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春猿火專訪翻譯

大酋長Mobetaq | 2021-06-28 00:33:44 | 巴幣 12432 | 人氣 342

這是由DIGLE MAGAZINE的『BIG UP!』對春猿火做的專訪
https://mag.digle.tokyo/interview/bigup/127132?articleview=true
翻譯:被端走的小Tsai一碟;翻譯、校稿:Mobetaq
訪談對話以B代表BIG UP!,春代表春猿火
(本篇主要由被端走的小Tsai一碟完成翻譯,我只負責一部分的翻譯與校稿、發表,有空請多給他一點支持)

〈KAMITSUBAKI STUDIO〉所屬的饒舌歌手:春猿火於6月23日推出第3支單曲「覚醒 feat. さなり」。
 
自出道以來,春猿火以她強而有力的歌聲以及在饒舌和歌唱之間變換自在的風格得到高度評價。這次新單曲是一首柔和又飽滿的嘻哈歌,由同屬於〈KAMITSUBAKI STUDIO〉的創作者大沼パセリ編曲、目前為止創作大多數春猿火的原創曲的たかやん作詞作曲。18歲饒舌歌手さなり的客串也成為一大焦點。
 
這次我們訪問了春猿火。請她回顧出道至今的歷程、新作品的製作背景,並談談作為一位虛擬歌手未來要走的路。


「想唱出能從背後推人一把的歌曲」

B:自2019年12月出道以來,雖然大部分活動期間都受到新冠肺炎的影響,還是請您回顧一下這一年半的時間。
 
春:在我發布原創曲之前,雖然我以「翻唱」影片在活動,但當我正要以春猿火的身分開始認真活動時......!就在這時間點發生了新冠肺炎這場災難。雖然我在3月參加了花譜的LIVE〈不可解(再)〉,卻不是最初計畫的有觀眾LIVE,變成了無觀眾LIVE。我覺得很沮喪的是,如果沒有新冠肺炎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做到更多不同的事情呢。
 
但是一直只想這些也沒有用,於是改成去做那些在這種狀況下能做的事,一邊死命摸索自己可以做到的事,逐步走到今天這一步。
 
B:出道之前和之後,心境有什麼變化嗎?
 
春:說實話,我從來沒試過饒舌,交由我來負責也是有所擔心。但是,有工作人員對我說:「讓我們一起成長吧。」,たかやん先生和指導我的饒舌歌手都很友善的教我很多。比起我獨自一人,以「團隊共同成長」的感覺和凝聚力更加強烈,出道時的焦慮也大大減少。
 
首先,有這麼多人可以聽我的歌聲和談話,是我人生至今未曾有過的事。每次看到觀看次數和留言都覺得非常高興,也讓我更有信心繼續活動。
 
B:目前為止的歌曲或影片中,有什麼讓您特別印象深刻或難忘的聽眾反應或回饋嗎?
 
春:好像有很多和我同一世代的人,看留言時覺得大家都很真誠,很常有「啊,跟我好像」「我也是這種感覺」。這點有些出乎意料。

B:目前為止的作品大部分都是由たかやん先生製作的,請問一直以來歌曲都是怎麼製作的呢?

春:基本上會與工作人員討論決定主題或是關鍵詞,然後傳達給たかやん先生,請他來創作。主題是基於我的情感或生活經驗,而たかやん先生總是理解得很好,或是說將我們拋給他的主題大幅擴展,變成可以讓更多人理解的作品。

B:春猿火小姐一直以來在製作的過程中都是抱持什麼樣的態度呢?

春:我從以前就不善於將自己的想法傳達給其他人。總會想「如果被討厭的話要怎麼辦?」,結果常常是抹煞自己去順應周圍的人。但是,我想在這個時代一定有不少這種人。雖然不是說我代表這些人,但是我的想法是,透過我的歌曲大家一起克服這些障礙。

我自己也是被たかやん先生所寫的歌曲歌詞所拯救。我希望音樂可以貼近每一位聽眾,包含我自己在內。我想要唱出當有人試圖改變時、或是踏出全新一步的時候,可以從背後推他們一把的歌曲。

B:原來如此。

春:還有,去年開始除了在YouTube上發布歌曲外,也有進行推特限定企劃『春猿火自由律』。這是為了讓我挑戰自己作詞與製作饒舌歌詞的企劃,會不定期的發布短原創歌曲。雖然只用我自己寫的歌詞去作曲還很困難,所以交由たかやん先生來統整,但我希望有一天可以發表完全由我自己作詞的歌曲。

https://twitter.com/harusaruhi/status/1271744245280305152

「共鳴」不分虛擬與現實

B:春猿火小姐從去年12月時開始發行單曲。請告訴我們第一部作品「颱風眼(台風の眼)」這首歌曲是如何誕生的嗎?

春:たかやん先生是一位非常忙碌的人,很少有機會見到他,但在製作「颱風眼」之前,他給我與他充分交談的機會。他真的追根究柢的問了我是什麼樣的人、現在正在思考些什麼、是怎麼看待這個世界等等的。根據我們那場對話寫出的便是「颱風眼」。


B:這首歌似乎是您作為虛擬歌手這個職業生涯的起點呢。

春:過去的我,未來的我。這是一首反映很多感情和感覺的歌曲。我自己也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其實我的性格比較陰暗,所以到目前為止人生中的負面記憶也比較多。這首歌曲肯定有一些黑暗元素,但是也有為相同感受的人加油打氣的積極向前情感包含在內。

B:我覺得《前往那無論是憤怒或是悲傷 都能被接納的世界(怒りも悲しみも全て愛せるような世界へ)》(取自月若涼的翻譯)這段歌詞特別能反映您剛才提到的感受。不單單是說漂亮話,而是承認了負面情緒後,表現出繼續向前邁進的態度。

春:很高興您有讀過歌詞。雖然這是以我為中心的歌曲,但是我希望更多人能夠與這首歌曲產生共鳴。與音樂產生共鳴這種體驗,和它是真實或是虛擬的沒有關係。雖然我覺得現在世界上還有很多虛擬與現實世界沒有好好的融合,但作為一位虛擬歌手,很多人能夠和我的歌曲產生共鳴。我認為這有助於打破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間的隔閡。

B:接著,在今年1月,您發布了第2支單曲「歸宿(居場所)」(取自月若涼的翻譯)。請告訴我們這首歌是如何被製作的,以及它包含什麼樣的情感?
 
春:這首歌是以連繫虛擬和現實之間的橋樑為印象。正如歌詞所說《一直以來都獨自一人 而感到寂寞不已(ずっと独りでさ 心細かったんだよ)》(取自
月若涼的翻譯),我自己只有透過唱歌這件事才能找到自己的歸宿。所以我想向那些感覺不到自己歸宿的人們伸出援手,向他們訴說一些話。這是一首飽含希望我的歌曲可以成為每個人的歸宿而作成的歌曲。
 
B:「颱風眼」和「歸宿」都是充滿速度感的搖滾歌曲呢。目前為止以影片等發表的歌曲有硬核的陷阱音樂或溫醇的嘻哈風格歌曲。您對挑戰這些不同類型的歌曲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春:正如我開頭說到的,因為我從來都沒有試過饒舌,所以像是「Lift Up」這種陷阱音樂風格的歌曲,感覺引導出我都未曾聽過的自己的聲音和演唱方式。遇見自己都不認識的自己讓我學到非常多。
 
當然,在實際錄音的時候,有很多困難、痛苦和不順利的事情。但是,現在我認為正是因為有困難才有樂趣。
 
B:在這1年半內,您挑戰了各種不同的歌曲,您認為是否已經確立自己作為饒舌歌手的身分了呢?
 
春:雖然起初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到最近我已經能夠對歌唱和饒舌提出想法或意見。我覺得自己已經確立饒舌歌手的身分了吧。

B:與此同時,第3支單曲「覚醒 feat. さなり」也已經發行了。這首歌曲的氣氛與前兩首截然不同,而且有現實歌手さなり先生的客串。
 
春:這是一首關於和我相同10多歲到20多歲世代的年輕人對世界可能產生的焦慮或糾結的歌曲。歌詞中出現的《Stay Woke》這一俚語指的是「意識到世界和社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如果聽完這首歌可以改變您對世界或是對自己的想法的話,我會很高興。
 
B:最初會找上さなり先生客串的契機是什麼?
 
春:我認為由年輕創作者來傳達剛剛提到的主題是有意義的。這也是這次會請和我同一世代的さなり先生參與此作品的原因。
 
B:和さなり先生有什麼樣的交流嗎?
 
春:雖然我們是一起錄音的,但是我的溝通障礙太嚴重,根本不敢和他說話......(笑)。
 
以前沒有什麼機會和別人一起唱歌,所以我不確定是否應該和他並肩一起唱歌,但到了錄音的時候,我覺得我們對這首歌曲的想法、歌唱和饒舌的感覺是一致的。「啊,用跟我剛剛相同的感覺在唱呢」的感覺。還有,我覺得正是因為由虛擬和現實不同屬性的2人來唱,才讓作品有更強的說服力。
 
B:在單曲公開的同時,MV也發布了。春猿火小姐自己認為這首歌曲的亮點是什麼?
 
春:這首歌曲的MV和「大事(オオゴト)」同樣是由A4A先生製作,他很好的捕捉了我和さなり先生的身影。也很溫馨地拍攝各自特寫的鏡頭。我特別喜歡兩人面對面唱歌的鏡頭。我認為很好的把我們想要傳達的訊息給表達出來。
 
不要被甩開、不要迷失自我
 
B:日前宣布8月將在東京HULIC HALL舉辦第一場有觀眾的個人LIVE〈Shamanism(シャーマニズム)〉。
 
春:雖然去年10月有在YouTube Live舉行翻唱LIVE〈Cream Puff Live〉,但是和這次的環境完全不同,所以非常緊張。大家都在會場內,我也會站在舞台上。希望能夠帶給大家與影片和音樂的共鳴不同,更加火熱的體驗。
 
B:〈Shamanism〉這個標題包含什麼意思或是想法呢?
 
春:我覺得自己透過唱歌才成為真正的自己。我認為大家心中一定或多或少都存在那個自己都不知道的自我。我想讓這場LIVE成為解放那個與平時不同、隱藏在內心的自己,並且附身成功的LIVE。帶有這層意涵而選擇了〈Shamanism〉這個標題。
 
除了希望能夠開放更多的觀眾入場,既然此情況下,我們也投注精力在直播觀賞上。我認為可以提供另一種與現場觀看不同的魅力。
 
B:原來如此。那麼,請告訴我們您未來的活動。今年有計畫什麼樣的活動嗎?
 
春:我當然會在個人活動上繼續努力,但是也組成了一個名為V.W.P (※)的團體,希望大家也可以期待那邊的活動。
 
※由所屬於KAMITSUBAKI STUDIO的花譜、理芽、春猿火、ヰ世界情緒、幸祜5人組成的虛擬歌手團體。

B:未來在音樂方面有什麼想挑戰的嗎?
 
春:嗯,有什麼呢...。如果有機會的話,不論什麼歌曲都想挑戰看看。我不給自己設下任何限制,我想真誠的面對每一首歌曲。
 
B:那麼,請問作為歌手的遠大夢想或目標是什麼?
 
春:我盡量不去想太多。自從以春猿火的身分開始活動的這1年半,對我來說真的是一連串未知的體驗。感覺以飛快的速度在前進,不想要被它甩開,不要失去自我的繼續活動下去。我也很期待看到幾年後,甚至是幾十年後,春猿火會成為怎麼樣的歌手。
 
B:在2021的元旦發布的影片中,您將「脫離蟄居族(脱・引きこもり)」作為今年的目標。今年已經過去一半了,進展如何呢?
 
春:......我感覺是更糟了吧(笑)。除了工作以外有完成的大事只有去水族館和野餐,可能去年還比較常待在外面。想從現在開始彌補......(笑)!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月若涼
翻譯和校稿都辛苦了!本來我也在考慮要不要翻這篇,希望能讓更多人看到春ちゃん的努力,真的太感謝你們了!
2021-06-28 01:05:53
大酋長Mobetaq
那時候我看了一下發現工作量會太大,才寄信去問被端走的小Tsai一碟要不要合作,還好他那邊的進度真的很快才有辦法趕在周末完工
2021-06-28 01:17:09
憐喵冰芯
感謝大大翻譯 讓我可以更了解這位歌手
2021-08-18 08:43:0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