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故宮館藏擬人化】遠宦帖不是人類的名字

愛哭鬼龍蝦 | 2021-08-27 19:56:26 | 巴幣 2 | 人氣 74



l   國寶三兄妹的主場~有點沙雕ooc(欸你家孩子你也能ooc也是滿厲害的)
l   又名<仿品三兄妹的日常喜劇>
l   其實三兄妹的確切創作時間已不可考,所以排行都是我瞎掰的,請不要信以為真
 
“呃、shxt,為什麼我一大早就得起來接到任務通知!”
一如既往的,叫醒遠宦帖的並不是鬧鐘,而是手機瘋狂的叮咚聲,感覺就跟一個嗑了三條巧克力的過動兒沒兩樣。
遠宦帖,位階為國寶,真實身分為書聖尺牘的唐代雙鉤廓填本,也就是高仿品,真實年齡約為一千歲,外表年齡二十九歲,自從成為珍寶後,漫長紙生中只期望每天早上能被鬧鐘叫醒,而不是某個頭顱收藏家兼工作狂上司傳來的上工通知。
也許是因為睡眠不足的緣故,遠宦帖起床之後都會精神恍惚,其症狀包括:忘記自己弟妹的名字、以為自己的弟弟是怪物而不小心一拐杖把它戳碎,以及把成套的西裝與禮帽搭錯。
但珍寶是沒有職業傷害的,況且生為仿品有一點精神失常跟個性古怪很正常(四庫全書語),但至少他們家裡唯一的女性還算是個正常人,或者說是精神狀態健康的珍寶。這讓快雪時晴帖每天都在為兩個兄弟操心,所以她發誓永遠不和男人談戀愛—一是麻煩,二是她真心恨死全天下有權有勢的男性收藏家。
一頭白髮看起來很酷,單邊眼罩看起來也很好,但是不會想知道她為什麼要這麼做來掩蓋她的右眼。那已經超出眼球刺青的程度了,乾隆皇帝在她本體上提的字直接影響到了她的外表,不只讓她永遠帶著一顆看不見東西的眼球,還改變了瞳孔的形狀。
那原本是一隻跟另一邊一樣漂亮、溫暖的褐色眼珠,有著正常的圓形瞳孔,卻因為皇帝的恣意妄為讓它扭曲成一個”神”字,這也許很帥氣,但是當這件是發生在你身上時,這可真是一點也帥不起來。
相比之下,平安何如奉橘三帖也許是好運了點。它的名字之所以這麼落落長一串,就是因為有人把三幅作品黏成了一幅,也就是說,在最一開始,平安、何如、奉橘,是三個不同的珍寶。有著不同的性格,卻共用一個軀體,痛苦可想而知。
平常主宰身體的是平安,是個相當溫和,有著明亮雙眼的少年。
第二個是何如,一個好惡分明,脾氣暴躁的傢伙,似乎很。
最後一個是何如的附屬人格,奉橘,是個有著豐富表情,有點懦弱的男孩。
“怎麼辦?!我又把蛋殼打進蛋裡了!”比較怯懦的聲音是奉橘。
“你這個笨蛋!不是告訴你不要直接把手指戳進蛋殼裡,要先敲一下再打開嗎?!”何如怒氣沖沖的說,”這是最後一顆蛋了!傻子!”。
“沒有關係,把蛋殼挑出來不就好了嗎?”平安拿起打蛋用的筷子,試圖挑起黃色蛋液中的白色蛋殼,未料一個用力過猛,蛋殼裂成兩半,又掉回碗裡。
眼見廚房不斷冒出三個不同的聲音與喊叫,擔心弟弟舌頭打結的快雪探出了一顆頭(不過她也真的只有一顆頭,又不是祭姪文稿)。
“Emmm……一切都還好嗎?”
“不好!臭女人!如果好的話還需要你關心嗎?!”何如破口大罵,”不要這樣啦!她是姊姊欸!!!”短暫的冷卻之後,人格切換到了奉橘身上,小男孩揉著眼睛哭泣。
平安看起來是放棄調和這兩個人格,直接進入休眠模式了。”不過就是蛋殼而已,我來處理吧。”快雪洗乾淨手,直接伸出她的纖纖玉指把蛋殼從蛋液裡攆出來。
“好厲害!姊姊是卡密(日語,神)!”
“不要亂用其他語言!給我說中文!說中文啊!笨蛋!”
毫無意義的鬥爭又開始了,”……你們都先出去吧,早餐我來做就行了。”快雪把弟弟的身體扔出廚房,三個人格不約而同地發出慘叫。一開始快雪以為是丟得太大力把人給摔疼了,但其實是遠宦帖拿著自己的枴杖槍抵在平安何如奉橘三帖的額頭上。
“說!你到底是誰!”看來是一大早的老毛病又犯了,沒事沒事,繼續做飯吧。
“哇,這種東西對著人很危險欸,看我把它挪開一點點--”這該不會是當初自己在縫他的時候漏了什麼沒縫進去吧?正常人當然是跑啊!怎麼是把槍口挪開呢?!
不過幸虧如此,遠宦帖注意到了對方的異常,所以沒有繼續攻擊,而是選擇停下來觀察。
“我想起來了!你是--”
“吃我一刀啊!!!”
沒有發現哥哥已經恢復正常的平安,拿起自己背後一雙刀劍的其中一把,木柄重重的擊在遠宦帖的腦袋上—
國寶遠宦帖,リタイア(retire,再起不能)!


“真是對不起啊,沒有注意到你已經清醒了。”
“如果道歉有用那就不需要警察了吧?”
“但就算你真的把他送進警察局也不會有人受理,因為我們根本不是人類啊。”
無意義的鬥嘴至此告一段落,他們必須趕快出門了,再晚一點就會碰上人類上班的尖峰時間,假如因為塞車而無法及時阻斷靈異點,拿不到獎金豈不太嘔了?
“哥,你不要催,你是不是忘記我們只有機車了?”畢竟不像其他珍寶還有兼差工作,他們三兄妹除了接院方派下來的任務之餘,幾乎沒有去想辦法去賺零花錢,雖然是積攢了一些儲蓄,但其實—裡面有為數不少被挪去維修廚房了。
但之所以不用額外賺錢,也有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們的辦事效率非常高,比起被灌輸了真感情的真跡,被純粹當成藝術品的仿品雖然較難形成珍寶,但也比較方便行事,比起本作,他們的感情淡薄多了,良心也小顆多了。
“假如我們殺的那些妖怪,他們全都有家人,有朋友,就像我們一樣,那麼我們殺了他,豈不是代表我們也是十惡不赦的人嗎?”奉橘曾經在某一次任務結束之後,做了惡夢鑽進遠宦帖的被窩裡。他當然不會笨到去鑽快雪時晴帖的被子,因為那麼做只會收到五雷轟頂跟冰雹凍雨,完全起不到安慰的作用,反而會把自己得來不易的肉身弄得傷痕累累。
聽到這句話,遠宦帖不自覺地笑了,不梳背頭時棕色的頭髮把亮紅色的眼睛擋的柔和了一些,”奉橘奉橘奉橘奉橘哟,你要有所成長啊!你要知道,我們做這一切都只是工作,所謂的工作當然沒有正確與錯誤之分—只要是上頭派下來的指令,我們當然得照單全收,別因為自己的道德感與想法把自己逼得太緊,現在趕快睡覺,明天早上起來還要工作。”。
雖然內心還是抱著疑惑,但是聽完這一串長篇大論,奉橘實在是睏了,於是他緊緊靠在哥哥的懷裡,閉上雙眼。
 
跟其他兩個人格比起來,奉橘真是可愛多了,遠宦帖一邊往咖啡裡加糖一邊想,不知不覺中已經加到了第三勺。
平安一把將遠宦帖手裡的湯匙搶過來,把糖倒回罐子裡。
“還真是多謝你的關心了。”遠宦帖咕噥一聲,明明都在同一個軀體裡面,為什麼有老媽子的平安,暴躁的何如,跟可愛的奉橘呢?為甚麼不能只留一個萌萌的靈魂就好呢?
找個時間把另外兩個靈魂一槍崩掉好了,遠宦帖仰頭把杯子裡的咖啡喝光。
 
平安何如奉橘三帖很喜歡”三”這個數字,所以他的武器是一刀一劍(剛好三個刃面)、他會穿三件上衣,裡面一件,外面一件,再加上外套,褲子可以用拉鍊拆合成長褲跟短褲,搭上束褲剛好也是三件,至於鞋子……這個真的沒辦法,所以他們三個都不是很滿意。只有哥哥送的圍巾,是他們三個公認不論到了哪裡都要帶著的配件,是除了縫線以外辨認出來他們的第二個辦法。
“你換好衣服了沒?你比你哥還慢!”快雪氣呼呼地敲著房門,”吵死人了臭婆娘!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愛穿一體成形的高領開衩長裙嗎?!”房門內,何如煩躁的回應。
“你最好注意一點,這就是你對你姊說話的態度嗎?”遠宦帖的枴杖貼著門,手指扣在隱藏式的板機上,下一秒就能開槍。
為了避免自己死於非命,人格切換成平安之後才走出來,奉橘在鬧脾氣,不肯出來。
這樣也很好,畢竟平安話少,比較不會惹人生氣。
 
綁帶馬丁靴的厚重鞋底踩在落葉上,發出喀擦喀擦的清脆破裂聲,他駐足在巨大的裝置藝術前,一株綠樹生意盎然的矗立在安全島上,卻被漆成鮮紅的鳥籠給罩住。
這件裝置藝術叫做”鳥籠外的春天”,他伸出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撫摸紅色的不鏽鋼欄杆,一旁還有一隻鮮黃色的小鳥。
這是一個只有超自然產物才能進入的空間,時間的流逝比原本世界慢了好幾倍,看起來就像是被定格在進入的那一刻。快雪伸手抓住一株正在凋謝的鮮花,在身為靈異點的鳥籠周邊起舞。
鮮紅的鳥籠發出不穩定的光芒,樹的顏色與形體變的過度清晰明豔,靈異點的能量在增強,但是時機還不到。
遠宦帖坐在一旁同為裝置藝術的椅子上,雙手撐著拐杖。在數百年之後,假如這些裝置藝術都沒有倒塌風化,是不是也會跟他們一樣變成珍寶?擁有人形之後,他們會被賦予什麼樣的個性與外貌呢?想必是能詮釋這件藝術品含意與他所處之的模樣吧。
他決定把時間浪費在思考這個問題上。
他們必須等到靈異點的力量達到巔峰才能投下容器,在這之前。
他們還有大把時光可以消耗。

怪物在靈力不斷攀升時就從樹裡、從地底、從遠方,被吸引來到他們身邊,足夠強大的隻身前來;力量還不夠強的,就跟其他弱小的組合起來,變成四不像的縫合怪。
快雪的戰鬥方式如她,優雅、迅速、一氣呵成的美麗。指尖躍動著電光,從白色洋裝外蜿蜒而出,兩條結實纖細的臂膀,纏繞著閃耀的金色,拳頭砸在一隻由螞蟻所組成的巨人身上,電流順著被擊中的屍體往外擴散,在收手的瞬間就全軍覆滅。
她不需要武器或是任何介質,氣勢與生俱來,僅存的左眼閃爍著精悍的光芒,就連不慎受傷時,滴落在地上的血液也在陽光之下閃閃發光。
拐杖輕敲地板,比較脆弱的妖怪受不了強烈的震波,直接裂解消失,剩下的也或多或少受了傷。
遠宦帖當然不像快雪,他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不論發生了什麼事,他都喜歡順著身上的感覺,隨心所欲的戰鬥。
你可以再快一點、再狂野一點,不用在意。”
他將拐杖拆成兩截,一節是槍,一節是劍,特殊的構造方便他大開殺戒。怪物的血肉在他眼前飛散,碎裂的肉屑和血液沾在他棕色的長髮上,心臟久違的鼓譟著,吊著流蘇的耳環隨之晃動。
鮮紅的圍巾是耀眼的色彩,甚至比少年一塊藍、一塊灰、一塊白縫合一處的怪異樣貌更加顯眼。少年臉上張狂的笑意來自三個靈魂,三顆一起猛烈顫動的心
一刀一劍在怪物中闢出屍山血海,碎裂的瞳孔也有著三種顏色,像煙火一樣驀然綻開。
“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吧?”鳥籠散發出如海市蜃樓般的光暈,彷彿也要將視野汙染的扭曲模糊,隨著詠唱般的波動上下震動。
“對欸---都忘記這份苦差事的最終目的了。”遠宦帖拿出阻斷器,小小的圓筒兩端是金屬,中間是透明玻璃,只要將它丟進靈異點中就能宣告勝利是他們的了。
可是現在離鳥籠最近的平安與他們相隔了一條馬路,假如阻斷器無法順利傳進平安的手中,前面所做的一切將化作泡影浮沫,威脅到表層世界的安危不說若是他們淪為眾人的笑柄豈不是把國寶跟書法的面子都丟光了?
隔著一條狹窄的柏油路簡直就是兩個世界,大群怪物將兄姊包圍,而且有朝自己這邊移動的趨勢。
“為什麼不把東西丟過來就好了呢?!”
雖然是兄弟,但並不具有心電感應的特殊功能,僅僅數公尺的距離都顯得如同橫亙了一個宇宙。
雖然數量不如對面的多,但不斷湧來的怪物也逐漸讓平安感到吃不消。刀劍揮舞的速度慢了下來,呼吸與動作也變得遲滯沉重。
“你在發什麼呆!”快雪一把從舉棋不定的遠宦帖手中搶過阻斷器,隔著馬路投擲給平安。
小小的玻璃製品在樹影之間的陽光下閃閃發光,呈現完美的弧形,平安費力地從屍堆與不斷往上爬包夾的妖怪中伸出手接住微涼的阻斷器,接著朝數步之外的鳥籠走去。
手中的劍有氣無力的砍斷抓住圍巾的爪子,另一邊的刀斬下接近鳥籠的怪物首級。
擁有人類的肉身當然很好,只是體力會耗盡就很麻煩,現在的平安只能拖著不斷纏在衣物上的怪物血肉往前走。
身上附著的妖怪屍體並未完全死亡,周遭的肉塊似乎受到了牠的吸引,逐漸與牠合而為一,像菟絲子一樣吸附在平安身上。
少年無暇顧及身後不斷茁壯成長的妖怪,拖著乏力的軀殼將阻斷器投入鳥籠之中。身後長大到足以覆蓋著平安的身體的怪物反拖著寄生者往鳥籠之中跳躍—

創作回應

『。』
骯,想不到充滿歷史情懷的故宮館藏,擬人化之後竟然會這麼活潑
2021-08-28 15:40: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