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吸血鬼騎士「悠然之夢」01 開端 (同人創作)

月の辰 | 2022-04-24 20:09:35 | 巴幣 0 | 人氣 135


黑晚,總是在太陽落下後悄悄降臨。
 
而黑夜亦是許多生物活耀的時間,其中就有一種晝伏夜出的生物,他們以吸食人血為生,並且在各方面都比人類強上許多,彷彿就是黑夜的寵兒,他們被人稱之為『吸血鬼』…
 
黑森林某處,一間純白樸素的洋房就坐落於此。
 
「唉…好無聊…」
 
一個約莫八、九歲左右長相帥氣的男孩躺在洋房屋頂上,看著夜空獨自呢喃著。
 
「悠人~」忽然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來。
 
男孩起身往下看,發現來人是一位美麗的長髮女子。
 
「怎麼了嗎?母親?」悠人看到女子後立刻從屋頂上跳了下來,乖巧地站在女子身旁。
 
正常來說,一般人從屋頂跳下來是絕對會受傷的,但男孩卻一點事都沒有,彷彿剛剛只是從階梯上跳下來一樣。
 
「樞要回來了,我們一起去迎接他吧!」女子笑笑地看著自己的兒子道。
 
「嗯?大哥要回來了?」悠人聽到母親的話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沒錯喔!優姬已經跟著悠先走了…」女子說到這停頓了一下,伸手捏了捏悠人柔軟的臉頰嬌嗔道:「還有你怎麼又跑到屋頂來了?每次都要媽媽來這裡找你。」
 
對於母親的話悠人笑而不語,只是往母親懷中一靠,任由母親的手在自己的臉上作怪。
 
看著懷中的兒子,女子寵溺的笑了笑,她的兒子什麼都好,就是特別喜歡跟她撒嬌,有時候就連她的丈夫看得都有點吃味了。
 
「好了,那我們也出發吧!」輕輕摸了摸悠人的頭,女子拉起了男孩的手。
 
「嗯!」

在母親的帶領下,悠人來到了森林的入口處。
 
這裡除了悠人母子兩人外,還有牽著一個小女孩的英俊男子在等待著兩人。
 
「悠人哥哥!」
 
男子身旁的女孩一看到兩人就跑了過來,然後直接撲進了悠人懷裡。
 
「哎呀~優姬,講過幾次了不要直接撲過來,妳很重的…」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悠人卻還是笑著抱起女孩。
 
「唔…悠人哥哥胡說!明明父親跟樞哥哥說過優姬很輕的!」優姬嘟著嘴反駁道。
 
悠人哈哈一笑,刮了懷中女孩的鼻子道:「好好好…是哥哥不對,優姬很輕…」
 
看著兄妹倆玩鬧的樣子,悠人的母親來到了英俊男子的旁邊,輕柔的說:「悠,你說要是時間能一直停留在這一刻那該有多好…」
 
英俊男子也就是悠人和優姬的父親--悠,牽起妻子的手嘆氣道:「唉…樹里…我何嘗不希望這段日子能繼續維持下去呢?」
 
兩人就是現今玖蘭家的當家夫婦,玖蘭悠和玖蘭樹里,不遠處正在玩鬧的兄妹則是玖蘭家的公子與千金,玖蘭悠人及玖蘭優姬。
 
說起玖蘭家,那可是吸血鬼的王族,玖蘭一族生來便擁有極強的力量,也正是如此才得以成為吸血鬼的王,雖然現在是由元老院在管理吸血鬼一族,但也那是因為前代玖蘭當家厭倦了權力鬥爭才把權力交給元老院,不然現在到底是誰來掌管吸血鬼一族還不好說呢!
 
「嗯?」和優姬玩得正開心的悠人像是感覺到什麼似的,轉過頭看向了不遠處。
 
不只是他,就連悠和樹里都不約而同的望了過去。
 
只見一位身穿灰色風衣的黑髮少年正緩緩走來,而悠人看見少年後便迫不及待的抱著優姬跑了過去。
 
「大哥!」
 
聽到悠人的呼喊,少年面露微笑的看了過來。
 
「大哥,你終於回來了!」
 
「樞哥哥!優姬好想你喔!」
 
悠人以及優姬直接撲到了樞的身上。
 
樞似乎也沒想到兩人會直接撲過來,結果一個不小心就被兄妹兩人撲倒在地。
 
不過悠人兄妹似乎沒有顧慮這麼多,兩人都緊緊地抱住身前的少年。
 
「哈哈哈!悠人、優姬我回來了!」樞先是愣了一下,看著抱住自己的弟弟與妹妹,這才大笑出聲並抱住了兩人。
 
這時悠和樹里來到了兄妹三人身邊,悠溫柔的笑道:「歡迎回來,樞。」
 
樞聽到悠的聲音,這才轉過來笑道:「我回來了!」
 
「啊~太奸詐了!只抱悠人跟優姬,媽媽也要!」
 
下一刻悠身旁的樹里也跑上前抱住了兄妹三人,並且像個小孩一樣用臉不斷的在三人臉上蹭來蹭去,弄得三人笑得更大聲了。
 
面對自己這位彷彿小孩子般的妻子,悠也只能露出無奈和寵溺的笑容了。
----------
玖蘭宅
 
一家五口分別坐在了客廳內。
 
悠看著樞開口道:「這趟出去還好嗎?」
 
「老實說…並不好…」樞聽到後搖了搖頭。
 
「附近開始聚集很多元老院的爪牙,而且他們似乎在計畫著什麼。」
 
聽到樞這麼說,在場的人除了尚且年幼的優姬外,每個人都露出凝重的神情。
 
在沉默了一陣子後,悠首先開口:「我從白鷺當家那裡聽說了,最近元老院似乎有意尋找方法制衡純血種,樞你說的大概就是這個吧…」
 
「他們怎麼敢!」聽到父親這麼說,悠人驚呼出聲。
 
「事實就是如此,因為我們純血種對於元老院來說,可以說是統治吸血鬼的最大絆腳石,其他的純血種倒還好,但我們玖蘭家…唉…不說也罷…」悠聽到兒子的話,不禁嘆了口氣解釋道。
 
「你們怎麼都苦著臉呢?」優姬見父母及哥哥們都愁眉苦臉,睜著水靈靈的大眼說道。
 
「不管有什麼事,樞哥哥都能解決的對不對?」優姬純真無暇的大眼睛,看著樞如此說著。
 
聽到優姬這麼說,大家都露出會心一笑。
 
悠人笑著說:「也對,大哥是無敵的,沒有什麼事情是大哥不能解決的。」
 
「嗯!哥哥是最強的,優姬放心吧!」摸了摸妹妹的頭,樞溫柔的笑道。
 
沒多久,似乎是累了,靠在悠人和樞兩人中間的優姬很快就睡著了。
 
「悠人,我不在的時候,優姬就交給你了。」
 
突然間,樞對著優人講出了這句話。
 
「大哥?」摸不著頭緒的悠人疑惑的看著樞。
 
「我有預感,這段平穩的日子並不會過得太久…」樞看著自己的弟弟,面露哀愁的說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悠人和等聰明,很快就理解了哥哥話中的義涵。
 
「啊…所以,優姬就拜託你了。」樞表情認真的拍了拍悠人的肩膀。
 
在一旁看著兄弟倆對話的玖蘭夫婦,在兄弟兩人說完類似託付的話語後,樹里首先開口:「對不起了,明明你們還是孩子,本該有個美好的童年,如今卻…」
 
對於母親的話,悠人搖了搖頭,眼神堅定道:「別這麼說,母親…不管接下來有什麼困難,我們一定能安然度過的!」
 
「好吧…希望如此…」
 
樹里跟悠相視一眼,嘆了口氣無奈地笑著。
----------
悠人此時眉頭緊皺,陪著優姬待在玖蘭家地下室內。
 
「悠人哥哥…父親跟母親呢?為什麼外面的血腥味會那麼重?」優姬俏臉上充滿著不安。
 
悠人努力擠出一個微笑,輕聲哄著優姬:「有壞人想要進來我們家,父親母親正在想辦法把壞人趕走,很快就會回來囉。」
 
「可是…可是…我好怕…」儘管悠人如此解釋,年幼的優姬依然顫抖著身子。
 
「放心…我們會保護妳…不論是大哥還是我…我們都會一直陪伴優姬的…」悠人輕柔地撫摸著優姬的頭,溫柔的安撫著懷中的妹妹。
 
果然,經過悠人的安撫,優姬總算停止了顫抖平靜了下來。
 
喀-!
 
這時,地下室的門被打開,兄妹兩人轉頭一看,原來是樹里走了進來。
 
「母親!」優姬離開了悠人的懷抱,轉而抱向了母親。
 
樹里也輕輕的抱住了女兒,然後看向了自己的兒子,語帶歉意的說:「對不起,悠人…媽媽沒辦法再繼續陪著你們,優姬以後就拜託你跟樞了…」
 
「母親…」聽著母親這樣說,悠人似乎是猜到了什麼。
 
「請原諒媽媽…」樹里抱住了悠人,並在他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那我就上去幫助父親跟大哥了。」似乎是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了,悠人不忍的閉上眼轉身走上樓梯離開了地下室,背後隱約還聽到某個小女孩呼喚自己的哭聲。
 
悠人離開地下室後,樹里慈祥的看著女兒,不捨地說:「現在媽媽要使用一種秘術,讓優姬的吸血鬼因子沉睡,雖然代價是無法再陪伴優姬,但是卻能讓優姬過上普通的生活…請妳原諒我的自私……」
 
「母親…」優姬看著眼前的母親身體開始溢出血液,整個人都傻住了,接著她眼前忽然一片黑…失去了意識……
 
來到地面的悠人打開大門,看著站在家門不遠處的兩個身影,吸了口氣後來到了他們身邊。
 
「父親、大哥,我來了!」
 
「唉…結果還是把你們都捲進來了…」看著身旁的兩個兒子,悠嘆了口氣。
 
「呵…父親,我們玖蘭家的人可不是膽小鬼,以前我們百般忍讓,現在我不想忍了,誰要摧毀我們的生活,我就要把他打成豬頭!」
 
悠人的話讓悠跟樞不禁笑了起來。
 
「也對…我們可是玖蘭家,誰都不能欺負我們!」
 
「悠人說得好!我支持你!」
 
看著自己的話讓氣氛稍微好了些,悠人又看向了前面,冷著臉道:「接下來有種就來吧!你們這群混蛋!」
 
而父自三人面前的是一群眼睛發著紅光的人形怪物,他們被稱為Level E,由原本是人類的吸血鬼墮落後所變成的另一種型態,會毫無止盡的攻擊身旁的人類,最後會邁向滅亡。
 
戰鬥很快就打響了,Level E直直朝著三人衝來,明明面對數十倍於己方的敵人,但三人卻絲毫不見驚慌。
 
只見悠原本暗褐色的眼眸亮起了微微紅光,朝三人衝來的Level E瞬間被停滯,接著悠眼眸的紅光一閃,面前的Level E直接由內而外爆成一團碎肉。
 
能夠如此輕而易舉又霸道的滅掉Level E正是純血種能立於吸血鬼頂端的原因,而剛好玖蘭家不但是純血種,更是其中最強的王族!
 
不只是悠,連樞跟悠人都動了起來,雖然他們目前還不能如父親那般自如運用自己的能力,但使用其強悍的肉體進行格鬥還是可以的。
 
不多時,所有的Level E皆被擊殺於此,不過三人卻沒有半分的鬆懈。
 
啪!啪!啪!
 
忽然一陣掌聲傳來。
 
「真厲害,不愧是你們啊!」
 
一個穿著黑色風衣,擁有藍紅異色瞳的男子緩緩走來。
 
「哥哥…你逃離了元老院的監視了嗎…」悠臉色凝重的對著眼前之人發問。
 
「哼!」男子不屑一笑,然後饒有興趣的看著悠人道:「你就是我的姪子吧?」
 
「李土大伯,初次見面,我是玖蘭悠人…然後可以請你離開嗎?玖蘭家不歡迎你!」悠人瞇著眼語氣不善的說道。
 
「這可由不得你。」李土轉向悠隨意地道:「我來帶走你們的女兒了。」
 
「你這混蛋!休想再帶走我的孩子!」悠一聽馬上生氣的大聲怒吼回去。
 
「那我就只好自己來拿了…」李土邁出腳步就要往三人走來。
 
「休想!」怒喝一聲,悠瞬間爆衝到了李土身前。
 
不多時,悠與李土便纏鬥在了一起。
 
兩人戰鬥的速度極快,就連一旁的悠人都有些看不清兩人的身影了。
 
看著悠與李土打鬥的畫面,悠人不太自信的問道:「大哥…我們能幫得上父親的忙嗎?」
 
比起悠人的焦急,樞到是冷靜地搖著頭,淡淡的說:「沒辦法,這種等級的戰鬥不是我們能插手的。」
 
轟-!
 
突然一聲巨響,兩人戰鬥的場地被炸開。
 
待塵煙散去後,只見悠半跪在地,一柄長劍從背後刺穿了他,而李土自己也不好受,他的胸口被開了一個洞,但距離傷害到心臟卻還有些差距,但仍就給李土造成了重傷。
 
「咳…看來是我贏了,悠。」咳出一口血的李土笑了出來。
 
「嘔!」悠口吐鮮血,他的胸膛被長劍所傷,心臟也連帶著一同被刺穿,心臟是所有吸血鬼的弱點,即使是純血種也不例外,悠現在之所以沒立刻死去也是靠著純血種強悍的生命力在苦撐。
 
強行把胸口的劍拔出來,把它扔在了地上,然後似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悠就這樣倒在了地上。
 
「父親!」
 
「悠!」
 
見到父親此刻的樣子,悠人和樞立刻來到父親身邊。
 
「父親,你的傷…」悠人看著父親擔憂道。
 
樞見到被悠從胸口拔出來的那把長劍,眼睛不禁睜大,皺眉道:「卑鄙!竟然使用獵人的武器!」
 
「被獵人的武器刺穿,即便是純血種也沒轍了吧!」已經恢復幾分的李土得意地笑著。
 
「你這傢伙!」見對方小人得志的樣子,悠人恨不得衝上去把對方給宰了。
 
不過卻又人先他一步衝了上去,那人正是他的大哥-玖蘭樞。
 
樞提起了被悠扔在一旁的獵人長劍,以擊快的速度潮李土襲去。
 
本來李土要躲開樞的攻擊倒還挺容易的,但他現在仍是負傷狀態,反應的速度完全不同以往,因此下場由此可知…
 
很快的,長劍砍在了李土身上,一劍、兩劍、三劍……
 
砍了不知幾劍後,待樞要一劍刺穿李土的心臟結束他的生命時,他的劍卻被定在胸前不得寸進。
 
「哈哈哈!你是殺不了我的,樞!」
 
樞臉色變得難看,但卻只能任憑李土囂張地笑著。
 
刷-!
 
樞突然感覺手上一輕,只見其手上的長劍出現在了悠人手上。
 
噗哧!
 
悠人握著長劍朝著李土直直刺去,這次他沒有像樞一樣不得寸進,而是順利的刺入李土的胸膛。
 
「咳!大意了!」
 
「這劍是為了父親!」悠人惡狠狠的看著自己的伯父,憤怒的說道:「雖然不知道剛才大哥怎麼了,但是一定是你做了小動作讓他無法下手,既然如此就由我來動手!」
 
「呵…樹里還真是生了個好兒子…」李土似乎對自己的傷勢不在乎,看了悠人一眼後淡淡的道。
 
然後,李土看向樞道:「你們是無法殺死我的,總有一天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悠人聽聞皺了皺眉頭,卻不知如何回話。
 
「悠人,回來吧…」這時,樞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大哥…?」
 
「讓我來吧!」
 
接著樞站了出來,對著李土伸手握拳。
 
碰!
 
李土在剎那間變成了一團碎肉。
 
「大哥,李土剛剛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他說我們殺不死他?」
 
「……」樞臉色複雜的欲言又止。
 
看著樞的表情,悠人知道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事樞無法講出來的事情,便嘆了口氣說:「既然大哥不好說出口,那就算了…」
 
「抱歉…」聽到弟弟的話,樞面露歉意道。
 
接下來,兄弟倆來到了他們的父親面前,悠現在的臉色非常差,感覺像是隨時都會死去一樣。
 
「樞、悠人,我可能無法再繼續陪著你們了…」樞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輕聲道。
 
「父親…」悠的話不禁讓悠人心情低落了起來。
 
樞則是一言不發的低著頭,但從緊握的拳頭可以知道他心情的也不平靜。
 
「別擺出這副表情,你們應該知道這一天總會到來的…」
 
「即便我們是壽命悠長的純血種,總會有邁向終焉的一天…咳…優姬就拜託你們了,我要先去陪樹里了,不然她又會鬧彆扭……」
 
悠對於自己的傷似乎完全不在意,只是溫柔地笑著。
 
「再見了…樞、悠人…你們是我和樹里最驕傲的孩子,身為你們的父親我很驕傲……」
 
很快,悠帶著微笑,閉上了雙眼,漸漸化作一團光暈隨空飄散,僅留下生前穿過的衣物作為存在過的證明。
 
看著父親在面前逝去,真的很不好受,無論是樞還是悠人都一樣。
 
但兩人沒過多傷心,只是默默地將父親散落的衣物收拾好,並埋在了玖蘭家的後院。
 
「大哥,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悠人一臉茫然的望著樞。
 
「……」樞此時思緒也有些混亂,但悠人的聲音讓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思考了一下便說:「當務之急要先把優姬找出來……」
 
「優姬…這時候應該已經…」不等樞講完,悠人突然開口道。
 
「啊…沒錯…」樞點點頭表示認同。
 
兩人說完便要進屋,不過在大門打開時,悠人轉頭看向了遠方。
 
「大哥等等!優姬的氣息不在屋內,而是在那!」
 
樞動作一頓,轉頭看向了悠人所說的方向,愣了幾秒便往那裡衝去。
 
被留下的悠人搖了搖頭,也緊隨其後跟了過去。
----------
一個小女孩在荒野上走著。
 
「我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小女孩小聲的呢喃。
 
她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一個人影站在了她面前。
 
「小女孩,妳怎麼一個人在這呢?」
 
一個中年男子瞇著眼站在了前方。
 
「我不知道…」小女孩搖了搖頭。
 
「是嘛…」男子點了點頭。
 
「那就跟我走吧!我帶妳離開這裡…不過妳得讓我喝喝看妳的血!」
 
男子原本瞇著的眼睛突然睜了開來,只見他的眼睛閃爍著不祥的紅光。
 
「!?」小女孩被突如其來的景象嚇到了。
 
男子絲毫不顧忌女孩害怕的樣子,伸手朝著女孩伸出手來。
 
「啊!不要!!!」小女孩害怕的閉起眼睛。
 
等了許久,男子的手都沒有碰到自己,小女孩才睜開眼睛。
 
只見一個黑色風衣少年站在了自己面前,而向她伸手的紅眼男子卻被另一個穿著灰色風衣的少年貫穿胸膛。
 
「哼!玷汙我族的敗類!」灰色風衣男子把男子的屍體甩開,冷哼一聲道。
 
小女孩這才知道是面前的兩人救了自己。
 
「妳沒事吧?有受傷嗎?」黑衣少年轉過來露出微笑道。
 
小女孩搖了搖頭。
 
「妳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呢?」灰色風衣少年也來到女孩前,用溫和的語氣問道。
 
「不知道,我一醒來就在這裡了…」
 
兩個少年相視一眼,向對方微微點頭,然後黑色風衣少年對小女孩說:「這附近還有很多那種怪物,由我們帶妳去個安全的地方吧…」
 
小女孩看了看面前的黑色風衣少年,再看向另一個灰色風衣少年,看著面前的兩個少年,小女孩內心不知為何會有股親切感。
 
沒多久,少女便點點頭,向兩位少年伸出了手…
 
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