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洛克人X同人小說雙股螺旋之戰-第7章-折翼

AXL GUARDER | 2022-05-27 04:56:28 | 巴幣 10 | 人氣 66


「艾克斯,這是坎普城副市長那邊傳來的任務委託清單。」
席格納斯一如往常地坐在有點大的辦公桌後面,把一台平板遞向站在他對面的艾克斯。
「了解,我們全部都要接嗎?」艾克斯一邊接過手一邊問。
「你先看看內容再說。」席格納斯回答
 
艾克斯拿起平板,稍微瀏覽了一下,才發現所謂的任務清單其實有點不對勁。
「席格納斯…這種委託…」
「對,我想你也發現了,分明是故意要消耗我們的力量。」
 
《潛入疑似被非正規機器人侵占的商辦大樓》
《潛入疑似有非正規機器人出沒的郊區》
《偵查可能被非正規機器人使用過的設施》
《潛入疑似隱藏在住商混合A區的非正規機器人聚集地》
艾克斯看著洋洋灑灑十幾頁的任務委託需求,除了前面第一段有點文字說明之外,其他長長的表格,將近50幾項全部都是這樣的內容。
 
「席格納斯,我認為這些任務不應該接。」艾克斯放下平板,斬釘截鐵地回答。
「我和你有一樣的考量,但是副市長前幾天在議會上說要改善全市的治安,而且還撂話說歡迎我們獵人部隊加入,未來會很倚靠我們的力量等等。」
「這麼說…」
「沒錯,他故意用這些言論把我們牽扯進去,讓我們沒有台階下不得不出手幫忙。」
 
艾克斯聽到這裡也陷入思考。
這個副市長把善良的市長權力架空,實質掌管全市警隊,平常連市政府大樓附近的秩序都只能很勉強維持,遑論還要出去找到這麼多「情資」來報給獵人部隊。
 
「而且這份清單還有一個不尋常的地方。」就在艾克斯還正在考量副市長這些不量事蹟的時候,席格納斯接著說。
 
「你看,裡面大概有百分之90的任務都掛著『潛入』這樣的字眼。」
艾克斯再仔細看了一次,也意會到其中的蹊蹺。
 
「我們只有艾克賽爾能夠做這些潛入的任務!」艾克斯回答。
「我看很有可能這些任務裏面有的都像上次的貨輪裡面一樣有埋伏,要抓走艾克賽爾。」席格納斯接著說。
艾克斯則是拿著平板,慢慢地走到席格納斯辦公室一旁用來接待外賓用的沙發椅,坐下來仔細的看著上面一條條的任務敘述。
 
 
訓練室的休息區裡,艾克賽爾、傑洛、赫爾琵亞、帕蕾特4個人聚在一個有點大的螢幕前面,帕蕾特操作著電腦。
 
「畫面停,就是這裡。」傑洛簡短下令
 
螢幕上播放的影片停格,畫面是艾克賽爾拿著帶有刺刀的長步槍,正準備刺向擔任假想敵的傑洛。
 
「你的準備動作還是太明顯,所以準備突刺我的時候就被找到破綻。」傑洛一邊用手指著螢幕上的艾克賽爾的動作,一邊說明。
 
「怎麼樣才較不明顯,很難體會啊!」同樣站在一旁的艾克賽爾本人疑惑地反問。
「來,剛剛那個動作,把槍架起來。」傑洛指示道。
艾克賽爾隨即望後退到離電腦兩、三步的地方,拿起訓練用的模擬長步槍,做出和螢幕上一模一樣準備突刺的動作。
「這裡手要低一點,然後轉成下一個動作的時候要……」
 
看著傑洛辛勤的指導,一旁的赫爾琵亞和帕蕾特兩個人對看一眼,相互給了對方一個微笑。
 
休假回來之後除了執行任務之外,艾克賽爾都主動找傑洛到訓練場做對練。
而且看來是放假的休息相當有效果,訓練成績都很良好,在對付電腦的模擬戰當中幾乎沒有再出過閃失,而今天跟傑洛的對練更是只被傑洛砍到3次,相比以前可能要被砍到10幾次,算是已經相當大的進步。
 
而且訓練設施會模擬各種疼痛的感覺,藉由電磁訊號傳給雷普利,因此艾克賽爾在訓練中被傑洛的軍刀砍中,可是真的非常「痛」的。
 
赫爾琵亞和帕蕾特都認為艾克賽爾為了讓自己變強,已經承受了很多超過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辛苦。
不過也因為他天真浪漫的個性,對於這些辛苦可以一點都不在意。
 
「嗶嗶嗶嗶嗶嗶! 嗶嗶嗶嗶嗶!」
掛在訓練室休息區一邊的通訊器響了。
 
「你好,這裡是訓練室……」赫爾琵亞接起電話
 
時間剛過晚上9點,一輛破爛的廂型車行駛在坎普市中心和貧民窟的交界處,隔著一條馬路,一邊是極具科技感的高樓大廈,新穎的外觀上面還點綴著霓虹燈,有的門口甚至有保全;而道路的對面,就馬上是好像已經蓋了幾十年沒有維修的鋼筋水泥平房,不但外觀的油漆已經剝落殆盡,唯一的一道鐵門也鏽蝕的看起來打不開,甚至只有路邊的燈是那棟建築逐周邊唯一的照明。
 
坐在車上的艾克賽爾先是看了看街道左右兩邊,像是被某種魔法硬生生分開一樣的景觀。
然後又低下頭,仔細的看著手上拿著的平板,上面寫著這次任務的資訊。
 
「怎麼又是這種貧民窟的什麼地方的潛入任務? 這些非正規機器人玩不膩嗎?」他看完了不很長的任務簡報之後抱怨。
 
「與其說是玩不膩,不如說是故意的。」回答的是艾克斯。
「故意的?」
「對,副市長辦公室發來一份任務清單,上面全是這種任務,詭異的是幾乎每一個都要偽裝滲透這種技巧。」
「那就交給我就好啦! 我可以變身,混進去容易得很。」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我們認為這個是故意要吸引你出現的技巧。」
眼見艾克賽爾還沒有意會過來,艾克斯耐心的解釋。
「副市長? 我是很討厭他啦,但是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那還用說,你忘了你剛回來的第一天,非正規軍團就切入我們的通訊說要抓你回去嗎。」接話的是正在駕駛的傑洛。
 
「那我們還來出這個任務做什麼? 都然知道會讓大家陷入危險了….」
艾克賽爾聲音變得有些彆扭。
 
「我們評估過了,等一下要去的地方,在我們自己的情報裡面也是顯示真的有非正規軍團的蹤跡,也是不得不來看看。」傑洛解釋
「這麼做還可以避免讓副市長以為我們故意不出他委託的任務。」艾克斯接著說。
「以為? 我們明明就是自由接案的啊,直接拒絕他不就好?」艾克賽爾繼續表達他的不滿。
 
他心裡很清楚,雖然敵人放話要抓他,而且還真的千方百計使出各種手段,但他不是因為害怕才一直問這些問題,而是不想要自己的事情連累同伴。
「是這樣的,我和席格納斯都認為,副市長可能暗中和非正規軍團勾結。」
獵人基地裡沒有人喜歡副市長,因為他不但治安和市政都搞得很差,貪汙的傳聞就更不用說了。不過,直到這次的任務清單出現之前,倒還沒有人懷疑他跟有什麼其他門路。
 
「不過我很放心啦,艾克賽爾,我相信你不會有事的。」艾克斯拍拍艾克賽爾的肩膀。
「嗯…我會小心的」艾克賽爾也點點頭回應。
 
確實沒錯,自從休假回來之後,他不論在訓練或是任務的表現上都越來越純熟,對於新的裝甲應用也已經很習慣,除了一些小地方還要再加強,基本上已經回復到以前的水準。
甚至連傑洛都認為艾克賽爾已經沒有什麼必要再像現在這樣,出任務都要增加編組裡的人來預防萬一。
 
不過倒不是他不想保護艾克賽爾,而是純就節省人力的角度來說,獵人也就7個人,每次出任務都擴大編組,就意味著每個人的休息時間都變少。
當然,既然敵人抓艾克賽爾的企圖還在,就一定得謹慎再謹慎。
 
「對了,我們好久沒有這樣3個人一起出任務了…」艾克賽爾發現自己的事情又把氣氛搞得有點凝重,於是岔開話題。
「艾克賽爾你是不是因為副駕駛座的幻影是全身黑色裝甲,所以故意忽視他?」艾克斯半開玩笑地回問。
 
幻影自從車子從基地出發之後,確實都沒有講過一句話,不過他本來就是個少話的人。
「當然不是啦! 我是說我們三個人剛好編在一起嘛。」
「也是,艾克斯還有隊長的職務,任務排班比較不固定。」
這時幫腔說話的是幻影,溫和的他基本上是與人無爭。
這可能還是他今天第一次說話也說不定。
「幻影,這小子差點要忽略你,你還幫他說話…」傑洛接著說。
「沒關係,我相信後面的刺蝟這麼單純,應該不是故意的。」
「對啊我又不是故…等等幻影你叫我刺….」
「等一下看你表現啦! 小刺蝟!」艾克斯還沒等艾克賽爾抗議完,就馬上接話。
車上的氣氛終於又稍微輕鬆了點。
 
過了不知道幾個路口之後,傑洛把方向盤一打,破爛外觀的廂型車左轉拐進貧民窟錯縱複雜的小暗巷裡。
然後又在一些陌生的地方轉了好幾個彎,要不是任務的地點和路線是早就選定的,一般人早就已經迷路。
可見非正規軍團還是把據點藏在不容易找到的地方。
 
貧民窟裡面並不是空無一人,破舊的房舍、骯髒的街道、陰暗的照明下,還是有人類、雷普利、車輛往來。
 
「不能再接近了,有被察覺的危險。」傑洛一邊說一邊把車靠向路旁不起眼的地方。
到處都是的違規停車掩飾了他們的行為,而故意開一台破爛的車,也是為了掩飾行動。
 
外部照明的減弱讓車裡整個暗下來,只剩下幾位獵人身上的圓形晶體散發出的輛藍色冷光,還勉強照亮一點點車內空間。
 
艾克賽爾換上RZA裝甲之後,原本胸口的圓形水晶罩就不存在了,只有頭盔上的水晶罩還散發著漂亮的藍光。
 
這些光線雷普利們的系統正常運作的重要徵象。
當然,像是艾克賽爾這種具有戰鬥性能的雷普利,可以在必要的時候自己把冷光關掉,以免大老遠就被人發現。
 
「準備好了嗎,艾克賽爾。」艾克斯開口詢問。
「嗯,那我要開始了喔。」艾克賽爾回應。
 
「變身!」
 
艾克賽爾在車上維持坐著的姿勢,小聲覆誦了一下後,全身上下的裝甲發出一道光,轉換成非正規機兵的外觀。
 
「我認識你這麼久,現在才知道你的變身功能不用站著也不用大喊就可以發動。」艾克斯看著艾克賽爾直接在座位上就可以變身,感到有點新奇。
「嗯? 一直都可以啊,只是我覺得總是要做個什麼動作比較有儀式感。」
隨著外觀的轉變,艾克賽爾的聲音也變成像是非正規機兵那樣單調的機械音。
 
「好了大家,專心在任務上吧,就照計畫,艾克賽爾先下車,幻影第二個,然後我和艾克斯跟在後面躲著,必要的時候再現身。」催促大家的是傑洛。
 
艾克賽爾輕輕地拉開廂型車的門,小心翼翼地穿過幾輛跟他們一樣違停的車,若無其事地混入來來往往的人群。
 
貧民窟龍蛇雜處,就算是以非正規機兵的外觀在街上閒晃,也沒有人會起疑。
因為為非作歹的人已經夠多,不差那一兩個。
 
『往前再走20公尺,牆上有個破水管的巷口左轉。』
『收到。』
無線接收器裡傳來的是艾克斯的聲音,他正透過任務用的平板掌握艾克賽爾的位置,一邊指引方向。
 
後面跟出來的幻影則是一個跳躍就上了旁邊的屋簷,肉眼根本難不出來他的位置在哪,不過透過艾克斯手上的平板,還是可以看出幻影正跟著艾克賽爾周邊,提供必要的後援,一點也不需要指引。
 
『到了,斜前方的酒吧。』艾克斯繼續指引。
『了解,我進去了。』艾克賽爾回應。
 
酒吧的外觀跟這裡周邊的建築物看起來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寫著「BAR」的霓虹燈摘牌,還有門上畫著兩杯啤酒杯碰在一起的圖畫。
 
艾克賽爾打開門走進酒吧裡,敏捷的幻影則是在門被推開的那一瞬間,從門的上面閃入,速度快到連就站在門口的圍事小弟都沒有發現。
 
「你幹什麼的!」圍事小弟看到冒冒失失推門就進來的一個非正規機兵,兇悍的詢問。
「你裝傻嗎?我還會是來做什麼的?」偽裝成非正規機兵的艾克賽爾也給了個不客氣的回答。
 
他心裡料定,既然非正規軍團的據點入口要藏在酒吧裡,那酒吧的人一定知道規矩。
但是前幾次的這種潛入任務,不是有送貨或是從其他管道進入,像這樣硬闖還是第一次。
 
『跟我來。』圍事小弟見到艾克賽爾毫不遲疑的回答,就認定他應該也是個到處進進出出的非正規機兵,可能因為什麼事情第一次來到這裡要辦事情。
 
想不到裝腔作勢這招居然奏效了,艾克賽爾心想,不然原本還打算若是這個圍事小弟不從,就用槍「說服」他帶路。
 
酒吧裡意外的有很多顧客,艾克賽爾甚至還注意到有穿著制服的坎普城警察。
他覺得連警察都跑到這種地方鬼混,傻子才會相信他們給的訊息。
 
圍事小弟領著艾克賽爾穿過吧檯,進入後方工作人員才允許進入的空間裡,熟練的把牆上一塊形狀比較不一樣的磁磚向下壓。
 
喀噠….唰!
 
原本看起來密合的很好的牆,居然從中間打開,變成一道門。
門的後面有一條幾公尺的短走廊,走廊上只有昏暗的紅光照明燈,然後馬上是另一道門。
 
「裡面就是你們的地方了。」圍事小弟說完話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非正規機兵外觀的艾克賽爾走向走廊盡頭的門。
 
嘟! 唰!
沒有保全措施的自動門應聲開啟,裡面也是同樣的昏暗的房間,幾個非正規機兵在長長的桌上組裝著一看就知道是武器的東西,另外幾個在搬東西,角落還有一個只有一張桌子的辦公區。
再往裡面,還有一扇得用手開門,後面似乎還有其他空間。
 
身後的自動門關上,艾克賽爾若無其事地準備要往裡面走。
 
「站住!」
一個嚴厲的聲音從右邊叫住了他。
「你哪來的,我們應該沒有其他人在外面才對,你是哪個支部的!」艾克賽爾斜眼一看,果然是幹部級的非正規機兵,從他們比較厚重的裝甲和印有單位印記的特色,很容易辨別。
 
「大王叫我來傳達祕密的口信,我只跟幹部說。」艾克賽爾靈機一動,又想出了一個理由。
「什麼秘密口信,普通機兵居然敢這麼囂張。」幹部級非正規機兵聽到艾克賽爾依舊不客氣的語氣,憤怒地伸出右手裝甲上的兩根光刀,這是一般非正規機兵都配備的武器,就鑲嵌在他們的右手裝甲上。
「殺了我你要負責的,還不快帶我去見你們這裡的頭!」艾克賽爾繼續裝腔作勢的策略,他心裡清楚,對方手上已經有武裝,但是他也不是沒有防備,可以輕易地閃過攻擊。
 
再說跟著他一起潛進這個空間的幻影也會出手。
 
非正規機兵幹部雖然惱怒,但不知道是艾克賽爾演技太好,還是真的被他捏造的「口信」誤導,他收起從手臂上伸出的光刀。
 
「到裡面來。」非正規機兵幹部只說了幾個字,就走向武器組裝去後面那扇必須用手推開的門。
 
結果門的後面是另一間像是辦公室的地方,非正規機兵幹部走到裡面唯一一張面對著門口的辦公桌後面坐下。
 
原來他就是這裡的頭。
 
「說吧,大王要我們什麼時候進行暗殺。」
 
『暗殺?』
艾克賽爾心想這下中大獎了,一路進來全部蒙騙過關,成功進到目標深處之後還問到重要的情報,於是他決定繼續假裝問下去。
 
「大王指示要在目標最沒有防備的時候。」
「廢話!我當然知道要等,但是大王沒有幫我們製造機會,我們沒辦法對坎普城市長動手,可不要到時候又怪罪下來把我們都處決了。」
「這就不是我的問題了,我只是來傳達口信。」
「囉嗦!大王到底有什麼指示!」
「他指示我來瞭解你們的計畫,然後回去跟他報告。」
「計畫?我們上次就用紙本送回去,大王怎麼可能不知道計畫,你到底是什麼人!」
非正規幹部對這些繞來繞去的對話似乎起了疑心,慢慢把手伸到桌下,想要拿取放在那邊的雷射槍。
「我說過了我是來傳達口信的,至於口信的內容,我看你也不用知道了。」
 
咻 咯! 啪滋滋滋滋滋滋滋……
角落飛來的旋轉標瞬間把非正規機兵從肩膀到胸口切成兩半,恰巧破壞動力灶和傳導迴路。
 
「呼啊,好險。」艾克賽爾鬆了口氣。
出手的幻影則是從天花板上跳下來。
「我們把這裡清理乾淨吧。」他對著艾克賽爾說。
「嗯。」
艾克賽爾解除變身,手裡拿著慣用的雙槍。
兩個人俐落地衝出木門,沒幾秒鐘,外面武器組裝區的非正規機兵就全成了倒在地上的殘骸,而且除了艾克賽爾雙槍發出的「啪喀」的特出清脆音之外,幾乎沒有什麼聲響。
 
確認周遭安全後,幻影回到剛剛非正規機兵幹部所在的辦公桌後面,翻箱倒櫃起來,艾克賽爾見狀也趕快動手協助。
「找到了,果然有。」
幻影拿起一份紙本的文件,在這個連立體成像都可以廉價普及化的科技化的年代,紙已經是很罕見的東西了。
只有在不希望資料以電磁的形式儲存的時候,才會用到紙。
 
這本厚厚的文件甚至都是手寫的,上面寫著『坎普市長暗殺計畫』……
 
 
會議室裡所有的獵人都在座席上,圓形的會議桌上,坐在主位上的自然是指揮官席格納斯。
 
「各位,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艾克賽爾和幻影這趟任務找回來的東西。」
「坎普市的選舉即將要開始,現任市長想要追求連任,副市長也想要競選市長,現在這個時間點發現暗殺企圖,即便只是披露出來都會招來影響選舉的批評。」沒有司儀、沒有其他開場白,席格納斯直接就開始了討論。
 
「不能把東西交給坎普市警方處裡嗎?」率先發言的是蕾薇雅丹。
「不行,坎普市警察根本就是副市長的爪牙,他們已經不知到多少次把自己該做的任務丟給我們,而且不知道這個案子拿給他們之後,他們不僅沒有辦法處裡,還可能通風報信。」這次回話的是艾克斯。
「蕾薇雅丹,我知道妳很討厭政治的東西,但是這件事情上不得不有這些考量,請妳見諒。」席格納斯接著說。
蕾薇雅丹聽了也是點了點頭。
 
「不然轉交這個國家的更高層呢?」換赫爾琵亞提出想法。
「同樣的考量,希望這個案子不要影響到選舉。」艾克斯再度回應。
大家陷入一陣討論,但是沒有人可以提出什麼好的答案,時間就這樣過去。
「所以…條件就是要神不知鬼不覺的保護市長,或者把想要暗殺的組織解決對吧。」罕見一直沒有講話的艾克賽爾突然開口,引起了大家注意。
 
「若要簡單的分析…是這樣沒錯。」席格納斯回答。
「那還不簡單,我們只通知市長個人有這件事情,然後商定好,由我們獵人部隊秘密派人保護他的安全,這樣不知道可不可以…」
 
艾克賽爾一向對這種計畫性的東西沒有興趣,對他來說事情很簡單,就是找地非正規軍團,然後解決他們,不過他這次的提議似乎可行。
 
大家都望著艾克賽爾,似乎對他難得的建設性提議感到有些新奇。
 
席格納斯也覺得艾克賽爾的建議實際上符合自己心裡想要的答案。
「有其他更好的建議嗎?」
「那麼…就這麼辦吧!」他就這麼結論。
 
 
副市長辦公室的接待區又坐著兩個穿著連帽斗篷擋住外觀的雷普利,其中一個身材嬌小,跟一般人類差不多,斗篷底下可以隱約看見他有著一身白紫色的裝甲,不過看起來很輕便。
另一個人就壯碩高大許多,甚至連斗篷都擋不太住他一身充滿殺氣的裝備,尤其是肩上的飛彈發射器和手臂上的雙管機槍及伸縮光劍,雖然裝甲整體的配色也是白紫色,但是更為厚重,肩膀裝甲、胸甲等處,還用明顯的數字寫著「02」。
 
「你可真愜意啊副市長大人。」身材嬌小的雷普利先開口說話。
「露明尼,你以為我就這麼閒著,是你要我對市長下手的。」副市長回答。
「你不是想要這座城市嗎,這是最快的方式。」身材壯碩的神(?)接著回話。
「哼!瓦魯伊,要不是你派給我那群沒用的雷普利,我們的暗殺計畫也不會外洩。」副市長的語氣越來越差。
 
「你用什麼方式跟我說話,在我們大王面前你最好放尊重點。」
「沒有我的幫忙,你們非正規機器人可能在這個城市裡面活動嗎,告訴你,到處也都有我的眼線,你們想幹什麼我很清楚。」
「唉呀呀,副市長大人你就別跟我這部下計較,現在那些獵人為了防止市長被暗殺,一定會投入保護市長的任務。」
「哼!你們的非正規兵沒有一次把事辦成,現在又有獵人還攪局,我想動手也沒辦法了。」
露明尼、瓦魯伊、副市長三個人望著彼此,眼看爭辯沒有結果,也沒有人願意退讓。
「不然這樣吧,我告訴你一個竅門。」開口的又是露明尼
「什麼竅門!」副市長不悅地回問。
「保鑣要保護別人,但往往本身也是最脆弱的。」
「你是說…」
「對,把目標轉向獵人,把他們都解決了,你還擔心殺不了市長?」
 
「然後」露明尼接著說。
「這次我會親自出馬。」
「這樣的話…我告訴你們市長每天的行動路線吧…」
 
 
 
選舉季到了,市長坐著車子結束了行程,正在傍晚下班回家的路上,他的車隊由武裝的私人保全公司負責,因為他也不相信由副市長控制的警隊。
 
尤其在獵人部隊告訴他副市長有暗殺他的企圖之後,依靠警隊的風險更高。
 
「你就是艾克賽爾吧。」後座的市長好奇的問問坐在副駕駛座、有著丈青色底裝甲、有點硬質的頭髮綁在後面的雷普利。
 
「是的,市長先生,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艾克賽爾也恭敬的回答,這次開始執行市長人身安全的任務以來,他第一次近距離和市長相處,其他的時間剛好都輪到其他人。
 
「謝謝你們還特別來幫忙。」
「市長先生您別這麼說,這是我們非正規獵人的職責。」
艾克賽爾與市長就這麼聊了起來。
 
有別於副市長的跋扈、市長就顯得彬彬有禮,而且還很親切,一點官架子都沒有,艾克賽爾則是心裡感嘆這種好人居然要一直被欺壓。
 
這次的任務性質很簡單,就是要護送市長的車隊回家,走的也是每天上下班的路線,市長沒有住在市中心,他住在必須開出坎普市好一段路程的一處小型住宅區,生活其實很樸素。
 
長長的車隊包含9輛車,艾克賽爾和市長座在最中間的車子上,最前面、最後面則分別是傑洛、赫爾琵亞;另外一起出任務的還有蕾薇雅丹,先去市長住家附近勘察,這是選舉季開始2個星期以來,獵人部隊每天傍晚例行的任務,照理說應該是已經稀鬆平常。
 
「奇怪,這一帶都算市區周遭,我的手機怎麼會沒有訊號?」後座的市長突然好奇的詢問。
「報告市長,回不會是附近的電信設備臨時故障?」回話的是市長的駕駛。
 
然而這樣的現象卻引起艾克賽爾的警覺。
「手機沒有訊號?」他警戒地問。
「對,我調整好幾次都一樣。」市長回答。
「那你的呢?」艾克賽爾轉向駕駛。
「我的也沒有,你看,連車上的導航都顯示我們接不到衛星訊號。」駕駛回答。
 
警鐘在艾克賽爾腦內響起,對外界一般通信手段的斷絕,通常是有危險要發生的時候。
 
「傑洛,這裡是艾克賽爾。」他立刻以無線通信器呼叫。
「這裡是傑洛,請說。」
慶幸的是獵人們自己用的通信還沒有被影響。
 
「我們車上的手機和導航都沒有訊號,你們的呢?」
一陣幾秒鐘的靜默之後,傑洛回話。
「我剛剛確認,我們的也沒有。」
「這裡是赫爾琵亞,我們車上也沒訊號,剛剛通過第2個檢查點,原定要出現在這邊的安全人員沒有出現。」
 
雖然沒有多加討論,但種種的徵象都讓現場的三位獵人都警覺到,事情可能有些不對。
 
「車隊加速!加速前進!」下令的是作為這次任務小隊長的傑洛。
「赫爾琵亞收到!」待再領頭車的赫爾琵亞,立刻要求駕駛加速,整個車隊的速度快了起來,目的是希望趕快通過可能危險的地方。
 
「市長,請您把頭壓低,我們覺得可能有狀況。」市長座車上的艾克賽爾簡短的向市長報告。
「那就麻煩你們了!」市長不愧是見過政壇上大風大浪、在副市長不斷架空之下繼續穩座職位的人,對於將到來的危機也是一如往常的鎮定。
 
「蕾薇雅丹!我們這裡有狀況,請準備接應。」領頭的赫爾琵亞急促的呼叫。
 
但是無線通信器的另一端沒有回應。
 
距離目的還有好長一段路,加速前進的車隊走在沙漠地帶濱海的道路上,揚起不小的沙塵。
 
轟!!!
 
突然間,赫爾琵亞所在的領頭車發生爆炸。
強大的震盪把後面的車隊震得差點偏離道路掉到海裡,好在保全公司的駕駛都受過訓練,勉強保持隊形。
 
 
「什麼!!!」坐在市長座車上的艾克賽爾越過前3輛車,隱約看到爆炸的場面。
「赫爾琵亞!!!!」他對著通信器大喊。
「咳咳!! 我沒事!!!你們快加速!」赫爾琵亞回話,他在發現路邊的爆裂物要爆炸前的千鈞一髮之際,把駕駛踢出車外,同時自己也衝破車頂向外逃生,總算避免被炸彈直接炸到,但還是被衝擊波往內陸的方向甩了幾十公尺,撞在地上打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不過爆炸還是炸壞了他背上的其中一邊推進器和穩定翼,身上的裝甲也被炸彈的破片打得到處傷痕,赫爾琵亞暫時喪失他重要的飛行能力,而且左腳膝蓋被破片擊穿,走路只能一拐一拐。
 
就在這同時,一個身材壯碩、穿著白紫色裝甲,手臂將甲上有飛彈發射器、兩手上還有雙管炮和光劍的人突然從天而降,擋在車隊前面。
 
好不容易躲過炸彈攻擊的第二、第三輛車一台被他的光刀展成兩半、另一台被飛彈直命中爆炸,上面的武裝保全們連開火還擊的機會都沒有。
 
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啪喀!
 
艾克賽爾手拿雙槍從車上開火,有效的干擾瓦魯伊的攻擊,第四輛車和位在第五輛的市長座車便利用這個機會趕緊閃避,敏捷地衝過前車的殘骸,還有準備要瞄準他們的瓦魯伊。
 
「哼哼!發現目標了!」瓦魯伊喃喃低語,但掩飾不住心中的興奮。
他一躍而起,手臂上的飛彈發射器馬上射出兩枚飛彈,一枚準確的擊中車隊的第四輛車,另一枚衝向市長座車的時候,被艾克賽爾雙槍密集的子彈攔截。
 
「挺有兩下子嘛,不愧是我們大王選中的人。」
瓦魯伊重新瞄準,打算把飛彈架裡剩下的飛彈全部打出去,這樣就算艾克賽爾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每發都攔截到。
 
然而就在這時,他感覺到背後有什麼東西接近。
 
噹!
瓦魯伊一個瞬間轉身,擋住砍下來的綠色光劍。
傑洛也從急速行駛的車中躍出,趕在瓦魯伊再次發射飛彈前,阻止他的行動,為艾克賽爾和市長爭取脫離的時間。
 
「瓦魯伊,你的對手是我。」傑洛以嚴肅的語氣宣告。
「喔喔!」那就來啊。
兩個戰力都極強的雷普利,就這樣展開刀光劍影的對決。
 
艾克賽爾透過車子的後照鏡看到傑洛拖住襲擊車隊的瓦魯伊,心裡小小鬆了一口氣。
前面四輛車都遭到擊毀、赫爾琵亞可能也受到不小的傷還沒來的及趕來,市長座車現在變成領頭的第一輛車,艾克賽爾很清楚現在最該做的事情就是把車隊帶離危險地帶,他下令駕駛把油門踩到底……
 
傑洛繼續與瓦魯伊交戰,已經過了快要15分鐘,艾克賽爾的車隊早已經開到看也看不到的地方去了,兩邊的通信也因為電磁干擾而斷絕。
同時傑洛注意到瓦魯伊似乎有計畫的把他往車隊的反方向吸引。
自己被越拖越遠。
他心中暗暗覺得不妙,因為敵方正故意讓所有出任務的獵人分散到不同的地方各個擊破。
 
「蕾薇雅丹,我是艾克賽爾,我們被襲擊了,快回答啊!」艾克賽爾透過無線通信器不斷的呼叫。
 
「喀嚓…..喀喀喀喀喀…..這裡是蕾…雅……. 喀嚓….車隊快轉…喀嚓….我…裡也被襲………喀……….」好不容易接通的通信受到電磁干擾的影響斷斷續續,不過艾克賽爾可以判斷出,位在市長家的蕾薇雅丹現在也遭到攻擊。
 
目的地也不安全了。
「車隊右轉!」他大喊道。
 
剩下4輛車的車隊由市長座車領頭,由海岸公路轉向內陸方向,艾克賽爾心中的想法,是覺得既然連市長家都不安全,那乾脆把市長帶往獵人基地,至少那邊的設施和人手可以提供更多協助。
 
車隊穿過有點開闊的濱海地帶,遠離海邊進入荒野,由於導航持續失效,艾克賽爾只能憑印象往獵人基地方向前進,並且一面想辦法呼叫支援。
 
然而就在這時。
 
轟轟轟轟!!!!!!!!!!!!!!!
 
車隊的左側道路邊,一處不起眼的雜物堆突然爆炸,強大的震波把所有的車都吹掀,為了戰鬥靈活而沒有綁安全帶的艾克賽爾則是被拋出車外。
連張開輔助翼、開啟噴射器的時間都沒有,艾克賽爾就被甩到地上。
這些炸彈不但預先放在這,還精心製造,爆炸還帶著電磁脈衝波,讓艾克賽爾頭暈目眩,同時強大的威力也使他身上多處受損。
 
身上的裝甲沒有一處倖免,到處都是碎片、衝擊波造成的穿孔和裂痕,有些甚至打在沒有裝甲保護的地方,直接穿穿進身體,使艾克賽爾承受非常大的痛楚。
 
「呃啊….糟糕….身體….」艾克賽爾看著炸彈造成傷害,暗地裡自責沒有更小心一點。
 
他現在的位置已經離同伴們都很遠很遠,考量到大家都或許受了傷,趕來支援可能也要好幾十分鐘以上,只能靠自己。
 
艾克賽爾按著左側腹部比較大的傷口,一拐一拐走向翻覆在面前的市長座車。
市長的座車是比較高級的防彈車,雖然說是受到炸彈攻擊,但外型依舊很完整,艾克賽爾知道他的當務之急是把市長從車下救出來。
 
不過就在艾克賽爾幾乎要走到車子旁邊時。
轟!!!
「嗚啊!」
預先藏好的第2波炸彈又一次爆炸。
 
有別於剛剛有防彈車的保護,這次的爆炸波直接衝向毫無防備的艾克賽爾。
他被向後吹飛,重重的撞在道路邊坡,背靠在牆上,失去了知覺,頭上水晶的藍光變的非常微弱。
 

時間已經黃昏,爆炸的煙霧散去,一道被血紅色的夕陽照出的影子,來到昏迷的艾克賽爾前面,陰影慢慢的壟罩他的全身。
 
「總算讓我找到你了,我的小艾克賽爾。」露明尼以他冷淡,但是少有的興奮語氣喃喃自語。
 
露明尼把手往前伸向艾克賽爾,昏迷的艾克賽爾的身體就像是受到某種磁浮力量的牽引,有如個傀儡一樣被吊在半空中。
露明尼把艾克賽爾拉近自己,同時身體周圍迸發出一道不知道是什麼的黑霧,帶著艾克賽爾一起消失在現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