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故擬】關於秋林群鹿及他的小隊

愛哭鬼龍蝦 | 2021-07-17 12:08:55 | 巴幣 0 | 人氣 42


1.          
從誕生開始,秋林群鹿就沒有特別突出的能力,沒有白霧構成的幽靈鹿,也不能操控楓樹的生長,什麼都沒有的他,甚至偶爾感受到弟弟投來嘲諷的目光。
“你不是我的兄長。我沒有你這樣的哥哥。”丹楓鹿呦看著身負重傷的秋林群鹿,三兩下收拾了對面的敵人,“對我而言,這樣的敵人還不夠看呢!”。
另一邊的洛神圖放下手中的騎槍:”別太沉迷於殺戮,手沾了比較多鮮血並不能證明你比較厲害。”她順手將試圖奮力一搏的雜魚的肚子捅出一個大窟窿。
雖然是仙氣飄飄的女神,但在面對敵人時,也能毫不猶豫地舉起纖細的手腕,用黑色金屬製、有著洛神花浮雕的騎槍給敵人來個突刺。
永遠、永遠不要小看女人,這是秋林群鹿從洛神圖身上得到的教訓。
“今天也順利的完成任務了!替自己歡呼吧!”宮樂圖舉起手中的琵琶,這位個性開朗的棉花糖女孩一直都是這個團隊的開心果,然而因為成員逐漸增加,她可能會被調派去新的小隊當小隊長。
過幾天他們的團隊中將有一位珍寶會被調走,跟另一隊喪失小隊長的珍寶組隊。
其實洛神圖心裡早就有人選了,雖然很想,但不能讓高傲的丹楓鹿呦去,否則過不了幾天又需要一個新隊長,而她也絕不會讓宮樂圖去,她怎麼會讓她離開自己的身邊呢?!
所以她在會議上果斷出賣了秋林群鹿,而清明上河圖也欣然同意。
“我相信你可以帶領好整個團隊,對吧?”原小隊隊長投來的目光充滿了哀傷,一副下周要幫他辦頭七的樣子。
有這麼嚴重?那個小隊真有這麼地獄?假如真有這麼恐怖,為甚麼不是叫更有權威的人去壓他們,而是找了什麼事都做不好的他?
他不明白,也懼於弄明白,假如,或者說這底下一層更深的惡意,有人想眼睜睜看他死去,他已經不敢去思考那個人是誰了。
我們要相信來自上級的惡意,那個死去的小隊長,江山雪霽曾經這樣笑著對他說。
之前還跟他開玩笑的人在一個月之後就死了,看似意外戰死,實則是被隊員蓄意謀殺。
2.          
依照地址來到了一間普通的公寓前,屋齡二十八年,跟著他一起進門的是一位金髮神父,對方手中提著一袋子的菜,身邊還著一位混血樣貌的小女孩,兩人所散發的氛圍明顯不是真正的凡胎肉體,而是卡在靈體和血肉之軀之間,難以界定的存在。
他們是珍寶。
“Buongiorno,你好啊,先生。”神父有著寬大、戴滿銀環的手與灰綠色的眼睛,小女孩雙手抓著神父的黑袍,睜著淺褐色的大眼看向眼前的陌生人,後腦杓上的髮飾是一隻雙翅大張的鳳蝶。
“……Buongiorno.”她小小聲地用義大利文向秋林群鹿打招呼,會說外文的珍寶不多,會義大利文的更是少之又少,排除熱愛學習的四庫全書與魁星點斗盆景,眼前的兩個人只有一個可能性——他們是由某個義大利人所創作出來的作品,而故宮中的義大利畫家就只有一位,1715年來華的耶穌會傳教士,朗世寧。
難怪這傢伙穿著神父服,秋林群鹿心想。”您看起來不像是這裡的住戶呢,假如是來被訪的,要記得先按門鈴唷。”神父用相當標準的國語說,假如只聽聲音,一定會覺得他是道地的台灣人。
小女孩在跟著神父進門時並沒有完全把門關上,有意無意地流下了一條縫,讓秋林群鹿在他們離開後可以直接進入公寓。
“怎麼了嗎?”神父搓揉著小女孩柔軟的髮頂,順著她的目光看向厚重鐵門外洩漏出的一絲陽光。
“沒事,”她和神父稍微分開了一點,”我來幫你提東西吧。”。
 
略顯喧鬧的套房中,帶著鐵製口罩的少年一人獨佔了整座沙發,一旁穿著灰色棒球外套的少女在磁磚地上和貓咪玩耍。方才的神父和小女孩則忙著準備午餐。
“喀啦”
門被打開的聲音吸引了眾人的注意,整座屋裡只剩下電視機裡的聲音。
戴著兩旁有裝飾性小鹿角的獵帽,是曾有一面之緣的人。
“我是上頭指派的新隊長,請……””給我待在那邊不准過來!!!”
話還沒說完,就被少年強勢地打斷,眼見秋林群鹿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少年伸出去的手也慢慢的放下來。
少女有如貓一般的金色瞳孔不斷打量著這個陌生人,原本在與她玩耍的貓瞬間變成一陣白霧又凝聚成她指尖的蝴蝶。
“我剛才見過他一面了,跟江山雪霽是不同類型的人,他身上沒有討人厭的味道。”神父從廚房走出來,伸出手指在自己的鼻尖敲了敲。
少年戒備的姿態沒有改變,但態度明顯軟化:”進來前先用酒精消毒。”他指向一旁的酒精噴瓶。
“我不討厭品行高潔的人,相反的,我尊重他們,但是虛偽和白蓮花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少年斜斜的躺在沙發上:”我是江亭山色,是前任組長的副手,那傢伙在來了不到一周之後就把我們所有人的雷都踩了個遍,所以我們決定放生他。”。
很顯然的,隊員與隊員之間的羈絆強過隊員與隊長的,他們雖然戰績顯赫,但卻不信任指揮他們的人。
所以,我要先尊重他們,讓他們信任我,才能坐穩隊長的位置。但這樣的我既沒有強大的戰力,也沒有突出的能力,要怎麼做才能讓他們信服我?
“這傢伙在思考欸,不錯喔,我喜歡願意動腦子的人。”少女指尖的蝴蝶振翅一飛,停在秋林群鹿的肩膀上,”其實只要搞懂了,我們也不難溝通,指是之前那一群蠢蛋一直想拿隊長的威嚴來壓我們。真是的,都民國幾年了還有人相信威權統治嗎?”江亭山色在口罩底下的唇勾起笑容,”接下來我們就要一起生活啦,祝愉快。”。
3.          
“你活著回來了!!!”宮樂圖一見面就抱著秋林群鹿的腰哭個不停。
“不要這樣啦,不過這也真的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秋林群鹿手中拎了兩大袋個人雜物,沒有辦法擁抱她---就算他真的抱下去了,接下來還得躲避洛神圖的追殺。
在離開之前,丹楓鹿呦與他擦肩而過,眼神透露出無聲的計較與不滿。
“憑甚麼選我哥?”
聽到這句質問時,洛神圖沒有太大的訝異。丹楓鹿呦一直覺得自己比秋林群鹿優秀,成為小隊長是能力的證明。
強大有很多個面向,戰力強大不代表擅長領導一群叛逆小孩,秋林群鹿身上有著弟弟永遠無法企及的特質,自省。
因為自知不足所以會嘗試思考,嘗試補足,這就是"地才”超越”天才”的原因。在洛神圖的小隊中,每個人的特色與能力都很突出,導致秋林群鹿無法展露頭角,間接助長了他內向與自卑的性格。
假如讓他去帶領一個小隊,是不是可以改變他的性格呢?
這不只是看中了他內省的能力,更是清明上河圖和洛神圖的孤注一擲與實驗。
4.          
“欸,我問你,你覺得這個女孩怎麼樣?”江亭山色拿著一張動漫海報,指著站在最左邊,有著一頭金髮的粉色少女,”這是莉莉安唷,雖然在圈子裡風評很差,可是我超---級喜歡她,作者居然在電影海報上把她放在這麼角落的位置,真的讓人超---級不爽的。”。
秋林群鹿看了看海報裡的少女,又看了看非要他表態不可的江亭山色,於是指向站在v字型隊伍右邊的紅髮少女。
“假如只看外型硬要我選的話,我可能會選她,我比較喜歡有朝氣的女孩子……”秋林群鹿為難的回答。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江亭山色鬆了一口氣,”真的假的,我以為別人的本命跟你一樣你會很開心欸。”畫耄耋同春一邊吸貓一邊聽他們的談話內容。
“絕對不會,”對方斬釘截鐵地說:”你會想跟別人共享男女朋友嗎?正常來說不會吧?我可是超---級喜歡莉莉安的,所以我不會把她讓給任何人。就算有人本命跟我一樣,我也會無視他。”。
真是恐怖的獨佔欲,秋林群鹿在心裡苦笑了幾聲。和他們相處得越久,就越覺得這群隊友人畜無害,只是個性怪了點,晚上睡覺不吵不鬧,也不會隨便嘲笑別人是軟腳蝦。
他們真的拋下江山雪霽,任由他在戰場上自生自滅終至死亡嗎?
那是他活該。
他們總是這麼說,行為卻處處昭示著:”假如你不願意乖乖配合,你的下場就會跟江山雪霽一樣。”。
也就是說,他們並未完全認同他,他們還不是對等的關係。
這該怎麼辦才好?
5.          
這是他們第一次一起出任務,身形巨大的蝸牛堵塞了整條敦化南路,讓交通動彈不得,警方在珍寶們到來之前就已經拉起封鎖線、疏散人群,原本充滿上班族的街道現在空無一人,和平日的交通尖峰時段有著相當大的反差。
江亭山色閉上雙眼,不需要的景物全部變成了大片留白,蝸牛的動作也慢了下來,所有內臟、經絡一一呈現,將牠最脆弱的地方呈現在他的眼前。
牠最脆弱的地方被保護在殼裡,而殼最脆弱的地方在‑‑‑
“小心!”
江亭山色的”留白”只存在於他自己的世界,現實世界的時間依然快速流動,雖然可以看穿一切得知敵人的弱點,但代價是五感完全封閉,只停留在時間減緩的世界。
秋林群鹿抱起一動也不動的江亭山色,跳到一旁候車亭的屋簷上。
“墨玉璃。”十駿犬圖比出了狗的手勢,一隻白腳蹄的黑狗從左手無名指上的銀環裡跳了出來,朝巨大的蝸牛齜牙咧嘴,接著撲上去撕咬牠的軟肉,但這樣的攻擊只能牽制牠的速度,並不能給牠致命一擊。
但是假如連這種等級的妖怪都制服不了,這個小隊也不會被封神了。
有求必應,使命必達才是這個小隊的代名詞。
“在這裡滅了牠。”秋林群鹿的聲音變得比想像中更低沉,更有磁性,他朝蝸牛厚重的殼連開三槍,蝸牛殼的頂端出現了一絲裂縫。
“往更後面的地方再開幾槍!!!牠的心臟在那裡!!!還有,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你抱著我是怎麼拿槍啊?!”醒來的江亭山色發現自己剛才是被秋林群鹿抱著,雖然想抗議,但打倒敵人更重要。”這不是重點,告訴我這傢伙的弱點在哪裡。”秋林群鹿顧左右而言他,”左邊一點,在後面一點。天啊,把你當娃娃操控真好玩。’江亭山色說,”好,就是那裡,開槍!”。
子彈擊碎蝸牛殼之後能看見裡面突突跳動的血肉,而往下掉落的碎片扎痛了蝸牛,讓牠不斷擺動身子,墨玉璃帶著一身黏液被甩回主人懷裡。
“啊啊,雖然很痛又很噁,但是謝謝你。”十駿犬圖抱著黏答答但是忠心耿耿的黑狗,讓牠回到戒指裡。
看見底下不停跳動、生命力十足的內臟,江亭山色有生之年第一次覺得自己會吐在口罩裡。
“我後悔只有我們三個人出來而把女孩子都留在家裡了。假如我們有把仙萼帶出來,她可以直接在這隻大蝸牛的體內長一條藤蔓把牠勒死。”江亭山色努力忍住嘔吐的衝動,“聖人在上,我絕對不會在她長到十五歲以前帶她出來執行任務。”十駿犬圖翻了個白眼,換一條狗重新上陣。
“我想……我們有更要緊的事要處理。”秋林群鹿看向蝸牛尾端,那裡有一大堆淺黃色的卵,而且數目尚在增加。
秋林群鹿的子彈打在蝸牛卵上,但只不過是杯水車薪,有一些小蝸牛已經準備破卵而出,在半透明的薄膜裡蠢蠢欲動。
“不是我要說,這東西真讓人生理性反胃啊。”江亭山色從腰間拔出他的短霰彈槍,朝蝸牛殼的破洞裡射擊,被擊中要害的大蝸牛當然立馬倒下死去,但小蝸牛也逐一爬出卵外組成一支蝸牛軍隊。
秋林群鹿從槍袋裡拿出新的彈匣填裝進槍枝裡,朝蝸牛們掃射,被擊中的蝸牛無一不融化萎縮,沾黏到爆裂同伴肉塊的蝸牛也冒出陣陣白煙。
“這是什麼?!”看著大幅度縮水的蝸牛群,江亭山色不可置信地看著不停掃射,熟練的拆換彈匣的秋林群鹿,現在的他和平時的他截然不同,戰場上的秋林群鹿透露著沉穩果斷的氣息,彷彿從平時自卑懦弱的隊長切換到了另一個人格。
“鹽水彈,我請銅器組幫我特製的,我還有更多奇奇怪怪的子彈。”秋林群鹿把已經空了的彈匣甩掉,換上最後一個鹽水彈匣,”幸好他們孵化的速度很快,我才能這樣子射擊。”。
十駿犬圖已經派出狗群破壞尚未孵化的蝸牛卵,眼前的蝸牛就是最後一批了。
“真是可惜,我沒有這些法寶,不過這麼短的距離,這些蝸牛也非死即傷了。”江亭山色也不甘示弱地舉槍江前仆後繼的蝸牛們擊倒。
犬隻們白色的腳蹄上沾滿淺黃色的汁液,甚至將已經快要孵化但已經死去的小蝸牛獻寶似的叼到主人身邊,圍成一座矮牆。
“幹的好,回來休息吧。”十駿犬圖先是把十隻狗都收進銀環裡,接著思考要犧牲自己四千元的孟克鞋還是自己晚餐的食欲。(迷之聲:神父先生這麼執著於物慾真的好嗎?)
最後他只好把狗群在叫出來,把蝸牛屍體叼走,清出一條滿是黏液的道路。
“希望清潔隊不會想把我們給打死。”看著滿大街的蝸牛屍體,沒有人想動手清理,雖然十駿犬圖已經叫十隻狗去清理小蝸牛屍體,其他已經液化的,大雨一沖就乾淨溜溜;但是大蝸牛的屍體一看就是麻煩的玩意兒。
“往水罐車裡裝鹽水,再往牠身上灑?”秋林群鹿笑著說,”這不是我們的業務範圍,等等通知清潔隊吧,我們來比賽誰能先把牠的殼打破。”江亭山色拿起他的霰彈槍,笑得像個孩子。
6.          
一個月很快的過去了,而秋林群鹿還活得好好的,不但沒有被分屍、燒死或者”戰死”,還換了個造型出現在他的面前。
“不要以為你帶了一頂高禮帽就會看起來比我高!”
“不過帽子上那對鹿角比原本的氣派多了。”
“完了完了我得賠錢給清明上河圖了。”
“賠錢?賠甚麼?”這一個月來,秋林群鹿不只身高暴漲,整個人的氣質也改變了,對於小弟的冷嘲熱諷也不再那麼在乎,他感激洛神圖把他丟去帶領小隊讓他成長,不過現在這聽起來像是樁賭博內容。
洛神圖放下手中艷紅色的花茶,”好吧,這是看在你心智跟外表都變得成熟的份上,我就告訴你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說完可不准對我發火喔。”。
事情的開始,是肇因於倣王維江山雪霽的暫時死亡,讓”社會觀察家”清明上河圖對這個小隊動起了歪腦筋,他決定找一個小弱雞去帶領這個團隊,接著觀察。簡單來說就是清明上河圖抱持著瘋狂科學家心態的一場社會性實驗。
“我必須道歉,阿秋,我當初抱持玩笑心態把你推出去的,可是我真的沒有想到你會成功。”洛神圖看著秋林群鹿攥僅的拳頭,心想著環境還真的能改變一個人。
清明上河圖,我信了你的鬼話。
“沒關係,我原諒你,但到時候我可能會像清明上河圖提議也來做一個實驗,詳細內容就別問了。”秋林群鹿露出了在洛神圖印象中絕不可能露出的笑容。
媽呀,他之所以會變得那麼腹黑一定是因為江亭山色帶壞他了。
 
 
 
 
 
 
感謝您看完了整篇文章,身為作者的我對您表達由衷的感謝,您的鼓勵就是我進步的動力。
一篇不是很完整的文章,關於秋林群鹿的成長,以後的秋林群鹿就會以 鹿角高禮帽+飄逸的中長髮+黑色格紋西裝 出場了。
這篇裡面還有很多沒有寫完,但礙於時間關係沒有辦法一次說完,未來還有可能再擴寫成長篇也說不定。
補充一下:江亭山色是死宅加上潔癖屬性、畫耄耋同春可以變成貓,仙萼長春則是可以創造生命(僅限於植物、鳥、蝴蝶)變成大人之後能力也會隨之增強,至於如何增強這裡就不多說了、十駿犬圖就是個披著神父服的義大利裔馴狗師,百無禁忌,最喜關門放狗,最恨虐待動物。
既不會寫小說又不會畫畫的我就是個菜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