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永夜物語】第五十章

月の辰 | 2022-11-15 23:44:33 | 巴幣 0 | 人氣 173


自東京保衛戰後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了。

東京地區的重建工作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由於民警們的浴血奮戰成功把原腸生物大軍阻攔在了外圍區,讓市區沒遭受什麼損傷。

但最重要的巨石碑卻還是倒塌的狀態,所以東京政府在戰後便沒日沒夜的重建巨石碑。

可以看出一切正有條不亂地進行著。

這次的東京保衛戰又被稱為"第三次關東大戰",雖說沒有造成大規模的破壞,但卻造成了大批人員傷亡。

其中傷亡最嚴重的便屬自衛隊了,派出的七千人部隊全員被殲滅。

這傷亡人數要是放在承平時期,恐怕整個政府要被迫下台謝罪了。

但令人振奮的是,由於阿瓦隆的領導指揮,加上其會長深入敵陣斬殺畢宿五,進而瓦解了原腸生物大軍,讓民警的輔助部隊只損失了四十多人。

而這四十多人大部分還都是在與原腸生物的第一波交鋒中陣亡的。

就結果而言在第三次關東大戰中相比自衛隊的全員陣亡,僅損失四十多人的民警們反而是損失最小的。

而今天許多政府官員及記者聚集在聖居前,不為別的,就是為了給那些在第三次關東大戰英勇奮鬥的民警們舉行受勳儀式。

里見蓮太郎、藍原延珠、天童木更、緹娜等人都在其中,總之參與那一戰的人都出席了。

雖然受勳人數眾多,光是頒獎就花了近一小時,但聖天子依舊十分有耐心的為他們頒獎,畢竟這些人可都是拯救東京的人之一。

不知不覺儀式來到了尾聲。

聖天子來到了頒獎台上看著底下的人群,用真誠的口吻說道:「最後這位受勳人十分特別,可以說如果沒有他東京可能早已被毀滅了,他在先前天蠍座事件時已經拯救過一次東京,這一次他又再度力挽狂瀾,孤身一人攔阻擋了上千隻原腸生物,更是深入敵陣擊殺畢宿五,在這一次大戰中有著不可抹滅的功勞,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個人是誰,有請阿瓦隆的會長--麻田里一會長。」

語畢,一位穿著黑色風衣的少年緩緩走上頒獎台。

里一來到了聖天子身前,眼神柔和的看著少女。

聖天子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把獎章掛在了里一的脖子上後輕笑道:「恭喜了,麻田會長。」

里一嘴角含笑道:「看來我的委託勉強算是達成了。」

然後想起什麼似的,里一突然道:「對了,我最近要離開東京一陣子。」

聖天子卻是早有預料般,只是緊緊盯著里一問:「你還會再回來吧?」

「當然了…你還在這我能不回來嗎?」里一不禁笑了笑。

彷彿鬆了口氣,聖天子溫柔地說:「無論你離開多久,都請記得這裡有個女孩在等你…」
----------
「決定要走了嗎?」

「是啊…要是再不回去茅野跟愛麗絲估計要爆炸了。」

「畢竟來到這個世界都一年多了,你是該回去看看大家了。」

「殺老師跟亞久里姐姐你們真的不跟我們回去嗎?」

「嗯!我跟殺老師決定了,要在阿瓦隆陪著孩子們。」

「既然如此那我就跟妮克絲先回去了,之後會再帶其他人回來逛逛的。」

「要想我喔~亞久里~」

「那就下次見了!」

和殺老師兩人告別後,里一與妮克絲穿過面前的光門。

一陣奇異的失重感傳來,這便是進入光門中里一的感覺。

「真是奇怪的感覺…」里一不禁嘟囊著。

接著失重感消失,雙腳又再度踏在堅實的地上。

眼前出現一片陽光普照的海景,從這裡俯瞰還可以看到不少人在下方的港口湧動。

看著眼前的景色里一愣住了。

「這裡是哪裡?我們不是在倫敦開啟"門"的嗎?」

妮克絲倒是不慌不忙地看了看周圍的景色,接著歪著腦袋閉上了眼,睜眼後饒有興趣的說:「有意思,我們竟然來到薩丁尼亞島了。」

聽到妮克絲的話,里一傻眼的說:「所以我們在義大利?」

里一與妮克絲現在所在的地方便是義大利的南端的一座海島,薩丁尼亞島。

薩丁尼亞島的歷史可追朔至希臘的古典時期,後又經歷腓尼基與羅馬的控制,可以說是座歷史悠久的島嶼。

除此之外,由於景色與環境優美,薩丁尼亞島也成為了義大利熱門的旅遊景點之一。

「沒錯喔!」看著里一驚訝的表情,妮克絲不禁莞爾。

「我們都偏離座標到這麼遠了,妳竟然還有心情笑話我,妳真的是個沒良心的女神…」里一不由得對妮克絲進行吐槽。

「既然都來到這裡了,那逛一逛體驗當地民情也不錯不是嗎?」妮克絲說完便逕自朝下方的港口走去。

無奈之下里一只能跟著妮克絲來到了下方的港口。

不得不說,薩丁尼亞島作為旅遊景點人潮真的不少,一路走來已經看到了不少遊客。

雖然里一的義大利語不是很流利,但通過跟當地人的溝通,他知道了這個港口是薩丁尼亞島的主要港口-奧爾比亞。

「薩丁尼亞還真是個旅遊勝地呀!這在之前那個世界可是看不到的呢…」看著街上人來人往的景象,里一不禁感嘆。

一旁的妮克絲則是聳聳肩道:「這是當然的,畢竟那個世界的人都在躲避原腸生物,哪裡還有心情出來旅遊呢?」

接下來的時間里一與妮克絲就真的如普通遊客一樣開始逛起街來,每當妮克絲看到有興趣的東西就會由里一掏錢。

你問里一的錢哪來的?當然是他自己的,因為英國和義大利同是歐盟成員國,所以使用的貨幣都是歐元,而里一的錢包除了英鎊外放最多的就是歐元了。

整個上午過去了,妮克絲可謂是把女性購物的天性發揮到了極致,港口區的市集幾乎都被她給光顧了一遍,而里一手上盡是妮克絲買的各種東西,堂堂真祖儼然成了女神的提包小弟。

「我說啊…妳也差不多一點,妳是準備把整個市集的東西都買一遍嗎?」看著手上的大包小包,里一臉色有些黑的對走在前面的妮克絲道。

聞言,妮克絲才轉過頭看向身後的里一,看著他狼狽的樣子,頓時沒良心的笑道:「哈哈…這不是太久沒回來有點興奮過頭了嘛!」

看著眼前的沒良心女神,里一不禁翻了個白眼,正當他還想說什麼時不遠處傳來一聲巨響。

轟隆-!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只見一隻長著巨大的獠牙的野豬突兀的出現在了城鎮當中,並開始大肆的對周遭進行破壞。

周圍稱不上高樓的建築被攔腰截斷,磚瓦四處飛散,掀起的塵土瀰漫飛揚。

「那是…豬?」里一蹙眉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正確來說應該是神豬。」妮克絲看了一眼那隻野豬後插話道。

見里一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妮克絲解釋道:「那隻巨大的野豬是神獸,你難道沒感覺到牠身上有神明的神力嗎?」

聽妮克絲這麼說,里一這才用精神力去感知,果然發現那隻巨豬身上有著和妮克絲相似的力量。

轟!轟!轟!

兩人說話期間,轟鳴不斷的傳來,只見那頭野豬橫衝直撞,凡是黨在眼前的阻礙都被其破壞殆盡,並且離兩人也越來越近了。

「我們就這樣看著那頭野豬搞破壞嗎?」里一對著妮克絲問道。

「你要去我也不反對,反正以你現在的實力,那頭豬對你也沒什麼威脅。」妮克絲口氣隨意的說。

雖然對妮克絲隨便的態度感到無言,但里一還是決定去阻止那頭野豬繼續搞破壞。

可是正當里一要出手的前一刻,有人先他一步了。

身軀龐大的野豬不知為何停下了突進的步伐。

此時的野豬身邊出現一層銘刻著不知名刻痕的透明屏障,一道肉眼可見的魔力波紋正對著屏障進行突破。

而野豬赤紅著雙目,就著麼緩慢地朝魔力的突進方向頂回去。

「喔齁?」里一瞇眼一看,那是一個擁有金色長髮的美麗少女。

少女右手持劍,纖細的美麗身段,就如同雌豹般施力緊繃著,端麗異常的美貌此時正因面對怪物的逼近而稍顯扭曲。

倔強地頂著那壓力,隨著巨獸在燃燒的廢墟上一步一步踐踏前行,腳底已經被逼退著來到高台的邊緣…

碰!碰!碰!

三聲槍響以及三條血色光束朝著野豬襲來。

緊接著野豬那輕易擋住少女攻擊的屏障輕易的被貫穿了。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被光束擊穿的野豬咆嘯了起來。

「νυχτερινός ήχος (夜之鳴)!」

里一念出咒文,舉起的左輪手槍前方出現一個紫色圓形法陣,隱約見到法陣中還銘刻著古希臘文,最後朝著野豬再度扣下了板機。

轟隆隆隆隆隆-!!!!!

紫色光柱被隨著轟鳴聲出現。

紫色極光瞬間將野豬籠罩了起來。

「吼吼吼吼!!!!」

野豬的咆嘯聲隨之響起,臨終前的哀鳴甚是慘烈。

神獸死亡了,其身軀如風化般化為塵埃,在漫天火光中消逝。

剩下的只有殘破的城鎮、尚未熄滅的火焰以及驚慌失措的人們。

看了眼身旁的女神,女神會意後打了個響指,天空開始下起小雨,將那燒得有些旺的火勢緩緩熄滅。

與此同時,里一與那位對抗野豬的少女對上了眼……
----------
「雖說我的確是被你所救,而這裡也因為你的出手而避免災難的擴大,但…你究竟是誰?」

衣著華麗的金髮少女,來到了里一面前便開口詢問道。

那並非是質問,她的語調顯得從容且平穩,平靜得不像是在問責一般。

但她手中的劍卻是指著眼前的黑髮少年,目光也是異常銳利。

對於少女的行為,里一並沒有生氣,反而饒有興趣的說: 「有意思…小姑娘,這就是妳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

「感謝歸感謝,但要先確認你的身分我才能安心,現在回答我的問題!」少女的語氣更加重了一些。

原因無他,少女如此警惕是因為能夠使用如此強力的魔法,絕非一名普通魔術師能夠辦得到,而且人類魔術師可沒辦法如此輕鬆擊殺神獸,能夠做出如此創舉的大概也只有魔術師中的王者-被稱為『Campione』的弒神者才能做到。

弒神者的數量極其稀少,目前世上所知的僅有六位『王』,但任少女想破腦袋卻也無法將面前的黑髮少年與現今世上的那幾位王者連想在一起。

「我叫麻田里一,剛從其他地方回來歐洲,現在的身分是遊客。」

接著里一又指著身旁的女神道:「我身邊的這位是我的義姐,她叫妮克絲。」

聽完里一的話,少女挑眉道:「你義姐名字竟然和希臘的那位夜之女神一樣?」

不待里一回答,妮克絲就笑咪咪的說:「我的名字與那位女神一樣很奇怪嗎?畢竟那位女神的歷代的祭司可都是與女神同名的。」

妮克絲的話差點沒讓里一當場翻白眼,因為他記得以前妮克絲曾經說過夜之女神歷代的祭司都與她同名。

里一聽了有些驚訝,便詢問妮克絲原因,誰知道對方竟然笑著說那祭司便是她本人,她幾千年來便一直以歷代夜之女神的祭司的身分在世間活動。

妮克絲的回答讓里一不禁傻眼,他還沒見過這樣玩的神明,看來神真的是會因為活太久閒著沒事幹,而去做出一堆奇怪的事情,但想想希臘神話那群問題神明們的故事里一也就釋然了,相比那群問題神明而言,妮克絲真這樣自己上場成為自己的祭司也就真不算什麼了。

「妳就是這一代的夜之女神祭司?」少女訝異地看著妮克絲。

「沒錯,我就是第…兩百還三百多代的夜之女神的當代祭司。」妮克絲點了點頭,然後歪著頭想了一下說道。

正當少女還想繼續詢問些什麼時,里一直接打斷了她。

「問了我們這麼多問題,妳何不先自我介紹一下呢?」

雖然被打斷另少女有些不悅,但眼前少年的話說得不錯,自己都纏著人家問了一堆問題卻沒自報家門,這屬時有些不禮貌

「哼…既然你都問了,那我就告訴你吧!我是來自『赤銅黑十字』的『大騎士』-艾麗卡.布朗特里。」

「艾麗卡.布朗特里…?」里一呢喃著,接著開口問道:「保羅.布朗特里是妳的什麼人?」

「你認識叔父大人?」對於里一突然冒自己叔父的名字,艾麗卡有些驚訝。

「叔父?原來妳是保羅大叔的姪女啊!」里一這時不禁恍然。

「我與保羅大叔曾經在倫敦見過幾次,他是個正直且個性很好的人,他還跟我抱怨過他有個令人十分擔心的姪女,那感覺就像是深怕女兒未來找不到人可以託付的老父親一樣…」

聽到里一的話艾麗卡臉上閃過一絲嫣紅,內心不由羞道:「叔父大人真是的…怎麼可以在別人面前這麼說呢!」

「既然知道我與你叔父是認識的人,那麼令人擔心的艾麗卡小姐,妳還要繼續攔著我們嗎?」見艾麗卡不在說話,里一便開口調侃了她一番。

回過神來的艾麗卡輕咳一聲道:「咳…我姑且相信你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但我勸現在你們還是不要到處亂跑比較好。」

「為什麼?」少女的話讓里一與妮克絲來了興趣。

艾麗卡面露無奈的說:「你們剛也看到了,最近島上開始三不五時就出現一些神獸,不提今天的『野豬』,前段時間甚至還出現了『駱駝』以及『山羊』,不過最後都被一個神秘的少年給解決了。」

「三種神獸?神秘少年?」

「正是因為島上發生了這些事情,我才被叔父大人派到這裡調查事情的真相。」

「那妳都來了這麼多天,有得到什麼線索嗎?」里一好奇地問道。

艾麗卡點點頭道:「大概有了些想法,但我想先去找找這座島上的魔女詢問一些事情。」

「薩丁尼亞的魔女?」里一疑惑的歪著腦袋。

妮克絲手指點著下巴,像是想起什麼事情般道:「這麼說來…剛才你在對付野豬時,有人正用"遠視"魔術看著我們,我猜那個人大概就是艾麗卡說的魔女了吧!」

妮克絲不禁意的話令艾麗卡感到驚訝:「不愧是夜之女神的祭司,我竟然都沒有感覺到!」

「畢竟這裡是人家的地盤,這邊都鬧成這樣了她不出來看看我才覺得奇怪。」里一的態度倒是不以為然。

「妳應該是現在就要去找那位魔女吧?」妮克絲對著艾麗卡問道。

「沒錯,我想盡早的把這件事情的真相弄清楚,畢竟這幾天我都沒好好休息,對於女人而言這可是會傷害皮膚呢!」

「有意思…」里一突然笑了,眼神充滿興趣的看著艾麗卡道:「那我們也跟妳一塊去好了,我也想見見這位薩丁尼亞的魔女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你們真的想跟我一起去?」艾麗卡遲疑的看著兩人,接著道:「雖然你們兩個人並不是普通人,但是跟著我去搞不好會被捲進麻煩之中喔!」

「麻煩?我之前都不曉得搞出多少麻煩了,區區神獸出現這有什麼可怕的?」里一不屑的癟嘴說道。

眼見對方堅持要跟著自己,艾麗卡也不在多說什麼,便領著里一與妮克絲朝著目的地前進。

幾人的目的地位於奧爾比亞的郊外樹林邊,相比城鎮區的人聲鼎沸,這位魔女的住所道顯得靜謐許多。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石造的庭院建築,上面布滿著盤根錯節的藤蔓,看起來頗有歷史氣息。

來到了大門就見『魔女之館』幾個字高掛在門上,不知為何卻是與周圍的環境貼切無比。

往院子裡看去,只見雜草叢生,看來主人有段時間沒去清理了。

充滿歷史氣息的建築以及許久未清理的院子,倒是讓整個『魔女之館』充滿了一股神祕的氛圍。

「這裡的環境挺不錯的,感覺挺像童話故事中魔女的居所。」里一看了看周遭,自顧自的做出了評價。

繞過院子來到主建築的正門,還未敲門,厚重的木門變自己打開了。

「喵~」

接著一隻黑貓緩緩走了出來,對著幾人叫了一聲,便又回到了屋內。

「那是使魔,看起來是要我們跟著進去。」艾麗卡和身旁的兩人說道。

「那就跟著進去,反正主人都派人來迎接了,不進去豈不就太不給主人面子了嗎?」

說完里一便藝高人膽大的率先踏入屋內,身後的妮克絲及艾麗卡隨即也跟著進入屋內。

最終,三人被使魔帶到了建築的最深處,一間像是寢室般的房間。

房間內有些零亂,採光度也很低,從窗外僅透入的意思陽光,讓人只能稍微看見床上的身影。

「來了啊…歡迎來到我的居所,我是璐克蕾琪雅.索拉,就是你們要找的薩丁尼亞魔女,」

床上傳來了嫵媚的聲音。

栖栖簌簌的響動過後,床上的那道身影懶洋洋地將擁有美麗曲線的大腿抬起,那蔥白的玉趾間,粉色的網襪包裹住腳底,順著修長白皙的腿裹到了大腿根部。

亞麻色的長髮拂過圓潤的香肩,如瀑布般地灑落而下,璐克蕾琪雅發出一聲低抑的呼吸聲,眼神明亮的看著三人這邊。

這時候里一幾人才發現這位魔女竟然只穿著一件內衣…

紫色的蕾絲布料輕掩著她傲人的身材,慵懶動彈的時候,寬鬆的肩帶忽然滑落,露出一抹雪白的肌膚…

看到如此香豔的一幕,令里一不禁蹙眉,但很快卻又舒展了開來。

畢竟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女性穿著內衣的模樣,單論身旁的妮克絲,其身材相比這位魔女也不妨多讓,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以前妮克絲就常穿著內衣就來挑逗里一,剛開始里一還會有些害羞,進而引起一些''反應'',但久了也就習慣了。

似乎是注意到了里一的反應,璐克蕾琪雅妖嬈地笑出來:「唉呀呀…竟然還有如此俊俏的少年上門,抱歉了,現在的我不方便使用魔力,所以變得有些懶散了。」

里一朝著魔女看去,深邃的黑眸閃過一絲鮮紅,幾秒後臉上露出訝異的表情道:「璐克蕾琪雅.索拉小姐,妳受傷了?」

「不,她只是受到波及導致體內的魔力紊亂而已。」這時妮克絲突然出聲糾正里一的話。

但就在妮克絲講出這句話時,薩丁尼亞的魔女卻無比的平靜,彷彿早有預料一般。

「不愧是妮克絲大人呢…一眼就看清了我的狀況。」魔女敬佩的說道。

妮克絲笑了笑道:「妳也不錯,竟然能在那兩個戰鬥狂的波及下全身而退,只留下魔力紊亂的後遺症,是我見過最有能耐的魔女了。」

看著璐克蕾琪雅跟妮克絲開始聊了起來,艾麗卡捅了捅身旁少年道:「喂!你義姐怎麼好像跟這位魔女認識啊?」

里一翻了個白眼回說:「妳問我?我問誰啊?我只知道妮克絲的交友圈十分廣闊,全世界都有她的好友,誰知道我們要找的魔女剛好就是其中一個。」

接著兩人不再講話了,並安靜的聽著璐克蕾琪雅跟妮克絲的聊天內容。

「妳是近些年我見過成長最快的魔女,差不多可以比肩那幾位"王者"了。」妮克絲微笑著稱讚道。

「正因當初有幸在跟您身旁學習,這才得以讓我有現在的這番成長。」魔女也謙虛地回答妮克絲。

「咳…我說妮克絲,妳認識這位魔女小姐嗎?」

就在兩人還想繼續聊下去時,里一終於忍不住開口打斷。

並不在意被里一打斷,妮克絲露出懷念的神情,緩緩地道:「大概是在四十多年前吧…我在希臘遊歷時遇到了她,那時的她只是個小魔女,但卻似乎很有天賦,當她一看見我就馬上出現靈視了,就跟當初的愛麗絲一樣呢!」

「或許當時是出於有趣的心情,我便帶著她一起遊歷希臘,順便指點她的魔術,之後沒多就我就與她分開了,直到今天才再次相見。」

里一睜大雙眼指著璐克蕾琪雅問:「那她不就算是我的師姐了?」

確實,妮克絲除了是里一的義姐外,更是他在魔法之路上的啟蒙導師,照這層關係算下來,璐克蕾琪雅這位薩丁尼亞的魔女還真是他的師姐。

「呦~原來這位少年是妮克絲大人的弟子啊?」一旁的魔女聽到里一的話,便笑咪咪的調笑:「來~叫聲師姐聽聽~」

對於璐克蕾琪這種調戲行為,里一嘴角不由得抽搐了起來。

一旁的艾麗卡雖然聽得一頭霧水,但從妮克絲三人的對話得知,三人都算是有關係的人,而這位妮克絲祭司竟然還是這位薩丁尼亞魔女的老師?

「等等…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看著少女滿臉混亂的樣子,里一不禁失笑:「沒什麼,只是剛才我才知道這位魔女小姐竟然曾經被妮克絲教授過魔術,所以她才會要我叫她師姐。」

接著里一轉移了話題道:「對了,妳不是有問題要問我這位師姐嗎?」

「咳…」輕咳一聲,愛麗卡站了出來說:「璐克蕾琪雅小姐,我是艾麗卡.布朗特里,『赤銅黑十字』的大騎士,今日冒昧造訪是有問題想請教您。」

「噢?赤銅黑十字的大騎士啊?我聽過妳的傳聞…能在小小年紀就取得大騎士的成就,想必妳的能力肯定不簡單。」璐克蕾琪雅笑著點了點頭。

接著魔女看向了艾麗卡好一會,這才慢悠悠地說:「好了,我大概也知道妳想問的是什麼,沒錯…正如你所猜想的,現在島上有兩位神明正在進行戰鬥。」

最後她又無奈的解釋了一句:「也正是因為被祂們的戰鬥波及才導致我魔力紊亂的。」

「果然…」聽完璐克蕾琪雅的話艾麗卡瞬間變了臉色。

「不過…」

但接著魔女又再度開口:「有妮克絲大人在的話應該不是什麼問題吧?」

「妮克絲?難不成有能夠對付兩尊神明的方法嗎?」艾麗卡疑惑的轉頭看向當事人。

「不,並沒有這種方法。」妮克絲搖了搖頭,卻又指著身旁的弟弟說:「但是里一可以跟那兩個戰鬥狂打一架,能滅掉他們最好。」

「蛤?要我上場?」見自己被點名,里一頓時傻住了。

「不就是弒神嗎?有什麼好怕的?」妮克絲瞥了一眼里一幽幽道。

「什麼!?妳要這傢伙去進行弒神?」

聽到妮克絲的話艾麗卡坐不住了。

「怎麼了嗎?我讓里一去弒神有什麼問題嗎?」妮克絲歪著腦袋疑惑道。

「問題大了!弒神可沒這麼簡單,沒有足夠的準備就想弒殺神明可是找死的行為!要不然世界上的『Campione』也不會只有少少的六位而已!」艾麗卡大聲的進行反駁。

「看來你的魅力似乎不小呢...弟弟…竟然讓剛見面的少女就這麼維護你。」妮克絲笑笑的看著里一。

「請別亂說!不能隨便對神明出手這是魔術界的常識吧!」艾麗卡聽聞俏臉不禁一紅,但仍對妮克絲的話進行反駁,

「放心吧!」

「!?」在妮克絲輕輕的一句話後,艾麗卡看到了令她不可置信的一幕。

只見妮克絲原本身上的休閒裝開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古希臘時期女性所穿的白紗長袍。

「我是不會輕易的讓里一去送死的,畢竟…他可是我最重要的傳承者啊!」變回神明型態的妮克絲溫柔一笑,輕拂著里一的俊俏臉龐輕聲道。

「妳…不!您不是夜之女神的祭司而是真正的夜之女神!?」艾麗卡吃驚的叫出聲來。

「呵呵…這孩子的反應跟你和瑤當初一樣呢!」

見到艾麗卡吃驚的模樣,妮克絲看著里一輕笑道。

「好了,妳就別再講廢話了。」里一露出死魚眼盯著妮克絲,語氣毫無起伏的問:「該告訴我這次要對付的兩尊神明的身分了吧?」

「唉…真是沒耐性的弟弟…」妮克絲嘆了口氣後道:「祂們分別是腓尼基的神王-梅爾卡托、波斯的軍神-烏魯斯拉格納。」

里一突然問道:「話說…這兩位應該跟妳現身的方式不一樣吧?」

妮克絲點點頭道:「當然了,他們是屬於從神話中跑出來的不從,我則是真神顯現,雖說都是神明,但兩者還是有本質上的區別。」

「嘖!不從啊…有點麻煩呢…」聽聞妮克絲的話,里一不禁嘖舌。

在遠古時期,大地上有著許多可以被稱作神靈的強大存在,他們無拘無束自由奔走在世界上,但不知何時,人類創造出了神話,而神話神奇的地方在於能夠限制神靈們的自由,讓神靈只能存在於神話當中,而「不從」又被稱為「不順從之神」,不順從之神則是由人類創造的神話中跳脫出來在地上徬徨的神靈,但不順從之神正如其名般,與神話中庇佑人類的善良神靈作風背道而馳,是會給世間萬物帶來災禍的存在。

「這次你的對手就是一個神王與主神級別的不順從之神,雖說然有些棘手,但應該還難不倒你,畢竟你可是吾黑夜女神『倪克斯(Nyx)』的傳承者啊!」

黑夜女神倪克斯(Nyx),是從混沌中誕生的最初五位神明,亦是希臘的五大創世神,她不僅是最古老的女神之一,更擁有最崇高的神明位格,有著黑夜、死亡、睡眠、夢境、命運、復仇等象徵意義的神明,是希臘神話中為數不多有著能夠制約凡人及神明的強大力量的神明。

可以說里一身為妮克絲的傳承者,在得到傳承時就已經擁有比神王還要強大的力量,問題就在於能否發揮出來而已。

「唉…好吧!」里一面露苦笑,接著看向璐克蕾琪雅道:「那兩位神明最有可能出沒的地方在哪呢?」

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