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永夜物語】第四十九章

月の辰 | 2022-09-11 02:10:24 | 巴幣 0 | 人氣 127


東京郊區 阿瓦隆駐地
 
一回到家中,里一倒在了沙發上,先前在阿瓦隆眾人面前的冷酷及堅毅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則是濃厚的疲憊。
 
「終究還是沾上鮮血了啊…」
 
里一看著自己微微顫抖的雙手久久不語。
 
「里一…」
 
「小里…」
 
「會長…」
 
妮克絲、亞久里、藍原延珠、千壽夏世、緹娜等人一直跟跟在里一身邊,看到里一這副樣子他們也很心疼。
 
但也有個人一直沒反應,那人便是殺老師。
 
只見殺老師平靜地開口:「里一君,告訴為師你後悔了嗎?後悔動手殺了保脅卓人?」
 
一天之內發生了這麼多事讓里一始料未及,不過他並不後悔,即使時間到轉他依舊會做出相同的決定。
 
里一搖搖頭苦笑:「不!為了阿瓦隆及孩子們,我不後悔殺了那個人渣,只是…只是第一次殺人有點不適應…」
 
「不愧是為師的弟子,誠如里一君所說,初次殺人會帶來大量的不適應,但為了你心中的理想,用一條人渣的性命換取震懾那些想對我們動手的宵小…值得嗎?」
 
沒有多想,里一認真的說道:「值得,我一直記得殺老師的說過的話"殺人對每個人都有其價值",而我便是為了守護而殺…守護我的朋友及親人們!」
 
「很好,看來你已經能從後遺症中走出來了。」殺老師欣慰的點點頭。
 
「會長。」千壽夏世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里一的面前,伸手握住了里一正在顫抖中手,一對清澈見底的眼眸直視著里一的眼睛。
 
「哥哥。」緹娜也走了過來,用力的握住了里一的手,稚嫩的小臉充滿了認真。
 
「會長。」藍原延珠也一樣來到了里一的面前,俏臉雖然有些白,但還是堅定的握住了里一的手。
 
里一正在顫抖中的手驀然一穩,心中也是一定,看著滿臉關切的望著自己的三個小女孩苦笑出聲。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呼…」輕嘆口氣,里一打起精神,眼神逐漸變得犀利了起來道:「現在開始阿瓦隆全面進入警戒狀態,讓所有人員都迅速進入崗位!」
----------
隨著時間的流逝,離巨石碑倒塌的時間也愈來愈近了。
 
不過幸好里一與聖天子先前的決定,才令東京不至於大亂,如今已有百分之七十的居民完成避難疏散,剩餘的百分之三十都是不願離開東京的居民。
 
即便居民只剩百分之三十,東京還是宣布戒嚴,街上隨處可見巡邏的軍警人員,而東京的自衛隊也被派遣至離巨石碑不遠的郊區駐守,等待著最終戰役的到來。
 
阿瓦隆駐地
 
里一看向窗外遠方充滿著白色斑點的巨石碑,喃喃道:「時間不多了…」
 
就在里一不知在想什麼時一對男女來到了里一面前。
 
「嗯?」見到來人里一不禁訝異道:「真是稀客…你們兩人怎麼有空一起來我這?」
 
這對男女正是里見蓮太郎根天童木更,兩人自從之前里一動員全東京的民警後就一直待在阿瓦隆協助相關事宜,尤其是現在這個關鍵時刻應該會更忙,照理說兩人現在應該是忙的不可開交,為什麼會來找自己呢?
 
里見蓮太郎問道:「我們來是想問麻田你要怎麼擋住那群原腸生物?」
 
「嗯!嗯!」天童木更連忙點頭:「雖然我知道你很厲害,可以單槍匹馬擊殺一百多隻原腸生物,可是你再厲害也擋不住上千隻原腸生物的,所以我跟連太郎就是來問你有什麼方法的。」
 
「難不成是用之前的那個磁軌砲嗎?」里見蓮太郎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問。
 
里一搖了搖頭說:「磁軌砲雖然射程遠殺傷力強,但缺點也很明顯,它的範圍殺傷力不夠,所以我特別用出了新武器。」
 
「新武器?」里見蓮太郎和天童木更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在多言,里一直接帶著兩人來到了阿瓦隆駐地旁的一處空地。
 
就在兩人搞不清出里一帶他們來這的原因時,只見里一拿出一個遙控器按了下去。
 
隆隆-!
 
土地開始發出了震動,讓兩人嚇了一跳。
 
接著他們眼前的地面被打開,一門身形及口徑都頗為巨大的火砲被升了上來。
 
里見蓮太郎與天童木更看到眼前的巨大火砲已經傻眼了。
 
「這就是我說的新武器,原型是上個世紀納粹德國搞出來的卡爾臼砲,後來經過我們的改良,已經把口徑及射程都提升到了極限,一砲炸下去足以把一座足球場給毀得一乾二淨,我把它以凱爾特雷神的名字命名為塔拉尼斯臼砲。」里一口氣有些自豪的介紹面前的火砲。
 
聽完里一的介紹,一旁的兩人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們沒有想到里一會搞出這麼龐大的巨砲出來。
 
突然間里見蓮太郎道:「這門塔拉尼斯臼砲看起來是很威風沒錯,但是你們有足夠的砲彈嗎?」
 
「這你就放心吧!我們已經跟司馬重工下了大訂單,請未織他們幫忙趕工造出一萬發含錵高爆彈,現在已經送到了阿瓦隆的地下碉堡了。」
 
這時一直沉默的天童木更開口問道:「稍微問一下,這種巨砲你們一共造出了多少門?」
 
里一歪著頭想了一會,緩緩道:「沒記錯的話一共造了一百門吧…」
 
「一百門!?」聽到里一的回答兩人驚嚇出聲。
 
「十幾門就可以毀掉東京的巨砲,你們竟然造了一百門?」
 
里一抓了抓腦袋說:「有這麼誇張嗎?我還記得以前在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時,裡面的軍官告訴我要摧毀移動中的野戰軍團起碼要一百門大口徑榴砲,現在只是把野戰軍團換成原腸生物大軍,為了保險一點我才用比榴砲威力更大的臼砲…」
 
聽到里一的話,兩人不約而同的嘆了口氣。
 
「好吧…你是對的,保險一點總是好的。」里見蓮太郎無奈的道。
 
就在這時,無意間將目光撇向遠方的天童木更瞳孔一縮,滿臉震驚的叫出了聲。
 
「怎麼可能?!」
 
聽到木更的驚叫聲,正準備進行新一輪的談話的里一與里見蓮太郎一愣,順著少女的視線看了過去。
 
下一刻,印入眼簾的場景,讓兩人也同樣瞳孔凝起,一股驚愕感從腳底出發,順著身體衝出,竄至他們的頭頂,散向了全身。
 
遠觸的巨石碑雖然已經布滿了白色斑點,坍塌是遲早的事,但距離預測的時間應該還有一段時間,怎知現在就出現了問題。
 
32號巨石碑
 
這一塊守衛了東京地區長達五年以上的巨石碑,在今天終於發出了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嘎嘰-!
 
明明離巨石碑的位置十分的遙遠,東京地區裡的所有人卻貌似都聽到了這樣一聲尖銳的聲音,不約而同將目光投向了巨石碑的方向。
 
然後,幾乎所有人都看到了。
 
高聳入雲的32號巨石碑上的一角突然崩落。
 
咔嚓咔嚓咔嚓-!
 
宛如引起了連鎖反應一樣,巨石碑由上至下,先是發出了龜裂的聲音,緊接著像是被某種巨大的力量給推倒了似的逐漸倒下。
 
嘭嘭嘭-!
 
人們可以清楚的聽到,巨石碑猶如破碎了一樣,在一聲聲爆炸似的響聲中。因為承受不住錵侵蝕液的侵蝕,化為了一塊塊的碎片,隨著崩塌,隕石似的落向了四面八方。
 
與巨石碑本身比起來相當細小的巨石碑碎片崩塌並掉落的過程,看起來,就好像是在進行放慢播放一樣,一塊塊的砸向了地面。
 
咚咚咚-!
 
隕石般的巨石碑碎片與地面進行了激烈的碰撞,將所過之處的地面、建築物、樹木、器材等存在盡數壓在了身下,砸成了粉碎。
 
轟隆隆-!
 
頻繁的碰撞聲引起的地面震動與從粉碎的巨石碑上散落而出的粉塵襲向了四面八方。衝擊勁風也吹向了四周,擴散了開來。
 
最後,足以覆蓋整個東京地區的天空的蘑菇狀巨大煙塵往上升起,彷彿戰爭前的狼煙一樣,映入所有人的眼簾。
 
「怎麼會…這樣…」同樣目睹了整個過程的里一、天童木更兩人沒有了言語,唯有里見蓮太郎,難以接受似的呢喃出聲。
 
「這不可能…」
 
距離32號巨石碑的崩壞,應該還有一段的時間不是嗎?
 
難道聖天子那邊的計算出現了錯誤嗎?
 
「是風!」
 
里一眺望著天空,看著那被強風給吹散的雲層與遠處瀰漫向了一個方向的煙塵和粉塵,沉聲開口。
 
「風,將巨石碑給推倒了!」
 
聞言,天童木更這才反應了過來。
 
「里見君!」天童木更朝著里見蓮太郎吶喊道。
 
「快!第三次關東大戰開始了!」
 
「里一!」蓮太郎也反應了過來了,滿臉焦急的看向了里一。
 
「啊…我知道了…」里一說著同時拿出了一台無線電道:「現在阿瓦隆正式進入備戰狀態,所有戰鬥人員立即趕赴前線,後勤人員迅速進入戰備位置,重複一次…」
 
此刻里一的聲音,經由無線電連通阿瓦隆中的各個廣播,傳達給了阿瓦隆中的每一個人。
 
「我們也出發吧!」收起無線電,里一看向里見蓮太郎及天童木更。
----------
民警前線駐地
 
當里一等人到達時,駐地已經聚集了包含阿瓦隆在內的大量的民警,估計有五百人左右。
 
見到里一的到來,各大民警便自動的讓出一條路。
 
來到了駐地的集合場,里一走到了臨時搭建起的司令台上。
 
「咳咳…不用我講相信各位也知道我是誰了,現在我就長話短說。」
 
「如各位所見,巨石碑已經倒塌了,再過不久原腸生物大軍便會大舉入侵,自衛隊已經開赴前線進行阻擊,如果順利的話應該能擋下原腸生物的首波攻勢,但若失敗的話…就要換我們上場了。」
 
「會來到這裡的各位都是自發保衛東京而集結的,在我們的後方是我們的家園,如果我們擋不住前方的原腸生物,那麼東京便會發生大滅絕,從此不復存在!」
 
「更重要的一點,我們的親人朋友都在後方,告訴我!你們願意看著親人朋友死在原腸病毒下嗎?」
 
「不願意!!!」
 
台上身穿黑色風衣的少年激起了民警們的戰意,民警們滿腔怒火喊出回答。
 
「很好!以此劍起誓,今日我便和各位同進退!」里一拔出腰間的騎士劍高高舉起,一股王者氣息油然而生。
 
「「「喔!!!」」」
 
台下妮克絲、殺老師等人注視著台上那位充滿王者氣概的少年,眼中充滿著欣賞與期待。
 
當初他們所教導的那個後輩真的成長了,成了一位足以領導眾人的王者,雖然還不是很成熟,但相信給予足夠時間的話,里一將會成為一位優秀的王者。
 
同一時間,自衛隊的前線陣地
 
自衛隊的陣地貌似也被受到風勢的影響而吹來的巨石碑的煙塵給直接襲擊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自衛隊第一時間與來襲的原腸生物展開了交鋒。
 
「吼!」
 
「嗷!」
 
「嗚!」
 
屬於原腸動物的各種各樣的咆哮聲傳遍了整個自衛隊陣地。
 
此時遠在民警駐地的里一,好似感應到了什麼,向著巨石碑倒塌的地點一看,真祖的視力讓他看到了那個位於大量的原腸動物中央,一道往東京地區的方向狂奔而來的巨大身影。
 
望著那道巨大的身影,里一緩緩的凝起了眼眸。
 
「畢宿五…」
 
與其他的原腸生物相比,畢宿五還是相當搶眼的。
 
尤其是身為階段Ⅳ的原腸動物,畢宿五的體內至少得有幾十、幾百種的物種因子。
 
而這幾十、幾百種以上的物種本來該有的模樣,都能在畢宿五的身上多多少少看到一些。
 
簡直可以說是個超級組合獸也不為過。
 
砰—!
 
緊接著,以這樣的一聲沉悶的響聲為源頭,自衛隊陣營的砲火齊齊發射了。
 
自走炮、戰車炮、機砲。各種各樣遠距離的砲彈同時開火,描繪著完美的軌道。轟向了原腸動物軍團。
 
轟轟轟—!
 
源源不斷的爆炸聲在整個戰場中響徹而起。
 
里一看到了衝鋒在最前方的一排原腸動物通通被炸飛。
 
熊熊火焰似龍蛇一樣,高高升騰而起。
 
但是在火焰中以第二排的原腸動物為首的原腸動物軍團,魚貫湧出繼續衝向東京地區。
 
砰砰砰—!
 
為了迎擊,自衛隊的炮火的聲音也跟著響徹起來,讓整個戰場都變得熱鬧了起來。
 
前線戰場一片火紅。
 
天空彷彿也在燃燒著,火紅一片。
 
民警駐地中的民警們聽著遠方傳來的砲火聲,紛紛都緊握拳頭,咬著牙,一臉沉重的等待前線戰鬥的結果。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以後,炮火聲逐漸平息。原腸動物大軍的叫聲也變小了。
 
隨即,不管是原腸動物一方還是自衛隊的陣營,都很突然的完全失去了聲響。
 
遠方燃燒著熊熊火焰的平原上,夜晚的寂靜與漆黑覆吸引了所有人的視野,讓人不禁面面相覷而起。
 
「怎麼樣了?」
 
「自衛隊贏了嗎?」
 
「應該贏了吧?」
 
「連原腸動物的叫聲都消失了,所以,應該是自衛隊擊退了原腸動物…現在正在凱旋而歸吧?」
 
在場的民警們帶著緊張的情緒說著話,話語中還帶著希望自衛隊勝利的期望。
 
但…結果卻事與願違…
 
半响後,一直關注戰場的里一嘆息出聲。
 
「自衛隊前線部隊…全滅…」
 
話音剛落,瀰漫著黑煙的戰場上,原腸生物大軍如蟻群般瘋狂湧向了東京的方向。
 
而自衛隊就連半個鬼影都沒看見。
 
就如同里一說的,自衛隊被全殲了。
 
沒多久一個民警慌忙跑到里一身邊,在里一耳邊說了些什麼。
 
讓民警離開後,里一看向了在場的民警們,沉聲的宣布了自衛隊全滅的消息。
 
消息一傳開,即便有著保衛東京的決心,民警們還是充滿了驚慌的情緒。
 
碰-!
 
一聲槍響讓現場的人瞬間靜了下來。
 
場槍聲來源一看,發現是台上的里一用左輪對空鳴槍。
 
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後,里一注視著前方的各位民警道:「我說過了,今日我將會與各位同進退,更何況我們阿瓦隆早已做好了準備。」
 
里一拿出無線電道:「把塔拉尼斯臼砲準備好!」
 
此時民警駐地後方的阿瓦隆,一旁的空地開啟了一個個洞口,一百門的巨砲從底下緩緩升起。
 
至此,里一為原腸生物大軍準備的新武器,正式出場。
 
由阿瓦隆訓練出來的砲兵們,在每門巨砲旁聚集了起來,做好隨時射擊的準備。
 
「方位224、337,基準砲,放!」里一再度下達了命令。
 
百門巨砲中的一門進行了射擊。
 
轟-!
 
接著,民警駐地的民警們聽到了後方傳來的砲聲。
 
「怎麼還有砲火聲?」
 
「難道是自衛隊支援的反擊?」
 
就在眾人疑惑砲聲來源時,那枚巨砲砲彈已經落在了原腸生物大軍前排上,連帶著清空了周圍的原腸生物。
 
「很好…」里一見狀嘴角微微一勾,繼續下令:「以剛才的座標為基準,各砲進行效力射!」
 
轟轟轟-!
 
緊接著,一百門巨砲同時發威,巨大的砲聲響徹在整個前線地區。
 
當砲彈落下時,原腸生物大軍前排瞬間被消滅了五分之一。
 
台下的眾人聽到再度傳來的砲火聲,結合里一剛才的命令,這才明白,原來這是里一安排的後手。
 
在砲火持續傾瀉時,里一對著駐地內的民警們道:「現在原腸生物大軍已經被我方砲火壓制,現在隨我進行掃蕩!」
 
很快,在里一的帶領下,民警們來到了前線與原腸生物展開了戰鬥。
 
碰!碰!碰!
 
噠噠噠-!
 
「吼!」
 
「嗷!」
 
「嗚!」
 
槍聲及原腸生物的嘶吼聲在戰場不絕於耳。
 
經過砲火打擊的原腸生物,數量明顯少了很多,僅有百來隻的原腸生物衝過砲火來到民警們附近。
 
民警們三兩成群的進行掃蕩,加上受詛之子們的幫助,很快就消滅了遊蕩的原腸生物。
 
雖然依舊有不少原腸生物衝過砲火來到戰場,但總體來講民警們可以說是將原腸生物的攻勢壓制住了。
 
就在眾人以為可以稍微放鬆時,異變徒生。
 
只見戰場的天空中,一道炫目的光束突然從天而降,劃破大氣與黑煙落在了戰場上。
 
光束掃過近大半個戰場。
 
位於光束所掃到的位置上的個體,不管是原腸動物還是民警,無一例外全部都消失了。
 
遭受到如此突如其來的攻擊,組成戰線出現了破口,這令民警們不禁慌了神,而原腸生物則是持續進攻,剛被壓制的攻勢再次高漲了起來,人類一方開始出現了敗象。
 
戰況,急轉直下。
 
「那是什麼!?」
 
周遭的民警們開始驚慌失措,連里一也不禁皺眉。
 
"那道光束是什麼?難道是原腸生物的攻擊?"
 
心中疑惑的同時,里一看向周圍開出現傷亡的民警,於是當機立斷下令:「把受傷的人撤下,其他人跟我一起斷後!」
 
「麻田會長…你要留下來斷後?」其他人對於里一的決定感到訝異。
 
「不行!會長,你留下太危險了!我來代替你…」阿瓦隆的民警聽到後連忙阻止里一的行為。
 
「都別說了!我的實力是在場最強的,我留下才能保證大家安全的撤離。」里一擺手拒絕。
 
民警們雖然勉強守住了戰線,但敗象已生,再繼續下去,民警們敗亡是遲早的事,所以不如且戰且退,保存有生力量才有機會進行反攻。
 
最後陪同里一留下來斷後的民警,加上里見蓮太郎跟殺老師在內只有五十人,剩餘的人不是受傷就是協助其他人撤離。
 
而他們要面對的則是上千隻的原腸生物大軍。
 
看著從遠方逐漸逼近眼冒紅光的原腸生物大軍,里一笑著對身旁的幾人說:「我們如果真的把這群怪物擋住,回到東京就出名了。」
 
「哈哈!會長,你已經夠出名了,還是讓我們這些人來出名吧!」
 
「出名後我要過著名利雙收的生活。」
 
「我要求不多,回去找個漂亮的女人在一起就好了。」
 
不少阿瓦隆的民警們也笑著回答,倒是讓現場肅殺的氣氛緩和了不少。
 
一番玩笑後,里一看著陪著他留下來的眾人,表情認真的說:「我們要面對的是上千隻原腸生物,老實說我自己都沒有把握能擋住他們,所以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談話了…」
 
語氣頓了頓,里一接著道:「但我可以跟你們保證,在我倒下以前,我絕不會讓你們任何一人死去!你們也別想著去送死,聽到沒有?」
 
「「「是的!會長!」」」
 
「哈哈哈!」轉身面對原腸生物大軍,里一大笑:「現在就讓我們成為東京的救世主吧!」
 
說完便一馬當先持劍衝了出去,殺老師見狀也帶著使用近戰武器的民警跟著衝了上去,而里見蓮太郎則是帶著拿著槍械的民警在遠處支援。
 
里一將魔力灌注在了杜蘭達爾的劍身上向前一揮,一道紫色劍芒向前射出,瞬間砍死了十多隻原腸生物。
 
接著便隻身進入了原腸生物大軍之中大殺特殺,一時間牽制住了一大群的原腸生物。
 
後續的殺老師也帶著人趕到了,不過他們並沒有向里一那般衝入原腸生物大軍中,而是在外圍遊盪與對方短兵相接,試圖減緩原腸生物的移動速度。
 
還真別說,有里一在敵陣中牽制大批原腸生物,加上後方槍械的支援下,僅僅五十人便硬生生擋住了上千隻的原腸生物。
 
這可以說是奇蹟也不為過,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場奇蹟是由身陷敵陣中的那個少年製造的。
 
而那個製造奇蹟的少年,現在則身處敵陣當中,彷彿不知疲倦的不停揮劍,每次揮劍便能斬殺十隻以上的原腸生物,給予原腸生物大軍帶來大量損傷。
 
「嗚!!!」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一聲鳴叫傳來,所有的原腸生物彷彿收到命令般,不再攻擊外圍的民警,轉而攻向大軍之中的里一。
 
面對這種情況里一也有點始料未及,但他很快的調整好心態,專心面對周遭的大量的原腸生物。
 
「殺老師!牠們…」和殺老師會合的里見蓮太郎,又是焦急又是驚訝的指著眼前的怪物大軍道:「牠們不再對我們發起攻擊了,但是卻對麻田集火了怎麼辦?」
 
殺老師瞇著眼略有所思的說:「剛剛那一聲鳴叫應該就是畢宿五對原腸生物大軍下達的命令,把目標轉向了里一君…這代表牠對里一感到害怕了。」
 
看著在怪物群中奮力揮劍大殺特殺的里一,在場的人無一不認同殺老師的話,畢竟他們沒有人可以孤身衝進敵陣中央,還讓對方產生重大傷亡而恐懼。
 
「現在當務之急是想辦法幫助麻田,不然他再厲害遲早會力竭的。」里見蓮太郎焦慮的說道。
 
「可是我們不是彈藥消耗殆盡,就是身上有傷,要怎麼去幫?」一個民警提醒似的說道。
 
「唔…」就在殺老師考慮如何幫助里一時,一道光束從遠方襲來,再次消滅路徑上所有的生物,而最重要的是光束竟然是直朝里一而來。
 
里見蓮太郎眼睛一縮,連忙喊道:「麻田!小心!」
 
「蛤?」
 
待里一聽到聲音後已經遲了,光束已經抵達到他面前了。
 
「我靠!」全力催動真祖的力量,里一雙眸散發微微紅光,速度比剛才提升了不知幾倍,最終才躲過了大部分的攻擊。
 
但里一也並非完好無損,他的腹部被光束開了一個大洞,鮮血從洞口潺潺流出。
 
後方的眾人看到里一的慘狀後,不禁心急如焚卻又毫無辦法,只有殺老師還稍微冷靜一些,因為他知道這種對人類的致命傷對里一來說根本無法致命,只是會讓身手有些遲緩罷了。
 
敵陣中的里一忍著腹部的疼痛,咬著牙,手上的劍依舊是不停的揮舞。
 
接著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對著外圍的殺老師等人喊道:「殺老師,帶人先離開,我要去找畢宿五跟光束的主人報仇!」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開始深入敵陣,一邊用魔力罩住傷口一邊加大魔力輸出,讓揮出的劍芒殺傷力變得更大。
 
在里一深入敵陣時,外圍的眾人聽到里一的話也愣住了。
 
「我沒聽錯吧?會長要單槍匹馬殺進去?」
 
「不…我也聽到了…」
 
眼見里一消失在視線中了,同時在里一離開不久後,原腸生物大軍便如同潮水般退去了。
 
眼前奇異的情況令所有人面面相覷,所有人都不知現在該怎麼辦了。
 
「殺老師…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里見蓮太郎看向身旁的男子詢問。
 
「撤退吧…既然里一君讓我們徹退,那我們就聽他的話離開,而且…我相信里一君一定不會有事,最多滿身傷的回來…」
 
就這樣,殺老師帶著斷後部隊除了里一之外,一員不少的安全離開。
 
而里一本人則是愈發深入敵陣當中,身後滿是怪物的屍骸,一路殺過來死在他手上的原腸生物至少有上千隻了。
 
進到了樹林中,原腸生物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強了,從一開始的階段Ⅰ、Ⅱ到現在的階段Ⅲ,要不是里一擁有魔力這種足以消滅原腸生物的東西,他也很難殺進來。
 
最終,里一來到樹林中的一處空地,兩隻身型龐大且被大量階段Ⅲ原腸生物擁護的大型原腸生物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其中一隻里一認識,那便是階段Ⅳ的畢宿五,而另一隻長相肥大擁有尖長吻部的原腸生物,沒意外應該就是朝他發射光束的主人了。
 
見到里一竟然可以一路殺到牠們的面前,畢宿五及發射光束的原腸生物眼中浮現恐懼的神情。
 
「撒…圍攻我跟對我射光束的仇,現在我就要來報仇了。」里一獰笑著,血色魔力在騎士劍上集中,接著雙手握劍,向前直直揮劍,一道亮眼的血色光芒襲向了兩隻原腸生物。
 
「嗚!!!」
 
被血色光芒擊中的兩隻原腸生物發出哀鳴,但沒多久就連同周圍的同伴也一同被消滅殆盡。
 
至此,東京再次得救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