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永夜物語】第四十八章

月の辰 | 2022-06-07 00:06:17 | 巴幣 2 | 人氣 100


夜晚降臨,東京開始閃爍點點燈火。
 
現在明明該是所謂的"下班時間",但卻有不少人前往了東京最中心的區域。
 
這塊區域是維持整個東京運作的政府機構所在的聚集地,這些在這時前往政府機構的人無一例外,全是東京政府的公務人員。
 
至於為什麼會顯在這個時間點趕往政府機構呢?
 
此時的防衛省作戰指揮室…
 
指揮室中的大螢幕在播放著一隻長相奇特的大型原腸生物,彷彿完全不懼怕巨石碑散發的磁場,反而正不斷地靠近第32號巨石碑。
 
依舊散發著潔白氣息的聖天子看著眼前的畫面,表情驚訝的失聲道:「這怎麼可能?竟然不受巨石碑影響…」
 
少女身旁站著一位表情嚴肅,看起來十分剛毅的老人,老人此時也是皺著眉頭道:「到底怎麼回事?竟然讓那怪物摸得那麼近,巡邏隊是在搞什麼鬼東西!?」
 
「天童大人,巡邏隊於20分鐘前失去聯繫,接連派了好幾支小隊前往探查,結果都失去了訊息,直到3分鐘前空中的巡邏機才發來這個影像。」
 
負責相關情報的一位軍官恭敬的和老人如此說道。
 
「混帳東西!查出來那隻是什麼怪物了嗎?」天童菊之承問道。
 
「找到了!」一個正在操作電腦的軍人轉頭看向天童菊之承道:「天童大人!那是原本屬於金牛座軍團的階段Ⅳ原腸生物-畢宿五。」
 
「畢宿五!?」聖天子唸著那隻怪物的名字,聖潔的俏臉也越發蒼白了起來。
 
「畢宿五接觸巨石碑了!」
 
不知道是誰喊了出來,讓在場的人都看向了大螢幕。
 
「畢宿五到底為什麼能不懼錵磁場的干擾而接近巨石碑的?」天童菊之承看著大螢幕,內心出現了這個疑問。
 
其實不只天童菊之承,在場所有人也都有這個問題。
 
當指揮室都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時,一個帶著耳機的通訊官轉過頭開口道。
 
「長官!衛星拍到畢宿五把自己貼在巨石碑上了!」
 
突然又有一個人語氣顫抖地說道:「根據美國提供的資訊,畢宿五會分泌錵腐蝕液,並將其注入巨石碑導致錵磁場消失…屆時…屆時巨石碑將會倒塌。」
 
「什麼!巨石碑會倒塌!?」
 
聖天子不禁發出了驚呼。
 
震驚過後,聖天子還是強制讓自己冷靜了下來,接著問:「巨石碑預估還有多久才會倒塌?」
 
聖天子鎮靜的模樣也讓現場慌亂的心定了下來,沒多久就有人回答:「聖天子大人,電腦給出的數據是六天之後32號巨石碑將會因錵腐蝕液的損毀而倒塌。」
 
「呼…」深吸了口氣,聖天子此時的腦中浮現了一個少年的臉龐,輕咬著嘴唇,內心做了一個決定。
 
「我稍微出去一下…你們繼續觀測畢宿五的情況,有情況就立即彙報!」說完這句話,聖天子便逕自離開了指揮室。
 
看著聖天子離開的背影,天童菊之承眼裡閃過一抹奇異的神色。
 
二十分鐘後…
 
在一間會客室中,里一與聖天子相視而坐。
 
「里一…我…」聖天子張嘴想講些什麼卻又不知怎麼說出來。
 
里一看著面前欲言又止的女孩無奈的笑了笑,便開口道:「有什麼好不敢說的呢?妳找我來不就是為了幫忙解決掉那隻貼在巨石碑的原腸生物嗎?」
 
「咦!你怎麼知道的?」
 
聖天子只是打電話把里一找來,並沒講過相關的訊息,怎知里一竟然早就知曉此事,這令聖天子頗為意外。
 
「嘿嘿…別小看妳男朋友,這點事情還瞞不過我的。」里一得意的笑著。
 
其實畢宿五在32號巨石碑製造騷亂時,里一就已經從空氣中濃稠的血腥味發覺了異常,最後只是用真祖那超人般的視力看過去才知道此事的。
 
看到里一還有心情開玩笑,聖天子緊張的情緒倒是舒緩了些。
 
接著,聖天子認真的說:「里一,現在我有件重要的事必須告訴你…這攸關著東京的生死存亡。」
 
「剛剛說到的那隻貼在巨石碑的原腸生物,名叫"畢宿五",是原金牛座軍團的一員,曾靠著自身的錵腐蝕液讓數座人類城市的巨石碑倒塌,最後讓大量原腸生物攻陷城市造成大滅絕…」
 
聽到聖天子的話,里一不禁挑眉道:「所以妳是要我擊殺畢宿五,並攔下原腸生物大軍阻止大滅絕的發生嗎?」
 
「我知道這非常困難…可是現在我能依靠的人也只有里一你了…」聖天子知道自己的要求是強人所難,俏臉不禁低了下來。
 
里一沒有立刻回答少女,而是閉眼思索著。
 
幾個呼吸後,里一睜開雙眼問道:「預估有多少的原腸生物會在巨石碑倒塌時進攻?」
 
「難道里一你願意幫我嗎?」聽到里一的問題,聖天子驚喜地抬起了頭。
 
里一撓著頭無奈的道:「我也要知道敵人的詳細情況才能制定計畫啊!」
 
得到里一的回答,聖天子不由得露出開心的笑容。
 
開心之餘,聖天子也不忘將原腸生物的情報告訴里一。
 
「由於巨石碑倒塌會導致附近的錵磁場消失,而附近的原腸生物也得以毫無障礙的攻入東京,由電腦預估出來…至少會有兩千隻以上的原腸生物入侵…」
 
從聖天子口中聽到入侵的原腸生物數量,饒是真祖的里一也倒吸了一口氣。
 
幾秒後,里一從震驚的情緒中回過神來苦笑道:「兩千隻以上的原腸生物嗎?這還真是個嚴峻的挑戰呢…」
 
「呼…這個挑戰我接下了!」接著不待剩天子開口,里一便很快地給出了答覆。
 
聽到里一的回答,剩天子不禁瞪大了水靈靈的雙眼。
 
「這樣真的可以嗎?要不然我也可以把自衛隊的指揮權交給你…」
 
「不需要。」里一搖搖頭,看著少女說:「自衛隊大部分都是些看不起民警的人,妳認為即使由我來指揮,他們會聽從我的指令嗎?」
 
聖天子聽完瞬間啞然。
 
沒錯,正如里一講的,在第二次原腸動物戰爭中,自衛隊使用錵製彈頭擊退了原腸生物,使得人類首次在對原腸生物的戰爭中贏得了勝利,不過也由於這次的勝利讓自衛隊驕傲自滿了起來,開始看不起野路子出生的民警們,正因如此里一才會否認聖天子讓他指揮自衛隊的提議。
 
聖天子疑惑的問道:「不依靠自衛隊的力量,那你要怎麼在擊殺畢宿五的同時擋住原腸生物大軍呢?」
 
里一自信一笑,對著聖天子解釋道:「我當然有自己的方法,別忘了我們阿瓦隆可是受詛之子的庇護所,雖然要那群孩子們對付等級Ⅲ以上的原腸生物很困難,但是如果是等級Ⅰ、Ⅱ的雜魚還是綽綽有餘的。」
 
「而且自衛隊跟民警的差別就只是在於持有火力的不同,沒了重火力的自衛隊可能單兵能力還不如民警,其他地方的民警我不敢說,但我很肯定在東京裡阿瓦隆擁有的重火力絕對是最強的。」
 
「要是這樣還攔不住那群原腸生物大軍,那我也無能為力了…」
 
對於里一如此自信的話語,聖天子毫不懷疑其真實性,因為里一已經帶給她夠多的奇蹟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說什麼了,那還有什麼地方是我能幫得上忙的嗎?」聖天子再次詢問里一。
 
待少女說完後,里一摸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然後說道:「既然如此,妳就幫我召集全東京的民警,反正巨石碑的不對勁肯定很快就會有人察覺了,與其怕民眾恐慌不如直接公佈出來並召集大家一起守護東京還比較實際。」
 
「直接把巨石碑的事情公佈出來…這樣真的沒問題嗎?」聽到里一這麼說聖天子不禁遲疑了起來。
 
里一雙手一攤說:「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見巨石碑出了問題,與其到時候讓民眾驚慌失措,不如提前給他們打預防針,這樣也能及早安排應對措施。」
 
猶豫了幾秒,聖天子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里一的要求。
 
在里一的提議以及聖天子的安排下,32號巨石碑出事的事情被東京各大媒體所刊登出來。
 
一時間造成了不少恐慌,甚至治安還出現了些許問題,不過幸好聖天子有聽從里一的話,提早加大了東京的警力,才不致於讓東京的秩序崩壞。
 
東京裡的民警也因聖天子的召集令而聚集起來,民警們在距離32號巨石碑不遠的地方設立了駐地,並由東京政府及一些民間企業提供物資上的支援。
 
隨著32號巨石碑上開始出現白色斑點,東京裡的居民開始恐慌了起來,雖然政府已經有提前公佈過了這項消息,但實際面對卻更令人感到震撼,這時眾人才真正明白危機真的到來了。
 
不過在東京遭遇危機的同時,里一這裡也遇上了麻煩。
 
里一臉色陰沉地看著阿瓦隆前方聚集的人們,這群人的手上不是拿著『受詛之子滾出去!』的牌子,就是喊著類似的話語。
 
而他的身旁也站了不少隸屬於阿瓦隆的民警們,每個人的臉色也都不大好,畢竟自己明明就是為了守護東京而戰鬥,結果卻遇到這種事情,這豈不是寒了他們的心嗎?
 
至於為何會發生這種事情,則要回到不久前東京政府公佈的避難公告,畢竟要進行與原腸生物的大規模戰鬥,讓民眾進行避難也是很正常的。
 
但由於東京人口過多,政府的避難所沒有那麼多的空間,所以便採取電腦隨機抽籤的方式抽取進入避難所的資格。
 
到這裡也沒什麼問題,可是當政府公佈進入避難所的名單後,東京瞬間有無數人跳出來抗議,抗議原因是進入避難所的名單中有不少的受詛之子,這讓那些厭惡受詛之子的人難以接受。
 
甚至還有些想法極端的人,想要趁機把東京裡的受詛之子都處理掉,讓避難所能空出那些受詛之子的名額。
 
理所當然…東京最大的受詛之子庇護所首當其衝,這才有了里一面前的場景。
 
隨著時間的推移,門口聚集了愈來愈多的抗議人群,為了怕這群人會直接衝進來破壞,阿瓦隆的民警們直接擋在了這群人前方。
 
看著人群離門口愈來愈近,里一讓民警們裝備了鎮暴用的催淚彈,並站了出來用擴音器說:「請停止你們的腳步,你們已經快越過阿瓦隆的警戒線了,如果再不停止,我們將依法行使自衛權。」
 
看著前方荷槍實彈的民警們,加上里一的喊話,還真讓這群抗議群眾停腳步。
 
看到人群停下來,里一及擋在門口的民警們鬆了口氣,畢竟他們真的不想對手無寸鐵的民眾開槍,即使這群人是厭惡受詛之子也一樣。
 
就在阿瓦隆這邊的人以為事情可以暫時告一段落時,他們的後面卻傳出一陣騷動。
 
當眾人回過頭後,看見了殺老師帶著一群人走了過來,就連藍原延珠、千壽夏世、緹娜也在其中,而且每個人的臉色也都十分的難看。
 
「難不成又發生什麼事了?!」里一心裡不禁喀噔一聲。
 
「殺老師…?怎麼了嗎?」當殺老師來到面前後,里一連忙上前詢問。
 
殺老師看到里一後,臉色才稍稍漸緩下來。
 
「我原本跟往常一樣在幫孩子們上課時,感覺到有人觸動了我設置的結界,便暫時停止上課去查看情況,結果……」說到這殺老師不禁握緊了拳頭,不但臉色鐵青還散發出些許殺氣。
 
自E班畢業後里一就沒見過殺老師有如此明顯的情緒表現,因為殺老師平時很少把自己的情緒在外人面前表現出來,但如果發生了那一定室有什麼東西觸動了殺老師的內心。
 
上次見到殺老師露出這種表情還是在E班,只要每次E班的學生受到傷害,殺老師都會有明顯的情緒波動。
 
想到這裡,里一突然明白了殺老師為什麼會有這麼明顯的情緒表現了。
 
「殺老師…該不會是孩子們出事了吧?」里一小心翼翼地問道。
 
「呼……」聽到里一的話,殺老師輕吐了口氣道:「是我激動了,不過也幸好有提早發現,孩子們才能沒事…」
 
聽到這,里一睜大了雙眼問:「到底怎麼了?老師你別嚇我啊…」
 
「有人潛進來想搞破壞,被我抓個正著,不然真讓他們達成目的…我們阿瓦隆還能不能存在還不好說呢!」殺老師用憤怒的語氣說道。
 
說完便對著身後揮了揮手。
 
「哼!把他們帶上來!」
 
沒多久,大概十來個人被帶了出來,里一甚至還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熟人"。
 
看著眼前十來個被綁得跟粽子似的人,里一疑惑的看著其中一人道:「嗯?他怎麼會在這裡?」
 
「你還是先看看他們帶進來的東西吧!」正當里一疑惑之際,殺老師再度開口。
 
就在阿瓦隆的大門前,里一、殺老師、藍原延珠、千壽夏世、緹娜以及無數阿瓦隆民警的目光下,一袋又一袋的布袋被放在了地上。
 
「這是…?」里一遲疑的看著地上這些布袋,雖然不確定裡面是什麼,但是卻帶給他些許的危機感。
 
要知道里一可是真祖,尋常的武器可傷不了他,如果面前的這堆布袋能帶給他危機感,那就說明裡面的東西足以傷害到他。
 
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掀開布袋一看,不看還好,結果看到內容物後,里一的臉色劇變,原本隨和的眼神瞬間也變得銳利了起來。
 
轉過頭看著被綁住的十幾個人,語氣憤恨的咬著牙道:「你們怎麼敢!?」
 
「到底是誰給你們的勇氣?竟然敢進來放炸彈!」
 
平時不怎麼發脾氣的里一,看到布袋中的十多包炸彈後,終於忍不住爆發了出來。
 
「什麼!?」
 
「竟然是炸彈?」
 
「這數量的炸彈被引爆的話…阿瓦隆恐怕……」
 
沒錯!
 
在所有人面前那一包包布袋裡裝的都是炸彈,還是高性能的含錵烈性炸彈。
 
「渾蛋!他們竟然這麼做!」
 
站在里一身後阿瓦隆的眾人紛紛怒罵出聲,臉上無一不出現憤怒的表情。
 
站在所有人面前的里一拳頭已經緊緊握了起來,黝黑的瞳孔中閃過怒色,厲芒,寒芒。
 
這個世界上從來都不缺少瘋狂的人。
 
現在,東京地區正面臨著有著極大的可能會直接滅絕的危機。
 
如此狀況下,壓抑在人們的心中,平日被理智所控制的瘋狂也就伴隨著死亡的恐慌,一點不剩的全部宣洩了出來了。
 
一個進入避難所的機會,引發了東京居民們與受詛之子本就存在的矛盾。
 
但是,那並不算什麼。
 
真正可怕的是那些已經徹底的瘋狂了的人。
 
為了活命,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得出來的人。
 
比如…為了增加進入避難所的機率,而想盡辦法的減少備選名單的那些人。
 
為了活命,那些展現出了醜陋一面的東京居民們,終於對自己本就極為痛恨的受詛之子動手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里一這才強壓下了內心那滾翻而起的情緒,眼中的神情卻再也沒有了感情,帶著徹頭徹尾的冷漠,看向了一旁。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我可是聖天子的護衛隊長!識相的話就放開我!」
 
大聲的吼叫的人正是里一剛剛看見的"熟人"---保脅卓人。
 
不過此時的他被五花大綁著扔在了地上,同時他的背後還有不少里一曾在聖居見過的面孔。
 
很明顯他們都是保脅卓人的同黨,不過當他們被聖天子開除後,里一便就沒再去管他們了,誰知他們竟然敢跑進來放炸彈想把阿瓦隆給炸了。
 
這些淪為階下囚的"前"聖居護衛隊周圍,阿瓦隆的眾人都對他們投以冰冷、憤怒的目光,要不是里一還在場,恐怕這些人就會立刻掏出武器把這幾人弄死。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里一緩緩地走向保脅卓人。
 
「!?」看走向自己走來的里一,保脅卓人的叫聲戛然而止,眼中不禁出現了恐懼的神色。
 
「你…你想幹什麼!?」
 
里一依舊眼神冷漠的走向保脅卓人,讓保脅卓人心中的恐懼升至了最高點,以往被里一教訓的記憶也湧上了腦海,令得他不顧形象的嚷嚷出聲。
 
「喂!你…你別過來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傳出,里一的拳頭毫不留情的揍在保脅卓人的臉上。
 
蹦---!
 
「噗哧-!」保脅卓人瞬間吐出一口鮮血,身體也倒飛而出,砸在不遠的地上。
 
「你…你你…別…啊啊啊啊!!!」
 
一時之間,里一又對著保脅卓人的胸口踢出了一腳。
 
蹦---!
 
「呃…啊…」保脅卓人發出哀嚎,想說什麼卻被折磨得根本說不出話來。
 
只可惜…在場沒有一個人會對保脅卓人報以同情或露出不忍之色。
 
「把這些人全部帶上!」里一將保脅卓人再一次的踢飛了出去,轉過身,毫不理會死活不知的保脅卓人,一邊往大門的方向走去,一邊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我們去聖居!」
----------
二十分鐘後...
 
阿瓦隆這次可以說是傾巢而出,一輛輛的軍用車被停在了聖居前。
 
阿瓦隆的民警們也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在里一的帶領下於聖居前聚集起來,而聖居的守衛見對方來勢洶洶,不禁握緊了手上的武器,場面一度險惡了起來。
 
不稍片刻,聞訊趕來的聖天子便看到了自己的里一正與聖居守衛對峙的畫面。
 
「里一!」見到戀人與自己的手下正在對峙的聖天子不禁喊出了對方的名字。
 
「聖天子…」看到少女後,里一冷峻的眼神柔和了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你會…?」聖天子疑惑的問道。
 
里一語氣稍淺微怒地道:「關於這件事…等妳知道這些人的所作所為後,就知道為什麼我們會在這的原因了。」
 
「這些人的所作所為…?」聖天子聽完里一的話,心中浮現了些許不好的預感。
 
說完里一便揮揮手,馬上就有人把保脅卓人等人帶了出來。
 
「這是…保協隊長?」
 
里一淡淡道:「沒錯…他就是"前"聖居護衛隊隊長,也是企圖把我們阿瓦隆炸上天的混蛋。」
 
「什麼!?」聖天子頓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傢伙跟他同伴在我們阿瓦隆駐地放了一堆炸彈,那數量足以把整個阿瓦隆炸飛,而且那炸彈的數量看來,他們後面絕對有人支持…」
 
里一瞇著眼環視周圍的人群,在場除了阿瓦隆的民警和聖居的守衛外,還有聚集在外圍看熱鬧的東京居民們。
 
里一對著人群喊著:「看好吧!東京的居民們!我們阿瓦隆為了保衛東京做出了一系列準備,你們不幫忙也就算了,結果在戰爭前夕卻有人潛入阿瓦隆想把我們給炸了,這就是你們對待保衛你們的人的方式嗎!?」
 
「當初我剛到東京時,看見了受詛之子的生活是那麼地艱辛,明明是保衛人類與原腸生物戰鬥的重要主力,卻沒多少人在乎過他們的生活,我便為她們感到了心疼,於是我創立了阿瓦隆,為她們建立了一個屬於她們的家園。」
 
「結果你們之中卻有人想毀了這個地方,就只是為了你們心中那毫無來由的恐懼及仇恨,造成你們仇恨的對象在外面,不是她們!有本事就給我拿起武器去外面和那群原腸生物戰鬥,不要把仇恨帶到這群無辜的孩子身上,你們這群欺軟怕硬的懦夫!」里一手指著遠處的巨石碑,語氣激動地喊著。
 
接著里一平復了下激動的情緒,冷聲道:「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不希望再看到有人扯我們後腿或是在背後捅我們一刀…」
 
說完,里一拔出他的左輪,對準保脅卓人的腦門,扣下了板機。
 
碰!
 
一聲槍響後,保脅卓人的腦袋應聲爆了開來。
 
碰!碰!碰!碰!碰!
 
與此同時,阿瓦隆的其他人也都直接開槍,擊斃了保脅卓人的同黨們。
 
所有人都呆滯的看著這一幕的發生。
 
「不然這就是你們的下場…」里一冷冷的掃視著周圍。
 
留下這句話,里一帶著阿瓦隆的人在一片死寂中離開了現場。
 
「啊啊啊———!」
 
直到這時,看著聖居前那滿地的鮮血與屍體,周圍的所有人發出了驚恐的慘叫聲。
 
被護衛們保護起來的聖天子凝視著地面上的屍體,又看向了里一離去的方向,這一刻,纖細曼妙的身影顯得極為落寞。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聖天子獨自呢喃著,是在向自己發問?還是里一?這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