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如歌般的呢喃 - (上)第7回

李勤英 | 2021-10-20 17:56:03 | 巴幣 14 | 人氣 63

連載中【BL】如歌般的呢喃
資料夾簡介
「一個吻,交換一次演奏」 有著一頭金髮、混血臉孔的小提琴手江雷亞突然出現在鍾凱勛眼前……


  陳亮縈雙眼閃閃發光,盯著不知何時已經被套在塑膠袋中的簽名板。江雷亞的簽名是簽中文名字,筆跡有些凌亂,但整體比例又很和諧,看起來就是有經過設計的簽名。

  「天啊……這是真的嗎?」

  「是啊,我看他簽的。」

  鍾凱勛看著她滿足的表情,不由得也揚起嘴角。

  「欸,你看太久了喔。」趙譽千用手肘推推鍾凱勛以示警告,然後低頭吃一口又是好不容易搶到的雞腿飯。

  「凱勛真的太謝謝你了〜〜剛考完試收到這個禮物真是太棒了!」陳亮縈把簽名板抱在懷裡,激動地向鍾凱勛彎腰九十度鞠躬,隨後遞給他一個小小的蛋糕紙盒。「這個蛋糕是我媽媽做的,就當作是謝禮吧!」

  「謝謝。」接過紙盒,感覺裏頭沉甸甸的。

  「那我就先去練習囉,你們慢慢吃!」陳亮縈說完,湊近趙譽千小聲說:「小千,謝謝你。」

  就算期中考結束,音樂班每天固定的練習還是不能偷懶,過幾周後台北有個政府舉辦的音樂比賽,大家都深怕一天不練習就會落後其他人。陳亮縈踏著像是快要飛起來的輕快步伐,消失在遠處。

  「他叫你小千啊?」

  「從小就這樣叫了,不准笑喔!」

  「我也沒覺得好笑啦。」

  鍾凱勛拆開免洗筷,打開眼前的雞腿便當,今天趙譽千也幫他搶了一個。

  打開的瞬間,香氣隨之撲鼻而來。不愧是大家搶著買的便當,一個60元,有菜有蛋又有快要滿出餐盒的滷雞腿,三樣菜的顏色都非常翠綠,聽趙譽千說從來都不會出現菜脯這類敷衍的菜色。

  「很好吃欸。」

  「就說吧!」

  「那個簽名啊……」

  「嗯?」

  「其實是你想送她的禮物吧?」

  「欸?我沒有……她真的有說她很想要。」

  趙譽千很不知所措,鍾凱勛沒再繼續調侃他,低頭繼續吃飯。
  

  午休又恢復考試前熱鬧的氣氛,鍾凱勛和趙譽千吃完便當後緩慢走回教室。走在沒有樹蔭的地方還是很熱,鍾凱勛稍微拉開領帶與領子的間隙。

  回到位置上,鍾凱勛從書包裡拿出小說來看,趙譽千則是直接趴在桌上午睡。

  即便考完試,小提琴聲依舊沒有響起。

  因為沒有江雷亞的聯絡方式,鍾凱勛也無法問他究竟情況怎麼樣了。

  江雷亞答應幫他找姊姊後,兩人縝密的討論,鍾凱勛負責調查網路上的資料,舉凡鋼琴比賽的參賽名單,或是大大小小的演奏會,甚至也可以找到外縣市的資料。而江雷亞則是運用在音樂圈裡的人脈,找尋姊姊之後是否有在哪間音樂教室教課,或是之後是否有找過哪位老師學習鋼琴。

  七年是一段很長的日子,這之間光是台北市就辦過無數個大型鋼琴比賽。以姊姊的企圖心來說,可以的話應該會盡可能全部參加才對。

  抽出上學與唸書以外的時間,鍾凱勛每天睡前都抱著筆電上網,從姊姊離家出走後的時間開始查起,結果卻出乎他意料。

  搜尋「鍾允繪 鋼琴」兩個關鍵字,唰地跳出來全是她獲獎的資料,甚至小學的照片也看的到。鍾凱勛發現她離開後的一兩年,她還是有繼續在比賽,成績也都不錯。

  離開家的她會在哪裡練琴呢?難道就像江雷亞猜測的一離家就去教鋼琴維生了嗎?這樣不只可以賺錢又可以繼續練琴……

  鍾凱勛的腦袋裡出現好多個疑惑,想要拼湊沒有參與到的姊姊的人生。

  然而能找到的資料就只有這些了,在之後的年份裡,都沒有她比賽的消息。姊姊好歹也是鋼琴比賽的常勝軍,突然消失無蹤一定有她的原因。

  該不會出了什麼事了?

  鍾凱勛每一天都花一些時間持續搜索著網路,需要下載的參賽名單也都一一檢視,就是沒有離家後兩年的消息。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姊姊不可能放棄的。

  小說裡的同一行文字反覆閱讀,卻一直無法消化進腦袋裡。硬著頭皮要自己專心又在讀了幾次,不要再想姊姊的事,直到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鍾凱勛,外找。」

  抬頭「啊?」了一聲朝教室外看去,江雷亞朝他揮揮手,當然不忘附上迷人的笑容,眼睛笑到快要看不見了。

  一旁的女同學難掩興奮對身邊的人說:「他就是我說的那個樂團首席!他們居然認識啊?」

  鍾凱勛的心臟用力地快速蹦跳,搞不懂究竟是江雷亞本身讓他有這樣的反應,還是單純被同學發現兩人認識才有的羞赧。

  幫忙叫人的同學又喊了一次他的名字,為了不讓空氣僵成一團,鍾凱勛趕緊走出教室,大家在後頭議論紛紛。

  「你怎麼知道我在哪班?」

  「你自己致詞的時候說的呀。對了,我來找你是因為……」

  鍾凱勛制止他繼續說,因為江雷亞實在太過醒目,旁邊的同學們一直看著他們竊竊私語,但本人似乎沒有發現這一點。

  「我們去頂樓說吧。」

  「喔……好啊。」

  走在江雷亞的後頭,路過的人都在看他,鍾凱勛只好稍微拉著他走快一點。
  

  「給你的作業做了嗎?」一抵達頂樓,江雷亞便放下小提琴打趣地問。

  「我找了,但是很奇怪。」

  鍾凱勛向他解釋查到的資料都顯示在姊姊離家兩年後,都沒有任何比賽的消息。

  「真的滿奇怪的,難道她沒繼續彈琴了嗎?」

  「不可能,她不會放棄的,如果她的決心只有這樣的話根本不至於離家出走。」鍾凱勛斬釘截鐵地說。

  「這樣也無法掌握她現在的蹤跡……不過我這裡是有找到她工作過的音樂教室。」

  「真的嗎?」鍾凱勛的雙眼為之一亮。

  「因為開教室的人本身是鋼琴家,所以在她那邊工作的老師水準也都滿高的,當然學生的收費也不便宜。」江雷亞遞出音樂教室的名片,「聽說你姊姊當時雖然很年輕,但真的挺厲害的喔。」

  鍾凱勛拿起那張略有質感的名片,原本因為自己這部分的調查碰壁而有點失望,但有了新的目標可以去找尋,一切都還不至於太糟。

  手裡捏著名片,彷彿掌握了從沒有過的主導權,心裡也變的踏實了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