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三國酒館》 <第一卷 漢室傾頹>第一章 我叫徐滿

長頸鹿死誰手 | 2022-04-14 22:49:44 | 巴幣 0 | 人氣 22


我叫徐滿,豫州穎川人,為了避黃巾兵禍,舉家來到徐州,一手枕著頭,望過窗外,外頭烈日朝陽,鳥鳴不斷,蟬鳴不絕。

手裏的枕頭,乾草編成;床,草蓆織成,硬啊!這床是真的硬的讓人受不了,草根還時常搔的全身發癢,小蠹小蟲更是撥也撥不完。

房子有窗沒戶,就是牆壁挖個方正的洞,好通風換氣,怕人看的時候架上塊木板然後扣上就完事,房門更別說什麼喇叭鎖,除了門還能旋開,它根本就只是個掛在門洞上的木片罷了。

我想要手機,我想要臉書,這破地方連個網咖都沒有,就家裡也沒一本書,想打發時間都辦不到,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日一餐。

喔不,我日出可沒作,我傷著了,頭差點被人打破,這幾天待在床上下不來。

貌似我家酒樓擋了人家財路,找了地痞流氓就往店裡砸,我娘被嚇著,我被打昏在地,而我那遊俠哥哥風風火火的來了,直就把人打出了門,還在路中間把人砍了。

現在酒樓也開不了門,兄長哥哥大人被衙府關押,而我一現代人……或者說未來人,來自二十一世紀的靈魂,相信科學,也相信外星人,就是不相信穿越了就可以吃香喝辣,我這好心的靈魂穿越千年來幫助本該將死的徐滿,所以說,我的外掛呢?我那超越千年的智慧呢?我的貼身丫環還是富家青梅還是世家血統呢?我就一破酒肆,一個還算健壯的老娘跟一個被官府押了的老哥。

話說這今年是幾年來著?之前問了來探望的老村長,說前兩年是中平,這些年換了號,也不記得是幾年了。

中平年間乃是……乃是……乃是……能不能說一個西元給我看看啊!誰知道中平是誰的國號啊!

「滿兒?」房門外輕輕敲響了聲,略顯疲態的聲音盡顯蒼老,雖年不過四十,但一個女子拉著倆小夥長大,略有花白的髮絲纏著面容上的皺褶,這是我徐家的老媽子,我娘是也。

說是敲了門,但這門敲了也開了,我娘看我倚著床,手枕頭,一玉樹臨風的小夥,風度翩翩,氣宇軒昂。
「你咋地還睡懶覺了!起了床就來給娘看看哪兒還傷著不,就你賴在床上?你瞅啥?倆個眼珠子瞪得跟個猴兒似的,不怕眼珠子滾落出來?人好了就給娘去整店!幾天沒開店了?啊?不開店也不開門,人家還以為我徐家酒館歇菜了!你老鬼爹爹死得早,你哥那青皮整日裏混流氓,現在被人抓了……」

我娘姓楊,喚作徐楊氏,俗稱我娘,她嗓門特大,講話特直接,罵我跟罵狗似的,問我瞅啥,前世的我肯定要說瞅你咋地,但她是我娘,二是我沒膽,三是我也打不斷她說話。

只得在老娘的怒懟中從床上起身,整理好床鋪,然後眼神示意的要更衣。

眼見老娘嘴不停,眼也不動,看我就看小猴似的,也罷,徐滿原主人的記憶雖然模糊,倒也沒讓我忘了這右衽怎麼披,開襠褲怎麼穿,包包頭怎麼束,不是,這褲子不褲子,衣裳不衣裳,穿個衣服像是穿洋裝披外套呢,我的拉鍊呢?我的鈕扣呢?我拿這幾綑繩綁綁真不會掉褲子嗎?

「我們徐家當年還有幾冊薄書孤本,你老爹死了就賣了,現在就剩你我娘倆,你哥在外面行俠仗義快活是快活,但是可憐我的福兒,以前福兒多麼乖巧,還讀懂幾個字兒,現在竟然只知行那青皮之事兒,為禍鄉里,滿兒你也不小了,咋地也不能讓娘省心呢?前些日子頭都差點被砸破了,現在不是傻了吧,瞅你也不說話。」老娘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我也正好換好了衣服,只好伸手把老娘抱在臂彎裡,偶爾撫撫背,偶爾拍拍肩頭。

我老娘的身子骨是真的瘦,看是看不到,但整個人跟皮包骨似的,弱不經風、顛顛簸簸的,這衣服就像裹著竹竿似的,也沒見點肉。

唉……這亂世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