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永夜物語】第四十五章

月の辰 | 2021-04-05 02:11:27 | 巴幣 0 | 人氣 94


今天的天氣特別晴朗,彷彿有著神明眷顧一樣,整個東京地區都是極好的天氣。
筆直的馬路上,兩輛警用機車在前方開路,在其後方則是由轎車及加長型禮車所組成的車隊,其中加長型禮車是被數輛轎車所包圍著,畢竟禮車內是不容出現疏失的重要人物。
在那輛禮車內,里一與聖天子相視而坐。
聖天子端坐在座位上,水靈的眼睛則直直看著前方的里一。
很早就發現聖天子的目光,里一雖然感到疑惑,但他還是雙手抱胸隨意的靠在椅背上,視線時不時就往窗外投去。
看見里一的模樣,聖天子明白里一並非在欣賞風景,而是在警戒周圍以免發生意外。
「真讓我有些意外呢!」
「嗯?」里一疑惑的看向聖天子。
「據我所知,里一會長雖然有考取民警證,但是都把心力花在了阿瓦隆上,連我在阿瓦隆的那段期間也沒見過里一會長有執行過民警的委託。」聖天子有些訝異地開口。
「可是看你現在的樣子,似乎對護衛任務一點也不陌生?」
里一聽完後,不由得開玩笑道:「其實我並沒有執行過護衛的任務,頂多就是當個護花使者。」
「噗!呵呵…里一會長又在說笑了。」聖天子被里一逗笑了。
接著里一淡淡的說:「好啦…不逗妳了,我確實沒當任過護衛,但是我懂如何突破護衛,並對目標下手。」
的確,身為暗殺教室E班的一員,如何突破障礙並對目標下手,正是E班這群暗殺者的強項,更別提里一還接受了殺老師的衣缽,繼承了他在殺手時期的所有技巧。
聖天子歪著腦袋,有些聽不明白里一口中的意思。
里一靠在椅背上,望著窗外道:「我啊…有一位很了不起的師父,他與我是在很久之前所相遇,說來有趣…那時我才初中而已,而他卻是我們的班主任,但我卻得將其殺掉…」
「!?」聽到里一的驚人之語,聖天子不禁睜大雙眼。
對於聖天子驚訝的樣子,里一絲毫不感到意外。
「很不可思議對吧?」里一聳聳肩道。
「為什麼你們要殺掉你們的老師呢?」聖天子一疑惑地問道。
「因為他是政府秘密實驗的產物,但是當實驗失敗政府想滅口時,政府卻發現自己奈何不了他,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卻願意來到一所學園的某一個班級裡擔任教師,而這個班級正是我所在的班級,正是這個契機讓我與他得以認識…」
接下來里一將E班的事情告訴給了聖天子,聖天子這才知道這個老師原來是一名殺過千人以上,並被冠以死神之名的殺手,而他所教導的班級其實是為了暗殺他而出現的暗殺教室。
「雖然我們的班級是為了暗殺這位老師而出現,但我們除了學習到暗殺技巧,卻也得到不少老師的教誨,要不是老師我們班可能就會渾渾噩噩地過完平凡的初中生涯,依照別人所期望的規劃走完這一生,但正是老師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里一回想起殺老師過往的教誨,不由得感慨萬千的說。
聽完里一的敘述,讓聖天子對這位老師感興趣了起來,接著問道:「那這位老師後來有被你們暗殺掉嗎?」
里一先是愣了一會,接著又搖了搖頭,笑道:「老師怎麼可能會被我們殺掉?他那宛如"章魚"一般黏滑的能力,除非他自己活膩了,不然我們根本殺不了他。」
「現在那個老師人在哪呢?」其實里一講到現在,聖天子已經大概猜出那個老師是誰了,但她還是認不住詢問。
里一彷彿知道了聖天子心中所想的事,便微微一笑道:「妳不是已經猜出老師的身分了嗎?何必繼續問我呢?」
「沒想到殺老師有這樣的過去,真是令人想不到…」聖天子感嘆的說。
沒錯,在里一說到他當初是為了一個家人而接近那位老師,以及最後里一的家人又與那位老師在一起時,聖天子便猜到了那位老師正是殺老師,而里一的家人便是他的姐姐,麻田亞久里。
殺老師與麻田亞久里這對情侶聖天子見過,在聖天子待在阿瓦隆的那段期間,這兩人都給聖天子帶來極深的印象,一個是近乎全能的好好老師,另一個是善解人意且博學多聞的研究人員,這兩人的能力著實讓聖天子驚訝不已,她沒想到阿瓦隆裡竟然還有著如此傑出能力的人存在。
里一笑著補充道:「想不到吧?那些過去被他本人稱為黑歷史,因為他自詡為搞笑型教師擔當,而非那些嚴肅類型的角色。」
「的確像是殺老師會講的話…」
「對吧?哈哈哈!」
兩人又繼續說笑了一陣子,聖天子忽然對著里一說:「里一會長,接下來與齊武宗玄的會談,我的安全就麻煩你了。」
少女說到這時他們所乘坐的車輛剛好停了來。
發現車子停下的里一,接著往窗外看了看,發現已經到一棟大樓面前,便對著聖天子道:「看來已經到目的地,我們也該下車了。」
里一首先打開了車門,第一個走下車,然後對著聖天子伸出了手笑道:「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妳是不可能受到任何傷害的。」
望著里一充滿自信的深邃眼眸,聖天子捂著胸口,她感覺自己的心跳不禁加快了不少。
深吸一口氣後才將手放到了里一手上,露出微笑道:「那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之後里一就隨侍在聖天子的身後,跟著她一起進到了大樓內部。
聖天子與齊武宗玄見面的所在地是大樓的最頂層,那裡是專門提給給重要人士使用而設置的會議室。
當里一與聖天子出了電梯便看到一位身著西裝的男人,不過從對方充滿侵略性的眼神猜出他就是此次會面的目標-齊武宗玄。
「初次見面,聖天子大人。」齊武宗玄露出了笑容向兩人走來。
不過他的笑容充滿著野心,不禁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哦齁?這位應該就是擊敗階段Ⅴ的麻田里一先生吧?」
似乎是注意到了聖天子身後的里一,齊武宗玄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
「您過獎了,我也是和蓮太郎聯手才擊敗天蠍座的。」面對齊武宗玄的搭話,里一平淡自若地回答對方。
不過齊武宗玄並非好應付的人物,只見他接著道:「那也很了不起,不如就和你的夥伴一起來我的大阪區吧!」
不得不說,齊武宗玄真的自帶一種梟雄的氣勢,普通人或許會被他的這種氣勢給懾服,但是很可惜,他面前的並非普通人,居移氣,養移體,在不列顛王室長大的里一天生就帶著不凡的貴氣,更別提他本人還是吸血鬼真祖,因此面對齊武宗玄的梟雄氣勢可以說是毫無壓力,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抱歉,我目前還沒有這種打算。」里一搖了搖頭。
「喔?那是待遇的問題嗎?」齊武宗玄挑著眉笑道。
聖天子這下有些忍不住了,你跟我的護衛搭話我可以忍,但你當著我的面來挖角,是不把我放在眼裡嗎?
於是聖天子當即就插嘴道:「齊武總統,你今天是來挖角的嗎?」
齊武宗玄哈哈一笑,反問道:「哈哈哈…他似乎不是妳東京區的人吧?怎麼樣?如果是待遇問題的話一切好商量。」
「只要來我的大阪區你要什麼沒有,要錢?要權?」講到一半齊武宗玄瞥了眼聖天子,繼續說道:「還是要女人?」
里一苦笑著搖頭,齊武宗玄講的這些他都不缺,要錢?他是MD社長之子怎麼會缺錢,要權?不好意思,他對權力沒什麼興趣,要女人?他有茅野、愛麗絲、瑤等人陪在身邊。
「並不是待遇的問題。」里一聳聳肩道。
齊武宗玄追連忙問道:「那是什麼原因?」
對於對方的追問,里一先是沉思了一下,然後笑了笑回答:「很簡單,因為我想要創造一個能讓那群孩子能健全成長的環境。」
「這個事情只有聖天子才能做到,因為整個日本只有她不會將那群孩子們當作工具,但齊武總統你卻不同,你是個為了會目的不擇手段的人,相信那群孩子在你眼中只是能利用的工具。」
齊武宗玄聽完後臉色一沉,而聖天子則是露出真誠的微笑。
----------
「唉…」聖天子嘆氣地靠在了椅背上,對面里一平淡地看著車窗外的夜景。
「妳也別灰心,以一個17歲的女孩來講妳已經很不錯了,畢竟他是連菊之承那老頭都會感到棘手的人,妳不需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里一對著不停嘆氣的聖天子鼓勵道。
「相較之下,里一會長才是面對齊武總統都毫不退讓的吧?」聖天子不禁面露苦笑。
與齊武宗玄的會談進行到了晚上,直到不久前會談才結束,雖然齊武宗玄對東京地區的覬覦昭然若揭,在會談中也對聖天子步步緊逼,政治才能方面本來就弱的她一開始就處於下風,但有里一在旁不時的輔助,這才順利的將對方給敷衍過去,並約定下次再談。
「今天要是沒有里一會長的幫助,恐怕會談並不會進行的如此順利。」聖天子真誠地對著里一道謝。
「是嗎…我的幫助…」
被聖天子道謝的里一發出呢喃,靠著椅背閉上眼貌似在想事情,對面的聖天子並沒有打擾他,兩人就這樣靜靜地度過了數個呼吸的寧靜。
「呼…」等到重新張開眼後,里一輕嘆了口氣道:「這大概是成長環境的問題吧…」
「成長…環境?」聖天子疑惑的看著里一。
里一點點頭道:「沒錯,別看我現在的樣子,我勉強也算大家族出生的小孩,以前小時候就見過不少像齊武宗玄這樣的野心家,他們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想接近我們家,有的是為了財、有的是為了權、有的甚至想要通過威脅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是也因為有我的父母…家人的關係,他們總是把我保護得很好,所以我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危險,是個在溫室中長大的少爺。」
「但這也僅僅是一時的,直到那一年的遭遇…那是我人生最大的轉折,具體內容是什麼我就不多說了,只是我在那次遭遇差點死去,而這個遭遇是一個野心家趁著我們家毫無防備時所設的陷阱,這個事件後讓我不再以天真的態度去看待事情,而之後我又經歷了各種事情,這才成長為妳面前的我。」
聽著里一的話,聖天子不禁睜大了雙眼,她從眼前這個少年的話裡彷彿聽到了什麼驚人的事情,而實際上的確也挺驚人的,她沒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也有這一段經歷。
「……」
良久後聖天子才開口:「原來里一會長還有這樣的過去,想必那是一段令你很不想回憶的過去吧?」
「嘛…這倒不至於…」里一露出苦笑,看向窗外的夜景道:「我認為正是正是這段過去才讓我得以成長至此,比起畏懼它不如把它當作成長的食糧,將其化為自身的養分,然後…勇敢的面對未來!」
看著如此自信的里一,聖天子的心跳加快了些許,她的雙手不由自主地放在了胸前,這種無法言明的感覺很奇怪,但映入少女眼簾的那個少年,早已說明了一切,而少女似乎也明白了什麼,看著少年的身影,她內心有了一個決定…
「里一會長,你…你能幫助我嗎?」
「嗯?」里一轉過頭看著聖天子。
「從今天跟齊武總統的會談就能看出里一會長你是一位有勇有謀的人,而且還能在菊之承卿的阻撓下將阿瓦隆撐起來,甚至還將其經營得有聲有色,擁有這般能力的你若是能幫助我的話,東京區一定會更加繁榮…甚至讓整個日本能重回人類的手中也不是不可能!」聖天子難得激動的說道。
「所以拜託你,里一會長,請你助我一臂之力!」
對於聖天子的懇求,里一饒有興趣看著少女道:「依妳的個性我猜妳是想回到原腸病毒爆發之前那個和平的日本吧?可是妳這樣的想法可是會與其他區域掌權者衝突喔?像齊武宗玄就是打著統一日本並向外稱霸的算盤,為了實現他的野心大概會派出高排名的民警來暗殺妳吧…」
被里一注視著的聖天子緩緩舉起雙手,然後緊緊地靠在胸前,低聲說道:「哪怕是威脅或暗殺,我都不會屈服,我一定要實現和平,不是靠空談而是靠實際行動…」
「妳知道嗎?聖天子…」里一坐起身子,把臉靠近聖天子,眼神帶殺氣盯著少女的雙眼道:「像妳這樣的理想主義者往往都死得很早喔!」
「比起一個活得久卻沒有理想的人,我更願意做為一個有理想卻短命人而活著!」聖天子則毫不畏懼的迎上里一的視線。
「呵呵…」里一突然露出一個笑容,然後輕輕的將嘴唇貼在聖天子的耳邊道:「有毅力,真不愧是我們的聖天子,像妳這樣的傻女孩我並不討厭喔…」
聖天子滿臉通紅的捂著自己的耳朵,鼓著臉嬌嗔道:「里一會長真是H…」
「危險!」話音剛落,里一忽然把聖天子撲倒。
碰---!
「啊!」槍聲伴隨著尖叫聲在車內響起。
下一個瞬間,他們身旁的車窗驟然破裂,車輛也因此被迫停了下來。
「是狙擊!」里一抬頭用散發暗淡紅光的眼眸看向了子彈射來的方向,但僅僅只看到了一根的黑色槍管。
緊接著,槍管又蹦出了火光,下一發的攻擊再次襲來。
「還來?那我就陪你玩玩吧…」
語畢,里一以無法看見的速度拔出手槍,朝著破裂的窗口迅速開了三槍。
碰!碰!碰!
鐺---!
沒多久對方的子彈就與里一的子彈接觸,並發出了響亮的金屬碰撞聲。
如果此刻有人用高速攝影機去拍攝的話,可以看到一枚大口徑的子彈被一顆散發紫芒的手槍子彈所摧毀,而其餘兩顆同樣散發紫芒的子彈則朝著襲擊者射去。
「子彈竟然被!?」
遠處的某建築物頂樓,手持反器材步槍的嬌小人影發出驚呼,代表受詛之子的深紅眼眸從狙擊鏡中看到自己所射出的子彈被目標的護衛摧毀頓時震驚了起來。
嬌小人影是在數公里外對目標進行狙擊的。
能在超過兩公里外的距離進行狙擊,而且還能打中目標,有此可見嬌小人影的狙擊能力十分強悍,這也正是嬌小人影能被指派此次暗殺任務的原因。
突然間,一陣危機感降臨,嬌小人影想也不想抱著槍就往旁邊一跳。
轟---!
之前所待的地方瞬間被轟出了一個大洞,要不是她反應快,很有可能就會死在了這攻擊當中。
嬌小人影看著之前所待的地方,深紅的瞳孔殘留著心有餘悸的恐懼,抱著槍的手也在微微顫抖著。
「真是可怕的一個人…」
另一邊
里一瞇著眼看著遠處爆炸的建築頂樓,幾個呼吸後都沒等到後續的襲擊,便將手槍收了起來呢喃道:「躲起來了嗎?」
「那個…里一會長?」此時被里一壓在身下臉上有些紅暈的聖天子小聲的叫著他。
「啊!抱歉,現在已經安全了,對方貌似已經消失了。」里一連忙起身,同時也將聖天子拉起來。
「里一會長,你剛剛為什麼開槍啊?」
聖天子起身後的一個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反而是里一剛才開槍的動作,這令里一有些哭笑不得。
里一無奈一笑,解釋道:「剛才對方其實有射出第二發子彈,不過被我射的子彈擊毀,同時還順帶把對方逼退了。」
「哇!好厲害!」聖天子聽聞頓時像個孩子露出有趣的表情。
對聖天子如孩子般的反應,里一苦笑道:「好了,現在先把妳送回聖居再說,這裡不安全。」
「恩…」聖天子點了點頭,並緊靠在里一身旁。
保脅卓人帶領的護衛隊姍姍來遲,當他看到了聖天子與里一緊靠在一起,皺著眉頭對著里一吼道:「麻田里一!還不趕快放開聖天子大人!」
里一連看都沒看對方一眼,徑直拉著聖天子的手走上另一輛備用車,他的行為讓保脅卓人氣得不說不出話來了。
----------
聖居 會客室
「呼…累死了!」里一毫無坐姿可言的整個人癱在沙發上。
聖天子含笑看著面前懶洋洋的里一,能在她這個國家元首面前還這麼不正經的大概就只有里一了,但她並不討厭反而還很喜歡與里一待在一起時的輕鬆感。
「這是妳第一次遭到暗殺嗎?」
就在聖天子看著里一不知道在想什麼時,被注視著的少年抬頭看著她的問道。
聖天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緩緩地搖搖頭。
「不是,在成為新任聖天子時我就遭受過一次正面刺殺,但是對方很快被護衛隊攔住了,不過被直接狙擊倒是第一次。」
里一聽聞後點點頭,身為當權者遭到不知名的刺殺也不是很稀奇,像是他身為英國女王的外婆年輕時就遇過不少刺殺。
而且說實在的,聖天子也不過是個才17歲的少女而已,遭到暗殺後還能冷靜回答問題,這讓里一有些佩服這位少女的心性,接著他又問:「今天被暗殺妳難道不怕嗎?」
「怕…但是有里一會長在,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受到傷害的。」
聖天子的回答讓里一有些意外,他沒想到聖天子會這樣回答。
「妳過獎了,我並沒有妳說的那麼厲害…」
「不!里一會長就是非常厲害的!」
里一本想說自己並沒有做什麼,可是聖天子的卻打斷里一的話。
聖天子起身靠向里一並語氣激動的說:「請你不要妄自菲薄,正是這樣厲害的你拯救了當初偷跑出來差點死在原腸生物手中的我!在我眼中里一會長就是全東京最厲害的人!」
「!?」
此時,聖天子才發現在不知不覺間,她與里一的距離已經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了。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凍結,此時兩人眼中只有彼此的存在。
聖天子閉上了水汪汪的眼眸,里一並不是遲鈍的木頭男,他明白接下來該做什麼。
少年低下了頭,毫不猶豫地吻上了少女的櫻唇。
這個吻很短暫,只有數秒而已,但對於聖天子來說卻印象深刻,因為這是她的初吻…
兩人分開後,聖天子眼神變得有些迷濛,臉上也浮現淡淡的紅暈。
「里一會長,我……」聖天子這時想說些什麼,但就是說不出來。
看著面前欲言又止的聖天子,里一笑著將少女抱在懷中,並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只有我們兩人的時候叫我里一就好,然後妳之前問我能不能幫妳的事情…我答應了…」
「咦?真的嗎?」聖天子聽聞後,驚訝的抬起頭看向里一。
里一微微一笑道:「沒錯,既然關係"升級了",那幫一下妳的忙也沒什麼不行。」
聽到里一口中的話,聖天子的臉頰不禁再次染上紅暈。
「不過…有件事我要先提前告訴妳,要將東京改變可是會遇上不小的阻力的,到時我可能就必須排除阻力,而那些手段可能就不是妳所樂見的。」
聽到里一這麼一說,聖天子也是愣住了,里一說的話並不是毫無道理,因為光是她之前推行的原腸生物法案也因為碰觸了許多人的利益而受到了不小的阻力,同理,如果在東京進行大範圍改革到底會妨礙多少人的利益那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預見的是反對的聲浪絕對不會比原腸生物法案還少,所以里一如果要大刀闊斧進行改革的話,必須以雷霆之勢手段震懾那群人,讓對方不敢有任何小動作。
順帶一提,受詛之子的問題,近期因為有阿瓦隆的關係,倒是讓東京不少居民對那群孩子的印象改觀,這正是里一的目的,以潛移默化的方式改變東京居民對於受詛之子的印象,雖然沒有說到喜歡的地步,但也沒有像以前那樣仇視受詛之子。
「會有很多人因此受到傷害吧?」對於里一說的話聖天子自然明白,但是她善良的性格終究有些不忍。
里一輕撫少女的秀髮,無奈的嘆口氣道:「沒辦法,不這樣做的話就無法在東京進行改革,這樣妳的願望也就可能無法實現了。」
聖天子聽完後眼中浮現掙扎的神色,看得出來她內心正陷入天人交戰。
里一也沒有催促她,只是靜靜地等待他的回答。
良久,剩天子終於下定了決心,只見她抬起頭看向了里一,認真的說道:「我決定了,我要改變東京,我要讓東京變成人類的樂土,請你助我一臂之力吧!里一!」
里一嘴角微微一斜,語氣愉悅地道:「這才是我看中的聖天子。」
接下來里一話語一轉,朝門口看了一眼道:「那改革的事情就先放一邊,我現在要說的是今晚我們被襲擊的事情。」
「你知道襲擊我們的兇手是誰了?」聖天子臉上呈現驚訝的表情。
「嗯!雖然沒有證據,但我很肯定是齊武宗玄派來的殺手,而且估計還是排名不低的起始者。」里一很肯定的說道。
聽到這裡聖天子有些擔心的問:「那下次的會談還要繼續嗎?」。
「當然要繼續了!那個起始者我是不怎麼擔心,但是要是讓她一直來暗殺我也會很煩的…」里一說到這裡頓了頓,猶豫了一下後接著說:「最重要的是她為什麼會知道我們的行駛路線?我們的路線明明就是當天決定的,知道的也就只有妳跟我以及妳的護衛隊…」
聖天子也不是天真的傻女孩,她很快就明白里一話中的意思了。
「你是說護衛隊他們…?」
「有很大的可能性,知道行駛路線的只有我們幾個人,妳就不用說了,誰會這麼無聊讓人來殺自己?而我又不會幹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剩下大概就是護衛隊他們的嫌疑最大了。」
聖天子不解地問:「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是待遇不夠好嗎?我記得我可沒拖欠過他們薪水。」
里一聳聳肩道:「誰知道?人的欲望可是無底洞,估計他們是不滿足現狀,想要獲得更多的東西。」
聖天子無奈的嘆氣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總不能沒證據靠猜測就直接抓人吧?」
里一聽完少女的話輕輕一笑,語氣輕鬆地道:「這簡單,直接叫進來問不就好了?」
「直接…叫進來問?你認真?」聖天子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就算真是護衛隊告的密,但誰會這麼傻把自己幹的壞事講出來?
「放心,他們一定會說的…」里一露出了神祕的笑容。
看里一這麼自信的樣子,聖天子也就不多說什麼,直接把人叫進了會客室。
沒多久後護衛隊成員都被進到了會客室。
「聖天子大人,您找我們有什麼事嗎?」護衛隊隊長保脅卓人站了出來,一邊對著聖天子行禮一邊問道。
聖天子點點頭道:「確實是有些事,不過在此之前里一會長有些話要問你們?」
保脅卓人一聽看向了一旁坐在沙發上的里一,眼神閃過不屑、嫉妒、憤恨等負面情緒,但臉上還是和氣的道:「喔?請問里一會長有什麼事呢?」
里一站了起來走向了保脅卓人,停在了與其只有幾步的距離後,看向了對方的眼睛,深邃的眼眸閃過一絲緋紅,一股肉眼無法看見的魔力壟罩在護衛隊周圍,他微笑地問道:「請問保脅隊長你是不是跟齊武宗玄洩露了我們的行進路線導致我們被襲擊呢?」
聽到里一的發問,聖天子露出傻眼的表情,這未免也問得太直白了吧?當初里一的樣子十分自信,沒想到他竟然就直接這樣去問人家,人家會乖乖承認才有鬼呢。
「沒錯!就是我把行進路線交給齊武宗玄的。」保脅卓人很自豪的承認了。
「什麼!?」
結果卻讓聖天子目瞪口呆,在她的想像中對方應該會打死不承認,可是她怎麼也想不到對方竟然這麼爽快就承認了。
「果然是你…」里一皺著眉頭接著問:「為什麼要這麼做?」
保脅卓人回答道:「當然是為了把你給處理掉啊!齊武宗玄承諾只要我把車隊的路線告訴他,他就會趁機把你給殺了。」
聽到這裡聖天子忍不住問:「保脅隊長,殺掉里一會長對你有什麼好處?」
「只要那個低賤的民警不在了,妳就只能依靠我了,然後跟前任的聖天子一樣,成為妳身邊最親近的人,到時候妳將會嫁給我,我們的孩子將成為東京區新的統治者,而我將成為東京區的太上皇了!」保脅卓人眼中帶著一絲癲狂,冷笑著回答。
聽到保脅卓人說出來的話,聖天子整個人都驚呆了,但令她更驚訝的還在後面。
「隊長我們支持你!」
「聖天子,妳就乖乖嫁給隊長吧!」
「等孩子出生了記得給我們求個好工作啊!」
其他的護衛隊成員竟然跟著附和保脅卓人的話,聖天子此時已經震驚到不知該說什麼了。
「果然…洩露車隊路線讓我們被襲擊的的主謀就是你們。」里一臉上沒有絲毫的意外,朝著聖天子說:「看來這個護衛隊真的是要廢了。」
聖天子的臉色變得很難看,看向里一指著護衛隊們問道:「他們怎麼會變成這樣?」
里一伸出一隻手指笑著說道:「這只是一點類似催眠的小手段,我不過是把他們內心最真實的欲望誘發出來而已。」
事實上里一能讓護衛隊變成這樣,要歸功於他自身種族的天賦,就像傳說中的吸血鬼一樣,身為吸血鬼真祖的他也擁有魅惑人心的魔眼,只要和魔眼對視就會被魔眼所魅惑,進而聽從魔眼主人的命令,所以里一正是這樣引出護衛隊們內心深處的欲望。
「這真是……」聖天子無力地捂著臉,她怎麼也想不到跟隨自己已久的護衛隊竟然是這樣子,看來真如里一說得一樣,這支護衛隊真的是廢了。
隨後,已經接近爆走邊緣的護衛隊被帶走了,至於他們清醒後會有什麼反應里一也不想去管了,至此護衛隊全員啷噹入獄,可以說是真正走入了末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