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如歌般的呢喃 - (上)第6回

李勤英 | 2021-10-18 17:00:02 | 巴幣 10 | 人氣 51

連載中【BL】如歌般的呢喃
資料夾簡介
「一個吻,交換一次演奏」 有著一頭金髮、混血臉孔的小提琴手江雷亞突然出現在鍾凱勛眼前……



  
  學校規定在考試前兩周,練習任何樂器都必須在有隔音設備的地方,避免吵到普通班的學生。因此已經許久沒出現來自頂樓的小提琴聲,這也意味著鍾凱勛這段期間都無法在學校抽菸。

  鍾凱勛在白紙上快速寫下數學算式,重算了好幾遍才解出答案,一張A4白紙上滿是同一題計算的過程。

  耳機裡撥放的搖滾樂已經聽了兩首,表示離上課時間還有大約五分多鐘。在考前總是肩頸痠痛,他抬頭扭動脖子,順便環視教室,多數的學生也和他一樣,趁下課時間完成自己的考試準備。鍾凱勛很喜歡這種大家一起製造的衝刺氛圍。

  沒有抽菸的地方,鍾凱勛像是過著修行般的生活,想要轉換心情或打起精神也只能喝咖啡。

  還是我應該趁午餐時間去操場跑一圈?

  江雷亞奔跑時的笑臉閃過腦中。

  據說樂團平常都是在表演廳練習,但音樂班也有術科的期中考,不能保證樂團練習還持續進行。雖說陳亮縈說考完試再要簽名就可以了,但鍾凱勛還是用這個理由驅使自己去看看。
  

  放學後,鍾凱勛來到學校的表演廳。

  他稍稍打開厚重的大門,朝裡頭一看,裡面沒有任何動靜,但燈是亮著的,舞台上只有一台孤零零的鋼琴,沒有半個人影。看來和鍾凱勛推論的一樣,這幾週都是學生自主練習個人的術科項目。

  儘管如此他還是走進表演廳,既然門沒有鎖,表示裡面一定有人在。就算沒遇到江雷亞,也能問問有沒有人認識他,打聽他的下落。

  走到舞台前,黑色鏡面的平台鋼琴獨自在舞台上,顯得他更加龐大穩重。彷彿有著生命,它在那裏靜靜的呼吸,似乎在那裡等待什麼,等待有人坐在那椅子前面去讓它歌唱。

  鍾凱勛走上舞台,讓腳步在鋼琴前停了下來。

  他不由自主地握緊拳頭,然後放鬆,活動雙手的手指頭。

  家裡的鋼琴一年前也難逃被賣掉的命運,之前鍾凱勛會趁爸爸不在的時候複習以前學的曲子,爸爸就真的以為沒有人在彈便把它賣了。但這部分鍾凱勛自己也要負一些責任,是他自己沒有勇氣開口留下那台鋼琴。

  食指輕輕按下琴鍵,手指終於鼓譟起來。

  琴鍵彷彿很柔軟,輕柔的樂音飽滿了整間演奏廳。聖桑的《天鵝》,每次鍾凱勛總是在練琴前先彈這首曲子暖身,可以讓手指變的更靈巧。

  靠著身體的記憶彈奏,即便已經將近一年沒有練習,還是本能的彈出正確的音。

  鍾凱勛閉上雙眼,沉浸在鋼琴聲中。對自己的琴聲感到有些陌生,但陰鬱的感覺還是沒有變,輕飄飄的。

  直到演奏廳恢復安靜,鍾凱勛也還是捨不得把手放下。自己演奏時不但沒有痛苦的感覺,反而感受到音樂本身給人的療癒,或許這是他無法完全放棄練習彈奏的原因。

  「彈的滿好的嘛。」

  鍾凱勛急忙縮回手,望向坐在觀眾席上翹著腳的江雷亞,他看起來像是在那裡坐很久了。他沒有穿制服,而是和上次演奏會時差不多的穿著,西裝外套和白襯衫,加上合身的黑色西裝褲。

  幾個禮拜沒見到江雷亞,與他第一次見面相同的窒息感襲來。

  「你怎麼在這裡?」鍾凱勛詫異地問。

  江雷亞噗哧一笑:「你才是不該在這裡的人吧?我因為要和鋼琴伴奏一起練習,就被學校安排在這裡。」

  「這麼大的地方就你一個人用啊?」

  「嚴格上來說,這裡能用的範圍就只有這個舞台啦……所以你為什麼會來這裡?想聽我拉琴?」

  「我朋友想要和你要簽名。」

  「嗯?我的簽名?」

  「對,你的。」鍾凱勛從書包裡拿出空白簽名板給江雷亞看,是陳亮縈事先給他的。

  「這麼專業啊?」

  江雷亞從側邊的樓梯走上舞台,接過簽名板和麥克筆後迅速簽完。

  沒把板子還給鍾凱勛,便拍拍他肩膀示意他移動一些位置,然後逕自坐在右側。擠在本應給一個人坐的椅子上,兩人肩膀、手臂都碰在一起。江雷亞的身上散出比平常更濃郁的木質調清香,應該是另外有噴香水。

  「我都不知道你會彈鋼琴。」江雷亞右手在鋼琴上游移,隨意彈了一些音。「和姊姊一起學的?」

  「嗯,已經沒學很久了。」

  「很老實的回答呢,之前明明會閃躲關於姊姊的事。」

  他果然發現了。鍾凱勛頭越來越低,深怕對方再問下去。

  清脆的琴聲突然落下,江雷亞手指靈活地彈奏那首無名曲。有些地方和姊姊彈的不太一樣,或許是他自己多加了即興的部分。

  為什麼會這樣?

  左手配上和弦,曲子更加完整,更加接近記憶中的琴聲,像是一記重拳打在鍾凱勛身上。

  明明過去的一切就很痛苦,為什麼還是想聽到這首曲子?

  鍾凱勛忍不住吸了鼻子,他咬緊下唇,試著不要被江雷亞發現他的情緒變換。

  「想學嗎?」江雷亞的細語,無比地溫柔。

  鍾凱勛猶豫一會,最後還是用力點頭,江雷亞便將手移高一個八度讓出位置。準備好後,他一邊哼唱音符,一邊示範。彈奏一小節後,鍾凱勛便照著音彈奏一遍。

  再也無法壓抑,眼前的視線變得模糊,假裝揉眼睛將眼淚抹去,但還是敵不過情緒的翻騰。漸漸跟不上拍子的手最終停下,在垂落之前被江雷亞兩手握住。

  他的手很大,也很溫暖,宛如漂浮在大海中的浮木,鍾凱勛像是得到救贖般反握著。

  「你的手很適合彈鋼琴耶。」

  「我……忍不住就……」快要吸不到空氣,用力吸著鼻子。

  「沒關係。」

  鍾凱勛稍微冷靜後帶著殘留的鼻音說:「我姊姊她在大學考試放榜那天離家出走,到現在都沒回來。以前和姊姊一起學鋼琴,也會一起穿的漂漂亮亮去看演奏會,但自從她失蹤以後,所有原本和她快樂的回憶都變得很痛苦。聽古典樂和演奏會很痛苦,看到充滿理想的人也很痛苦。看著他們就會想,為什麼大家都可以往前走,我非得被過去這樣絆著?」

  「……那為什麼不拒絕我的邀請?」

  盯著黑白鍵,因為音樂廳因為太過安靜而產生嗡嗡聲的錯覺。

  「因為是你叫我去的。」

  「什麼意思?」江雷亞不像詢問,而是逼迫。

  「原本我一直都藏得很好,和姊姊有關的一切,包含我對她的感情。但你卻突然帶著那首曲子出現……一下子所有被我藏起來的東西全都回來了。雖然很痛苦,但那首曲子又給了我希望,好像你會為我改變什麼,讓我覺得好像去聽了一場演奏會就可以和過去道別。」

  江雷亞沒有笑他,也沒有顯得很吃驚,他一臉嚴肅回看,這讓鍾凱勛鼓起勇氣。

  「都是因為你,所以我現在變得很痛苦。」

  「是嗎……真抱歉。」

  「所以你得負起責任。」

  總是充滿自信的江雷亞難得露出困惑的表情。

  「你可以幫我一起找我姊姊嗎?」

  「為什麼想要我幫忙?」

  「你應該認識很多音樂圈裡的人吧?我知道你不只是學校樂團的首席而已。如果姊姊沒有放棄她的夢想,以她的程度應該圈內總會有知道她的人。」

  不顧鍾凱勛還是緊繃著臉,江雷亞放鬆表情,揚起嘴角。「喔?你偷偷在調查我嗎?」

  「我沒有調查,只是你從來沒說過自己的事,所以我……很好奇。」

  我想更了解你。鍾凱勛沒能說出這個更貼切的形容。

  「這個人告訴你的嗎?」江雷亞起身拿起簽名板晃啊晃,「也是,和一個人接過吻,卻一點也不了解對方感覺確實挺怪的。」

  鍾凱勛感到惱羞,瞪視著對方。「我只是想知道你能不能幫我所以才好奇去問的,我不想要再這樣下去。」

  江雷亞意味深長的「嗯〜」了一聲,趴在鋼琴上問:「所以你不是真的想見她嗎?」

  「只要找到她,我才可以繼續往前。」

  然後在我身上的鎖就可以解開,這樣自己才可以繼續往前走,鍾凱勛心想。

  「你們家的人有找過她嗎?」

  「我不知道……沒有人告訴我。」

  「應該不可能沒報警找過吧?你覺得光靠我可以找的到嗎?」

  「就算是一點點線索也沒關係。」鍾凱勛很堅定。

  「好吧,我幫你一起找。不過我先聲名,我願意幫你並不是想負責任,因為你的過去其實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江雷亞的皮鞋在舞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湊近鍾凱勛說:「是我單純為了你才願意這麼做的喔。」

  說完他笑了,又是那個勾人的眼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