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專訪翻譯】虛擬饒舌歌手–春猿火藉著「心眼」凝視著另一個世界—述說自己的活動軌跡

小Tsai一碟 | 2022-03-27 12:00:06 | 巴幣 6314 | 人氣 135

花譜和理芽所屬的創意唱片公司KAMITSUBAKI STUDIO旗下的虛擬饒舌歌手—春猿火。出道以來約2年集大成的第一張專輯『心眼』,不僅有主要作曲家たかやん,亦有Misumi、大沼パセリ、安宅秀紀、橘井健一等人參與製作。該專輯含有混合搖滾和陷阱音樂等種類繁多的曲風,是一部能讓聽眾充分品嚐春猿火音聲的作品。在這次的採訪中,我們將更加得知她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虛擬存在。

INTERVIEW:春猿火

我認為虛擬饒舌歌手—春猿火的特徵是那個變化自如的歌唱風格,時而富有力量、時而虛幻、時而迷人,藉著歌聲的表達讓樂曲富有色彩。在吸收了豐富的樂曲表達方式以及經由各色人才親手製作的『心眼』這部作品中,我認為確立了春猿火的風格。在這次的採訪中提到,她在開始活動前是沒有接觸過饒舌或是嘻哈。在唱出自己感情的《台風の眼》、與現實世界活動的藝術家さなり共同製作的《覚醒》後,春猿火作為一位藝術家的成長非常顯著。在發行了自出道以來集大成的專輯後,向著下個階段前進的她的靈魂,肯定是繼續發光發熱。
採訪&編文:西田 健

一場能夠傳達出去我想傳達的一切的LIVE成真了

—春猿火小姐會選擇在虛擬世界活動的理由是甚麼呢?
春猿火:因為我對於「虛擬」或者說是另一個自己一直都抱有憧憬。是虛擬世界讓我的憧憬成真。我會開始活動是因為希望能在不同的地方找到一個屬於自己歌唱的歸屬。坦白的說,就算不是以唱歌為活動的主體,而是類似藝人的活動,我也完全能接受。說來有點負面,但我是一個繭居者,我並不喜歡自己,所以我想能不能以某一種方式喜歡上自己,因此才選擇在虛擬世界活動。

—讓妳想用虛擬形象開始活動的契機是甚麼呢?
春猿火:最初我十分喜歡EGOIST,因此在觀賞EGOIST的LIVE時,見到她是以虛擬形象登場後,我才得知原來有透過虛擬形象開始音樂活動的方式。看著表演,我便有用這種方式活動的想法。

—確實,EGOIST可以說是現今用虛擬形象活動的先驅。
春猿火:單純的我只是希望以那種方式開始活動。或許她是一個榜樣才促使我向前走。
—在開始現在的活動前,您聽過哪些種類的音樂呢?
春猿火:基本上,因為我是以網路自居的人,所以自從學生時期便都聽Vocaloid或是動畫音樂。我是直到開始聽Vocaloid才開始唱歌。喜歡的歌曲是約略早期Vocaloid歌曲開始出現的Supercell的《メルト》,我便一直聽他們的歌曲至今,我可是他們的大粉絲呢。另外我覺得有件事我做的很好的是感覺我所有種類的音樂都有涉略,範圍很廣,從流行到小眾都在內。

—因為您提到有在聽V家曲,所以是聽V家原創曲呢? 還是聽翻唱V家曲呢?
春猿火:我是聽V家原創曲。最初會接觸V家是因為很喜歡V家曲中一些歌唱方式,因此歌い手很少聽,所以我最一開始是聽V家原創曲,而後才慢慢接觸到歌い手文化。

—除V家曲外,還有聽哪些種類的音樂嗎?
春猿火:像是流行的J-POP和日本搖滾都在我的範圍內,另外西洋樂和K-POP也有聽過一點,但我想我聽得最多的是*歌モノ類型的吧,不過在這類型裡面的饒舌我卻完全沒接觸過。
*歌モノ:更重視歌唱的技巧而不是樂器技巧的歌曲種類

—現在您是作為一位饒舌歌手在活動,但在這之前有接觸過嘻哈或是饒舌的文化嗎?
春猿火:我是在開始活動後才第一次知道這些文化。說實話,最一開始我真的很擔憂,因為我對於這些文化的知識都是空白,因此我也很不安的認為自己能否做的好呢?

—我覺得能跨出第一步很困難,您唱歌的方式或是饒舌的*flow是有參考自哪位藝術家的嗎?
春猿火:當我收到たかやん先生的仮歌時,我會抱著必死的決心記著仮歌的唱法,於是作為春猿火flow的雛型便成形了,所以我想我的flow最受到たかやん先生的影響。然而,たかやん先生對我說了「若小春你能用妳自己的風格詮釋flow,自由的創作出饒舌的話,也很好呦」。因此我便開始參考たかやん先生,並根據自己的個性作調整,用類似這樣的方式找到自己的flow。
*flow:簡單的說就是饒舌歌手個人的風格,包括咬字或是押韻。

—前幾天,2021年的8 月27日,您的1st ONE-MAN LIVE「薩滿教」正式舉辦了,在LIVE開始前的心境是怎麼樣的呢?
春猿火:心臟撲通撲通跳的很快,連在準備LIVE時也是如此,因為我抱持著這場LIVE一定要成功的心願,原因是這場LIVE並非只有我的想法,還有營運和製作人的想法,所以團隊直到最後一刻都是竭盡全力。
—那麼在實際完成後的現在,有甚麼感想嗎?
春猿火:首先是,我覺得很好玩(笑)。再來是很高興能夠與一直以來聽著我的歌曲的大家見面。如我的歌曲般,能夠將我想傳達的想法成功傳達出去,我覺得因此造就了這場令人難忘的1st ONE-MAN LIVE。

—平常在YouTube上的活動與在LIVE上有什麼樣不同的感覺嗎?
春猿火:完全不一樣呢!當錄音的成品上傳上去後,我感覺就已經完成了。然而在LIVE的時候,因為聲音會繼續迴蕩在會場內,讓我有機會看見自己,所以讓我比平時緊許多,這與錄音室時的緊張感完全不同。或許我在LIVE的期間就一直很緊張,真的是非常緊張。

「Lift Up」需要一種擺脫以往的歌唱方式

—10月6日是您的第一張完整專輯『心眼』的公開日子。標題『心眼』的這個詞指的是透過內心眼睛的這份力量去確認看不見的真相。我覺得這個標題像是在虛擬和現實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梁般。
春猿火:我認為也有那種意義在,還有一個意義是,負責我的經紀人耐諷小姐曾說道:「春猿火的眼睛很獨特。」 我的眼睛顏色是由黃色和紅色組合而成,所以我認為我的眼睛很有個性,因此便決定用『心眼』作為標題。

—我也有聽說過春猿火眼睛的部分是本人的關鍵字,那麼妳如何看待自己的眼睛呢?
春猿火:我覺得超帥氣的!(笑)。另外,我覺得在歌曲中充分體現了我的心眼。我也非常喜歡『心眼』這個標題。

—為自己的作品說說,這次將會帶給聽眾什麼樣的體驗呢?
春猿火:這次的作品將會帶給聽眾一股從後面推你一把的力量以及陪伴在身旁的安心感,作品內充滿著春猿火出道至今的所有歌曲,或者說是至今的成長紀錄。我認為這部作品會像是一個護身符般的陪伴在聽眾身邊。若不論何時何地,這部作品都能夠成為一個護身符為聽眾帶來動力,帶來好心情的話,我會很開心。

—歌曲是如何製作的呢?
春猿火:基本上由營運團隊決定主題,再交給たかやん先生作曲,之後たかやん先生再錄製仮歌和試聽帶給我,我再以這些作為基準歌唱出來。然而,有時像是「台風の眼」的這類歌曲,是たかやん先生對我進行採訪,將我對於世界的看法以及大家的想法,毫無保留的製作成歌曲。

—原來是將採訪中的文字交錯組職而成的。「台風の眼」的歌詞相當正面呢。
春猿火:正如你所說。這首歌曲是提取自我心中的體會,除了是展現我自己的一部分外,同時也是一首讓聽眾感覺到被陪伴和被理解的歌曲,因為我自己也是屬於悲觀的人,因此我希望這是一首能夠推了某人一把向前走的歌曲。
—Misumi老師、大沼パセリ老師、安宅秀紀老師、橘井健一老師等各式各樣的作曲家們參與了這次作品的編曲,因此有許多不同的曲風呢。舉例說:「逆転」是一首混和搖滾風格的歌曲,以及第三首曲目「Lift up」,是用緊湊的陷阱節拍組合而成的饒舌歌曲。面對如此多種類的歌曲,您有甚麼樣的想法?
春猿火:其實挺有趣的。雖然從試聽帶中我可以知道這次的歌曲是什麼樣子,不過很有趣的是每次的曲調都會變化,所以我常會發出像是這樣的感嘆「這次是這樣子的感覺啊!」、「真的很閃亮啊!」。我為了切合每次的編曲,我都會去研究歌唱的方式。

—有聽到後感到驚訝的歌曲嗎?
春猿火:每次都很驚訝(笑)。我很好奇たかやん先生是怎麼寫出如此共鳴人心的歌詞,且令我驚訝的是,儘管每次作品的主題都不同,但不變的是都會有共鳴人心的部分和彷彿陪伴在大家身邊的共通點。我的詞彙量並不豐富,但每次都讓我詫異的是,我可以從たかやん先生的歌詞中深刻感受到很多詞抱有的意義。

—在您唱過的歌曲中,有沒有什麼歌曲是覺得特別困難的?
春猿火:我想是「オオゴト」這首歌曲,最初我很懷疑自己「我現在具備的技巧能唱出這首歌曲?」。這首歌曲從頭到尾都沒有間奏,就是專注於歌唱和饒舌,而在最後高速饒舌收尾的部分,我感覺真的很「オオゴト」(笑)。故在LIVE上要唱這首歌相當困難,於是找了工作人員商談下,結果他說「這首歌曲,在哪裡可以喘口氣?」(笑)。
—原來有這樣的趣事(笑)
春猿火:另外我覺得「Lift UP」也很難,因為我需要擺脫以往的歌唱方式。當我收到來自やかやん先生的邀約時,我相當猶豫,因為我沒使用過這種歌唱方式,所以不知道自己能否唱的好,但最後我大膽了一次,因為たかやん先生告訴我這次可以試試看用更狂野、更不一樣的自己來唱出這首歌曲。

想自己嘗試作詞


—有沒有一首最喜歡的歌曲是為自己唱的?
春猿火:恩…,有點難抉擇。我想是「覚醒」吧。

—「覚醒」是與さなり先生的共同作品呢。在虛擬世界的藝術家與現實世界的藝術家相互切磋、互動,我覺得是一首非常有趣的歌曲。
春猿火:我覺得歌詞相當有深度。我印象最深的部分是與さなり先生對話那段,我向他提問:「你是為了什麼而活著?」,さなり先生回覆:「尋尋覓覓,最終仍是為自己」。正如上述所說,我的身邊有很多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人們,為了照顧他們,還是要回到自身,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他們。我想這是一個很明顯的事實。我感覺歌詞裡的這些話詮釋了那些想法。最近我作為一位聽眾聽著這首歌曲,隨著越深入這首歌曲,我越喜愛這首歌曲。
—這首歌曲是如何製作的呢?
春猿火:基本上曲調以及歌詞的部分是由たかたん先生與さなり先生創作,隨後再由さなり先生與我進行錄製,並與團隊進行意見交換後製作出來的。

—在與さなり先生實際交流後,有什麼對他的看法嗎?
春猿火:說來有點無禮,但我覺得我們兩人散發的氣場很相似,因為さなり先生和我都不擅長社交,所以我完全沒有和さなり先生說上話,錄音室的狀況真的可以說是社交障礙同盟的空間呢(笑)。

—對於共同作品完成的這件事有什麼想法嗎?
春猿火:我發現原來和男性一起唱歌會是這樣的感覺。透過兩人的歌聲,讓想法變得更確切,讓想傳達的話語更強烈,我認為會創造出一種不同於以往對事物的看法。

—春猿火小姐您在與花譜小姐、理芽小姐、ヰ世界情緒小姐、幸祜小姐共同組成的虛擬歌手團體V.W.P中也是相當活躍,您覺得團體活動與個人活動有什麼差異?
春猿火:我認為果然是5人在一起,心會更強烈,而且歌曲的氣氛與獨唱時也是大相逕庭。當我作為V.W.P當中一員的魔女「春猿火」歌唱時,因為我認為我扮演的是一個角色,所以表現出的是與獨唱時截然不同的樣貌。
—您會與其它的成員討論些甚麼?
春猿火:總的來說各種都談,我是指閒聊的那種(笑)。像是「昨天吃了些甚麼~?」之類的。

—(笑)。我覺得KAMITSUBAKI STUDIO是一間很特殊的製作公司,實際身為內部成員的您,有什麼樣的想法嗎?
春猿火:我覺得是一個有著各式各樣人們的場所。有歌唱的人,有繪圖的人,也有製作音樂的人。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厲害的地方,所以我也感到疑惑,覺得自己是否可以留在這個地方? 但在進入這個地方後,我發現了很多,像是原來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唱歌,用那樣的方式製作音樂,也和我從未聽過的音樂相遇。

—這次的專輯『心眼』,我覺得像是作為作品第一章的謝幕。為了向接下來作品的第二章前進,有甚麼想去嘗試的事情嗎?
春猿火:我想試試看自己作詞。除了饒舌的歌詞外,也想嘗試自己寫詩。現在我的Twitter上有一個名為「春猿火自由律」的企劃,在企劃裡面,我會丟出歌詞或是一個關鍵詞給たかやん先生,再由たかやん先生將flow填入進歌詞做成歌曲,我感覺這樣有點像在一點一滴的練習作詞。

—您接下來的成長令人相當期待呢。
春猿火:就是想試試看。我也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成長。或許會發生很尷尬的事,但都還是未知,所以不論如何,我都想去嘗試看看。

—那麼,最後請說說您今後的夢想。
春猿火:我從出道至今並沒有設立什麼大目標,從那時起就是專注在創作出最吸引人的歌曲,因為我希望自己的歌曲能夠被更多人所聽到。自從出道至今約2年期間,就連我也感覺到自己成長了,所以接下來的第3年我也想繼續盡自己所能。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