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社會寫實】霸凌者的告別式 - 尾聲

李勤英 | 2021-07-24 16:13:23 | 巴幣 266 | 人氣 262

連載中【社會寫實】霸凌者的告別式
資料夾簡介
雙胞胎妹妹世瓔自殺了,穿著她最喜歡的水手制服。羅世傑決定找出妹妹自殺的真相,踏上屬於自己的「贖罪」。卻發掘出一次次的霸凌事件,還有暴力背後隱藏的孤獨靈魂……

  又是個炎熱的夏日。

  羅世傑將房間書櫃裡的參考書籍課本抽出,一本本疊放整齊後,用塑膠繩綑綁一起。

  因為捨不得花電費開冷氣,只能把電風扇開到最強直吹。充滿熱氣的頭頂留下好幾滴汗水,沿著脖子一路滑到背脊,一陣搔癢感讓羅世傑忍不住將左右手的書堆先放在一旁的椅子上,騰出手抓後背。

  高中三年所使用的書整理起來,居然也堆滿了整個房間的地板,羅世傑很慶幸自己在學測時就已經考上自己心目中的學校,不用在這個大熱天還要繼續苦讀。

  分了好幾趟才把所有書搬到玄關,因為傍晚會有專門資源回收的人來收,羅世傑必須在這之前全部整理完畢。

  穿越客廳,回到沒開燈的走廊,羅世傑駐足在世瓔房間門口。

  世瓔房間的擺設完全沒有變過,看起來像是房間的主人隨時會回家一樣的整潔。除了羅世傑以外,爸爸媽媽也會定期進來打掃,而陽台上的多肉植物則是全權給羅世傑負責。

  雖然每天都會進來,但今天總覺得特別沉重。他蹲在放書的矮櫃前,把課本和參考書拿出書櫃。如果世瓔今年也和他一起畢業,這些書也是要清掉的,羅世傑這樣說服自己這件事並不是這麼的痛苦,繼續挑選要丟的書。

  挑到一半,放在桌上的手機傳來刺耳的鈴聲,羅世傑皺著眉頭嫌吵,趕緊接起來。

  「你還在忙嗎?」

  「我快好了,還剩一些……」因為一邊專心在整理,羅世傑尾音拖的老長。「你先來我家吧,反正也順路。」

  「那我就出門囉!」張德皓難掩雀躍的聲音,讓羅世傑嘴角不小心上揚。

  掛上電話的同時,書櫃的書也都清出來了。畢竟也才一年多而已,捆個一疊就打包完成。

  窗外的風鈴聲,隨著夏天的暖風一起吹了進來,好像過沒多久,世瓔就會從陽台跳出來,說著她的多肉植物長得如何,或是今天在學校發生什麼有趣的事。

  過了兩年,世瓔還是會不時跑進他的想像裡,穿著白色洋裝的她,就像森林裡的小精靈,在出奇不易的地方跳出來。

  羅世傑一開始急著想擺脫這些反射性的幻想,認為那是他無法前進的絆腳石,但心理醫生建議順其自然,也可以排遣對親人離世的寂寞。

  要是現在世瓔還在,他一定會看著她的雙眼,專心地聽著她說的不管多小的事情。這段日子時常會在內心說出這句話,但就是因為她不在了才有這樣的想法,羅世傑相信往後的人生還會有無數次這樣失落的時候,直到他也死去。

  羅世傑閉上眼睛,下巴靠在打包好的書上,感受從窗外吹進來流動的空氣。

  「要是妳還在就好了。」

  風鈴再次叮噹作響,似乎在回應羅世傑的話。

  門鈴聲響起,打斷羅世傑的沉靜,有些狐疑地起身前往大門。門一打開便看到張德皓燦爛的笑容,像是要和外面的艷陽比誰更耀眼般。

  「你怎麼有辦法自己上來?」

  「跟著其他住戶上來的啊,反正警衛已經認得我了。」

  「也是啦……」

  張德皓側身走過放在玄關的書堆,一邊說:「這麼多啊?整理完了嗎?」

  「差不多了,我準備一下就可以出門。」

  羅世傑遞給張德皓一杯水後,便去浴室沖洗一下身體,換上外出服,準備一起去看世瓔。

  今天是世瓔的忌日,爸媽因為怕一起去會人太多不方便,因此他們先行前往。口頭上是這麼說,實際上也是兩人想留時間給羅世傑單獨相處。

  準備好後,張德皓便騎著擋車,載羅世傑一起前往納骨塔。

  看張德皓熟練的操作著檔車,想必是早就到處騎好幾回了。因為生日在下半年,所以他早早就考到駕照,而且明明只要開口就可以和家裡要到一台新車,張德皓還是堅持要自己打工買。他總說要靠自己的力量得到,才會更加珍惜啊,

  沿著城鎮裡的主要幹道一直騎,遠離市區後不久便抵達的地方上的納骨塔。雄偉的建築物上方是類似佛寺的屋頂,以前來的時候是橘色的,但前幾年翻新之後變成亮眼的水藍色,正好是世瓔喜歡的顏色。

  兩人先按照程序參拜後,穿過一排排整齊的櫃子,陽光正好撒在世瓔的位置附近,帶點金色亮粉的名字被照射的一閃一閃。

  羅世傑低著頭雙手合十,默念著「我和張德皓來看妳了」。在比他視線還高一些的位置,用鑰匙將兩人之間的門打開。和靈堂上相同的那張照片映入眼簾,清透的罐子透出些許淺淺的藍色,好像她今後就住在海洋裡。罐子旁已經放了一朵白色百合花,是爸媽他們放的。

  只有在這裡,想像中的世瓔才不會恣意溜出來。

  「世瓔,我們來囉。」張德皓輕快地說。

  羅世傑從袋子裡拿出另一朵百合花,同樣也是純潔的白。儘管櫃子裡已經有點放不下,他還是將花塞在旁邊的縫隙。

  指尖觸碰著妹妹的照片,接著像輕撫著對方的臉般滑過骨灰罈冰涼的表面。羅世傑一直覺得對著照片說話很奇怪,所以總是這樣注視著照片不說話

  張德皓一同注視著,隨口說:「已經兩年了啊……」

  兩年前的今天,永遠改變羅世傑的生活,一瞬間彷彿已經過了人生的十年,所有痛苦都在這之後一口氣灌注在他身上,逼著他長大。

  少年的他、對生活感到無聊的他,都在那天死亡了。

  張德皓在一旁對世瓔的照片滔滔不絕,就像她真的就在這裡一樣。他說著他們已經參加畢業典禮,還有為了上大學的暑期英文營,兩人必須提早北上到台北,還打算一起租房子。

  像是在報告,又像是在分享,張德皓說完後笑了笑,臉上這才蒙上些許黯淡。

  「那我先去外面等你。」張德皓按照慣例,留他一個人獨處。張德皓拍拍他的背,給他一個上揚的嘴角後便離開了。

  即便獨處了,羅世傑還是覺得把心裡話說出來很彆扭,但他喜歡獨自在這裡的感覺,或許是覺得就算不說出來世瓔也能聽到吧。

  外頭有一片雲飄過去,原本灑進室內的光線變弱,變成日光燈沒有生氣的白光成為主要的光源。

  羅世傑重重吐了口氣,想到第一年忌日時他其實沒有對世瓔說些什麼,連在內心默念也沒有,當時的他還沉浸在痛苦之中無法自拔,只能不斷掉眼淚。

  「世瓔。」勉強發出一些聲音,因為四周一個人都沒有,顯得有些突兀。他又降低一些音量繼續說:「在這邊過的好嗎?」

  停頓一會,似乎有些習慣這樣說話,於是繼續再次邁進。

  「去年我只顧著哭,妳一定覺得很傻眼吧?每次去看心理醫生也都一直哭,最近才比較好一些,所以妳可以放心了。」才剛說完,羅世傑便開始抽泣,但他還是用力抿嘴忍耐著。

  「之前妳把妳的痛苦都給我,所以我把那些痛刻在自己心裡。妳再也不會痛了,沒有什麼可以傷害妳……」

  羅世傑隔著外套撫摸左手前臂內側稍微鼓起的疤痕。

  「雖然現在說好像有點晚……我答應妳會連妳的分好好活下去,我也會永遠永遠記著妳。」

  從世瓔自殺之後,羅世傑其實從來沒有好好和她道別,今天對他而言,或許才是真正的告別式。

  在這兩年,他心裡似乎多了什麼,但同時也有一些東西失去。這或許就是真正接受一個人的死亡所產生的矛盾吧。

  他擦去眼前的些許干擾,再次定眼看向照片。世瓔真的和自己長的好像,雖然以前覺得自己這樣長得太過秀氣不是很滿意,但現在卻很慶幸。

  「世瓔……」羅世傑抿嘴,為接下來要說的話做些心理準備。「在妳活著的時候沒說過,平常也沒表現出來,但我真的很愛妳,一直以來都是。」

  臉上劃出淺淺的笑,呼應著照片裡的逝去的妹妹。

  走出門口,羅世傑看見張德皓正在和一個女生說話。正感到疑惑時,對方發現到他,並對他微微欠身。

  將近兩年都沒見過,王以茜的髮型變成單純的黑髮,臉上也多了些溫和,比起之前不健康的臉色,現在臉上多了些紅潤,然而唯一不變的是看著自己那愧疚的眼神。

  兩人來到在一旁涼亭的石椅,張德皓則是獨自回到停車場等待。

  「好久不見,怎麼突然來這裡?」

  「抱歉,我自己問到了她在這裡……」

  「妳要進去看世瓔嗎?」

  王以茜很慌張,邊搖手說:「不用了,我來這裡是為了找你。」

  羅世傑苦笑說:「我們也不是沒有對方的電話,妳可以直接約我啊。」

  「我怕你不見我。」

  「我以為我們上次在醫院頂樓已經把誤會都解開了,是因為我上次沒出去見妳嗎?」羅世傑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裡歪著頭,脖子側邊的傷疤的不規則鼓起更加明顯。「既然妳都來了,就進去看看她吧。」

  「我不……」

  「她不會覺得怎樣的。」

  「真的沒關係,你也不知道她真正的想法吧。」

  這麼說也是,羅世傑面對她嚴肅的表情,只好作罷。「好吧。所以妳找我有什麼事?」

  「就是想知道在那之後,你們過得好不好。」

  羅世傑點點頭說:「妳那時候特地來我家道歉,我卻很廢的躲在房間。我其實已經站在門口了,但不管怎樣就是開不了門踏出去。」

  「我想過你應該不想見我所以才沒出來,原本你爸媽想要叫你,但我說不用。」

  「也不是不想見,只是有時候就會這樣,在那一刻不想面對痛苦的事情,所以無法前進,最後只能躲在爸媽的背後。」

  看見羅世傑笑了,王以茜的嘴角也微微上揚。

  「你爸媽人真的很好,說並不是我的錯,但其實我從來沒奢望你們會原諒我,就算現在我也沒有原諒我自己。」

  「我確實從來沒有原諒過妳。」

  「我想也是,對不起……」

  「我希望妳能一輩子都記得,我永遠不會原諒妳,然後在這個世界上好好活著。」

  王以茜一臉愕然,緩緩說:「一邊贖罪嗎?」。

  「是啊……不過妳早就已經這麼做了,即便這麼痛苦妳還是說出來,謝謝妳,真的幫了大忙。」

  又是個令人意外的話,王以茜愣了幾秒,雙眼閃爍。「那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也只能這麼做。我有預感如果不做這件事的話,以後可能還是會活不下去。」

  「不過這世界上隨時都會發生讓人無法活下去的事啊。」

  「但是你還是想辦法活下來了,我可以理解你這麼做的原因。當時你應該很痛吧?」

  羅世傑下意識摸著脖子:「身體的傷總會好的,不重要。」

  王以茜轉頭看著他有些無奈的笑,不知道是兩人之間的衝突已經解除,她覺得羅世傑變了很多。但她自己也是一樣,不可能經過這些事還是和之前沒兩樣。

  「聽德皓說你們下個月就要先去台北了。」

  「他連這個都告訴妳……我們都考到台北的學校。」

  「恭喜你們,台北的學校應該滿難考的吧。」

  「是啊,我還差點考不上,要不是張德皓想去台北,我還想說考台南的就好,離家又近。」

  「你和他感情很好呢。」

  「嗯,從小就認識的。」

  「我一直都很羨慕世瓔,遇見你之後我也很羨慕你……如果今天是我自殺,我想應該沒有人會願意為了我查出真相,大家應該只會相信學校的片面之詞。」

  羅世傑突然頓悟,或許這是蔣老師能夠一直沒有被揭發的原因,被針對的學生本身就是個不受學校老師或家人疼愛的孩子,根本沒有人願意相信她們,甚至懷疑起她們在說謊。

  「抱歉……你應該不想聽這些吧,我已經在慢慢調適,但我常常還是因為羨慕而想起她。」

  「不會,我沒有不想聽。」

  「我們真的和當初都不一樣了。」王以茜端詳著羅世傑,滿臉憂愁。

  「聽說妳之後去了安置機構,現在應該也畢業了吧?」

  「嗯,當時剛好在暑假,所以轉學後就直接繼續念高二了。」

  「那妳之後會上大學嗎?」

  「我的事……不重要吧。」王以茜尷尬的笑,一手將頭髮勾在耳後,避免被風吹亂。

  「如果妳不介意,之後還是可以和我連絡,就……如果妳需要找人說話的話。雖然我們沒辦法變成朋友,但至少我可以聽妳說。」

  王以茜先是愣了愣,隨後忍不住笑出來,拿著包包便起身。

  「我該走了。」

  羅世傑一臉詫異,也急忙起身。「等一下……」

  「我所做的事情導致這樣的結果,真的感到很對不起。所以我不會忘記我是這件事的加害者,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去台北要好好念書喔!」

  王以茜揮了揮手轉身離開,羅世傑這才發現後面有位中年女子在等她,以她的體型來看並不像是她的媽媽,羅世傑猜想那可能是社工。

  和王以茜搭乘的汽車擦身而過,羅世傑看見副駕駛座的她垂著頭,像是在哭泣。他別過頭,裝作沒有看見。他盯著車尾,直到看不見為止。

  張德皓坐在機車上滑手機,看見羅世傑走過來後,拿起安全帽的給他。

  「要回家了?」

  「你有辦法騎到海邊嗎?」

  「當然可以啊,只是屁股會很痛而已。」張德皓不假思索回答,也沒等羅世傑回應便戴上安全帽發動檔車。

  上次去那裡是兩人國中的時候,因為沒有方便的交通工具,只好搭了將近一小時的公車才到達最近的海邊。

  檔車引擎的隆隆聲,讓羅世傑莫名的安心。他將頭靠在張德皓的背部,微微瞇起雙眼。

  黃黑相間的電線桿不停快速一閃而過。被隔成一格格的田地,水稻整齊排列在泥土裡,田裡的水隱約映著白雲與藍天。菱角田、香蕉園還有遠方的山全部都染著不同層次的綠。

  對羅世傑來說,代表生命的綠色代表著告別,生氣蓬勃的夏日也代表告別。

  他深吸口氣,讓田野間的清新和胸口裡悶住許久的空氣交換。

  世瓔。

  不知道是第幾次,沒有回應的呼喊。但不同以往的是,伴隨著呼喊的不再是罪惡感和憤怒,而是湧入胸口的暖熱。

  謝謝妳,再見了。

  
(霸凌者的告別式 完)

創作回應

商筱靈
這一個系列寫的很好看,我很喜歡那種情緒在漩渦中纏繞的感覺,恭喜收尾~
2021-07-24 16:26:50
李勤英
謝謝你~(о´∀`о)
2021-07-25 15:12:25
後期世傑直接殺到蔣老師班上時以為要大灑狗血,還好沒事,收得很漂亮,厲害。

是說,德皓對世傑的不離不棄,還有蔣老師和校長的私下來往,我好像接收到了香香的弦外之音…。
2021-09-09 01:46:32
李勤英
世傑和妹妹一樣本質都是善良的人,寧願傷害自己也不願傷害別人
那個部分對世傑的計劃來說,只是一個手段,並不是他真正的目的,因此他才會這麼做

至於德皓和世傑.......你的嗅覺十分靈敏喔哈哈哈哈
2021-09-09 10:38:5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