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吸血鬼騎士「悠然之夢」02 初始 (同人創作)

月の辰 | 2022-04-25 12:15:47 | 巴幣 0 | 人氣 137


白雪紛飛,世界彷彿穿上了白紗,雪白成了世界的主色調。
 
一位褐色長髮的少女站在門口,好似在等待著什麼。
 
「優姬,先別等了!再待在外面會著涼的。」身後傳來溫和的聲音。
 
「好!」少女乖乖的走回了屋內。
 
來到了客廳,一個看起來比少女大幾歲的黑髮少年就坐在沙發上看著書。
 
少年見少女走了進來,對著她微微一笑:「大哥說過今天有事會比較晚來,優姬不用一直在門口等的,到時候著涼可是會有人傷心的。」
 
「是啊…悠人說得沒錯,優姬要是著涼了樞可是會傷心的。」一個披著披肩,長相溫和的戴眼鏡男子拿著兩杯可可走了過來。
 
接過男子給的可可,優姬坐在了沙發上,一言不發地看著眼窗外的雪景。
 
這時悠人把書闔上,看向了少女道:「優姬怎麼了嗎?是有心事嗎?」
 
優姬轉頭看向悠人,歪著頭想了想道:「我是在想樞哥哥是去做什麼了?為什麼都這個時候了還沒來…」
 
「…」悠人頓了一下,接著微笑道:「這我也不知道呢…大哥也沒和我說過呢…」
 
「唉…樞哥哥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來啊…」優姬不禁嘆了口氣。
 
悠人無奈地笑了笑。
 
「話說…你們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見兩人談話結束,一直坐在一旁的男子笑著問道。
 
聽到男子的話,悠人和優姬都露出疑惑的表情。
 
「呵呵…今天是悠人和優姬進來這個家的第五年喔!」
 
悠人這時才恍然大悟,點了點頭道:「都這麼久了嗎…來到灰閻大叔家已經五年了啊…」
 
「不要叫我大叔…要叫爸爸!」男子聽到悠人叫他大叔,立馬抱住悠人露出委屈的表情。
 
「…」悠人對於男子的行為似乎不為所動,只是嫌棄的推著他。
 
「我可是有父親的!你只是收養了我而已!」
 
「養父也一樣是爸爸!」
 
兩人便再優姬面前吵吵鬧鬧了起來。
 
優姬似乎是看慣了這樣的畫面,但仍露出淡淡的微笑,因為在這裡她感受到了家人的溫暖。
 
這也是什麼都不記得的她最珍惜的寶貴回憶。
 
當初就是面前的悠人和另一人帶著她來到這裡,這裡是和悠人正在打鬧的男子的住所,男子名為黑主灰閻,是個性格溫和的且家事萬能的男子,悠人和優姬這五年就是在他的照顧下生活的。
 
而當初的另一人則是……
 
「優姬…」
 
熟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優姬連忙看去,只見那個少年站在了門口,對著優姬露出笑容。
 
「樞哥哥!」優姬朝著門口跑去,然後徑直撲進了來人懷中。
 
樞笑著摸了摸優姬的頭,溫柔的道:「我回來了。」
 
看到優姬與樞抱在一起,悠人與黑主灰閻停止了打鬧。
 
「大哥,你回來了。」悠人上前打了招呼。
 
樞拍了拍悠人的肩膀,對著他點點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話說…優姬妳要抱到什麼時候?為什麼妳就這麼黏大哥呢?」
 
悠人看了優姬一會兒後,忽然有些吃味地說道。
 
「咦?」優姬被悠人的話愣住。
 
「明明我也是妳哥哥,為什麼同是哥哥待遇卻不一樣?」悠人表現出一副煩惱的樣子道。
 
「唉?唉?那是…我不是討厭悠人哥哥…只是…」聽到悠人的話,優姬有些慌張。
 
「噗哧…」看著優姬慌張的樣子,悠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到悠人笑了出來,優姬哪裡不知道悠人是逗著她玩。
 
「悠人哥哥!!!」優姬嘟著嘴跑到了悠人身前用小拳頭輕輕捶著他。
 
「哈!哈!哈!」對優姬的反應悠人覺得十分好玩,而且這樣就彷彿回到了之前……
 
樞站在了一旁,看著悠人與優姬打鬧的樣子,不由露出淡淡的微笑。
----------
一年後…
 
「悠人、優姬…他是從今天要進入我們家的錐生零。」
 
黑主灰閻將一個披著毛毯的銀髮少年帶到了兩人面前。
 
悠人看著錐生零,眉頭緊皺,不是想到了什麼。
 
優姬則是疑惑的問:「他是怎麼了嗎?」
 
黑主灰閻嘆了口氣說:「零的家人被邪惡的吸血鬼殺掉了,所以我就收養了他,從今以後他就是我們家的一員了。」
 
「被吸血鬼…殺掉…」優姬呢喃著,記憶似乎又回到了當初在荒野的時候,那時候的她就是差點被吸血鬼所殺害…
 
沒多久,優姬回過神來點點頭道:「我知道了。」
 
黑主灰閻欣慰的笑了,然後對著兩人道:「優姬、悠人,你們兩人先帶著零去清洗一下,我還要去警局處理一些事情。」
 
悠人跟優姬點頭表示答應,黑主灰閻之後便匆忙的踏出家門。
 
兩人帶著零前往浴室,一路上零一直都一語不發,讓場面有些冷場。
 
到了浴室,在悠人和優姬的幫助下,零脫掉了原本穿著的衣物。
 
「什麼!?」優姬在零脫下上身的衣物後,不禁發出驚呼。
 
只見零的脖頸處充滿了一堆血跡,不僅是優姬,只要是普通人見到這場面都會被嚇到的。
 
悠人看著零好一會兒,便開口道:「優姬,把濕毛巾拿來。」
 
聽到悠人的話,優姬乖巧的把濕毛巾遞給悠人。
 
悠人拿著毛巾輕輕擦拭著那塊充滿了血跡的地方,待悠人讓優姬洗了好幾次毛巾後,那塊充滿血跡的地方終於被擦乾淨了。
 
「呼…幸好沒有受傷…」優姬看到零的脖頸處沒有任何傷口後,不禁鬆了一口氣。
 
而悠人先是瞇眼盯著零,然後看了優姬鬆口氣的模樣,悠人無奈的嘆氣:「算了…」
 
「優姬,先帶零去換件衣服吧!我去把這件衣服處理掉。」悠人撿起那件充滿血跡的衣服,對著少女如此說道。
 
等優姬帶著零離開後,悠人看著手上的衣服,眼眸閃過一抹紅光,呢喃著:「被純血種襲擊了嗎…?」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隨後悠人搖了搖頭,把衣物裝進垃圾袋,走出了浴室。
----------
「零!出來吃飯了!」
 
叩叩!
 
「零,我進來囉!」
 
悠人走進零的房間內,看到了零獨自坐在床邊,不停地抓著自己的脖子。
 
「零…你…!?」走近一看,零竟然在自己的脖子上抓出了好幾條抓痕。
 
「那個女人的觸摸的感覺,我到現在還是感覺得到…」零靜靜的說著。
 
悠人抓住零的手,阻止了他繼續抓下去。
 
「別再傷害自己了,要是讓優姬看到她會傷心的。」
 
零緊握拳頭,帶著怒氣道:「可是…那女人的感覺…我忘不掉…我只能這樣提醒自己…我絕對要殺了她…殺掉所有吸血鬼!」
 
「唉…」悠人不禁輕嘆,沒來由的問了一句:「其中也包括你自己嗎?」
 
零睜大了雙眼,驚訝道:「你怎麼知道!?」
 
悠人嘆了口氣道:「被吸血鬼襲擊過的人只有兩種下場,不是鮮血被吸食殆盡,失血而亡;不然就是被轉化成他們的同類…」
 
「而襲擊你們家的又剛好是那個女人,那女人可不是普通吸血鬼,被她咬過的你…還能是人類嗎?」
 
「為什麼你會這麼清楚?」零看著悠人不禁訝異了起來。
 
當初的事情雖說不是什麼秘密,但也不是普通人能知曉的,零不知道他這位義兄究竟是如何知曉的?
 
「你是我的弟弟,看到當初你那副慘樣,我就用了些關係查了一下你家的事情,雖然不是很清楚事情經過,但卻發現是那女人襲擊了你家,之後的事情我大概猜出個所以然來。」
 
「所以呢?你現在知道了我不是人類,是要把我處理掉嗎?」零淡淡的問道。
 
悠人搖頭笑道:「你和我有相似的經歷,可以說是對難兄難弟,我為什麼要殺你?」
 
「相似的經歷?」零疑惑的問道。
 
「我原本有個美好的家庭,結果卻在某一天被某個吸血鬼給毀了…父親在戰鬥中犧牲…而最疼我的母親也…」
 
悠人回想起了當初悠和樹里還在的生活,神情不禁低落了起來。
 
知道了悠人也和自己一樣後,零原本淡漠的神情也柔和了起來。
 
「那你是怎麼活著的?你沒被那個吸血鬼襲擊嗎?」
 
聽到零的問題,悠人搖搖頭道:「他沒傷害到我…是大哥救了我…」
 
「你大哥?他是獵人嗎?」聽到悠人被救下來,零好期的詢問救下悠人的人是誰。
 
看著零好奇的樣子,悠人的內心掙扎了一下,最後才緩緩地說:「你肯定不會喜歡我接下來的話,因為大哥他也是你最憎恨的東西。」
 
零愣了一下,才開口道:「他是吸血鬼?」
 
悠人沒有回答零的問題,又自顧自的說:「是大哥他救了我,然後又救了險些喪命於吸血鬼手下的優姬…」
 
「大哥是我和優姬的救命恩人,所以我希望你別去厭惡大哥…最起碼不要跟他起衝突…」
 
零遲疑了一會兒,看著悠人說道:「為什麼突然跟我說這些?」
 
悠人的眼眸與零對視,表情認真的說:「因為等會大哥他也會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餐,我不想看見我的兩個家人一見面就像見到仇人一樣…」
 
「家人嗎…?」聽到悠人的話,零不禁動容了。
 
「言盡於此,就當是我這個哥哥…給弟弟的請求吧…」
 
說完,悠人就離開了零的房間。
 
零看著天花板,拳頭一下緊握一下鬆開,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十分鐘後,零來到了飯廳。
 
此時悠人已經坐在了位子上,而零也拉開了位子坐了下來。
 
零靠到了悠人耳邊,小聲說道:「我知道了…我會盡量不跟你大哥起衝突。」
 
悠人微微點頭道:「謝謝…」
 
「樞哥哥~這裡這裡~有個人要給你認識喔!」此時優姬的聲音從玄關傳來。
 
「好,優姬…慢慢走,不用趕的。」然後一個溫和的聲音近接著出現。
 
零聽到樞的聲音後,身軀不禁緊繃了起來。
 
悠人拍了拍他,苦笑的說:「放鬆,大哥不會傷害我們的…」
 
話音剛落,只見一樞從門口走了進來,看到了零後不禁愣了一下。
 
「樞哥哥,這就是我要給你認識的零喔!」優姬拉著樞的手親暱說道。
 
優這時也回過神來,端詳了零一會兒道:「你就是錐生零吧?你的事情我略有耳聞,關於你家人的事…請節哀…」
 
「嗯…」零面無表情的點點頭,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沒什麼發怒的跡象,這讓倒是悠人鬆了一口氣。
 
之後幾人便一起吃了頓晚餐,過程還算得上融洽,起碼零沒有突然暴起傷人。
 
晚飯後,樞站了起來道:「好了…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眼光瞄到了零,樞突然說道:「你如果遇到任何問題,可以來找我。」
 
對於樞的話,零有些疑惑,但還是點點頭。
 
樞離開後,零看著身旁的悠人,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開口問道:「你大哥很厲害嗎?為什麼說遇到問題可以去找他?」
 
悠人笑了笑道:「大哥他的全名叫玖蘭樞,你覺得呢?」
 
零頓時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說:「他是玖蘭家的人!?」
 
看到零有這種反應,悠人並不意外。
 
「他跟那女人是同一種吸血鬼…」零眼神瞬間充滿了憤恨,身上散發些許殺意。
 
悠人一看零的反應,暗罵一聲糟糕,連忙壓住零勸道:「喂喂喂…襲擊你家的並不是我…咳…不是大哥他們家,別把怒火發在大哥身上啊!」
 
「我知道…但我一聽到那群吸血鬼就忍不住…」零深吸了一口氣,無奈地嘆氣。
 
「放心吧!」悠人拍了拍零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有我在,我不會讓家人受到任何傷害的。」
----------
四年後…
 
在一棟白色建築物的大門前,一群學生們聚集在了此地。
 
「好了!日間部的同學們,宵禁時間已經到了,請各位同學回去宿舍了!」一位身著黑色制服及短裙,擁有褐色及肩短髮的少女對著身前的人群喊道。
 
面對少女的呼喊,人群不但沒有退後,反而還出聲反駁。
 
「話是這麼說,但黑主同學一定是想獨佔夜間部的各位吧!」
 
「雖說是里事長的女兒,但這樣也太狡猾了!」
 
面對人群反駁,少女拿出一個繡有紅色薔薇的白色臂章帶上,義正嚴詞的說:「不是的,我是做為風紀委員…」
 
然而…少女的話還沒講完,人群就直接衝了上來。
 
「偶像學長!」
 
「我們愛你!」
 
少女見狀急忙把人群往後推去。
 
但是只聽身後一聲"喀拉",夜間部宿舍的大門被打開了。
 
少女聽到身後的動靜,不禁喊道:「啊!糟糕!又來不及了…」
 
然後她又轉頭看了看,結果剛才亂成一團的女學生們,竟然自動排成兩列,像是要歡迎夜間部的人一樣。
 
少女見此只德無奈的讓開道路。
 
接下來,穿著專屬白色制服的夜間部學生開始走了出來。
 
向夜間部看過去,可以明顯見到夜間部的學生們大都是俊男美女,在顏值上遠遠超過了常人,難怪能在日間部吸引龐大的粉絲。
 
「妳們好啊!少女們~有沒有想我啊!」
 
第一個走出來的是一個金髮藍眼的帥哥,他一邊走著一邊對周周圍的女學生們打招呼。
 
「啊~是偶像~」
 
「是藍堂學長!」
 
跟在那位藍堂學長身後的是位橘色頭髮的青年,只見他表情平淡的說:「喂!別這樣…」
 
「有什麼關係,曉你太古板了。」藍堂滿不在乎的擺了擺手。
 
之後藍堂便把手比出手槍型狀,對著一個女學生"啾"一聲,女學生好似真的中槍一樣,滿臉幸福的倒下了。
 
「啊~人家也要啾!」
 
接著一群女學生衝上前把藍堂給團團圍住了。
 
但在這過程中,剛剛在維護著秩序的少女被撞倒了。
 
「哎…疼疼疼…」少女揉著自己剛剛被撞到的地方喊疼。
 
「優姬,沒事吧?」
 
滿懷擔憂的話語在耳邊響起。
 
優姬抬頭一看,一個黑髮的帥哥向她伸出了手。
 
「樞…樞學長…」
 
「一直以來辛苦了…」樞對著優姬露出微笑。
 
「哪裡…」話還沒講完,優姬就感覺到了背後傳來陣陣寒意,不用想,一定是那群忌妒心發作的女學生正死死盯著她。
 
背後刺骨的視線令她臉茫站起來,認真的說:「身為風紀委員這是理所當然的!」
 
書笑了笑道:「不需要畢恭畢敬,這會讓我感到些許寂寞呢…」
 
「不…因為樞學長是我的救命恩人嘛!」優姬緩緩搖著頭。
 
「不用再放在心上了…這麼遙遠的過去…」樞溫柔地摸了摸優姬的頭道。
 
「玖蘭學長,似乎快上課了,你應該趕快進教室了。」
 
一陣冷冷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零!」優姬看到來人不由得訝異了一下。
 
聽到對方的話,樞把手收了回來,對於對方冷淡的語氣也不在意,只是笑了笑說:「那晚點見了,優姬。」
 
看著遠去的夜間部,優姬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喂!趕快回去宿舍了!」
 
突然一旁傳來零的大吼,轉頭一看,原來是零在驅趕還待在現場的日間部學生們。
 
「每天都在嘰哩瓜拉的…煩死了…」零皺著眉頭不滿的說著。
 
碰-!
 
優姬揮起拳頭朝著零揮了好幾下道:「遲到了就不要給我露出一副了不起的模樣啊!我們可是風紀委員給我自覺一點!」
 
「這話原封不動還給你!」零滿臉黑線的身手按住優姬的頭,讓她不得寸進,只能在那邊空揮拳頭。
 
「妳太容易被看穿了。」零突然默默的說了一句。
 
「咦?」
 
「悠人說得沒錯,你的想法太好讀懂了,完全都寫在臉上…」零看了眼優姬,嘆了口氣道:「妳只是喜歡他的話不要緊,但是…妳知道的吧?」
 
優姬眉頭一挑,神情不悅的說:「囉嗦!我當然知道…那些人…是跟我們不同的存在。」
 
「話說回來…悠人又跑哪去了?」
 
「我怎麼會知道?」
 
此時畫面一轉,學校某處的樹林中…
 
「哈嚏!」一個穿著日間部黑色制服的青年忽然打了一個噴嚏。
 
「是不是有人在想我啊…」青年揉了揉鼻子,語氣慵懶的說道。
 
享受著腦袋下柔軟的觸感,青年打了個哈欠。
 
「悠人大人,夜間部那邊要上課了,我差不多也該走了。」一陣溫軟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只見一個穿著夜間部白色制服,擁有淡紫色長髮的美少女,一邊露出充滿治癒性微笑一邊溫柔地撫摸枕在自己大腿上的悠人的頭。
 
「時間也差不多了,那妳就先去上課吧…夜乃…」悠人不捨地離開了少女的大腿。
 
少女站起身說道:「那我就先離開了,悠人大人。」
 
「嗯!要想我喔~夜乃~」然後在少女準備轉身時,悠人上前抱住了對方,在對方的額頭輕吻了一下。
 
對於悠人的行為,夜乃沒有任何抗拒,同樣也抱住了悠人,眷戀的吸了一口悠人身上的氣味。
 
「好了…悠人大人,我該走了…不然姐姐會生氣的…」
 
「真是的…星煉個性真該改一改,不然這麼冷淡,除了大哥誰能忍得了她啊…」悠人有點不滿的嘟囊了幾聲。
 
夜乃無奈的苦笑,也不多說什麼,只是轉過身朝著校舍走去。
 
見夜乃身影消失,悠人本想離開,誰知卻聽到了有人在叫他的聲音。
 
轉過頭,看見了一男一女朝著自己走來,兩人正是悠人的青梅竹馬兼義妹義弟-優姬和零。
 
「呦!你們來了啊!」悠人笑著對兩人打招呼。
 
「嗨…你以為我會這樣說嗎?」優姬瞇著眼睛,揮著拳頭朝悠人揍去。
 
「你這傢伙比零還糟糕,他只是遲到,你卻連來都不來,虧你還是風紀委員!」
 
側身閃過優姬的粉拳,悠人滿臉不在乎地道:「那種事情隨便啦!有零在不就可以了嗎?反正真正的工作是在晚上才開始嘛…」
 
看著悠人一副消極怠工的樣子,優姬跟零都不禁無語的嘆氣。
----------
夜晚降臨,黑暗壟罩著整個黑主學院,朦朧的月色帶來一股淡淡的美感。
 
夜間部教室…
 
「我們夜間部所研發的"血液錠劑",已經被全世界所認同,諸位是我們學校…同時也是我們夜之一族的驕傲。」教師站在台上,平淡的開口。
 
聽到教師的話,台下的學生大都露出自信的笑容。
 
教室後排靠近窗邊的位置上,一群人坐在樞的周圍。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一個灰色長髮少女淡淡的說。
 
「那只是區區小組學習的課題罷了。」另一個金髮青年語帶得意的道。
 
然後那位金髮青年一邊說的同時,還在自己的筆記本上畫著一堆零做出蠢事的搞笑圖畫。
 
「可惡的錐生零,竟然用那種語氣對樞大人說話。」
 
「喔呦!你這樣感覺好像是愛上他一樣,」剛才那位灰髮少女逕自拿起青年的筆記本看了看,用調侃的語氣說著。
 
「誰愛上他了啊!可以的話我想親手把他給宰了!」藍髮青年-藍堂英如此反駁。
 
「不過…看起來很美味呢…那個女孩…」一旁的紅髮青年突然說道。
 
明明聽起來只是一句玩笑,一旁靜靜看書的樞停下了翻頁的動作。
 
「喂!支葵!」樞身旁另一個金髮青年皺眉提出聲道。
 
場面一度冷了下來。
 
「來,飼料!」
 
這時坐在支葵身後的橘髮少女對著前方的青年丟出幾塊餅乾,而支葵也張嘴接住了餅乾。
 
「話說回來…您很關心那位女孩呢…樞大人…」一旁的灰髮少女略有所思的道。
 
「啊…沒錯…」樞也沒隱瞞的點點頭。
 
啪!
 
一個微小的聲音響起,原來是少女用剛拿到的筆記本砸在了藍堂英的手上。
 
「啊!好痛啊!你是想打架是不是,瑠佳!?」藍堂英甩掉了筆記本,對著瑠佳吼道。
 
「呵呵…」看著兩人鬥嘴的樣子,一個淡紫色長髮少女不禁輕笑出聲。
 
看著身旁妹妹笑出來的樣子,星煉無奈的說:「好了夜乃,樞大人還在這,不要笑得這麼無禮。」
 
樞看了眼夜乃,淡淡的說:「無妨,反正英跟瑠佳這樣也不是第一天了。」
 
接著樞又看向窗外被烏雲遮住的月道:「話說…月亮被遮住了呢…」
 
「說的是,現在就是我們的時間了。」
 
「吸血鬼之夜……」
 
話音剛落,教室內燈火被熄滅,一雙雙散發著紅光的眼眸出現在了教室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