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如歌般的呢喃 - (下) 第25回

李勤英 | 2021-12-01 18:00:04 | 巴幣 110 | 人氣 105

連載中【BL】如歌般的呢喃
資料夾簡介
「一個吻,交換一次演奏」 有著一頭金髮、混血臉孔的小提琴手江雷亞突然出現在鍾凱勛眼前……


  再次來到這裡,突然發現江雷亞家和姊姊家其實很近,可能是搭乘的交通工具不同,之前從來沒在地圖上認真將這兩個端點連接在一起。

  鍾凱勛拿起第三根菸,不時盯著前方大樓的玻璃大門,如果不是警衛的櫃台很高看不到外面,他應該會被當成可疑人士吧。菸吸得太過用力,原本就覺得爸爸的菸太濃烈,現在特別感到喉嚨緊縮,他不停吞嚥,想要消除那異物感。

  鍾凱勛沒通知江雷亞自己要來,直覺告訴他姊姊應該會和江雷亞提起這件事,而他也不想要總是讓對方知道自己的行動。

  把菸蒂塞進快要被塞爆的隨身菸灰缸,手插進連帽外套的口袋裡,穿過馬路到對面的高級大樓去。
  

  按下門鈴,沒幾秒鐘門就被倉促的打開。鍾凱勛用眼角瞄到江雷亞詫異地看著自己,害他只敢看著鞋尖,還有對方穿著室內拖鞋的腳。

  「我姊叫我來向你道歉。」鍾凱勛硬是擠出一點聲音解釋。

  「她有和我說,進來吧。」

  江雷亞把門敞開,側身讓鍾凱勛進屋。趁兩人擦肩而過時,鍾凱勛定眼看著對方的臉頰,還有殘留一點蠟黃和青色的痕跡,看起來應該過幾天就會消失了。

  江雷亞鎖上門後,對著愣在客廳躊躇的鍾凱勛說:「坐啊。」

  鍾凱勛這才緩緩走到沙發坐下,他不發一語,盯著一旁小圓桌上的白酒,與殘留著一點點酒的高腳杯,手還是塞在連帽外套的口袋裡。

  「想喝什麼嗎?飲料還是酒?」

  「我還沒成年……」

  「你都抽煙了還怕喝酒?」

  江雷亞撇嘴笑著,沒給他選擇,直接拿著乾淨的高腳杯倒滿一杯白酒放在他眼前。面對他的強勢,鍾凱勛只好拿起酒杯輕啜一口。

  不知道江雷亞是不是喝了酒的關係,總覺得和平常很不一樣,以前從來沒有過的無形壓迫感朝鍾凱勛襲來。

  「……你的臉還好嗎?」

  「你覺得呢?好險最近不用參加演奏會。」

  「我上次太衝動了,沒想到這麼做會讓你無法練琴,對不起。」

  江雷亞身體靠在椅背上,彷彿沒有聽見道歉似的慵懶地倒酒。「你今天來應該還有別的事吧?」

  鍾凱勛感覺到方才喝下的白酒一路產生灼熱感,直至胃部才停止,伴隨著一點不適。「我姊告訴我,你主動說要幫她完成願望的事了。」

  「喔?」江雷亞挑眉。「然後呢?」

  「你為什麼想要幫她?而且還是以這種方式……」

  江雷亞喝著白酒,目光飄向遠方,似乎在思考著該從哪裡開始說起。

  「芸安把我當成親弟弟看待,一直都很照顧我,我也早就把她當成家人,所以我覺得不管怎樣都要幫她完成這個願望。她太害怕了,如果不幫她,Simon不知道哪時候才可以結婚。我告訴她我可以去認識你,然後說服你主動去見她,而且你剛好考上華昇,我就先直接靠關係安插進去樂團裡當首席。為了效率,我直接拉了那首只有你知道的曲子,沒想到你第一天就跑上來了。」江雷亞像是自言自語,語氣平淡地說了一大串,然後定眼看著鍾凱勛。「我跟你說過吧?音樂很可怕的。就算我是陌生人,你還是沒過多久就把自己的事情說出來了,比我想的還輕鬆。」

  鍾凱勛瞬間脹紅臉,羞愧感讓他很想直接離開這裡,但身體卻動彈不得。

  「因為那首曲子,就算被迫接吻,也還是回來找我。」

  「夠了……」鍾凱勛的眼眶泛著淚光,「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姊姊也在找我?你明明有很多機會可以說……」

  「是嗎?」

  「在我請你幫我找姊姊之前,或是當下,你明明就可以說!」

  「因為你那個時候還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江雷亞冷笑一下,「你當時想找芸安根本是為了讓你自己好過,你根本就不懂她的心情!所以我完全不想告訴你,我不會讓你去傷害她的。」

  鍾凱勛語塞。他一開始的動機確實不單純,沒想到這會變成無法得知真相的原因,但事到如今這已經不重要了。他拿起桌上的白酒,一口氣喝了一大口,試著恢復鎮定,並提醒江雷亞:「雖然我今天是來道歉的,但別忘記我揍你的原因是什麼。」

  江雷亞聳肩,問:「因為我沒把計畫告訴你?還是沒說我其實不只認識你姊姊,我們還很要好?」

  鍾凱勛開始有點惱火。「你真的不知道嗎?」

  江雷亞沒有回答,只是面無表情等待回應。

  「我們……你覺得我們是什麼關係?」

  「砲友?」江雷亞戲謔地說。

  鍾凱勛深吸口氣,手指不安分地敲打著膝蓋,「你對我有感情嗎?」

  江雷亞立刻換上嚴肅的表情,語氣冷淡地說:「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不能繼續下去。」

  「先回答我的問題!」

  突如其來的大吼,江雷亞瑟縮一下肩膀,方才的滿不在乎稍微露出一絲動搖,吞了口口水後才回答:「我不確定,你讓我覺得壓力很大。」

  「因為我一直說喜歡你嗎?」

  「……嗯。」

  「我不要求你什麼,也沒有要你給我承諾。想要繼續這種相處模式你也同意,我不明白哪裡壓力大。」

  「我們這樣是不正常的。」

  鍾凱勛不屑地問:「什麼不正常?同性戀?」

  「不是……我們在身體上的交流比心裡的多,我覺得這樣對彼此都不好。」

  「我不懂你事到如今說這個幹嘛?那我們不上床不就好了?之前說的維持原來的關係,我們也不是只有在床上而已啊!難道你……這陣子心裡沒有改變什麼嗎?」鍾凱勛越發激動地說著。

  「……」

  「我從來沒把你當砲友,你這樣說我很難過。」

  「事實上我們就是那樣的關係。」

  「那你現在想要怎麼樣?」

  「剛剛說過了,我們不要再聯絡了。原本就是打算等你們姊弟見面,我就要離開的。」

  「我以為你同意我們繼續,是因為你對我也有感情。」

  江雷亞站起身說:「你回去吧。」

  「你只是玩玩的嗎?」

  「回去。」

  「你說我需要愛你就給我,現在這樣是什麼意思?」鍾凱勛也激動地站起。「你還哭了!所以我相信你了!」

  「事情分成想做和必須做,而我選擇後者,所以拜託你離開吧。」

  鍾凱勛眼眶更紅了,他抿著嘴,眼眶已經快承載不住淚水。「我想知道,你喜歡我嗎?」

  「你不能問這個問題。」

  「為什麼你總是不回答?講一下會死嗎?」鍾凱勛用力握住江雷亞的手,對方死命想甩開卻還是被緊緊抓牢。

  「這很重要嗎?我們之後就不會有交集了。」

  「因為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對我一點感情也沒有……你明明怕我拋棄你,怕和我上床後我就會逃走,不是嗎?」

  江雷亞再次試著甩開他。「夠了沒?我就是滿嘴謊言的人,不管說什麼也都是在騙你而已!」

  「那你幹嘛不繼續騙我啊!既然你死都不講那你就騙我啊……你說什麼我都相信……」

  江雷亞不理會,冷冷地說:「你如果對我的做法不滿意,我的臉可以讓你打到爽為止。」

  鍾凱勛瞪著他,手越發用力地緊抓著,一氣之下把對方拽到沙發上,兩手壓著他的手腕,江雷亞掙扎著,喉嚨發出細微的咕噥聲。他的視線越過鍾凱勛,無神地望著天花板。

  「放手。」

  鍾凱勛的眼淚滴在江雷亞的襯衫上。「我不要。」

  「放開我……」江雷亞的聲音變得虛弱,不停深深吸氣後再重重的吐出。然後隨著呼吸漸漸變輕,被緊壓住的手也失去了反抗。

  鍾凱勛因憤怒而腦袋亂成一團,就連對方放棄反抗的模樣也令他惱火,看著江雷亞臉上的瘀青,突然湧現想要傷害眼前這個人的念頭,他騰出一隻手,抓緊江雷亞的針織上衣和襯衫,用力往上拉。

  「不要!」江雷亞睜大雙眼,被這侵入性的動作嚇得大叫一聲。

  因為拉扯,襯衫的釦子掉了一顆下來,滾落在鍾凱勛的腳邊。他隨著那聲嘶喊立刻停下動作,但已經為時已晚。

  鍾凱勛呆然地看著映入眼簾的景象,讓他瞬間明白江雷亞一直以來抗拒的是什麼。

  平時掩蓋在衣服底下的軀體,佈滿大小不一的傷疤,有些延伸至褲頭,甚至隱沒在褲子遮蔽的地方,那些傷口像是用不同的東西弄傷的,有圓形的菸燙傷,還有比正常皮膚還來的淺的數條銳利直線交錯,有些疤痕從表面的不規則來看,當時顯然傷的不輕。

  江雷亞像是被獵人用槍口指著的獵物,既震驚又呆滯。

  突然間,江雷亞無法分辨現實中究竟發生什麼事,他的思緒被徹底的攪亂。熟悉的角度、熟悉的壓迫,還有手腕處的束縛感,隨著江雷亞忽地深吸一口氣,一連串的記憶瞬間湧入腦海中。

  潮濕的霉味不停滲入鼻腔,他看見了慘白的日光燈管,而燈光的周圍是髒污的天花板,佔據視線角落的是一個背著光的女人剪影,雖然看不清五官,但那剪影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卻清晰得可怕。女人把他的雙手捆起綁在床架上,掀起他的上衣,把菸燙在他的腹部,最後將手伸向他的下體……

  ――我來讓你舒服吧。

  「住手!」

  江雷亞猛地哭喊著,手在空中胡亂揮舞,不停想把那剪影趕走,實際上卻是不停捶打著鍾凱勛,鍾凱勛想控制他的雙手,卻被和方才截然不同的力道給甩開。

  「走開!不要碰我!」那令他恐懼的剪影還在眼前,甚至變得越來越大,漸漸的連天花板上的燈泡都看不見了。棲身在黑暗之中,他能感覺到侵襲著自己身體的觸感更加強烈,永無止盡的羞恥感不停襲來,直到他的自我消失不見,失去所有知覺。接著,他的身體彷彿飄在天花板,一往下看,與睜大著雙眼、被綑綁在老舊公寓床上的自己對視著……

  「江雷亞!」

  隨著鍾凱勛大喊,江雷亞的空洞眼神突然恢復正常,定眼看著鍾凱勛,然而臉上依舊被恐懼壟罩,像是快窒息似的大口吸氣,眼角的淚水滑過臉頰。

  「你沒事吧?」

  「Simon……」江雷亞抓著鍾凱勛哀求著,「我想見Simon……拜託……」

  語畢,江雷亞癱軟在鍾凱勛的懷裡,孱弱地說著無意義的呢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