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如歌般的呢喃 - (下) 第28回

李勤英 | 2021-12-08 21:00:03 | 巴幣 110 | 人氣 45

連載中【BL】如歌般的呢喃
資料夾簡介
「一個吻,交換一次演奏」 有著一頭金髮、混血臉孔的小提琴手江雷亞突然出現在鍾凱勛眼前……


  從琴房走出來,天空已經變成灰藍色。

  江雷亞抬頭看著還有點泛白的天空一角發呆,突然被冷風吹拂的臉頰微微刺痛,還伴隨著令人發抖的飢餓感。從早上到現在,他只吃了一個三明治,其他時間全都拿來練習小提琴了。

  今天他沒有去習慣的地方練琴,而是隨意去了家附近的一間音樂教室租借琴房。江雷亞緩緩走回家,一邊欣賞被節日氣息所籠罩的街道。兩邊的樹上都被細小的燈泡串纏繞,不只有白色的燈泡,還有很特別的粉紅色。江雷亞沒看過這種顏色的燈,忍不住拿著手機拍照。

  或許是被夜晚籠罩的關係,走回去的時間感覺比來時快,江雷亞想多晃個幾圈再回家,但持續的飢餓讓他忍不住打了哆嗦,最後還是走進大樓裡。

  管理員一看到他便伸長脖子,抬頭打招呼。江雷亞只是微微點著頭回應,快速穿越一樓大廳,來到電梯前,按下往上的按鈕。

  趁空檔用鑰匙打開一旁的信箱,從裡頭拿出一堆信件。他依序看著每一封信,在一堆廣告傳單和帳單中,江雷亞被一個米白色的信封吸引住目光。

  上面的字有點潦草,卻唯獨把「江雷亞」三個字寫的特別端正。信封上方的寄件人地址底下,寫著鍾凱勛的名字和手機電話。

  電梯叮的一聲打開門,江雷亞迅速感應磁卡,按了好幾下10樓的按鈕,焦躁地盯著顯示板上的數字不斷增加。電梯門再次開啟後,江雷亞急忙轉開家門鎖進入。

  一關上門,心跳聲顯得更清晰。江雷亞背靠在門板,向下滑落癱坐在地板,信緊緊地被壓在胸口上,好像怕它會消失不見似的。他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拆開那封信,裡面是一張明信片大小的紙張,沒有任何圖案,只有用黑筆寫下的字。
  
  
『說過不再聯絡了,但最後還是有些話想和你說。我怕傳訊息給你會看不到,所以寫了信給你。
因為我的感情對你造成負擔,讓你有了不好的回憶,真的很對不起。
我聽說你的事了,但我還是想讓你知道,從知道真相開始到得知你的過去,我對你的想法和此刻的感情也從來沒改變過。
不過你放心,之後這份感情我會好好處理的
謝謝你
要好好吃飯,練習加油
凱勛』
  
  
  反覆讀了好幾遍,他早已不只一次胡亂將眼淚抹在袖子上,眼皮被摩擦的有點疼。

  究竟在他的眼裡,自己到底是什麼樣子?

  為什麼會從來沒改變過?自己做了這樣的事,怎麼會沒變過?唯獨這個,即使再次打破自己的規則,他也想要親口問清楚。

  江雷亞起身把小提琴和包包放在沙發上,再次快步走出家門,搭上電梯下樓。

  回到人來人往的路上,冷空氣回到鼻腔裡,耳朵被吵雜的人聲車聲包圍著,比起過於安靜的市內讓他感到更加平靜。

  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撥通了電話,他隨意朝了個方向往前走,混在深色衣裳的人群裡,感覺自己的存在也變的稀薄。

  沒有響幾聲,電話便被接起,但對方沒有回應,從周圍環境傳來的刺耳蜂鳴聲可以聽出他人在捷運站。

  「你有空嗎?」江雷亞緊抓著手機,聲音顫抖著。

  「你等我一下。」鍾凱勛淡淡地回答。

  捷運站的廣播聲隨即遠去,取而代之的是汽機車開過旁邊的引擎聲。看來他是離開捷運站跑上去路面了。

  「找我有事嗎?」

  「我看到信了。」

  「那怎麼還打來?不是說最後了。」

  「……我想要問你,從來沒改變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為什麼?」

  「我只是說出我的想法而已,沒有為什麼。」

  鍾凱勛的聲音比以往都還要冷淡,這讓江雷亞感到心急,甚至有些怒意,混亂的腦袋裡努力一直思索到底該怎麼說才好,但除了越發緊握的拳頭外,江雷亞一個字都沒再說。

  鍾凱勛接著說:「就是沒關係的意思。」

  「我不懂。」

  「就算你以前發生過那樣的事也沒關係,即使你騙了我的感情也無所謂。」

  「你怎麼突然……」

  「因為我不想要你痛苦。既然你這麼痛苦,我覺得我也可以原諒你,不是因為同情,只是我不希望我喜歡的人這樣子。」

  江雷亞停下腳步,用力吸氣讓冷空氣撐滿整個肺部。突然之間,他覺得至今緊抓著的東西,似乎從另一端鬆開了。

  「喜歡一個人真的可以做到這樣嗎?我騙了你,和你發生關係,現在我要逃走了你卻想原諒我嗎?」

  「不行嗎?」

  「你到底有什麼問題啊……這樣的我有什麼好喜歡的?」江雷亞吸著鼻子,努力壓制著從胸口湧上的情緒。「你看到了吧?在我身上的那些東西……你也覺得很噁心吧?」

  「我沒有這樣想。」

  「之前在你面前的根本不是真正的我,為了得到你的信任,我才表現得好像很完美的樣子。」

  「這我當然知道啊……」

  江雷亞開始哽咽,「不……你根本不懂……你說你喜歡我的地方,也只是我對過去骯髒的怨恨而已,和什麼夢想根本沒關係,我只是因為不想再過以前的爛日子了!我僥倖擁有的一切,全都是建立在那段過去上,就連和你發生關係也是……」

  江雷亞忍不住在人群中哭了起來,眼前的視線變得模糊,好像世界的所有一切都在劇烈改變。

  「就算一切都和過去有關,那又怎麼樣呢?」

  鍾凱勛冷靜的態度讓江雷亞頓時語塞,把手機抓得更緊,連手指都在微微顫抖。

  「關於那段過去,你自己又是怎麼想的?」

  江雷亞沉默,他站在人行道中央,他知道路過的人都在看他,就像以往一樣。

  思緒一下子回到了那條滿是白雪的道路上。

  他獨自一人踉踉蹌蹌地走著,凍壞的腳塞在過小的鞋子裡,單薄又骯髒的衣物讓他不停發抖,路人全都在看著他,但卻又好像沒看到他似的走過他身邊。旁邊的建築物流洩出悠揚的樂曲聲,那是爺爺的育幼院。

  他總是趴在每扇窗戶上往內看,裡頭的小孩們都拿著樂器在琴房練習,他尤其在拉小提琴的人外面待的特別久。他不知道對方手裡的是什麼,只知道那個東西發出的聲音很好聽,期待有一天自己也能像那個人一樣,讓那個東西唱出悅耳的樂聲。

  「你還在聽嗎?」鍾凱勛的聲音如同雪一樣柔軟。

  江雷亞走向路邊,然後蹲在一條防火巷邊。他用袖子抹去有些模糊的視線,凍的冰涼的鼻頭幾乎快無法呼吸。

  他心裡一直有著明確的答案,但他從來沒和別人說過。不停欲言又止,江雷亞焦躁地低頭抓著頭髮,比起羞赧,更多的是害怕。

  「我只要想到那段過去,就覺得很不甘心。我根本沒有錯,如果真的去死就等於輸了,所以拚死命也要活下去。」眼淚汩汩流下,他把帽T的帽子戴上,嗚咽地說:「那段日子,是我活下去的動力。一直看著它,我才能活到現在。」

  開關被打開了。江雷亞突然湧起想要把所有事都傾訴給他的衝動,甚至想要鍾凱勛此刻出現在自己面前,讓他好好擁抱自已。

  「如果你是這樣看它,就沒有人會去在意,也沒有人去資格說什麼。既然那是你活下去的意義,那它就是好的。」

  「凱勛……」江雷亞哭著輕喚他的名字。

  「所以我喜歡的是你的決心嗎?」

  「……嗯。」

  「我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鍾凱勛停頓一會後接著說:「你還有要說什麼嗎?」

  突然間,江雷亞從鍾凱勛的語氣感覺到,對方似乎做好了某種準備,一陣不安全感立刻湧上心頭。

  不要離開我。

  就算是恨我也好,不要離我而去。

  將渴求的慾望化成言語,對江雷亞來說還是太困難了。江雷亞始終說不出口,他只能一直哭著,直到鍾凱勛的聲音如融雪般漸漸消逝。

  「我該搭車了。」

  「凱勛……」

  「以後,我們還是按照之前說的那樣吧,我也不會再打擾你了。」

  鍾凱勛平淡的話語,每個字都敲打著江雷亞的心,他停止哭泣,覺得內心像是被掏空了。

  後來他不知道最後對話是怎麼結束的,他不記得他有和對方道別。等到回過神,那如空殼般的身體已經回到家裡,縮在漆黑的客廳地板上了。

  如他原本期望的一樣,兩人徹底恢復成了平行線,他本該感到鬆一口氣才對。他真的不知道現在這麼做是否正確,他只想要趕快回到原來的軌道上,這一切的失控都讓他感到痛苦。可是現在心臟的位置傳來陣陣劇痛,似乎更加讓他無法忽視。鍾凱勛至今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裡。

  江雷亞把臉埋在手裡,阻隔了從窗外投射進來唯一的光線,獨自嚎哭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