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永夜物語】第四十七章

月の辰 | 2021-09-24 00:59:37 | 巴幣 2 | 人氣 119


時間悄然過去,很快地就來到聖天子與齊武宗玄的第二次會談。
站在會議室大門前,里一對著身旁的少女問:「會緊張嗎?」
少女深吸一口氣道:「有一點…但是有里一在身邊,所以我會努力的。」
里一輕撫少女的頭,推開了身前的大門。
「那我們就開始吧!」
「已經來了啊…聖天子。」在座位上的齊武宗玄朝門口看了過來。
「讓你久等了。」聖天子微微一笑,坐在了齊武宗玄對面的沙發上。
之後兩人開始了兩個區域的會談。
至於內容大致上就是關於兩邊的合作事宜,說是合作其實就是齊武宗玄想把勢力伸進東京區,順便試探聖天子的虛實。
這要是只有聖天子一個人搞不好還真會讓他給得逞,不過這一次有里一的出現,齊武玄宗打好的算盤也就落空了,畢竟身為不列顛王子跟MD少主,從小的閱歷及教養讓他擁有不俗的交涉能力,外加與天童菊之承的交鋒作為經驗,聖天子在里一的輔助下占據了上風,甚至還跟對方打起了迷糊仗。
齊武宗玄嘴角抽了抽,他沒想到只是幾天沒見,聖天子竟然能在言語上的交鋒跟他一較高下,對於他的合作提議那更是各種拖延和裝糊塗,完全就是軟硬不吃。
就在感到有些麻煩時,他突然想起之前他的合夥人傳來的訊息,心想這或許是個突破口,便再度露出笑容,看著前方的少女道:「對了,聖天子,聽說妳之前遭到暗殺了?」
"看他的樣子,似乎還不知道緹娜已經被里一給收服了…"聖天子先是愣了一下,偷偷看了眼身旁的少年,突然想到緹娜的事才過幾天而已,所以沒有被其他人知道也是正常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齊武總統。」聖天子微微一笑,看著身旁的里一輕笑道:「關於這類的問題相信我的護衛應該比較了解。」
說完便對里一示意個眼神,少年點頭後輕撫身旁穿著藍色禮服小女孩的頭,笑道:「齊武總統,殺手什麼的我是沒遇到,反倒是遇見了這可愛的孩子。」
「這孩子叫做緹娜,拜她那個不靠譜的前主人所致而滯留在東京,幾日前剛加入我們阿瓦隆,據她所言她自己的IP排行是98名,專長是在千米以外那狙擊槍射擊目標,是個業界人才喔!」
齊武宗玄一開始就見到了緹娜,不過也沒當一回事,直到里一講出後面那些話後,他開始流起了冷汗有些坐不住了。
對於安.蘭德這位合夥人,齊武宗多少還是了解一些的,尤其是他那個在IP排名98的起始者,而且還擅長遠距離狙擊。
現在里一的話很明顯就是在告訴他,他所策畫的暗殺計畫早已被察覺,而且就連派出的殺手都被收服了。
只不過齊武宗玄到底是隻老狐狸,就算事情已經暴露到這個地步了,他依舊裝出一副完全不干我的事的樣子。
然而就算如此,這一次的會談依舊是受到了很大的影響,齊武宗玄大概是在思考事情暴露後該如何脫身的問題,所以虎頭蛇尾的就結束了這一次會談。
----------
「齊武宗玄那傢伙剛剛一定怕得要死吧?」看著齊武宗玄慢慢遠去的車隊,戲謔地對身旁的少女道。
「這算直接跟對方鬧翻了吧?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嗎?」聖天子緊皺著眉頭,語氣略帶擔憂的問道。
里一搖了搖頭道:「相信我…這絕對沒有我接下來要做的事還更不好…」
聽到里一這麼說,聖天子先是愣了一會,然後像是明白什麼似的睜大雙眼看著少年。
「里一…你該不會要…?」
「沒錯!就是妳所想的那樣。」點了點頭拿出了手機,按下了某個的名字並等待了幾秒,才對著電話道:「怎麼樣了,老師?」。
「好了呦~里一君~」電話的另一頭傳出殺老師笑嘻嘻的聲音。
「謝了老師…這種事情應該要我自己來的…」里一感謝地說道。
「呵呵,沒事的,里一君。」殺老師呵呵一笑,然後頓了一下道:「畢竟你是為了守護那女孩,況且為師也好久沒出手了,就當久違的活動一下吧!」
「好吧…那就先這樣,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了。」里一說完後就掛掉了電話。
「里一,剛剛那個是…?」此時旁邊的聖天子看到里一講完電話後才開口問道。
里一沒有回答少女的問題,而是輕嘆一聲才柔聲道:「聖天子,想要對東京進行改革的話就必須要有為政者的樣子。」
「而為政者的第一個條件就是絕不可以對於敵人有任何仁慈。」
里一對著聖天子道:「再過幾小時,大阪就要再換一個新元首了。」
聖天子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少年,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由對方親自講出來就是另一種感覺。
少女臉上露出吃驚及糾結的表情,里一不禁搖頭道:「所以我說妳這個善良的丫頭根本就不適合政治這條路。」
「唔…」聖天子對里一的話無法反駁。
里一深邃的眼眸看向窗外不知道再想些什麼,半晌後才淡淡地說:「因為我知道妳的善良,所以為妳掃平障礙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聽完里一的話聖天子就問道:「所以剛才那通電話也是有關剛剛講的事情嗎?」
聖天子在政治方面的確是經驗不足,但這不代表她很遲頓,相反由於生長環境的緣故,聖天子反而是個十分聰慧的女孩,因此很快就能猜出那通電話的內容。
「沒錯。」對著聖天子點點頭,里一想了想後道:「剛剛那通電話是殺老師打來的,我拜託他稍微回去幹一下老本行。」
一開始還沒聽懂里一的意思,過了好一陣子後聖天子才明白話中的意思,不由得驚訝:「你讓殺老師去暗殺齊武宗玄!?」
里一聳了聳肩道:「沒讓他主動去強殺,只是讓他幫忙"維修"一下齊武宗玄的飛機。」
「畢竟要是讓大阪的元首掛在東京有點不好辦,所以還是讓他在自己的地盤出局比較好。」
「而且這也是幫妳立威,讓所有人都知道東京不是軟柿子。」
聖天子本想再講些什麼,但最後還是嚥了回去,因為她知道里一做的都是為了她的請求,不然也沒必要去弄死一位元首。
里一坐到沙發上嘆了口氣,整個人靠在柔軟的椅背中低聲呢喃:「真是的…比在原世界時還累…」
接著一雙白皙的玉手輕柔地按在了里一的太陽穴上,感受著太陽穴上的按摩,里一發出舒服的呻吟。
「唔…好想一輩子就這樣賴著不動…」
「呵呵…」聖天子輕輕一笑,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止,輕聲道:「里一謝謝你。」
兩人很有默契的不去提及有關齊武宗玄的事情,反而就這樣渡過了悠閒的獨處時光。
兩個小時後,里一和聖天子坐在了沙發上看著電視。
電視上則正播著大阪總統齊武宗玄專機即將降落在大阪機場的即時新聞。
攝影機已經拍到了飛機降落在跑道上,如果沒意外的話飛機很快就會停下來了。
然而就是這個時候意外發生了,只見飛機好似沒有要停止一樣直直的衝在跑道上,接下來機首的起落架不知什麼原因直接斷裂,整個機首與地面產生了親密接觸。
再來其他起落架也相繼解體,整台飛機沒了起落架造成機腹與跑道摩擦了起來,緊接著貌似因摩擦的火花影響到了油箱,整台飛機開始起火,然後"蹦"的一聲,飛機直接在攝影機前爆炸。
這場意外發生的如此之快,甚至現場的人都還沒反應過來,大阪的總統齊武宗玄,這為一代梟雄就這麼戲劇性的喪生在這場意外當中。
「妳的的機會到來了,趁天童菊之承還沒回來前先把可能會被他阻擋的政令先施行下去。」握著聖天子的手,里一看著螢幕淡淡地道。
里一的話聖天子雖然明白卻也擔憂地問:「真的能那麼順利嗎?」
「……」沉默了一下,里一才開口道:「先別管能不能成,目前也只能先把法案發布下去成為既定事實,之後再一點點的進行改進…」
「呼…」輕吐一口氣,聖天子點點頭,眼神堅定地對里一道:「我知道了,我會盡快將那些可能會被菊之承卿阻擋的政令發佈下去。」
接下來里一便護送著聖天子回到了聖居,目送聖天子進入聖居後,他看了眼尚未全黑呈現橘紅色的天空發出低聲的呢喃。
「東京…要開始亂了…」
----------
司馬重工大樓
「我說妳啊…到底要做什麼測試?為什麼要叫蓮太郎帶我過來?」里一無語地看著挽著自己手臂的和服少女。
和服少女笑嘻嘻的說:「哎呀~小里一~不是什麼太困難的測試,所以不用怕啦~」
里一挑眉看著同樣在場卻離自己有些距離的另一個人道:「喂!蓮太郎!你到底知不知道未織這丫頭到底要做什麼?」
「你就放心吧!這個測驗我也測試過,以你的實力應該沒什麼問題。」蓮太郎乾笑一聲後才訕訕的回答。
「為什麼聽你們這樣講我反而更不安心了……」
「放心啦~小里一~」司馬未織把里一拉到了一個房間,裡面擺放了許多的槍械。
接著司馬未織開始介紹道:「小里一,這裡就是準備室了,你可以在這裡挑選自己喜歡的武器,然後再進到旁邊的模擬室就可以開始測驗了。」
「難道所謂的測驗就是射擊?」聽著司馬未織的話,里一轉過頭看著少女問道。
「是也不是。」司馬未織拿著折扇遮住了嘴並笑著說:「這個測驗可以依照你的射擊準度、反應神經、擊斃敵人的數量及自身所受到的傷害等多方數據來檢測你的實力,最後再以分數的形式來顯示。」
「這個測試的100分為普通人標準的分數,順帶一提我的成績是1580分,小里見剛好是1000分,然後小延珠的分數則是5500分。」
「嗯…延珠的分數還滿高的嘛…就是促進者有點弱。」里一摸著下巴點了點頭。
「喂!重點是這個嗎?」里見蓮太郎不禁瞇著眼發出吐槽。
「所以正常人類的戰鬥人員成績大概是在1000分上下,受詛之子則是人類的五倍以上…有意思…」
「那你就去試試看吧!」司馬未織戳著里一的腰慫恿他。
想了一下,里一沒有拒絕,而是點點頭道:「好,那我倒要看看我的分數能多高。」
很快里一就進到了模擬室裡面,檢查了身上的武器後對著模擬室控制台窗口比了個OK的手勢。
里一此次為初次測試,他並沒有挑什麼大型武器之類的東西進來,反而只拿了一柄騎士劍跟一把韋伯利左輪手槍,就跟他原本裝備的武器一樣。
【測試開始!】
一聲機械音響起後,里一面前景色瞬間變成了充滿煙硝的城市。
接下來一些拿著少量槍械及冷兵器的幫派份子憑空出現,並且朝里一這裡發起了攻擊。
里一見狀也毫不猶豫地抬起手槍反擊回去。
碰!碰!碰!
一時間槍聲大作,但是由於里一每次都是瞄準拿著槍的人在打,而且還是一打一個準,所以很快的幫派份子那邊就熄了火。
接下來幫派份子的結局已經注定了,沒有槍械支援的情況下他們根本不是里一的對手,而當事人甚至把手槍塞回了槍套,連長劍都沒拔出來就直接用空手道跟對方打了起來,沒多久地上便趴了一群的幫派份子。
【難度3測試結束…】
當所有人都被打趴後便響起了一聲機械音,告知了里一測試結束。
不過當他覺得差不多該出去的時候,那道機械音又再度響起。
【測試難度升至10,請測試者做好準備…】
「What???」聽到機械音的里一頭上冒出一堆問號。
【測試開始!】
可是就在他疑惑的當下又測試開始了,面前又再度出現一群人,不同於剛才那批毫無秩序裝備不足的幫派份子,這次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群穿著深藍色作戰服、防彈背心及頭盔的武裝人員,這群人手持衝鋒槍、突擊步槍等制式武器且隊伍整齊有序,一眼就能看出是支精銳部隊。
而當里一仔細看後發現那支部隊每個人的防彈背心都寫著SAT的字樣,里一開嘴角開始抽搐,要知道SAT可是大名鼎鼎的特殊急襲部隊,這支部隊是全日本最精銳的準軍事組織,沒有遇上重大事故日本政府可捨不得派出來。
現在測驗直接冒出了一堆的SAT,彷彿就像是捅了馬蜂窩般,一群的SAT朝著里一這裡瘋狂開火,強大的火力把里一壓制得無法探出頭來。
龜縮在掩體後的里一感到十分無奈,好好的測驗突然7級跳讓他也傻了,能幹出種事的人不用想一定是那位大小姐,想到這里一臉也不禁黑了起來。
連恐怖份子的基地他都拆過,區區特種部隊怎麼能打倒他呢?
「想打倒我這還不夠看!」
瞬間,里一深邃的眼眸散發出微微的紅光,不過因為不明顯讓場外觀察的兩人沒有發現。
拔出腰間的騎士劍,只見里一雙腿微彎蓄力,輕吐一口氣後以肉眼難見的速度衝了出去。
見目標衝了出來,SAT也舉槍跟著射擊,如暴風般的鋼鐵雨朝著少年襲來,但少年好似能看見子彈的行進路線而提前閃避。
里一很快的就突進到最近的士兵身旁,手上的劍斬在了對方身上,接著又看向了鄰近的其他士兵,嘴角微微一勾,身形一閃從許多士兵身旁經過的同時,頭也不回的揮劍而下。
不知揮了多少劍,等里一回過神來時周圍已經沒有任何敵人了。
【難度10測試結束…】
熟悉的機械音響起,周圍的景象再度變回到了模擬室。
喀擦-!
模擬室的門被打開,只見司馬未織和里見蓮太郎臉色怪異的走了進來。
然後不等里一開口,司馬未織見面第一句話就說了:「你還是人嗎?」
里一黑著臉道:「我怎麼就不是人了!?」
「因為你的分數完全偏離了人類的範疇,我都要懷疑你是不是受詛之子了。」里見蓮太郎用見鬼的表情看著里一說道。
「有那麼誇張嗎?」里一遲疑的回看對方。
「如果說延珠是我們的五倍左右,那你就是把延珠甩在後面好幾條街了。」
「咳…有那麼誇張嗎?」里一尷尬的摸摸鼻子,對里見蓮太郎的話不置可否,他剛剛被壓制得有些激動,於是不知不覺間用上了些許真祖的力量,所以他的分數理所當然地就變成非人類了。
「其實由殺老師測試來的話分數搞不好可以比我還高。」里一乾咳一聲轉移注意力,對著兩人說道。
聽到裡一的話里見蓮太郎點了點頭道:「這到是真的,以殺老師的實力完全能碾壓我們,最起我們到現在還沒能在訓練中碰到殺老師過。」
「吶~吶~小里一,我沒記錯的話殺老師是你姐夫吧?他有很厲害嗎?」司馬未織拉著里一的衣襬詢問。
里一眼神飄忽的說:「我的身上的技能有一半都是他傳授的,妳覺得呢?」
「喔呀?那豈不是說他比你還厲害?」司馬未織不禁訝異地用扇子遮住了嘴。
「那只限定在他所屬的那塊領域,畢竟達者為先,在那方面殺老師可是專家…」里一輕嘆一聲,用佩服的語氣說道。
「這倒是。」里見蓮太郎訕訕地陪笑。
之後三人又閒聊了一陣子後,里一看了牆上的時鐘一眼道:「測試也做完了,還有其他事嗎?等等我想帶夏世跟緹娜她們去市區玩呢。」
「吶~小里一~我也要一起去!」才剛講完司馬未織整個人就黏了上來,眼睛發光的看著里一。
看著這樣的大小姐,里一也是無奈的點點頭,然後他又看向了在場的另一個人問道:「既然都多一人了,那蓮太郎你要不要也一起去?」
「我?」里見蓮太郎愣了一下,他有些意外里一竟然會找他一起去,稍微思考了一下便拿出手機打了出去。
沒多久里見蓮太郎將手機掛掉,對著里一道:「可以,我剛剛把延珠也叫出來了。」
「小里一,你幹嘛把蓮太郎也帶上?好不容易可以兩人一起逛街的說。」司馬未織嘟著嘴抱怨道。
「不不不…才不是兩個人…不要忘了還有夏世她們啊!」里一瞇著眼對少女的發言做出了吐槽。
等三人到了集合地點,便看到三個小女孩已經在那邊等著他們了。
「啊!發現連太郎了!」藍原延珠看到里見蓮太郎後有些開心地叫了出聲。
而藍原延珠身旁的千壽夏世與緹娜發現里一後也揮著手打招呼。
「讓妳們久等了。」里一對著兩人微微一笑。
千壽夏世搖了搖頭說:「才沒有,能跟里一會長出來我真的很開心呢!」
「亞瑟哥哥…」緹娜則是直接靠在里一身上。
「呵呵…今天就好好的玩吧!」里一露出寵溺的笑容,輕柔地撫摸兩位小女孩的頭。
「小里一對她們真是溫柔呢…」司馬未織有些羨慕地望著里一跟千壽夏世與緹娜兩人的互動。
「蓮太郎你看!會長都能對夏世她們這麼溫柔,你也該學一學如何對妾身溫柔了!」藍原延珠拉著里見蓮太郎的手說道。
「哈哈…」里見蓮太郎無言的苦笑著。
「好了,我們走啦!再不來就丟下你們囉!」
只見里一跟司馬未織兩人各牽著一個小女孩,在里見蓮太郎和延珠聊天時已經向遠處走去並把兩人留在了原地。
「哎哎哎!等等我們啊!」發現自己被丟下的兩人這才匆忙跟上。
不久六人就在熱鬧的商業街開始逛了起來。
都說愛逛街是女人的天性,在這不到兩小時的時間,里一與里見蓮太郎手上已經都是女生們買下的大包小包,估計再誇張點兩人都會被這些東西給埋了。
里一之前常跟麻田瑤、茅野楓、愛麗絲以及妮克絲等人出來逛街倒是沒什麼感覺,反而是里見蓮太郎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跟來了。
逛到一半里見蓮太郎有點氣喘的問:「我說啊…可不可以休息一下?都連續逛了兩個小時了。」
走在前面的四個女生聽到後都轉過頭來,歪著頭看向已經累到快掛掉的藍髮少年。
「哎?我們已經逛了那麼久?」
「我還想去看天誅少女的專賣店呢…」
「我沒意見。」
「我聽亞瑟哥哥的話…」
然後四個女生就都把視線轉到了里一身上。
被四人盯著,里一不由得苦笑道:「那就休息一下吧!不然蓮太郎都快散架了。」
聽到里一的話,四位女生自無不允,於是幾人便找到了附近的一個公園,找到了一座涼亭坐下來休息。
里一找到公園裡的自動販賣機,買了六個人的飲料,回到涼亭將飲料分給了眾人。
里見蓮太郎在拿到里一遞過來的水後,很快就咕嚕咕嚕地灌完整瓶水。
「啊哈…終於得救了!」
接著里見蓮太郎看向慢悠悠喝著水的里一,有些疑惑的道:「麻田,你好像對逛街這件事很習慣的樣子呢?」
「為什麼這麼說?」里一挑著眉看著里見蓮太郎。
「因為我看你似乎一點都沒有厭煩的感覺,而是很有耐心的陪著延珠她們到處買東西。」
此時,里見蓮太郎的問題剛好被另一旁的幾個女生聽到。
藍原延珠拍了一下手,這才訝異的說:「聽蓮太郎這樣說,會長剛剛的確是很有耐心的一直陪著我們到處跑呢…」
藍原延珠的話也讓司馬未織、千壽夏世與緹娜三人也看向了里一,顯然也是想要從里一的口中聽到答案。
「這麼說倒也沒錯,畢竟以前我就常跟著姐姐她們在街上到處跑。」里一像是回憶般摸著下巴說道。
「妮克絲小姐跟亞久里小姐她們原來很會逛街嗎?」司馬未織饒有興趣的問道。
「嘛…因為我也是大家族出生的人,家中的女性成員或多或少都有這類的愛好,從小就常被拉出來逛街,久了也就習慣了。」里一聳聳肩回答。
「麻田是大家族的人啊…可是我好像沒聽過日本有麻田這個家族。」里見蓮太郎撓著頭道,一旁的司馬未織也點頭表示認同。
「我說的不是麻田家。」里一搖了搖頭後解釋道:「麻田是我父親的家族,大家族指的是我母親的家族。」
「吶,亞瑟哥哥…」這時緹娜拉了拉里一的衣襬道:「我記得你說過你是混血兒的事情,你的雙親是日本人和英國人,難道說哥哥你的母親是英國的大人物嗎?」
里一聽到緹娜的話先是一愣,然後才露出寵溺的笑容,摸著女孩的頭柔聲道:「真不愧是緹娜,竟然還記得這件事。」
「妳說的沒錯,我的母親說起來還真是大人物…」語氣微頓,里一看向了身旁的眾人,起身行了一個貴族禮後微笑道:「容我重新自我介紹一次,吾名為亞瑟.路易.卡洛林.奧德瓦雷。」
「卡洛林…?」
「奧德瓦雷?」
「嗯…?難不成是雙重姓氏?」
「嗯…?這兩個姓氏我好像在哪裡聽過…」里見蓮太郎低頭發出呢喃。
不止是里見蓮太郎一人,連司馬未織也露出略有所思的樣子,而剩下的三位小女孩中,藍原延珠和緹娜歪著頭一臉疑惑,而千壽夏世則是露出訝異的表情。
「喔?夏世妳知道這兩個名字的事情嗎?」里一感興趣的看著這隻小海豚。
千壽夏世點頭道:「是的,里一會長,我曾在書中看過這兩個家族。」
現場的人一聽千壽夏世知道這兩個家族的事情,連忙把視線過來盯著她,用眼神催促她為大家解答。
「這兩大家族是歐洲的最有名的家族,奧德瓦雷家族的歷史可以追朔至不列顛群島的七國時期,那時是由埃格伯德.伍德,奧德瓦雷當家,他是七國其中一個國家的國王,之後依靠武力幾乎征服了整個英格蘭,被稱為英格蘭的征服者。」
「而在數百年前因為當時的國王因為橫徵暴斂導致國會與王室爆發了內戰,然後在國會議長奧德瓦雷公爵領導下,國會軍推翻了當時的國王,並將其送上了斷頭台,奧德瓦雷公爵也因其帶領國會軍贏得勝利的功績,而被推舉為新任英國國王,開始了長達至今的奧德瓦雷王朝,像是讓四分之一地球成為領土,締造了日不落帝國的維多利亞女王就是奧德瓦雷家族近代最有名的人物。」
「另外…卡洛林家族也不簡單,其存在時間可以追朔至中世紀,那時的歐洲處於黑暗的封建時代,歐洲被各大小的領主軍閥所占據,卡洛林就是來自法國的一個官宦世家,其世代原本都是服侍前一個王朝的宰相,不過由於前一個王朝的後代凋零的原因,卡洛林家族最終將其取而代之成為了法國王室,之後卡洛林家族中最有名的查理曼大帝登基,並開始東征西討開疆拓土,讓法國領土達到殖民時代來臨前的最巔峰。」
千壽夏世說完,用看怪物的眼神盯著里一,而且不只是她,其他在場的幾人也一樣。
盯---
「你…你們幹嘛…?」雖然里一早有預感眾人會有反應,但被千壽夏世和里見連太郎等人一直盯著,真的會讓他渾身不自在。
「原來…麻田你不但是英國的王子還是那個查理曼大帝的後裔?」里見蓮太郎露出難以置信的驚訝表情。
「真令人難以置信…小里一你竟然有這層身分…」司馬未織表情複雜的說著。
「亞瑟哥哥竟然是王子,果然好厲害呢!」
「里一會長果然不是普通人。」
「雖然不太明白,但聽起來會長大人好像很厲害…」
三位小女孩也一人一句說著自己的感想。
里一先是尷尬的笑了笑,才開口道:「我也沒你們說的那麼厲害,那些只是家族在歷史上的事蹟,與我沒什麼關係,而且現在世界都變成這樣了,再厲害的身分也沒什麼作用。」
里一說的倒是不錯,在這個世界裡因為原腸病毒的關係,世界秩序大崩壞,人類都陷入了生存危機,再耀眼的過往事跡也沒什麼用。
里一通過調查得知,這個世界的英國王室也是由奧德瓦雷家族來擔任,但由於原腸病毒肆虐,讓原本就人丁稀少的王室成員人數大減,而且據說原本年老的女王因受到原腸生物的攻擊而意外死亡,現在的王室是由一個不到15歲的旁系小女孩當家。
「咳咳…好了,我的身世也不是什麼了值得討論的事,我們還是快點逛街吧!」
或許是里一的身分太過爆炸,讓其他人一時不知如何應對,全都點頭贊成當事人的提議。
接下來幾人便又開始新一輪的逛街之行,而且都有意不提之前的事情,對於眾人的行為里一也十分樂見,畢竟他也不願一種人因未他的這層身分而產生隔閡,即便這個身分不屬於這個世界也一樣。
「嗯?」里一剛把不久前逛街買的大包小包交給從阿瓦隆過來的貨運人員,當他準備離開時身形突然一頓。
「麻田怎麼了?」看到好友突然停了下來,里見蓮太郎關心道。
「聽到了嗎?」里一忽然沒來由的問了一句話。
「聽到什麼?」司馬未織疑惑地看著少年。
「對啊…會長大人,你聽到了…咦…?」
藍原延珠本來也要提問,不過沒多久她也停了下來。
「我也聽到了,這是…歌聲?」擁有海豚因子的千壽夏世聽力也不弱,很快就聽到了里一所講的東西。
「亞瑟哥哥,我也聽到了。」緹娜也點頭道。
「你們在說什麼歌聲?」聽力沒有受詛之子和里一這個真祖強的里見連太郎,滿臉不解的問道。
「有歌聲從那邊來。」里一邁出腳步朝某個方向走去。
沒多久,眾人便在里一的帶領下來到了歌聲的來源所在。
「這是賣唱?」
明明傳來的歌聲是如此的空靈悅耳,但看著眼前的景象,無論是里一、司馬未織、里見連太郎還是三位小女孩卻高興不起來。
因為唱歌的是一個有著一頭白髮,眼睛處纏著一圈圈的繃帶,身上還披著一件髒兮兮的粉色毛毯,赤裸著雙足的小女孩。
而小女孩的脖子上則掛著一個紙版,上面用黑色的筆寫著一行字—『我是外圍區的被詛咒的孩子。』
似乎是聽到里一等人靠近的聲音,小女孩停止了唱歌,將臉轉到了里一這邊。
「小妹妹…妳的眼睛怎麼了?」里一蹲下來平視著小女孩。
「啊……」
似乎是明白了里一在說什麼,小女孩微笑著揭開了自己纏在眼睛上的繃帶,露出了自己的雙眼。
那是一雙眼眶早已乾涸,裡面的眼珠早就已經失去了神色,一絲絲的銀光正在眼珠的內部滑動著。
「我的眼睛被灌了鉛。」小女孩細聲道。
「我的媽媽拋棄了我,因為她討厭我的紅色眼睛。」
這個回答讓幾人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然後小女孩湊到了藍原延珠、千壽夏世及緹娜三人面前,小聲地問道:「妳們也是被詛咒的孩子嗎?」
「妳…是怎麼知道的?」緹娜表情複雜的問道。
同時緹娜內心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如果沒有安.蘭德改造她的身體,如果沒有里一接納她,她會不會也會這樣呢?
「雖然我的眼睛看不到,但是我還能聽到及感覺到…」小女孩微笑著解釋。
接著,她伸出了自己的雙手,在緹娜的滑嫩的臉上撫摸了一下,喃喃道:「妳很漂亮…而且你的搭檔對妳很好呢…」
小女孩感覺到了緹娜的肌膚以及秀髮都是經過精心呵護的,和她這種可以說是"野孩子"的身體完全不一樣。
「妳怎麼還笑得出來呢?」緹娜疑惑的問道。
「和你們不同…我只能像這樣乞求別人才能活下去,所以自然要保持笑容。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做出什麼表情才好。」少女肩膀稍微垂下面露苦笑。
「那就微笑就可以了。」里一輕撫著小女孩的頭,輕柔的說:「有沒有人跟妳說過妳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
「真的嗎?」小女孩開心的笑了起來,小聲地說:「這位大哥哥您還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呢!」
噹啷─!
這時兩個喝著飲料,剛好路過的青少年在小女孩面前的鐵缽放入了"金屬物"並傳出輕脆的金屬聲敲擊。
小女孩以為那是路人打賞的零錢,於是就連忙朝著側前方鞠了一個躬。
不過小女孩沒有發現,里一幾人看到那兩名青少年放在鐵缽的"零錢"時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果然…這個世界真是令人討厭呢…」里一呢喃著,然後給身旁的幾人使了個眼色,便悄悄的跟上那兩個給出"零錢"的青少年。
里一很快就跟上了那兩人,然後攔住了他們。
「你們等一下!」里一抓住了兩人的肩膀道。
「蛤?你是誰啊?」
「快點讓開!信不信老子揍你?」
「我說,你們兩個剛剛對那女孩開的玩笑有點過了吧?」里一站在兩人面前瞇著眼睛道。
「喔?你說剛剛那個怪物嗎?為什麼不行?我樂意我高興啊!」其中一人理所當然的笑了起來。
他身旁的另一人也一副理所當然的看著里一。
那人繼續道:「怎麼你想當正義的使者?還是想叫警察來抓我?別開玩笑了!那種怪物我巴不得他們全部死光最好!」
里一的表情開始冷了起來,接著他看向了兩人,黑色的眼睛閃過一抹紅光。
兩個青少年突然身體一顫,眼睛瞬間失去焦距,開始不明所以的互毆了起來。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早已離開了原地。
與兩個青少年短短的幾句對話中,里一早已發覺這兩人早以充滿了偏激的思想,繼續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便直接使用魔眼控制兩人,讓兩人打起來,沒意外最後應該會因擾亂社會秩序被關進警局,就當給兩人的小小教訓。
回到小女孩那裡,藍原延珠、千壽夏世和緹娜三人正和小女孩聊得起勁,似乎是藍原延珠又在推廣天誅少女了。
似乎是感覺到了里一靠近,小女孩對著里一微微一笑:「大哥哥,你回來了?」
里一笑著摸摸小女孩的頭道:「小妹妹,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呢?」
小女孩歪著小腦袋,疑惑地問道:「大哥哥要帶我去哪呢?」
「那是一個能讓妳快樂生活的地方,在那裡不用擔心妳的安全,還能安心的上學,然後交到許多朋友的地方。」
「真的有這種地方嗎?」小女孩聽到里一的話,眼睛不禁睜得大大的。
「當然了!妾身就是在這個地方上學的。」
不過里一還沒開口,一旁的藍原延珠就已經替他回答了。
「那要跟我們一起來嗎?」里一微微一笑道。
小女孩露出猶豫的表情,最後像是下定決心般開口:「那我能帶朋友一起進去嗎?」
聽到小女孩的話,里一先是愣了一會,接著呵呵一笑:「當然沒問題,把妳的好朋友們都帶過來吧!」
「真…真的嗎?」小女孩露出燦爛的笑容,驚喜地看著眼前的少年。
「當然是真的。」里一用肯定的語氣回答,然後牽起小女孩的小手。
「啊!等等…」小女孩輕喊了一聲,接著便要伸手去拿鐵缽裡的"零錢"。
「哎…」里一暗嘆一聲,拉住了小女孩,輕聲道:「我來幫妳拿吧!」
然後悄悄地從口袋拿出一枚500円的硬幣,放到了小女孩的手上。
「竟然是五百元!對方真是個好人呢!」小女孩摸了摸硬幣,露出甜甜的微笑。
「是呢…」里一也不拆穿那兩個被他控制互毆的青少年的真面目,畢竟有時善意的謊言總好過難受的現實。
接著,里一看向了身旁的兩人問:「未織、蓮太郎,要一起去嗎?」
兩人沒什麼反對的理由,想了一下便點頭答應了。
至於為什麼不問藍原延珠三人?三人可是受詛之子,與受詛之子相關的事情這三人絕對會連想都不想就一頭扎進去,所以根本連問都沒有問的必要。
牽著小女孩的小手,幾人跟著小女孩的指示,從醒目的大馬路拐了不知幾次的彎進入小巷,彷彿就像來到另一個世界,這裡讓人聯想起了陽光無法照亮的深海。
充斥霉味的巷子裡到處都是暗沉濕黏的油污及鐵銹,推開一棟廢棄大樓厚重的生銹鐵門進入其中。
進入大樓內走了一陣子,然後來到了一處雖然陰暗但是十分整潔的地方,在這裡躺了好幾個詛咒之子,她們全都縮著身體瑟瑟發抖,現在天氣並不是特別冷,很難想像這群孩子是如何度過寒冷的冬天並活到現在的。
「這是…!?」
「怎麼會…」
看到面前的景象,除了見過太多類似情況的里一和司馬未織兩人沉默不語外,里見蓮太郎及藍原延珠等人都不約而同發出了驚呼。
接下來,里一徑直走上前,一個一個地蹲下身來查看每個受詛之子的狀況,里見蓮太郎跟司馬未織見狀也同樣跟上。
不多時,在場的受詛之子的狀況都摸得七七八八了。
「嘖…這群孩子身體狀況不是很好,要不是因為受詛之子的體質,他們可能活不到現在。」里一皺著眉頭不禁砸舌。
「而且有不少孩子還在發著高燒…麻田…有辦法幫她們?」里見蓮太郎懷裡抱著一個全身發燙的孩子不忍的道。
「有,把阿瓦隆的人叫來幫忙!」里一想也不想就回答,轉過頭對著一旁的少女道:「未織!打電話給亞久里姐姐他們,讓他們派人來幫忙!」
「啊…好…」聽到里一的話,司馬未織連忙掏出手機撥打阿瓦隆的電話。
不多時,屬於阿瓦隆的民警們開始陸陸續續趕到現場,他們無一不被眼前的畫面所震驚。
震驚之餘,他們也加快了救治現場受詛之子的動作。
在眾多阿瓦隆民警的幫助下,所有的受詛之子都安全地被帶回阿瓦隆,在眾人忙前忙後的這段時間,天空也變成了橘紅的黃昏了。
把救出來的受詛之子都安頓好以後,里一走出了醫院,看著遠處漸漸落下的夕陽,腦中又想起了不久前的事情,不禁微微嘆了口氣。
「真是的…這個世界…還真是令人討厭…」
「我不是說過了嗎?討厭的話就去改變不就好了?」
在里一呢喃之餘,一隻纖細的手輕輕地摸著他的頭。
面對身旁的人,里一苦笑道:「要是有這麼容易就好了。」
「要改變這個世界,無論如何都繞不開原腸病毒,只要它一直存在,人們就會一直恐懼及憎惡與之相關的事物,無論是原腸生物抑或是受詛之子…」里一搖搖頭道。
「那就讓他們看到希望,只要將原腸生物難以被擊潰的觀念粉碎就好了。」
「這談何容易?雖說我們可以輕鬆擊殺原腸生物,即使是階段Ⅴ的原腸生物也不成問題,前面幾個階段還好說,階段Ⅴ的黃道帶妳要我去哪裡找牠們?總不可能一隻一隻的用界域搜索魔法找吧?別忘了界域搜索魔法除了要冷卻半年外,而且一次還只能找一個目標;除開在國外被殺的金牛座、處女座外加我們之前擊殺的天蠍座,一共還剩下8隻階段Ⅴ,總不可能要我在這個世界待四年慢慢弄死他們吧?這樣愛麗絲和小楓她們還不擔心死!」
「那我也沒辦法了,除非現在有個讓人們感到絕望的時刻,然後受詛之子成為了救世主,不然要改變人們對受詛之子的看法很難。」身旁的夜之女神很光棍的兩手一攤。
「哎…怎麼可能…要讓人們感到絕望除非再來一次階段Ⅴ入侵,要不然就是巨石碑倒下來,人們才會……」
里一話說到一半,眼眸突然亮起微微紅光望向遠方。
妮克絲也發覺了異常,二話不說隨著里一的視線看過去。
不多時,兩人的表情變得奇怪了起來,互相對視一眼後,里一瞥著身旁的女神問:「妮克絲,妳剛剛有使用言靈嗎?」
妮克絲表情怪異的回答:「不,我沒用…而且我的言靈能力也沒那麼強…」
「這也太剛好了…而且我們才剛講完,結果還真就來了…」里一嘴角抽搐的說。
叮~叮~叮~
里一的口袋響起了悅耳的鈴聲。
拿出來一看,發現是聖天子打來的。
跟聖天子講了幾句話後,掛斷電話的里一再度看向了剛剛所看的方向低語著。
「真是多事之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