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在地獄中與惡魔共度日常】傲慢之罪想重建地獄的榮光

愛哭鬼龍蝦 | 2021-08-13 09:23:15 | 巴幣 0 | 人氣 48



感覺好像跟內容有關又無關的標題
大量對話體,感謝其他神話生物的串場
維基百科中,怠惰之罪的魔神是貝爾芬格,但是我採用的是怠惰之罪是彼列的說法,減少新角色的出場與能力的重疊
故事有很多資料來自維基百科,若有失誤懇請巴友指正

彼列的撒旦宮一向是最現代的,裡面還有PS4,怪不得這傢伙想當家裡蹲。真是太怠惰了。今天的阿斯莫德穿著詩人襯衫跟皮褲,臉上還戴著調教用的舞會面具,說是什麼促進情趣,然後又抓著一群莉莉姆跑了,不愧是淫慾公子啊。利維坦依然不知饜足的在大海中吞食船隻與人類,薩邁爾孜孜不倦地讓人類墮落,瑪門也每天都在數著他的金銀財寶。
而暴食之罪別西卜就坐在他旁邊,對著一堆豬肋排發動攻擊。
雖然說各司其職並沒有什麼不好,但是他們最近都好像有一點……鬆懈了。理應在應該在找敵基督、準備世界末日的他們,什麼時候過慣了逸樂的生活?
高傲之心可不允許他們這樣安逸下去,於是他開啟了視訊會議—感謝敵基督,彼列的發明有時候還真有用。

“所以說,你找我們來到底有什麼事?快點,我忙得很。”阿斯莫德握緊手中的皮鞭,背景音是一位男性惡魔的呻吟。
“對啊,不要在我玩電動玩到一半的時候call我。”彼列手裡還握著遊戲搖桿,”我還沒存檔!”
“趕快開始吧,小子,這裡無聊死了,這裡除了我就只有一隻腦袋空空,每天咬著自己尾巴的耶夢加得!”利維坦不耐煩的低吼著。
“我不懂錢有什麼不好的。”瑪門依然在糾結,身後的撒旦宮甚至懸掛了”快來拜瑪門”的布條。
“錢很好啊!不過也有比錢還更重要,錢買不到的才是最貴的,像是健康。”雖然和路西法共處一室,但掌管疾病的蒼蠅王還是另開了一個鏡頭。
“真是的,每天看你們這樣鬧,我都回想起誘惑亞當跟夏娃的時候了。”薩邁爾無力的用雙手撐起他金色的腦袋。
“等等,所以你這麼做是為了幫你老婆報復她的前夫?!”阿斯莫德發出一聲古怪的呻吟,”夠刺激,我喜歡!”。
“拜託你,阿斯莫德,”薩邁爾看起來已經快放棄思考了,”再說一次那種話我就讓你知道為什麼人們稱我為’死亡天使’!”。
“好吧各位,你們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要叫你們來這裡吧?”路西法拍拍雙手,吸引其他六位惡魔的注意。
“你想重建地獄的榮光。”彼列雙手一攤,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對對對,我們都知道,無聊死了。”
“那就不要重提往事,給我做點有用的事!”路西法張開身後被火焰熏染得焦黑醜陋的翅膀,恫嚇曾是第一位天使的怠惰之罪。
“有啊,我搭了別西卜的順風車,我讓人類發明了很多在居家檢疫或隔離時間能用的小東西。”彼列開心的炫耀自己最新的戰績,不同於其他惡魔對人類是純粹的厭惡,彼列對人類是曖昧不清的態度,時常幫助他們,卻又引誘他們墮落。
“我在愛家公投的時候毆打了愛家聯盟的大媽們,上帝的奴才們!!!”阿斯莫德開心地大笑。
“為什麼我反而覺得你做了一件好事?我認為為他們是歪曲了神的旨意在行動,所以跟我們一樣是惡魔—這是同類相殘嗎?”薩邁爾一手撐著自己擁有完美線條的下巴。
“不知。當初我就在想我該怎麼處理才好,但是當我看到她們背心上的十字架時—一切就沒有然後了。”阿斯莫德驕傲的(顯然這不是路西法的專利)說。
“少自豪了,”身為忌妒之罪,身上長滿鱗片的利維坦輕輕撥弄她海草般的綠髮,”你還不是被加百列嚇夾起尾巴,像隻喪家之犬一樣的逃回地獄。”。
“我只是太愛那女人以至於附身在她身上!我想獨佔她!是那些村民不知好歹……!”阿斯莫德正準備要跨過螢幕跟利維坦打起來(而她也樂意奉陪),然而卻被薩邁爾偶然掃過的眼刀嚇得傻住。
“我們今天是在開會,不是在吵架。”薩邁爾身為憤怒之罪居然會平息紛爭嗎?這位墮天使雖然易怒但並不暴躁,”應該是吧?”。
於是這場談話也就不了了之了,在路西法閃爍其詞,並未回答薩邁爾的問題後,憤怒的原罪轉而去煽動阿斯莫德與利維坦之間的鬥爭,接著跑回自己的撒旦宮居高臨下吃爆米花。

“這樣一點效率都沒有!”路西法看著全身骨折一半的阿斯莫德。這時,一道很久沒聽見了的聲音迴盪在撒旦宮中:”老實說,你們都在自找罪受,這都是徒勞無功。不如乖乖地等著世界末日的到來。”。
路西法瞇起雙眼:“沙利葉?”
月之天使有著雙重身分,時常穿梭於地獄與天堂,”我今天來幫米達倫拿唱片,小孩子嘛。”沙利葉渾身散發著月亮的柔和光暈,在以紅色與黑色為主色調的地獄中格格不入,天堂也有它的主色調,分別是金色與白色。
“我果然走到哪都充滿違和感。在天堂不夠亮,在地獄不夠暗。”沙利葉路出一個幾乎是自虐的微笑,”東西到手,我該回去了。”月之天使展開雙翼,雙腳在煙水晶材質的陽台上滑行了一會兒,接著像朦朧明月一樣逐漸遠去,直到變成一團柔和的光點。
天堂之中。
年幼的天使之王接過質感特殊的黑膠唱片,開心得像個八千五百歲的孩子,立馬把它放上之前也是由沙利葉帶回來的唱盤上,唱針沿著一條一條溝紋,讓薩克斯風和歌手沙啞的聲音從喇叭中傾瀉而出。
“這次去地獄有發生什麼好玩的事嗎?”米達倫抱著唱片的盒子,坐在老舊的搖椅上前後搖晃著,雙腳懸在半空中,”其實沒有,就是一些老事情,那七個撒旦還是一個樣,都沒甚麼變。”沙利葉搖搖頭,但是臉上的微笑告訴米達倫不是這麼一回事。
“真的?”米達倫撫摸著一個夭折女孩的髮頂,女孩半透明的髮絲冰涼細軟,和天使之王銳利熾熱的視線截然不同。
“如果您真的那麼想知道……”沙利葉柔和的光芒在天使之王閃耀的火光前有如枯竭的白矮星,”我不想知道,”米達倫粗魯地打斷了沙利葉的下半截話,”我只想知道他們有沒有在搞鬼。”。
月之天使笑著低下頭:”如果您真的想知道,我能告訴您,在世界末日之前,他們所作所為都是徒勞無功。”。





欸不是,我寫的米達倫怎麼這麼機車,我以後一定會下地獄。
關於天使跟撒旦,建議去看這篇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809042
順帶一提,利為坦是女的,瑪門是男的。
個人非常喜歡沙利葉這位有點矛盾但是很可愛的天使唷(❤´艸`❤)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