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在地獄中與惡魔共度日常】憤怒之罪的婚姻生活不需要你們來關心

愛哭鬼龍蝦 | 2021-08-11 07:26:49 | 巴幣 0 | 人氣 77



l   雖然標題是薩邁爾,但其實故事內容其實是別西卜的做死日常
 
雖然貴為憤怒的原罪、劇毒的光輝使者,眾所周知七大惡魔之一的薩邁爾是地獄第一妻奴加舔狗,對於莉莉絲各種給他扣綠帽子的行為視而不見,讓同為墮天使的別西卜有點看不下去。
“我說真的,你沒有必要把家庭看的這麼重,真的,老兄,你是惡魔欸!”別西卜說話時嘴裡時不時會吐出蒼蠅,但都被金髮的墮天使給掐死了。
“上帝就是個蠻不講理的老番顛,我們對彼此的價值觀很認同,還生了好幾個可愛的女兒。然後我再說最後一遍,莉莉絲是靈肉分離主義者,她的內心是愛我的,好嗎?”十二翼熾天使身後華美的羽翼閃耀著光芒,似乎是在警告這位蒼蠅王不要多管閒事。
“老兄,我是六翼熾天使,你沒有嚇唬我的必要,如果你不想要同事的關心,那就叫我滾就好了。”於是蒼蠅王憤憤不平地離開了。
在哈艮地的酒館中,別西卜滔滔不絕的抱怨著這位前同僚對自己的關心各種冷漠、置之不理甚至對他破口大罵的情況。
“人家好歹是第一位墮天使啊,人家在想什麼你確定你都清楚?他的資格甚至比我還要老到。雖然表面上我是撒旦王,但是那傢伙才是真撒旦,糟老頭子壞的很。還記得當年亞當是怎麼被趕出伊甸園的嗎?大家都以為那件事是我幹的,其實是薩邁爾做的,不過我並不建議他為我的事蹟錦上添花就是了。”畢竟同為十二翼熾天使,路西法在天國時甚至經常被視為薩邁爾的替代品,”不過我倒是很期待在世界末日時,他跟莉莉絲一起在亞當面前秀的他滿臉血的樣子。我好歹是真上帝轟轟烈烈地打了一場,而不是像個翹家青少年一樣跑走。””然後把三分之一的天使都拖下水,還順邊抓了在紅海裡飄來盪去的莉莉絲。”一旁的貝雷特嗤之以鼻。
“我這叫媒婆舉動。”傲慢之罪絕不屈服於他人。
“我可以保證薩邁爾在這之前就跟莉莉絲認識了。”
“每次聽你們聊天就收益良多……我可以把這些情報賣給小報記者,對吧?” 安杜馬利烏士豎起大拇指,地獄大蛇跟在一旁嘶嘶吐信。
沒有那個必要,假如真的要說莉莉絲的緋聞,我們可以一直講到世界末日。”別西卜嘆了口氣,”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很擔心!”。
你是暴食之罪欸!麻煩有一點七大罪的樣子好嗎!”路西法差點把酒都笑噴了:”重點是他們夫妻倆壓根不在乎啊!既然當事人不在乎,那報出來也沒有意義了。”不愧是撒旦王,連小報生態都瞭若指掌。
不過網路上倒是傳的風風火火,莉莉絲的桃色風雲甚至被製作成了迷因:
瓦沙克:我能看見無限個未來
某:有哪一個是莉莉絲不外遇的未來?
瓦沙克:Emmmm……
真是為難預言貴公子了啊,各位來到地獄依然孜孜不倦創作地獄梗的大神。
“你們這樣對人家的婚姻生活品頭論足好嗎?”講究禮儀的柱魔神加麥基聲音粗糙且低沉,簡直就像抽過二十包菸之後再用砂紙磨過聲帶,雖然加麥基的形象通常是馬或騾子,但是那副模樣實在不太適合飲酒,於是精通藝術與禮儀的惡魔決定以人形現身。
“我不覺得,我們是惡魔。”別西卜說,”你們部也常常抱怨自己的上司嗎?不管是彼列還是巴力。’。
“彼列?”安杜馬利烏士湊了過來,”它不也是柱魔神嗎?”。
“唉我不小心說漏嘴了。”別西卜把一隻不小心跑出去的漏網之蠅抓回肚子裡,”算了,沒事沒事。”。
於是這場談話便如此無疾而終,最後話題被徹底帶偏,生著鷲翼的公牛老闆最終不得不把他們趕出酒館。
關愛同事的婚姻健康,別西卜突然想到還有一個管道。
去找莉莉姆啊!她們不是薩邁爾跟莉莉絲的女兒嗎?!
只不過並不是所有莉莉姆都是他們的孩子,莉莉絲的孩子滿大街跑,某些甚至還是和其他墮天使生下的,很難分辨得出到底哪一位莉莉姆才是薩邁爾的孩子。
莉莉姆作為夢魔,有化做任何模樣的能力,偶爾心血來潮甚至變成母親的樣子去騙父親,可說是假道學們的大敵。
不過只有少數莉莉姆會在地獄中遊蕩,她們有高機率就是薩邁爾與莉莉絲的女兒。
然而別西卜不知道的是,身為憤怒原罪與夜之女巫的女兒,她們的父親很早就告誡她們要遠離這位瘋瘋癲癲的蒼蠅王,不過惡魔就是惡魔,她並不理會父親的教誨,還毫無顧忌的接近這位四翼的墮天使。
“聽說,你一直在八卦我爸跟我媽,對吧?這年頭對他們之間感興趣的人已經少了一大半了呢。畢竟我媽出軌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黑髮的夢魔揮著桃心形狀的尾巴,輕輕纏上了別西卜的羽翼。
在大概打聽完全(同時跟好兄弟的女兒做了不可描述之事)後,別西卜的三分鐘熱度終於完全過去了,這件事當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真是的……看你們每天這麼鬧,我都開始懷念起當初玩弄所羅門王的快樂時光了。”封有所羅門王靈魂的水晶球在彼列的手與手之間晃呀晃,”我要去地面上跟小人類玩了,今天要發明些什麼讓人怠惰才好呢~“。
 
 
 
 
 
本篇超鬧,依然ooc,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寫出高大威猛的撒旦們……
別人的撒旦們:高大帥氣英俊每天最重要的任務是讓人類墮落
我的撒旦們:懶惰傲嬌把智商用在不對的地方妻奴每天最重要的任務是八同事的掛跟去酒吧喝酒
我沒救了……
本篇主角是蒼蠅王別西卜,暴食之罪,曾直接服侍於上帝,屬於熾天使聖歌隊的一員。但是卻在接觸指引人類的過程中,不知道是因為發現了秘密還是感受到了人類的不合理之處,別西卜竟變得失去了理智,開始質疑起上帝的旨意和人類存在的意義,身為智者的他最終與路西法一起叛變。私設是紅髮惡魔,常穿著有蒼蠅翅膀紋路的西裝。跟其他宗罪一樣,是位帥哥,同時也路西法的好基友,兩人經常一起出現。有輕微精神失常(基本上這篇文章的別西卜就是這種瘋瘋癲癲的狀態)常常把自己的智慧用在不對的地方。
說話時會有蒼蠅從口中跑出來,吃飯時也是,感覺很噁心,但也許就是因為這堆蒼蠅在他的肚子裡,這位暴食之罪的食量才得以控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