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永夜物語】第四十六章

月の辰 | 2021-07-02 12:10:17 | 巴幣 0 | 人氣 118


一個黑衣少年站在殘破不堪的建築頂樓,周圍像是被炸彈炸過一樣,碎石散落在他的身旁。
少年來回走動後好似發現了些什麼,來到目光所及之處蹲下。
一小滴正常人難以發現的深紅液體落在了地上,少年伸手摸向了那滴液體,液體沾在手上後,凝視了好一會兒,才拿出手帕擦掉那滴暗紅液體。
少年看向遠方的市中心呢喃:「暗殺聖天子的人…會是妳嗎…?」
把護衛隊送入監獄後的幾天,里一開始針對聖天子受襲一事進行調查,於是他根據當時他射擊的方向來搜索攻擊地點,找了好久後才在近兩公里外某棟建築的頂樓找到他的目標。
可是隨即里一又苦惱了起來,因為他在現場找到了可能是來自殺手的血液,從血液中的氣息來判斷,那個人還是里一認識的人。
"這該怎麼辦呢?"里一內心有點苦惱的想著。
這時一道悅耳的鈴聲從里一風衣口袋中響起。
里一從口袋中拿出了手機,看到來電人的名字有些詫異的挑了挑眉,但還是接起了電話。
接著一個聽起來無精打采,卻又軟綿綿的聲音傳來:「是亞瑟哥哥嗎?」
里一先是沉默了一秒,才緩緩詢問道:「緹娜嗎?」
「太好了!真的是亞瑟哥哥,我還以為亞瑟哥哥會直接掛掉或裝作不認識呢!」緹娜軟綿綿的聲音帶著喜悅道。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里一滿臉黑線的回答。
無奈的嘆氣後,里一問道:「緹娜妳找我有什麼事嗎?」
「亞瑟哥哥接下來有空嗎?」
「嗯…目前是沒多少事…」
「接下來我要去逛街。」
「然後?」
「我是一個人上街。」
「所以?」
「說不定會有人想對我這個小女孩做些什麼不好的事…」
「……」
「也可能被路上的車給莫名其妙的撞到。」
「……」
到最後里一實在忍不住了,直接開口道:「我知道了,我陪妳出去就是了!」
「既然亞瑟哥哥都這樣講了,那就勉為其難的讓你陪吧…」
「哎……」里一無奈的嘆著氣,眼中卻隱隱閃過一絲精芒。
----------
午後的公園裡陽光燦爛,草木在微風的吹拂下愉悅地搖擺身姿。園內建有小型的人工瀑布,落下的瀑布濺起的飛沫抹過裡一的面龐帶來一絲涼意,周圍充滿了攜幼出行的家庭的歡聲笑語。
緹娜坐在長椅上,迷迷糊糊的看著前方的和諧景色。
緹娜因為體內貓頭鷹因子的緣故非常不擅長早起,這個時間自然沒精神。
與上次的睡衣的相比,緹娜今天穿了一件精心挑選過的禮服,外面還套了一件小外套,一頭白金色的過肩長發也打理得好好的,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漂亮的光澤,恐怕是因為愛睏才沒注意到這些細節吧。
「又愛睏了?」里一摸著緹娜的小腦袋看著她。
「真是的…明明是隻貓頭鷹,竟然在大白天就把我叫出來陪妳逛街,妳啊…」
「嘿嘿…」緹娜瞇著眼享受著里一的摸頭,開心地笑道:「謝謝你,亞瑟哥哥。」
里一苦笑的看著小女孩也沒再多說什麼,然後拿起剛剛買的章魚燒的到了緹娜面前。
緹娜看到眼前的章魚燒後又看了眼里一,用軟綿綿的聲音說道:「亞瑟哥哥餵我~」
里一微微一笑,隨即用竹叉插起一顆章魚燒餵給緹娜。
緹娜嘴巴開始咀嚼後臉上的肌肉逐漸放鬆,露出一副幸福至極的表情。
緹娜噗咕噗咕地每吃一口就散發出幸福的氣息,里一很溫柔的將東西餵給緹娜吃完,兩人的氣氛好到不遠處的路過的的家庭都露出善意的笑容。
當里一把緹娜嘴邊的醬汁擦乾凈後,忽然莫名的有精神的緹娜開口道:「亞瑟哥哥……我喜歡亞瑟哥哥。」
「哎?」里一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愣了一下。
「雖然被人喜歡我是很高興啦…但是…為什麼?」
「這好像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被人如此親切的對待。」緹娜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的景色,喃喃道:「自從父母過世之後,我就沒有快樂過,我的人生中只有痛苦。」
然後緹娜轉過頭,看著里一露出了笑容,說道:「所以…現在我久違的感受到了愉快的心情。」
「吶,緹娜……」里一看著緹娜的表情,沉吟了一會兒,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緹娜口袋里傳出來的鈴聲打斷了。
「我……必須要走了。」緹娜連忙站了起來,也不等里一回應,連忙朝著後方跑了過去。
但走到一半的時候,緹娜卻又突然轉過頭,用一種帶著惶恐的聲音說道:「以後……還能見面嗎?」
「當然可以,只要你打電話給我。」里一笑嘻嘻的對著緹娜比劃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看著小女孩露出笑臉之後離開的背影,臉上的笑容漸漸的褪去,喃喃道:「看起來緹娜來暗殺聖天子,是有什麼原因呢……」
見面後里一就確定了遺留在建築頂樓的血液與氣味正是緹娜的,由此就能推斷出暗殺聖天子的人大概就是這個迷糊的小女孩了。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到時候再說吧!」
----------
阿瓦隆
「咦?」
里一剛帶著一群小孩走進體育館就看到三個熟人,一個穿著西裝制服的少年、一個穿著黑色水手服的少女以及一個全身休閒服的帥氣男子,不過前面兩人卻是毫無形象可言的躺在了地上,最後的帥氣男子則是面露微笑向他打招呼。
「啊!是殺老師!」
「那不是蓮太郎哥哥跟木更姐姐嗎?」
「他們怎麼了?」
里一還沒講話他身邊的小孩們就自己跑到殺老師身旁,還有幾個小孩甚至還蹲在那兩個躺屍的人面前,好像在觀察什麼有趣的東西一樣。
「殺老師,這兩個人是怎麼了?」里一走了過去對著殺老師問道。
殺老師一邊摸著身旁孩子們的頭,一邊露出他的招牌微笑愉悅的說道:「沒事,稍微"打磨"了他們一下。」
里一聞言點點頭,笑著道:「這兩人還可以吧?可別太超過了。」
「當然了,有你們作為參考對象,為師的打磨技術已經更上一層樓了。」殺老師笑嘻嘻的回答。
里一來到躺屍的兩人身旁蹲下,用手指戳著里見蓮太郎的臉道:「喂!蓮太郎,你還沒死吧?」
蓮太郎睜開眼看著里一,虛弱的說:「麻田…殺老師太可怕了,我跟木更小姐完全碰不到他,他真的還是人嗎?」
一旁的天童木更也撐起身子,語氣顫抖的說:「殺老師根本就是怪物,要知道我可是天童拔刀術免許皆傳的弟子,可是我竟然連他的衣服都碰不到…」
里一跟殺老師不禁互看了一眼,里一無奈道:「你們這樣就不行了嗎?這還是殺老師有所收斂,要不然依照殺老師最初的"授課"標準,那可真的是簡單粗暴…」
說著說著里一就回想起了當初在殺老師底下接受的殺手訓練,那真的可以說是拳拳到肉,反正里一是吸血鬼真祖沒那麼容易受傷,殺老師就決定用最簡單的方法來訓練里一,那就是往死裡訓練,只要沒死就繼續硬上,所以訓練期間身上挨子彈、被刀砍什麼的都是家常便飯。
那時候的記憶真的讓里一不堪回首,那絕對是他最不想去回憶的時光。
看到里一滿臉的後怕,里見蓮太郎跟天童木更就好奇了,連里一這麼厲害的人都如此畏懼,那到底是什麼樣的訓練?
里一搖了搖腦袋把不好的畫面從腦海驅逐,對著兩人說道:「算了…不談這些了…你們兩個來幫我一下,聖天子遭到暗殺而且護衛人手有點不太夠…」
這個想法是看到兩人後臨時生出的,畢竟聖天子的護衛隊被里一廢掉了,對於現在急需人手的里一來說這兩人無疑是非常適合的苦力。
天童木更聽完後臉色古怪的盯著里一,開口道:「我怎麼覺得你是想把我們兩個抓去當苦力?」
里一眼角一抽,心想著這猜得也太準了,但臉上表情依舊淡然,揮揮手道:「放心,工資不會少妳的。」
「這樣啊…有工資就好說了…」天童木更點了點頭。
被一群孩子們圍繞著的殺老師看到這一幕,不禁笑嘻嘻地說:「呵呵…你們兩個就去吧!跟在里一君身邊正好學習反暗殺技巧,畢竟一個殺手對於反暗殺也是要有所了解的。」
「這倒是…」里一不置可否的點頭。
蹦---!!!
在幾人談話間體育館大門被人一腳踹了開來。
「麻田里一!出來受死吧!」
在體育館的所有人同時轉頭看向門口,踹門的正是一個穿著禮服的金髮小女孩,不過她手上的輕型M134火神機槍及鮮紅的眼睛,則彰顯著其受詛之子的身分。
不過里一驚訝的發現來人正是剛與他分別不久的緹娜,這什麼情況?
里一愣住的同時,破門而入的緹娜也愣住了,鮮紅的眼眸中透露著不可置信的神情。
「亞瑟哥哥…怎麼會是你!?」
「緹娜妳……」
數息間的沉默後,里一走了出來,表情怪異的問:「緹娜妳要殺我?」
「不…不是的…我…」緹娜回過神來露出複雜的神情,然後像是下定決心般,剛要轉頭跑離此地,身後便傳來一道聲音。
「小孩子可別拿這種危險物品喔!」
「!?」緹娜連忙轉頭發現是剛剛還站在不遠處的帥氣男子,然後看到他拿著的東西,這才訝異原本自己手上的機槍不知何時已經被對方給拿去了。
里一慢慢走到緹娜身前,心情頗為無奈地道:「緹娜…妳知道嗎?當聖天子被襲擊後,我就在懷疑襲擊者是妳了,我當時的心情是多麼糟糕妳知道嗎?只是我一直期望這只是誤會,結果沒想到竟然真的是妳…」
「但我知道緹娜不是個壞孩子,可以告訴我是誰讓妳來暗殺的嗎?」
「亞瑟哥哥…我…我不能說…」緹娜顫抖著身子不斷的搖著頭。
「是嗎…?」里一小聲呢喃著,看了眼在場的人後,對著殺老師說:「殺老師,麻煩讓我跟緹娜單獨談一談。」
殺老師點點頭後就把體育館內的所有人都帶了出去,整個體育館就只剩下里一與緹娜。
「緹娜告訴妳一件事,我的體質比較特殊,跟普通人類不太一樣…」里一從口袋拿出沾有血漬的手帕笑道:「這是在妳狙擊的地方遺留的血,我從上面聞到了妳的氣味。」
「我的…氣味…?這太誇張了…這已經不是人類能夠辦到的事了吧!」緹娜驚訝地瞪大雙眼。
「正因如此我才懷疑襲擊者是妳。」里一平淡的說道。
兩人沉默了良久,緹娜率先出聲,嘆了口氣苦笑道:「亞瑟哥哥果然好厲害呢…」
然後里一對上了緹娜的眼睛,問道:「為什麼要暗殺聖天子?」
「因為這是主人的命令。」
「是齊武宗玄那傢伙嗎?」里一盯著緹娜問。
「並不是他。」緹娜搖搖頭,然後再次與里一對視道:「說起來我還沒跟亞瑟哥哥介紹過自己。」
「我是貓頭鷹型的起始者,『HYBRID』機械化士兵,IP排行98位---緹娜.斯普朗特。」
『HYBRID』這個詞里一從聖天子那邊聽過,是對健康的受詛之子施以機器化士兵手術,造就出身為受詛之子又具有機器化士兵能力的起始者,但由於倫理道德及成本問題後來被放棄。
而現今有能力進行機器化士兵手術的人少之又少,就里一所之只有四個人,那四個人被稱為『四賢者』,但里一目前只認識其中的一個,是一個性格十分…奇葩,一天到晚窩在自己的實驗室不肯出門的一位女性,以她的性格應該是不會做出這種手術,所以嫌犯就剩其他三個人了。
「有能力製造機械化士兵的人就是那四個人,妳的主人就是其中一個對吧?」
緹娜默不出聲,但里一見她身體一顫,就猜到自己講的沒錯。
「跟我走吧…緹娜!」里一伸出手,輕聲說道:「我能幫妳解決妳主人的問題。」
「亞瑟哥哥你不怪我暗殺聖天子嗎?」緹娜睜大了雙眼。
里一笑而不語。
一小時後……
東京勾田大學附屬醫院某個地下室內
「嗯…身體沒什麼大問題,不過因為改造的後遺症倒是需要調養一陣子。」
一個披著白大掛的暗紫色頭髮女子對著面前的少年與小女孩道。
「是嗎…那就謝謝妳了,室戶菫醫生。」里一對著女子點點頭。
被稱為室戶菫的女子擺了擺手,一臉無所謂的說:「沒事,難得你這個傢伙竟然會來找我,我還以為你會去找你姐姐呢。」
「亞久里姐姐是擅長生物領域沒錯,但涉及到機械方面她就不太行了,由其是緹娜這種改造士兵…」里一撓著頭尷尬的笑著。
「而且這不就是你們四賢者搞出來的東西嗎?有問題當然來找正主比較適合啊!」
「這麼說也對,不過安.蘭德這老頑固竟然還真敢這樣做,這已經完全違背我們當初的誓言了…」室戶菫看著少年身旁的小女孩不知道在些想什麼。
聽完室戶菫的話,里一看著身旁的緹娜問:「安.蘭德把妳派出來殺掉我,如果妳沒成功的話會怎麼樣?」
「我失敗了,徹底的敗了,對主人來說失敗者只有死路一條,」緹娜低下頭心情低落的道。
「嘖…這還真有那個傢伙的風格。」室戶菫不悅的咋舌。
看著緹娜失落的樣子,里一不免感到心疼,如果沒有原腸病毒的話,像緹娜這個年紀的小孩就該在父母的關愛下愉快的成長。
但末日的來臨,讓緹娜失去了愉快的童年,失去了關愛她的父母,失去了一切作為這個年紀應該擁有的一切,剩下的只有痛苦的回憶,連她本人都被當作殺人道具來驅使。
「留下來…留在我身邊吧!緹娜!」里一單膝跪著直視緹娜的雙眼。
「可是我是個雙手沾染了鮮血的殺手…即使這樣亞瑟哥哥也願意接受我嗎?」緹娜現在的心情變得很徬徨,但最終還是開口問道。
聽到緹娜這樣說,里一不禁笑著搖了搖頭道:「那有什麼問題?殺手我見過得還少嗎?」
「???」緹娜歪著小腦袋疑惑地看著少年。
之後當里一把帶回阿瓦隆後,迎接他的是一雙雙詫異的目光。
「呦!里一君,又拐了一個小女孩回來了?」殺老師嘻皮笑臉打著招呼,似乎不驚訝里一將緹娜帶回來。
「殺老師,你又在講什麼鬼…」里一滿臉黑線的看著殺老師。
里見蓮太郎及天童木更則對著里一露出疑惑的表情。
里一摸著緹娜的頭,笑著說:「這孩子叫緹娜,是擁有貓頭鷹因子的起始者,然後她的促進者就是跟齊武宗玄合作想暗殺聖天子的人,中間雖然發生了一點事,但現在的她則是棄暗投明了。」
眾人對於里一的解釋不由得目瞪口呆。
里見蓮太郎眼睛睜得大大的問:「你就這樣把對方派來的殺手策反了?」
「嗯!」里一點點頭道:「沒錯,雖然之前有稍微交過手,但後來還是順利把緹娜帶回來了。」
「這挖角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天童木更吐槽道。
「我這算還好了,殺老師的速度還可以更快。」里一停頓了一下,思索了幾秒後道:「大概是…聊個一兩句就能把對方策反了吧…」
「沒那麼快啦!你說的是那種小弟等級的目標好嗎?」殺老師聽著自家徒弟的話,越聽越不對勁,最後翻了個白眼提出反駁。
「你們兩個未免也太可怕了,到底為什麼能這麼熟練這種鬼技能…」里見蓮太郎跟天童木更用見鬼的目光看著師徒倆,異口同聲的說出真心話。
「嘛…這跟為師以前的工作有點關就是了。」殺老師撓了撓臉道。
「殺老師以前的工作?」眾人歪著頭,滿臉問號的看著殺老師。
「嗯,為師以前的工作就和緹娜妹妹一樣呢…」殺老師一邊說著一邊看向了天空。
「什麼!?」
「殺老師以前是殺手?」
殺老師的話讓在眾人吃驚的同時,里一身旁的緹娜也盯著殺老師好一陣子後,卻說出更令所有人吃驚的話。
「這個人很強…而且殺的人比我還多…」
「喔?緹娜妹妹看出來了嗎?」聽到緹娜的話,殺老師略微訝異的看向了緹娜。
緹娜點點頭道:「即便你有意隱藏,我卻隱約能感覺得到你身上比我還濃厚的殺氣,那是要闖過屍山血海的洗禮才能達到的境界。」
「「「!?」」」
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里一嘆了口氣道:「該說不愧是同行最了解彼此嗎?殺老師你的底細快被人家摸得一乾二淨了。」
「麻田,殺老師以前真的是…?」里見連太郎看向里一問道。
里一看了殺老師一眼,見對方沒反對,就聳了聳肩道:「沒有錯,殺老師在成為我的老師以前的確是一名殺手,而且還是很猛的那種,老師光是擊殺數目達到了一千人,並被同行賦予了死神的稱號。」
「"力量強大的人,依靠知識打敗;頭腦聰慧的人,倚靠力量和招術打敗;兩者兼具的人,就用人格魅力籠絡。"這是老師在殺手時期的格言,他就是依靠這句話達成了千人殺。」
「哎呀…以前的事情真的不堪回首啊!」殺老師聽到里一的話,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尷尬的撇開了臉。
「難怪麻田會這麼強,原來是有個更厲害的師父更啊…」里見蓮太郎用詫異的眼神看著殺老師道。
天童木更也恍然的點頭說:「這樣就說得通了…難怪殺老師會給我一股危險的感覺。」
殺老師看了眼天童木更,用讚賞的語氣說:「天童同學不愧是免許皆傳,看來是真的有能力呢~」
看著眾人越聊越開心,里一摸著身旁緹娜的頭道:「緹娜,妳看…即便妳是殺手又如何?我的老師可是比妳更厲害的殺手,我自己也還是殺手的弟子,即便是這樣妳還認為阿瓦隆容不下妳嗎?」
看著正愉悅聊著天的眾人,緹娜內心掙扎了許久,最後看向朝她微笑的里一後才下定決心,撲進了身旁的里一懷中,小小聲地說道:「既然如此…亞瑟哥哥,要負起收留我的責任喔…」
里一面露笑容地摸了摸女孩的頭髮,輕聲道:「當然了,有我在妳就安心待在這裡,阿瓦隆將成為妳的家。」
這時一直坐在房間角落安靜看書的妮克絲抬起頭,指著緹娜對里一問道:「里一,你讓緹娜妹妹進阿瓦隆我是沒意見,但你的小女友那邊要怎麼辦?」
「等等…為什麼妳會知道這件事…算了,我不想知道…」里一露出死魚眼的吐槽,接著才又呢喃:「說的也是呢…這倒是個問題…」
緹娜是留下來了,但接下來該如何跟聖天子解釋也是個問題。
不過里一既然把敢把緹娜留在身邊,自然是有辦法應付聖天子。
「不過…放心,這我心裡有數。」
於是乎…在講完這句話的隔天,里一帶著緹娜來到了聖居。
一如既往穿著婚紗般潔白禮服,如聖女般聖潔的聖天子端坐在沙發上,秋水般的眼眸睜得老大,看著面前的向自己鞠躬道歉的小女孩道:「所以你就這樣把她給帶回來了?」
「嗯,有什麼問題嗎?」里一無所謂地點點頭。
聖天子頭疼的揉著額頭,無奈地說:「你的心還真大,你就不怕我會認為你跟殺手勾結在一起嗎?」
聽聞,里一哈哈大笑道:「我要真對妳下手時機多的是,根本不用找人來代替我。」
然後里一來到聖天子面前輕刮少女的瓊鼻,柔聲道:「而且要對一個漂亮的女孩下手我實在沒辦法呢…尤其她還是我的女朋友。」
聖天子雙頰瞬間羞紅了起來,嬌嗔道:「里一你欺負人…而且還有人在這裡呢!」
「呵呵…妳也會害羞啊~」里一輕笑一聲,對緹娜招了招手,把她叫來身邊後道:「在齊武宗玄還在的這段期間,我讓緹娜待在身邊擔任我的夥伴,而且我很好奇如果他知道自己派出的殺手跑到我這裡後會有什麼反應。」
「噗…里一你實在是太壞了…」聽到里一的話,聖天子不由得試想了一下那個畫面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就這麼決定了,下次的會談就麻煩緹娜跟我一起去囉。」里一笑著拍了拍緹娜的小腦袋道。
看著緹娜聖天子也微微一笑道:「我的安全也就交給妳了喔,緹娜小姐。」
「交給我吧!亞瑟哥哥、聖天子姐姐。」緹娜認真地點點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