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吸血鬼騎士「悠然之夢」03 守護者 (同人創作)

月の辰 | 2022-04-29 02:15:18 | 巴幣 0 | 人氣 178


「真令人不爽…」
 
「我們的任務就是擔任藝人出場的警備嗎?理事長?」
 
啪!
 
零臉上寫滿著不高興,敲了黑主灰閻的辦公桌抱怨道。
 
黑主灰閻淡淡的回答:「真是辛苦呢,每天沒日沒夜不停地工作…」
 
零聽了頓時滿臉黑線,一旁的優姬則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既然知道辛苦就給我增加風紀委員的數量啊!」零臉色陰暗的說著。
 
然後零指著身旁的優姬道:「這傢伙又派不上一點用處。」
 
接著又指向躺在沙發上的悠人說:「還有這傢伙竟然比我還能怠工。」
 
「隊友都是這些人,我的工作量是會死人的!理事長!」
 
「沒辦法啊…」理事長拿起杯子喝口咖啡,露出笑臉說:「畢竟那些人的身分是秘密嘛!」
 
「因為這間黑主學院是讓日間部和夜間部共用一間校舍的。為了隱藏夜間部同學們的真實身分,風紀委員…不,守護者是非常重要的!」
 
「除了你們三人,是沒有人能夠勝任的。」
 
「總是要熬夜又要被抱怨,還是個麻煩的工作…但是如果是我可愛的兒子和女兒的話就完全沒問題的!」
 
碰!
 
零用力的捶了桌子,大聲的反駁理事長的話:「雖然我是受過你的照顧,但我完全不記得時麼時候成了你的兒子了!」
 
「錐生君,你還真是愛計較呢…」理事長露出無辜的表情說。
 
嘆了口氣,零看著優姬和悠人問道:「你們兩個可真是他的兒子女兒,就不打算說個一兩句嗎?」
 
「嗯…夜間部能和日間部和平相處,能幫上忙真的太好了呢!」優姬想了一下,才微笑的說道。
 
「我無所謂…有大哥的話夜間部也沒辦法搞出什麼事情,這樣子偷懶也不錯…」悠人閉著眼睛慵懶的說道。
 
聽完這對兄妹的發言,零已經露出無言的表情了。
 
「真是好孩子,爸爸我好高興!」相較零的無言,黑主灰閻倒是激動得哭了起來。
 
「能夠理解我和平主義的,果然只有我的孩子!我從很久以前就想讓人類與吸血鬼爭鬥的歷史畫上句號,並且希望年輕的他們,依靠柔軟的心和與生俱來聰慧的大腦架起兩個種族間的橋梁!」
 
「我就不繼續奉陪了。」懶得聽理事長瘋言瘋語的零,直接轉身離開了理事長辦公室。
 
停下來的黑主灰閻嘆了口氣,淡淡的說:「算了…錐生君想說的事情我也明白,畢竟吸血鬼中也有肆意襲擊人類的壞吸血鬼,這是不爭的事實。」
 
碰!
 
這次換優姬敲著理事長的桌子,認真的說道:「像樞學長那樣正義的吸血鬼也是有的!所以和平主義一定能成功的!」
 
「優姬……」理事長不禁感動流淚。
 
「所以…守護者的任務就交給我們吧!理事長!」
 
優姬認真的說完,就打開窗戶跳了出去。
 
「還是跟以前一樣,充滿了熱情啊…優姬…」依舊躺在沙發上的悠人淡淡一笑。
 
「是啊…優姬的個性就和你母親一模一樣。」黑主灰閻用懷念的口問說道。
 
「這倒是…母親她可活潑了,她滿滿熱情總是讓父親傷透腦筋。」悠人輕笑道。
 
「唉…算了…」輕嘆一聲,里一起身打開了房門,揮了揮手道:「我先去巡視校園了。」
 
看著悠人離去的背影,黑主灰閻好似想起了什麼,雙眼無神地呢喃道:「他們可真像妳啊…樹里……」
----------
「黑主!」
 
「黑主!」
 
講台上,教師拿著課本叫著正在打瞌睡的優姬。
 
但似乎是太累了,不管老師怎麼叫優姬都起不來。
 
這時,坐在優姬身旁的一個栗色短髮少女在他耳邊輕聲說:「今天午餐是吃生姜燒喔…」
 
一聽到這句話,優姬立刻站了起來,大喊一聲:「我開動了!」
 
「呃…」然後下一秒,優姬發現還在教室內上課,不用想一定是她上課睡著了。
 
「妳又在上課睡覺,妳也是錐生也是,風紀委員還真是忙啊…」
 
優姬聽到老師的話也往後一看,就看到了零也趴在桌上睡著了。
 
「啊…哈哈哈…請不要介意…」
 
「給我留下來補習!」
 
「啊嗚………」
 
這時從走廊經過的某個人看著優姬發出哀鳴的樣子,不禁搖著頭扶額嘆氣。
 
時間很快來到了下午…
 
「又要補習了…」優姬趴在桌上發著牢騷。
 
「真是辛苦呢…每晚到早上才回來,上課都在睡覺,就好像吸血鬼一樣。」一旁的栗髮少女-若葉沙賴,看著優姬輕輕的說著。
 
「咦!?小賴相信吸血鬼的存在嗎?」聽到身旁的好友說出了吸血鬼這個詞,優姬的身體不禁僵硬了起來。
 
「怎麼可能存在嘛…」若葉沙賴白了優姬一眼道。
 
「說的也是呢!」優姬訕訕一笑。
 
「那麼…妳加油吧!」若葉沙賴收拾完東西就起身準備離開。
 
「唉?這麼快就要走了嗎?有空的話不如陪我一起補習啦!」優姬雙手合十拜託著若葉沙賴。
 
「為什麼?」
 
「因為跟零一起補習很無聊的啊!」
 
就在優姬剛講完話時,一個聲音直接插了進來:「這個妳就不用擔心了!」
 
「哎?悠人?」看到來人優姬不禁驚訝了一下。
 
「呦!小賴,好久不見。」悠人對著若葉沙賴打著招呼。
 
「悠人君,你也是好久不見。」若葉沙賴見到悠人,便對著他露出微笑。
 
「對了,悠人,你剛說不用擔心的意思是什麼?」優姬想起了剛才悠人的話,於是便問道。
 
「因為零那傢伙已經先溜了喔!」悠人指著零空無一人的座位說道。
 
「零那傢伙竟敢逃跑!」優姬見狀不禁咬牙切齒了起來。
 
「好啦!既然那傢伙不在,那就開始課後補習吧!」悠人突然在優姬面前拿出了課本。
 
「嗯?悠人…難不成…是你來幫我補習?」
 
「當然了,我的妹妹呦!上課無法專注,那就只好由我這個哥哥來幫你補救了。」悠人露出一臉燦爛的微笑。
 
「不要啊!!!」
----------
馬廄
 
零閉著雙眼睡在了稻草堆上。
 
一旁的白馬看見有人走近馬廄後,低下頭蹭了蹭零的頭髮。
 
「嗯…怎麼了嗎?莉莉?」零睡眼惺忪的問道。
 
「嗯?」沒多久他便看見有兩個人站在了馬廄門口。
 
「你果然跑到這裡來了…」悠人無奈的說著,然後一邊走進裡面。
 
來到白馬旁邊撫摸著牠的脖子,白馬也蹭了蹭悠人的手,接著悠人說道:「補習已經結束了,你這傢伙又缺席,你這樣遲早會留級的。」
 
「而且今天還是我去跟你們老師說讓我來幫你們補習,這麼難得的機會你竟然給我逃跑…」
 
「對啊!竟然把我一個人丟在那裡受悠人的摧殘。」優姬露出哀怨的表情看著零。
 
「所以你們兩個是特意來找我的嗎?」零站起來伸了伸懶腰後問道。
 
「已經到了日間部和夜間部交班的時間了,拿去!」優姬一邊說著一邊拿出風紀委員的臂章交給了零。
 
「知道了。」接過東西後,零徑直的走了出去。
 
「看來零有起床氣呢…」看著零的背影,悠人不經意地調侃道。
 
「怎麼了?」然後看了身邊仍舊看著零的優姬,悠人伸手摸了摸優姬的頭
 
「我總覺得零內心似乎有塊我們無法觸及的地方…」優姬心不在焉的說著。
 
「無法觸及嗎?誰知道呢…」聽了優姬的話,悠人慫了聳肩。
 
其實對於零那塊無法被觸及的地方,悠人早已知曉,只是不知零能隱瞞到何時。
 
夜晚來臨…
 
這時黑主學院內的學生大多都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中。
 
只有少數的人會出來夜遊,而這時在夜間巡邏的風紀委員就會將他們趕回宿舍,
 
而這麼做也是為了他們好,畢竟晚上的學院內還有夜間部的存在。
 
要知道夜間不可不是人類,而是吸血鬼…雖然他們不會隨便襲擊人類,但他們的存在仍舊是必須對人類進行保密。
 
而守護者正是守護他們的秘密而存在的職業。
 
而今晚…身為風紀委員兼守護者的悠人一如往常的待在樹林內偷懶。
 
「悠人大人在這陪著我真的好嗎?」紫色長髮的美少女看著躺在自己大腿上的青年問道。
 
「有什麼不好的?妳是我的眷屬、家人以及戀人…」優人抱住了夜乃的纖細的腰身,把臉埋在她的腹部,貪婪的吸著屬於少女的體香。
 
「我想和戀人待在一起有何不可?」
 
「真是拿您沒辦法呢…」夜乃看著如此迷戀自己的青年,無奈一笑,輕柔地摸著青年的頭髮。
 
就這樣,兩人享受著只有彼此的溫馨時光。
 
不知多久後,悠人突然開口:「我們在一起有多久了呢?」。
 
夜乃愣了一下,然後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便道:「已經五年三個月了,當初是悠人大人和樞大人將我和姐姐救下的…」
 
「已經這麼久了啊…」悠人浮現懷念的神情,輕聲道:「當初只是和大哥出去逛逛,沒想到卻意外救了妳跟星煉。」
 
「還記得當初的妳以為我跟大哥想把妳們當成獵物,結果突然和星煉跳車逃跑,讓我跟大哥都傻了…」悠人摸著下巴說道。
 
「悠人大人,別提了…現在想起來感覺當時的我好蠢…」夜乃把微紅的俏臉撇向了一旁。
 
「結果最後妳們還遇上了其他吸血鬼,要不是我跑得快,妳跟星煉就真的會死的……嘛…就結果來說,妳還真的成了我的獵物…」輕撫夜乃白皙的頸項,悠人輕笑道。
 
夜乃聽了不禁害羞的嘟著嘴道:「真是的…悠人大人總是喜歡講一些令人害羞的話…」
 
「哎…我家的夜乃實在是太可愛了…」悠人剛想說幾句戲弄夜乃的話,卻不知為何停了下來。
 
「悠人大人?」看著悠人停頓的樣子,夜乃疑惑的歪著腦袋。
 
「有血的氣味…還是優姬的!」說到這裡悠人直接站了起來。
 
「是那女孩受傷了嗎?」夜乃陪在優人身邊這麼久,當然知道悠人對於優姬有多麼疼愛。
 
「不對…有吸血鬼的氣息,是夜間部有人對優姬出手了嗎?」悠人眉頭緊皺。
 
「抱歉,夜乃…我先去看看,妳隨後跟上。」對著少女露出歉意的表情,優人便連忙循著氣味跑去。
 
等悠人趕到時,入眼看到的是優姬被藍堂英抓著手吸血,而地上還掉著一支金屬長棍,那是優姬專屬的守護者武器-『狩獵女神』,一旁還有兩位被嚇得癱倒在地的兩位日間部女學生。
 
悠人稍微想一下,便猜出了大概的情況,似乎是兩個日間部女學生夜遊,然後被優姬抓到,接著藍堂英出來才讓優姬拿出武器要保護兩位女學生,但不敵藍堂英才被抓住。
 
但現在也不容他多想,悠人竄了出去,直直插進兩人的中間,左手將優姬拉進懷中,右手掐住藍堂英的脖子。
 
「悠人!」優姬見到來人不禁鬆了口氣。
 
「哎呀呀…何必那麼粗暴呢?不過就是吸了點血而已…」即使被掐住脖子,藍堂英仍舊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
 
「我們家優姬的血可不是你可以吸的!」悠人眉頭一挑,抓著對方脖子的手也越抓越緊。
 
喀擦!
 
「校內禁止一切吸血行為,沉迷於血的香味喪失理智了嗎?吸血鬼…」
 
零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一旁,舉起他的守護者武器「血薔薇」手槍對著藍堂英。
 
「零,先別開槍!」悠人攔住準備扣下板機的零。
 
這時,樞突然從樹林中走了出來,溫和地說:「可以先把武器收起來嗎?那武器對我們的威脅可不一般啊…」
 
「這個蠢蛋先由我看管,等理事長決議後在作處分…這樣可以吧?錐生君?」樞走到藍堂英身邊,拎著他的衣領如此說道。
 
聽完樞的話,零思索了一下,便把槍收了起來。
 
「那便依玖攔宿舍長的話做吧…」
 
「感謝!」樞點了點頭。
 
隨即星煉與夜乃出現在了現場,來到了兩位暈過去的學生旁邊,並把手放在兩人的頭上,然後她們手上出現微微的紫色光芒。
 
「修改記憶的術式嗎?」悠人看了一眼後道。
 
瞥了眼悠人,樞點頭道:「沒錯,我會修改她們今晚的記憶,讓他們不記得夜晚的事情。」
 
「那就麻煩你了,我先帶優姬回去,畢竟今晚她受得驚嚇夠多了…」說完悠人便拉著優姬離開了現場。
 
悠人、零與優姬三人來到了宿舍前,悠人把自己的領帶拔下來,把它當成繃帶綁在了優姬的手上。
 
「這樣就沒問題了,應該明天就能開始癒合…」悠人確認優姬的手沒事後和她說道。
 
「謝謝你…悠人…」優姬低著頭小聲道謝。
 
悠人擺了擺手表示不用在意,並看向了零說:「吶,零…你剛剛太衝動了,要是一不小心走火怎麼辦?」
 
雖然很想把吸了優姬血的藍堂英暴打一頓,但悠人卻也沒想把對方給殺掉,畢竟他也不希望同族會因此而喪命。
 
「哼!那正好把受不了誘惑的吸血鬼給除了!」零冷哼一聲。
 
「哎…你還是那麼仇視他們…」悠人無奈地搖頭。
 
「零…」優姬也露出一副擔憂的神情。
 
注意到優姬的表情,零開口道:「即便遇上這種事,妳還是堅持理事長的和平主義嗎?優姬?」
 
看著手上被領帶綁著的地方,優姬用堅定的口吻緩緩的說:「是的,即便如此,我相信人類與吸血鬼也能夠和平共處的。」
 
「只是照傳說來看的話,被咬到的我…是不是也會變成吸血鬼呢?」
 
聽到優姬的話,悠人輕敲她的頭:「哪有這麼容易,妳不知道吸血鬼是不收笨蛋的嗎?」
 
「你是在說我是笨蛋嗎?」優姬鼓著臉頰,氣呼呼的看著悠人。
 
「這不是很明顯嗎?」悠人翻了一個白眼道:「被吸血鬼襲擊哪裡還那麼多廢話,直接一棒給他敲下去就好了,反正又死不了…」
 
「妳就是跟他講太多話,才讓他有機可乘…像零多果斷,一言不和直接拔槍,要不是我攔著他,他早就請對方吃子彈了!」
 
「總之…妳是現在要做的就是趕快回去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好。」
 
「給你添麻煩了…抱歉…」優姬低聲說著。
 
「好了…先去休息吧!」揉了揉優姬的頭,悠人跟零便轉身離去。
 
站在門口看著兩人逐漸遠去,優姬這才走入宿舍。
 
看著天上的明月,悠人和零並肩走在一起。
 
悠人突然停下腳步,連帶著零也停了下來。
 
轉頭盯著零好一會,悠人開口道:「零,你先回去吧…我想自己一個人走一走。」
 
雖然有些疑惑,但零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看著零消失後,悠人忽然道:「出來吧!」
 
刷!
 
只見一個人影從一旁的樹上跳了下來,單膝跪在了悠人身邊。
 
「悠人大人,樞大人已經做出讓藍堂英閉門思過的處分了。」
 
身穿夜間部制服的淡紫色短髮少女畢恭畢敬的說著。
 
「嘛…還行,還有什麼要說的嗎?」悠人對著少女問道。
 
少女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道:「嗯…還有一件事…」
 
「是大哥有什麼話嗎?」
 
「不,是我私人的事情。」
 
「真令人訝異呢!星煉妳竟然會有私人事情要找我。」悠人略微驚訝的看著少女…不,應該說是他戀人的姐姐-星煉。
 
星煉開口道:「悠人大人,您最近似乎有點寵夜乃寵過頭了。」
 
「呃…?有嗎?」悠人不禁愣了一下。
 
看悠人的反應,星煉嘆了口氣:「您能喜歡我的妹妹是好事,但也不要太過度放縱那丫頭。」
 
「好吧…我盡量克制自己,不要太寵夜奈…」聽聞悠人不禁訕訕一笑。
 
星煉挑著眉看了悠人幾秒後,才說:「如果您能這樣做就太好了…」
 
「那我先回去樞大人那邊了,告辭。」說完星煉就跳回樹上,離開了此地。
 
想著剛剛興煉的話,悠人摸著下巴呢喃:「我有很寵夜乃嗎?嗯……算了…不想了,先去巡視一圈校園再回去睡覺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