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洛克人X同人小說]雙股螺旋之戰--終章--艾克賽爾奪還

AXL GUARDER | 2022-08-02 21:00:16 | 巴幣 2 | 人氣 250


撤退的露明尼帶著艾克賽爾來到沙漠中央,一個已經被非正規獵人部隊剿滅的非正規機器人工廠。
 
這裡就是艾克賽爾第一次正式與傑洛和赫爾琵亞出任務、發揮變身能力潛入大顯身手的地方;也是傑洛發現非正規軍團能夠控制艾克賽爾的地方。
 
不過怠忽職守的坎普市警方也沒有什麼人在這裡看守,三兩下就被露明尼給殲滅。
 
 
重新佔領工廠,就是為了盡量取得物資修復自己,還有儘可能地把艾克賽爾進行完全的洗腦調整。
 
不過讓他失望的是工廠早就被獵人部隊清掃一空,除了勉強找到能夠修復自己身體的零件之外,已經別無所有。
 
好在艾克賽爾在剛剛和傑洛的戰鬥中沒有受傷。
露明尼讓艾克賽爾躺臥在廣場裡僅存的維修臺上,利用系統解析著他的狀態。
 
《裝甲驅動功能…100%》
《動力灶狀態…100%》
《DNA融合狀態…98%》
 
螢幕上顯示的數據沒有達到露明尼心中那個完美的要求,DNA病毒雖然成功的滲入了艾克賽爾大部分的身體,但是卻仍有這麼一點未知的角落,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沒有辦法完全滲透。
 
不過因為露明尼手下經過這波與非正規獵人部隊的鑿戰,也已經沒有任何的兵力,時間緊迫,已經沒辦法再深入探究原因。
 
「只有這個辦法了。」露明尼起身,看著躺在維修臺上、閉著眼睛艾克賽爾。
 
他將手伸向艾克賽爾。
「病毒增幅!」
隨著露明尼口中的念話,他的手迸發出強大的紫色電流波,像是閃電一樣的擊中艾克賽爾。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受到強力的電磁波,艾克賽爾在維修臺上弓起身,露明尼的電流增強了體內的毒DNA的流竄速度,在艾克賽爾的體內爆衝了起來。
艾克賽爾的臉、手臂、身體,無一不因此暴出了無數的青筋。
 
「呃啊啊…啊啊…我是...非正規戰士...艾克賽爾...露明尼大人的…忠僕…我要…殺了…非正規獵人」
「殺了非正規獵人…殺了人類…為了露明尼大人…獻上一切…」
艾克賽爾受到病毒強烈的影響,不斷呢喃著邪惡的話語,語氣陰沉而又恐怖。
 
露明尼的病毒增幅電波持續了許久,艾克賽爾的身體開始外逸出紫色電流,並且冒起白煙,再這樣下去,機身可能有燒毀報廢的危險。
見狀的露明尼只能停手。
《DNA融合狀態…99%》
他檢視了監控艾克賽爾的系統,發現即便逼迫這個程度,也只能推升一點點的感染率。
追求完美的露明尼咋了咋舌。
 
「可惡…看來也只能這樣了,走吧,艾克賽爾,一起來完成我們最後的一步棋。」
 
露明尼看著自己與正躺在維修臺上,身上仍冒著電流的艾克賽爾,決定就此孤注一擲。
 
 
獵人基地的小型會議室裡,所有的獵人與領航員圍坐在不大的會議桌,主席的位置自然是指揮官席格納斯。
 
艾克賽爾救援行動後才數個小時,領航員根基地的工作人員們發揮超人般的工藝力量,快速的把重傷的艾克斯和傑洛修復。
 
大家正在討論接下來的對策。
 
「席格納斯,我懇求,我願意再次出擊,一定要把艾克賽爾搶回來。」開口的是傑洛。
「傑洛,我知道你對他有特別的感情,但是他已經非正規化,按照我們獵人部隊的規定,隊員如果非正規化,只能進行廢棄處理。」席格納斯回應。
 
「不行,如果要把艾克賽爾報廢,那就把我也一起報廢,我不願意接受這種沒有道理的規定。」傑洛生氣的反駁。
面對傑洛的死諫,席格納斯陷入沉思。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
 
「傑洛,席格納斯是站在做為指揮官的身分才必須說這些話,我相信一定有其他轉圜的。」針對這次事件一直沒有發表什麼意見的艾克斯終於開口。
「席格納斯,我們獵人部隊成立以來一直都包容著各種的人,不單單是艾克賽爾,您應該也記得,傑洛在過去這麼長的時間裡,也曾經因為各種原因多次陷入非正規化的狀態,我還跟他交過手。」他繼續說。
「還有在座的赫爾琵亞、蕾薇雅丹、幻影、法布尼爾,他們也曾經與傑洛敵對,但現在都是不折不扣的戰友。」
雖然被點名,但四天王對於艾克斯這樣客觀的論述無不點頭表示贊同。
 
「艾克賽爾是我們重要的同伴,非正規化的隊員要報廢也只是我們的內規,這次我想請您法外開恩,讓我們有機會把艾克賽爾奪回來。」艾克斯起身,以堅定的語氣說著。
 
「按照帕蕾特的報告,艾克賽爾現在已經被露明尼用毒DNA強制融合,你們有把握解開他身上的毒嗎?」席格納斯反問。
 
「有的!」回話的正是帕蕾特。
她拿出一個注射器放在會議桌的正中央。
裡面是帶著一點淡藍色的澄澈液體。
「這個是我們根據毒DNA開發出來的中和藥劑,也就是解藥。」
帕蕾特一面說明一面開啟會議桌上的小型立體投影機,上面顯示的是兩段雙股螺旋的DNA,其中一段DNA被什麼東西糾纏著,扭曲成一團,另一段DNA則像是有意識一般,慢慢的把糾纏中的DNA解放開來。
「把這個打進艾克賽爾的身體,就會中和掉露明尼毒DNA對他的影響,我推測,再加上艾克賽爾本身強大的抗病毒能力,應該可以清除所有的毒素。」
「不過…」帕蕾特補充
「這個做法是以毒攻毒,預料會對宿主帶來極大的痛楚,在沒有實體試驗的情況下,我不知道艾克賽爾的身體還能不能夠成受的了。」
 
「我也經歷過非正規化的日子,艾克斯沒有放棄我,我今天才能在這裡,哪怕是只有百分之一的機率,我也不會放棄艾克賽爾。」接話的是傑洛。
 
「席格納斯,傑洛都這麼堅定了,請你給再給艾克賽爾一次機會吧!」接著發表意見的是艾莉亞。
「對啊,好不容易多了個夥伴,不放棄任何人不就是我們獵人部隊的精神嗎?」
再來是赫爾琵亞;艾克賽爾甦醒之後在基地理遇到的第一個「陌生人」就是赫爾琵亞,兩人一見如故,早就是知心朋友。
要說對於艾克賽爾的擔憂,赫爾琵亞可能不亞於傑洛。
 
席格納斯心裡其實也很清楚,要是堅持必須將艾克賽爾報廢,基地裡的獵人們恐怕是絕對沒有人會同意的,他只是希望了解大家的決心。
現在既然每個人對於救出艾克賽爾都這麼堅定,那也沒有什麼懸念。
 
「好吧,我就批准你們的請求,不管用什麼辦法,去救出艾克賽爾吧!」席格納斯結論。
 
幾個人正準備進一步討論要怎麼找到艾克賽爾和露明尼的下落。
 
突然間一到緊急通訊傳入會議室。
 
『這裡是指揮中心,我們偵測到兩個目標快速接近獵人基地,訊號是露明尼和非正規化的艾克賽爾!』值班的人類隊員以急促的語氣回報。
『我是指揮官席格納斯,全員就戰鬥位置,把市長轉移到最安全的地下碉堡,阻滯他們對基地的破壞,但是切記不能傷害艾克賽爾!』
 
下達明確的明令之後,會議室的所有人立刻奔向各自的崗位。
幻影前往市長所在的位置,領著市長前去避難。
 
其他人則拿起自己的武器,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戰鬥。
 
「傑洛,請跟我們來!」三位領航員在傑洛要衝出會議室前攔住了他。
 
來到基地裡的作戰實驗室,帕蕾特把兩劑開發好的疫苗交給傑洛。
「解藥在這裡,拜託請一定要成功,把艾克賽爾救回來。」她憂心的交代。
「還有這個。」接著是很少說話的雷雅,她把艾克賽爾原本愛用的手槍傑洛手裡。
「這個手槍經過調整,會發射具有麻痺功能的電磁彈,用它來癱瘓艾克賽爾,就可不用傷害他。」雷雅簡要的補充。
 
「我會指揮大家去拖住露明尼,艾克賽爾就交給你了!」最後說話的是是艾莉亞。
 
傑洛點點頭,心裡非常感動,原來除了自己之外,不管是艾克斯、四天王、領航員們,都這麼在意艾克賽爾,甚至還盡可能的做了周全的準備。
順帶一提,開發解藥的工作也是帕蕾特利用時間自己進行的,沒有任何人命令她必須做這些。
 
接過裝備、向大家點了點頭,傑洛迅速的轉身,甩著飄逸的金髮,離開研發裝備用的實驗室,前往戰場。
 
 
碰碰碰碰碰碰! 碰碰碰碰碰碰! 碰碰碰碰碰碰!
轟!
轟!
轟!
 
安裝在基地外側的自動防禦武器啟動,對著項設施襲來的露明尼開火,在特別的設定下,並沒有瞄準艾克賽爾。
而這也給了艾克賽爾相當多的機會,一個個的把聊勝於無的防禦砲台破壞。
 
並且拿起從廢工廠裡找來的肩射飛彈,轟擊基地本體。
 
轟隆!
轟隆!
 
爆炸的震動傳進基地的指揮中心,不過整座基地是厚實的碉堡,要用一般的武器破會也不是三兩下的事情。
指揮中心裡的人們鎮靜的回報戰況。
 
『艾克斯已經就位,與露明尼接戰中。』
『了解,派赫爾琵亞他們去支援艾克斯!』
裡面的人員指揮若定
 
監視屏幕的畫面顯示著雙方戰鬥的過程,有的是直接從艾克斯身上傳來的第一視角畫面,有的則是透過基地周邊遍布的監控攝影設備回傳。
 
露明尼吸收了歷來各種非正規機器人的能力,不管是刀槍劍砲,或者是飛彈、火焰、電擊這些不同的招式輪番出手。
 
艾克斯等人不斷的迎上去瓦解他的攻擊,但也沒能對露明尼造成什麼傷害。
雖然是兵力有優勢的多對一,但是在強大的露明尼面前,獵人們也佔不到什麼上風,頂多打成平手。
 
利用飛行能力飄浮在空中的艾克賽爾則是趁著露明尼吸引大部分獵人的戰力的空檔,抓起最後一具飛彈,看起來是特別具有穿透厚實防禦工事性能的破壞彈,瞄準指揮中心所在的位置。
 
一旦這發飛彈打中指揮中心,就算有堅實的碉堡防護,裡面的人難免會受到嚴重的衝擊。
 
就在他要扣下板機的瞬間。
 
匡噹!
轟!
 
一陣紅色的光影閃過面前,連帶打歪了飛彈的射向,飛彈往上45度飛向天空。
「可惡! 這是…最後一枚!」艾克賽爾喃喃自語,同時散發著紫色凶光的邪惡眼神,轉向造成自己打偏的罪魁禍首。
 
及時阻止艾克賽爾攻擊的傑洛,沉穩的在碉堡的頂部著地。
「非正規…獵人,我要消滅…你們。」話才說完,艾克賽爾便開啟身上所有的噴射器,張開背後折疊的雙翼,向傑洛的方向發起攻擊。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他先朝著傑洛的方向,運用手上的快砲開了好幾砲。
傑洛見到襲來的子彈也立刻跳開,落空的砲彈打在調保的頂部,在堅硬的強化水泥上留下沒有穿透的彈孔。
 
接著艾克賽爾利用碉堡屋頂彈跳而起,舞著左手的爪刀衝向閃避到一旁的傑洛。
 
「嗚!」
傑洛差點沒有料到經過非正規改造強化後的艾克賽爾會有這麼敏捷的動作,踉蹌的用光刀架開艾克賽爾的爪刀,勉強躲開攻擊。
 
艾克賽爾則是反過身來一記迴旋踢,企圖破壞傑洛的防禦,但是經驗老到的傑洛早就知道有這一招,用手臂輕鬆的格檔,並且往後一跳拉開兩人的距離。
 
「艾克賽爾!你的對手是我,今天絕對不會再讓你有機會。」
「非正規獵人…消滅你們…」得到的是艾克賽爾機械式的回應。
「可惡!」傑洛揚起光刀向艾克賽爾進攻,而艾克賽爾一反往常,沒有做出任何的閃避,而是迎擊傑洛的攻勢。
 
兩個人刀光劍影的戰鬥起來。
 
不過眼前的艾克賽爾不但經過強化,而且還熟知過往傑洛慣用的各種戰術,傑洛漸漸的處於單方面防禦的局面,辛苦的格檔著艾克賽爾接連不斷的快砲和爪刀攻擊。
 
終於,傑洛不斷後退的過程中不慎絆到掉落在地面上的基地殘骸,重心不穩往後踉蹌了一下,艾克賽爾也抓住這次的空檔,切入傑洛的身軀正前方,左手的爪刀猛力一揮,砍擊在傑洛身上。
 
傑洛趕緊閃避,爪刀從傑洛的右肩砍向左協,把背心狀的外甲劃破、在連接在身上的內層胸甲、還有下身裝甲上留下深深的爪痕。
受到衝擊的他跌撞在後方的基地大門,強大的衝擊力道把大門撞凹了一片,受到重創的地方散發出一些電流,傑洛無力的低下了頭。
 
艾克賽爾看到自己終於壓制了傑洛,再也不給他任何機會,立刻開啟身上的所有噴射器衝刺向前,把爪刀瞄準傑洛的頭部,準備一招了結一切。
 
不過就在艾克賽爾即將抵近傑洛的那一瞬間,傑洛把頭稍微往左歪了一下,艾克賽爾的爪刀深深的插入了厚重的基地大門,怎麼也拔不出來。
 
「呃…可惡…我要…消滅…非正規獵人….」艾克賽爾猛力的想要拔出卡住的爪刀,在次發起攻擊。
 
「你這傢伙,鬧夠了沒有!」傑洛先是拿起光刀,俐落地把艾克賽爾左手上的爪刀斬斷,斷裂的刀刃就這樣留在大門上,艾克賽爾也因為反作用力往後跌坐。
 
「可惡…非正規獵人…去死吧!」失去爪刀的艾克賽爾舉起右手的快砲,想利用極近的距離讓傑洛沒辦法閃躲。
 
不過這一次傑洛的動作更快。
他抽出一直背在背後,帶有麻痺效能的艾克賽爾手槍,對著艾克賽爾扣下了板機。
 
兩個人幾乎時開火
一切就像慢動作一樣,不過傑洛機靈的閃過了艾克賽爾唯一射出的一發砲彈。
而他射出的麻痺彈則是紮紮實實的命中艾克賽爾的身體。
麻痺的訊號流竄進入身體,艾克賽爾頓時動彈不得,不過露明尼改造的強大裝甲仍舊讓艾克賽爾慢慢地站起來。
 
傑洛見狀趕緊上前把艾克賽爾撲倒在地,騎座在艾克賽爾的身上。
他一隻手壓住艾克賽爾仍然有快砲的右手,一手取出預先準備好的解藥,插進艾克賽爾少數沒有裝甲防護的脖子。
 
 
 
另一邊,在艾克斯和四天王的努力之下,露明尼即便擁有在強大的力量,也漸漸敗下陣來。
 
赫爾琵亞和蕾薇雅丹捨身輪番發動近戰攻擊,雖然讓自身也都受了不少的傷害,但也有效的癱瘓露明尼的行動。
 
而法布尼爾的重擊也嚴重的損害了露明尼好不容易修復的身體。
 
幻影抓住機會發射類似忍者的苦無,把穿過露明尼的身體把他牢牢地固定在基地一側的牆上。
 
最後,艾克斯用全充能的離子砲打向露明尼,在高溫、高壓電流的交互作用下,露明尼連同基地一側的碉堡化為灰煙,終結了這個作惡多端的罪魁禍首。
 
 
 
「呃啊啊啊啊啊啊!!!!!」艾克賽爾全身被紫色的電流纏繞,他推開騎坐在自己身上的傑洛後,兩手抱著胸口猛力的在地上打滾。
 
解藥正在身體裡面擴散,一點一點的把露明尼DNA從糾纏著的艾克賽爾DNA上撥離,這個過程造成艾克賽爾的痛楚,也對身體產生極大的負擔,即將要超過他系統的負荷,艾克賽爾身上開始冒出白煙,他的核心看來即將燒毀。
 
傑洛趕緊上前抱住艾克賽爾,不顧艾克賽爾身上的高溫和電流也傳進自己身體裡造成的痛楚,至少讓艾克賽爾不要再繼續無謂的在地上打滾,希望自己的舉動能夠給予他一些支持。
不過傑洛心裡很清楚,解藥是個未知的解方,一進入艾克賽爾身體,一切就只能靠艾克賽爾自己了,心疼的傑洛只能緊緊抱著艾克賽爾,任由他搥打自己的身體、掙扎、還有鳴叫。
「呃啊啊啊…啊啊….」
「…」
一下子之後,艾克賽爾的掙扎停止,身上的電流也停止流竄,同時,艾克賽爾的頭也無力的靠在傑洛的肩上,只有身體還冒著白煙。
 
「艾克賽爾?」傑洛輕聲叫喚。
「…」艾克賽爾沒有回應
「艾克賽爾!」傑洛緊張了,他把艾克賽爾從自己身上撐起,希望看看他的臉。
沒想到艾克賽爾像是斷了線的娃娃一樣,頭無力的往後仰。
 
傑洛趕緊接住艾克賽爾的頭部,以免脖子過度的甩動又弄傷了他。
仔細一看,艾克賽爾頭上的水晶體已經呈現灰黑色,不再發出任何的光芒。
 
這是雷普利失去生命徵象的意思。
 
傑洛跪在原地,手裡捧著系統似乎已經完全停止運作的艾克賽爾,注視著這個自己一直當作孩子、甚至是情人那樣珍惜、愛護的同伴。
 
久久不發一語。
 
 
眼前只有無限延伸的一片黑暗。
艾克賽爾獨自一個人走在這個未知的空間裡。
「我怎麼了?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這裡到底是哪裡?」他喃喃自語的問。
「傑洛! 艾克斯! 你們聽得見嗎?」他對著遠方的黑暗大喊著,希望獲得同伴的回應。
 
迎來的仍是一陣沉寂。
 
他檢查自己的系統,無線電沒有訊號、也沒辦法偵測自己的位置在哪裡。
 
只能往前走,但是一片漆黑的空間完全看不到盡頭,也沒有任何地形地物可以參考,感覺只能永無止盡的走下去。
 
走著、走著、一面呼喚著同伴、一面嘗試聯絡獵人基地,一面思考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心裡越來越焦急。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於是想要兩手抱膝坐下。
「等等!我的身體怎麼….這套裝甲到底是…..」
艾克賽爾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體跟記憶中的不太一樣。
 
全身上下紫色的裝甲,胸口、肩膀、手腳上面都安裝了更厚實的附加裝甲,兩手上還被嵌入了快砲和鋒利的爪刀,不僅如此,他還注意到身上多個地方都有著「03」的編號。
 
一套完全以戰鬥、攻擊、消滅對手為考量的裝甲。
 
一看到這身裝扮跟狀態,艾克賽爾立刻回想起來,他在執行護衛任務的時候被露明尼擄走,而露明尼把毒DNA注射進入身體、心智被控制,還有強制性改造他的裝甲的記憶,也慢慢的浮現。
 
隨後他又想起了自己把爪刀刺進傑洛身體那一幕…
想到自己居然對著最摯愛的同伴刀劍相向,艾克賽爾覺得好累、好無助、還有心裡面沒有言語可以形容的自責。
 
但是為什麼自己現在會在這個空間裡,為什麼還能夠自由行動?
照理說自己現在應該不可能有任何意識了才對。
 
各種看起來永遠不會有解答的疑惑環繞著艾克賽爾。
眼神呆滯地望著前方,沒有盡頭的黑暗,兩行眼淚流了下來。
 
突然,他聽到一陣沉穩的腳步,有什麼人正從後面接近自己。
「是誰!」艾克賽爾反射性地跳起身,把手上的武器指向聲音的來向。
 
不過他馬上被正走過來的人嚇一跳。
這個人有著壯碩的身體、寬大的肩部將甲尖尖的上揚,頭上沒有戴頭盔,但是類似護額的裝甲構造上面,還有刻意留下不加以維修的傷痕。
「雷德?」艾克賽爾一面放鬆原本戒備的姿態,一邊疑惑的問。
「你是誰? 為什麼會在這裡?」迎面而來的雷德停下腳步。
「你認不出我了嗎?我是艾克賽爾啊!」艾克賽爾想到有可能是這身奇怪的裝甲,已經讓雷德認不出自己,又或是經過這麼長的時間,雷德早已失去對他記憶。
 
「嗯…艾克賽爾啊,你的外觀跟他差很多,聲音倒是很相似。」雷德稍微思考了一下。
 
「雷德!!!!!!!」艾克賽爾不等雷德思考完,一個快步上前就抱住眼前這個身軀比自己龐大的雷普利。
 
雷德用食指與拇指輕輕托起艾克賽爾的下巴。
「果然是你,雖然外觀改變了,但我依舊認得出來。」他下結論。
 
兩個人在一望無際的黑暗空間中坐了下來。
艾克賽爾把自己甦醒之後回歸獵人部隊、露明尼的再現,還有自己被抓、被改造、被控制的過程全部告訴雷德。
 
「雷德…這裡到底是哪裡,我會在這裡遇到你,難道是我…死了嗎?」艾克賽爾終於找到機會,詢問自己心裡最關心的那個問題。
 
「這裡…算是夢境嗎…或說是雷普利邁向死亡前一個滯留的空間。」雷德一面說一面看著天空,天空當然也是一片黑。
 
「那我…」艾克賽爾想要接著問
不過雷德沒有等他說完,就接著說。
 
「我在這裡等你很久了,艾克賽爾,你不可以待在這裡,你在那邊還有朋友、有任務和使命要完成,你還年輕,日子還很長。」
「可是我已經…」艾克賽爾激動的說,並且站起來,向雷德強調自己一身被敵人強制改造的裝甲。
 
「不要放棄希望,艾克賽爾,你要相信自己,要抵抗病毒,奇蹟就一定會發生。」
「…」
艾克賽爾頓時無語,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做,露明尼的DNA病毒一打進身體的時候,他根本束手無策。
「讓我來幫助你吧,我留在這裡,就是在等待這個最後的時刻,這個我最後可以為你做什麼的時刻…..」
雷德也起身,緩步走向艾克賽爾,把碩大的手輕輕地按在艾克賽爾的胸口,溫暖的能量開始注入,淡藍色、澄澈的光芒從艾克賽爾的身體上散發出來。
 
艾克賽爾突然注意到,他原本被染成暗紫色的裝甲慢慢變回原本的丈青色,積累在身上的壓力也漸漸的消失。
 
「雷德…這是…」
「我現在要喚醒你身體裡潛藏的無限力量,一種可以抵抗任何一種病毒、任何人的控制的力量。」
 
艾克賽爾於是閉上眼睛,讓有如陽光照耀般溫暖的感覺浸染全身。
這個感覺似曾相識…到底是什麼時候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艾克賽爾努力回想。
對了…是剛剛甦醒回到獵人基地、大家都圍繞在身邊的時候,是心情低落、被同伴關照的時候,是身受重傷、被同伴照料的時候。
 
腦中浮現模糊的映象,然後又漸漸變得清晰,他想起來了,是基地裡的大家,有領航員,有四天王別稱的赫爾琵亞、蕾薇雅丹、幻影、法布尼爾,奮戰很久的才認同自己的艾克斯;最後是最重要、凡事都護著自己的傑洛。
 
是友情,這些無可取代的戰友,一直在帶給自己溫暖。
從漫長的封印甦醒之後,經歷過幾場戰鬥,艾克賽爾才知道自己原本是被視為失敗的實驗品,後來又因為DNA複製能力的稟賦,不斷地被當作爭奪的對象、被當成能利用的工具,只有這群戰友把自己當作是真正的朋友,願意一起歡笑、一起承擔辛苦的日子、甚至願意為自己擋下敵人的砲火。
 
如果是這樣,那又怎麼能夠把武器指向這些無可取代的夥伴?
 
「我感覺到了艾克賽爾,有這些同伴,你過得很開心,如果是這樣,那我沒什麼好掛念的了。」雷德繼續輸入溫暖的能量,一邊讀取著艾克賽爾的記憶。
 
而艾克賽爾也毫不抵抗的讓雷德這麼做。
 
艾克賽爾張開眼睛,瞳孔由紫色變回翡翠般澄亮的綠色,他發現雷德身後,原本無盡的黑暗空間,出現了一個像是隧道出口一樣的白色光點。
 
「去吧,艾克賽爾!」雷德把手移開艾克賽爾的身體,側身讓出了一條路。
「去奪回你的身體、回到同伴的身邊。」他繼續說。
「雷德? 那你呢? 我們一起走!」艾克賽爾說。
 
「不! 艾克賽爾,與你不同,我是已經失去生命的雷普利,我強行留在這個電子遙逸空間,為的就是預防你哪一天要是也來到這裡,要推你一把,把你推回去。」
「不要! 我要跟雷德在一起,好不容易見面,不要再離開我了。」艾克賽爾再度抱住雷德。
 
「你在那裏還有任務,還有夥伴,還有更美好的世界等著你去追尋。」
 
艾克賽爾注意到隧道出口般的白色光點正在慢慢自動接近兩人的位置。
他知道,道別的時候到了。
 
「雷德…」艾克賽爾流下兩行眼淚。
「不要為我哭泣,艾克賽爾,我會活在你心裡面,永遠陪著你。」
才聽雷德說完,艾克賽爾感覺到背後一股強大的力量把自己往前推,推進已經逼近到面前的白色出口。
 
 
『傑洛! 傑洛! 這裡是艾莉亞,請回報狀況!』無線電裡傳來的是艾莉亞的呼叫。
『這裡是傑洛…』傑洛回應無線電,但是哽咽的他幾乎沒有辦法說出下一句話。
『已經壓制艾克賽爾並且注射解藥…』強忍著情緒,看著抱在懷裡的夥伴,傑洛繼續回報。
『不過艾克賽爾恐怕已經…』最後幾個字,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就在這時,傑洛注意到艾克賽爾流下了兩行眼淚,而他頭部的水晶,裡面好像有什麼反應。
是淡藍色、澄澈的光,從水晶的最深處慢慢擴散開來。
 
傑洛還注意到,艾克賽爾原本充滿青筋的臉龐、緊繃的表情漸漸的放鬆下來,臉上的紫色圖騰正在慢慢淡去。
同時,艾克賽爾的裝甲顏色也慢慢轉變,變回大家習慣的丈青底與赭紅色帶的搭配。
 
艾克賽爾緩緩的張開眼睛,被病毒影響而散發著凶光的紫色眼神也完全不見,而是原本那個翠綠色、明亮、天真無暇的眼眸。
 
充滿淚水的眼睛讓艾克賽爾有點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不過沒有什麼東西比眼前這個紅色的輪廓更讓他熟悉。
 
「傑洛…」艾克賽爾以虛弱、乾澀的聲音叫喚。
傑洛什麼也沒說,再一次將艾克賽爾抱起。
傑洛一手擁著艾克賽爾的腰,另一手輕輕地拍著他的背。
艾克賽爾也似乎馬上知道了什麼,他緊緊靠著傑洛的側臉,用近似悄悄話的聲量,對著傑洛說。
「我回來了…」
 
 
 
 
結束另一場戰鬥的其他獵人們紛紛往傑洛與艾克賽爾所在的方向聚集。
看到艾克賽爾安好,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這裡是艾莉亞,現場的誰,請回報狀況!』
由於傑洛剛剛忙於關注艾克賽爾的狀況,絲毫忘了繼續把無線電講完。
 
『我是艾克斯,傑洛沒事,艾克賽爾也就回來了,但是人很虛弱,請快準備維修室。』
『艾莉亞收到!』
 
傑洛轉換一下姿勢,把艾克賽爾背在背後,往維修室的方向移動。
艾克賽爾這才注意到傑洛從右肩膀一路到左協的傷勢。
也看到聚集在身邊的其他獵人戰友,也都片體鱗傷。
他也立刻回想起來,這是他被操縱的時候所造成的傷害。
 
「傑洛…對不…」
「不要自責!」
不等艾克賽爾說完,傑洛立刻回應,堵住了艾克賽爾的話語。
「露明尼已經死了,這不是你的錯。」他繼續說。
 
艾克賽爾經歷長時間的連續戰鬥、被露明尼強制進行病毒增幅、又再經歷解毒的過程,他已經幾乎耗盡能源,再也沒有什麼力氣爭辯。
他輕輕的閉上眼,安心的把全身的重量交給這個一直帶給自己溫暖的戰友。
 
 
「出門了啦艾克賽爾!」向著房門大叫的是赫爾琵亞。
「好啦再等我一下啦!」艾克賽爾也回應。
「真是的,小男生又不用化妝還要整理這麼久。」赫爾琵亞調侃的說。
「誰是小男生,你不也一樣小孩子一個?」艾克賽爾抗議。
「好了啦你們都幾歲了,針對這種話題要吵到什麼時候?」一旁的傑洛不耐煩的說。
 
距離露明尼事件結束大約兩個月,受損的基地在大家努力下完成修繕,所有的善後工作大致上都已經完成。
內神通外鬼的副市長也正式被國家逮捕、判以相當重的罪刑;都市裡的警隊也被解散重新編組,據說治安大幅改善。
市長在重新辦理的選舉中成功當選,沒有副市長和其他地下勢力的掣肘,他終於能展開市政改革,都市的環境明顯提升,同時他也非常感念獵人部隊義無反顧的協助,邀請獵人部隊繼續協助市裡的秩序維持工作。
大家終於可以好好休假外出。
 
艾克賽爾當然也完成所有的檢修和調整。
他沒有換回原本的裝甲,而是保留露明尼幫他改造的型態,只是身體的配色改回大家一向習慣的丈青底配赭紅色帶,原有的能力一應俱全。
而原本左、右手的快砲跟爪刀則是已經卸除,艾克賽爾希望今後還是以習慣的手槍和步槍作為戰鬥的主要武器;裝甲上的「03」編號當然也塗銷,取而代之的是光雕刻印在胸口的非正規獵人徽章,他不要再當什麼3號幹部,他希望正式的對大家宣稱,自己是非正規獵人-艾克賽爾。
 
這些安排都是艾克賽爾自己的決定,這樣可以讓自己警惕在以後的作戰中要更小心,同時,就實際的角度來說,露明尼開發的裝甲確實也提供比較強的戰力,讓艾克賽爾更能協助大家,尤其是最重要的,不要再因為戰鬥力不足的問題而麻煩傑洛。因此只要安全上沒有任何問題,艾克賽爾願意繼續以這個「敵人賦予他的外觀姿態」作戰。
 
由於身為次世代雷普利、具有DNA複製功能的身分並未改變,再加上露明尼死後仍然不時發現非正規軍團的殘黨,可見的未來還是有很多戰鬥要面對。
 
艾克賽爾背著剛整理好的斜背包快步走出寢室,發現傑洛和赫爾琵亞似乎等得不難煩了,早就已經往出口移動。
 
「等我一下啦!」他快跑追上兩人
「誰叫你這麼慢…」
 
接下來還會遇到什麼樣的困難並沒有辦法預測,但是艾克賽爾相信,經歷過這一番考驗,再加上這麼多重要的戰友和自己一起,沒有無法度過的難關。
 
(雙股螺旋之戰 終)
 
 
 
 
 
後記
 
艾克賽爾這個角色雖然是在洛克人X7就已經出現,但或許是因為X7當時只在PS2平台上發行,我第一次接觸到他是在洛克人X8。
 
那時候只覺得這個角色很好用,拿著雙槍遠距攻擊,速度又快又靈敏,便一直用他來破關。
後來越用越覺得這個角色還很可愛,志氣裡還帶著稚氣。
尤其到了X8的結尾,看到艾克賽爾不慎被露明尼濺射出黏液擊中,在頭部的晶體裡面殘留了一點黏液。
當時我就非常擔心,這個自己喜愛的角色會不會又像X系列裡面來來往往的其他配角一樣,變成非正規化的對手,最後必須由玩家親手去消滅他。
 
不過十多年過去了,卡普空一直沒有要出X9的打算,而玩家們也都漸漸認為,既然X8都幫三位獵人各他配了一位領航員,同時艾克賽爾也成為觸動劇情的重要角色,也帶來了光刀、手砲之外的另外一種戰鬥模式,相信卡社應該是不會讓他就這樣領便當才對。
 
外國玩家這樣分析: AXL is a thing in X8, if CAPCOMwants to removed him from game, the game will totally loses it’s price.
 
不過伏筆都埋了,這之間的結要怎麼解開呢?
卡社不動手,後面的劇情看來只能靠我們玩家來腦補。
 
作為小小的洛克人粉絲圈裡面更小眾的艾克賽爾控,我於是決定起筆寫這篇小說。
 
而就角色的設定來說,由於我個人比較喜歡ZERO系列的裝甲設計,因此我決定跨過官方的設定,用自己的方式把兩個時代銜接在一起。
 
當然,重新當艾克賽爾設計一兩套我覺得又帥又符合他可愛個性的裝甲,也是我的目的之一。
 
不過實際上來說,官方一直也沒有真正定調X系列和ZERO系列到底要怎麼銜接,這剛好給了我們自己解釋的機會。
 
 
讓艾克賽爾除了傑洛、艾克斯之外還有其他的互動對象,也是我把四天王放進來的目的,雖然角色一多,描寫起來就困難,不過我想透過每次的戰鬥,描繪艾克賽爾跟大家的關係。
 
傑洛當然是艾克賽爾之外另一個最重要的角色,在我的劇情設定當中他彷彿艾克賽爾的保母,要如何在這麼多角色當中襯托他們兩個特殊的情感也是一件常常要思考的事情。
 
尤其我不擅長撰寫親暱或太過於甜蜜的劇情,因此利用戰鬥和生活中的互動,表現他們更為深厚的羈絆,成為主要的方式。
 
在劇情的編排方面,最讓我困擾的就是到底要經歷多少次戰鬥才能夠把整個故事最重要的部分帶出來,同時還要避免「戰鬥-回基地維修-戰鬥-回基地維修」的單元劇式循環,要幫每次的任務想一個特色、不同的作戰場景,同時這個還要引出接下來的伏筆,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雖然說從一開始就已經安排好大致上的劇情走向,包括艾克賽爾最後會被控制、再被救回來的部分,當真的寫道這部分的時候,因為想到是自己最喜歡的角色正再受苦受難,還真的會想加快腳步一次寫完。
 
從去年1月下旬到今年6月之間,因為工作忙碌和各種因素,這篇小說斷斷續續,中間曾經有好幾次覺得會不會就這麼放著寫不完,變成網路上數也數不清的爛尾小說,現在終於有機會把它完成,雖然看的人一直不多,但是總算是個有始有終的交代。
 
在撰寫的過程中感謝網友阿沛和岩蝶大的鼓勵和互動,尤其阿沛多次(應該說是每次)都幫忙校稿,還提出不少劇情走向的建議,最後甚至還能寫出從沒嘗試過的日常番,都讓這篇小說增添了更多色彩。
 
艾克賽爾的冒險還會持續,今後或許在短時間內不會再寫這樣的長篇小說,但是一有靈感或許也會寫一些單章的短編。
 
到時候再請舊雨新知多多捧場。
 
 

創作回應

兔子貓
恭喜你完結。
沒能看到艾克賽爾為了擺脫露明尼的爪牙而向露明尼挺身奮戰,大多只能靠別人拯救的橋段有些失望
向露明尼對抗的話,能點出艾克賽爾的內心早已定向成為獵人的光明道路,我是覺得這樣劇情比較燃

關於角色塑造,盡量以言行、角色身旁的事物、劇情事件性來塑造角色的立體性。
2022-09-06 08:58:23
AXL GUARDER
真的很謝謝你還願意看到最後,之後我有時間還是會寫一點短篇,你的建議當然也會納入囉。
2022-09-09 06:33:4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