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女 第二集 終章 02 不降

曉時逅 | 2022-01-24 20:04:55 | 巴幣 0 | 人氣 53


一進入KTV的愛麗絲,看到由紅、藍、紫、黃四色交織而成的大廳染上了人類的鮮血。刺鼻的血腥味讓她摀住了鼻子。櫃檯那兒還看得到貌似制服的碎片。
這些和血液交雜在一塊的碎片,不難想像坐在櫃檯的櫃台人員遇到了什麼事。而通往包廂的走道入口則站著一名有著淡綠色長髮的美女。
即便美女的笑容清純可愛,但那染血的嘴角卻使她的笑容變質了。變得令人毛骨悚然,好似踏入城堡深處,面對恐怖的BOSS似的。
美女以那雙金眸注視著愛麗絲,說:
「漂亮的姑娘,妳找我嗎?」
「嗯。」
說著,愛麗絲擲出手中的暗器。她沒有拿劍衝上去砍她,而是以暗器射她,其原因是愛麗絲打算先試探她的實力。
塞壬張嘴以音波吹飛暗器,而後這麼說道:
「怎麼一見面就對我丟東西呢?妳的教養真不好呢。」
聞言,愛麗絲笑了下,說:「至少比大啖人肉的妳還好吧?」
「魔物吃人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就好比你們人類喜歡吃牛雞豬鴨那樣。只不過你們會用各式各樣的烹調手法將那些有血有肉的生命變成你們口中的『食物』。而這些在我眼裡都只不過是一層謊言的包裝罷了。『我們』和『你們』,沒什麼不同。」
語畢,塞壬從她的淡綠色長髮中拿出一把鑲著綠色寶石的深綠色長劍。
「那是!?」
見了這把劍的愛麗絲,露出驚訝的表情。
隨後,塞壬揮動了這把長劍。一陣強風將愛麗絲吹向牆壁。
唰!
野田小次郎一刀將眼前與自己PK劍技的冰劍斬斷。看樣子司徒靜的劍技還無法與野田小次郎抗衡。即便是自己最近才學會的二刀流也一樣。
接著,德古拉拔出插在兩條大腿上的冰劍,而後朝司徒靜衝了過去。而野田小次郎也和牠一樣。
見狀,司徒靜隨即將雙手掌貼在地上,然後如此詠唱道。
「『冰啊,凍結大地吧。』」
隨後,從她手掌蔓延出使周圍結冰的一層薄冰。薄冰碰到德古拉和野田小次郎的腳底時,他們的小腿便結冰而不能動了。
司徒靜知道冰系魔法中的中階魔法【凍結】,並不能限制他們的行動太久。因此,她又唱誦了一句咒語。
「『冰啊,化為冰錐吧。』」
語畢,空氣中的水分子逐漸凝聚成兩根冰錐。然後,司徒靜隨即以指尖在這兩根冰錐上寫下咒文。她是以魔力來進行寫咒的,這點就和愛麗絲不同了。而假若要論這兩者的差異,那後者理當比前者簡單。但相對來說是前者比後者強就是了。
司徒靜快速寫完咒文後,便揮手使浮在空中的冰錐射了出去。兩根冰錐都準確命中德古拉和野田小次郎的腳邊,並使他們的腳變得更僵硬了些。
司徒靜寫在冰錐上的咒文是一種叫做「束縛咒」的咒文。這種咒文顧名思義就是能束縛住敵人。再加上冰系魔法中的【凍結】,其束縛力又變得更加牢固些。此外,就是因為司徒靜想到了這個對策,她才敢和愛麗絲聲稱「拖住他們,辦得到」。
就在司徒靜想著這樣應該能拖到愛麗絲擊敗塞壬時,「啪嚓」的破碎聲響了起來。司徒靜旋即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她看到冰住徳古拉的冰出現了裂痕,而後連同插在腳旁的冰錐一起爆成了碎片。而野田小次郎的情況也和牠差不多。
對此,司徒靜皺緊了眉頭。
而在司徒靜和愛麗絲正在戰鬥時,距離她們一千多公尺的地方,也上演著一場戰鬥。
志赫以右手握著的獵刀往馬丁斬去。這柄獵刀纏上了象徵著防禦的黃色鬥氣,而這層鬥氣的外圍又纏上了鬥氣三大基礎中的攻擊型鬥氣「破」。因此,攻防合一的這擊,必然是不可小看的。
倘若志赫的這擊攻擊到對方,那對方必定會痛到哭爹喊娘。但假如志赫的這擊被對方破壞掉,那對方也傷不了他。這擊就是有這樣的威力。而這也是志赫擅長的進攻方式。不過,即使如此也打不到擁有敏捷色鬥氣的馬丁。
馬丁偏頭閃躲掉這擊後,朝志赫的腰部橫掃過去。
磅!
纏上攻擊色鬥氣的劍身,一下就把擁有健美運動員身材的志赫給打飛了。志赫撞破牆壁,飛進建築物內。雖說他從十幾公尺的地方飛來撞破牆壁,但他依舊毫髮無傷。只不過身上沾了些煙塵罷了。馬丁看著逐步從建築物走出來的志赫,說:
「你的防禦色鬥氣確實鍛鍊得不錯。但能一直扛著我的攻擊嗎?」
「試試看就知道了。」
說著,志赫腳尖一蹬的奔向馬丁。而馬丁在他還沒揮刀前就以非人的速度繞到他的背後揮劍。背部感受到攻擊的志赫旋即轉身揮刀。但馬丁一個後跳躲開,使他揮棒落空。馬丁像隻煩人的蒼蠅似的,一邊以迅捷的動作躲開志赫的攻擊,一邊接近他進行反擊。才交手不到五回合,志赫的身上便已出現刀傷。
志赫自認為自己的防禦色鬥氣修煉得很不錯。哪怕是被火砲的砲彈擊中,他也有自信能夠毫髮無傷。由此可見馬丁的攻擊色鬥氣有多可怕。再加上他身上湧現的敏捷色鬥氣,這簡直可說是如虎添翼了。
不過,縱使已被馬丁砍得渾身是傷,志赫那精悍的面容也沒有改變。他依然不停的揮舞手中的獵刀,試圖砍到如泥鰍那般滑溜溜逃走的馬丁。但他一切的攻擊皆是枉然的。於是,十分鐘過去了。此時的志赫猶如從血池爬出來的血人一般渾身是血,而馬丁則毫髮無損的和他保持五公尺的距離,說:
「放棄吧,你贏不過我的。假使我只有敏捷色的鬥氣那還不好說。但我還有攻擊色的鬥氣。因此,不管你的防禦色鬥氣有多強,都會被我擊破的。只不過是早或晚的問題罷了。
「你可以把我的攻擊色鬥氣想像成鐵鎚,而你的防禦色鬥氣就好像是鐵鍋。鐵鍋固然是不容易擊破的存在,但只要用鐵鎚不斷敲擊,那縱然是再怎麼堅固的鐵鍋,也會有被敲破的時候。明白的話就快投降吧。再繼續下去你會失血過多而死的。」
⋯⋯」志赫靜默了一會兒,道:「為了貫徹我想保護人類的『大義』,我是不會投降的。」
聞語,馬丁嘆了口氣,說:
「那只能把你打暈了。這樣就算我贏了吧?」
「嗯。從古至今的決鬥都是這樣來判斷勝負的。」
說罷,志赫擺出戰鬥姿勢。
「好,那就繼續吧。」
語畢,馬丁向志赫衝了過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