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七章 重返法恩II

琉魚 | 2021-11-05 12:00:03 | 巴幣 26 | 人氣 118


  就算是白天,儲思閣的內部依舊陰涼而昏暗,就好像有人刻意調暗了光源,藉以營造神秘寧靜的氛圍。薩格爾跟在帝蘭尼身後,沿路經過位於地板中央的水池。今日的生命泉水依然故我地唱著歌,細細的水流聲融入背景,在空間的每一處緩緩涇流。泉水經由水道,導出池子滲入地板夾層,在薩格爾站立的地板下形成看不見的水脈。

  薩格爾沒忘記生命泉水能蠱惑人的魔力,但還是下意識瞥了泉水一眼,他突然心生納悶。「我一直不懂,為什麼儲思閣會有生命泉水。」

  帝蘭尼聞言,認真地盯著生命泉水,他臉上的表情就好像水面下有什麼一樣。「不知道,但神既然將泉水擺在這裡,想必有什麼作用吧。」

  薩格爾花了兩秒思考有什麼作用,方一晃眼,帝蘭尼的腳步聲已經遠得快要聽不見了。薩格爾猛然回神,跟上帝蘭尼的腳步,將生命泉水遠遠甩到身後。

  薩格爾不知道帝蘭尼將他帶到了什麼地方,當他意識到時,他們已經離開平常的活動範圍,進到儲思格更深入、更隱密的空間。

  在這裡,擺設風格變得與儲思閣其他地方截然不同,貼牆擺放的儲物櫃是蜂房的形狀,聚集在一起就成了一面巨大的蜂巢,光看就令人不寒而慄。

  薩格爾不清楚這些儲藏櫃的用途,但直覺告訴他,絕對不可能單純只是拿來「儲物」。他僅是遠遠眺望,就能感受到,蜂房裡有的是更古老、更有力量的東西──某種在埃利希翁誕生前就存在的東西。

  思及此,薩格爾起了一陣雞皮疙瘩,他下意識調整步伐,縮短與帝蘭尼之間的距離。豈料,帝蘭尼突然停下腳步,讓薩格爾險些撞上。

  「到了。」

  出現在薩格爾面前的,是一盞巨大的記憶燈火。

  記憶燈火比人還高,玻璃燈腹成圓橢狀,燈罩與底座爬滿雕刻,看上去既氣派又古典。雖然看得出來有在好好保養,但時間還是留下了痕跡,金屬的部分微微鏽蝕,綴有點點鐵斑。

  燈腹是透明的,封存在燈火裡的記憶還尚未被喚醒。薩格爾走到記憶燈火前,燈腹映出他的倒影,他看見自己神色僵硬,好像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而這也確實是他此刻的寫照。

  帝蘭尼走到薩格爾身旁,然後將一隻手輕輕抵在燈腹上。有那麼一瞬,帝蘭尼臉上浮現了一種就好像要做壞事一般的罪惡感,但那抹罪惡感很快就從神情中消失。他深吸一口氣,猝不及防地喊了聲「喚醒」,粒子被激活的光瞬間將整個空間染藍。

  時近千年的遠古記憶,於焉展開。

  *

  爐上的熱鍋飄出縷縷白煙,平底鍋內的油被燙得滋滋作響,並時不時噴濺出滾燙油沫。當鍋子升溫到一個熱度,老闆眼明手快地將麵糊倒入鍋內,米黃色的麵糊在鍋內散成一張餅皮,並飄出香甜的麵香。

  等餅皮差不多熟透,老闆快速地在餅皮上塗滿黃綠色的醬料,而後放入蔬菜、肉片,佐以香料調味,最後將麵皮捲成斗狀,放進防燙紙袋中,這道小吃就完成了。

  「來,給你。」老闆將小吃遞給李奧,收取現金,揩去額上的汗水,爐子的熱度烘得她渾身是汗,光看就讓人覺得熱。

  眼見暫時沒有客人光顧,李奧決定趁機跟老闆攀談。李奧咬了一口小吃,由衷地說道:「真懷念,跟記憶中的味道一模一樣。」

  這句話果真成功吸引老闆的注意,她從爐上移開視線,笑容可掬地看向李奧,當她微笑時,眼角輕輕撫過兩扇魚尾。「你是外地人嗎?我好像很少看到你?」

  「我小時候住在法恩,但因為工作的關係,前幾年搬到主城去了,很久沒回來。」李奧露出招牌笑容,每當他這樣微笑,總是能讓女性卸下心防,「我注意到老闆好像換人了?之前是一個老先生在賣。」

  「哦,你說的是外子吧?我先生前陣子腳受傷,不方便出來擺攤,所以變成我接手。」老闆露出理解的表情,侃侃而談:「我們也一度考慮過把攤子收掉,但是小孩大了,離開家了,我們老人家總得為自己找點事來做。」

  李奧不知道該接些什麼,只好再咬一口小吃,「希望妳先生早日康復。請幫我告訴他,我很喜歡他做的小吃,真的很好吃。」

  「我先生知道一定會很高興的。」

  對話結束的那刻,下個客人正好上門。李奧從攤位前退開,端著熱騰騰的小吃,以散步的姿態悠晃到附近的公園去。他在公園找了張涼椅坐下,張嘴咬下餅皮。

  熟悉的味道在味蕾上綻開,兒時的記憶也被一併喚醒。記憶會退色,過往會模糊,但味覺卻騙不了人,李奧對老闆說的話並非恭維,小吃的味道真的跟記憶中一模一樣。

  味道是一把鑰匙,挑起胃口,同時也勾起家鄉的記憶。李奧每吃一口,記憶就被喚醒一些,他越吃越快,卻還是無法阻止記憶倒流。

  傷心的時候、憤怒的時候、快樂的時候、憎恨的時候、害怕的時候……過往的記憶伴隨著情緒流入腦海,並在腦中互相拉扯,颳起風暴。緊接著,怨懟從風暴中脫穎而出,並以君主之姿凌駕於所有情緒之上。

  頓時間,李奧被憎恨攫獲,除了憤怒,再也無法去設想其他。陰影像是一襲暗色的袍子,纏繞住他,壟斷了所有光源。李奧蜷起身軀,下意識抓緊衣物,想以一身華美的衣服來偽裝自己,然而他卻發現自己穿的竟是少年的裝束,才忽然想起,自己早已擺脫了孩提時期。

  撿回理智的那剎,李奧發現自己好像咬到了紙,他困惑地鬆開牙關,看到小吃的紙袋上有著深深齒痕,八成是沒注意到東西吃完,才不小心吃了紙。

  李奧趕緊吐出紙袋,拿去附近的垃圾桶扔掉,並祈禱沒人看到他幹了蠢事。李奧重新坐回涼椅,他靠著椅背,閉目養神,調整呼息。

  陽光自樹葉的夾縫間篩落,光線像是碎了一地的玻璃,在地上閃閃發光。氣候宜人,微風輕輕吹拂,樹葉在頭上婆娑作響,像極了一群咬耳朵分享祕密的少女。

  陽光滲進李奧的身體裡,驅逐了憎恨,鬆弛了他的神經,溫暖得彷彿能將黑暗從體內蒸發。李奧微微睜開眼睛,墨綠的眼瞳透露出些許倦怠,迷茫的眼神就好像是在問:我到底在哪裡?

  憤怒消退了,但記憶仍在持續流動,睫毛每一煽動,都彷彿把過去帶到眼前。李奧既無助又脆弱,感覺自己就好像回到幼年時期,什麼事都受到擺布……

  這所有的一切,都要從李奧的童年說起。

  

  在埃利希翁的城鎮發展排行中,法恩從來就不是名列前茅。

  法恩是個偏遠的城鎮,規模狹小,人口不多,經濟發展緩慢,雖然不至於到窮困潦倒,但也跟繁榮扯不上邊。

  鎮上的居民普遍窮困,公會不是沒有試著改善,無奈於地區偏遠,資源匱乏,社會環境一直難有起色。有抱負的人離開家鄉去尋求更好的工作,本來就傳統保守的城鎮,也變得更加封閉。

  在這樣的環境下,李奧的家族憑藉著過人的智慧與膽識,突破困境,一舉躍上望族之列。家族興盛很長一段時間,長到幾乎沒人記得他們曾是平民,然而盛極必衰,凡事一旦到達顛峰,就算再怎麼努力想維持,有總有衰弱的一天。

  神發布了遍及全埃利希翁的政令。

  在時間的沖刷下,李奧的家族雖然還保有名望,但內部早已動盪不安,變得脆弱不堪。神的政令改善了大多數人的生活,卻也間接斬斷家族的經濟命脈。

  原本就在針尖上搖擺的家族,被政令推下懸崖。

  從這刻起,家族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敗。當李奧出生時,家族已分崩離析,昔日的繁榮名存實亡。李奧常看著父母唉聲嘆氣,埋怨神跟公會,排斥跟神有關的一切,臉上寫滿排斥與憎恨。

  怨恨的氣息瀰漫在家中,雖然那時還不懂家族為何憎恨神祇,但李奧從很早就知道這是個禁忌話題,千萬不能在父母面前提起。

  李奧從小就特別的孩子,他機靈敏感,明辨是非,當其他孩子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他就知道該做些什麼,直覺敏銳過人。

  一開始,所有人都以為李奧只是比其他孩子更加早熟,並沒有去多做聯想,就連李奧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然而當李奧越長越大,這份特質也越發明顯,第六感幾乎百發百中,就好像早已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一般。

  李奧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的父母顯然知道。因為每當這份特質越發突出,父母的態度也益發冷淡,他們將所有的關懷轉而投注到弟弟喬許身上,李奧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不知曾幾何時,父母看待李奧的眼神,變得跟他們在談論神時一模一樣。

  父母冷淡的態度嚇到了李奧,做錯事的愧疚感襲上心頭,可是就連他也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他哀求父母,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討父母歡心,可是無論他做了什麼,父母全都視若無睹。

  就好像李奧不是他們的孩子。

  就好像李奧從這個家消失了一般。

  被冷落的恐懼淹沒了李奧,他仍舊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但直覺告訴他絕對與天賦有關。登時,天賦變成了詛咒,不凡變成了怪異,他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的與眾不同,他就像是掉進七里霧中,既倉皇又迷惑,不僅找不到出路,連自己都一併迷失。

  ──為什麼我跟別人不一樣?

  這個想法一旦出現,就再也無法從腦中驅逐。格格不入的感覺糾纏著李奧,讓他再也無法喜歡自己,他討厭自己的天賦,討厭自己的與眾不同,甚至討厭起自己的外貌。

  家庭跟天賦讓李奧感到痛苦,除痛苦與恐懼之外,他也產生了憎恨的情緒。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