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七章 重返法恩III

琉魚 | 2021-11-08 12:00:17 | 巴幣 28 | 人氣 113



  ──為什麼我還沒有長大?

  孩子太過弱小,缺乏謀生能力與社會經驗,一旦脫離了父母,就難以在世界上生存。孩子是那麼無力,必須依附著大人,任由大人擺布。李奧想要長大,脫離家庭遠走高飛,再也不要回到家鄉。

  下定決定的那年,李奧只有十二歲,身為孩子能做的最大反抗,就是不待在家。李奧勤勞地往外跑,一開始,他以為父母會感到慌張,並試著將他找回。很快的,李奧就發現他的叛逆全然無效,父母毫無反應,彷若李奧回不回家都無關緊要。

  父母無所謂的態度刺激了李奧的神經,他變得更加憤怒,也更加不想回家。他成日在外悠晃,打發時間,廝混到黃昏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家,要不是他需要有人提供住宿跟三餐,他敢說自己肯定早就遠走高飛。

  脫離家庭的孩子在社會上難以立足,失去父母關愛的孩子也同樣弱勢。大人總以為孩子的世界很單純,卻忽略了孩子的世界也是個小小的社會。法恩很小,鎮上的任何變化都躲不過眾人的耳目,李奧家中的狀況不脛而走,麻煩也找上門來。

  每個地方總有一群這樣的孩子,他們恃寵而驕,在家中各個是父母的寶貝,在外頭卻是其他孩子的夢魘。他們成群結隊,佔地為王,父母的放縱讓他們肆無忌憚,平時沒事就在鎮上到處遊蕩,以小奸小惡或欺凌別的孩子為樂。

  失去家庭庇護又單隻形影,李奧自然就成了他們取樂的目標。

  李奧的天賦發揮作用,機靈的性格與卓越的直覺,讓他成功躲開一次次找碴,卻也惹得惡霸越加光火。

  百密總有一疏,千慮必有一失。就算是謹慎如李奧,也還是有直覺失靈的時候。

  李奧被惡霸逮住了。

  十二歲那年的某天,李奧一如往常地與惡霸展開追逐,那天不知道怎麼回事,直覺突然失靈,他被逼入一座小公園裡,被惡霸團團包圍。

  事發經過李奧已經不記得了,記憶裡最深的只有恐懼。他是被人類幼獸抓住的動物,任人蹂躪踐踏,耳際盡是尖銳而純真的笑聲,只能祈求這一切趕快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孩子們停止了動作,就當李奧以為霸凌已經結束的時候,其中一些孩子制住了他,另外一些人拿著女生的衣服。他們剝光李奧的衣服,粗魯地將他塞進女生的衣服裡,就好像李奧是什麼洋娃娃一樣。

  孩子們退開一步,欣賞自己的「傑作」,紛紛笑成一團,年輕的面容是如此白淨,卻也顯得如此惡意。他們大聲笑鬧著,此起彼落地奚落著他,彷彿這是一場最好玩的遊戲。

  盡興之後,孩子們將其他沒用上的衣服丟到李奧身上,一鬨而散,只留下李奧坐在衣服堆中央,愣愣地望著那群孩子的背影。

  過了半晌,被恐懼阻斷的知覺才又開始運作,理智告訴他事情已經過去了。

  過去了,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李奧軟下身軀,頹然坐立在衣服堆中,斗大的淚珠不受控制地滑下臉龐,像極了一串串穿線的珍珠。

  李奧嚶嚶噎噎地啜泣,他淚容滿面,淚水一發不可收拾。被霸凌的恐懼仍盤旋在心頭,揮之不去,但比恐懼更鮮明地卻是無能為力的情緒。他覺得自己好無力、好弱小,不僅脫離不了原生家庭的束縛,還無法從同年齡的孩子中守住自己。

  這一哭觸碰到他內心的傷痛,他哭得肝腸寸斷,再也無法去思考其他。這些日子以來所受的委屈、怒火、恐懼與恨,彷若映照在淚光上,隨著淚水流出體內。

  李奧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他一直哭到聲音沙啞,體內的水份都給流乾。當高漲的情緒終於和緩,沉甸甸的疲憊感也隨之綁架了神經。

  哭泣燒乾了氧氣,憤怒之火因為缺氧而轉為微弱。睡意就像是一層薄紗,輕籠上意識,神智開始變得模糊不清。

  在意識斷線前,理智告訴他,至少要換回衣服,回到家再睡。於是李奧搖搖晃晃地撐起身子,他從地上撈起自己的衣服,一步步朝公共廁所走去。

  他跨過一座座女裝疊成的堡壘,內心覺得奇怪,這些女裝就算不是完好如新,卻也不怎麼破爛,絕對可以再穿上好段時日,怎麼會淪為霸凌的道具?

  快走到廁所時,李奧的納悶才得到解答:最近鎮上在推廣舊衣回收。那群混帳想必是偷拿了回收箱的舊衣,只為了逮到機會羞辱他。

  嘰──

  水龍頭發出尖銳的叫聲,冰涼的水流嘩啦啦地落下,像極了一條細小的瀑布。李奧揩水往臉上潑,洗掉淚水與鼻水,當他抬起頭望向鏡面,綠色的眼眸猛然睜大。

  鏡子中映出一名漂亮的少年。

  少年驚訝地回望李奧,墨綠色的眼眸還瀰漫著霧氣,彷彿隨時會滴出水來。他眼眶紅腫,髮型凌亂,身上還有推擠的痕跡,整個人顯得狼狽不堪,就算不用多問,也能猜出發生了什麼事情。

  少年的身上套著一件洋裝,洋裝剪裁俐落,配色明亮,雖然稱不上是什麼高檔貨,但也是前陣子的流行寵兒。少年愣愣地展開雙手,展示這一身洋裝,他先向右側了側身,而後向左轉轉身驅,將洋裝的每個細節納入眼裡。

  「哇……」李奧發出一聲輕嘆。他非但不覺得羞恥,反而產生了一種近乎陶醉的奇妙感受。

  穿上洋裝的自己看起來好漂亮,好可愛,雖然有點害羞,但又覺得無比開心,就好像是發現了一個嶄新的自己。突然之間,世界的面貌變得模糊,世俗的枷鎖消失了,李奧受困的靈魂得到解脫,內心前所未有的祥和。

  祥和的感覺維持了好長一段時間,並且一直沒有消退的跡象。李奧打消換回原本衣服的念頭,就著鏡子梳理容貌,然後他走出公廁,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並從中挑出自己穿得下的衣服,將不要的衣服還給鎮上的舊衣回收箱。

  那天晚上,李奧穿著洋裝進入家門,他永遠都忘不了家長驚駭的神情,叛逆的勝利感讓他通體舒暢,他洋洋得意,並不打算就此善罷干休。

  在那之後,李奧開始穿著女裝出門,並且嘗試中性的打扮,他的行徑嚇壞了一票家長,鎮上的惡霸再也不敢找他麻煩。未經證實的輿論漫天飛舞,全都往李奧的家長指去,他的家長只好試圖解釋,忙著開脫教養不當的指責。

  這是李奧對家長的報復,也是他找到的生存方式,雖然不怎麼健康,但確實是為他受盡折騰的小小心靈,帶來了一絲慰藉。

  

  異裝癖就像毒品,麻痺了心靈的痛楚,帶來暫時性的安寧。好景不常,再怎麼強烈的毒品,也總會有失效的一天。當麻醉消退,痛楚便會再度復發,並以更兇猛的姿態撲咬上來。

  家庭的問題還是沒解決。風波過後,父母對他依舊冰冷。

  無力感仍然存在。他被困死在法恩,脫離不了家庭,哪兒都去不了。

  天賦技能益發突出,直覺發展到最後,變成一種近乎絕對的預感。

  同時,異裝癖的副作用也找上了他。奇裝異服帶來的快感消退之後,現實變得更加孤冷寂寥。他情緒低迷、焦慮難耐、自卑不安,受傷的心靈渴望更多麻藥,理智卻深知他的處境變得比以前更加難堪。

  異裝癖雖然慰藉了受傷的靈魂,但可從來稱不上正常。

  「異類」這個詞冷不防地浮現腦海,李奧打了個寒顫,就像吞了冰塊般通全身發冷。一顆心七上八下,煎熬全方位降臨。

  好不容易安頓下來的心靈,再次滑落谷底。

  那無疑是李奧童年最難熬的一段日子。李奧在晦澀的情緒中擺盪,厭惡自己,憎恨讓他變成這樣的一切。怨懟的怒火持續燃燒,耗盡氧氣,李奧覺得自己就快要窒息。

  每當李奧覺得喘不過氣,他就會去家附近的公園,坐在涼亭中獨自待著,一待就是好長一段時間。一直到情緒平息,李奧覺得又能呼吸了,他才會從涼亭離開,繼續面對這千瘡百孔的世界。

  殊不知是不是老天感應到李奧的情緒,法恩的天空下起了連綿驟雨。烏雲盤據在法恩的上空,濃密而厚重,遲遲無法放晴。降下的雨勢又大又急,萬物濕淋,整座城鎮就彷若泡在水裡。

  那陣子李奧的心情也特別陰鬱,接連不斷的大雨讓他變相禁足。李奧窩在窗邊,眼巴巴地期盼雨停,身體被洋裝的布料淹沒,大雨淋溼的不只有日子,他的心靈也快要發霉。

  大雨滂沱的不知道第幾日,降雨的時間開始出現間隔,不再全都連成一線。雖說如此,雨停的時間並沒有長到可以外出活動,大部分的人還是寧可待在家中,也不願冒著被雨淋成落湯雞的風險。

  李奧盼了又盼、盼了又盼,一直等不到天空放晴。崩潰的感覺不斷累積,就像是雨天的積水,只要雨不停止,就沒有消退的一天。終於,李奧覺得自己達到臨界,再也無法忍受分毫,就在某一個雨勢短暫停歇的時刻,他相準時機,抓了雨傘就往外跑,跑過的地方掀起一道道水花。

  李奧跑到家附近的公園,當他在涼亭裡坐下的那一瞬間,天空又再度下起雨來。雨聲嘈雜,視野所及之處一片白茫,就像有人拉起了布幔,與世隔絕。

  明知等一下回家會很麻煩,但在這個當下,李奧拒絕思考。他閉上眼睛,往椅背上一靠,享受好不容易才爭取到了片刻寧靜。

  水氣濕重,空氣一片沁涼。冰涼的空氣進到肺部,藉由血液擴散至全身,讓李奧由內而外冷卻下來。他鬆弛神經,體會雨天特有的寂寞氛圍,不知不覺間,他開始神遊,意識在虛幻和現實間來回擺盪。

  殊不知是因為太沉浸於安寧中,或者是太過篤信這種天不會有其他人出門。李奧的直覺就好像也被雨淋濕了一般,在那天難得失靈。

  啪噠!

  溼透的腳步聲踏在涼亭的地板上,將李奧猛然驚醒。他睜開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場景。

  一個女孩出現在他面前。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