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永夜物語】第四十四章

月の辰 | 2020-12-12 23:02:43 | 巴幣 0 | 人氣 150


看著眼前起碼有三十樓高的大樓,里一的表情糾結了一下,最後嘆了口氣走進了大樓內。
跟櫃台說了句要見他們的大小姐後,里一就被帶到了大樓頂層的一間房間,在這裡他見到了此行的目標,擁有一頭波浪捲的黑色長髮,身穿粉色的華麗和服,左眼角下一顆淚痣,怎麼看都是個大和撫子的少女出現在里一的面前。
「歡迎光臨司馬重工,小里一。」少女帶著自信的笑容,十分自然地走到里一身旁挽住了他的手臂。
看著如此熱情的少女,里一有些頭疼了起來,而這名令他頭疼的少女正是司馬重工的千金-司馬未織。
看著苦惱的里一,少女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就好像找到了有趣的玩具一樣。
「我說未織…可不可以別每次見面都直接靠上來啊…」里一滿臉無奈的說道。
「啊啦~難道小里一害羞了?」司馬未織笑嘻嘻的看著里一,但挽著里一的手已經放開了,可以看得出司馬未織即使跟里一開玩笑,卻也懂得分寸不讓里一感到反感,可見這位司馬重工千金在與人相處上還是很有手段的。
「唉…算了…」對於這位大小姐的調戲里一只能嘆了口氣,無奈地坐到了房內的沙發上,整理了一下情緒後對著司馬未織問:「聽妮克絲說妳有事找我?」
本來還想閒聊一番的司馬未織,聽到里一這麼直接的話後不禁嬌嗔:「真是的…小里一這麼直來直往小心以後交不到女朋友。」
白了司馬未織一眼,里一沒好氣的說:「不好意思,我的異性緣好得很。」
「你的異性緣也包括那群小女孩跟那跟乳牛嗎?」司馬未織笑著問道。
里一再次被這位大小姐的話搞得很無言,只能無奈的搖頭道:「延珠她們就算了,我又不是蘿莉控,至於木更…別跟我說妳看不出來她是心向蓮太郎的。」
「唉呀,原來小里一看出來那乳牛跟蓮太郎有一腿了啊?」司馬未織聽完後故作驚訝的說道。
「人家好歹也是有名字的,別老是一口一個乳牛啊!還有他們兩個每次都在我面前眉來眼去,只有瞎子才看不出來好不好!」對於少女的話里一不由得做出了吐槽。
「好啦!木更就木更嘛…反正每次我都是這樣叫她的,算了…先說正經的,當時我確實有去找過你,不過你姐姐說你在休息,我就沒多打擾,只是請她告知我要找你而已。」
里一挑眉道:「那妳想跟我說什麼呢?」
司馬未織呼呼一笑,打開手中的摺扇掩住嘴說道:「小里一,有美少女來上門來找你,難道你都不會心動嗎?搞不好是找你告白的呦!」
對此里一只是平淡的回答:「抱歉,被女生告白什麼的,在以前的學生時代還滿常發生的,所以我已經習慣了。」
司馬未織聽聞,臉上露出"你在逗我嗎?"的表情,里一也就聳聳肩,畢竟他說的都是事實不信就算了。
「反正我現在的感情狀態很滿意,而且家裡還有兩個未婚…」說到一半時里一突然停住,他剛剛說得太順口,差點把茅野楓跟愛麗絲這兩個未婚妻的存在說了出來。
「嗯?兩個未婚?」司馬未織抓到里一話語中的關鍵字。
里一急中生智,更改了原本要說出來的話:「我是說家裡還有兩個未婚的姐姐,陪我一起享受單身多好,要知道我家姐姐可是大美女呢!」
「恩…真可疑…」司馬未織露出狐疑的表情,死死盯著里一。
「咳…所以我說未織妳找我到底有何貴幹?」
被盯到心虛的里一連忙輕咳一聲轉移話題,藉此分散少女的注意力。
「想要轉移話題嗎?」但是對於里一的招式,聰明的司馬未織很容易就看出來了。
「呃…哈哈…」轉移話題的招式被破,里一只能露出尷尬的笑臉
「這次就算了,下次一定要讓你把所有秘密都吐出來。」司馬未織瞇著眼嘟囔道。
見少女妥協里一鬆了口氣,但是臉上滿是無奈的神色道:「我說未織…妳把我找來應該不是為了調侃我吧?」
「哼哼…這還用問嗎?本小姐找小里一你來當然是有大事的。」司馬未織把摺扇收起,也不隱瞞自己的好奇心問道:「當然是小里一你手中那個殲滅天蠍座的武器啊!」
「吶吶…小里一,那個武器你還能做出來嗎?」
只見司馬未織幾乎整個人都要趴在里一身上,臉上則露出好奇無比的表情看著里一。
「當然能了。」對此里一想都不想便直接回答。
司馬未織聽聞眼睛一亮,急忙問道:「能夠大量製造嗎?」
「能夠大量製造嗎?」里一閉上眼思索了一下,很快給出了答案。
「只要材料夠的話大規模列裝不是問題。」
「真的假的!?這豈不是說把剩下的等級Ⅴ消滅都不是問題了嗎?」司馬未織激動的站了起來。
「嗯…妳要這麼說倒也不是不對…」里一點了點頭道。
啪……
摺扇掉在了地上,但司馬未織沒去撿,而是激動的抱住里一,隨即大叫出聲:「小里一!我們結婚吧!」
「唔唔唔唔!!!」對於少女的驚天宣言里一沒去反駁,因為他現在整個臉被埋在司馬未織壓意外有料的胸部而不停的掙扎。
經過些許的混亂後,終於從胸中殺解放出來的里一,非常無言的盯著眼前的少女,這個千金小姐竟然能讓身為真祖的自己差點掛掉,果然是個不簡單的人物。
司馬未織對於里一盯著自己的眼神毫無感覺,依舊笑嘻嘻的說:「怎麼樣呢?小里一,要不要答應我的提議呢?只要跟我結婚就可以得到作為嫁妝的司馬重工喔…而且…還可以對我為所欲為喔!」
雖然司馬未織在大多數人看來是個美少女不假,但跟她交情已經有一陣子的里一卻不這麼認為,並不是說司馬未織有什麼缺陷,而是她太熱情奔放了,熱情到里一都有點怕的地步了。
在兩人初次見面時還好,經過幾次見面的交談後,兩人也逐漸相熟了起來,這本來應該是件好事,但不知哪次開始後,司馬未織見到里一都像是小孩見到心愛的玩具一樣的眼神,對里一也愈來愈熱情,之後里一便開始有意無意的躲著對方了,像這次要是不是對方找她,搞不好里一還會繼續躲著她。
「請恕我拒絕,反正未織妳一定是想著"只要跟小里一結婚就能把擊殺等級Ⅴ的技術給拿到手了"的念頭吧?」少年冷淡地回應少女的請求。
「唉!怎麼這樣?」司馬未織嘟著嘴不滿的看著里一。
里一靠在沙發上不置可否的說:「而且我很討厭這種不顧雙方感受的利益聯姻,所以未織妳就放棄吧!」
「唔…也就是說小里一你討厭不情願的結合是吧?」
「對!沒錯!」
「但是你情我願就沒問題了吧?」
「嗯?這樣沒錯啦…」
「那就跟我結婚吧!小里一!」
「蛤!?」
看著再次突然抱過來的司馬未織,里一趕緊擋住對方要親上來的嘴,滿是無奈的道:「妳這又是在搞什麼啊?未織小姐…」
司馬未織歪著腦袋說道:「不是說你情我願就沒問題嗎?雖然我這樣說有點奇怪,我身為司馬重工的大小姐,就算我父親再怎麼疼我,遲早有一天也會因家族利益的需求而把我嫁給不認識的男人,如果是這樣還不如找個熟識的人嫁了,但我熟識的男人就只有你跟蓮太郎,蓮太郎被那頭乳牛護得死死的,那就只剩下小里一囉,而且這還可以在那頭乳牛面前炫耀比她早結婚的事實。」
「喂!最後面那句才是妳的目的吧!」里一滿臉黑線的吐槽。
「嘛…雖然也有這個想法,但也差不到哪去,小里一你的回答呢?」司馬未織聳聳肩後笑咪咪地看向了里一。
里一捂著臉深深的嘆了口氣道:「我真是交友不慎才會認識到妳這個丫頭…」
「算了,我不管妳了,妳愛怎樣就怎樣吧…」最後里一非常無奈地說出自暴自棄的話來。
總而言之,這次前來司馬重工的事情也就暫時告一段落了,本來是為了解決司馬未織想得到軌道砲的事,但後來在不知不覺間話題就歪了,而司馬未織也沒有再提過軌道砲的事,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
----------
某天上午
「我的蠢弟弟,有委託任務喔!」妮克絲笑吟吟的來到正在和孩子們一起玩鬼抓人的里一面前。
「蛤?委託?」里一訝異地停下腳步,身後當鬼的女孩也在這時抓到了里一。
「抓到了!抓到會長了!」抓到里一的女孩開心的笑著。
「好好…」里一寵溺的摸了摸女孩的頭,笑著說道:「妮克絲姐姐這裡有事情要找我,妳們自己先玩吧!」
「喔…知道了。」女孩很乖巧的點頭,便和其他小孩去一邊玩了。
接著里一疑惑的看向妮克絲問:「奇怪…委託任務不都是發佈給其他民警嗎?怎麼會拿到我這裡來?」
妮克絲拿出手上的委託書,一臉壞笑的說道:「這可不是普通的委託,這可是聖天子親自指名你的委託…你可真行,這麼快就讓另一個女孩迷上妳了,不愧是我的弟弟…嘿嘿。」
「咳…說什麼鬼話!」里一心虛的乾咳一聲,急忙把奪過自家女神姐姐手上的委託書。
見里一如此表現,妮克絲沒說話只是偷偷竊笑著。
「咦?聖天子要找我當護衛?」里一看著委託書的說明,不由得愣了一下。
「這丫頭為什麼要找我啊?我雖然有民警證但也好一陣子沒做過任務了,IP排行大概都快墊底了吧?」
聽聞妮克絲挑著眉有些訝異的說:「你難道不知道你之前把天蠍座幹掉後排名已經提升了嗎?」
「蛤!?我怎麼不知道有這回事?」里一不禁瞪大雙眼。
「之前被你推出去當英雄的連太郎也被提升了呦,從墊底的十萬名直接竄升到900名,你大概也差不多吧?」妮克絲歪著腦袋回答道。
看著手上的委託書,里一遲疑的開口:「所以…我該接受聖天子的委託嗎?」
「去啊!幹嘛不去?有美女可以看為什麼不去?」妮克絲面露壞笑的慫恿著。
給了女神一個白眼後,看著委託書思索了一下,里一還是決定接下聖天子的委託。
東京區市中心 聖居
里一和聖天子來到了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前,從這裡剛好可以俯瞰整片的東京區景色,而聖天子卻無心觀賞眼前的景色,而是滿臉鬱悶眼神擔憂的說:「明天大阪區的總統-齊武宗玄,要來東京區進行非正式的訪問。」
「這傢伙我知道,是個野心十足的獨裁者,他這時候來東京是想幹嘛?」里一不解的問道。
「因為菊之承卿前往了中國和俄羅斯訪問,所以人不在東京區…」聖天子嘆了口氣道:「老實說,在政治上我完全不是齊武宗玄的對手。」
「喔…原來如此,原來是那臭老頭不在才來鬧場的。」里一點了點頭,然後又露出憐憫的眼神,看向聖天子道:「妳也真夠慘的…之前是天蠍座,現在是獨裁者,怎麼感覺每次見到妳都會攤上不得了的大事呢…」
「拜託請不要再講了…被你這樣講我都開始懷疑我是不是有吸引不幸的能力了。」聖天子鼓著臉頰,模樣可愛地對著里一抱怨。
在東京市民面前一派聖潔從容的聖天子,現在竟然露出這種表情,而且還是對一個男性做出近乎撒嬌的行為,大概很多人會被嚇傻吧!
見少女露出如此可愛的表情,里一不禁哈哈一笑,接著道:「所以妳是想讓我在齊武宗玄訪問期間當妳的保鑣嗎?」
聖天子點點頭道:「沒錯,齊武宗玄在菊之承卿不在的時候過來,估計怕是別有用心,所以我希望里一會長能在這段期間擔任我的護衛,並且一同出席會談。」
「這我倒是沒什麼問題,但妳身為東京的元首總該有自己的護衛吧?」里一扭頭詢問道。
「我正想將他們介紹給你。」說完後,聖天子拍了拍手,沒多久六個身穿白色制服的男子一臉嚴肅的站在了兩人的面前。
幾乎是在一瞬間,那六個男子便將視線都聚集到了里一與聖天子身上。
與此同時,里一還感覺到了一股極為隱晦的敵意乃至殺氣混雜在視線當中,讓他身形一頓,旋即恢復了若無其事的模樣。
「這些人就是我的護衛隊。」
同一時間裡,護衛隊中一個身材特別高的男子上前一步,面帶微笑的看向了里一。
「我是保脅卓人,目前擔任聖天子的聖居護衛隊隊長一職,久仰大名了,里一會長。」
這麼說著,保脅卓人朝著里一伸出手,臉上帶著友善的表情。
然而,里一卻連看都不看保脅卓人伸出來的手一眼,反而抬起頭來望向保脅卓人的眼睛。
在那對彷彿蝎子一樣,充滿侵略性與危險性的眼睛中,里一很清楚地捕捉到了隱藏在其中的冰冷與惡意。
當下里一瞥了保脅卓人一眼,嘴角勾起了一個讓現場的溫度彷彿都降低了一些的弧度,伸出手與保脅卓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我是麻田里一,請多指教。」
保脅卓人臉上的笑容頓時越來越盛了,看起來似乎很歡迎里一似的,讓一旁看到兩人的和睦相處的聖天子也不由的笑了起來。
但只有里一才能感覺到,當他一握上保脅卓人的手,對方的手上就傳來一股不弱的力道。
這要是換成一個普通人,哪怕是一個老練的民警,被對方猝不及防的這麼用力一握也會的痛得叫出聲來。
不過他的對手不是普通人,甚至該說不是人類,而是身為吸血鬼一族真祖的里一,身體的強度早就超越人類了。
因此保脅卓人感覺自己握的不是一隻手掌,而是一塊堅硬無比的鋼鐵,自己施加在上面的力道不但沒辦法給對方帶來痛苦,還被對方給加倍還了回來,弄得他手掌生疼,連表情都微微有些扭曲。
接著里一很自然的放開了保脅卓人的手,面帶笑容的和對方說道:「很高興與你一起共事,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護衛聖天子的安全吧!」
之後的時間裡,里一就待在聖居與聖天子針對會談期間護衛行程進行安排,本來這也是要與護衛隊一同討論的,但聖天子卻以里一是她的貼身護衛為由,將護衛行程的安排全交由里一自己來擬定。
對此,里一也樂得清閒,將護衛行程的安排大致上跟聖天子說明後,就在聖天子的送別下離開了會客室。
「唔…齊武宗玄嗎?」
走在聖居的走廊上,里一撓了撓自己的頭髮嘆氣出聲。
想起自己曾經聽過關於對方的傳聞,里一不禁感到煩悶。
齊武宗玄是個心狠手辣的獨裁者,他透過收買、暗殺政敵等手段,一步一步的成為了大阪區的總統,並在大阪施行高壓手段進行統治,是個為了達成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一想到對方是連天童菊之承那老狐狸都要小心應付的人,里一就感覺到一陣頭大。
「那傢伙來東京估計沒安好心,可能會搞出暗殺之類的手段,預防萬一還是找殺老師給個意見好了…」
話音剛落,里一就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因為有一群人擋在了自己的前方。
「有何貴幹?保脅卓人隊長?」里一冷聲問道。
沒錯,擋在里一前方的正是聖天子的護衛隊,而且每人的臉上都帶著鄙視且嘲諷的眼神,明顯不是帶著善意來的。
「麻田里一,我勸你還是放棄這次的委託比較好,為了你的生命著想。」保脅卓人說完這句話後,護衛隊的人開始朝里一走來,他們身著白色的聖居護衛隊制服,腰間配掛的槍套確已經空了下來,裡面的手槍已經被他們握在了手上,並在包圍里一的同時指向了他。
環視著包圍自己的護衛隊,無視他們臉上兇狠的表情及指向自己的武器,里一滿臉無所謂,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
「我可以把你們當成是要與我為敵嗎?保脅卓人隊長?」
聽到里一的這句話,護衛隊的人彷彿聽到什麼笑話一樣,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給我閉嘴!賤民!」保脅卓人直接將槍抵在了里一的額頭。
「我可是榮譽的聖天子護衛隊隊長,不是你這個收養了一群怪物的賤民能交談的對象!」周圍護衛隊的人開始發出竊笑的聲音,但他們卻沒注意到里一的眼神從剛才到現在一直沒有改變過。
「打倒天蠍座的英雄?不過是有那種新武器而已,要是我有那種新武器,我也能成為英雄!站在聖天子大人身邊的人應該是我!你不過是個走狗運的賤民而已!」保脅卓人像是忍了很久般對著里一發出了低吼。
「說完了嗎?」
就在保脅卓人發洩不滿後,一直不講話的里一冷冷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時候保脅卓人也注意到了里一冰冷的神情,內心不由得顫抖了一下,但隨即趕到一陣惱羞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對著其他人下令:「給我打斷他的腿!」
雖然里一平時很平易近人,但不代表他會讓別人騎到自己頭上來,他的待人處事原則是,別人對我好,我對你更好,你想找我麻煩,我會加倍奉還。
因此護衛隊莫名其妙的找上門,還用那種狗眼看人低的方式找里一麻煩時,他們的下場就已經註定了。
當護衛隊成員靠近里一,準備執行保脅卓人的命令時,里一如同閑庭若步般,從撲過來的兩人中間走過,同時手指在兩人面前打了個響指,一陣肉眼無法看見也無法聽見的聲波從響指間發出,之後兩人就這樣倒在了地上。
身為殺老師的得意弟子,里一繼承了最強殺手死神的所有絕技,現在里一使用的就是對腦波產生混亂以達到使人昏厥的聲波攻擊。
緊接著,里一反手將保脅卓人指著自己的槍拍掉,然後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輕描淡寫的伸腳向前一甩。
碰---!
完全沒想到里一敢對自己出手的保脅卓人連個準備都沒有,整個人重心不穩面朝地的砸在了地板上,臉上最突出的部位-鼻子,成為了受力最多的地方,讓保脅卓人發出不爭氣的慘叫。
「啊---!」
剩下的護衛隊成員被里一在極短的時間內擊倒三人而嚇到,等反應過來要將槍舉起指向里一時,卻也為時已晚了。
「反應太慢了。」
里一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後,用手刀劈在他們的後頸並用淡淡的語氣說道,就這樣餘下的護衛隊成員都倒在了地上。
看著部下全被里一打趴,倒在地上的保脅卓人眼中漸漸了浮現畏懼及怨毒的神色。
瞥了眼的被自己打倒的這群人,里一便頭也不回的離開現場,至於護衛隊們的會不會有什麼報復,他一點也不擔心,畢竟這種小角色也翻不起什麼風浪,不過在不久的將來,里一就知道他的這種想法時在是太天真了,以至於差點釀成無法挽回的災難。
里一把所有事情都拋到腦後,一派輕鬆的走出了聖居,完全不像剛才把一群人給放倒的樣子。
----------
當里一走出聖居後,天色已經被夕陽所染紅,看來馬上就要天黑了。
就在他準備散步回阿瓦隆的時候,不遠處的一陣吵鬧聲,卻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妳在搞什麼?騎車不會看路嗎?是不會道歉嗎?」
在距離聖居不遠的公園噴水池旁,那裡聚集了幾個像是小混混的不良青年,他們正將一個滿臉不知所措的小女孩包圍起來。
「什麼情況?」
看著噴水池邊的里一露出疑惑的表情,但緊接著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嗯?是受詛之子?」因為長時間跟阿瓦隆那群孩子們玩在一起,所以里一對於受詛之子的氣息特別熟悉,因此當他感受到那個小女孩有熟悉的氣息時,就知道對方也是受詛之子。
對方看起來與千壽夏世是差不多的年紀,白金色的長發隨風飄動,半睡半醒的小臉蛋上滿是迷茫,身上穿著的鬆垮睡衣,同時因倒地而露出了香肩。
然後在小女孩的身旁還有一輛翻倒的腳踏車,加上剛剛小混混所說的話,里一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因果。
就在此時,那幾個小混混越喊越大聲,再加上小女孩臉上那困惑的表情,讓他們感覺更生氣。
就在其中一個人將腳抬起來要去踹那個小女孩時,他就感覺有人拉住了他的衣領。
那個小混混轉頭一看,就見到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黑髮少年,此人正是剛剛在旁觀的里一。
「蛤?你這小子是誰啊?多管閒事信不信老子揍你?」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小混混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反而兇狠的朝對方吼道。
但他也沒能兇狠多久,因為一支黑色的左輪手槍抵住了他的腦袋。
里一淡淡的出聲道:「民警擁有擊斃對生命造成危害的自衛權,就算對象是突然襲來的小混混也不奇怪吧?」
「噫!?」被槍抵住的小混混嚇得舉起手來。
「不想吃子彈的話就快離開吧!」
「唔…可惡…」隨著里一的話音落下,對方低頭咒罵了一聲,轉身就帶著自己的同夥狼狽的逃走了。
看著小混混離去的里一搖了搖頭,隨即把手槍收回懷中的槍套,之後才將目光轉到小女孩身上。
此時小女孩還微微張著嘴,一臉迷茫的注視著里一,好像完全沒理解倒底發生什麼事。
「正義的…英雄…人生中第一次見到…」
接著里一上前將小女孩扶起來後,小女孩說了讓里一無語的話。
「乖乖坐好,別亂跑。」
噴水池旁的長椅上,里一以極為熟練的動作,將滿臉迷迷糊糊的小女孩的衣服整理好,又拿出梳子梳著她白金色的長髮,很快就將亂糟糟的頭髮給梳理好了。
經過里一打理後,小女孩身上的衣服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邋遢,飄逸的過肩長髮也變得柔順了起來,再加上少女還有著一張不輸給藍原延珠和千壽夏世的小臉蛋,看起來可以說是異常的可愛。
「好厲害,馬上就梳好了。」
「因為家裡有一群跟妳年紀差不多的孩子,而且時常都需要我去照顧,時間久了就學會梳頭了。」
「真是厲害呢!」
「我也因此常常被她們纏上就是了…」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里一看著小女孩感覺快睡著的側臉,不禁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
「小小年紀該不會是熬夜看卡通了吧?小心熬夜身體會長不大喔!」
「不…不是這樣的…」小女孩被里一捏住臉蛋,依舊是迷迷糊糊的說道。
「因為我是擁有貓頭鷹因子的受詛之子,所以白天才會比較辛苦。」
「喔…原來跟我一樣都是夜行性的動物啊…」里一聽了以後摸著下巴點點頭。
「嗯?哥哥是夜貓子嗎?」小女孩歪著頭問道。
里一用開玩笑般的語氣說:「別看我這樣,我在夜晚的活動力可是比受詛之子還厲害呢!」
「哥哥真是愛開玩笑。」
見自己的話被小女孩當成笑話,里一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里一的話倒不是玩笑,畢竟吸血鬼在夜晚的活動能力的確比受詛之子還強。
「那麼妳叫什麼名字呢?」
「我…」小女孩猶豫了一下,眼神中閃過些許掙扎,但又最後放棄似的開口:「我叫緹娜,緹娜‧斯普朗特。」
「緹娜啊…」里一帶著微笑摸了摸緹娜的小腦袋,看著這個迷糊的小女孩,內心不由得升起一股寵溺之心。
「緹娜,妳應該是外國人吧?」
緹娜迷糊的半開嘴巴,呆呆的看著里一道:「哥哥好厲害,竟然連這個都猜到了。」
「因為妳的名字很明顯就不是日本人的名字,而且髮色長相也跟日本人不太像,所以很容易就能猜到是外國人吧?」里一失笑般的搖搖頭。
「是嗎…?」緹娜迷迷糊糊地搖著頭,接著慢悠悠的問道:「那哥哥叫什麼呢?」
「唔…既然妳是外國人,那我也報一下我的英文名,我叫亞瑟‧路易‧卡洛林‧奧德瓦雷。」
「哇!哥哥的名字好長…」緹娜發出驚訝聲。
「哈哈…因為我是混血兒,我媽媽是英國人爸爸是日本人,而後面的兩個姓氏分別是我外公外婆的姓氏,妳叫我亞瑟就好了。」里一笑著拍著小女孩的腦袋。
看了已經變黑的天空,里一突然道:「我差不多該回去了,妳家在哪裡?我順便送妳回去吧!」
「亞瑟哥哥要拋棄我了嗎?」
「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里一愣住了。
「因為亞瑟哥哥要走了……」緹娜天真的看著里一,接著又說:「丟下緹娜一個人,自己走了。」
「不不不,我不是說要送妳回家嗎?」里一忽然感覺跟這個小女孩對話有些頭疼。
「這就是拋棄喔…」緹娜淚眼汪汪地看著里一。
「唉…」輕嘆一口氣,里一拿出一張便條紙在上面寫下了在這個世界的手機號碼,並把它交給了緹娜。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這樣妳隨時都能找到我,這樣總行了吧?」
緹娜接過便條紙,看了眼上面的數字,從睡衣的口袋拿出手機並把數字輸進手機裡。
當里一正在疑惑緹娜的手機剛剛到底是藏在哪裡的時候,他的口袋傳來了手機鈴聲。
「哇!是真的號碼呢!」
就在里一拿出手機時,緹娜充滿呆氣的感嘆傳入了里一的耳中。
里一無奈的搖搖頭道:「我給你假的號碼有什麼好處啊…」
雖然只相處了很短的時間,但里一總覺得眼前這位名為緹娜的小女孩,並沒有看起來那麼的迷糊,反而讓自己一直配合她的節奏。
「能和亞瑟哥哥認識真是愉快。」
緹娜從長椅上起來,對著里一露出可愛的微笑。
「我也是,能認識緹娜我也很開心」里一也回以微笑,然後想起什麼似的說:「對了…妳還沒告訴我你家在哪呢?我來送妳回去…」
「不用麻煩了,我自己能回去。」對於里一的提議,緹娜卻笑著搖搖頭。
「亞瑟哥哥別忘了,我打電話過去你一定要接喔!」
「好啦!知道了。」里一失笑的點頭。
「那就下次見囉!」

說完緹娜就晃著嬌小的身體,把倒在地上的腳踏車牽起,慢慢地遠離了里一的視野。
「真是有趣的小女孩。」
看著逐漸消失的緹娜,里一嘴角上揚並發出愉悅的呢喃,便轉身離開了。
不過,剛道別兩人都沒想到,此次的相遇僅僅是個開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