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如歌般的呢喃 - (上)第5回

李勤英 | 2021-10-17 13:06:41 | 巴幣 106 | 人氣 48

連載中【BL】如歌般的呢喃
資料夾簡介
「一個吻,交換一次演奏」 有著一頭金髮、混血臉孔的小提琴手江雷亞突然出現在鍾凱勛眼前……


  直到下課鐘聲響起,鍾凱勛才意識到剛才二十分鐘裡,台上老師說的話完全沒聽進去,紐約、洛杉磯還有華盛頓,低頭看著課本上印刷著許多顏色的北美洲地圖,上面乾乾淨淨沒有任何筆跡。而且鄰近期中考,老師講課的速度比平常快,光是二十分鐘就可以提供很多課本沒有的資訊。

  鍾凱勛小聲咂嘴,上課漏掉任何可以做筆記的機會都會讓他感到煩躁,這樣表示要另外多花時間去做本來就該做好的事情。

  ――有時候內心的慾望你越是閃躲,未來總有一天還是要面對的喔。

  他剛剛全都在想江雷亞那天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到底懂什麼?難道是他發現了什麼嗎?

  因為戳到痛處所以很在意,甚至有些惱怒。

  以為聽完演奏會能夠為自己的躊躇不前劃下句點,沒想到卻還是困在原地。

  午餐時間大家開始陸續離開教室,有些人去福利社買午餐,有些人急著拿球跑去操場。鍾凱勛急忙向坐在右邊的男同學借課本。學期已經過了將近一半,座位周圍九宮格的範圍中鍾凱勛也只和這個人說過話,因為其他七個人都是女生。當時他對這位男同學說的第一句話是「你鞋帶鬆掉了」,沒想到對方回他「我故意的」。

  「不好意思,可以和你借筆記抄嗎?」

  「喔!好啊。」他一副急急忙忙要去那裡的樣子。「我以為你是不會漏筆記的人欸。」

  鍾凱勛看著他沒說話,不知道要回什麼。

  「開玩笑的,抄完放我桌上就好。」

  對方說完就一溜煙跑出教室,鍾凱勛只好自己把他攤在桌上的課本拿過來。那位同學的字意外很漂亮,和他吊兒啷噹的外型完全不搭。翻到課本後面,他叫趙譽千,鍾凱勛現在才知道他名字怎麼寫。

  鍾凱勛認真抄寫,沒有理會旁邊的動靜。

  過沒多久,趙譽千回到教室,把裝在塑膠袋裡的便當放在桌上說:「你還真的不去吃飯在抄筆記啊?」

  鍾凱勛瞥了對方一眼,趙譽千開心地打開便當,一隻冒著白煙的肥嫩雞腿放在最上層,即使沒有吃過,他也知道福利社賣的雞腿便當是全校的人都在搶的頂級美食,通常賣不到十分鐘就賣完了。

  「想要先把這件事做完。」

  「那我就不客氣先吃囉。」可能是覺得不好意思,趙譽千告知後才開動。

  鍾凱勛闔上課本還給趙譽千,看他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他忍不住問:「你剛才跑這麼快就是要去搶這個嗎?」

  「對啊,我去的時候已經快沒了,好險還買的到。你真的不吃午餐喔?」

  鍾凱勛從書包裡拿出三明治,故意把餡料的地方朝向他。「我已經先買好了。」

  趙譽千扒了一口飯,雙頰鼓起的樣子像隻松鼠,對著他點點頭。

  「我以為你不喜歡說話,所以一直不知道怎麼和你聊天。」

  「你好像對我有很多誤解。」鍾凱勛笑著。

  「因為你太神秘了,又是功課這麼強的人,讓人覺得有點……畏懼嗎?這樣說好像也不對……」趙譽千陷入思考,歪著頭,手拿著筷子摸下巴。「就像要接近很厲害的人,總會有點害羞,也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大家都是笨蛋,啊,我不是說我覺得你這樣想……」

  鍾凱勛噗哧一笑,打開三明治的包裝咬下一口,有點後悔沒有早點主動和他聊天。

  「對了,有件事我一直很想問你,如果不想回答也沒關係。」

  「什麼事?」

  「你之前去看學校樂團的演奏會了吧?。」

  「嗯,我有去看。」

  「你是不是認識學校樂團的首席?我朋友說你那天和他走在一起。」

  怎麼認出我的?是因為新生致詞嗎?鍾凱勛反射性愣住,然後尷尬地笑:「喔……對,我有時候會去聽他練習。」

  「所以你真的認識他囉?太好了!」

  「怎麼了?」

  「我朋友她很崇拜那位樂團首席,她主修豎笛。」趙譽千立刻拿出他的手機,很快就找到一張拿著黑色豎笛的可愛女生的照片。「因為她沒選上樂團很難過,我想說能不能透過你……幫她要個首席的簽名?」

  「簽名?」

  「我知道我們剛剛才比較熟一點,這個要求可能有點過分,但是我朋友真的很喜歡他,所以……」

  「不是那個意思,我驚訝的是她居然崇拜到想要簽名?」

  「聽說是因為她在美國看一個歷史悠久的小提琴比賽,最後就是那位首席拿下冠軍。因為決賽太精彩,我朋友之後就對他的演奏念念不忘。之後知道首席來這裡當交換生,我朋友就為了他考到這所學校,努力準備樂團徵選但還是沒選上,只好遠遠的看著她崇拜的人……」

  「在美國得到冠軍……他是很厲害的人嗎?」

  「啊?你不是認識他嗎?」

  「他很少說這些事……」

  「他在美國是滿有名的小提琴家喔,但他很神秘,網路上也很難找到他的資料,都是美國國內的採訪,當時我朋友看完隔天就馬上買了專訪的雜誌,聽說那間是他唯一會接受訪問的媒體。」

  果然和當初猜想的一樣,以江雷亞的程度要在國外拿個大獎也不意外,但沒想到的是他似乎已經是挺有名氣的人了。雖然說自己認識江雷亞,但是趙譽千說的這些他完全都沒有聽說過,頓時覺得自己離他很遙遠。

  「我可以幫你要簽名,但交換條件是借我那本專訪的雜誌。」
「真的嗎?太好了!我馬上和她說,太謝謝你了!」


  原以為只是趙譽千自己單方面很興奮,沒想到對方也說隔天就可以把雜誌拿來,趙譽千立刻在學校的涼亭安排兩個人見面。

  鍾凱勛沒有來過這個涼亭,他只知道占地極廣的學校裡,有許多類似這樣的綠地還有可以散步的地方,或許還有一些音樂班的學生會特地來這些地方練習吧。

  「唉唷!」

  遠方傳來細微的吵架聲,一抬頭就看到趙譽千被身旁一位嬌小可愛的女生揍了一拳側腰,但他還是笑得很開心,不是對方真的揍很小力不然就是趙譽千根本是個M。

  那位女生看到鍾凱勛後快步跑向涼亭,一開頭便說:「你好!我叫陳亮縈,對不起我原本只是跟他說說的而已,沒想到他真的去找你要……」

  「啊妳當初就說很想要啊!」

  「沒關係,只是簽名而已。」

  陳亮縈隔著桌子在對面的石椅子坐下,依著桌緣往前靠近說:「我可以叫你凱勛嗎?」

  「喔,可以。」沒想到對方是個比趙譽千更外向的人,鍾凱勛變得有些怕生。

  「你和他是怎麼認識的?」

  鍾凱勛一開始以為她在問自己和趙譽千,但她眼裡閃著光芒,充滿期待的表情述說著想更了解自己崇拜的偶像。

  「有一次他在演奏廳練習的時候被我看到,所以之後無聊會去聽他練習。」

  「他願意讓你聽喔?他的演奏會票價不便宜欸!」

  「妳之前在美國不是還很難買到嗎?」趙譽千想起什麼似的補充問道。

  「凱勛你真的很幸運欸!」陳亮縈輕輕拍著手,似乎在讚嘆著他們的緣分。

  趙譽千打斷她:「先別說這個了。這是之前說的那本雜誌。」

  鍾凱勛接過雜誌,封面映入眼簾的便是拿著小提琴的江雷亞。照片是黑白的,他穿著三件式西裝,繫上深色領帶,兩側較長的頭髮勾往耳後,戴著一副粗框眼鏡,從鏡面毫無折射來看,他戴的是平光眼鏡。嘴角微微歪向一邊笑著,像是帶著些許疑惑但又露出無法動搖的自信,迷人的眼神看向每個拿著這本雜誌的人,不知道的可能會以為這是哪個明星。

  陳亮縈「啊〜」了一聲,一臉我就知道的樣子。「這封面超帥的吧!你看我就說大家看到都會不小心被迷住的!」

  「我就不會啊。」趙譽千賭氣說道。

  鍾凱勛不理會他們,從目錄中找尋後立刻翻到江雷亞的專訪。雖然都是寫英文,但並沒有太難的單字。令他感到有些奇怪的是,江雷亞的名字是用中文拼音的寫法,而不是另外一個英文名字。鍾凱勛以為身為混血兒的他,在美國應該會使用自己的英文本名,還是這就是他真正的名字?

  標題斗大地寫著「該獎項史上最年輕的冠軍!」,配圖是比賽當天在舞台上的模樣。報導以問答的方式撰寫,主要問江雷亞比賽前的準備和練習時候遇到的困難還有感言之類的。

  回答不外乎就是斯巴達式的練習行程,每餐吃飯只有二十分鐘,為了保持良好的體力,充足的睡眠和適度的運動自然也不會少,聽起來就和自己的周末行程一樣單調。

  最後一個問題是要江雷亞說些鼓勵正在努力的年輕小提琴家的話,他回答自己太過年輕沒有資格說些什麼,不過他還是留下一句話,被另外拉出當成一個小標題。

  「隨時正視自己內心的慾望」

  江雷亞對自己說這句話時抽菸的動作,突然浮現在眼前。

  「凱勛表情好凝重喔。」

  「……有嗎?」

  「他本來就這樣了。」趙譽千補充。

  雜誌的採訪沒有太多過於個人的問題,大多著重在比賽上,鍾凱勛再次把大約四頁的報導快速看過一遍後闔上雜誌還給陳亮縈。

  「謝謝妳特地帶來。」

  「凱勛怎麼會想看這個呢?」

  「因為他其實不太說他的事,在這之前我不知道他是小提琴家,所以想看看報導怎麼說。」

  「連私底下也這樣嗎?他明明在音樂圈裡已經有些知名度,但因為很神祕的關係,一般人不太知道他,這本雜誌我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的。當我知道他來這裡念書,我二話不說馬上就把華昇當成我的第一志願!結果現在連樂團都進不去……」

  「反正每一年都會再選一次,二年級還有機會啊!」趙譽千安慰道。

  「可是他不一定會待這麼久啊……」

  兩人像說相聲般繼續一搭一唱,鍾凱勛忍不住偷笑。「你們認識很久了?」

  他們互看一眼,異口同聲說:「我們是青梅竹馬。」

  「我們從幼稚園開始就都上同一間學校喔。」

  「哎呀,那不重要啦!」陳亮縈喜孜孜看著雜誌上的江雷亞。

  「居然說不重要……」

  「天啊!一想到可以有簽名就覺得好開心,我真的只要拿這個給你看就可以了嗎?好像還要再請你吃個什麼……」

  「吃飯就不用了,有這個就很好了,謝謝妳。」

  「那就再麻煩你了!」陳亮縈突然站起來鞠躬道謝。

  鍾凱勛又瞥了一眼江雷亞的照片,想起他在演奏會那天和許多人聊天的畫面。他並不是代表學校接待他們,而是打從一開始他們就是為了江雷亞來的吧?

  不知道為什麼鍾凱勛突然覺得他很狡猾。

  「我還想再問一件事,他在台灣的知名度在和美國一樣嗎?」

  「實際情況怎麼樣我也不清楚,而且江雷亞是美國籍的小提琴家,在台灣可能還是比較少知道。不過不只是我,也有很多人都是因為他是首席才想考進樂團的喔!尤其是演奏小提琴的同學。」

  原來他是美國人,雖然以他的外表來說這不意外,但鍾凱勛一直以為他是在台灣出生,所以中文才會這麼好。不過仔細想想,若是有個台灣小提琴家在國外得了大獎,想必台灣的新聞應該會爭相報導沾光吧。

  只能賭賭看了,為了能平息所有心中因江雷亞引起的波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