與他相處。
 
如果可以再見面的話就好了,只要跟他在一起,好像就算想不起來太多事情也沒關係,艾克賽爾看著星空最亮的紅色星星想著。
 
翻了個身,艾克賽爾側躺著伸展四肢,一面想著傑洛的臉,漸漸地有些睡意襲來。
 
艾克賽爾在滿天星斗下,枕著草叢間的昆蟲鳴叫聲沉睡了,然而在觀察室旁的研究室突然鼓譟著騷動,道格拉斯緊急找來了艾克斯與傑洛。
 
數據在螢幕上跑動,傑洛看著道格拉斯的嘴滔滔不絕,講著很多案外案之類的訊息,勉強的幫道格拉斯做總結下來,大致的重點是。
 
艾克賽爾的電子腦記憶庫正在逐漸自我修復,原因不明。
 
艾克斯為此歡欣鼓舞的靠著傑洛的肩膀,激動的搖晃著他,傑洛則是不可置信的看著螢幕,那在一個多小時前還在谷底的曲線圖,正緩緩的爬升中。
 
人工智慧觀察室的治療療程似乎產生了效果,透過曾經發生的事情,拼湊與推定的記憶,艾克賽爾即將想起一切。
 
或許這是靠著所有人一起的努力而達成的,每人每天與他聊天、陪伴,讓他重新與世界的脈動接軌,重複出現的面孔,重新活絡了艾克賽爾的電子頭腦,產生了自癒能力。
 
這相當不可思議,也確實讓人高興,經歷了巨變,大家早已放棄希望,難道此時艾克賽爾還有可能回到身邊嗎?
 
道格拉斯繼續說明,艾克賽爾目前正在沉睡,等他睡醒之後,會問問艾克賽爾是否仍想跟誰聊天。
 
***
隔天,傑洛被艾克賽爾欽點了,這是無庸置疑的事情,早上傑洛收到道格拉斯捎來的訊息表示,艾克賽爾想與傑洛見面時,傑洛正準備出勤。
 
只能先暫緩見面,處理眼下的任務而拒絕了邀約,這讓傑洛心裡很不是滋味,難得對任務產生了某種不耐煩的感覺,不過這次的任務相當重要,艾克賽爾被竊走的A Trans晶片終於找到,零件盜取組織最終的首腦終於露出馬腳,傑洛跨上了巡弋者,催促著油門趕往通報的地點。
 
天空下起滂沱大雨,傑洛全身都淋濕了,這次協助的領航員是帕蕾特,透過她優秀的洞悉能力,在舊城區一個不起眼的垃圾堆後,發現了密道,傑洛直搗黃龍,闖入了該組織的最終基地,單槍匹馬殺得該組織片甲不留。
 
事後檢討會議上有人提出傑洛這次行動太過殘暴,但因為A Trans順利取回,不但如此,許多人類與雷普利的單位遭竊的重要零件,全數歸還了當事人,成為大功一件,行為殘暴的部分便不被擴大討論了。
 
傑洛完成了維修與保養,現在,他再度站在艾克賽爾的房門前。
 
距離艾克賽爾說要找他,已經是三天前的事了,這種感覺不是很好,但自己終究是努力到了現在,傑洛估算自己已盡可能使用最短的時間完成這棘手的任務,還有會議,公事完成,該輪到私事了。
 
道格拉斯說,如果艾克賽爾狀況不錯,在艾克賽爾的同意下,傑洛可以帶艾克賽爾外出走走。
 
這對傑洛而言,是種恩惠。
 
不知道道格拉斯是否有跟艾克賽爾說今天自己會過來,以及,艾克賽爾恢復的情形,是否能對他在幾次的擦身而過之後,講述自己的決定:
 
關於自己願意接受艾克賽爾的仰慕與喜愛,並嘗試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艾克賽爾身上,將自己的心,交給艾克賽爾保管的這個決定。
 
喜歡、喜愛、愛意、鍾愛這類的字眼實在不適合自己,傑洛需要的,是一份忠誠與篤定,對象是艾克賽爾或許過度的天真浪漫了,不論是否過於飄渺,只願不再錯過彼此,好好的對艾克賽爾表達,是自己的權利、義務與責任。
 
門,刷的一聲打開了。
 
傑洛發現自己走進了一片剛落完大雪的針葉林雪地,雖然知道只是虛擬實境,還是為眼前的寂寥所畏,腳下踏著積雪的聲音很逼真,四周的冰涼氣息中帶著一股森林的木質味道,往裡面走了一些,是一片孤靜的池塘,微風攬起漣漪滑過水面上,波光粼粼。
 
雖然不懂艾克賽爾為什麼喜歡待在這樣的環境中,他開始四處張望,想找看看艾克賽爾在哪裡,並且喊了艾克賽爾的名字。
 
一聲清晰帶著一點點啞音的稚氣,回應著傑洛,那句傑洛,我在這裡,喊得傑洛焦心。
 
他在哪裡,傑洛找不到。
 
往房間內部更加深入,水塘旁有一顆巨石,那名少年人,依然穿著白色研究服,兩條金屬色的小腿互相勾在一起,坐在巨石上,他像隻夜間貓頭鷹,也像林間好奇的松鼠,他盯著向他逐漸靠近的傑洛。
 
傑洛注視艾克賽爾,用眼神告訴他自己的來訪是帶著目的而來,然而仍然得對艾克賽爾說聲。
 
「久等了。」
 
然而下一刻,艾克賽爾企圖堆砌露出微笑的臉頰上,滑落了兩行眼淚,撲簌簌地,眼淚就這麼不停止的掉落。
 
傑洛不確定艾克賽爾為什麼哭,原因太多太多,一般而言以自己的個性,不經過一段努力分析以找到艾克賽爾哭泣的原因,是絕不罷休的。
 
但這次,傑洛拒絕了電子腦再度想分析現況的建議。
 
他走到巨石旁,艾克賽爾的高度剛好到自己的視線高,正低著頭隱藏自己哭泣的面容,傑洛不假思索伸手輕抬起艾克賽爾的顎,讓他看著自己。
 
艾克賽爾看著這男人認真的面容,他的眉頭總是連他自己也沒發現的皺在一起,這幾乎是他每天固定的表情,也是自己最習慣、最喜歡的表情,哭泣,是因為迷失的心,在慌張不定的迷航當中被找到了,回到了令人安心的人身邊,來自傑洛的安全感與喜悅襲擊而來時,眼淚就無法控制的掉下來了。
 
他想起自己對傑洛的感情,也想起了那天是如何忤逆傑洛的勸阻,硬著心執行對自己而言太過沉重的任務,只是為了證明自己配得上傑洛,只是因為旁人閒言閒語而為自己出口氣,然後毫無疑問的搞砸了。
 
雪地,是心境的寫照,懷著低溫的寂寞與委屈,為了讓自己冷靜,只好任憑大雪紛飛。
 
只剩道歉,艾克賽爾口中有好一陣子反覆咬芻著道歉字眼,傑洛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牽著他的手,給予某種因不善言辭而反映出的安慰。
 
他們之間存在著獨屬於兩人的默契,傑洛等候艾克賽爾的執著,不多加評斷,只是默默守候,直等到艾克賽爾冷靜了情緒,能夠再次以笑容面對傑洛時。
 
傑洛牽起艾克賽爾的手,在他手背上,落下自己的吻。
 
這讓艾克賽爾的心境從若有似無的寂寞中,被拉起,看著傑洛吻了自己不只一次,吻到一股熱流挾雜著緊繃與電流從手背一路竄上自己的膀臂,突襲了自己的電子腦。
 
艾克賽爾知道了,這是傑洛對於自己感情的回應,雖然非常的突然。
 
這回應這是艾克賽爾聽過,最接近無聲的悄悄話,手被傑洛的雙手緊緊握著,對於這份回應仍存在著難以置信的部分,只是這份真實直達心底,突然之間,心意都知道、都明白了。
 
四周的環境造景掀起一陣大風,寂寥雪白的景色被捲入風中而凌亂著,隨著自然光線轉換,一抹碧綠夾雜著百花春色鋪蓋在兩人周圍,霎時間,觀察室內綠意盎然,各式綠色植被懷著粉色、紅色、紫色與白色的碎花撲滿著地面,針葉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壯碩且欣欣向榮的闊葉林,在穿林的日光中搖曳。
 
傑洛覺得此時的艾克賽爾就像四季的妖精,雖然知道觀察室的原理與用途,但艾克賽爾的心情反映在周圍的景色上,是傑洛永遠無法想到的生動和活潑。
 
傑洛從環境落定後,轉頭看著艾克賽爾,艾克賽爾正泛著最忠實的笑容,他彎了腰身,將自己的額頭輕輕靠在傑洛的身上,喜歡,他喜歡這名孤高冷酷的獵人,因為在傑洛的殘忍無情背後,是所愛的事情過於重要,不得已以而建立起強力的武裝來保護所愛的事物,不知不覺被這樣的傑洛吸引著,嚮往跟傑洛一樣擁有保護自己所愛事物的力量,但這樣的傑洛,卻還是覺得他保護不了任何東西。
 
「因為傑洛,我回來了。」
 
艾克賽爾想告訴傑洛,自己的歸來不是偶然,若缺少了傑洛,結局將會有所不同,而如今,傑洛的保護傘不再消極,艾克賽爾的存在是傑洛爭取而來的,艾克賽爾在總部的人生,往後皆與傑洛有關,或許並不能以人類的情愛來表述,然而艾克賽爾對傑洛而言的重要性,亦不亞於人類這種珍愛的關係。
 
不論多少次,傑洛都願意為艾克賽爾嘗試,而艾克賽爾也在心中默默的做了決定,為了傑洛,這個自己深深喜愛的人,不能再讓他為自己操心了。
***
 
自艾克賽爾從觀察室出關之後,這是兩人不知道第幾次的夜間散步,傑洛依然記得,他在陰暗骯髒又充滿死氣的巷子底處找到艾克賽爾的那幕,每當想到這幕,他不自覺的會將牽著艾克賽爾的那隻手給再度握緊了,傑洛思索著自己在意的是甚麼事情,難道會害怕艾克賽爾的離去嗎?
 
艾克賽爾轉頭看著自己,有些不解的表情,可愛至極。
 
這個問題的答案,無可厚非的是肯定的,至少自己活著的現在,與艾克賽爾一起的這段時間,說甚麼,分離這種事情絕對不會讓他輕易發生的。
 
他相信艾克賽爾,也是如此同意的。
 
END
2022/05/22 AM1:50
2022/05/23 PM9:08微修
 
後記
 
這篇的標題原定為無題,因為寫作的當下,是因為生理期來加上寫文低潮,胡亂寫著一些不知道會不會寫完的東西,原本以為會變成回收桶裡面的文字堆砌而已,甚至想說不管有沒有寫完,反正寫到一個段落,就丟在P網上讓他長蜘蛛網,總之…那幾天心情真的很糟糕,全都是生理期的鍋!不過真要訂題目的話,應該是<初次見面,我回來了>之類的吧。
 
另外也因為自己對於自己小說總是對話多於描述,有些不滿,很會寫對話,那不就是寫劇本而不是小說了嗎?我期待自己透過每一次寫同人文,是鍛鍊自己運用文字創造畫面,讓畫面美得會說故事一樣,當我步入寫手這條路,就是因為自己繪圖的功力完全不足,只能用文字去描寫腦中看到的畫面,當然了,畫面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沒有畫面,就推展不出故事。
 
這次我給自己一個挑戰,就是除非是到不得已的程度,不然不寫對話框,這也是為什麼這篇小說的對話其少無比,其實要加對話是沒問題的,不過我希望自己在擁有對話前,先試著對畫面進行描述,先試著將畫面構築好,將下一步的描述都安排好,寫好後發現,好像沒有對話也不影響閱讀?就順勢不讓自己寫對話了。
 
這次依然讓自己的CP當主角了,我還是很喜歡描寫CP從絕對的陌生,到無可自拔的熟悉,這當中無視了很多原作的設定,甚至讓角色本身有點角崩了,但誰叫傑洛就是個外冷內熱的傢伙,其實對很多事情都懷著無微不至的呵護、在乎和過度保護,這種總是在保護別人的男人,最終遇到困境,多半沒有人會來保護他,甚至他的困境,會傷害到他曾保護過的人。不過,艾克賽爾是個特例,他不會被傑洛傷害,甚至能夠以最單純的心陪伴著傑洛走過屬於他自己的英雄冒險,這讓傑洛反而很珍惜艾克賽爾。
 
這年頭會寫洛克人X小說又吃這對CP的人真的少之又少了,我其實蠻高興自己在這個坑裡面待了很久,只是每次還是不免在想,我到底可以待多久,唯一知道的是,我喜歡艾克賽爾,雖然是個小屁孩,但是我真的很喜歡他,為了讓他的靈魂可以繼續活著,只要我能寫東西,我還會繼續創作關於艾克賽爾的故事。
 
這次寫作大冒險,謝謝你看到這裡,我在這次冒險中有找回一點點寫文的手感,不過對自己跳脫框架思考的挑戰還是很不滿意其成果,小說還是淪於了某種套路中,希望…能寫出更不一樣的東西,我們下一篇小說中再見。
 
阿沛2022/5/23 夜10:37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