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故宮館藏擬人化】diamond in the dust

愛哭鬼龍蝦 | 2021-08-20 14:30:17 | 巴幣 0 | 人氣 59



l   兩人認識的開端
l   髒話已打碼
因為某些因素,上頭駁回了讓嵌綠松石金屬絲犧尊加入小隊的作法,卻要求給他配一個搭檔,同時,希望能嘗試與不同種類的珍寶合作。
“X的……就給他找個一樣的怪胎吧,最好也是有動物、還喜歡奇奇怪怪東西的傢伙。”宗周鐘恨不得一口氣抽五根菸,現在的煩躁已經遠超過她之前所經歷的,為了擺脫那隻無聊的來路不明哺乳類生物,她原本想效法清明上河圖的做法,把他隨便丟到一個小隊裡,然而事與願違,她現在還得擔任起紅娘的工作。
“動物?喜歡奇奇怪怪的東西?我突然有一個很好的人選。”蓮花式溫碗靠著五斗櫃,手指輕輕撫摸緊黏臉龐的雲鬢。
她們兩人的腦中突然冒出同一個人影:削瘦高挑的身形,長及臀部的棕髮,與被略長的瀏海微微遮住,顯得迷濛不清的金色下垂眼。
“選這個,真的沒問題嗎?”
“當然,一物剋一物嘛!”
 
上頭奇蹟似的答應了這個奇葩的組合,負責引路的是汝窯兄妹,也就是蓮花式溫碗的弟弟跟小妹。
金色的妝容,黝黑的膚色,如同鎔金般的燦爛雙眸,以及精實雙臂上的一對臂環—
“為什麼我覺得這像從埃及來的?”負責引路的奉華用手肘捅了捅兄長,”我怎麼知道,而且不覺得很怪嗎?”青瓷無紋水仙盆拿出手機:”妳看,他原來是這樣短短圓圓肥肥醜醜的,為什麼他變成人之後就差那麼多?”。
“肥皂盒有資格說我嗎?”犧尊歪著頭問,用完全輕蔑的語氣對著汝窯第一也是唯一一件沒有開片紋的瓷器說話。
“肥皂盒?你說誰是肥皂盒?你這隻來路不明的哺乳類動物!”青瓷無紋水仙盆二話不說拔出腰間的指揮刀,準備把犧尊切成兩半,而犧尊也果斷的拔出彎刀,準備和對方決一死戰。
“夠了啦哥!等一下讓轉心瓶來收拾他就好了!你不用動手啦!”奉華用嬌小的身軀架住了暴走的青瓷無紋水仙盆,”可以收拾我?那個轉心瓶到底是何方神聖呢?”頭上不具聽力的耳朵不斷晃動著,似乎是在宣告主人的興奮之情,於是,奉華帶著他繼續前進,最終來到轉心瓶的房間。
房間裡似乎沒有人。
人形衣架上掛著一條燙了金色紋樣的深藍色披肩,與花紋同色的流蘇無力下垂,雖然是了無生氣的織物,卻還是讓奉華感到莫名的不安,或者說,這間房間本身就散發著令人不安的氣息。
“人不在嗎?”奉華小聲的嘟囔著,暗自希望轉心瓶其實不在這裡。
“他在這裡,這間房間裡,有除了我們之外,其他珍寶的味道。”犧尊再次拔出腰間的一對彎刀,開始在房間裡放肆胡鬧,原本放在木桌上的音樂盒、玻璃製品、金工飾物無一例外地被打壞或摔落在地,發出尖銳的巨響。奉華見狀,臉色鐵青的瑟縮在牆角。
當犧尊舉起桌上的陶瓷關節娃娃,準備像對待其他物品一樣,讓他摔落在地時,轉心瓶終於出現了。
深藍色的窗簾與窗戶之間還有小小的空隙,轉心瓶像柔體舞者般的,用一種非常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態蜷縮在只能放下一台舊式冷氣的空間裡,手裡握著劍身輕薄的長劍。
“對不起,我的記憶力非常的差……最多只能記住三天之內發生的事,奉華,這傢伙是誰?”轉心瓶像一塊橡皮,瞬間從小小的空間裡彈了出來,站在正在大搞破壞的犧尊面前。
“是、是之前說要跟你做搭檔的珍寶。”奉華並不打算離開牆角,現在要逃已經太晚了,只好看著轉心瓶對犧尊施暴。
 
明明狹小的空間對於長劍而言是十分不利的場地,轉心瓶卻沒有這個問題,甚至能在不打壞任何一樣物品的前提之下戰鬥,金色彎刀與鐵色長劍肆意碰撞,短短幾分鐘之內就來回了數次攻防。
鐵劍被兩把彎刀卡住了,轉心瓶沒有多做思考就將劍抽了回來,接著由下往上挑突破對方的防守,快速地結束了這場戰鬥。
不能說是實力懸殊,反而是在實力相當的情況,因為實力差不多,所以更考驗謀略與技巧,而這裡是轉心瓶的房間,他有一定的主場優勢,可以說是一次碰巧的勝利。過程中犧尊有太多次失誤,好幾次都能成功砍下他的頭卻偏移了幾吋,不知道是出於禮貌(會隨便打壞別人房間裡東西的傢伙何來禮貌?)還是大意疏忽。
“首先要做的,是把你這雙造孽的手砍斷,放心吧,之後會去找仙萼長春把它接回來的。”轉心瓶一腳踩在犧尊的胸口上,原本預料他會積極反抗,或至少會出言不遜,沒想到他居然乖乖地舉起雙手,”好吧,願賭服輸,砍吧。”。
意外的爽快,剛才看他嘴人怎麼就不會這樣子,奉華一臉疑惑,她本來以為轉心瓶會用更多更掉san的獵奇手法來懲罰他,沒想到只是砍手而已。只是砍手!這是要之前被他虐殺慘死的怪物們情何以堪啊!怪物難道不如一隻來路不明的哺乳類生物嗎?!
事實證明,的確不如。
 
“我X!你一去就被家暴喔!”海獸葡萄紋鏡捧起犧尊的手腕,原本應該與之相聯的手掌不翼而飛,只剩下纏裹的紗布。
“只能說他活該啦,惹毛轉心瓶還能留全屍算是你們兩個有緣份。那傢伙經常發明一些稀奇古怪的方式折磨被他擊倒的怪物,這也是為什麼院方不讓他參小隊的原因,不過現在完美了,兩個怪胎內部消化,我真是天才。”宗周鐘自負的撥起她傲人的銅色秀髮。
“真是的!不要這種話啦!來啦!我帶你去找仙萼長春!”海獸葡萄紋鏡拉著犧尊的手往外走。
 
轉心瓶撿起掉在地上的長劍,甩掉附在上頭的鮮血,接著環視一片狼藉的房間。
“真是的……看來是個麻煩的夥伴呢。”他撥弄手上碎裂的玻璃金魚,用自己的法力將它修復回原狀,他雙腳併攏,如同美人魚般側坐在地上,手指輕輕撥弄滿地殘破的金屬、陶瓷及玻璃,指間流瀉而出的法力將原本破碎的器物重新拼湊成一塊,乖乖站在木架上,像沒事發生過一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